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358

主题

河池

就在溪水翻花处(二楼起有图片)

查看:37718 | 回复:275
发表于 2012-7-5 14:11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韦不帅 于 2013-5-23 01:06 编辑


       峡谷中突然下起了雨,密密麻麻的从树叶间落下来,颗粒挺大的,而我们,已经在这段峡谷中折腾了三个小时,只前进300米。
      三个小时前进300米,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数据。峡谷地势复杂,落差极大,我们上串下跳,爬左岸爬右岸,只希望能找到猎人或捕蛙者在悬崖上开过的路。
      我们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可是,依稀的小路时有时无,难以前进,这峡谷估计有多年时间没有人类来过了。
       水怪说:“不帅,下雨了,我们得上山找一条小路或一块营地,不能呆在峡谷里,你休息一下,我上山看看。”水怪放下背包,沿着一条陡峭的冲沟爬上去。
      看了时间,现在是下午四点,天色却像极了傍晚,我心里不禁有些慌乱了。到目前我们只走了一点点路,也不知道前方的路况是怎样。
      我急忙抬头找水怪,可他已经隐入林木间,我大声喊着:“水怪,不要上得太高,这附近没村庄,找不到路就下来,我们就在前面那块大石头上扎营。”可是,除了隆隆的流水声,没有听到水怪的回应。
      我实在有点担心水怪的体力,之前那两次较大强度的开路,我听到了他的喘气。
      原计划中午一点到达三河口,晚饭时间走到下游的村落,这样,一天的时间完成所有的探路,明天一早就可以返回金城江。哪知道,三河口遥遥无期,我们到目前只走了全程的五分之一。
      我心里想着,如果山上没有路,等水怪回来,我们就在峡谷的大石上露营,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起赶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约有二十多分钟了,水怪迟迟不见回来,我有点急了,大声的呼喊他,却没有任何回应,这家伙,不会是迷路吧?这个时候,真后悔没有把对讲机带来,以为两人探路用不上,哪知峡谷的路况这么复杂。
      又过了五分钟,我再次呼喊水怪,仍然没有回应。雨不停的下着,虽然穿着雨衣,可一身全然湿透。哎,怪只怪自己没有交待好水怪,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估计是走了很远,如果真的迷路了,这莽莽的大山里,真的很危险。
      朦朦雨丝中,突然,一只野兽飞快的从树林里串出来,灰黑的模样,没等我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只在我面前顿了一下,又飞快的冲进了另一头的草丛里,约摸两三斤的份量。我心头一紧,打了个冷颤,别不是水怪出什么状况吧,这深山老林的,危机四伏,有野兽,有看不见的陷阱和悬崖,杂草荆棘中,如果你心急赶路,很容易会不小心踩个空,后果不堪设想!
      我沿着冲沟往上爬了一段高度,又是一阵大声呼喊水怪,嗓子都有点儿痛了,依然没有他的回应。峡谷中的林木遮天蔽日,上有高大的树木,下有密不透气的灌木草丛,这个时候,感觉人是多么的渺小。
      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出发之前的两天,我们在水怪妈妈家里吃饭,不小心说到了水怪爸爸的去世,说到了妹妹家庭的不如意,说到了水怪这么大了找不到女朋友,说到了亲戚为水怪介绍女朋友答应了却不去约会,说到了含辛茹苦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却都在终身大事上看不到希望,说到了水怪如果能找到另一半帮着他们带点孩子才能算是她圆满的一生,说着说着,到了最后,竟让她老人家当着这么多猎风小辈们的面伤心落泪了...
      水怪,你究竟走到了哪里?


      雨依旧不停的下着,水怪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我回到了溪水中,站在一块大石上不断张望,这个时候,距水怪去探路已经超过四十分钟了。
      其实,水怪做事一向是细心的,有条不紊,以他的能力和户外经验,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要担心的是那些野兽,遇到了水怪可不是好玩的,就等着下我们晚饭的锅头吧,呵呵,我只需要耐心的等待他的回来就行了。
      我又想到了,水怪的手工活做得也真的是好,等回去了,再叫他为我女儿做一个竹蜻蜓。


      当我再次呼喊水怪的时候,就听到了他低沉的应了一声“哦”,约在上方15米的高度,由于林木茂密,不见人影。我放下心来,坐在石头上,享受着雨中峡谷的风情惬意。
      可是,感觉过了很长久的时间,有七八分钟吧,我还是没看到水怪的出现,难道,之前的那声“哦”只是我的幻觉?或者,是山谷中的“谁”在跟我开玩笑?
      我再一次大声的呼叫:“水怪!”
     “来了。”只看见前面杂草晃动,水怪走了出来,一脸的疲惫,我则笑了。
      只听他说:“山上根本没路,我上了很高,什么也看不见!”


      “咦!”忽然,水怪惊叫了起来:“下了这么久的雨,没看见水有什么涨啵,水还是这么清!”
      我回应:“嗯,这里接近源头,峡谷落差大,山势短,如果不是磅礴大雨,水位不会有明显的涨势。我们继续沿水路前进吧,实在涨水走不了再上岸,我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三河口了,我们就在三河口扎营。”
      大约六点半,我们历尽艰苦,终于来到了三河口。天已经黑了下来,雨也停了,两个人又累又饿。


      营地里,我们坐在篝火边,吃着晚饭,喝着啤酒,畅快的谈论着今天探路的心得。酒到半酣,我们忍不住唱起了猎风祝酒歌,歌声响彻整个山谷。三河口空旷的营地上,两人加一个帐篷加一个篝火,显得这样的微小,但却这样的豪情壮志!
      我笑着对水怪说:“我担心呆会有人跑出来骂我们,说我们扰民!”
      水怪:“没关系,他们来了,我们请他们一起坐下来,教他们唱猎风祝酒歌,有逗号就罚他们喝酒,哈哈!”
      我急了,连忙说:“不行,我们只有一件啤酒,不够我们塞牙缝!”
      水怪:“放心,我还有白的,哈哈...”
      伴着营地旁潺潺的流水声,两人的笑声是一阵接着一阵。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意气风发中,水怪手握着啤酒听,摇头晃脑的大声朗诵起李白的《将进酒》来。我一旁微笑的聆听着,忽然想到,其实水怪蛮优秀的,会唱很多歌会吟很多诗,是一个很有才情的猎风队员,对人没有心计,做事任劳任怨,和这样的队友一起来探路,再艰苦的环境也是一种浪漫。


      说说笑笑中,水怪忽然道:“奇怪,这个营地好像没有蚊子!”
      我回应:“嗯,我也发现没有,天黑之前我看见三河口附近都是大片的艾草,艾草防蚊,估计是这个原因吧。”
      我们把啤酒冰镇在溪水中,每次喝完,就走过去取两听,这一次,轮到我大叫了起来:“天呀,啤酒少了一听,水怪,不会是你偷喝的吧?”
      水怪不服气了:“我们两人一直都是一听数着一听喝的,我怎么有机会偷喝?是你贼喊抓贼吧!”
      我回答:“既然我们俩都没有偷喝,那肯定是有其他人偷喝了。”
      两个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之前在溪水中建筑迷你小水坝放啤酒的时候,我们就有讨论过啤酒有可能会从U型坝的袋口处往上回流而出,建议最好是做全封闭的拦坝,可我们俩都懒了。
      听装啤酒是浮在水面上的,估计已经流走了很远。

      清晨,从帐篷里爬出来,听着鸟叫蝉鸣,听着流水潺潺,伸伸腿弯弯腰,我们贪婪的呼吸着这天然氧吧的清新空气。
      水怪一大早的心情极好,不住的东看看西看看(我们昨天是天黑才到的营地),也不住的点头:“嗯,这是五星级的营地,端午节我要带猎风队友们来这里露营!”
      我们本次探路,就是为了猎风端午节三天放假而准备的。
      我们也发现了,在雨后,三河口两支上游的水色是不一样的,由后林峡谷(即我们昨天穿越的峡谷)流来的溪水,带有微微的茶红色,这说明后林峡谷植被非常的原始和茂密,下雨之后,雨水沁入厚厚的枯叶堆里,融合了一定的枯枝色彩,最后流进溪水中。这种微茶色的水色状态,只有在雨天才能看得清楚,而如果有两三天不下雨,后林峡谷的溪水又将与一般溪水无异了。
      来自龙湾峡谷的溪水,则清澈得有微微的清蓝,这种颜色,估计是溪水中有矿物质的存在,如同茂兰的青龙涧或我们河池常见的地下流水,晶莹剔透中闪烁着户外人喜爱的青白。
       和水怪约好了,待我们有时间,再来一探龙湾峡谷的风情。龙湾的水质,还有那比之后林峡谷还要大的水量,以及地图上显示的落差,我们相信那里会有非常精彩的景致。


      由于后林峡谷地势复杂,我们本次探路,选择了由上游往下游方向探路的方案,先由老乡从小路带我们下到峡谷底,然后与老乡告别,踏溪而下。事实说明这个方法是非常好的,试想想,如果我们第二天又累又饿时候,从下游走到了上游的峡谷林密处,天已快黑,却找不着上山的路和找不着营地,那真的是很大的麻烦。

      离开三河口营地,我们顺溪而下,峡谷地势相较于昨天完全变了样,河谷平坦宽阔了许多,间或虽有一定的落差,但大都能从容而过,而适合游泳的小水潭,比比皆是,这样的溪流是猎风人的最爱。不同颜色的两条溪水汇集到了一起,青与红相融,又变成了正常的水色,那是大自然神奇的阴阳调和作用。如果不是为了赶路,真想多在那些个水潭里游泳嬉戏。
      就这样,一整天的时间,我们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水潭,趟过了几次河。
      中午煮快餐面吃干粮的时候,水怪突然对我说了一个冷笑话;“不帅,猎风不是有一部分人不喜欢一日游吗,我们就把他们拉到这里来。”
      我问:“那又能怎么样呢?”
      水怪:“他们来了这里,我估计他们至少有两年时间不愿去踩水了,你想想,在这里踩水踩到吐,那么,他们就会去想念一日游了,哈哈...”


      下午4点时候,我们远远的看见了下游的村落,我们知道,只需再有一个钟头,我们就能完成本次探路的徒步。那本是昨天一天的行程计划,可我们用去了两天的时间。
      户外探路是艰苦的,太多不能预见的因素,而探路的成功率也是不高的,在猎风约是百分之五十左右,也就是说,每探两次路,才能成就猎风一条线路。这些年来,我们猎风有太多探了路却不能组织活动的例子,比如九万山光猪六壮士之探、文雅稻花香之探、罗城清明山冲沟之探,等等等等。
      坐在树荫下休息,我调侃着问水怪:“累不?”
       “不累!”
       “辛苦不?”
       水怪想了想,说:“辛苦,做猎风的领队最辛苦!”
      我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这样说?”
      水怪认真的对我说:“你想想,我们如果不是猎风,我们完全没必要一年到头这么辛苦的探路,我们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好线路,每一条线路我们每一年都可以组织五六期活动。”
     我想了想,说:“是的,猎风领队是辛苦的,风影为了今年五一的活动,前后到贵州探了三次路。我们猎风来来去去就是这些人,每一条线路每两三年只能组织一次,我们搞不起一期两期三期,但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得想法子给我们的队员每一年有不同的新鲜线路。”
     水怪笑了笑,轻轻的说:“辛苦是辛苦点,但是我乐意!”


      休息了十分钟之后,我们向着徒步终点做最后的坚持,就在一个拐角处,一个小水潭里,我们发现了那听失踪的啤酒,起起伏伏,兜兜转转,就在一个回湾里原地打转。
      水怪兴奋得跳了起来,立刻解脱了身上的装备,跃入水中把它打捞起来。


       下午5点整,我们终于走到了下游的村落,水怪脱去鞋子,把双脚放进水利中浸泡,美滋滋的扯开易拉盖,满饮了一大口,脸上的笑容,融化了几天来的劳累。
      只听见水怪又吟起诗来:
      “醉里寻它千百度,暮然回首,那听就在溪水翻花处!”
26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2-7-5 14:1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韦不帅 于 2012-7-5 14:45 编辑

本次探路行程表:
第一天下午来到老乡家里,在院中搭帐篷借宿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午早起,由老乡带路,翻山越岭进入后林峡谷,与老乡告别之后,两人开始了溯溪探路。傍晚来到三河口露营。
第三天早起,由三河口沿河走到下游村落,完成全程徒步探路,接着连夜驱车赶回金城江,与几位等待我们探路归来的队友一起宵夜,看欧洲杯。

我们由这里进入峡谷,开始溯溪探路!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2-7-5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韦不帅 于 2012-7-5 14:46 编辑


这一段的峡谷林木茂密,光线不是很好,但我喜欢这样悠悠的流水。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2-7-5 14:21 显示全部帖子
一线天瀑布。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7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2-7-5 14:22 显示全部帖子
一线天。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2-7-5 14:25 显示全部帖子
看到的第二个瀑布。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2-7-5 14: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韦不帅 于 2012-7-5 14:46 编辑

走到第三个瀑布,水怪终于忍不住了,呵呵...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2-7-5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又见瀑布——夹缝瀑布。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2-7-5 14:30 显示全部帖子
好文好图!!!
发表于 2012-7-5 14:30 显示全部帖子
有人说,以猎风人多年的溯溪经验,一个个肯定都是走梅花桩的高手,看看,水怪从容淡定,胜似闲庭信步。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