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林子户外

佳琳驴行--林子户外第190次精彩活动实记---<追忆勇气 永不放弃>更新结束

查看:12723 | 回复:297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1-21 22:36 编辑

勇攀小石海
在药王庙我见林团对着那个黑洞里摆着的“神灵”叩拜,略微迷信的我也跟随拜了起来,其他人到处走动,寻找临时休息的地方,原打算在这里午饭的,可这里风力不见小,雨也越来越大了,走到这里时我的装备还好,我估计也湿了一半了,这次准备最失败的就是雨衣。怎么也没想到鳌太下起雨来是这个样子,合计怎么也能对付了,秦岭龙的脊背,百姓口中的龙脉,怎能容得下你马虎不当回事。稍微休息后我们还是坚决能在这里扎营要继续前进,这因为在团长正确的命令下我们离开了这个具有魔力的药王庙,因为后来有人命丧这里了......
没想到离开药王庙前进没多久,雨水加快了降下的速度,风力也额外的刺脸,我们艰辛的前进着,不知道即将到来的困难又是什么?跟随着在我前面戴向导的脚步,终于见到所谓比辽宁花脖山大10倍甚至更大的石头,这不是九重石海,而是小石海。戴向导的脚步迈向哪里我们就紧跟随着,他的脚在哪里落实踩下,就好像我们的心也从害怕也变为踏实了。一步两步三步.....四,五,六,不知道吃力的攀升了多少块我登山以来没见过的大石头,一条窄窄的小道都变为水泥汤子路了,走走就要继续攀越大石头继续往上面攀爬,这是我知道如果你爱户外爱徒步,你就要学的更全面些,我除了会走,攀岩,速降,我都不敢去尝试,其实这个时候你会一项这样的户外技术有多重要。雨越下越大,风从四面吹来,我的雨衣根本没用了,过于太长还耽误我抬腿的节奏,真是失误。这时偶遇的广西吴哥,拽起我就开始帮助我慢慢前进,很多人事后都说不能那样拉拽我去帮我,反而会起到反作用伤害了我们两个。可我那个时候已经机械化了,脚已经不是我的脚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知道一定要到达那个高点,我就可以平安度过小石海......那时的我已经没有想法和力气了,莫名的力气下和吴哥有经验的帮助下,成功翻越下石海到达山顶,这个地方我不记得是什么名字了,我知道翻越成功后我们就离水窝子营地越来越近了......
我佩服,我非常认可的恭敬其他队友,一个是年纪我们相差那么多,没有人会比我背的少,雨水越来越大我们的装备都越来越沉,每一步都存在着未知的危险,每一步不是汗水而是血水,你不知道死亡之神其实就一直在注视着我们吗?!

8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翻越小石海时候没有照片,那样的大雨,那样机械化的前进,谁都无心去拍影留念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林子户外
  • 通江子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1-9 12:13 编辑

从这个帖子发出后,在团队内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当时鳌太活动失败回沈后,林子哥希望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但是我选择沉默,选择沉淀一段日子,这一沉淀就是整三个月,我才调整好内心,梳理好记忆开始提笔。之后的更新速度没有朋友们想象中那么快,有时几位好队友吃饭还调侃我,这写鳌太的帖子和登鳌太一样艰难是吗?怎么写写没了?的确我写的每一段并不精彩,也不一定能接的上前一段所讲诉的内容,我本身记忆力就是极差的一个人,不瞒大家我现在都是看着这些照片慢慢勾起回忆一点点写出来,而且现在也不像以前那样贪玩,在踏实努力新的生活与工作,所以能静静的坐在电脑前酝酿好情绪继续写作,也的确是有限的,望各位好友理解,我会尽快完成,谢谢。(这张照片是我和林子哥在行程中的第二天拍摄,在这里抽出点地方给我们这次活动的赞助商,我这个人就直白,哪些赞助商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是这个戴适的防水袜子和手套真好用,我没有做广告,也没有拍马屁。当时我们每个人赞助了两双袜子一副手套。正是戴适的这两双袜子和一副手套给我们了最大的帮助与安慰。因为我们遇到99年不遇的连雨天,装备完全湿透了,经过我们无心的测试下,一天的大雨袜子可以坚持到7个小时左右湿透,呵呵,资料还真的不错,建议如果出行时怕遇到下大雨的天气可以准备这个系列的防水产品,但是要提前穿戴适应一下,如果新的穿上去会有些紧,会影响血液循环,这一点体现在手套上。我说的是真的,当时我们在帐篷中还开玩笑,早知道这样的天气,除了赞助的在买一些好了,呵呵。然后也感谢其他的赞助商吧,谢谢你们的大力支持
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林子户外
  • 通江子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1-21 22:54 编辑

爱的力量!
死神的注视,它无时无刻想着把鲜活的生命奉献给它,而团队力量,人情味阻止了它的魔爪伸向我们!!!
为什么这样说?回忆又要从第一天讲起。队里唯一参加活动的夫妻是:老闻头和小鱼。我加入林子户外后就慢慢的和他们相识,他们两口子几乎每周的户外活动都有他们的身影,可称为林子户外的模范夫妻了。有这样爱你的他(她)共同走过人生每一个阶段,真让我羡慕,嫉妒啊!回看这些年的自己,爱过恨过,哭过笑过,觉得自己爱的很坦然,很明智,其实是失败的,不曾有那么一个人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不曾有这样一个人深爱我我们走向美好的远方。出发时候小鱼姐要比闻哥背的多些,鳌太挑战队里只有我们两位女汉子,无论怎样我们都是最棒的了。那晚最后整理物资时我就发现她背了许多不该背的东西,是什么我就不说了,我不是揭短,作为哥们我真的想说,鳌太不是普通登山徒步线路,而是一条探索之路,未知的危险谁都不可能预测到,如果有很多东西你们不能不带,反而那么增加重量,那真的不应该来,我也安慰自己,人为梦想而活,我也不例外,我无法阻止我也没有能力去阻止。出发前上秤量了下包重,小鱼姐不比男人的轻反而到沉了,那时我心里就开始默默担忧。不出所料第一天中午到达午休吃饭地点时,他们夫妻两个最后上来的,那时候看他们出的汗,我发自内心的看到了虚汗......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有人提出下撤,那么估计就是他们两口子,我不是半仙,可在鳌太我的感觉那样灵验!
第一天我们前进去盆景园营地时雨就开始控制不知的由小变大,在大雾中我前队找到了营地方向开始扎营,这个先前我有提到过。后来我们发现不远处有人吹哨子,我以为是紧随其后的队友们,我变开始也吹哨子,和狐狸,天龙哥一起召唤,最后没想到吹来的是半路相遇的吴哥和林匪,见到他们时他们说:我们听了你们团队的配置和行程后,其他队友已经下撤,我们两个决定跟你们一起前进!稍微沟通后他们开始安营扎寨,很快就躲进帐篷里休息。


7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1-22 10:57 编辑

接上:
陆陆续续后面的队友也都到达了盆景园营地,但是他们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到达时天黑了。这个时候小鱼姐和老闻哥还不错,不是最后到达的,我有留意过。我们扎好营的就开始按着出发前成功的前辈们说的盆景园营地的水源方位开始找水,有的则开始点燃气罐开始烧热水,因为大家都很冷了,往盆景园营地走时因为大雾谁都看不清四周的环境,我感觉很空旷,好像一个大平原,所以一旦站在那不动就会浑身发抖迅速失温。这一夜大家都平安到达营地,取暖吃饭,都没有多说就在大雨熟睡了。
不知不觉就天亮了,这时还是有着小雨,我看到团长在帐篷外观望着四周,告诉大家起来开始吃饭,询问了向导后给出意见一会雨小小,基本就没有问题可以出发了。这段时间有人看到老闻哥出来过一次帐篷打水,这个要强调的,因为下面就是他们发生了事情。没过多久老天爷真给力,雨不但小了还停了。我在帐篷里继续装包,我不想因为动作慢耽误大家出发。我听帐篷外团长又继续和向导沟通了一下,把天龙哥喊了出去商量一下确定拔营出发。团长下达命令后,听到的队友都开始整理装备装包,这时团长发现小鱼姐那个帐篷没有动静,喊了几次后,有人回答看见闻哥出去打过水难道没回来?还是他们睡的很沉没听到?这个时候我还在帐篷里做最后整理,突然团长的语气不对:我听到他打开帐篷的声音,大声喊着你们怎么不起来。当时我们都感觉坏了,出事了,我穿上鞋还有其他队友迅速跑到他们的帐篷外,发现两个人都昏睡,状态十分危险,当时小鱼姐比闻哥严重很多,我们几个极力抢救,团长迅速拿出卫星电话打给更有专业知识的医生朋友,吴哥,林匪,豆瓣酱也开始加入抢救队伍中。连拍带打的,一切抢救办法都使上后,闻哥是第一个清醒的,但意识还不够强很多队友都不认识,而鱼姐那边也渐渐变好。抢救的时候看着他们夫妻的手还都紧扣在一起,看着我心里酸酸的,我摇摆着他们的身躯告诉他们,你们一定要醒过来,不能在这里倒下,你们那般相爱,要活着走出去!先被救醒的闻哥状态稳定后,我在低气压的环境下,海拔3500的高山开始高反了,体能下降很明显我就回帐篷稍作休息,最后在团长正确的指挥下,用我们共同的力量和智慧抢救了他们夫妻,真是万幸啊!!!后来才得知,由于第一天体力严重透支,晚上休息时闻哥开始发烧,鱼姐看护了闻哥一夜没怎么休息,终于在第二天早上没有休息好的情况下,体力超负荷透支下,两个人严重高反下,闻哥打水回来烧水时还没来得及支开外帐进行做早餐时,在发烧虚脱的情况下突然倒下,因一夜为休息的小鱼姐本来就在睡觉,不知不觉中被闻哥昏倒下无意踢倒的气罐,没有来得及关闭下,也在休息中吸入气体昏睡过去。
还好那时雨不下了,还好那时团长下达了出发的命令,此时距离他们昏倒已有半个小时了,及时发现及时抢救后,终于从死神手中夺回了他们夫妻的命,看到他们醒来我们真是开心,但是好惊险啊。得知在什么情况下发生昏倒后,团长启用了卫星电话让秀才带人上来接他们二位下撤,因为他们不能在继续前进了,能捡回命来是万幸中的万幸了!这是计划行程中的第二天,这一天应该是走到水窝子营地的,这一天确实雨停了,只是在阴天。可我们把这样好的一天留给了从死神手中逃回的队友,不久秀才找的救援人员速度赶到,在二位不错的状态下,整理好东西随救援人员缓慢离去,离别时有气无力的和我们挥着手,还为我们加油,我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在鳌太落泪,不是大哭,是默默的脸上流着泪,心痛,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说好一起挑战,可你们还是先离开了,还好是活着的,活着比什么都好!
鳌太我四次落泪我都会写的,这是第一次。事后我们第二天没有出发,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在高海拔大家只顾抢救队友,很多都出现了高反的现象,过于太激烈的运动。当时就意味着原本6天的行程要推后了,这是6天大雨中的第一个好天,我们给了队友,八成邪气的鳌太神灵不乐意了吧,第三天向水窝子营地出发时,就开始大雨暴雨了~是惩罚?还是考验?

6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1-28 21:01 编辑

接上:随着小鱼姐和闻哥安全撤离后,原定第二天的行程推迟了一天,这一天随没有温暖的阳光照射,至少不再下雨对我们来说可能是极好的,天气和每个人的心情一样,大家共同的努力帮助他们夫妻成功脱离危险,在高海拔低氧气的营地,每个人都在慢慢调节自己的状态,心情还是很沉重的。没有前进的命令,放松心情后,大家开始拍摄附近的景色,都是雾蒙蒙的,天也是灰暗暗的,可户外的人的心态走哪无论能否看到美景想快乐永远都是快乐的。大家开始合影,拿出各自团队的旗帜,拍拍照,在这有名气的探险路上留下永久的回忆。第一天晚上天黑到达营地,并没有找到最好的水源,我还坏了肚子。不下雨后我们也敢往远处走走慢慢寻找更好的水源,营地的水很充足,大家还享受了一次高山足疗,我们还说这哪是来挑战的啊,这简直是鳌太以来最腐败的团队吧,有说有笑的。高山足疗的照片在后面我会补发出来大家可以看看,那时候我们的心情放松许多,脸上还挂有那么多笑容。不知不觉天就黑了,稀里糊涂的也睡不实,漫长的一夜,林团也没有睡的那么早,等待着差不多的时间用卫星电话打去给秀才那边问问他们夫妻有没有安全到达,我记得大概半夜10点多了吧,安全抵达的消息到来了,林团的帐篷才没有了不安的声音,都开始休息了。万万没有想到,凌晨雨又开始下了,淅沥沥的小雨并不让人觉得有什么顾虑,我们依然坚定今天可以出发,接到命令后大家鼓足多休息一天的体力,整理好营地的垃圾,背起并没有轻一点的背包,因为有雨水的重量。就这样以最好的状态出发了,向水窝子营地进军。
雄赳赳气昂昂,哪想到不到导航架雨就开始下大了,出发时候前辈们说过,如遇大雨就地扎营,可当时导航架那大风,四处空旷旷的,那地面也不适宜扎营啊,后来我们在导航架合影后就赶快往药王庙赶去,看看是否能暂作休息或者扎营。到了药王庙一样,雨不但没小,反而更大了,寒风凛冽着刮着,那风就好像刀片割在脸上很刺痛,不管你的装备防水系数有多好,都已经变成落汤鸡了。要经过这个所谓的小石海我们到达山顶在继续前进才能到达水窝子营地,毕竟大家都有着很久的户外经验,团队里只有我户外念头最少,大家的体能都是没有问题的,那小石海没有吴哥辛苦带着我,我想我也就废在那了,我很佩服其他那么大年纪的哥哥们踊跃前进,凭着自己的能力成功翻越小石海到达山顶。鳌太就是这样,看似难关已过,其实地狱般的考验马上就会来临,我现在回想从我们一进鳌山时,死神就一直跟随着我们......
我和吴哥,狐狸哥,天龙哥还有一位年长的背夫最先到达山顶山,其他人我得知这个时候还在努力翻越,几乎前后脚也没差多远,而且后面的背负也都陪伴着我们的队友左右,山上的风特大,稍微站那么一分钟吹在被打湿的身上,就感觉瞬间到了东北零下的温度,我们几个前队的稍微快一些就又出发了一会,可是我们走错了,这位背夫大哥也被鳌山这样大雾天气搞的晕头转向,他开始很坚定的说这条路走下去就可以到达水窝子营地了,不会太久他们就会追上了。可在我们一再追问下是否能确定,因为那时大家体力透支都快到极限了,结果他不信任自己的判断了,我们也不敢在往前走了。这边对讲开始询问后面人是否到达山顶,可是戴导告诉我们往左侧切去,我们的方向不对,就这样我们迅速改变方向和他们汇合,没多久我们汇合后,广西的林匪按原路回去说是应该在那边,我们喊也没喊回来,我们胆子小的跟随背夫与戴导团长汇合,此时只剩下顽皮鼠和大跃进两位年长大哥没有出现,鼠哥的对讲喊话过来,他们在山上找不到我们了,不敢前进,请求尽快上人接他们,他们已经面临失温了,其实这时我们在山下也等了半天,半山腰的风力也不示弱,吴哥穿的太少也开始发抖面临失温,身上我背的热水在山上都已经给大家喝完了,我也冻的不行了还不能前进,脚下都是坑坑洼洼的水坑无法扎营,再说只要那时走起来我们都是没问题的,营地很快就到的。后来狐狸哥和天龙哥把我们围了起来,不停用手上下大幅度的摩擦我的身体,让我能有热乎乎的感觉。我看着他们两个,那个时候我的世界都空白了,我突然想到我的妈妈,我莫名的害怕感第一次来临,我想我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我要平安回家。此时戴导已经开始原路返回去山上接应他们,我那时在想,鼠哥,大跃进哥哥,你们一定要坚持住,此时我们无能为力去帮助你们了,我们这些队友和你们一样在这里与死神抗争着,我希望你们平安与我们汇合,我们是一个团队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没有存在私心丢在你们先去营地,而是和你们并肩作战,我们不能抛下你们。
天使和恶魔永远都在一起战争的,天使加上你的努力毅力就会打败恶魔,而你自暴自弃只有被恶魔带走。这一次幸运之神默默的帮助了我们,林匪户外经验很强,他没有走丢而是先遇到了失温的鼠哥和大跃进哥,他迅速支开帐篷三个人躲进帐篷进行取暖,等待戴导的救援,正因为他执意的往山上方向走出,在第一时间帮助了鼠哥他们,成功逃脱了死神的魔掌。没有多久我们汇合了,很快到达了水窝子营地,赶快扎营换掉湿掉的衣服,烧开水取暖,不然天黑了都完了。
大雨越来越大,狐狸哥和天龙哥我们的帐篷还是扎在了一起,两位哥哥在外面辛苦弄帐篷,我在帐篷里迅速换衣服喝热水,等我整理好了他们才进帐篷,这一路有你们的照顾我真的幸运,这份真情感动我铭记于心!谢谢!

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2-6 17:50 编辑

你若放下,你便强大
有时候命数早已注定,某一年某一时间,命中就出现一个将要和你有故事的人,总有那么多个巧合,那么个让你难以置信的机缘出现,从你内心深处的迷雾,到最后你回头看望时,原来你的路早已在脚下,只是到今天你才看的清楚。
图中荧光绿衣服的是:顽皮鼠,林子户外顶级元老,也为年长者之一,除了爱徒步外,骑行,冬泳都是他坚持锻炼的方式。途中深绿色雨衣的是:靠谱男人,林子户外经验丰富的强驴,大家时常开玩笑说靠谱大哥其实一点也不靠谱,呵呵,调侃他出队只看美女,其实这都是玩笑,驴途中的解闷欢笑法。这张看着普通不能在普通的照片,真实的将二人的驴缘连在一起。翻开整理好的照片后,看一张有感觉有回忆的就写起,将我要写到鼠哥下撤时,真的找到了这张照片,真的兴奋,怎么那么巧呢?为什么你们两个当时能在一起合影了呢?为什么偏偏就是你们两个在一起留下这个合影呢?我看到时都憋不住大笑了,因为第二次的队员下撤,正好是他们两位哥哥,缘分那~
经历了上诉讲到前进中遇到的暴雨,在第三天到达水窝子营地后,他们二位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的勇者,但是他们的体力严重透支,装备更是全部湿透。到营地时也是傍晚了,在山里晴天时太阳落山的速度就很快,别说是暴雨天气了,很早就黑的透透了。当时我是躲在帐篷里努力回复体温,无能为力去帮助其他队友搭帐篷升火了,自己弱小的身躯都缩成一团,把所有保暖的东西都缠绕在身上,第一次用嘴巴演奏鳌太寒冰之歌:DDD,TTT,SSS,因为冻的嘴合不上,上下不控制的触碰发出声音,冻的。我知道水窝子营地的第一夜,是各位留下的队友们最最难熬的一夜,包括协作的一位背夫,也被大雨浇透了,我所说的透是他们装备及身上没有一件是干爽的衣物了,在寒风凛冽的夜晚,队友们的心思更沉重了.明天是否能晴天?所有装备都湿透了怎么办?如果晴天风会不会大?因为前面就是飞机梁了,飞机梁但凡有稍微大一点的风,就不能前进,听戴导说走飞机梁时没人能帮你,一旦风力大把你吹下去,那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只有风力小晴天才适合过飞机梁。这一晚,不同的问题都出现在我们脑海中,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鳌山的神灵并没有眷顾我们,第四天的凌晨依然被打在帐篷上的雨滴声叫醒,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开始想到,今天肯定不能前行了,除非天晴。正接着想那些纠结的问题时,听到外面团长和向导交谈的声音,我知道,这样的天气,队员这样的遭遇,更加难过的是团长,他承受的比我们任何人都多,没有人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我们只知道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组成了挑战鳌太的队伍,我们是来自沈阳的一家人,我们要团结。
雨没有停下的意思,不久就听到鼠哥和靠谱大哥决定下撤的消息了,还有那位经验尚浅的背夫和他们一起下撤,下撤也是很艰难的,因为雨一直下,最后决定由向导带他们三位下撤到一个地方,地点名称我不记得了,然后在那里他们就可以找到下山更清晰的路,然后这位向导在返回我们队伍中。
又一次目送队友下撤,又一次留下泪水,又一次担心他们下撤的安全性,又一次心情变得极为低落......
一张无意的合影,注定他们兄弟在这次登山驴途中结伴下撤,此时我在这次徒步过程中预感越来越强烈,我心中总是产生不祥的预感,如果继续前行,我想出事的是团长和大跃进,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我也不是巫婆,就是莫名的这种感觉产生了.......

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照片中的靠谱大哥,在自己装备湿透的情况下,思前想后的知道自己很难继续前行,便果断告知团长和向导,这样以防意外发生果断下撤,鼠哥也一样。听说,隔了一段时间,靠谱大哥又一次飞往了西安,又走了一次鳌太,成功穿越,为你高兴。人生也是如此,放下不代表放弃了,只要山在那里,鼓起勇气,做足准备,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一样可以完成愿望,正因为有了这次的经验,最后靠谱大哥成功穿越鳌太,你若放下,你便强大!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2-6 17:35 编辑

团长特写,那时候决定去鳌太时候,团长开始不喝酒,控制体重,除了平日的登山活动,他还增加了骑行的次数,在饮食上做了合理的调整,真的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我南方之行回来后,第一眼看到林子哥,他瘦了好多,我还追他身后要如何减肥的秘方呢,哈哈。在我们这些算是了解他的队友中,我自己认为他心思细腻,拥有智慧,领导能力极强。无论发生什么意外事情,他都冷静处理,淡定,有大将之风!赞一个!可在鳌太就算你是个英雄,你难过的不是美人关,而是天关!曾在一个和图片中一样漆黑的夜晚,我在帐篷中听见林子哥长长叹气,不是总叹气,是发出一次很长的叹气之声。就好像对天怒吼一样,但是听着底气不足,我想不是他不想使劲的大声吼下,而是他怕打扰们队友休息,担心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想法和压力,他默默承受这煎熬,用自己默默的方式释放压力。我知道他很郁闷难过,谁也没想到天气会这样。我听到后从帐篷中走出来看了看,我问他叹气做什么?他没有说什么,而是低下头沉思,后来就拍摄了这张照片,看着林子哥平静的表情,其实内心极其复杂。我们也许简单的在想天晴了如何,天不晴我们该怎么做,但他想的比我们多10倍。后来我们回家后的聚餐中他曾几次说过:我当时担心一点就包括佳琳,也就是我,我就怕她坚持不住大哭起来,那就会给队伍带来很大的影响,因为在这条线路中,很多人都因为复杂的环境心里发生变化,还好佳琳坚持住了,比我想象的成熟。听完这些话,其实这也是他当时沉思中的一点担心,所以我说他想的远远要比我们多的多。林子哥你辛苦了......
在林子户外的帖子中和相册中会找到很多团长飒爽英姿的美照,而我这张内容丰富的照片极少,仔细看看他的表情和眼神吧,看看那时身处的环境吧。
8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3-16 15:52 编辑

做事要有始有终,这段经历过去的时间太久了,尽管我想写的更生动完美,但是随着时间已经渐渐消失在记忆中了。最终我们剩下的人在水窝子营地又留守了三天,雨没有停,是一直越下越大,最后一晚上我们都在帐篷中用双手托举着入睡,有的帐篷杆都被大风压弯了。第六天的清晨,谁都没有多说一个想法,统一思想整理装备下撤。看着浓浓雾气的四周,小雨还在继续下着,浓见度很低,在细雨中大家把这几天烘干的行头都穿上出发了,不是前进而是要安全下撤。上山不易,下山更难,整个下撤时间速度要提快很多,但还是用尽了10多哥小时,到看到接我们的面包车时,我机械化的双腿擅抖着坐在座位上,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过去了,好艰难。原本以为在下面村子里调整下,在备一些物品从下撤的点在返回完成鳌太的线路,但是看了天气预报还是连雨许多天,这次没有人说山上不一定会下,都是很相信一定会下,而且山上雨更大。当时在飞机梁下撤点和前进方向稍作休息时,大家都是不愿就这样放弃,心里都使着一股劲我们一定会在回来!如今,过去大半年了,我整个人的思维变动很大,至少那股激情淡化了许多......
9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3-16 15:56 编辑

这一路虽很忧伤,受到死神的挑衅,但是大家都以乐观的心态坚强的度过了,现在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虽然有的队友不再一起出行了,但是这段记忆深深埋藏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我们一路还是有快乐的时候,闲来无事在帐篷中瞎聊呗,在鳌山上有钱也无处花,那地方的神灵不认人民币,哈哈!当时都被浇湿了,我们把浇湿了钱拿出来晒干,一直没有太阳,只有在帐篷中摆开,看看那时候的天龙哥,在鳌山上多富有,可惜无处可花,哈

8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4-12-1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蜕变 于 2015-3-16 15:58 编辑

临回家前,剩下的队友在戴导家留影纪念,戴哥家的饭菜做的也非常可口,那一年,那一时,那一段的美好,我记在心中...... 1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