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拿大

[费米鲸]蹄风猎猎踏冰河-九日落基山&育空-Canada(14、16页更新)

查看:327788 | 回复:284
发表于 2013-1-14 11:27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4-19 06:50 编辑

00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3年1月,雪鸮 - 育空 - Cananda)


禽:给你讲一故事哈~很久很久以前~森林里有只被天神眷顾的雪鸮,它经过千年修炼才长出八对翅膀,传说当八翅鸮拥有第九对翅膀的时候,它就能成为神通广大的万鸟之神,天上地下再无畏惧、再无拘束!

鲸:哦?怪不得猫头鹰经常蹲树上打坐,原来它是在修行啊~那就继续打坐呗~反正挥舞着16只翅膀飞起来一定乱成一团,怪忙叨的~千年八对翅……再过五百年怎么也能长出第九对吧?

禽:哪有这么简单?八翅鸮得到第九对翅膀只有一个途径,就是通过有限的法力去帮助偶遇的人类完成一个美好的愿望。愿望实现后,天神就会赐予它一对新的翅膀~但与此同时,雪鸮又会因为法力损耗而失去一对原有的旧翅膀……所以这只八翅鸮始终得不到第九对翅膀,于是它永远堕入“得与失”的无尽轮回中……周而复始,生生世世……

鲸:唉~神是骗子,人是棋子,无论相信天神或者依赖众生,都hold不住命运的棋局。可怜的八翅鸮既信了神的谎话,又把希望寄托在人身上,它注定要“被宿命”了。

禽:棋子虽卑微,但若落子在要害,未必不可以左右棋局啊!可惜这只雪鸮没有碰到我……

鲸:如果可爱的胖鸟儿碰到你~它就会被装进小包袱逮回家来吧?你肯定不是棋子,你是疯子,禽小疯子,哈哈哈~~~

禽:哼~如果八翅鸮遇到禽小疯子,等我提出愿望,兴许发疯的就是那些破神仙了!

鲸:额?除非你……

禽:嗯~我会跟八翅鸮说“我的愿望就是……让你永远拥有九对翅膀!”

鲸:咦?我好像突然看到一只雪白雪白、硕大无朋的九翅鸮~似乎还有~它的眼泪……哎~猫头鹰会哭吗?也许让八翅鸮得到解脱的办法不止这一种,但这……真是一个小清新的结局!

禽:呵呵~难道你有重口味的收梢?

鲸:若我是八翅鸮,就一鼓作气往北飞……飞到一个很冷很冷很冷的地方……日夜蹲在冰封的雪山之巅,沐浴刺骨的猎猎寒风……将自己的八双羽翼冻成十六扇坚硬的利刃!然后再一鼓作气往高飞……飞跃九重,直捣天庭!挥舞十六柄翼刀羽刃切碎天神的头颅包括他头顶的仙冠!让红艳艳的血浆/白花花的神脑,包裹着金灿灿的仙冠碎屑,流光溢彩地绽放成天庭末日的璀璨焰火!……谁稀罕当什么众鸟之神,我要做众神之王!

禽:哈哈哈~~~撒旦版大结局果然解恨,简直众神之屠么!可我听你形容都觉着冷,咱们可爱的白胖鸟儿要真到了雪山之巅,估计它自己先冻僵了,还飞得起来吗?

鲸:别忘了雪猫子是极地猛禽,它全身一万八千多根羽毛可是精品中的极品!零下50℃的漫长极夜都奈何不了它,不仅冻不死还能保持像咱们发高烧一样的39℃体温……雪猫子天生喜欢寒冷,讨厌炎热,它一生的归宿就在冰天雪地间!

禽:嗯嗯~它跟你一样习性哈?那雪猫子现在住哪儿?北极?

鲸:没错儿~从这儿出发往北走…再往北…继续北…还往北……一直走到北极圈,就到雪鸮家了。

禽:我…想看雪鸮~


0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3年1月,雪鸮 - 育空 - Cananda)

   小禽说“想看”的时候,拿一双毛茸茸的大眼睛啪嚓啪嚓闪着我,眸光里映着幽幽的星空,瞳子上却燃过一道晶亮的闪电——她瞬间变回五年前那个令我批量挥霍多巴胺的小美妞儿!

   以上对话时间是2012年11月,地点在印尼苏门答腊,彼时我跟小禽正动身前往东爪哇的布罗莫火山,路上她偶然讲起八翅鸮的传说~勾起我们对雪猫子的无限憧憬~接着又惦记上育空(Yukon)日渐稀少的狼群~后来我俩还想起一篇老故事《落基山的雪》……
   于是禽鲸一拍即合:2013年的第一天,启程飞往加拿大~北上育空~直入北极圈,去雪鸮家串个门儿。

0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3年1月,雪鸮 - 育空 - Cananda)
35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49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4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24 08:43 编辑

   难道每一个兴之所至的快餐计划都意味着命途多舛吗?
   圣诞节后,行程谋划/机票签证/Canada物资筹备/人员协调……一切妥当,狗血的奇迹出现了!
   ——小禽杂志社突然需要她出趟急差,而目的地竟然碰巧又是TMD苏门答腊!

   “早知道我先不回京了~就呆在印尼等办完事再回来,没准儿就赶上元旦出发奔加拿大了!”“禽小恼”气哼哼地抱怨。

   “甭不乐意,退了机票,我等你回来咱们再一块儿走不就得了?从印尼回来就跟你们头儿申请延假,咱牺牲这么大,他不敢不答应。”我温言劝慰小禽,其实心里也挺窝火。

   “甭价呀!你先别改时间,万一元旦我能赶回来呢~回不来你就先走呗~我顶多晚2、3天,你在埃德蒙顿等着接我就成!”“禽小嘀咕”摇头晃脑地预谋着,“哎呀呀~我突然觉着这样比咱们一起走更好玩儿,相约在北极,首站埃德蒙顿!哈哈哈~~~

   佛曰一刹那,“禽小恼”就变身“禽小乐呵”了,这个乍喜还惊的妞儿啊~让我怎能不爱她?

   于是…终于,2013年首日,禽未归,我只身飞往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府埃德蒙顿。
   20个小时悠悠游游之后,我穿透万米对流层,由落基山上方的灿烂夜空走下人间…进入一个满街散发冰雪味儿的城市。

0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3年1月,埃德蒙顿 - Canada)

    今夜埃德蒙顿雪后初晴,比北京暖,比紫禁蓝。

                                                  


(4 楼继续 → → → )
4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47 显示全部帖子
太美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5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24 08:44 编辑

   第一次来埃德蒙顿的时候,曾认为它有点儿像费尔班克斯,因为这两个北美城市的骨血里都暗涌着古老淘金窟的气质。
   今年第二次路过埃德蒙顿,却发现它的皮囊和内核都悄然质变着——华丽/婉约/娴雅日盛,质朴/爽朗/粗犷日衰,边城气质远逊于费尔班克斯。

0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幸好雪后初晴,虽气温偏暖,但凉意仍在。
   埃德蒙顿的城市清洁体系太完善,积雪在街道上小憩的时间还不到3个小时——这绝对是个缺点,远不及它的友好城市哈尔滨。

   今夜气温大概在0℃上下,明儿白天预报将升温到零上3℃——什么世道啊!?难道冬神乌勒尔忘记了这是最冷的1月?!我可是来北极避暑的好不好!??!

   西七区当地时间1月2日晚19:00,我收到了小禽发自苏加诺-哈达机场的E-mail,她说为了最快赶来找我,马上就从雅加达直飞温哥华,我们简单预谋:就在埃德蒙顿与温哥华两城之间的小镇班夫相聚!

   我本来就打算在班夫镇约见“极光猎手”保罗 · 泽斯卡,出国前一朋友给我引荐了他,请这个摄影登山家陪我们去落基山滑雪,然后再跟我们到育空北部找雪鸮看极光。

   冬季育空地区的雪鸮多数来自极地,它们的栖息习性与留在温哥华或魁北克的鸮族有很大差别。
   雪鸮是非典型“夜”猫子,它的捕猎时间通常集中在清晨/午后/黄昏,为了最大限度利用保护色,极地雪猫子在寒冬很少显身于没有冰雪覆盖的裸地,它们常会在冰山岩洼中落巢~也会从白雪无垠的冻土苔原上低空掠过~或者匿于积雪掩枝的稀疏灌木丛里伺机猎食……总之远离公路的几率超过70% 。

   所以,“房车加骑马”的“组合寻鸮方式”在冬日北极圈地带是一项相对原始却很靠谱儿的有趣勾当。
   碰巧育空首府的名字也应景儿,叫作“白马镇”(whitehorse),所以我跟泽斯卡一拍即合——从白马镇找辆大房车,拉上三匹骏马一路向北!

   我E-Mail小禽告诉她这个计划后,“禽小亢奋”立马儿传过来一张她在东爪哇的留影:“这就是咱们11月去布罗莫火山骑的那匹马呀~我前两天又去瞧它了~它居然还认得我!哈哈哈~~~

000a.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2年11月   印度尼西亚 - 东爪哇 - 禽与白马)

   “咱们也在白马镇找一匹这样的白马成吗?就给它起名儿叫‘雪猫子’!”“禽小央求”再次用毛茸茸的大眼睛啪嚓啪嚓地闪我,明媚的眸光顺着E-mail万里迢迢射过来!
   “成!时间仓促,咱们尽量找。”对于各种心血来潮的幺蛾子,我俩一向不谋而合!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0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25 03:05 编辑

   
   既然小禽很快飞来加拿大,我就赶紧打电话跟泽斯卡敲定了到班夫之后的日程安排:先逛逛班夫国家公园,在露易丝湖住一夜,然后连续三日落基山直升机野雪自由滑,有无意外看天气。

   1月3号唯一的念想就是等小禽,埃德蒙顿零上4℃,阴天但温暖,我把整个下午都耗在了砂地跑马场。

   场主Roy很热心,对我的琐碎要求毫无厌烦,他推荐了三匹马试骑,最终帮我选到一匹非常高挑的青白色8岁混血骟马,眉目俊秀/胸阔裆宽/鼻孔立体,爆发力相当出色!
   我发现这小伙儿的背线尾端有少许古怪下倾,侧面打量居然有点儿神似北欧传说中小巧精悍的冰岛马~当然我这匹是“巨型冰岛马”!

002b.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骑马几乎已成为我每次滑雪前的习惯热身,相信同时热爱这两项运动的XDJM们一定能发觉它的好处——英式骑乘可以巩固膝关节弹性/完善腰部韧度;西部骑乘能增强大腿内收肌群的夹力和腿部蹬劲儿,同时深度磨炼心肺耐力;两种骑乘方式都有益于提高身体平衡感/协调度/敏捷性,还能在潜移默化间将调控呼吸的技巧修炼得炉火纯青。

   针对个人而言,我经常在马背上刻意用左手控缰,以此提升相对薄弱的左臂肌肉力量和灵活度。

002c.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最大限度地让身体四肢的左右力量均衡/应激速度一致,争取让所有感官对各个方向的紧急状况形成“包围反射弧”  ……这是把滑雪技术磨至巅峰的重要门径。

   身为成长在第三次工业革命阶段的地球人,我们的体能和智慧还远远没有挖掘到极限,而智慧的曲线上升却渐渐导致了人类体能的负增长,这是比科技崩溃还要悲摧的下场——难道一具孱弱的躯体能永久容纳一颗不断膨胀的大脑?

   我相信运动机能完美的物种一定是聪明的生物,人类比猎豹大脑发达/四肢笨拙,仅仅是因为科技发展初级阶段的忙碌与亢奋让我们暂时“阉割”了自己的肌体。
   况且究竟谁更智慧人类说了不算,我经常会想象:假设一个外星高级文明对地球友好访问,它们也许会首先跟蚂蚁握手或者跟一种人类从未了解的智能细菌打招呼——我们压根儿就没搞清谁是地球的真正主人!

   忽视强身健体也许能腾出空闲让一个人学习更多知识而变得貌似智慧,但他只是在脑仓库里多存了东西而仓库本身却没有改建翻新。
   然而,肌体的良性强化却能带来大脑结构的进化,就像一个升级了CPU的电脑对比落伍的旧机器,性能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我认为,自己和8264的所有户外运动者,都比一般地球人聪明些。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24 18:59 编辑



   西七区时间1月4日
   上午 9 点——小禽昨晚已空降温哥华,今日乘福特越野车纵穿900公里飞奔小镇班夫;
   正午12点——我们先到一步。

   车速飞快,我从埃德蒙顿西行直追清凉~4个小时就到了班夫镇。
   泽斯卡提前电话说他从幽鹤赶过来还得大约一小时,所以联络人兼因纽特语翻译齐客傈小姐建议我们干脆直接约见在露易丝湖。
   90分钟后,我跟齐小姐来到一座背倚雪山/面朝冰湖/具有都铎古风的城堡酒店。

0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露易丝湖畔酒店已历经百年风霜,它的浅色墙壁比其年龄更鲜亮,黄杉木制的外侧矮廊正对一弯暖溪,溪右岸的小路蜿蜒通向山谷正前方的绵延雪峰。

028a.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不知为何,我脑子里经常蹦出些焚琴煮鹤的怪念头——眼望雪树银山,我突然幻想在这木廊上架起一排中世纪的船载鹰炮~脚下是甲板~身后城堡就是一艘巨大无匹的三桅海盗船!横帆将露易丝湖一切两半~纵帆遥指山谷的尽头……仿佛原本安详的冰洋雪海间,会乍现一艘维京人的龙头战舰,满载了头顶牛角骨盔的虬髯汉子……

   我把这点儿邪恶念头告诉齐客傈小姐之后,她的视线几乎就没离开过远处的山谷……

0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怎么真觉得那山脚下的雪原蠢蠢欲动?”齐小姐纳闷儿地嘀咕。
   ——最易被催眠的双鱼宫或者疑心病泛滥的处女座?哈哈哈~~~

   齐MM是加籍华裔,终年戴着国际职场女的面具,其实骨血里是个间歇性发萌的天然呆,她说父亲是客家人/母亲祖上是傈僳族,所以才给她起名儿叫“客傈”,简单属实。;P
   我只说了句这名字念起来像“巧克力”,她就捂着嘴时断时续笑了不少于25分钟……有那么可乐吗?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imuu
8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25 02:51 编辑

   发海盗梦10分钟~听“齐客傈”起源5分钟~看齐MM傻乐25分钟……加起来40分钟后,泽斯卡如约而至!
   我终于见到发小儿大黎跟我强力描述的“极光猎手”——摄影登山家——保罗 · 泽斯卡。

   我就唤他“泽斯卡”,因为我认识好几个“保罗”。
   泽斯卡貌似比我大不了几岁,腰偏细/腿微O/跟腱长/胡须金红/左手力量大,看上去是个严肃、仗义的爷们儿,但寒暄没几句他就把我震得眼前一黑:“黎先生说您在中国影视圈大名鼎鼎,被人称作‘小李安’,相信班夫会跟我一样,对您印象极好!

   刹那间眼前无数颗灾星齐闪耀!!!
   ——我CAO!哪儿跟哪儿啊?这妖风儿扇得也忒狠了吧!?怕人家不好好招待么?!难道丫姓的是“离谱儿”的“离”?!
   我瞬间揪出隐藏在心底恶毒结界的咸带鱼,噼噼啪啪把大黎那张破嘴隔空抽出999道忧伤来!!!:@

   “黎先生也早跟我提起过,说您是加拿大的‘雅克 · 贝汉’。”我及时回了一句,希望以一个婉转的方式揭露大黎100%不靠谱儿的吹嘘。
   泽斯卡听后愣了半晌,然后我俩情不自禁地对笑起来……幸好,我们都是出人不头地的非著名靠谱儿好青年,有理想没奢念,褪下情操好言欢!

   酒店一楼餐厅弹拨起叮叮咚咚的竖琴曲……坐在拱窗旁我对面的泽斯卡喝下半杯低度餐前酒后,骨血里暗涌的闷骚细胞渐渐活跃起来……

0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他鬼鬼祟祟从大裤兜里掏出一个细口儿扁瓶子:“嘿~俺自酿的玫瑰葡萄酒!特意带来给你尝尝~”说完就迅速用左手拧开瓶盖儿,偷偷往高脚杯里倒了一股子……

你带来多少酒?”我问。
就这一瓶儿啊~但家里还有两大桶!”泽斯卡比划着剪刀手回答。
那晚上咱们回镇里,能不能请我去你家喝几杯?我抿了一小口儿,花香浓郁,并不是我偏爱的滋味儿,但是玫瑰红葡萄酒哇 … 它似乎/碰巧/恰好/特别适合 … 我跟小禽的今夜之约!

   "Wonderful!就这么定了!我看出来泽斯卡百无禁忌,但没料到他答应得这么亢奋~:victory:

   我很喜欢这位兄台。
   泽斯卡体格强健,周身挥散着冰雪的寒气,内敛的热血却像露易丝湖的暖泉一样,东一个西一个时不时冒个泡儿……

0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他的心湖之底自由澎湃,汩汩激漾着无限生机,风水合适的日子口儿,便会腾起一方旖旎,极品的云蒸霞蔚!
   
020a.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6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25 02:55 编辑



   据泽斯卡说,这个狭长的深湖在19世纪80年代才被修铁路的工程队正式发现,它的第一个名字叫“翡翠湖”。   听到这称呼我不由联想到佛罗伦萨的摩版译名“翡冷翠”—— 眼前冰湖静水,冷雪青松相映,才是真正的“翡冷翠”啊!


03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齐客傈告诉我:露易丝是昔日英王维多利亚的小女儿,公主爱上一个屌丝男并终成眷属,新婚夫妇因门第悬殊而遭到皇室鄙夷,因此被女王流放到加拿大……时间改编生活剧本,后来麻雀变凤凰,屌丝当了总督,夫妻二人勤政爱民,扩牧场/开矿山/修铁路……无意中发现班夫的绝美湖泊,于是总督向女王请准以公主之名赐予“露易丝”湖,以公主之姓赐予“阿尔伯塔”省。

   我对这类典故有个主观错觉:如果有哪方水域以谁谁谁的名字命名,那个苦主儿定是淹死在这里了。
   我妈说得对——大概是由于我还裹在襁褓时,老爸就开始给我讲“精卫填海”的故事。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imuu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31 07:58 编辑



   时辰渐晚,在城堡餐厅简单垫巴几口鲑鱼蛋饼之后,泽斯卡帮我们补办了班夫公园特殊区域的通行证,然后带我们在露易丝湖周围小逛了一圈儿。

   暮色来临之前湖区明显降温,局部小气候变幻莫测,太阳未落天就转阴,所以没瞧见绚烂的维多利亚冰川落日。

0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横竖我们还要在班夫待几天,美景莫须急~~~

   露易丝湖滑雪场的缆车里还有不少人沿坡上升,估计是最后一趟,5点天一黑雪场也该打烊了。
   泽斯卡对今晚的红酒家宴十分期待,他热切地急于回到镇上准备晚餐,而我心念小禽远来相聚……于是逛了不到俩小时,我们驾车回城~

   这是我在班夫镇的仅有一夜,我/泽斯卡/齐客傈/泽斯卡的助手Aurora ~ 一行4人在冰雪公路上风驰电掣 ~ 急匆匆地赶到泽斯卡家备宴迎鬼妃……

   而此后3天我们一直销魂在落基山,接着又疾奔育空 …… 近观班夫镇的机会仅这一晚,错过拍照存档,所以回国后我跟泽斯卡要来两张他拍摄的小镇主街景儿。

022-2012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2年12月   班夫镇 - 阿尔伯塔 - CANADA   拍摄者:保罗 · 泽斯卡)



023-2012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2年12月   班夫镇 - 阿尔伯塔 - CANADA   拍摄者:保罗 · 泽斯卡)

   两张照片都是泽斯卡去年圣诞节期间拍摄的,后一张俯瞰小镇之夜,从角度判断观察地点可能是城南的硫磺山,碰巧当晚天降流星雨,镜头捕捉得相当绚烂!:victory:


   地球的角角落落~究竟暗藏着多少个这样的清凉小镇?
   去年的乌斯怀亚和眼前的班夫……都是雪骨冰肌的极地边城,她们的躯体泛着与生俱来的幽幽冷香,举手投足间牵动霜花般灿烂的颦笑,顾影遗世却足以诱惑一切惧热喜寒的生物——譬如我。

     两极的冰山融了,第五纪冰期还会远吗?


    黑夜来了,盛宴还会远吗?


     我来了,禽还会远吗?















5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14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费米鲸 于 2013-1-31 08:29 编辑


   在此暴抽泽斯卡9皮鞭!


   先前看他急赤白脸往家赶的样子,我有超过7个理由相信泽斯卡打算亲手为我们张罗一顿红酒大餐……
   结果一进家门,丫就冲我双手一摊:“太欢迎你们了!俺又可以吃到正宗的中国菜了!
   然后用那只比右手粗壮的左前肢无耻地指向他的半开放式小厨房:“反正你们都瞧见了,俺家里没有女主人,保罗是可怜的光棍儿流浪汉,请来自美食王国的女士先生们赏口饭吃!

   可悲的是,Aurora和齐客傈居然也用饥饿的目光齐刷刷望向我,她们像土狼远远多过像厨娘!

   两张面孔在我脑子里瞬间回放——在城堡酒店里邀我赴家宴的亢奋家伙和他对面那个自以为阴谋得逞的笨蛋……

   悲了个大摧呀!难道要我当厨子?我亲爹亲妈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我会做菜!

   其实真的不算会——我在过往岁月里偶尔做过的几十款食物大多数都是第一也是唯一作品,烹制程序都是我瞧来/听来/猜来的……依我看,只要你的舌头能品出好赖,任何尝过一次的食物都该能琢磨着鼓捣个八九不离十。
   当然要刨除那些炝锅搞不清先搁葱姜还是先放油/杀鸡忘了掏肚膛/宰鱼不认识苦胆/铁锅炖肉不加汤/和饺子面不知冷水热水/捣蒜泥不懂得捏点儿盐/蒸包子弄不明白多少分钟……的完全小白。

   ——这些玩意儿我可能20岁之前都没动手碰过,但5岁之前就烂熟于胸了。

   我们一大家人原先住四合院儿,现在四套房子同居一层楼,从120多年前光绪时期直到今天,从来都是超过8口人在一桌吃饭的,并且人人都嘴刁,个个挺贪馋。
   每次吃饭围上桌,男女老少众口难调,大伙儿难免东一句西一句给满桌饭菜挑刺儿找毛病:炒鸡蛋油不够热~干烧青虾葱糊了~木须肉黄花儿没泡软~清蒸鳜鱼提前没用黄酒腌~烙馅饼面粉里没兑温水~发海参没用暖瓶泡~羊肉菇卤口蘑泥根儿没削净~炸酱熬得火太旺时间太短~蘸螃蟹的姜汁里错放了老陈醋……

   天长日久,去腐存菁,世代传承……最终每道菜里都累积了各种靠谱儿的经验窍门儿,一日三餐听长辈们絮絮叨叨谈食论厨,说我从小到大能把耳膜撞出老茧绝不夸张!

   我家按厨艺排名:奶奶榜首、老爸其次、三叔第三、二叔第四、二婶居五、老妈居六、三婶忝列末位,我从没在家做过菜而堂弟才10岁,所以我俩不记名。

   奶奶曾是全家“厨神”,任何残/烂/破/败……的原料,经她轻描淡写摆弄一二,就能化腐朽为神奇;
   爸爸是“厨人”,需要好食材/好配料/好炊具……煎炒烹炸精工细作,才能成就一桌佳肴!

   2011年刚搬到阴间住的奶奶生前,曾以一盘儿“肉末炒豆腐”让京城“北容酒楼”的大厨目眩神迷!
   而某次出差前,老爸给我几个同事做过一顿普通的炸酱拨鱼儿,让那帮家伙至今还念念垂涎……

   炸酱拨鱼儿?对!炸酱拨鱼儿!!!
   我万分感谢新年岁首的灵机一动!
   这是多么简单省力的中餐典范啊!

   我在泽斯卡的厨房里检阅一番,找到一些适合中餐的食材:他家有小麦粉和大米~~~冰箱里有鲜猪肉/小羊排/牛里脊/象鼻蚌/小龙虾/生鸡蛋/迷迭香/青辣椒/洋葱头/香菜和生姜~~~水果只有苹果。

   我身边恰好还剩三小罐儿从埃德蒙顿买的“李锦记”甜面酱,足够炸一碗肉酱了,可惜勉强能凑菜码儿的只有青辣椒和香菜~更可惜没有大蒜~最庆幸是有生姜。

   备酱料:大约1斤多猪肉切成5毫米方丁~ 再剁碎差不多2两牛里脊,用少许啤酒加一个生鸡蛋拌进猪肉里提升鲜味儿~ 洋葱代替大葱切末/生姜切末,预备炝锅用。

   备面料:冷水/四个生鸡蛋清/稍微搁点盐,混合掺入小麦面粉,在盆里搅匀,和成基本能流动的软面浆。

   备菜码:青辣椒剁成末儿加盐拌匀~ 香菜切小段儿~ 二者装盘儿留着拌面用。

   备辅菜:本来吃拨鱼儿就懒得做菜了,但我看到绝顶鲜嫩的小羊排就腹滚惊雷、眼射闪电!

03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简单抹上黑胡椒/青豆蔻/生姜末/葵花油~ 用冰葡萄酒把盐化开均匀涂在羊排上~ 再撒些迷迭香叶去油腻~ 进烤箱之前先这么腌着……

035a.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哼!谁让你们逼我做菜?好吃的绝不放过!统统给丫拿出来糟践蹂躏了!

   准备好这一切恰好晚上7点30分,小禽到班夫!



第14页继续 → → → “热带来的妞儿与被逼无奈的晚宴


3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