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587

主题

慕士塔格峰

冰川上的来客----给我的慕士塔格峰

查看:40208 | 回复:84
发表于 2011-11-8 16:30 显示全部帖子
赶上直播了,期待
发表于 2011-11-8 18:41 显示全部帖子
。。坐等大片。。
发表于 2011-11-8 22:50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老谭
发表于 2011-11-9 08:27 显示全部帖子
后来听说那抱石的小伙就是大名鼎鼎的周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1-11-9 08:2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blueocean 于 2011-11-9 08:31 编辑

(九)
凌晨四点,我还没睡着,常州顾一直也在唉声叹气,迷糊间听到隔壁帐篷的石家庄吕(她一个人一个帐篷)在高喊:是谁,是谁?然后就高喊我们。我们问她什么情况,她说有人在她帐篷边转,还拍了她的帐篷。附近的帐篷的人都醒了,大家分析应该是毛驴又溜出来了,拍她帐篷应该是毛驴的尾巴扫过帐篷,毕竟山友里不会有这种人,何况大家都在高反。惊慌没有了,睡意也被赶走了,我又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
下午两点队伍开始第二次拉练,这次时长要三天,分别要在高C1、C2各住一个晚上,以适应不同的海拔。照例又是那痛苦的碎石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速度快多了,我只用了三个半小时就到了低C1,换鞋、穿踏雪板后开始了我真正的雪山之旅。低C1往上的角度非常陡,估计有五十度左右,长度在三百米,山坡全部被白雪覆盖,因海拔低,新雪不多而积雪多,所以雪地比较硬,踏下去下陷不深,走起来比较轻松。抬头看山,山不见顶,白色的山体与白色的天空已经溶为一体,成为一个无边际的雪幕,屏蔽了所有的色彩,变成了白黑的二维世界。光线的折射勾勒出山体曲线,包括各种山坡的曲线,曲线或如波浪般平行,或如树枝般交叉、或如乱麻般缠绕,各种形态无不在乱中显示简洁、大气和美丽,这些形态随着太阳的周转而变化,如舞台中不断变阵的舞者,在变化中不断带给我们新的快乐、惊喜,在攀登中逐渐接触这样的风景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不仅一扫碎石路上的颓废之意,也增加了不断向上的信心与动力,有时在想就是不能成功登顶,看了这些美景也值了,很想吟诗作对,可惜不懂风流。到达高C1,在雪地上一字排开了十几只橘黄色的帐篷,在纯白的背景里显得充满活力。帐篷后面依然是很陡的雪坡,也很高,雪很厚,将所有岩石都包了起来,好些地方有冰裂缝,算是增加了一些黑色,看起来想刀疤一样渗人,我在想如果有地震,这些雪崩下来我们肯定一个都不能跑;帐篷正前远方依然是连绵的山,大多数的山都超过了雪线,山尖都在阳光下闪亮,有协作用手指点着哪些是巴基斯坦的山,哪些是阿富汗的山,但在我们眼里它们都一样。
晚饭是还是羊肉饭,有人去泡方便面,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吃羊肉饭。饭是冷的,还好协作烧了开水,我一口热水就一口冷饭,咽下了近一碗,心里觉得有底了。常州顾吃的很少,看他的脸色我有点揪心。后半夜我被自己咳醒了,连续不断的咳嗽想要把我胸骨咳断,也影响了周边的帐篷,我想控制但做不到,喝水也管不住,忘了带咳嗽药,后来我只能放任。外面开始下雪了,而且很大,一会就能听到大片的雪从帐篷上滑下的声音,帐篷边居然出现汩汩的流水声,我不知缘由,臀下的雪由于体温与体重的双重作用开心坍陷,下榻之地越来越凹凸不平,咯着腰很难受,常州顾不知是否睡着,反正总有痛苦的声音发出,喊他也不理我。我想重回梦乡,启用去年在东昆仑营地的法宝,脑中不停默念“倒空”以驱赶杂念,南橘北枳,东昆仑的经在西昆仑毫无用处,痛苦中又开始思索为什么要来吃苦爬山这个无聊的问题。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1-11-9 08:2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blueocean 于 2011-11-9 08:30 编辑

(十)
常州顾起床后就跟我说:我上不去了了,要下撤,看他的神情我觉得下撤是上策,协作与大本营商量后,决定带他与厦门陈一起下撤至塔县进行调整。看常州顾离开我也很黯然,想起去年他在玉珠峰的奇迹:他也是适应中因不适而下撤至格尔木进行调整,然后又回来并成功登顶,希望他能复制这奇迹。
高C1至C2的道路比昨天的险峻多了,一是陡坡多,二是冰裂缝多,三是有下坡,四是海拔在不断升高。冰裂缝我以前也遇到过,但没这么多,有几道裂缝还横跨在必经之路上,途中我伸头观察几个裂缝,有的真是深不可测,大自然真是能工巧匠,只用冰就能建造千年不倒的大型建筑,而我们的专家们用钢筋混凝土建造的大桥却总在坍塌。曾有过山友跌落冰裂缝,虽然被救起,但冻伤严重导致截肢,因此大家都很小心。阳光在雪面的反射下对脸和眼的伤害更加厉害,我换上了雪镜,带起了面罩与鼻罩,看上去像是雪域鬼魅。这段路上的雪已经很厚了,每脚踩下去总要下陷近二十公分,走起来很费劲,我们都沿着前面的脚印走,偶尔有协作从旁边超我们,踏雪板压在新雪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很响,只是这样的动静激发不了我们这些攀登者任何反应,大家在疲劳中机械地走着,每四五十步就要休息一下,休息时不再有人看风景,大家连举起眼神远眺的精力都不想浪费了。
上升中遇见韩国队在下撤,我问他们登顶了吗?一个中年人回答我:NO,他指着前面的同伴,告诉我一个伙伴生病了,他们只能下撤。
虽然睡眠不好,但我高反在逐渐消失,真如麦子所说高反来的越早越好,体力也在慢慢恢复,攀登速度也在上升,我比较早地赶到了C2,C2海拔超过6200米,那是我历史上的最高度了。躺在雪地上休息了一会,嘉兴胡也终于赶上来了,离我两米处就疲惫地躺在雪地上,跟我要水喝只是不见他爬过来,觉得奇怪。嘉兴胡进入帐篷后闷头就睡,让他吃饭也不理。
三个人挤在一个不平坦的帐篷里休息很消耗体力,睡不着的我先怪雪地不平,拿不锈钢的茶壶使劲砸地、平地,结果是平了这边又塌了那边;又觉得睡眠方向与磁力线冲突,抱着睡袋换方向,还是无效,折腾中发现嘉兴胡与广州高睡的很香,有点气恼,很想拽他们起来聊人生。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1-11-9 08:55 显示全部帖子
续。。。。。。。。。。。。。
等着看
发表于 2011-11-9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victory:
发表于 2011-11-9 15:18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等。。。。
发表于 2011-11-9 15:45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等待佳作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