搜索

13132

主题

西北

走过乌孙,乌孙因我而精彩

查看:49722 | 回复:180
发表于 2011-10-21 13:2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1 15:49 编辑

见到科克苏河边的小木屋时,我们已经站在河对岸了

发表于 2011-10-21 13:3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9:23 编辑

9月27日
    还没出发,已经有客人来访,墨水队三人从我们营地边经过,说是翻阿拉皮也达坂去草原站。等我们收拾停当,赶到阿拉皮也沟口时,他们已经进沟里去,不见踪影。望着雾蒙蒙幽暗的阿拉皮也沟,我们不敢贸然进沟。原来打算与墨水队合伙翻阿拉皮也达坂,看来已成了泡影。
    我俩短暂地商议后决定,还是沿着科克苏河顺流而下,从天堂湖沟口转入草原站。一路都是在丛林与河床反复交替中行走,偶尔有几处塌方处要费力攀爬一阵,道路算得上十分明显。遇到河水冲刷出来的平整沙地,我都会在上面留一些文字,希望晚一天进山的小麦和香香他们能看到这些情文并茂的文字。
    当一切美好的前景展现在你的面前,各种未预见性事件仍会让你大吃一惊。登上了绝壁的松林垭口前一切顺利,翻过垭口时我们2人还在一起,可下来时我走错了路,而后面的队友却没注意我走的路,兀自地走了右侧的下山马道。我下降了50多米后,听到后面队友的喊声,便停下等待,久等不见人来,便轻装返回找队员,一直找到垭口,才知道队友已经走散。我只好一路喊着队友的名字,返回背包的地方。权衡再三,决定再一次轻上垭口找人,无果,再折回。此时已是下午18:00左右。来回二趟找人,加上心情焦急,体能消耗很大。最后决定背包上到垭口,在最后见过面的地方等她,但天气渐晚,等待无法解决眼前的难题。决定再沿着马道,寻找一切可能的线索,此时发现右侧的小路,或许她已经从这里下去了,决定顺着没走过的小路走一程。这个决定让我返回了正路,18:50下到了绝壁后面的河边,见到了在河边等待的队员。我脸上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心里却一直在骂娘。
    上帝开完玩笑后,再次赠与了我们一个苹果馅饼。二位牧民及时的出现,立即成了我们的救星。年青的一位叫阿扎提,能从有限的汉语词汇中拼凑出一两句话,我忘记了疲劳,满怀热情地游说他们捎上我俩一程。也许是我夸张的表情,也许是我生动的演说,把阿扎提长久以来潜伏在他灵魂深处的善良特质都激发出来了,他与中年汉子背上我俩的背包,骑上马就走了,我俩则像大户人家的奴仆跟在主人的马后,屁颠屁颠地亦步亦趋。过了三座木桥后,在一处石壁下的牧羊窝点,他们下马休息,这里是买买提的地盘,他正在给他的牧羊犬煮狗粮。
    我们围着火炉坐下,我把民族亚克西的春风带进了天山深处的牧羊点,大家精神为之一振,他们心领神会地倾听,我抓住机会后就尽情发挥,我们的谈话充满了崇高的民族情感和人类灵魂的探索。
    买买提张罗完狗粮后,又找来一匹马和一头牦牛。这里要提一下中年汉子,他生性随和,对任何表示友好的都来者不拒,他主动把他的坐骑让给了我,自己改乘牦牛,买买提骑自己的马,队友与阿扎提同乘一匹马,晚上20:00左右,五人的马队浩浩荡荡地朝第一草原站进发。
    21:30抵达了草原站,在这里我们遇上了走丢了队友,已经36小时没见到过人影的猪屁股,他见到我们时激动的表情,就差没流下眼泪了。我们俩与他住一起,我们先讲了各自的经历,接着就开始讲下流的事情。

沿科克苏河,往下游走



河边的凿出的栈道


继续往下游走去



1人点评 收起
  • 小麦! 有了你们的文字,我们走的更开心了,哈哈,多谢! 2011-10-22 19:44
发表于 2011-10-21 13:3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9:27 编辑

途中几处塌方区,走起来很是费劲,要不断地上升,才能绕过


快到悬崖绝壁前的草地,也很美。


    悬崖就在眼前,从左侧草坡往上切50米左右,就能找到马道,然后顺着马道一路翻过悬崖的垭口,再下到科克苏河边,就到了天堂湖沟口。


发表于 2011-10-21 16:4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08:40 编辑

这是在悬崖垭口上拍的照,从垭口下到河边后,就可以转入天堂湖沟了。

以后就见不到科克苏河了。再见了,科克苏河


买买提(左),阿扎提(中),没记住名字,改称中年汉子(右)

发表于 2011-10-21 16:4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10:07 编辑

9月28日
    因为今天有足够的时间赶到天堂湖,我们也不急于出发,与牧民的各种组合轮番合照后,才姗姗出发,时针已经指向了12:50了。猪屁股给牧民留了有关他队友的纸条,最后还是决定跟我们一起去天堂湖。
一路上,猪屁股不停地为自己丢了队友而责,而我俩尽说些让他宽慰的话,并佑以乌孙户外的历史数据来论证这一话题。经过第二草原站时,猪屁股又在门板上,给他的队友春哥留言,我们在旁边看着他一付虔诚的态度,心中也默默地为春哥祝福。
    遭受了我们一路情感炸弹的轮番轰炸后,猪屁股心情明显有所好转。开始给我们讲述他在藏区种种遭遇,时不时还秀几句“扎西德勒”之类的藏语,我们顺着他的话题,谈论一些他喜欢的琐事。
    下午17:30左右,我们已经能看到了天堂湖边的雪山,以前在照片上无数次窥视产生的后遗症,让我一眼就认出了它。猪屁股开始激动了,越接近天堂湖,越能感觉到他的整个灵魂是迫切地扑向它,接着他整个身体就冲了起来,万有引力在这一刻似乎也消失贻尽,莫否真的来到了天堂?
    真正见到天堂湖已经是18:30以后的事,湖头平整的沙地已经被扎起了几个彩色的帐篷,一群时髦的驴友在闲聊。我们下到湖头与他们聊了一些老套的话题后,离开湖头,去湖尾扎营。猪屁股因为抵抗万有引力的那段冲刺,造成体力不支,决定留在湖头休息了。我们当晚去了湖尾扎营,烧水时烫伤了队友的脚,对于道路就是生活的我们,这个真伤不起哪!


这是昨天在科克苏河边,给香香,小麦的留言。虽然在天堂湖没有见到,但在黑英山出口处见到了。



在第一草原站留下的字,下面是阿扎提的留言。


草原站的牧民在钉马蹄

发表于 2011-10-21 16:5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达哇 于 2011-10-24 10:16 编辑

猪屁股的加入,变成了3人队伍。



在第一草原站过夜的话,都能拍到这张日照金山

在我等强大的情感攻势下,猪屁股心情大为好转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1-10-21 17:07 显示全部帖子
期待继续。
发表于 2011-10-21 19:10 显示全部帖子
pp太少了
发表于 2011-10-21 21:32 显示全部帖子
很好的记实图片,自然的景色很陶醉
发表于 2011-10-21 22:07 显示全部帖子
前排占位,期待大片,下面更精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