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呼和浩特

我所亲历的1月2日梅力更救援及想说的几句话……

查看:50696 | 回复:201
发表于 2013-1-5 03:23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fanzhi22 于 2013-1-5 03:53 编辑


    发生在包头梅力更的救援活动过去两天了,看到论坛上已经有帖子在说这个事情,在8264基本只潜水不发言,但作为参与此次救援的一员,简单说一下亲历的经过和想说的几句话。

    元月二日下午六点,上冰岩社的群得知呼市的乔前往包头梅力更两日穿越在第二天出山时出事,同行的队友风小腿骨折(二人网名采“深海人鱼的鱼”帖子的称谓),位置大约在梅力更大瀑布上的第三个瀑布,乔大约下午四点赶到大瀑布顶打电话求救后返回伤者处,包头救援队的已经得知消息正赶往梅力更,呼市与乔和风同一QQ群的大个、小宝、彼岸等五人也已经准备出发。当即和小蛮决定出发,电话联系了正在吃饭的艾伦,艾伦打车回家取装备,本人收拾了装备后接艾伦,此时鲍鱼、鹏鹏来电话确认参加救援,核实了各自所需携带装备后在八点四十集合完毕。期间和远在四川双桥沟的长跑沟通,确定了我们这一组主要承担大瀑布下降。携带的技术装备主要有7条安全带,三根60米、两根50米、两根30米主绳,冰锥11根,GRIGRI2个,Reverso3个,ATC、8字各3个,扁带十余条,主锁30把……以及其他个人技术装备。车晚上9点上高速,此时大个等五人的车到包头九原,打算连夜到景区再计划下一步行动。由于山上信号不好,和包头队伍的沟通主要由因上班未能进山留在包头市区的张超负责。出发四十公里后,喜生确定加入,携带全套个人技术装备独自开车在后面。途中得到的消息是包头的第一批救援队有曹队和大龙参加,大约7人,携带了部分技术装备,简单药品、高热量食物等,大致计划是查看伤情后如不是必需连夜下山则将伤者移到安全位置露营,第二天白天展开进一步救援。同时再次与长跑沟通,确定的初步救援方案为第二天凌晨四点出发,六点到大瀑布顶,做两套保护站和绳降系统,同时放伤者和一名队员下降,做好伤者下降中的保护和辅助操作。途中收到大个转发的包头一领队的帖子,大致内容是当天他们碰到了乔和风,在大瀑布做绳降,下午乔追上他们求援,他们给了一个气罐,并告知包头救援队电话,考虑自身队伍情况后未参与救援,并在景区门房留了一个下降用的挂片。十点四十到九原收费站,未出站,等待山上进一步消息和喜生。喜生十一点赶到九原收费站,此时消息是当晚不下山,因景区过夜的门房空间有限,决定进包头简单休息后四点出发。过收费站,进包头市区后超来电话说山上决定要连夜下山,此时队伍在大瀑布顶,打算翻瀑布旁的垭口(此消息事后证明不确切,此时包头的队伍应正在摔伤处处理伤员,开始下撤,而并非撤至大瀑布顶)。于是折回高速,到梅力更景区门口是十二点半左右。到景区时,大个、小宝、孟键等人已上山。此时一直关注救援进展的阿哲、薄荷、建臣三人得知要连夜救援后从呼市出发接应。大个等人走得急,未带手台,山下手台及手机均无法联系到山上包头救援队。景区门口的留守人员称此时已经在从大瀑布下降,并且至少背上去了一百米绳子,技术装备无需携带,尽量轻装上山背人即可。考虑到大瀑布旁边的路线状况,仍存在无法翻山下撤需要绳降可能,还是决定带全部技术器材和六十米绳子一根上山,其他食品,炉头等尽量精简。这组上山的队员中,本人、艾伦、鹏鹏、鲍鱼、喜生全部穿高山靴,小蛮登山鞋。

   零点三十五六人从景区门口出发,一点半到瀑布底部,碰到在瀑布底接应的小宝,手台仍喊不到山上。后续包头又上来两名队员,手台可以喊到,他们携带了石膏等急救物资。后断续听到山上手台呼叫需要瀑布下队员轻装上山背人,当时考虑仍存在需要绳降可能,决定还是背装备上,两点四十左右在距离大瀑布顶不足一公里的地方与前队会和。伤者情况一般,无法自主行走,且体重较大,自报腰围三尺三,身高大约一米八,大龙说瀑布顶今年冰况很不好,无法打冰锥做保护站,绳降有困难。而且确认山上只有一根五十米,一根三十米绳子。由于同行五人在翻上瀑布时确认路线难度很大,夏天部分路段单人通过尚且困难,冬季雪后携基本无法自主行动的伤者通过难度和危险性均极大,遂决定如条件允许,仍采取绳降方式救援。和包头曹队一同赶到大瀑布顶,发现冰况很差,冰面极窄,大约五十厘米,冰层厚度五公分以下,冰下流水很急,无法打冰锥。瀑布顶大石头上的三个膨胀螺栓均松动,且只留有一道螺丝,无法做为保护点使用。此时先行到达的孟键二人在瀑布顶的背风处生火,伤者被背到后裹铝箔,烤火,保暖没有问题。查看瀑布顶情况和可用装备及伤者情况(意识清醒,左腿及双手仍可自如活动)后,确定无需陪同单绳放伤者下降的绳降救援方案仍可行。曹队和一名包头的队员留在瀑布顶,大龙等几名第一批上山的包头队员及大个等人先行下到瀑布底。然后用三十米主绳及扁带在瀑布顶距离最近的树做第一个保护点,另用乔所带已经结冰的绳子在瀑布顶附近的一块冰冻的石头上做第二个保护点,两个点均只能到达大瀑布上第一个石头台阶下的小平台。此处做第一个保护站,在此处观察后,下方大约六七米有一个冰平台,冰况良好。遂决定将该冰平台作为最终下降保护站。从第一个保护站用五十米的绳子放鹏鹏下到冰平台做保护站,安排小鲍给伤者穿安全带,同时在伤者上身用扁带做胸式临时安全带。喜生负责装备的传递,艾伦同时加固上方第一个保护点。当时大瀑布顶气温很低,大约零下三十度左右,手台很快没电,头灯大约一个半小时换一次电池,羽绒服衣领很快结冰……做保护站过程中,曹队和其他瀑布顶已不需要的队员先行下撤。保护站做好后,鹏鹏爬回瀑布顶取暖,放艾伦下到保护站,用六十米绳子自主下降,同时携带冰锥等装备,根据绳长及路线情况考虑是否需要在瀑布中段做第三个保护站。艾伦四点五十下到瀑布下,确认绳子剩余两米,路线无问题。先放鹏鹏到第二个保护站,五点开始和喜生、鲍鱼配合放伤者下降,此时从瀑布顶到两个保护站之间所有的操作全部使用同一根五十米绳子的不同绳段,对下方保护站的队员及伤者始终保证有副保护。伤者下到下方保护站后,由鹏鹏单绳下放伤者到瀑布下。此时大约五点二十。

   留在瀑布顶部的队员,收拾装备后下撤,途中曹队和包头的另一名队员特意留在一处易滑倒的路段提醒后队。七点左右撤到景区门房。得知大龙等包头的第一批队员下到大瀑布底时一直等到呼市的阿哲等人上去后大约四点半才撤离,部分队员鞋湿掉了。阿哲、小宝等几人从大瀑布底将伤者背出山。大约七点半,确认风回呼市治疗后,由秋叶的车和另一名队员带伤者先走。和包头的队员们简单寒暄几句后,包头的队员大约八点撤离。阿哲、薄荷、建臣和乔四人大约八点半撤离。最后剩余的两台车,九人在收拾整理装备后大约九点撤离。途中简单吃了早点,十一点五十到呼市高速收费站,救援结束。

    以上是本人(F2)大致整理的参与此次救援亲历的经过,尽量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叙述经过。以下说几句相关的话:

    1首先感谢包头参加救援的所有朋友们,有很多不同的场合见过,但确实有很多叫不上来名字,第一时间上去对山里的两人是多大的心理支撑我想乔和风最有发言权。你们决定当晚下撤,并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将伤者带到大瀑布顶,才使得救援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其中部分队员冒着冻伤的风险(或许还是冻伤了)一直坚守到呼市的第三批队员抵达,曹队一直跟随最后的队员出山……啥也不说了,下次去包头喝一杯。还要感谢所有呼市参与救援的队员,最感动的部分就是听说此事后毫不犹豫的参与进来。大个、小宝、孟键等五人作为呼市最先抵达的队伍,有力的支持了包头队伍的救援;熟悉包头救援参与人员的小蛮及时和包头队伍建立了几乎不间断的沟通;远在四川的长跑对救援方案、装备情况、救援具体操作等均与本人核实确认;阿哲等第三批到达的呼市的队伍保证了伤者放下大瀑布后最后一段救援的安全与效率;单独赶到的喜生的空车保证了最后呼市全部队员的返程……可以说,整个救援缺少了哪个环节都不会这么顺利……

    2、老生常谈,绕不开的户外活动的安全问题。和乔认识一段时间了,他两年前第一次走梅力更东沟上大桦背的三天线路本人是领队,乔还是有一定的能力和经验的,且参加过中登协的相关培训,没有指责的意思,这次两人的活动是否准备充分,包括装备、路线、体能等等,对可能的风险是否有足够的预判,发生事故单纯是意外,还是本身可控的风险由于准备不足或可以避免的失误而导致事故发生,这需要当事人康复后认真总结。

粗略统计了一下,那天呼市参加救援的十四人中大概有十人左右参加过中登协不同类型的培训,其余几人也大都是沙洲论坛时期就开始参与户外活动的老人,不得不说一句关键时刻经过系统培训的人员的能力、经验等等真的很重要。

    3、发生事故后,除了通知了包头的救援队伍外,呼市这边第一时间的救援组织仍然局限在QQ群,非常理解大个等人第一时间想赶到现场实施救援的心情,但此时最重要的是上去的人能够实施救援,通讯器材不带,部分队员自身保暖衣物都准备不足,在已经知悉包头有队伍先上去了,这样的第一时间赶到的价值有待商榷,是否准备充分后哪怕晚一点儿出发更合适?还好那天虽然气温低,但风不大,否则可能引发救援人员的二次伤害,救援的人再被救会是什么场面?那样的时刻还用群留言这样的方式通知救援是否合适?还有一个救援中的插曲这里不说了,回头私聊。

    4、这次救援过程中一个较大的技术问题还是在通讯上,山里只有移动在部分点有信号,包头先队的情况是通过留在包头市区的队员中转至呼市队伍。呼市队先行得到的手台频率不对。进山后手台数量不足,且气温过低造成手台电池迅速失效。由于信息沟通的不准确,我们这一组上山时所带绳子不足,给保护站的设置和较为复杂的操作增加了困难。

    5、关于包头某领队在当天的行为,由于不是很了解不想多说。但正如另一个帖子里说的,既然有能力做三十人的速降,分出几个能力强,熟悉线路的去上面看看伤者总是可以的吧,你们距离是那么近,而伤者当时所处的位置连点一堆火都不可能,只需要向下几米就可以让他保温、舒适很多,能够帮助伤者搭帐篷睡袋中休息的话,那他的情况会好多少?即使不实施任何救援,看一下,出山后把准确情况传递出来总是可以的吧?更别说如果当天能够把瀑降的保护站和那100米绳子留下会有多么巨大的帮助……难道你们害怕后续的队伍会拿走你们的装备?好吧,为保证你们队伍的绝对安全可以当做你们的一块遮羞布,但这块遮羞布明显是遮不住这次的羞的。我想熟悉那里环境的人都知道,你们当时起码可以做什么。尽管法律上讲你们没有义务实施救援,但既然选择了出来参加户外活动,难道连起码的在完全可以保证自身安全他人又面临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都不可以么?最后还是好吧,你们留下了一个气罐一个螺丝划扣的挂片,谢谢你们,尽管那对救援没有起到丝毫帮助。

    额外说一句,整个救援活动纯义务,呼市方面我知道的油费、过路费等花销参与救援的人员AA。包头方面甚至有的队员我们都没来得及说一声谢谢。绝大部分参与救援的人员和伤者均素不相识。

    其他不说了,本想发个回复,写长了就单独发个帖子吧。那天的事故很严重,但整个救援过程很顺利。最后,希望乔和风和其他所有参与救援有轻微冻伤等情况的队员均早日康复。

回帖推荐

冰岩社Allen 发表于32楼  查看完整内容

内容是真实的,三点半上到瀑布顶,见到伤者,我、F2、曹队三人先到瀑布顶观察情况寻找保护站位置。期间曹队拿出一个挂片、一个垫片、一个螺母,跟我说这是上一队留下的。曹队从山下上来的时候跟门房借了扳手。此时我跟F2各自放下自己的包,F2整理所需装备。我帮助曹队一起拧挂片,结果岩石上的膨胀螺丝是松的,螺母拧不紧。曹队找了块石头,我把板子垫在膨胀螺丝上用石头砸了几下,因为打膨胀螺丝时洞眼时也许打的比较深,直接导致 ...
6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8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5 03:52 显示全部帖子
fanzhi22 非常敬佩你们无私的救助!后面5点说得好,值得人们深思。支持!
发表于 2013-1-5 08:10 显示全部帖子
非常敬佩,户外人最可爱
发表于 2013-1-5 08:15 显示全部帖子
还好一切顺利。
发表于 2013-1-5 08:59 显示全部帖子
我得把这个帖子保存,好好读读。尤其后面五点。

感动于大家的行为。

不离不弃的乔!
发表于 2013-1-5 09:11 显示全部帖子
敬佩参与救援的驴友们!祝伤员们早日康复!
发表于 2013-1-5 09:25 显示全部帖子
哈哈,顶F2,从不怕冷的兄弟冻成那样,除了对个眼神还说啥呀

另外,看来看去,不论呼包,还是这帮老驴们那啥,真的

想起子弹飞那里个对话:“大哥,我生下来就不会装糊涂,能改么?”“改不了,改了就不是驴了”

哦,还得提一下那位转身哥气罐哥挂片哥,你行呢,心理很强壮,我服了,就这些
1人点评 收起
  • fanzhi22 顶一个,我不想在这里说新驴老驴的问题,甚至帖子里没有使用驴友这个词,现在一出事故就是驴友如何如何……其实有很多意外的发生和这个群体没有任何关系,参与的人多了,难免什么样的都有。还是那句话,先做人,后 ... 2013-1-5 13:30
发表于 2013-1-5 09:38 显示全部帖子
二姐的肺腑之言,看着亲切,想着实在!虽没参加这次救援,但也有想法种种,例如救人的事是大事,想明白了再执行,凭借一股猛劲去了还得被救……好的方案需要好的执行,二姐他们做到了!
发表于 2013-1-5 09:50 显示全部帖子
详细看了过程。对所有救援人员致敬。默默付出的人,更值得尊敬。
发表于 2013-1-5 10:08 显示全部帖子
顶二姨,顶全部参与到救援的人们,包括呼市后方的驴友们!

得知消息后,开始收拾装备,一直待命,开始说第二天实施救援,我们就准备凌晨出发了
后来说要连夜出来,11点半我们从呼市出发,到达差不多是3:20左右。

得知消息就肯定要去参与救援,不去也睡不着!

再次呼吁,安全才是快乐的保障!
1人点评 收起
  • 深海人鱼的鱼 后方没参加的很多驴友们也很值得表扬,他们虽然去不了,但是用最大的行动给了前方支持,有时温暖也是一种力量,精神的东西也很厉害呀 2013-1-5 10:59
  • fanzhi22 回复 深海人鱼的鱼 这里尽量只写我亲历的,后方的人员确实也做了大量的工作,谢了。 2013-1-5 13:34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