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拿大

重返落基山(Rocky Mountain)(加拿大)

查看:19266 | 回复:76
发表于 2009-4-15 20:13 显示全部帖子
已经是我第三次去落基山游玩了。

落基山,犹如同一块巨大的宝石,深深吸引着我。在台湾的时候,常常回想起自己在北美山林里度过的日子,尤其是美景如画的落矶山脉,白雪覆盖的群山,山峦叠嶂,巍峨壮观。巨大的冰原,色彩斑斓的湖泊,以及众多的野生动物,每次都带给我惊喜与心灵的安宁。

原来,我属于那里。

Clearwater

车到clearwater,意见分歧了。我倾向于住进牧场的营地,Amy则想去湖边靠水边露营。于是,车开到无路时,进得营地才得知营地已满。此时,天色已晚,暗夜来临,我们退而求其次,隔壁的营地住下。




第二天清晨,只听到潺潺的流水声,甚至连湖的影子都望不见的我们上路了。途经GREEN MOUNTAIN Road的观景台,驻足,观望。

这一片山林有火山锥及瀑布小湖,绿色山谷,秀丽有余,壮丽不足,却依然可以令我心神宁静。人啊,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走入自然之时,就好像自己原本就属于这里。

路边牧场,极具印地安原著民风格的木屋,装饰着鹿角的过道,牛仔式的酒吧,破旧的马车,原木的小教堂,一切的一切,令我们流连,流连。

这是一对白人老夫妇经营的牧场,在这里,你可以露营,可以住木屋,可以体味牛仔的生活,回到过去的时光,可以骑马穿越树林,可以放肆的在草地上翻滚,或什么都不做,静静的坐在栅栏前,吹着微风,发呆。





到达Robson省立公园时,MT Robson如同害羞的新娘,始终未退去其神秘面纱,令我们无法一睹其尊容,不无遗憾。

如果到了秋天,Robson山前的这些白杨树应该都会舞动金灿灿的树叶吧。想象一下那情景,就让人快乐。



Jasper

天,阴沉沉的,令人窒息。云,大朵大朵的压下,厚厚的,暗黑着移动。想起三年前陪伴父母在jasper城里大雨如注时,找旅店的狼狈情景,那一夜,竟然让父母卷缩在我破烂窄小的汽车里过夜,我,难忘。

“一家人,睡在汽车里,温暖又安全,真好。”妈妈第二天这么对我说。


这个城市为何总以这个姿态来迎接我呢。

落矶山连绵壮丽的山脉出现了。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斑驳的光点。透不过光的云,大块的黑色洒在山脉上,移动。风,很大,吹得人站不稳。我看见Bull elk在湖边吃草。

人群围拢过来,走下公路,为elk拍照。elk悠然吃草间,偶尔抬头观望看它的人们,似是说,“我,是这里的主人”。一幅老大模样。



为了躲雨,汽车一路狂奔,驶离jasper国家公园,夜宿公园外的小木屋,因为只有那里才能找到空余房间。那天,原以为会下雨的夜,我们却看见了满天的繁星,银河两岸,牛郎织女坚定对望的眼神。

回jasper的路上,遇见Bighorn sheep,大角羊暗灰的体毛与山岩崖壁几乎融为一体,如不细心发现,你是很难观望到有这么个群体在山壁间移动。

看它们在山壁间跳来串去,轻盈穿行于几乎和地面垂直的山壁间,我终于明白,原来这才是真正的hiker啊。



到达Medicine lake与Maligne lake时,天色暗沉下来,北风吹起,下起小雪,我们少了游湖的兴致。

原本在阳光灿烂的湖上泛舟或搭乘游船看山景,是很惬意的事,可此时此刻,寒风乍起,风雪交加,我只想温暖,别无他求。


露营在离jasper城不远处的营地,搭好帐篷,我才发现有不速之客突然造访。成群的鹿儿在营地间穿梭,怡然漫步。

在营地的儿童游乐区,胆大的白人女孩靠近公鹿,荡起秋千,看似和谐的画面,实为女孩的挑衅。公鹿站起,躲开女孩。女孩在妈妈的鼓励下,继续追击。公鹿反身,摆好攻击的架势。女孩在一老者白人的制止下,退缩,此时,公鹿即将冲击女孩。

野生动物有其安全距离,一旦当人过于靠近,它感受到威胁,一定会起身反击。况且动物世界里,也有人类社会里的神经质,以及精神病特质的特例,偶有无缘由的动物攻击人类事件发生,即可证明。

公鹿穿过一营地,轻易的蹂躏了小树,仅简单一个动作,小树应声折断。想象,如果是刚才那女孩,会有何下场。


可爱的一岁小公鹿,犹疑的用眼角余光望着我,似是随时要做出反应动作应对我。 瞧着头上的鹿茸啊,可以卖多少钱呢?:)

夜之寒冷,我无法想象。早秋的落矶山,夜间温度几乎接近冰点。从温暖台湾回温哥华短住的我,实在是低估了这高海拔的山地,以至于清晨起来时,带着寒气的身子,一夜竟然没有温暖过来。

一人驱车去jasper城外七公里的patricia lake和pyramid lake。公路上静悄悄的,无人的湖面泛起薄雾,湖水如镜面,倒映着山的影子,湖底的鹅卵石清晰可现。远山雾霭轻轻移动,朝阳还未升起。

金字塔山因其山形似金字塔而得名,而山下的湖,自然也就以此命名。湖边有一群木屋度假山庄,全年无休。湖边有小舟供游人泛舟之用。只是此时,清晨来的太早,还未见有人有兴致下湖泛舟。我在寒冷的清晨,拿着相机,东奔西跑,手脚冰凉的按下快门间,无暇定心看景。

回营地的路上,望见小黑熊在树丛中奔走,拿出相机间,已不见踪影。




Mount Edith Carvel最高峰海拔3363米,山顶终年积雪,尤其那冰雪的形状如展翅飞翔的大雁,据说,在阳光照耀下,山顶的雪的形状更有一种奇幻景象,因此原住民称其为“white ghost”。

快到Mount Edith Carvel的停车场时,遭遇一只小棕熊,无惧车阵与人,穿越公路,走入深林。如果不是因为驾车,我会下车,走到更靠近的距离给它来个特写,当然,我会确保我遇到的不是一只精神病的熊儿。:)

云,连绵的,像这群山。偶有阳光透出,露出蓝天。走在去冰川的小道上,心情的愉悦无以言喻。

我在山坡上守候太阳,等待阳光照耀在大雁的翅膀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依旧等不来云开日出。从山坡上望向冰川,人影黑黑踔踔。冰湖上散落点点的冰块,似是大雁遗落人间的片片羽毛。




我在冰湖边流连,看冰川流下的眼泪,化作片片羽翼,展翅欲飞。



胖胖的金栗鼠在岩石上跳来蹦去的,模样憨厚极了。

接近Goat Mineral Lick时,发现这里是我三年前驱车狂奔离开后,又返回的观看雪羊之地。

那年,为了找寻雪羊的踪迹,我一人从山上,下到坡底,久久未归,让父母担忧。声声呼唤,是父母关切的声音。此刻,又站在这里,我依旧无法看到雪羊的踪迹,却仿佛听见山的回响传来父母的声音。


Icefields Parkway

冰原大道是每个进入落基山的游人必到之处。巨大的冰原雪车,是为观看冰川特制的,如同怪兽般,穿梭在冰川与游客中心。

人类带给自然的损害是显而易见的。三年前,我步行爬上的冰川之地,如今正在渐渐融化。巨大的冰川缺口,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控诉。如果冰川照此速度融化,我相信若干年后,我们无法再寻到今天如此壮观的冰川了。





冰川,白云,蓝天,绒毛草,高原翠绿的地衣植物。。。眼前这一切自然景象的组合,多么的令人心动啊。



汽车穿越在崇山峻岭间,这号称铁达尼号的山脉,公路似劈开山岭的大刀,被群山挤压成扭曲的形状。




到达peyto湖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小雪。远山似有大雨瓢泼,白色的雨注,随风荡漾。

我极爱这枫叶形状的湖,以及白雪覆盖的群山。虽然我从未看过蓝天白云下的peyto湖,可眼前这湖的景致,于我来说,已经奢侈,夫复何求?



Lake louise

到达路易斯湖营地的时候,已近傍晚,幸好营地仍有空位。

匆忙扎营后,我们来到不远处Mall里的一家中餐馆吃饭。这里的中餐价格自然比温哥华贵上一倍,但想想是在大山里,这样的价格还是可接受的,且味道不错,比起三年前在jasper一家韩国人开的中餐馆里,食之无味的假冒中餐来说,好了太多了。



暗夜传来阵阵的火车鸣笛声,一阵过后,又是一阵。似乎营地处在山的低洼处,声音极易聚拢,远处山涧里每个细节的嘈杂声,都入得了耳。迷蒙中,伴着声声细雨,入睡。

清晨,依旧乌云密布,一人驱车来到露易斯湖边,看看久违了的湖。

孩子在寒风中微微卷缩着身子,父母每人各手拿一望远镜,看着远处路易斯湖深处的冰川。细雨点点,击打湖面,冰川之上,云雾压顶。

偶有阳光冲破云层,给这个冰冷之地,抹上一些暖色,连那花儿也笑了。

山间的薄雾似也配合着阳光,顺着光的方向,牵一线留恋。

划一叶红舟,在蓝色的湖面荡漾,来自冰川寒冷的风夹杂着细雨拂面,这滋味难以想象。但这画面看起来,蓝色的湖,绿色的树,红色的舟,依然温暖。


城堡酒店里,巨大的玻璃窗前,一杯温热的咖啡,手拿着笔的人,眼神迷离的远眺着路易斯湖。

告诉我,这是一种惬意吗。

回去营地吃罢早饭,再回到路易斯湖边,又消磨了个把小时。

湖水依旧,天气依旧。


Banff

上路了,班夫国家公园。窗外的雨,似配合我的情绪。那温暖的阳光,哪里去了?

终于有了一丝温暖,在鲜花盛开的小城,班夫Banff。


驱车上山,跑错了方位,我看见远山的云雾间,一道巨大的彩虹,跨越群山。停车,我奔向彩虹。瞬间,寻不着,望不见。被丛林阻隔了视线的我,在林间奔跑。偶有单车少年从身边飞驰而过,我继续向前。我以为跑过这片山林,拐过一个弯道,就可以看到满天的彩虹。可我错了。越过了树林,依旧是树林。拐过了弯道,依旧是弯道。精疲力尽的我,放弃。

山间的怪石,挺立在河边,注目着远处的城堡。



城堡酒店,在丛山峻岭间,一弯蓝蓝的河水,流过绿色雪松



Jahnson lake边,Amy忘我的拍照,那情景少了以往对镜头的留恋,多了对镜头的掌握。

我坐在木凳上,看远山,白色岩石间,云卷云舒。

一只很普通的麻雀,跳到我的鞋上,用嘴猛啄我网状的鞋面。想必它是把我鞋面上的小洞,错当成了小米。:)于是,我和它对话,看它表演,追它奔走。无论如何,它不飞走,围着我,左蹦又跳,似一种眷念。一会儿,累了,它在我面前悠悠然梳理起自己的羽毛。

好可爱。

夕阳降临,是时候离开了。我喊了依然忘情拍照的Amy,上路。

归途中,汽车上,我拍下群山组成的城堡。夜之降临,明天,会是一个艳阳天吗?

清晨,营地,浓雾笼罩,看不见远山,只望见炊烟。炊烟升起的屋里,有温暖的炉火。

再次来到露易斯湖,寒冷依旧。偶有阳光透过云层,照耀下来,片刻即寻不着。



雨,淅淅沥沥下着。

湖中泛舟的人,在风中,在雨中,前行。是啊,身边有了可以依靠的人,寒冷也是温暖。



大雨中,依依不舍的“逃离”。高速公路上,与大货车拚命的我,危险时刻,尖叫声中,镇定的超越。

群山退去了棱角,渐渐温柔了起来。秀丽的山水间,我望见了江南。revelstorke,停车休息。

路边,农场,Amy隐身草丛间,拍照羊儿吃草。

我站在路边拍照,高速行驶的汽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我望向农场,此刻,天高云淡,早寻不见雨的影子。温暖阳光照耀下的宁静牧场,羊儿,吃草,

落基山,怎么才离开一会儿,我,又开始想念。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雪花Tina
  • summerbluer
发表于 2009-4-15 20:40 显示全部帖子
照片很棒!我看见的不仅是美丽的景色,更多的是景区的干净与整洁。那么大型的野生动物都在人、车间自如穿梭,我们还要提多少年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口号?
一样的高原景区,我们的怎么总是混乱不堪?而人家会经营的这么好?
发表于 2009-4-15 20:47 显示全部帖子
风景美点就算了  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动物{:5_161:}
发表于 2009-4-15 20:47 显示全部帖子
风景美点就算了  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动物{:5_161:}
发表于 2009-4-15 21:05 显示全部帖子
好漂亮啊。
发表于 2009-4-15 21:10 显示全部帖子
好喜欢那些动物啊
发表于 2009-4-15 21:55 显示全部帖子
大自然的美景真是向往啊!
发表于 2009-4-15 22:27 显示全部帖子
好美啊
完全被吸引了···
看着PP 已经陶醉
发表于 2009-4-15 22:38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了好PP就要顶!!!顶顶顶~~~~
发表于 2009-4-15 23:09 显示全部帖子
我的大学同学也去了加拿大这个神奇的地方

丫的这样环境下

多活几十年没问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