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451

主题

海西

彼岸花开未知名—故乡原风景 年宝玉则

查看:44398 | 回复:282
发表于 2014-8-7 23: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1:25 编辑

  

彼岸花开未知名—故乡原风景 年宝玉则



    年宝的花盛开在田野上、盛开在山脊上,它像一根扯也扯不完的线,曲曲绕绕萦绕在那山水间盛开在我心上。时间给予情感珍重的质地,这个夏天三天的时间,带着期许来到了心中数次向往的纯净的海子边。


36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50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1:27 编辑

【假如我是一朵云】

    一行九人坐在西宁直达久治的快客车上,沉重的大包架在了车顶。愉悦的心情,无比轻松。车上小眯一会再醒来时,早已脱离城市的呼吸。车窗外的景色让我这个在外漂泊的游子也倍感兴奋。同行南方的大学同学(非鱼本是来青游玩的结果也一同加入我们)是第一次来到大西北。不禁感叹道:“原来真的有这么蓝的天”以前给她看照片她总认为是经过电脑的处理。蓝天给了大自然最直接的诠释。慵懒的蓝天上不经意的飘过白云。远处连绵的绿色山丘草原上点缀着黑白相间的牛羊。瞬间联想到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情景,时光在她未知的眼睛中一次又一次停留。她多余没说什么。只是拿出手机定格瞬间。我在心中却开始暗自会心窃喜,小小的骄傲充斥着这颗悸动的心。


    我坚信着好事多磨这一说。经过贵德—同德,刹车出现了故障不得已要我们在大武镇下车住宿一晚,司机抱歉的买好了次日的车票。说不上为什么从我下车对大武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是对年宝的期待么?我不得而知。大武镇——果洛藏族自治州的首府,这个看似只有一条主干道的镇在外地人眼里不过就是南方的一个乡。红色基调的临街宽阔整洁。我们入住回民阿娘的旅店每人20块。黄色的灯泡略显昏暗,零星掉了墙皮的墙壁不难看出它的沧桑,户外不讲究多少将就一下吧,只是难为了广州的几个朋友。


    太阳似乎留恋的望着这片淳朴的大地,晚饭后我们溜溜达达转到远处的山坡上,新翻修过的白塔和退却年华活力的经幡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愈加深刻。翻过山坡远处好多藏民的马聚集在一起。我心血来潮想要骑马。便满心欢喜的走了过去。发挥了现学现卖的语言天赋和套近乎的能力,我们五个人轮番感受骑了骑扎小辫的马。


    马儿、小辫、缰绳、束缚、自由——“爱上一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6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6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0:27 编辑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0:32 编辑

【路途】


  “出来就是这样,总有意外。无论好坏都是收获,如果理解不了还是待在家吧”——某人如是说


    某天当你停下脚步,回望来时的路一定很孤独。车子在连绵的山中草原上不断穿行,人都是这样一旦审美疲劳后便失去了旧时的兴趣,一车的人伴着劳顿、臭脚、酥油、念经声和密闭的空气中昏昏欲睡。有人倒是对沿路的公路牌盯得牢牢地,375km216km……可是事情往往没有我们预计的如此顺利,果洛似乎很想让我们停驻在这里。胶皮味弥漫着车厢高客车又坏了……


    我们几个都在感叹人品太差了。一车人匆忙下了车,司机检查说是轮胎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修好。这时突然起了冰雹,豆大的冰雹砸在脸上、砸在帽檐上、砸在大家焦急地心上。远处的小黑憨野狗静静的看着,我跑了过去丢给他一块吃的,它警觉的逃走了,过了会儿它转身眼巴巴的望望我又趁我不注意回来了。保持距离15m左右,我前进它后退,我停它也停。我俯下身子逗它它也不理我,它木呆呆的注视着公路上发生的一切,好像比我还着急的样子。我不禁哈哈的笑了起来。冰雹打在身上生疼,但是我却享受着这一切。我们便在这不知何时为终点的等待中等待,阳光总给人温暖和美好。更何况伴着雨后天晴湛蓝的天空。一车的人坐在路边的草坡上,红色的阿卡,黑色的藏袍,五彩的我们扎堆一起。语言不是唯一的沟通方式,藏族人用他们的语言方式和我们做着奇怪的沟通,彼此却能心领神会。听着他们的故事,心中思绪飞舞感慨万千。当然它只属于我一个人。无尽的等待,我躺在草坡上,双手抱头,轻闭双眼。嘴里叼起一朵无名小野花无比轻松,这大概便是我不远所千里追寻的吧。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绿色的味道,它胜过一切名贵的浮夸香水。






5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0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0:32 编辑

【善良】

    我一直认为善,属于自己内心的安定。善和美像大河一样静水深流,终究涤荡人心。但究竟何为大善何为大恶?这个问题也会始终会困扰着某些人一辈子。具备善良和心存真诚的人,懂得分享担当照顾他人都是令人尊敬的。但这一切都不是善的真相,善永远超乎其上,有着微弱而格外坚定的光芒。车坏在那里已经三个小时了,同行队友小童有点着急了,这个刚入社会没几年的小伙儿,因为工作请假陷入了无尽的矛盾中,时间不够了三天走不出去了。所有人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一百多点公里的路分批搭车走吧!小童带着我和非鱼拦下了一辆藏民的中型货车。大巴车上刚刚和我们一起聊天的阿坝县的英语老师多杰,走过去用藏语交谈了一番。我们跳上大巴车的驾驶室里。我和非鱼曲着腿坐在驾驶室椅子的后面的空隙中,小童和另一个司机三人并排坐在座位上。货车后面还跳上三个高客里的人。盖上塑料大布,不快的车速。一车货8个人上路了。和其他队友说好在在村里等他们。挥手告别这些淳朴的藏民我心中居然会有一丝酸楚,车开了他们在车后面对我们挥手送别。这种细腻的感觉用文字很难直接描绘清楚。也许有人永远都体会不到,善良的真令我动容。


   车在路上悠悠慢而不快开着,心中思念的情绪愈发混乱,依赖成了致命的伤。心中波澜云涌,天懂,水懂。你不懂。路上寺庙、煨桑台、经幡在眼前不停的闪现过。一路同行货车的两个藏民司机和我们寒暄,师徒二人仅靠拉货为生。货车司机的主人是个低保户费光了所有的积蓄买了这辆小货车,家里有个患脑膜炎的孩子。去年坐了次飞机去武汉给孩子看病。“我坐了飞机!”他骄傲的对我们说,这估计是他这辈子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了。他用黑乎乎却苍健的手拿出手机,翻开相册给我们看他小孩的照片,露出一口大白牙脸上挂着幸福知足的笑容。用着蹩脚的汉语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大城市好,我一定要努力把我的孩子送出去。我再苦再累怕没有,孩子是我的希望”简单直接明了,这是一个牧区爸爸先进的思想。普天下爸爸共同美好的希冀。


    经过斑马的岔道,摇摇晃晃的路过了白玉乡,天空开始下起稀稀拉拉的小雨,我们到了我们的目的地——白玉乡隆格村。历经两天终于到了。临下车前我们给了货车藏民100块钱算是心意。过了会儿雨停了,我们挥手告别盖着彩条塑料布的货车,它在彩虹的一个拐弯处消失不见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0:35 编辑

【感动】

   终会有一天,有人会用实际来撼动你的心。我们三个立足村口,村口有两个带着口罩穿着藏袍的妇女望着我们,我上前主动跟他们说话,她们就是笑。冲我挥挥手,我明白,她们都不懂汉语。我拐着藏民说汉语的倒装句腔调问她们“村子里汉语懂的人有没有?”小童和非鱼在一边笑,妇女看到她们在笑也跟着笑出来。冲我摇摇手。“好郁闷啊!来个会说汉话的吧!”刚说罢,远处一个阿卡骑着摩托车从村里出来。停车下车,憨笑的看着我们。喇嘛应该会说汉语吧,我心想。我赶忙跑了过去唧唧丫丫的说了半天,反复重复。下文措在哪里?他先是一愣表示不知道。完了又是一个汉语不会说的。。。。我站在村门口比划着支支吾吾的说了好久,人也越来越多把我们包在中间。怎么办呢?下文措,下文措。怎么就听不懂,只能干着急。小童的GPS显示就在附近。手机!百度!灵光乍现。我拿出手机搜了半天终于在一篇帖子上看到了徒步入口的照片,仿佛看到了希望。我在人群中高高举起了手机,拿给他们看。藏民全部探出脑袋,56岁的小阿卡也在里面仔细看着,“噢!~~~~”他们转过身来指着远处的一座山说,“那里,那里!!”太棒了!找车拉我们进去成了主要问题。时间已经快9点了太阳的光辉越来越少了。后面的队伍还没来,估计是等不到了。寒意说来就来了,路边换上羽绒服带上保暖的帽子。终于来了个会说汉语的藏民,他给我们说刚刚下了雨那条路非常烂,让我们去他家住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他用他的小富康拉我们进去。赶时间,我们谢绝了。他看我们态度坚定说“好,我去找!” 他让我上车,拉我进村找拖拉机。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勇气,我就上车了。小童、非鱼在村口等我消息。他一脚油门踩下去,小富康呜~一声就上了坑坑洼洼的坡。停在一家人家的门口。他bibi的按着喇叭,从里面出来一个30多岁的男人,他俩用藏语说完,富康的司机转过来对我说“不行他不走。他的拖拉机上没有灯,太阳马上落山了,他进去以后就出不来了”沮丧的拉着我返回了村口。


    村口人也越来越多,星星点点的灯光散落在这个温暖的村子里。无奈中时操着浓重四川口音的两个人进入了我们的视线。他看我们是从城市来的很开心,问我们从哪来。我又发挥了语言的天赋,开始拐着调调说四川话,他俩一听是老乡别提有多高兴了。问我们要该干什么,我说我们是西宁来的,想找拖拉机进那里。他一听说“好!谁叫我们是半个老乡,我有拖拉机,今天我送你们进去,等我五分钟”他跑进村子里过了一会大家都听见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拖拉机来了,它瞪着一只大黄牛眼,马力十足的朝人群开来。人群里爆发了一阵欢呼声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这十个字就是最好的诠释。人生四大喜事的两件,临表涕零。藏民问我们水有没有,冷不冷?说着接过我们手中的两个保温杯拿去灌了滚滚的热水交给我们。在众人的期待的眼神中历经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出发了。四川勤劳的男人拉响了拖拉机,拉沙子水泥的车脏,怕弄脏了我们的衣服。他不知从哪家拿来了一条长条小板凳,和一个塑料小凳子给我们坐,。轰隆隆~~~整个村子都回荡着呼啸的声音。又是纯粹的挥手离别,远远的目送。这次不光感动我,也感动了我的小伙伴。眼泪在我眼中打转,久久不能平静。7公里的路,刚下完雨泥泞不堪。抬头望着天空,繁星银河布满整个天际。仰望它们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容不下别人。如果可以我宁愿融化在它们中间,当然我也相信死后人会变成一颗星。对于星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比起星光让我更加欢喜的也许是衬托在后面的暗蓝它充满了孤独的负罪。我们在距离藏民帐篷两公里外的地方停下车,师傅告诉我们现在已经10点多了不能再往里走了,藏民的狗晚上都是解开绳子的,怕再靠近狗会来咬我们,果然远处各种狗叫声已经传来。感激的要下了师傅的电话心想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一定要宣传一下(四川师傅在隆格村附近打算开个小饭馆,下次大家再去年宝反穿的时候,可以考虑坐他的拖拉机。在此公布好心四川师傅的电话:18297255879  西宁到久治快客车赵师傅电话:136397118888)告别了轰隆隆我们在路边扎营明早一早出发。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7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0:39 编辑

【惊恐】


    每一个喜欢夜的人,也许心中都藏着一个沉重的故事。狗在远处一直没有停止叫声,非鱼一遍又一遍的担心狗会不会来。迷迷糊糊我们三个都睡着了。我心里也怕狗,尤其是牧区的藏狗。带着不安睡着了。突然我意识到狗叫由远及近了,睁着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判别着狗的数量及方向。不一会狗就在我们帐篷外面又跑又叫。真的来了!!貌似有2只的样子,它先围着我们的帐篷来回嗅了嗅。我轻声唤着睡旁边的非鱼。让她不要出声。她也没理我,过一会稀里哗啦舌头舔帐篷外锅碗的声音响起,我把手放在枕头旁边的刀上,真的是苦笑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狗舔完了走了。我的一颗心才落地。又睡着了。凌晨三点左右,狗又来了!这次狗叫声很杂,我判断只少有4只,我开始发抖,叫非鱼别说话,她一动不动点点头,我把dao握在手上静静的听着。他们又开始舔锅舔碗了,围着我们的帐篷边跑边叫。当时的氛围真的一点都不好笑。折腾了20多分钟又走了。我开始喊小童,他骂了几句让我们别担心。又睡着了。我已睡意全无,可是第二天一早要赶路就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惊魂未定,五点左右狗再一次来了!!!心里大呼倒霉啊!这次小童看狗数量也不少,就假装的咳了咳嗽,用头灯闪了几下,狗狂叫几声,跑走了。 大清早小童第一个出帐篷,发现锅碗都不见了,找寻了一圈才发现,我的锅在远处那,他的在另一个地方,碗和筷子和洗了的一样,异常干净。真是无语郁闷,洗洗涮涮继续用它们做了早饭。在此提醒各位一定把锅碗飘蓬拿进门厅里。小心野生动物啊!我们被雾气笼罩着,阳光穿不透,眼睛穿不透,人心也穿不透。9点正式拔营开始了三天的穿越。

         







               










5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8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0:40 编辑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9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1:26 编辑



[media=x,500,375][/media]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0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8-7 23:2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Deary茹 于 2014-8-8 10:42 编辑

【待到山花烂漫时】


也许雨打浮萍将人们四散天涯,但彼年花开时,愿你我早已各自怀揣梦想看繁华。人世间的繁花,你最偏爱那一朵?




5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