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1475

主题

许昌

七月走鳌太,一半激情,一半自虐

查看:24781 | 回复:82
发表于 2013-7-26 11:44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天天吃大虾 于 2013-8-4 20:37 编辑

7月走鳌太(之前言)

鳌山--太白两山之间的直线距离为40多公里,穿越行程在150公里左右。鳌太穿越是陕西户外乃至全国的顶级线路,也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整个穿越中,海拔高度也由起点太白县的1740米上升至鳌山标志塔3475米,经太白梁3523米最终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3767米,用时6—7天左右,大部分行走在无人区(刃脊横切(40%)+巨石(30%)+跑马梁(高山草甸+石块)30%)。此线路是首屈一指。秦岭这条中国气候的南北分界线,注定了这里的气候变化无常,不仅仅难在7天的负重,天气和季节性水源更是一大难题。

鳌山位于秦岭西段宝鸡太白县境内,属于秦岭的主脉。秦岭是横亘于我国中部的一座巨大山脉,我国南北自然地理及气候的分界线。南方北方,南人北人,皆是因为这座山脉的存在。太白山,秦岭主峰,海拔3767.2米,以第四冰川遗迹地貌闻名;螯山,也叫西太白,海拔3456米,鳌山到太白一线,为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沿途动植物种类非常丰富,石海遗迹遍布,终年云雾缭绕,气象万千,风云变幻,猝不及防…
    太白山位于秦岭山脉中段,宝鸡、太白、眉县和西安、周至的交界处,总面积56325公顷,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2米,是中国大陆)东半壁的最高名山。太白山作为秦岭山脉的主峰,其自然地理条件就更为独特,它那高耸入云的雄伟气势,瞬息万变的气候神姿,自古以来就被人们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更为中外科学家和文人学士所向往。
难点:一是要长时间的穿越无人区且得不到补给,途中需翻越十几座海拔在3400米以上的高山。二是气候多变,路况复杂。整个穿越过程,大都行走在冰川遗迹形成的石海之间,遇到恶劣天气,就十分危险。全年适宜穿越的时间比较少。
活动行程:5天穿越路线:23公里----鳌山大梁----药王洞--麦秸岭--水窝子营地--飞机梁--2800营地--金字塔--西塬--太白梁--东塬--万仙阵--雷公庙--东跑马梁--大爷海--拔仙台--文公庙--明星寺---平安寺---羊皮沟  

——以上摘自《落云户外》

7月走鳌太(之一)

    今天腿不是太痛,也开始上班了, 但是走完鳌太,总是要说一点什么的。

    走,走,走,这是落云常说的话,并不时用登山杖轻打你的小腿,我要赶猪了,他说。

    对山要有所敬畏,这是大象说的,而且说的时候用眼斜盯着你,似乎要看到你的骨髓里去,但似乎并不期待你的回答。

    云鹤大哥总是一言不发,但让人觉得着的是那么牢靠,一如一潭宏湖,波澜不惊,却蕴涵幽深。

79日夜在太白县林业局二十三公里管护站扎营。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听到阵阵乌鸦叫,循声望去,晨雾弥漫的二十三公里林业管理站路口凉棚上站着一只硕大的乌鸦,母鸡一般。天下乌鸦一般黑,在这里我不过多描述乌鸦的形状细节了,他一大早就蹲在路口凉棚顶上,屁股冲天,一副爱咋咋地的模样,嘎嘎叫个不停,怎不让我心烦?毕竟一大早一只乌鸦对着你狂吠不止,这不是一个人的正常聊天需求,也不符合我的生活习惯。

“又是那只乌鸦,哎呀呀---每次来都见他”云鹤大哥说着从帐篷里钻出来。云鹤言罢,我心释然。

    710日,我和朋友黑猪,同来自张家界的大泡、小泡、西米,沈阳帅哥紫阳在13年的710日开始随同以上三位驴友兼职领队,我们一行九人踏上这让我刻骨铭心的6天鳌太路。


拔高,缓升,乱石,自往导航架岔口右转茫茫大雾夹杂着大风雨水即劈头盖脸而来。走在高原草甸之上,没有道路可言,只是模糊跟着前人的身影前行,脚下一定要提防踩空,因为草甸都是呈不连续的点状分部,长草的部分要高,不长草的就是小洼地,第一天就把脚脖子扭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行人踢踢踏踏踩着雨水形成的水洼一路前行至药王庙,七月的天气冻得我哆哆嗦嗦,天气状况已经不允许我们按原计划到达今天的营地水窝子,落云临时改变行动计划,今天提前宿营,宿营地就在药王庙。这样我们一到营地马上找个背风的地方把帐篷扎起来,换上干的抓绒衣服,两杯热水下肚,身体慢慢缓了过来。

    在帐篷里打开背囊才发现包裹睡袋的塑料袋已经破了,睡袋能拧下水来,料想是在路上摔跤所致,可恨的那只母鸡乌鸦,我咬牙恨恨的道。

帐内生火造饭,正在忙碌的时候接到大象通知,明日雨大休整,具体行程另行商议,把大象让进的帐内,好烟好话招待一番。

晚上听着帐外狂风暴雨,想着明天的行程,心中五味陈杂。第一天也算车马劳累,不一会儿便裹着湿漉漉的国产羽绒睡袋入眠,一夜无话。



7月走鳌太(之二)


  711日早上起来依然大雾弥漫,能见度不到30米,大风夹杂着雨水打在帐篷上噼啪作响,做完早课(拉完贴上标签就是火腿肠的便便)后依然钻入睡袋重播昨晚的梦境。10点烤相机,十一点做饭。落云来串门,自己脑袋淋得像拔了毛的兔子似的,还来假装问寒问暖。沏上一杯果珍,半天才缓过神来。聊了一番,看到天气有所好转,风雨已不似早上起来那么肆虐,在众人的期待中,最后落大领队毅然决然地决定:中午12点,拔营出发!GO GO GO 水窝子!

    中午12点准时拔营,落云大领队先领着我们围着在药王庙附近转了一圈,以示对不知道姓甚名谁的药王他老人家致以敬意,然后仰天长啸一声带领一班人马一头扎进雨雾之中......

    看不见景色,辨不清方向,不知道方位,对于我这只菜驴来讲是最贴切的描述。心中默默祈祷,老落啊,你可千万别把我们带沟里去啊!卖嘎的......

麦秸梁,这样的天气要用2个小时才能斜切过去,这是鳌太路上第一个比较大的考验。身边云雾缭绕,能见度很低。走在山脊一侧,这边是高山,另一边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大概有70度的大斜坡,万一滑下去估计就是几百米速降,脚下是羚牛踩出的小道,没有连续成型的道路,这需要人不住的调整步伐,走在后面的人最好和前边的人步伐一致,不然会让你找不到下脚的地方。天公不作美,风雨交加,道路湿滑,更是令人胆战心惊。


穿林海,跨草甸,翻越石海,行走两个小时以后两条腿就是机械性的往前迈进,一往无前,貌似还有小路,同去的沈阳帅哥紫阳一路在前。在路上我捡到了一样好东西,我的鞋底子!靠!不是我的400度好眼怎么能有如此好运?拿出早有准备的帐篷抗风绳麻溜的捆扎上,嗯,不错!比新鞋舒服,好歹磨合了几年,一点也不磨脚。

自嘲的摇摇头,苦中作乐罢了,作为穿越鳌太这样的线路,鞋子出了问题,真是惭愧啊!

     一路向前,6小时后到达水窝子附近扎营。就着漫山雨雾把帐篷扎起来,营地条件稍差,是一个斜坡,睡觉肯定极端不舒服,好在水源就在附近,做饭方便。
  晚上和同帐的黑猪聊天至10点。我的短裤早上就被我扔了,今晚要挂空挡了。入梦依旧重复昨日的故事,抱着湿漉漉的睡袋酣然入眠。



7月走鳌太(之三)

今天是712日,出发前做准备工作,即觉得腰酸背痛,左脚肿的像某米的臀部,绵软而疼痛,咬碎不锈钢牙把鞋穿上,在落云带领下,左突右闪不经意间竟绕过水窝子到达飞机梁!

1、梁2、梁3一路大雾弥漫,偶见云开雾散,但见群山在云海中若隐若现,宛如大海中一个个孤岛,忽而似有所系,忽而掩面其中,一时风至则犹如情开少女察觉有人远窥而羞答答拉上自己闺房的细纱帐幔,我虽有心上前近诉,求得芳容,无奈山高路远力不从心,只得以相机拍照得以留存。

路至半道,时值午间,大泡、小泡两个男女勾勾搭搭似有隐情,想起来山之前长途车上二人十指相绕,不由心生疑惑。美女西米见状附耳轻道:此二人乃夫妻也,小泡乃大泡亲老婆,而我只不过是远房表老婆罢了。言罢抽抽嗒嗒掩面而泣,双肩轻颤,恰似梨花带雨。

落云也算狼中豪杰,一举一动皆逃不过他那一大一小两只水汪汪的眼睛,这时间他腾出一只不管路的眼睛在小泡身上滴流乱转,无奈大泡身高180身高体壮再加护花心切,而身边又有正义的化身大虾时时伴随,此时此刻实在不是谋杀亲夫的的好地方。他急切间不得下手,目光一转,拉慢西米!哦,哈哈哈哈哈哈~~~~~~~~“西米~~,慢点走,小心脚下----”。一句话里能拧出半斤奶油冰激凌来!登时我等目瞪口呆。

今天行走强度有点大,路上有一多半人饮水告急,黑猪开始饮用石头上凹坑里的雨水。

在到达营地的最后两个小时,我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在针叶林里,顺着牛道,看着先行的紫阳他们的脚印绕来绕去。走的时候不能低头走路,还要抬头看天,因为低矮的树枝会不时撞在脑袋上,令你痛苦不堪。

夜至2800营地,天气转晴,晚风拂面,倍感轻松。我在前人宿营地拣出一大堆没有用完的气罐,用这些气罐烧了好多热水,只差洗澡用了,伙伴们喝着我烧的热水一时感激淋涕。就在我们精疲力尽之时,紫阳又在树林里拣出好多木柴,准备生出一堆篝火来,众人跃跃欲试,准备烘烤湿衣湿袜,无奈实在是太过潮湿,紫阳他们费了好大劲也只是冒出青烟一缕。饭毕,已是晚上9点,众人立于帐外,上看漫天繁星,俯览巍峨群山,银河纵驰,松涛轻颂。上一次见银河已是十几年前了罢!惆怅之至。

回帐篷睡下,猛然间想起一句诗来,大意是:人们自从拥有了屋顶,便失去了灿烂的星空。

除了梦话,一夜无话。

             7月走鳌太(之四)


目标:东源

    713

    黑猪的噩梦延续着。

    从第一天起,黑猪就在后面,磨磨蹭蹭,百般纠结,宛如一头真正的猪,正在赶往屠宰场那令他绝望的路上。

但是,路还是要走滴,只是苦坏了赶猪人,生怕跑错了地给什么野物叨了去做人肉刺身,这边还得将就猪的步伐。我不知道赶猪的云鹤兄心情怎样,印象最深的是和云鹤分别的时候云鹤在车窗前大叫:黑猪,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这句话在我的理解就是翻译成英语:法克油!

在九重天下用登山杖支着背囊休息,抬头仰望,不由得菊花一紧,差点吓出屁来。九重天,高入云端,山顶被云雾遮挡着,漫山乱石,典型的冰川遗迹,没有道路,哪怕是牛道也遍寻不见,倒也不怕迷路,取直线直攀山顶便是,说的倒是轻巧,走时定能让人苦不堪言。

    累的半死,当我坐在九重天半山腰,喘气之余看着山脚下宛如蚂蚁般大小的黑猪和云鹤,他们一会儿被雾气遮住,一会儿又出现在眼前。

    不敢抬头看山顶,我怕看了失去信心,我怕自己崩溃。

    路过今年端午节遇难驴友的巨石,一月有余,遗物气罐铝锅、裤子尚在。稍作停留,致以哀悼,匆匆而过。

    巨石、巨石还是巨石,攀爬、攀爬、还是攀爬。

    嘴和鼻子一起喘气,感觉还是不够用。有时候就想,脑袋要像打麻将的骰子就好了,恨不得满脑袋窟窿,这样喘气多利索啊!

    山脚到山顶,用了两个小时,裤子上还磨出几个洞来,顶你个肺啊!

    哆哆嗦嗦,稍微歇息片刻,拿出烟和火机,因为海拔高的缘故噼里啪啦打了数十下才把火机打着,叫来大象、紫阳把烟点上,美美抽了一口。

下山时天就快黑了,离营地还有相当的距离。拿头灯的时候手忙脚乱免不了又挨落云一顿臭骂。我已经记不得当时详细的情况了,我的眼睛散光比较严重,只记得落云狰狞的脸,只记得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落云一步一步向前走,极度崩溃。落云的对讲机里不时传来一阵阵哼哼唧唧的猪叫。今天已经走了12个小时了......

天已经黑了,头灯照明效果很差,勉强能辨认出路来,行走当中一脚踏空进了石头窟窿,把膝盖撞了一下,吭吭哧哧好不容易才爬出来。这段路成了压垮我等菜驴的最后一根稻草。

    到营地的时候,黑猪还远远的落在后面,落云背包一扔就往回赶,他要赶回去接黑猪和陪伴黑猪的云鹤。这边,大象吩咐我们烧水做饭,迎接他们的到来,苦等一个半小时仍无音讯,天气这时又开始沥沥啦啦下起雨来。我的鞋现在已经容纳不下我的左脚了,左脚脖子肿的老粗。紫阳、大象感觉事情不好,他们穿上雨衣也折回去接人,我心头此时也涌出一丝不安。好在有惊无险,晚十一点的时候他们终于回来了!在此,特向在此次救助黑猪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四位鳌太勇士落云兄、云鹤兄、大象兄、紫阳弟做口头嘉奖一次,真诚的祝你们寿比南山那个什么松,福如东海那个什么水!拯救地球的任务从此就交给你们了!!鞠躬。

当然,在后边也是有好处的。譬如,云鹤一直遗憾来了几次鳌太都没有见到羚牛,这天晚上就有用头灯照到羚牛,他开始猛地以为是落云接应的手电,那光芒是相当的骇人,等回过神来发现是羚牛时,那牛已拉下还在冒着缕缕热气的一大坨飘然离去,纵然那牛岔开四肢,含情脉脉裸体相向,估计云鹤连公母都没有分出来,还吓得魂飞魄散。

零零碎碎,不知所云。

七月走鳌太(之五)

亲爱的拔仙台,你在哪里?7月14日,今天是鳌太的第五天。
知道今天的目标是拔仙台,目标明确,任务落实。天气也很配合,实在是出奇的好,有西米的蜕皮鼻子作证,今天一路上西米生怕自己蜕皮的鼻子化蝶飞走了,捂得严严实实。我都怀疑她是怎么喘气的。昨天黑猪到达营地时间太晚,因为这个原因,落云特别容许大家今天可以延迟两个小时出发。

今天我也着实兴奋,根据落云计算的时间,估计下午三点到达拔仙台,路程只有6个小时,因为有了这个轻松的念头,今天队伍里气氛很轻松,小泡沫也十分通情达理且声情并茂地讲了几个成人故事配合融洽气氛,临出发全队合影留念,小泡还亲自示范经典体位以示庆贺,把紫阳弟弟弄得面红耳赤环顾左右而言他。

自东塬上万仙阵左转至雷公庙沿东跑马梁,已可目视拔仙台!
拔仙台,我来了!虽然左脚仍然痛的厉害,但今天总算和第一梯队纠缠在一起没有掉队,我和紫阳在拔仙台下顾不得西米深入万花从中做出的撩人姿态,更顾不得欣赏漫山野花盛开的美景。心中只有一个响亮的声音回荡着:来太白不上拔仙台,就像吃羊肉泡馍没有馍馍!

看见山顶道观门口穿深灰色中山装的老道长,紫阳大吼一声,一句大不敬夺口而出:可见到喘气的啦----。原谅他吧,这些天除了其余八张大中小号颜色深浅不一,像没炸透的绿豆面丸子似的,形状各异的只是名称上能叫脸的脸外,他已经五天没有见到五官正常的哺乳动物了!

真的兴奋啊!山顶出奇的晴朗,看呵,白云都在我们脚下。除了来路,拔仙台三面绝壁,云雾在身下的群山间飘渺,山下方前往文公庙的羊肠小道在眼前若隐若现,几个身着各色衣服的香客蹒跚其上,何其险也,何其峻也,何其壮也,何其美也......拔仙台顶峰面积只有一二百平方米,再除去三间庙宇,和几间残垣断壁,留给我们的只有残垣断壁后面的十几平方。靠近悬崖坐定,战战兢兢往山下看去,昏昏然头晕目眩。

我和紫阳我们两个是先行上山的,此时还不知道后面几个人上不上山,无奈只得坐在山顶苦苦等待。后用手台呼叫大象久久不应,焦急而没办法的我和紫阳大声呼唤起来:大象......黑猪.....云鹤......一时间,各种动物名称的呼喊声在山谷里久久回荡,此起彼伏,好像业余SB偷猎者搞的祈祷词或者出山仪式,引得老道长连连侧目。

给老道长让了一颗烟,点上。寒暄是免不了的,应老道长要求,我简单地给老道长汇报了一下国内外局势及钓鱼岛、南海近况。虽然是五天前的老新闻,但是,请道长您放心,我信誓旦旦告诉他,我们一直盯着小日本呢。道长放心的点点头,亲切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此处省去15000字)。我不知老道长要是知道我是河南人说的这番话,他会作何感想,但我确定他要比落云豁达一点,出家人嘛,比不得落云那样的四川人。

道长啊,请不要打扰我了,还是让我在这里静静的坐一会儿吧,让我静静的看会儿山吧......

下山的时候,我还在念叨:早上大象一直交代,到拔仙台上不要乱写乱花,我倒没想乱写,不是怕给河南人丢脸,关键是没有作案工具啊!可是好歹咱们来了一趟,总得体现一下啊,撒泡尿做个纪念,结果天太冷小弟弟不肯出来,裤子倒湿了一大片。郁闷中下山,后来总结:撒尿是不可以顶风的!这拔仙台3667真不是吹的,高海拔缺氧弄得我连脑子都不够用了,难道脑袋里装的都是隔夜捂馊的羊肉泡馍?连这个简单的问题都没有想到,看来回家一定要让老婆多买几个猪头炖来补补了!
   今夜准备借宿文公庙,大家卸下背囊,走路的姿势一个个活像劈了胯的大猩猩。晚饭是紫阳下厨,土豆炖土豆。今天晚上心情一爽和紫阳整了几两,高了。

7月走鳌太(之六)

狼狈的结局,7月15日,对我来说不是个日子。鳌太第六天。

这是六天以来第一次,出发走的下坡路,这路比前几天的路好的简直不可想象。前几天走的都是羚牛等野生动物逐草而栖踩出的“牛道”,现在所走的都是传统香客走的山间小道,可称之为“高速路”了。老香客们一般从山下鹦哥出发,到达太白主峰拔仙台需要两天的时间。我所见的老香客平均年龄在65岁左右,最大的70多岁,一般都是手挽肩背一个塑料编织袋,或者小型背包,显然没有帐篷睡袋之类,另一只手拄着木棍,蹒跚而上。这种情形不免令我这个武装到牙齿的菜驴惭愧,每每狭道相逢即一边侧立让行。

好景不长,中午在下山至平安寺途中,早晨预报中的多云开始化作中雨,虽然早就知道天气预报比不得电视节目预报,但还是让我猝不及防,赶紧拿出雨衣穿上继续蜿蜒而下。

到达平安寺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二十个形形色色的穿越驴友在这里避雨,有我们落云领队的,还有从铁甲树上来的8264的驴友们,,他们现在也是下山。一群人吵吵闹闹乱七八糟在平安寺内挤作一团。8264的驴友们稍事休息就下山了,我们也开始准备吃饭。

午饭就是在平安寺吃的,两个中年庙祝煮的15元白水挂面。面条吃了大半,热饭下肚缓过神来,我一边用竹枝做的筷子搅拌面条,一边四处打量着我所处的这座庙宇,房子正中间供奉三皇五帝画像,偏出一隅用做厨房,两侧有三个架为两层的大通铺,看样子是为过路香客或者驴友准备的。这是一处老旧的三间瓦房,砖木结构,老式带立柱的出前檐,檐下堆满杂物劈柴和避雨驴友的背囊,房前一片空地,是这几天来少见的大块平地,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这就是传说中的收费扎营地,收费每个帐篷每晚20元。在空地边上的坡地上种满了时令青菜,我碗里飘着的几片大叶青菜就是在这块菜地摘的。不经意回头看见三皇五帝画像前的供桌上供奉的苹果,我的口水立马就把吃完面条的空碗流淌满了,不其然间贼心蠢动,经过几番心理正邪斗争,加上屋内实在是人多眼杂,戚戚然间未敢贸然出手。

在平安寺吃完面条补充完饮水,落云让我和泡菜、泡沫、西米一群慢驴先行,他们吃完第二锅面条会随即赶上。他说下山只有一条路,4小时路程,不用担心迷路,最多会因为下雨路滑摔跤。听了落云的这番话,23公里出发地那只母鸡乌鸦又在我的脑海若隐若现。现在得到领队指示,我们四个即刻启程赶往山下。

山路是若干年来山中杂草落叶形成的腐殖土,踩上去绵软的像婚房里的被子,但是因为下雨却又似浇了香油一般湿滑。我个子偏高,加上背囊,重心有点靠上,在湿滑的下坡路上行走不免越发艰难。刚踏上泥路没多远便结结实实来了个四脚朝天,狼狈地爬起来刚一转身又来了个嘴啃泥,这在西米与泡沫面前实在是没有面子。小心翼翼地迈步,越是小心越是摔得厉害,好像上天在和我开玩笑似的。我再亦不敢迈大步,但仍然摔跤不止,我甚至都怀疑自己的小脑是不是发育不良,要不然这平衡怎么如此难以掌握?此时的我就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一般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如此反反复复,同伴也都离我渐渐远去。

下山的路真难啊。下午4点的时候,连晚我1个小时出发的落云、紫阳都早早地超过我了,我估计现在他们都已经在山下坐在椅子上喝啤酒了,而我依然还在山间重复摔倒爬起,爬起摔倒的固定程序。我几乎要丧失站起来的勇气,索性躺在地上愁眉苦脸地沮丧。可是荒山野岭,自己所处位置前后一个小时时间的路程内是没有行人的,在这样的深山里又有谁会同情你呢?谁又能来帮助你呢?天空依然在沥沥啦啦下个不停,躺在冰冷潮湿的地上,这又有什么用呢?只有自己帮助自己啦,咬牙站起,在空无一人的林间小道蹒跚而行,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如此这般地走了5个小时才到山下---鹦哥。

待看到接待站的屋顶,他妈的,泪都快下来了!

事后总结,初步估计我从平安寺到鹦哥接待站摔了有30到50次,具体原因分别如下:

  1、脚滑摔倒 15次,

  2、登山杖突然插入泥中前扑6次,

  3、踩到自己捆扎鞋底的绳子摔倒 2次,

  4、背包挂住树枝摔倒 1次,

  5、和落云吹牛时分神遭惩罚摔倒 1次,

  6、平安寺有偷苹果念头遭惩罚摔倒 5次,

  7、看帖子不回复遭惩罚摔倒 10次(看帖要回复哦),

  8、莫名其妙摔跤N次

..............................................

后记

在回西安途中分别向家人朋友告平安,老婆死骂一番,被老婆威胁再出去手机没信号要离婚1次。

回到公司,这一周公司有急事联系不上并且超假(请假2天超假6天)挨老总批评2次。

在等待回洛阳的高铁候车厅,耗时间的时候买了一本《中国国家地理》看到云贵高原偏远山区的人们出行难,联想到这几天来自己所走所见,结合自己的感受,不知不觉鼻腔酸涩潸然泪下................................1次。

6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6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加班确认单 026.jpg

右为黑猪

加班确认单 033.jpg

行走在箭竹林

横切麦秸梁 加班确认单 075.jpg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1:57 显示全部帖子


加班确认单 258.jpg

麦秸岭

加班确认单 098.jpg

天气突然放晴,远处的山峦

加班确认单 068.jpg

水窝子附近的营地,水雾弥漫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2:06 显示全部帖子


加班确认单 138.jpg

走过的路

加班确认单 171.jpg

2800营地留影,天很蓝呵--
加班确认单 181.jpg

在前人留下的气罐当中淘金,我收获颇丰。后来余下的满罐送给了云鹤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2:11 显示全部帖子


加班确认单 281.jpg

在前往东塬的路上

加班确认单 306.jpg

路途随拍

加班确认单 323.jpg

这就是九重天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2:18 显示全部帖子


加班确认单 363.jpg

不仔细看是看不到我后面人的

加班确认单 352.jpg

山半腰,云海哦

加班确认单 372.jpg

太阳落山了,黑猪还在后面......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P1120197.JPG

东塬合影,左起:黑猪(河南许昌)、大虾(河南许昌)、大象(西安)、紫阳(辽宁沈阳)、西米(湖南张家界)、云鹤(西安)、泡菜(张家界,和前面扎马步的泡沫是两口子)、前排扎马步的是泡沫。我们的领队来自四川雅安,他在对面。

P1120033.JPG

路上的小花

P1120204.JPG

身后就是东塬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2:33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强人!!!
发表于 2013-7-26 12:33 显示全部帖子


P1120219.JPG

万仙阵,这里堆满了玛尼堆。很有气势

P1120252.JPG


四十里跑马梁

P1120256.JPG

最后一个翻越的石海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7-26 12:38 显示全部帖子


P1120265.JPG

手杖所指就是拔仙台,海拔3767.2米

P1120332.JPG

拔仙台下漫山花开

P1120359.JPG

领队落云,他身后就是大爷海
2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