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57

主题

包头

淡淡的忧伤----包头到呼伦贝尔骑行记

查看:20554 | 回复:40
发表于 2014-8-29 16: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翔鹰 于 2014-8-29 16:51 编辑

_IGP2082a.jpg



_IGP2132.jpg



_IGP2087.jpg


      轻松的下午,在总共骑了90公里后,于18:00到达了四子王旗北面的查干补力格嘎查。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庄,东西长不到一公里,却有清代文物建筑:王爷府和王爷家庙。1905年,第十三代王爷勒旺诺尔布在这里建设了府邸和家庙,此后共有三代王爷在这里统治着四子王旗封地。据看守王爷府的老人说,因为自然破落和后来的人为破坏,现在的王爷府面积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了。
       在这里还碰到了一辆“蒙B”牌照的车,老乡见面分外亲,想招呼我们回旗里喝酒。行程不允许,只能婉拒了。


发表于 2014-8-29 16:25 显示全部帖子
满洲狼 发表于 2014-8-29 15:34
支持欣赏

     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4-8-29 16:35 显示全部帖子
_IGP2095.jpg


        站在庙前,遥想着百年风雨。曾经雕梁画栋名扬四方的王爷府,如今寂寞破败,隐身在小村庄中。什么荣华富贵,都成了过眼云烟。

_IGP2136.jpg



          今晚决定就住在这里的小旅店。这是一个人口稀少无比宁静的小村,彷佛远离人间一样,没有任何喧嚣和浮华。  走在这里的街道上,看着夕阳、炊烟,忽然有了回家的感觉。40年前,我也住在这样的平房里,和衣衫褴褛的父母度过贫穷但宁静知足的岁月......

IMG_20140806_190329.jpg


          来到一户人家,请热情的大姐给做点饭。金光透过晚霞照着院子里的小猫、羊羔......宁静温馨,连时间都彷佛停止了

发表于 2014-8-29 16:4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翔鹰 于 2014-8-29 16:49 编辑

IMG_20140806_191505.jpg



        想起老妈的嘱咐:立秋一定要贴秋膘!问了问大姐只能做汆羊肉,于是请做一碗。谁知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羊肉!大姐说:我们四子王旗的羊肉,好吃!况且这是我自己养的羊!
       吃着美味无比的羊肉,喝着啤酒,和大姐唠起了嗑。
       原来这里的老百姓也正在发愁中。开发四子王旗草原的某家公司和政府联合,要将这里的居民全部迁走,建设一个所谓亚洲最大的赛马场。大姐发愁的说:“我们几辈人住在这里,生计都在这里,现在只给很少一点补偿让我们迁走,迁的地方还是蒙族牧民的生活区域,汉人很难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以后可怎么过啊!”
       我和大海面面相觑。亚洲第一的赛马场,什么时候中国大陆人有钱玩赛马了?建在草原深处的四子王旗,还没有妥善安置当地老百姓,不知道这是经济发展的象征,还是穷奢极欲的扩张。

_IGP2124.jpg

      夜晚,躺在窗边,夜静得只能听到羊羔的轻咩和看门犬的偶尔报警吠叫。此刻的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我的破工作岗位,忘记了令人作呕的政治活动形式主义,忘记了城市的喧嚣,思维和感觉都融入了这个宁静无比的小村。这种感觉只有小时候躺在摇篮里,或是那些不上学不上班的日子、在姥姥家火炕上睡懒觉、在大雨中的窗边看书时有过。睡不着,拎起照相机,出去拍摄那壮丽无比的星空。银河横过整个天际,澄澈的天空里星光璀璨。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心跳。
     我知道,这个小村庄将来肯定会出现在我梦里。



发表于 2014-8-29 17: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翔鹰 于 2014-8-29 17:22 编辑

IMG_20140807_062857.jpg


IMG_20140807_101508.jpg

       8月7日的清晨6:30,我们离开了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嘎查,出发向着苏尼特右旗(西苏)前进。路的两侧就是葛根塔拉草原。可是我们看到的,只有稀疏的牧草和荒凉的地平线。不知道是干旱还是人为原因,这里没有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草原景象,倒像西部的戈壁滩。


_IGP2143.jpg

         路过葛根塔拉景区,想起了当地人的话,这里实在是太贵了,来的人也少了。是啊,除了以前的公款接待和企业招待,现在经济低迷银根紧缩,官员大款的奢侈也收敛了很多。现在来的人大多是来感受草原风光和民俗的。这些大兴土木,投入巨资兴建人为景观,大幅提高营业成本的昂贵消费场所为什么不能转变思路呢。就像呼伦贝尔草原一样,简单、原始,一切保持原汁原味,价格不要那么太高,也许来的游人会更多。葛根塔拉的亚洲第一赛马场,我可以呵呵吗?

发表于 2014-8-29 17:5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翔鹰 于 2014-9-1 23:20 编辑

_IGP2148a.jpg



       看到干旱的草场,也许最伤心的不是牧人,而是生活在这里的食草动物们。慵懒的骆驼在朝阳里打着瞌睡,在栏杆后看着我们这两个奇怪的人。
       中午,接近巴音希勒的时候,噩梦开始了。
       右腿膝盖外侧越来越疼,逐渐疼到钻心。我知道为什么。过长的车子中轴、没有摩擦力的脚踏、天生略微X形的腿、过重的驼包、不合适的车座高度、固阳到武川那140多公里顶风上坡时的拼命......这些因素的恶果此时发作了。
        14年前,我骑着100元的破车,车座很低,驼着金属单反和军用棉被,在甘肃宁夏山区的陡坡上疯狂赶路,腿丝毫没疼过,也从没有研究过这些专业的知识,只是凭着简单不屈的心奋力前进。
        可是现在,我忘记告诉自己:你小子40岁了。
        年龄不饶人啊,轻视这些因素的恶果,就是身体开始出问题。
        我忍着剧痛,冒着豆大的汗珠,不服输地骑着,任凭右腿膝盖骨的边缘锯割着副韧带和神经。此后的几天的痛苦焦虑,是我历次旅行从未尝到过的。
        在巴音希勒路边一家小饭馆(路左手北面第一家,强烈推荐),店主的北京媳妇给做了美味的饭菜。邻桌一位热情的牧人邀请去他家的蒙古包吃饭住宿,婉拒了。我和大海在平时和旅行中都恪守一个做人原则:尊重所有人。所以我忍着腿的剧痛和大海站起来和牧人握手,表达了谢意。店主夫妇非常热心,饭后安排我们去他们的客房午休,不收钱。
       下午,忍着剧痛骑到距离西苏30公里的时候,又一件意外事件发生了。
IMG_20140807_145510.jpg


IMG_20140807_145500.jpg


         两块牌子和铁丝网拦住了道路。虽然我是个铁杆的解放军迷,但是对这个牌子很窝火:军事训练非得阻断民用道路啊?那么多草原小路不用非得阻断这条去西苏的主要道路啊?
        我和大海琢磨着要不要越过铁丝网继续前进,忽然想到在军事管理区里被炸弹或流弹给咔嚓了,死了也白死,所以不能干傻事。只好调头往回骑去岔路口。这样,得多走至少70公里的路。汽车好说,可我们是自行车,况且,还有一个右腿残疾的老汉.....        
        腿越来越疼,疼到稍微打弯就钻心挖肝。一条腿也没法骑,因为左脚能蹬但不能提啊。我喘着粗气,哼哼着坚持到路口。大海看到我的样子才知道出状况了,说咱们搭车吧。我同意,因为那疼痛已经无法忍受。
       可是此时我们出了分歧。大海坚持为我拦车送我去西苏,他自己继续骑。我严重不同意。因为带有危险性质的长途旅行两人做什么事都不该分开。我坐车,他骑车,这种事我绝对不能同意。
       两个倔强的人陷入了僵局。于是我做出了让步:既然你要骑到西苏,好的,我也骑过去。说完转身骑上车,在难以忍受的剧痛中顽强赶路。
       上半身伏在车把上,右腿向外撇着,汗珠像洗桑拿一样流淌,喘气好比风箱......我就那样咬牙坚持,骑了20公里,距离西苏还有50公里了。在包头,50公里就是从前口子到固阳的距离。那是很多自行车爱好者一天的训练里程,而在长途旅行中,那不过是“今天剩下不多的路程”。在长途旅行中,对话常常是这样的“再走20公里停下吃饭吧。”
       可是现在,这50公里......那是老虎凳啊!
       从反光镜中看到,大海一直低头沉默着,思考着。
       中途休息的时候,大海招手拦了一辆车,这是一辆拉羊的小客货车,司机师傅听了情况,二话不说要送我们去西苏,分文不收。大海不再坚持,和我一起把车子扛到车里,坐上了车斗。车向着西苏开去,风吹着,我释然了。我知道,这50公里坚持下来,对于我来说能做到,今天几十公里的咬牙坚持证明40岁的老汉还不怂。但是膝盖也许就此落下终身损伤,以后会告别骑行和户外活动了。此时搭车,是一种对今后的负责。








1人点评 收起
  • 哆啦A梦糖 上个月从北京骑青岛,第一天快结束时也是右腿膝盖外侧巨疼,之后的几天也是骑车带搭车,生怕把自己骑残了,以后不能再骑车。 2016-6-17 15:44
发表于 2014-8-29 18:0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翔鹰 于 2014-8-29 18:12 编辑

IMG_20140807_173114.jpg



        晚上18:15,终于到达苏尼特右旗政府所在地赛罕塔拉镇。这里发现内蒙特有的一个现象,地图与实际标注的地名是不一样的。地图标注的旗县名位置,实际是其政府所在地的镇子。例如地图上标着“达茂旗”,其实那里实际是"百灵庙镇"。而路上的指示牌不会标“达茂旗”的指向与距离,只会标如何去“百灵庙”。于是,不懂当地地理地名的外地人只看地图或导航就会迷路。此刻我想起,在朱日和训练基地外的岔路口有个牌子标着“赛罕塔拉镇”的方向,而我们还看着导航仪奔向“苏尼特右旗”,怨谁呢?只能怨内蒙地名的特殊,和制作路牌者的不负责:你多标一个括号地名很费劲吗?
       今天一共骑了140公里,其中至少三分之二是在钻心的剧痛中咬牙坚持下来的。老男人很自豪-----不怂啊!      
        但是,明天呢?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中......

发表于 2014-9-1 22:5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翔鹰 于 2014-9-1 23:12 编辑



          进了西苏镇,拖着伤腿开始找诊所。按摩的师傅下班了...蒙医大夫下班了...医院下班了......终于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中医诊所。老大夫诊断说:这是累着了,肌肉抽搐了,按摩开了就好了。于是,一通针灸按摩拔罐,腿疼居然减轻了很多!
        我又来到药店买了云南白药。晚上,大海沉沉睡去,我独自按摩着腿,喷上云南白药,直按摩到深夜,期盼着明天腿不要疼......

IMG_20140808_135150.jpg



IMG_20140808_124939.jpg


      8月8日的清晨,来到中医诊所再次按摩针灸,腿疼更加减弱了,我的侥幸心理油然而生:也许,腿就这样被传统医学治愈了......
      7:00出发,踏上了去往苏尼特左旗(东苏)的道路。路况很好,笔直没有坡度,风力也很小,空气湿润.....可是骑了两小时后,腿又开始疼了......
       噩梦啊!本来愉快的旅行,变成了与剧痛的对抗。更难忍的是焦虑。如果腿疼不能控制,如果旅行再次中断 ......我走着,时不时停下来喷云南白药。重度损伤才用的红罐喷了,没用...白罐喷了,没用 ......煎熬、焦虑、咬牙忍耐......中午路过一个道班,热情的道班工人招呼我们吃狗肉,婉拒了,因为我们要赶路。路过下一个道班,在廊下躲雨,铺防潮垫睡了一个香甜的午觉....依旧腿疼。
        最难受的不只是身体的剧痛,还有看着满目疮痍的苏尼特原野的惋惜感。因为政府不科学的规划、盲目开发、过度放牧、干旱少雨,这一带已经几乎成了戈壁滩,不是草场上偶尔有沙漠,而是沙漠上偶尔有几颗草。大海看着沙黄色的原野感叹道:“其实草原和沙漠的地形区别不大,只是有没有草的问题。”
        我们看着绵延的戈壁滩,第一次对梦想的草原有了怀疑,也更加反感没有科学规划的盲目开发。先有大炼钢铁毁林造田过度放牧亩产万斤......现在有过度开发旅游区和亚洲第一大的xxxx。
        那晚,天色逐渐黑暗。我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中喘着粗气,忍着剧痛赶路。四周是一片死寂,伸手不见五指。头灯只能照亮几米的距离。而东苏旗的城市灯火一点都没有踪迹。
        我在一个彷佛没有尽头的上坡上挣扎着,和孤寂、凄凉、疼痛对抗着。往常这是回家的时间,灯火和炊烟、家人的温暖、拖鞋和热饭......此时只有荒滩、黑暗、凄冷、腿疼......看码表只有10公里,可是打开GPS,居然还有20公里!这一路早就发现,GPS测量的距离永远比地图标注的远!
       就那样艰难地爬着坡。大海如豆的手电光在后面若隐若现。他怕我出状况,始终走在后面。可是他的高度近视眼使他这样很危险。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在他的视野里,一只手电不比萤火虫亮多少......
       就那样爬着,就在忍无可忍的时候,终于爬到了坡顶,突然,东苏旗的灯光就在脚下灿烂了。原来,那看似无尽的上坡挡住了一切,而坡顶就是光明的起点。
       那一刻我有所感悟。也许我们在生活里爬的各种看似黑暗无尽的大坡,只要你坚持到坡顶,光明也就随之而来了!
        进了镇子,忽然钻心的疼痛无比凶猛的袭来,我从车子上掉了下来,弯腰站在马路的正中间。过来的车辆急刹绕道,可是我连躲开的力气都没有了。那疼痛就像腿已经断了,稍微动一下就抓心挠肝.....
       今天,剧痛中的167公里。老男人啊,你还是不怂!


3人点评 收起
  • Mr.Dude 40不算老啊,本人正向60奔,羡慕ing!希望60前也来他一次呼和浩特-呼伦贝尔骑行。两年前的帖子了,但写的感情真挚、鼓舞人心,忍不住赞一个 2016-8-31 13:38
  • 傲翔鹰 回复 Mr.Dude 刚看到回复,向前辈致敬!您实现这个计划了吗? 2018-6-29 11:30
  • 达旗博众、李 老男人啊 够坚强 2014-9-5 11:10
  • 山上石 文笔不错,期待接下来的行程。对于草原的状态,老男人想多了,草原的变化因素很多种,何况荒漠草原也是草原的一大类型。 2014-9-4 14:41
发表于 2014-9-4 14:41 显示全部帖子
傲翔鹰 发表于 2014-9-1 22:56
进了西苏镇,拖着伤腿开始找诊所。按摩的师傅下班了...蒙医大夫下班了...医院下班了......终 ...

文笔不错,期待接下来的行程。对于草原的状态,老男人想多了,草原的变化因素很多种,何况荒漠草原也是草原的一大类型。
1人点评 收起
  • 傲翔鹰 是啊。看着痛心。所以我兄弟说,没有草的草原就是沙漠。我说最好发明一种播撒就成活的超级种子,把沙漠变成有草的草原。 2014-9-5 11:04
发表于 2014-9-5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山上石 发表于 2014-9-4 14:41
文笔不错,期待接下来的行程。对于草原的状态,老男人想多了,草原的变化因素很多种,何况荒漠草原也是草 ...

      是啊。看着痛心。所以我兄弟说,没有草的草原就是沙漠。我说最好发明一种播撒就成活的超级种子,把沙漠变成有草的草原。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