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6692

主题

乐山

云端上的穿越---峨眉山大沟穿越张沟

查看:26093 | 回复:45
发表于 2013-10-30 11:0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挪威兜兜 于 2013-10-30 11:14 编辑

在这人迹罕至根本无路可走的原始大山里,我们走好自己的每一步,要的是安全,如果滑下深沟后果不堪设想,好在大山的翠绿的植被给我们的视线多了不少的安慰,前后相互关照着并随时提醒脚下的每一步,为了保存不易的影像我还是挂着相机走在了中间,这样可以为我前后的友友拍下珍贵的镜头,只是对不住离我稍远的友友们了。此路段大唐用红线标注也说明此路段的坚难,一路上谈笑风声的缺哥也不再说这是休闲线路了,脸上的笑容早已离去,呈现的是一张严竣的表情了,不过你的谢谢我能回头为你留下足以让你回味一生的影像哈。



  缺哥的影像,真不知小表哥在前面怎么开的路,呵呵!看植被就知道开路的也是不易,能过去的就是最好走的

   云端上的行走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0-30 11:09 显示全部帖子


这一次 只有我和大唐带了像机。没有他的的转身就没有这张像片了,结果偷影的人还不少哈。


有机会天气好,我一定带我的友友们去哪儿吃午餐,看云海。再原路返回,我们从斜坡上横切过来,直线的距离就这么远一点儿,可走了2:30小时。


走过一个小山头,回头望了望吃饭的鸡公栅,用手指测了一下距离直线6~7百米,可我们走了2:30小时,再和大唐观察了一下前方的路,定下了方向,只有翻过山头的垭口再说下一步。远远地看着小表哥光着身子在箭竹林时努力地爬着,身影时隐时现,感到很是欣慰,虽然他到户外的时间不长能把他介绍到户外玩,对我们户外爱好者真是一件幸事,5~6个小时的的先锋官,消耗的体力比我们多一半。真是不多见!抓着箭竹喘着粗气我也来到了垭口上面,还没有平复呼吸,我就发出了尖叫,从南面过来到舍身崖,沟壑交错,断岩层叠,地形极其复杂,浮云遮眼好漂亮的崖壁,从崖边上窜的白云,从我们前方直冲山巅而去,丝毫不在我们眼前停留,给我们极好的视线,
发表于 2013-10-30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抓住箭竹林,拉着往上爬,虽然好玩,时间久了还是让你喘粗气,这是走在我后面的兄弟,对不起这一次交流不多,路不好走,好几位也没能记的住名字





翻过垭口,让人尖叫的地方,这也是舍身崖的一部分,但与我们在城里看过去的峨眉山型大不一样,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0-30 11:28 显示全部帖子

从悬崖下的沟里冒出来的云雾,不断地上升,向山巅而去。





这样的云雾上去后,雾散后露出了崖壁,当你看清山峰后,后面的一团紧跟着又升起来,一茬又一茬





前面在开路,我们就站着

   我看到电杆了,在我的左前方200米处,心情哪个愉快,近一点再看非常的失望,原来只是一根貌似电杆的树子。下方是一块稍平整的丛林,大唐说我们还是沿山脊下山,只是友友们已经下去了,我们也跟着下去,在灌木林里,极其难走,我们站在后面等待前方把路开好,看着腕表已经5点过了,离天黑也越来越近,只是我们还在云层之上,光线不错,但给我们的时间已不多了。内心也非常地焦急。右方出现一个小洞,洞前方是一个小水凼,有少许的脚印,典型的野猪窝,走在最后的我匆匆地过去,不时回头看看,真担心这家伙一下冲出来袭击我,那个怕啊,怕的连它的窝也不敢拍张片片。后来山里人告诉我,我们一行人的出现动静这么大,嗅觉灵敏的野猪早跑了,当地人要几只撵山狗才能找的到它的踪迹,看来是虚惊了一场。



1人点评 收起
  • 了解1506 户外队伍很难碰到野生动物。人多了,一路张牙舞爪的过来,野物早都跑了。。。 不过,在这些地方要小心抓野兽夹子,踩到就要出大问题。。。 2013-11-17 03:37
发表于 2013-10-30 11:30 显示全部帖子
没有开出路的灌木林,就是这样的样子。


这是我们走过后留下的小路了,如果山上有迷路的,就可以从此路上追上我们。





野猪窝洞前的小水凼凼, 想必这也是大唐匆匆拍的一张,不是正面,连洞也没有拍下来,我连拍也不敢。
发表于 2013-10-30 11:32 显示全部帖子

舍身崖的一部分







开路先锋,小表哥,终于追上他给他留荐了一张,在这儿把他换了下来,够辛苦。。。


   这是第二天他发的图片,他的手和脚很受伤,下次他知道在丛林该怎样做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0-30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挪威兜兜 于 2013-10-30 18:53 编辑



这是他的脚,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的我责怪自己没有更好地告诉他,要更好在保护自己的身体,只是忙着开路去了,







这一张像片我记的最清,转了一圈没路可走,又赶往山脊找路去,简直就是野猪窝快游,嘿嘿!其实这个时候天色已暗了下来,只是我补了光拍的光线亮了一些,,所以看起来还是白天,随后我就收起了相机在夜色里穿越了。
   



        转了一圈,无路可走,又回到山脊前行,那天倍感温馨,前面不时传来,挪威。。。兜兜。。。。的呼喊声,是一种关心,也是知道 我就在他们的最后,走过一段路后我坚决地否定了再沿山脊行走。因为从垭口过来,一路的拍片片,我知道山脊那边是悬崖了,不能再往前了,只有改变线路从45度的斜坡横切到友友认为是四季坪的那个小山,从地型上看是可以行的通的,只是灌木多了一些,议定后大唐开路,我随后,小表哥得到了休息。两把异常锋利的砍dao已钝了,我们在大山里穿越了9个小时,友友们的身体已过了极限,后面的路还是未知,只是方向感尚在,也很明确,当我从大唐手里接过砍dao开路不到一个小时,已累的不行,又把刀交给他了。头灯早已在黑暗中亮起,只是友友们对此次穿越认识不足,没有按照公告严格要求去做。没有手电,没有手套,没有头灯,走的快了点,落在后面的友友便大声呼叫不要走的太快了,我们跟不上,只能停下来等候他们,赶路已没有了必要,放下心态,清理了装备,12人五个光源,开路的用一个,我走中间的用一个,最后的用一个,两个备用。此时,饥饿早已袭来。告诉大家剩下路餐的尽量少食或不食,没有饿的就不要吃了,余下的水只能湿润喉咙,这山目前没有取水的地方,个别的友友嗓子早已冒烟了。在户外玩不到最后结束,一定要留一点点食物给自己备用,在户外玩,不借光源,不借水,不借睡袋,这是户外的基本原则。
      

发表于 2013-10-30 11:3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挪威兜兜 于 2013-10-30 18:54 编辑

  
          黑暗爬行,树滕是如此的讨厌,挂着你的包让你寸步难行,已没有了砍他的力气,斜坡上借着光源,抓着滕行进的速度每小时不到一公里,从黑暗的山型中,我们朝着两个光秃秃的小山摸爬前行。没有光源的友友们就苦了无论是敕耙树,一把抓上去也是只能把自己放稳再说,就快到了,也给我们增添了不少的兴奋。大唐精疲地开着路,突然传来让我们惊棘的声音:不行了,我前面是悬崖 了,站在石头边上了,你们也不要动,你们下面也是悬崖,慢慢后退,退回去找一个平一点点地方。我的天!!什么时候才有平一点的地方哟?这话如同惊雷,让我们呆在原地石化了,听到这话,我是头皮发麻,背心透凉。小表哥转身对我说:挪威,我不敢再走了,原地坐一夜我们只是冷,但能保命,再走下去命可能不保。山涧也许内心焦急从我和小表哥身边匆匆朝前而去,我问他杂子,他回答说要去看路,我阻止他说:你不能这样,路况不熟,你又没有电筒,能看什么路啊!千万能不要动,冷静。。。。哪一刻也许常在山里的经验告诉我一定要冷静。我把面前遮拦我视线枝叶拆断,退回几步,站在稍高一点的地方,用LED灯聚焦看了看四周,大唐站在石头上,左边是悬空的,但还没有那么危险。看了看对面耸立的舍身崖,再看了看悬崖下在沟里还没有升起来的白雾,再看了看我们进入斜坡前天亮时定下来那个以为是四季坪的光秃秃山的影子目标,又观察了下方的树丛,大声地说出了我的判断,并一再声明,各抒已见,不要让我的判断误导了大家,说出了我的看法,白雾在舍身崖下面没有上面,说明那才是悬崖,不然那里藏不住雾。我们不再往前走顺着滕往下吊着走,在进入横切前就观察了一下,我们下方有一块稍平的林子,到了林子再横切,无数次的向导在荒山里也是这样带路过的,如果脚下是悬崖。就是光秃秃的,就没有丛林,有丛林的地方就有土壤,这就说明我们是可以从我们下方下去的,大家在黑暗中听了我说后,没有异议。便与小表哥开始往下去,下降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的的他传不一声看到了一条路了,我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是的,真的是一条小条,我仔细地观察了小路旁有过被砍过的陈旧性的树枝,确实是我们找到路了,要不然黑暗中我们穿过去又会是什么结果不得而知,此时,迎来了我们愉悦的时刻,我们有路可走再也不会遇到悬崖了,就要到达四季坪了。我与小表哥健步如飞,恨不得立刻到达再熟悉不过的四季坪,也不时地问自己,是否这条路就是以往从四季坪穿张沟电站下小舍身崖的那条左边的小路呢?走到可以容纳几个人的地方,坐下来等候后面的友友。精神放松,压力顿解,我们吃着大唐背的苹果,一人一小块,是哪样的香甜。想想保温盒里留下不到二两的米饭,还预留的一包奥妮奥饼干,一小半的水还可以大家分享,哪真是家中有粮食,心中不慌。常在大山走着玩养成了习惯,一定要给留下可以进肚子的东西,结束活动后自便,以往有不少的友友由于包太重,把饼干水果送给山里的人家,在熟悉的路上我不反对。在未知的路上自己给自己省,必要时拿出来共享,大家到齐休息的时候,我放下包从包里取出相机,在黑夜里给我们大家留下了珍贵的镜头。进入横切后,相机入包,早没有了任何的影像了记录了。

可以看出我们在夜色里穿越有几盏光源在头上



   再行进了很长一段时间,旁边出现的黄莲地证明了此路是种药人走出来的路,可不是我们以为的四季坪,没关系,有路可走,不用担心什么了,手机里终于有了时断时连的信号,快快地给家人报了平安,给在群里关心我们的友友们报了平安。谢谢你们对我们的关心和担心。
      从大山的楞括中,我们正远离舍身崖和舍身崖下面的深沟,这会是一条通往什么地方的路呢?下山的路如此陡峭艰险,完全是在90度左右之字型的岩石上下降,白天走这样的路尚且艰难,何况是在晚上,我的头灯光源照着前面的三人,待他们下去后我再行下去,女汉纸木子脚下滑了一下,传来的尖叫,在夜色里听的叫人毛骨悚然,天王老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哦!也在心里发恨,我一定要在白天来走一走如此艰险的这条路。下降几百米的高度,前面的已坐地休息,我到达后大唐叫我辨认一下前面的路。我跃上前去,灯光中眼前呈现的植物让人兴奋不已,仔细观察地貌,发出一声大叫,我们到了六春坪了。六春坪的露珠儿在我空间像册是如此地漂亮!六春坪此刻是如此地可爱可亲!我大声地告诉大 家:直走是我们常走的沙沙地,右下方下沟是我走过两次在大沟方向的小路,多们从左边山上下来的路,是我们户外没有人走过的一条路,难怪心里一直犯嘀咕。我叫大家休息一下,我要照像,拿出相机伸出了代表六的指头,在闪光灯下这手形是如此的耀眼。大唐说我们从海拔1800米的高度差不多下降了700米左右,挽起袖口看了看时间是11点整,我们马不停蹄地在大山里走了15个小时了。这样的穿越已失去了任何意义,早已没有了玩穿越的快乐了。



可爱可亲的六春坪啊!!!!



1人点评 收起
  • 了解1506 进山都要带照明哦。。。特别是这种穿越,难免有个天黑什么的。。。 2013-11-17 03:41
发表于 2013-10-30 11:4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挪威兜兜 于 2013-10-30 11:45 编辑

我们要尽快地下山,只能选择最近最安全没有危险的路了,半小时后我们至达四季坪,平时从张沟到四季坪上山只需要2个小时左右,下山我们可能要快一点,联系好的汽车叫他们2点整到张沟接我们,我们便开赴我们最后的一站张沟  。不曾想泥泞的路上惩罚着我们,让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摔了不少的跤。途中休息两次,把最后的苹果消灭掉,吃着分着的小块苹果,思绪万千,要总结,要反省的的实在是太多。缺哥脚已走痛,老农民陪着他走在最后。待他俩到达后已是凌晨3 点,整整用时18个小时。我们12人全部安全地到达张沟。上了早已等候我们的汽车,与友友们分别,哪一刻,却没有能再合一张全家福,遗憾!



           !

              友友与我疲惫的表情,小表哥用我的相机拍摄。





最后的一张影存



爱他(她)就带他(她)去穿越大沟至张沟吧!恨他(她)就带他(好)去穿越大沟到张沟吧! 去重合峨眉山先民千年的脚印。。。。

零壹叁年拾月拾柒日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3-10-30 18:37 显示全部帖子
盐津铺子 发表于 2013-10-29 12:14 花了心思。支持!!
谢谢友持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