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6337

主题

广元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复制链接] 查看:4952 | 回复:44
发表于 2014-10-29 21:16 1 只看该作者 | 倒序浏览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30 16:58 编辑

媚驴游记23

C计划

——来自38*4的报告


“那里乱石丛生,地势险峻,天气决定一切……”在9号会所昏黄的灯光下,媚儿柔声简述。  

“都上过5600米了,我不信它比三峰还难!”雷老爷雷霆万钧。

那里,是一个无名高地;那里,是**最高峰;那里,是众多驴友一而再、再而三“去了却上不去的地方”。

这里,七人一心,誓逐“山高人为峰”的登山梦想。

牛歌已经第四次向这座山发起冲锋,唯一成功的一次是2004年6月18日那次,牛歌想念着他们在山顶留下的贴有他们名字的铜牌,想念铜牌上他们镌刻的那三个字——摘*台,他细细地整理10年前登顶成功的经验,总结10年来众多驴友数次登顶失败的原因,向全体队员公布2014年38*4行动计划:

A计划:3日扎营LT岭,4日一早登顶,晚间撤回MW;
B计划:4日一早若遇雨雾天气,全体队员LT岭待命,下午天气晴朗时冲顶,晚间返回LT岭营地;
C计划:A、B计划失败,延至5日一早登顶,晚间撤回MW;
D计划:天气一直不好,水尽粮绝,全体队员5日直接撤出SQ河。

38*4,我们来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0-29 21:24 2 只看该作者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发表于 2014-10-29 21:26 3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30 16:28 编辑

1出发,到老潘家时,才知道老向导老潘忙于接待游客,不能再为我们作向导,与我们同行的护林员李XJ从未到过38*4,仅仅在七八年前去过一次LT岭,那么,这次行程,所有的路得靠我们自己去辨别。

眼前是队友们带来的满桌美味卤菜,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山里那些石头、流水、树木、草坡、蚂蟥,甚至扑愣愣飞出的大鸟——五月份看到的那一窝鸟蛋,早也有一双坚强的翅膀,可以飞上天空了吧?如果我们坚持一直驻守LT岭,难道就没有一个好天气,成全我们的美梦?
思绪飘飞,夜不成寐。

说好第二天7点钟之前进山,6点钟便收拾好帐篷出发,伴我们进山的小李准时到老潘家来接我们。小李穿一件护林员的白衬衣,外套丛林数码迷彩服,脚上是一双深蓝色的厚布袜子,背着背包,拖一口长把子的柴刀,小小的个子,显得特别精瘦。一看我们的队伍,小李露出不屑的神色:“你们这伙人像爬山的?”估计是因为他看到队伍里女多男少,而且没有一个是“女汉子”形象才心生疑窦,个子最小、体重最轻的醋溜溜“横刀立马”——其实是横拿登山杖,立背登山包,果断回应:“如果我们上不去,就没有广元人能上去!”

一切办妥,背上行装进山时,已经9点半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0-29 21:29 4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29 21:30 编辑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发表于 2014-10-29 21:31 5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29 21:32 编辑

进山需要15次趟水,14次过木头搭建的临时便桥。河水相比五月份,上涨了不少,大家只得脱了鞋下水过河,那水,浸到我的大腿,裤子几乎全湿,刺骨的凉。

“扬歌,5月份你不是来过了吗?怎么又来了!”第二处过水时,我们仿佛听到了蚂蟥生气的咆哮。蚂蟥是我们面临的挑战者之一,出发之前,大家做了很多防蚂蟥的功课,护腿长袜、雪套、绑扎带、食盐、风油精等防护武器齐全,用高帮鞋和雪套武装严实的扬歌仍然被蚂蟥攻击,蚂蟥不但伸着尖尖的脑袋在他的鞋子上爬来爬去,还狠狠地咬他的腿肚子。

蚂蟥还相中了最漂亮的女队员一米,三只蚂蟥狠狠地叮住她的脚后跟不松口,用了食盐好不容易才把这些吸血鬼打退,血却从一米的脚后跟不断流出来,创可贴根本不管用,连袜子也没法穿,扬歌带伤帮一米消毒,用烟灰暂时敷住伤口,但是没有用,血仍然不断往外冒,湿了创可贴,湿了纸巾,又湿了裤腿。

一路上,扬歌和一米不断被蚂蟥攻击,被醋溜溜敕封为“蟥帝”和“蟥后”。

“好色”的蚂蟥只攻击队伍里最靓和最帅的队员,对其余队员束手无策,两条扑上来的蚂蟥直接从我敞开的鞋口里落下去,不但没吸到一滴血,还在我脚下变成一团肉泥。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0-29 21:34 6 只看该作者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发表于 2014-10-29 21:35 7 只看该作者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发表于 2014-10-29 21:37 8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30 16:29 编辑

路上多处过水,跃石过水是我们常采用的方式。有时水太深,我们得搬了石头或者枯木来铺路,这时,小李便显出与大家的不同,别看他个子小,搬起大石头往水中一丢,那石头便稳稳当当落得恰到好处。小李飞跃而过,又会放下背包回头帮大家把背包背过去,再来牵了大家的手扶过河去。

尽管小心翼翼,仍然不免有人落水,一处较宽水面,小李站在石头上拉大家过河,夏花已经都站到石头上了,脚下一滑,连自己带小李一同跌入深水区,告别“走干路”的感觉。

我看准对面一个冒出水面的石头飞跃过去,哪知浸过水的石头完全不可信赖,那漂亮的石头比泥鳅还滑,脚下没踩住,左脚滑入水中,赶紧将右脚翘起,身子一歪,一屁股歪在另一个石头上,右鞋保住了,左鞋却未能幸免,我心爱的Asolo,第一次成了装水的容器。


男队员们牛高马大,过水自然容易些,他们大都对鞋面上那点水毫不在乎,但是,只有“水姐”还不够,必须有“水哥”。


领队牛歌对此当仁不让。


一处深水区,大家一筹莫展,小李只得去山上寻找一段较长的枯木来搭桥。牛歌先脱了鞋,预备英雄取义,带头涉水。牛歌背着包走至深水中,背包、裤子和手上的鞋不能兼顾,进退不得,他看准对面一大片干爽的鹅卵石,将鞋扔了过去,那鞋,顽皮鬼似的,好好地落在一大片干地上,偏偏翻了几个滚儿,扑入仅有的一处水洼,咕噜咕噜把水灌了满鞋。




发表于 2014-10-29 21:39 9 只看该作者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发表于 2014-10-29 21:41 10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30 16:31 编辑

来到MW,时间尚早,牛歌开始摄像。面对摄像机,我自信满满地说:“这座MW,大家叫它‘伤心宾馆’,我们一定要把它变成‘凯旋宾馆’!”我找出来一块木炭,因怯于写字,委托扬歌代笔,在正面窗户上为MW更名。

离开MW上山,意味着进入真正的无人区,在河谷最后一次补足水,山上再无任何补给,一切吃穿住用,均靠背负上山。离开河谷,迷雾仿佛一直跟着我们上山似的一路相随,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脚下悬崖深处的艰险,即便是蜀道户外那面招展的红旗,也化不开雾霭沉沉,剩下的,只有沉重的背包和冷雾里细微的汗水。

到达LT岭,已经下午三点钟了,大家动手搭帐篷、添加衣服,雾中的乔木不断有水珠落下,牛歌撕开一个防水袋铺在树下,打算接一些水珠作饮用水,有山里生活经验的小李立即砍柴生火,他说,这山上没火是呆不住的。

我在帐篷里换了衣服还没来得及出帐篷,便听到呼啦一阵风声,接着便有东西打在帐篷上,撒豆子似的。听到有人喊:“下冰雹了!”正在插地钉的扬歌立即进入帐篷,等到一米进来时,她身上已经全湿了,冲锋衣的水珠落下来,打湿了睡袋。

闪电撕裂云层,雷声震耳欲聋,大个子扬歌担心32*0米的营地是否选高了,我们缩在帐篷里用每个队员的名字祈祷——牛歌黄宇,雷子吴志勇,你们把“雷雨”带来了,冰雹也下(夏花)了,雨也淋(陈林)了,赶快把雨整“黄(黄宇)”,把雷变“无(吴志勇)”吧;雷雨之后,应该阳(扬歌)光明媚(媚儿)了,让太阳快升起来吧;醋溜溜,你可别让登山的路变成“滑溜溜”……那雷声渐响渐远,雹子打在帐篷上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稀疏,轻轻把帐篷拉开一条缝,帐篷周围、草地上、地席上全是雪白的冰雹,大家一阵欢呼——我们有水喝了!

牛歌已经用水袋收集了很多冰雹,套锅里也装满了,米饭一样白花花的。

雪中送炭,囤积的冰雹成为我们的水源保障,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最宝贵最实用的见面礼,如果是一场暴雨,我们将什么也得不到。

雷雨冰雹过后,天边亮了,现出一抹蔚蓝,每个人脸上都显出期待的神色,那自然是期待明天的好天气。

睡到下半夜,又听见帐篷外响起来疾风骤雨,睡意全无,听着那风声雨声,心内怅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