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299

主题

4

今日

其它山峰

2014年登顶“魔鬼峰”道拉吉里(8167米)纪实---用我的温柔解除你的魔咒

查看:108919 | 回复:316
发表于 2014-11-1 13:44 显示全部帖子
珠峰徒步团队,拓步为所有队员提供了眼镜。我的道拉吉里和K2都是用的拓步墨镜登顶,有防雾功能,大家都评价很好。国产的一样很棒!

还有川藏队负责人苏拉赠送给大家的徒步帽。。。这样一来,即便没有统一服装也更像一个团队了有没有~~~

DSC001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1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的分享
恭喜兔子
发表于 2014-11-1 23:20 显示全部帖子


徒步途中,很多这样的背夫。。。

DSC0019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019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2 00:11 显示全部帖子
[p=25, null, left] DSC002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025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05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1-2 00:17 显示全部帖子

到达珠峰遇难者的纪念处,我们为老杨堆起了一个玛尼堆,并为他点上一支烟。美女小溪自己跑到远远的地方躲着落泪。。。

DSC005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05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05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1-2 00:40 显示全部帖子


即将到达大本营,我们在这儿得知了今年珠峰最大雪崩的消息。


同时,两名队员开始严重高反。


对于高海拔徒步或攀登,除了体能,能否适应高反成为最主要因素,这是这两年开始有伴儿一起攀登后我意识到的问题。以往只有我自己或者和国外登山者一起攀登,几乎没遇到过高反厉害的情况。但总结到现今,我发现高反是很多不常高海拔攀登者最常遇到,却也是最容易忽视的问题。


举几个小例子吧,
此次队员大夫,以前当兵,身体素质非常棒,因学医,会针灸按摩,对自己非常的自信。但他从未到过高海拔。徒步刚开始状态非常好,一直把其余人远远拉在后面。以为高海拔仅此而已,并不重视。我们反复提醒,慢些慢些,会高反,他并未在意。到了4000多及后面珠峰大本营后,高反加重,他自己总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最后提前离开大本营。。。而最初他是我们预计留在大本营为攀登队员做队医的。。。


还有就是我带来协助我的小吴,以前曾在5000多海拔从事打底钻等重体力活,身体素质非常好,平时练瑜伽,跑酷,身轻如燕。。。一路上最初状况非常好,到了这个营地光脚,短袖,还四处跑着找信号打电话。我多次提醒注意注意,却没有在意。到了大本营开始高反,两天后仍没适应且加重,用氧气救助后叫了直升飞机飞回加都,检查后肺水肿,差点危及性命。。。


还有就是以前曾与我一起登顶过八千的两队员,两年后攀登珠峰时,一个高反在大本营撤退,一个到8000多险些因高反没命,救回到加都住院半个多月,严重的脑水肿导致接下来一年都有疲乏,头疼等症状并多次就医。


所以说并非去过高海拔就每次都不会高反~~~最好一个阶段一个阶段适应,了解自己在每个海拔的状况后再尝试八千米。


好吧,有些唠叨了,只是有感而发~~

DSC005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点评 收起
  • 强驴donkey 没上过雪线就敢走EBC,这大夫是有多自信~ 适应,适应,每一次都必须反复适应~ 2017-9-13 22:34
  • 有点潇洒 人,容易因为自身的很多强大的因素而过于自信。你说的,太对了。你自己就是因为谨慎、注重细节,才保障了每次都安全实现目标。赞你! 2015-2-11 08:10
发表于 2014-11-2 00:4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白天 于 2014-11-2 00:44 编辑

出发道拉吉里
当珠峰南坡无法继续攀登时,我们开始考虑其他山峰。
马卡鲁,干城章嘉都有规模不小的队伍,只是我已经去过了,此刻,安娜只有两只小队伍,其中一个自主攀登的两人被两次直升飞机救援,而且攀登情况非常不乐观,不予考虑;另外就是道峰,有五六个队伍,队员和夏尔巴一共十几人,虽说不多,但我们去了不就更强大了吗?队里另外两位外国山友也欲同往,罗马利亚的Alex,秘鲁的victor,加上我们两个中国的,有点悬,但有希望。


于是,忐忑中,我们出发了。。。


_MG_24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4-11-2 00: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白天 于 2014-11-2 00:47 编辑

队员介绍:
Victor
秘鲁人,28岁,已经从事国际高山向导很多年,经验和体能都很不错,性格也好,是我们营地的一个开心果儿。以往最高到过7000以内,这是首次八千米,他说希望将来有机会能无氧14座。

被我看成一个单纯可爱的孩子,是因为那天他的画:他用了一上午,非常认真的在画着什么,我凑过去一看,满页的花儿,他说昨晚做梦梦到的,他就都要画出来,回去给他女朋友看,多么浪漫可爱的人儿啊。最逗的是午饭后他继续在画,我一瞅,原来他给所有花瓣加上阴影和脉络~~~翻看其他页,也有很多自画的激励的拳头之类的画儿,真实又稚嫩,遗憾忘了拍照,只能留在美好的记忆里了。这次五个队员,只有他一个人是无氧登顶。因为无氧比我们都要晚登顶,他说,在顶峰看到躺着的人时,他哭了,不由自主的。当时顶峰只有他俩,他内心说:我不是一个人~~我想这件事同样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回到大本营,他长久的守在祭祀玛尼堆边,虔诚磕拜。

有一种情感,是相通的,就跟我无法控制的眼泪一样。就是这无言的相通,彼此的感动,使得我一步步坚持下来。在这条路上不仅仅是艰辛,更多带给我的是意外的收获:生活的美好,意志的坚定,生命深度与宽度的拓展和丰富。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2 00:4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白天 于 2014-11-2 00:52 编辑

Alex
来自马来西亚,已经无氧登过五个八千:马卡鲁,玛纳斯鲁,希夏邦马,卓奥友,GI。说话嗓门很高,吧嗒吧嗒又快又多。。。当得知可以随我们去道拉吉里时,高兴的不得了。后来从Victor的描述里,他似乎有些“愤青”,对别人用氧气登山很有意见。

在徒步途中他被跳蚤袭击,浑身上下的包,发现中国产的虎牌风油精有奇效,于是买了一堆,继而被不懂英文的温度起了一个新名字:跳蚤~~~


这次首次适应时,他与我们同在C2营地,说要第二天往C3营地去,于是我们先行下撤。第二日他没有下来,我们都很担心他,因为天气变坏开始下大雪。。。第三日,听到直升飞机来救援,我们才知,此时山上只有他一个人,他担心下撤时会产生雪崩,自己不敢独自下撤,于是叫了救援。因为救援的事情他与达瓦产生了一些摩擦:直升飞机无法按Alex的要求在C2营地上方降下绳索,达瓦让他往下下撤到平缓一些的地方,派夏尔巴上去与他会和,他对此非常不满意。但也无奈,只能按达瓦的安排来。当我们看到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的他时,放心了,他只是情绪上不好而已,身体并无任何异样。
以为他会继续回到我们中间,一起等待冲顶,但他似乎去意已决,对继续攀登没有信心,也只能作罢。


后来意外,7月份我登布洛阿特和k2时在布洛阿特遇到他,每天:loujing,(娄静)的叫着好开心。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1-2 00:5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白天 于 2014-11-2 00:55 编辑

两个尼泊尔AMY:
途中意外加入两个尼泊尔Amy,年轻的叫nims,沉稳的叫Crius,最初以为他们俩来“护送”我们四个队员,有些兴师动众哈。后来得知与我们一样作为登山队员,道峰是他们的第一个八千米。。。而这次攀登,也因为这俩人的加入,变得欢乐无比。恩,好吧,是从未有过的二。。。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8264超级会员卡 享受全年户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