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6340

主题

广元

C计划——来自38*4的报告

查看:4960 | 回复:44
发表于 2014-10-29 22: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29 22:04 编辑

P121085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108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1088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0-29 22:05 显示全部帖子
MW、LT代表啥?请明示啊。不方便的话,可以PM短消息

来自iPhone客户端
发表于 2014-10-29 22:09 显示全部帖子
P121088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1090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0-29 22:12 显示全部帖子
P121093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1094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109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0-29 22:1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30 17:03 编辑

牛歌登顶的第一件事,是去寻找10年前放在山顶的铜牌。那面铜牌静静地斜倚在深深的石缝里,集雪埋住一多半的面积,铜牌已经变得灰黑,“摘*台”3个字却是耀眼地鲜红。它那么安静地靠在那里,执着地等待,与它相伴的木质航标塔,经不住岁月的苍桑,不知何时已经倒塌,变为一堆朽木。

小李跳入石缝,拣起铜牌,当年登顶者的名字牌依然端端正正地贴在铜牌上,邱忠、吴晓涛、罗晖、黄宇、刘正萍、尹显平等名字清晰可鉴,牛歌说,当年一起成功登顶的还有一位队员,为何他的名牌不在铜牌上,无从知晓。

这块沉睡10年的铜牌在阳光下重新焕发生机,成为大家争相与之合影的明星。牛歌穿着10年前登顶的短袖T恤在同一高点摆Poss;醋溜溜激动得泪水涟涟,话不成句;扬歌张开双臂大声呐喊;雷老爷把他的两个苹果划成八瓣,给所有的人分享;被雷老爷拖曳上来的夏花和一米也忘却了登山的辛苦,在这片石山上绽开最美的微笑;我双手捧住唯一的苹果,虔诚地感谢神灵的厚爱,然后高高抛向空中,苹果在蓝天下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到山神召唤它的地方

牛歌带来一面旗帜,大家在旗帜上签名留念,摄像机、照相机都在不断忙碌,为每个人都留下这个珍贵的瞬间。当我放下相机签名时,我也渴望有一张自己的照片留存下来,面对远处逐渐升腾的云雾,领队禁止拍照,要求大家尽快下撤。泪水一下子充盈眼眶,我能背着我全部的装备上山,不给队友找麻烦,还能尽力背负公共饮水,过水时搬起一个个大石头为大家铺路,随时将相机握在手中,为队友尽可能多地留下照片,既然给我签名的时间,同期拍照何妨?我的相机里,为何容不下我的一张照片?难道手握相机的媚儿,真的就像一个战地记者,大家忘了她也是一个战士?

大家都来安慰我,照片里当然也不会少了我,心情,却是一片雨后的湿润。







发表于 2014-10-29 22:18 显示全部帖子
P12109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109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1098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0-29 22: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30 16:47 编辑

下撤时,雾升起来了,摘*台隐入雾中,再次成为迷失于雾中的城堡。我们庆幸登顶成功,即使在迷雾中经过洪*流,心情也一片怡然,即使没有向导,这“路”,我也是断断不会再忘了。

也许是明知扭不过这群执着的人,那雾成为山神变戏法的最好道具,它一时爬上山脊,旋绕在我们身边;一时宛若轻纱,将山脉变得若隐若现。接近LT岭时,浓雾聚集头顶的天空,遮天蔽日,仿佛剧场的灯全灭了,全场变得沉寂,仅有的一束阳光,聚光灯似的投射在西边的山凹里,把那里变成了精彩的舞台,群山舞起连绵的蓝色绸带,舞起无声的华丽,我,梦境般如痴如醉,却真真实实地愤恨我的相机,它拍下的照片为何不够清晰?它为何不能把这段美景全部带走?对我来说,一部单反相机是否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我们没法在LT岭留恋地张望,不管是因为疲备,还是因为美景,我们都没法停下来,食物和水的缺乏,迫使我们必须立刻下山。




发表于 2014-10-29 22:25 显示全部帖子
P12201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201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2009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0-29 22:27 显示全部帖子
P12201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201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2201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0-29 22:2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川媚儿 于 2014-10-30 16:49 编辑

夕阳西下,天边留下最后一抹亮色,半数队员已经十分疲惫,摸黑下山会比迷雾中行走更加艰难。从山上下望,那一片密密层层的箭竹林,那一坡迂回曲折的山地,还有河谷复杂湿滑的地形,都是黑夜里的层层障碍,更别说密林深处猛然窜出的野兽,和辨不清方向可能导致的绝境。但我们必须得下撤。越是焦急,疲惫的队员越是行走艰难,许多队员已经是在草丛中顺坡往下梭了。

下一段坡,小李又会向山下张望,长期在山里生活的他,对方向的敏感是我们所不能及的,队友们相信而且只能相信他的判断,跟着他往山下撤。太阳的余辉全部散去,队友们开始使用头灯,但小李坚持不用灯,他说,那只能照见脚跟前的灯光会耽误了他对方向的辨别。

我也没有灯,靠着月光的指引下山。经过一个巨大的野猪窝时,我生怕它们一窝子躲在箭竹林里窥视这群夜行者,伺机窜出来叼走我们其中的一个,心情因为这份担忧变得有些紧张和敏感。

幸好有明月,不仅照亮下山的路,赶走了我对黑夜的惶恐,还带来丝丝浪漫的情愫。我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见到过如此明澈的月光了啊,它那么洁净地悬在夜空,黑夜变得不再黑暗,夜空呈现一种说不出的辽远和深邃。我也从未发现夜空里云朵的美丽,那云,在夜空里也是白色的,很干净,很轻盈。从月亮下面快速飘过时,云朵变得薄而透明,被月光渡上了柔柔的桔色,“云在青山月在天”,原来,夜是这么宁静,这么美。

绕过箭竹林,从松软的泥坡上连滚带爬地下到一条又黑又深的山沟,再到坡地上时,已经有许多乔木了,但是月光,依然为我们照明,一路走走停停,眼光总是舍不得离开月亮,都说月光如洗,那也是需要**河那清澈的水才能洗得出来的月色啊!

月光伴我们一直走到河谷,队友们实在不敢再拖着满身疲惫穿越河谷地带,只得就地扎营。

这一天,我只吃了两根士力架,喝了大半杯水,从早上7点一刻一直走到晚上9点半,14小时多的行程没有让我感觉饥饿和疲惫,相反,那山,那石,那雾,那朝霞,那夕照,那月色,让我亢奋到无法入眠,直到用手机看完三毛的半本《背影》,在帐篷里半梦半醒地守到天亮。

阳光里,我们回到MW。这一次,我们真的把这座“伤心宾馆”,变成了“凯旋宾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