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3135

主题

西北

2014乌孙古道温泉线重装徒步

查看:34195 | 回复:84
发表于 2014-12-6 23:5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2:56 编辑

1 什么也不知道——(乌孙古道之库克苏河滩)    西域之地,夜有意来迟,15分钟前,我们还在悬崖上的羊道上赶路。而在库克苏河谷中,9点一到,像被风吹来的轻烟一样,黑纱倏忽间已笼罩四周。我们依然忙碌,忙着搭帐篷,忙着清点物资,忙着做饭,忙着生起一堆篝火。我和民工第一天下午就走错路,现在与队伍(乌孙四人组)分散,落脚在离河几米的沙滩上,这路一开头就让我们不可预知。
     黄铁矿是路的尽头,路的尽头是一堆塌方体,背包加上物资后一上肩就感觉格外沉重,所以我们出发慢了些。就这几步,没想到一出发就和队伍错开了。当我们看到另一支队伍(克拉玛依队伍)已经在河的对岸时,才意识到,我们没有在最合适的地点过河。
    “前面还有路,我们继续往前,和我们的人在一起”民工很坚定的说。
      库克苏河看起来幽蓝清澈而温柔,河两岸榆树金黄摇曳,落叶纷坠,在脚下铺陈开斑斓油墨的画卷,伴随着曲折隐秘的羊径,却不知要将我们引向哪里。同队两位伙伴没看到踪影,会不会也没有过河,走到前面了,我们尽力呼喊了几声,声音立刻被河水带走了。于是在河的左岸,顺着羊道,我们两人沿着有时隐时现的羊道快速往前赶。
       可是只有我们两人在错误的路上。看到一处略浅的河滩,我们决定渡河,我们都有十足的信心,换了鞋,撑着登山杖,踏入刺骨的河水中,开始还能迅速适应,往前,不过四、五步水位更高,河水汹涌,根本站立不住,看着登山杖在河水的冲击下瑟瑟发抖,如果不是登山包的重量,贸然强渡必定有被冲走的危险,我们招呼着迅速回撤,回到岸边双脚已经冻麻,半分钟后才恢复知觉。河水不似看起来这样温柔,第一次强渡失败。
     “继续走,前面应该有渡河点”我们给自己打气。这时对岸伙伴终于看到渡河的我们,冲我们呼喊,但一切都淹没在涛涛河水中。什么也没听见。
    “民工”的坚持,在这一段路程体现得淋漓尽致,尽管我分析,我们沿路返回才是最佳策略,但在面临一处塌方段时他还是坚持找到了横切过去的路。不能说是路了,不到10米,对我们而言是攀岩,负重的攀岩,当然在他的开路下,我们成功切过。终于发现开辟路线是他的强项,而且是不见悬崖不回头的那种,其实见了也不回头,一切都很好,除了方向错了之外。
    是的,除了方向错了之外。我们渡河五次,每一次以无比强烈的决心出发,每一次以无比迅速的速度撤回,体力消耗极大。直到对岸的队友,连比带划终于明白是要我们原路返回找到他们的渡河点,才终止这无谓的尝试。Traceur作为领队采取了非常正确的行动,他在对岸领着我们往回赶,民工也不再坚持,通过手势交流,我们打着头灯,一直走到快9点,看不清路,才决定就地扎营,明日再重新计划。
     这是一块非常柔软平整的沙滩,我在想四人队伍还没开始就被河水一分为二,不是个好开头啊。不过我们两人都很乐观,河边的枯枝很多也易燃,很快篝火腾腾起来,面条也香气扑鼻,没有关系,明天重来。
     库克苏河不管如何蜿蜒,总是向低处奔流,劈开峡谷,跌宕出森林,去到远方。而人也是这样清楚自己要去向何方吗?火焰温暖明亮,被紧紧包裹在夜幕中,细沙是最好的床垫,舒适却没送来睡眠。河水似乎把小小的帐篷托起,在蓝色波涛里起伏,黑暗中有水怪的臂膀,缠绕着,一睁眼又消失了,有绿眼睛的狼跳到帐篷上,一睁眼又消失了。
    一切预示着未知而又新奇,河谷幽远,非徒步者不能了解;西域苍茫,非吟唱者不能描述。对于乌孙古道,我们自以为做足功课,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对于未来,自以为就在前方,其实什么也不知道。


1、西域苍茫(即将进入库克苏河谷)

2、库克苏河蜿蜒


3、库克苏河温柔清澈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婷婷幽幽
  • 青湖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6 23:5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2:59 编辑

4、新乌孙古道温泉线4人组(从左到右:Traceur、傲来悟空、民工、大江东去)

5、黄铁矿即将出发
6、出发就遇塌方体


发表于 2014-12-6 23:5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3:02 编辑



7、出发就遇大招

8、走错路第一天横切塌方体

9、我们错过的唯一渡河点,导致我们再渡河攀岩上折腾了半天。(错过就没有第二个了)
发表于 2014-12-7 00:0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3:22 编辑

2 这就是路——(乌孙古道之横切堰塞湖)
    “过河,过河”   据说在第一个晚上,大江在梦里一直这样呼喊,的确出发前,我们也一直视渡河为本次路线的难点。但不是今天,今天的重点是没有路。
    “哈哈,队伍终于齐整了”大江东去从一侧山坡上迎了下来,当然我们在Traceur的指引下,找到了唯一的,架在两座岩石上的木桥。
     但是他不知道,我们从沙滩上重整出发的第一步就遇到了困难,路不见了,进入攀登模式。原来头一天夜色渐晚,我们并没看清是如何下降到河滩上的,而现在唯一的路是先向上攀登7、8米回到之前的羊道上去。岩壁是松软的沙石,所以不敢太用劲,好几处试过的抓手处,一下子就变成了碎石,路是为四肢准备的,必须得投入啊!
    四人组终于汇齐出发时,又是一道难关摆在了面前。原来昨晚另一支克拉玛依队伍早早扎营,并不是因为天色渐晚,而是前方河水被坍塌的石头堵塞,渐渐形成了堰塞湖,水位上涨,以前沿河行走的路被淹没在了水下,没有路了,我们只有另想办法。我想起了出发前在朵帕青旅,最近一位刚从温泉线走出的朋友曾告诫过,路被冲毁了。

     而此时抬头一看,远远的,早就出发的克拉玛依的队伍,已经变成小小的声影,出现在了半山坡上,正在缓慢艰难地向上爬升,而脚下没有路。
    我们在一条不太明显的马道上有了分歧,因为堰塞湖是攻略中没有提到的,大江东去这个老同志,没有多想,一马当先冲向了山岭,也许顺着马道走才是对的,可是我们现在都放弃了马道,跟着冲向了陡峭山壁。
     这一段会让你忘了水平线在哪里,有时需要四肢攀爬,脚要很用力蹬住位置,因为沉重的背包总将你往下拉,有时会抓到满手的刺,贫瘠山岭上大多是多刺的草丛或灌木,运气好的路段,你能走上羊道,这时可以稍稍直下腰板,略微看看脚下越变越细的河流。蓝色宝石的河流形成湖面,像一面平静的镜子,原来河岸旁的榆树现在一半淹没在水下,只有树冠像金色的火一样燃烧在水面。这是亲吻山谷的行走,站在峭壁上,摇摇欲坠,可是眼前幽蓝色的河谷油画又如此炫目,在危险中沉醉,在动魄中敬畏。
     因为没有路,我们这支队伍在山壁上也好几次分歧,大江东去总是胸有成足的探索各种路段,当然有好几次遇到塌方体而无法横切。我们渐渐追上了早我们出发的克拉玛依的队伍,他们也是两个人在前面探路,在前路不明的山岩上一步步向前,最终我们决定跟随他们向上,再向上,直到爬到山脊,寻找翻越的路。
     翻过了山脊,顺着陡峭的山壁下撤,一片云过来,雨随之而至,而这段山崖横切攀登之路,耗费4个小时,
对所有人都是极大的挑战。以翻过山,来到一户哈萨克牧民家而告一段落。我和民工暗自感叹,昨天自找苦吃,五次渡河,今天一开始又是攀岩翻越,回回出大招,没让我们轻松过啊!

    山脊上的风呼啸过耳边,尘土在左右飞扬,碎石坠落散开,我看到秋意中令人沉醉的河谷带着微笑,我感觉到荆棘刺丛划过渐渐苍老的胡须,匍匐在山的面前,我亲眼看到路在脚后慢慢形成。堰塞湖是一个绝好的经历,对于行者而言,以前的路是否存在并不重要,眼前没有了坦途也不困扰,我们相信双脚,相信向前的方向,相信勇气和坚持,路因我而生,把路留给身后。




1、堰塞湖前,仔细看能看到早出发的克拉玛依队伍


2、什么?没看到?仔细看树的下方,看见那几个在山坡上艰难攀爬的人影了吗?



3、现在看到了吧,山的伟大,人的渺小。




发表于 2014-12-7 00: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3:24 编辑



4、蓝色堰塞湖



5、淹没了以往的路

6、醉人的油
发表于 2014-12-7 00: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3:25 编辑



7、该我们攀登了

8、炫目而危险的山崖


9、向

发表于 2014-12-7 00: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3:26 编辑


10、金黄的火焰在蓝色水面上


11、要下到那平坦的河谷


12、下撤的河谷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7 00: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傲来悟空 于 2014-12-8 23:27 编辑



13、精疲力尽上到山脊梁

14、爬上来的民工


15、蓝色星球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7 03:54 显示全部帖子
怎么pp都看不到的
发表于 2014-12-7 20:23 显示全部帖子
傲来悟空 发表于 2014-12-6 23:57
1 什么也不知道——(乌孙古道之库克苏河滩)    西域之地,夜有意来迟,15分钟前,我们还在悬崖上的羊道上 ...

精彩的旅程,强烈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