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1475

主题

许昌

说走就走的尼泊尔十五日

查看:7868 | 回复:19
发表于 2015-2-17 15:06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大大狼 于 2015-2-17 15:06 编辑

D1 1月24日 许昌到加都

迷迷糊糊听到电话铃响,电话一端是厨师问我,准备好了,答的利索,好了。赶紧起床,敲门声在洗漱忙乱中听到,九点的飞机这时才五点不到呀。门外雾雨蒙蒙,这场干冬总算下雨了,老天用这种方式也算给我们送行了。

抵达昆明机场没顾上吃饭慌慌张张开始找着换票、托运。直到坐在国际候机厅忐忑的心里才平静下来。这是平生第一次落地签,没有经验,如果不是任性,一定不会这么匆忙,至少先把签证办下来再说。网上对落地签有不同版本有说可以的,有说目前落地签只是不拒而已。当时最担忧的是出不了关打道回府。

昆明国际出发大厅里,向导在给一群一脸茫然的团员们洗脑,提前开始灌输出国要出小费,要收门票,要……总之要花钱的。这些将要踏出国门的人们好像不理会这些,自顾自的沉浸在方便面,香肠,甚至馒头等美食中,等待他们的美景外,还有一句话是,我给你们说过的。后一句也许是我多余的担忧。

大厅里安静地坐着一个听歌的重庆女孩,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还穿着她弟弟北大附中的校服,她要去奇特旺做自愿者,照顾大象一周,然后旅游一周。交谈中得知回去和我们还是一班飞机。女孩第一次出国,好像有的忐忑,想多聊会。其实她准备比我们充分多了,酒店都提前定好了,行程也计划的相当具体。等坐上飞机才想起忘了留下联系方式,我们三个没签证,没预定酒店。签证至少要你提前订好的酒店的。等飞机升空后在过道里走了一趟硬是没发现那个穿北大附中校服女孩。不是我眼神不挤,也不是女孩普通,原因我们这趟飞机上美女是在太多。

落地签就是飞机落地第一件事就是签证,由于把笔和行李一起托运,我们三个就一只笔,填写自然比别人慢了三倍。内容不复杂,有出国经历的应该知道飞机上填写的表格,内容大致相同。他们两个去换钞,我去签证。一女孩问我你住哪里?我说没订,她也没订。我说你那张大表是干嘛的,她说是落地签要填写的。她说要不一起去市区,我说行呀就转身填写那张表格去了。内容无非是姓还有名,国籍、护照号、护照签发日期、有效期、护照签发地、性别、出生日期、出国目的、职业还有预定的酒店名字(我么没有预定只好随便填写),航班号等。我在这边找表那边一下子砂岩煌蛭宓娜嗣癖胰炕怀陕伊耍淮孟壬倩坏悖庀伦有〕钥髁酵蚵摇

签证收费处拒收尼币,怕我们听不懂生硬的吐出“人民币”。到了签证官处气氛一下子好了许多,幽默的签证官一句中文一句英语,我们也是一句英语一句中文的逗乐,心情顿好。等取了行李出机场,女孩已经找不到了,后悔的鼻口窜血。

机场外,刺眼的加都阳光满满的温暖着我,警察在维持秩序,黄牛在拉生意,我们有20多万在身,当然是找黄牛党,车费全免(其实车价也就三四百元卢币,酒店给车夫钱肯定出在我们身上),八成新的福特径直拉我们到泰米尔区蓝色地平线酒店(hotel blue horizon)。酒店其实就是一栋住宅房,相当于我们这里的城中村。过道里、楼顶上摆放些盆花就算是楼顶花园,样子和攻略上看到的差不多,2000房间小了点,就住个3000的。当时还没有从国内物价中走出来折合人民币觉得还合适,实际上高多了。

考虑到进山后天天咖喱饭,实在不想过早的享用当地美食。晚餐就在路口一家川人酒店用餐,有鸡鸭鱼肉才三千多。在旅馆里订好明天去博卡拉的豪华大巴,三个人2500百块,楼顶花园里厨师自制香肠配上二锅头,开始畅谈人生了。

早上在家吃饺子,中午昆明啃面包,晚上加都二锅头。三千里路云和月,美美地在亢奋中奔波了一天。

D2 1月25日 加都到博卡拉。

时差的原因凌晨三点就醒了,床上翻来覆去,一床毛毯不时滚落床边,身上只有一张白床单,一月份的加都夜里也只有4°左右,熬到五点厨师说右边柜子里有棉被,盖上把身子暖热也该起床了。

六点起床整理物品,与蓝色地平线旅店老板告别。尽管有点贵但我们毕竟省了打车费,算下来心里稍微平衡一点。出酒店小巷左转红绿灯右转,也就三五分钟时间,一长队大巴车一字在街道左侧排开,直到找到我们昨天预定的1147车后,才放好行李,在街边寻饭吃。车子准时发出,晨曦中城市慢慢露出面容,炊烟从低矮的房子升起,几乎没有红绿灯的街道,如果不是路边的不时出现的佛塔,这里倒是拍上世纪电影的好地方。布满蜘蛛网状的各种线缆,街边漫流的污水,破旧低矮的房屋,真有时空穿越的感觉。

车子出城之前每人还领到矿泉水一瓶,接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由于有思想准备,一路上汽车的颠簸都完全在忍受范围之内,车子出城后沿着加德满都河谷和翠苏丽河行驶,右侧连绵不多的雪山不时引来惊叹,这一惊一咋的干脆找人聊天罢了。邻座小女孩依然是一个来自重庆的妹子,给我讲述了她在加都孤儿院当志愿者的经历,之前她还在美国俄亥俄当过志愿者,还是在校生就跑了好多地方了,车上除了三个一起来当志愿者的三个小姑娘外,还有刚从国内赶来的她的三个初高中同学。我们聊累了就迷糊一会儿。当再次听到有人开始拍打车体时(这是他们倒车时的习惯,以节奏提示倒车安全),以为又该临休了。等到下车一看同伴已经把行李已经取下了,历时近八个小时这一百多公里总算到了。跟出租司机谈好价钱,200尼币就把我们拉到博卡拉湖边区。看见燕雀旅舍就让车停下,一问三人间1000,房间还可以,不走了。有花园、wifi、热水等,已经很不错了。办理登山证、环保证以及找背负这些事旅店里通通搞定,两证3500背负每天1500 ,滑翔伞8500。一切办好后,就在博卡拉湖边赏景,拍照。

晚餐是正宗的四川火锅,照例一瓶二锅头,总价3200老板还优惠200。我回到旅馆在床上微信聊天,他们上街猎奇,一夜无语。










D3 1月26日博卡拉滑翔伞,准备进山物品。

清晨起来天空灰蒙蒙的,一点激情也没有。在隔壁“等风来”餐馆一碗粥,煎蛋,油条,油馍,一顿平常的中式早餐——一碗粥、煎蛋、油条油馍之类。时间还早就坐在院子里发呆,时不时的看看手机信息,和在线的朋友聊几句。九点半一辆崭新的丰田中巴带我们去滑翔基地,车子照例一路颠簸。在国内这样的山路很难找到了,而这里随处可见,汽车从海拔700一直送我们到1400米的山坡上,接着是滑翔师给你讲要领,你就是往前跑,跑跑跑。不要停,不要曲身子,脚离地面后才能坐下。实际也就是这么简单。滑翔师在空中不停的吆喝,要你伸腿、喊叫、装作兴奋装、十几分钟后在博卡拉佩瓦湖上做了几个盘旋滑翔圆满结束。感觉很期盼的事情因为太平淡,以至于照片录像都没要。

午饭照例中餐,稍事休息,上街准备明天登山物品。午后的天气有点阴沉,街上行人也少了,如果没有国人捧场,甚至感到荒凉。买了冰爪,手套,回旅馆发呆算了。时间就像静止了,真慢。

晚餐在一家尼人开办的长沙酒家与店老板共度晚餐,两瓶二锅头,老板也喝的迷迷糊糊,回去休息,明天要上山了,睡觉。


D4 1月27日登山第一天,博卡拉乘汽车到那丫铺(Nayapul)徒步到尤来瑞(ulleri)2073

八点整一辆红牌照铃木雨燕轿车准时接上我们,开始了今天的行程。这样的车在博卡拉在尼泊尔属于豪车级,汽车在尼泊尔是课以重税的,据说200%。车子一路颠簸,两个多小时后送我们抵达今天的进山起始点那丫铺(Nayapul)海拔也有700上升至1100米,接下来盼望已久的ABC开始了。

火辣辣的太阳下先是不断攀升的台阶再后来是尘土飞扬的沙石路,路旁不时出现的不用卸包直接坐下休息的坐台,以及夹着山道台级两旁的客栈,才让人感觉的这里是设施非常完善的徒步圣地。就风景而言觉得很一般。我们找的背负兼向导出的是能说中文能负重的价钱,实际上不但不会中文,连英语都讲不利落,又是一个胖子,负重能力极差。名字倒是好记“李飒”lissa,和我同学的儿子同名。背包的重量不及我平时自己徒步时背的重量,他还时不时的叫喊着累,路上是我们跟着他歇,加上景色也一般,也就几个小瀑布还有点印象。远处直插云霄的鱼尾峰吸引着我们想尽快赶到核心区。还不到十二点李飒就不干了,说早上没吃饭。午饭在路边绿土地(Green land)小亭子里吃的,当时问李赛有没有牛肉饭,谁知道他瞪着眼睛说不会有牛肉的!顿时明白了,这里不是城市,尼泊尔对牛是敬畏的,山上几日不再提牛肉饭了。

到了尤来瑞(ulleri)李飒说啥也不走了,说往前走还得一两个小时。其实客栈一个接着一个,我也不戳穿他,就在他选中的一家休息了。此时海拔已上升到2200米。三个人的住宿费和一瓶开水都是一个价钱500卢币。老板娘在给李飒做咖喱鸡,先是炒,然后,等鸡肉靠干了再加水炖,加咖喱就好了。这样的好处是,肉鸡吃起来似乎像土鸡。我们带的有厨师自然想自己加工点可口的饭菜,谁知这一晚餐费花了我们六千多卢币。

还有一幕让我们几个心情差到了冰点,厨房的两个孩子原以为是老板的孩子,捡菜,切菜,刷锅洗碗不停息的忙碌着,我问她们是不是双胞胎,孩子只是笑笑,脸上还洋溢着幸福。但后来向导的回答让我们食难下咽,这两个看来十来岁的女孩子,分别来自40里外,是翻山越岭过来打工的,大一点的叫苟喜拉(gouxila)刚12岁,小的里拉(lida)才10岁。无语了。小楠反映强烈饭也没吃,不住地抹眼泪。我也是草草吃了一点,把口袋里的糖果送给两个孩子,回房间郁闷去了。床上聊了一会,没了酒的助兴,而那两个应该读书年龄的孩子却在这里做工,孩子忙碌的身影一直挥之不去,心里不由得对那个老实巴交的女老板憎恨起来。也就个自躺下,熬过第一个慢慢长夜。

今天收获,学了一句尼泊尔语——娜玛斯黛(namASIte你好),并成了此行使用频率最高的语言。


D5 1月28日登山第二天,尤来瑞(ulleri)——坂伞头(banthanti)2194徒步八个半小时。

五点钟起床是打算看日出的,出门发现外边还是黑洞洞的,啥也看不清。只有厨房灯火通明,里面一个男人在抽烟,一问果然是老板,昨天晚上的老板娘估计还在睡觉。两个孩子忙碌着,油饼已经做出来了。苟喜拉看见我进来拿着小扫把出去扫院子了。

两块油饼,一杯燕麦片,八点准时开始今天行程。路虽好走但气温越来越高,衣服不断脱下,随着海拔上升,一处杜鹃林显现在眼前,道路被杜硕大的鹃林遮盖,夹道的虬枝留下一片阴凉。这路似曾相识,在2013年徒步独龙江穿越西藏日东的时候,有一段梦幻树林极其相似。沿途杜鹃花含苞待放,而家乡正是数九寒冬。

中午十二点赶到高哇儿佩尼(Ghore pani),这里像一个比较大的村子,只是街上人烟稀少,显得有点萧条。在即将出村的一家在客栈我们卸下行李在这里吃午餐,客栈院子里堆满积雪,面向东方,自右向左依次看见annapurna south、nilire、dhwalgire、dhwalgire pik四座雪山。原计划在此处住宿,傍晚和明天早上去普摁山(Poon Hill)看日落日出。吃过午饭后时间还太早,商议后决定往前赶。出高哇儿佩尼向南进入到山阴小道,路上已融化积雪已经结溜冰,一个欧美样的外国老头刚从山上下来,背包上外挂着冰爪,并告诉我们下面的路会越来越难,劝我们别去ABC了。如果现在下撤也算完成了普摁小环线。不管怎样几千公里来了还是试试吧。杜鹃树枝丫已经把小道路遮的严严实实,阳光一丝也照不进来,在雪地溜冰上攀升一个小时后来到一个叫Thabala山顶小屋,由于是淡季临时小屋已是人去屋空。回首遥望远处是连绵不断的雪山,右手光光秃秃的普恩山仿佛近在咫尺,普恩山悬空的观景台清晰可看。除了雪山山顶上淡淡的几朵旗云外,天空如洗无限伸向苍穹。本想小憩却无人想动,时间在凝固。忽有几个云朵自天边升起,灵魂又带回到了人间,这地方不适合待太久,久了会萌生离尘之意,还是尽快离开吧。下山的路上积雪越来越多,这次购买的雪山登山神器冰爪大排用上,刚到四点就在山坳里看到了一处客栈,向导李赛想住在这里,时间尚早,再走一段吧,李飒虽然不爽也无奈跟着我们往前走。

接下来往谷底走,一开始还是冰碴路,我们穿着冰爪还小心翼翼的走。李飒却是一路狂奔,后来我才发现这小子不适合攀升,下山倒像兔子一样,当时我还以为他故意甩我一截,想让我们崩溃。但是他肯定有不舒服的成分,毕竟我们没有按他的意思休息。我们按照自己的节奏一边下山,一边欣赏河谷边悬崖上的冰挂,还时不时的停下来照相。一段急下后顺着河岸前行,我们又来到了山阳坡。海拔下降温度也上升了不少,路上已经看不到积雪,只听见河水拍打岩石的轰鸣声,河水被引入路旁橡胶管道里顺河道而下,等有合适落差时用于发电。又是一个攀升,道路再次被杜鹃所遮盖,天也一下子黑了。树枝上有呼呼啦啦的声响,抬头一看几只白猿在树枝上跳跃,精神为之一振,等取出相机白猿不知道窜向何处。

出了树林,天虽然有些亮光毕竟已经落黑了,眼前出现一家“安静客栈”(Tranquility gust house)。李飒问还走不走,明显是挑衅我的底线,还是给他面子吧,休息!不走了。

和李飒的生分最终晚餐中矛盾化解,无非是身上带的巧克力之类多给他一点了,多几个笑脸了,给他烧开水了,等等小恩小惠。本想今天多走一点明天轻松一点,结果他说时间可能提前一天。我门告诉他早出去一天我们的向导费还按八天付,他说这是公司的事,他愿意多走几天,公司是按他带我们的天数付给他工钱的。这下总算弄明白了。客栈就建在一个地势较高的缓坡处,河谷里是成片的杜鹃树,远处是连绵的雪山,这地也算是一块风水宝地了。

一份青菜炒饭后,接着是喝茶烤火,一直等到一个男孩(童工)说这里要关门了,我们才离开回到了冰窖似的客房。又是一个慢慢长夜。








D6 1月29日 登山第三天坂伞头(banthanti)2194——LASPUNA

海拔两千多确实有点冷,睡袋上面的棉被不时随转身滑落掉,被冻醒后拉上棉被接着睡,凌晨三点左右再次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今天的行程会是怎样?

昨天的阴冷让我今天换掉了速干裤穿上了冲锋裤。谁知这路上酷热难当,早早上衣就换单了。上午十点途中一客栈,客栈前面是一片枯萎的草坪。店老板在院子里打电话,李飒过去好像耳语了几句回来要用我电话说是想媳妇了,眼里还泛着泪光。我的电话虽然漫游了,但是没有信号,很是无奈。这是这一路李飒唯一的一次掉眼泪。

上午十一点钟,路过几个农家,一农夫懒懒躺在麦秸垛上晒太阳,也有人在梯田里用最原始的方式耕作,路已经不好分辨了。李飒指着河对岸一处蓝顶房子说午饭就在那里。下面的路其实就在田间里走,由于土地刚刚耕作过,有时候是田间小道,更多时候就是在田地里向着河谷的铁桥方向走。等过了铁索桥才算重新看见山路,沿着望不到尽头的台阶硬着头皮往前走,等看见房子时几乎筋疲力尽。谁知道是一所学校,转了弯才是今天的午餐临休客栈。我们也从2800降到了今天的最低点海拔1800 。一对韩国夫妻正在院子里晒太阳,我们啤酒炒饭后在院子里小憩。这时候一男两女也赶到这里休息,这也是后来我们多次路上相遇的丫头、小姐和少爷组合,他们也是路上相遇的。店家有两个小孩子在院子里嬉戏,女孩有十三四岁男孩八九岁,我们身上仅剩的一块巧克力送给了男孩,男孩子立即用刀把巧克力分开大一点的送给了姐姐。这是我想起第一天上山时给放学的学生照相后孩子们要糖吃,我说没有,巧克力?在背夫的包里没法取,也只好摇摇头。兜里仅剩的口香糖送给了孩子们,他们竟把两块分成五块吃了。孩子们太缺东西了,但是都不会独食让人感动。当天晚上在客栈就买了些糖带在身上,谁知道今天又找不到了。

午后的天气更加酷热,看着脚下梯田里混杂着豌豆苗的青稞也已抽穗,感觉已即将进入盛夏,杜鹃也已开放。路边有一种树,名字在云南称为铁木,一家种上几颗经过春去冬来,人们砍掉当年的枝丫,一年的柴火就够了。当地原始森林保持的特别好。这里也发现这种情况,其实人们一开始对自然是很敬畏的,只是利益出现才开始乱砍乱伐。下午五点多赶到营地LASPUNA的地方。


旅店的阳台正对着雪山,晚霞把雪山、白云都被染上了红彤彤的颜色,雪山越来越近,情绪越来越好。

在客栈阳台上自己烧水泡茶赏雪山,茶也喝透了,餐厅里老板给我们煮韩国方便面也弄好了,桌上啤酒,茶水,罐头,还有一大锅方便面好丰盛呀。

晚饭后,房间的窗户里依然能看见安娜普纳南峰以及鱼尾峰的英姿,一起议论着明天转过山去应该就看见安娜普纳了吧。以后的三天应该是:上山一天,无装备大本营一天并折返回住原处,返回今晚住宿处一天。就这样东拉西扯中入眠了。



D7 1月30日 登山第四天LASPUNA——Deurali

晨曦中安娜普纳南峰、 migire 还有鱼尾峰自右往左一字排开,鱼尾峰在博卡拉就能看见,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看见她的真容,她就像翘起的鲤鱼尾巴,惟妙惟肖。

上午依然是火辣辣的太阳,一路向下上千的台阶,腿都有点不听使唤,过了铁索桥开始攀升。衣服湿透了,狼爪冲锋衣里面挂满水珠,看来上当买假货了。在路旁休息时候,一男两女给我们打招呼,说昨天午饭到时候遇见过我们,没想到今天相见。小姐感冒了,我殷勤的把药送个了她。忽然听到了直升飞机的轰鸣声,驻足观看飞机停留在昨天居住的地方,估计有人身体原因被救走了。600美元没了其实这一路下来,韩国人只少有一半,剩下是欧美,中国人。我们羡慕那个小伙运气好,那个小伙也是可烦。后来证明照顾两个女人真是不容易。

在午饭等待中,一男两女从山上下来,第一句拿么斯得接着就是你好,此时遇到中国人不免亲近起来,他们是南方医科大学的。一个女孩把微信号留给了刚刚结伴泸州医学院大五男孩(少爷)。另一个安徽女孩说河南安徽是老乡,让我拍了她的微信号,后来发现手机根本没拍清楚,也就留下了遗憾。确实在这喜马拉雅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亲近,当然说的是男女之间。

午后,天气渐渐变暗,河道对面的山坡上,数十条瀑布自山顶飞下,极为壮观。 此时雪花也悄无声息的漫天飞舞,一路马不停蹄,赶到喜马拉雅客栈的时候已经中雪,那敢停留,离终点还有两个小时里。出客栈大雪满天飞。他们三个也成了我们一员,雪越来越大,能见度也只有一二十米,刚刚结伴同行的两个女孩子确实走不动了,我告诉她们还有十分钟,他们居然相信了,到了营地没有好脸色的说我这是十分钟,他们那里知道我是在鼓励她们呀。

五点多达到终点。在狭窄的房间里我们化雪烧水,喝上了平生第一次所谓的“无根水”,过上了神仙日子。




D8 1月31日 登山第五天,冲击安娜普纳大本营 夜宿Doyan

进入童话世界,一片银装素裹,联合国军七点纷纷出征

今天行程10个半小时。早上七点半准时出发,白雪皑皑。走出十五分钟发现雪镜落在包裹里了。这是很致命的,当时是侥幸,以为安娜普纳会山顶风云多变不会有云彩。穿上冰爪后走起路来安全了许多,基本不会滑倒。沿着山体右侧横切,脚下河谷里高山雪水拍打发出隆隆的响声,天气慢慢变亮,能够看清楚前面的韩国人,首先抵达第一个营地MBC。在那里稍事休息,接着继续向今天的目的地进发。这时鱼尾峰、安娜普纳已经阳光普照,河谷里还处在阴影里,等到阳光照射到身上的时候,行走时热往外涌,雪谷里阳光照射在白雪上,雪地像铺满了碎钻,眼睛不敢直视,而眼前是一条俩个人错身时就有可能踏进到雪窟窿里,所以还得认真看路,只有人少路好的时候才能用筒巾把眼睛蒙上一会儿。有时候看会儿路,看一会儿山上裸露的山石,算是对眼睛一种调节。等翻上雪坡看见大本营那一排房子时,这几天朝思暮想的安娜普纳我终于可以拥抱你了。后来证实了一句话,你看见的未必是真实的,喜马拉雅天空太纯净了,感觉是平坦的雪路,走起来那么累,感觉就一千米左右,营地明明就在眼前却永远走不到她的跟前,加上刺眼的阳光,脸蛋阵阵发疼,眼睛感觉要失明了,山体咋就变成绿色。用头巾蒙上眼睛,透过一层头巾,路面变得模糊了,但是可以看看雪山、雪地、来的路,不看不知道,这条看似平缓的雪道其实是视角造成的错觉,我们一直在攀升中,十点准时抵达营地。原先想想抵达营地后的各种预案幻想,都被一杯红茶取代,在正对雪谷迎着我们来的小路一家客隔窗栈远眺那些正在路上的小伙伴,是不是也在纳闷怎么走不到头呀。

虽然累,毕竟这么近距离接触到安娜普纳,仰望山顶,感觉歇上一天还真能上去,感觉就像一小山包,事实上我们只是在她的山脚下,此时海拔也4200。撤吧,那些就幻想一下好了。还是下山吧,路还很远,告别了旁边几个韩国学生踏上了返程的路,轻松了,眼睛还是受不了,可腿好受了,在营地的标示牌前我让一对照相的夫妇给我留下了距离安娜最近的留影。这与原来幻想的脱光了衣服,躺在雪地里,摆出各种恶心人的造型都相去甚远。但是多年以来梦想终于实现了,内心还是满满的满足,转了湾就看不见营地了,躺在雪地里打个滚满足了一下自己算了。

抵达昨晚营地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五个小时过去了。吃了几口难吃的蔬菜炒面,喝了一瓶可乐下山。雪又下了,和昨天不同,今天下的是雪粒,难道这里一直是下午下雪,上午暴晒吗?反正这两天是这样。下上途中,遇见了第一天进山时登记登山证的韩国学生,他一个人正在往我们昨天宿营地攀爬,我们已经领先他正正一天。上升了一千米,还要下降一千米。道路旁是枯萎的毛竹随着海拔的下降有了生机,树上一群白头猴上蹿下跳,扔过去一块糖非但没有吸引它们还把他们吓跑了。


为了明天早点赶到温泉冒雪走到六点多,夜宿昨天中午用餐的地方。路上打赌赢了啤酒,同伴大方一家伙买了三千多块钱的,喝了啤酒,吃了方便面一早就睡了。半夜起来,天上已是布满繁星,还是那样的亮。


D9 2月1日 登山第六天
徒步六小时,温泉泡汤。Doyan——

早上八点准时出发,这几天每天都是八九个小时。艰难的上坡,2000级台阶,一步一步上来,人已经习惯了上下,喜欢了行走,一切都变得难么简单,就像入禅的人,时间空间都凝固了,不觉中就到了大前天居住地。在这里一瓶可乐,一碗方便面算是午餐。此时远处的鱼尾峰,安娜普纳南峰也没了远近,看着在眼前,要到它跟前还要有两天的路。空气的洁净让空间时间都觉得不同。

随着海拔下降森林又恢复生机,毛竹拔出的枝条已经高出老竹,竹叶正在萌发,鸟儿开始唱歌,杜鹃和一些不知名的花正向开放,沿途多了不少中国人,前几天都是韩国人。在一个画了棋盘的路口向左下山,离开了来的路。一韩国男人面色凝重地坐在毛驴上,绕道而下,今天有一架直升机从头顶飞过,看来又有人需要救护。

路上遇见一台湾男人,他不说根本看不出年龄,问我们前面情况,我告诉他还是别去了,在下雪,路湿滑。他一句挑战一下自己,这可能是我一生的唯一一次。我说有的是机会,他说他67岁。我无语了。我这人最不爱听的就是最后一次之类的语言,其实想来有很多事是不能重来的,珍惜当下才是王道。

一个小时以后来看见满院鲜花的几家客店,这儿就是今天的住宿地。下河洗温泉,门票50 尼币,人民币也就3块钱。耳边江水涛涛,惬意地享受温泉乃人生幸事也。晚饭把剩下的鱼肉牛肉全吃了,喝了2000多块钱的啤酒,迷迷糊糊睡觉了。

客栈露天花园,简单布局都让人流连忘返,当下就幻想着让自己的家也变成这样,闲暇之时三五知己一起喝茶聊天,甚至几杯小酒不也快哉。气温在下降,酒劲慢慢上来,回的室内,时间才八点没多久就呼呼入眠了。














D10 2月2日 登山第七天 返程博卡拉。

今天路程才三个多小时,清晨第一件事就是拍照留影,就要告别这处远离家乡,又和我们亲密接触七天的森林,一步一步丈量出来的台阶、雪地、乱石摊、还有雪山、小草、鲜花等,何年何月何时才能再次看见它,有种不舍,有种留恋,感觉有时候言语是无法表达的。突然想起七年前穿越墨脱时,说道一定再走一趟,不会很长。但是七年过去了,也许还有更多美好的地方等着我去,也许很多地方第一次成了最后一次,人生也是像走路一样,不能复制,只有往前走,即使你再来一遍,毕竟物是人非。走好每一步,前面才会更加敞亮,才会看见更多的人间美景,感受更多的人间真情,让人生过得充实,精彩。

说说李飒,他有点腼腆,想媳妇时候会掉眼泪。住宿吃饭先把我们安排好,自己总是躲在厨房里或者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吃饭。手抓饭迟早要被刀叉所取代,他们也知道不雅,却是祖先留下来的喜欢,我觉得应该尊重他们的习惯。

再说向导背负之事,尼泊尔物价低,费用不高,人又信奉佛教,做生意很光明。路上交流都不是问题,即使你英语较差,过不了两天肢体加语言也能明白个八九不离十。

下山总是来的很快,不到11点就到一汽车停车点,司机在下弹子棋,生意好像与他们无关。饭店的老板伙计都在认真的洗菜刷碟,脸上露出是平静和幸福。

一路下山山民越来越多,可以听见家里鸡雏的叫声,小牛犊静静地躺在牛棚里乘凉。好一派田园风光。雪山离我渐渐远去,完成多年心愿的满足渐渐平添一丝惆怅,路上不时哼唱起分手总是难免的.

一辆奥拓大小的轿车塞上我们五个人,行进在崎岖的乱石山路上,汽车的能力也能发挥到极致。

晚饭吃的很香,是真的饿了。水煮鱼,小炒牛肉,干煸豆角,蒸蛋,花菜,看见啥都想吃,三人两瓶二锅头,晕晕的入眠了。






D11 2月3日 博卡拉老城

六点钟,我们就坐上了出租,早上本想用门口那辆铃木车,有黑牌车,他不敢拉我们。在尼泊尔车上的牌子分三种,红色的是自用的,但是有时候会拉私活,相当于我们那里的黑车。黑牌是营运车辆,出租等。还有绿牌的是旅游用车。一路上黑牌车司机诡谲他的眼镜说三千多是好的,说我的三百多不行,他那里知道我的能买他的一堆。他一边开车一边英汉双语胡侃,又是放音乐,吹自己是昆明人,反正是开心。

去博卡拉老城,老城其实看着不老,总觉得这座城市,像刚刚建成不久的城市。如果不是城区面积有这么大的话,我肯定以为这是边远地方的乡镇。沿着老城区的街道漫无目的的走街串巷,九点左右一对祭祀队伍出现了,五六个壮汉头顶祭祀器具,后面有两组男女方阵一路鼓声歌声走来,扩音器里传来极有穿透力的声音。

街上那些上学的孩子们都穿着漂亮的校服,校车在城市来回穿梭,路边一直有学生等校车,不明白这里的学生是上学还是在一直坐校车。穿校服的学生俨然成了这座破旧城市一道最美的风景。其它的实在是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老城区装饰最好的店铺是丰田专卖店,打听一下霸道价格,一千七百多万,在中国可以买到两辆还用不完。

在一间咖啡屋,一杯咖啡,蔬菜三明治算是今天的午餐。难吃,这些天除了中餐以外,就没觉得有能吃的东西。接着沿着大街走回到湖边区。

沿着湖边店铺闲逛,时间过得好慢,天空也特有意思,一个多月了这里一直没下过,今天从中午到到傍晚一会儿阴一会晴,一会儿下一会儿停,我真成雨神了。尼泊尔人用瘪足的中国话,夹杂着英语在沟通,生意做的异常活道,反正把我们身上的钱掏光为止。

其实你稍微注意一下你会发现,不管老板,伙计,他们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都觉得世界应该是这样,从饭店的服务员和老板,商店的伙计和老板,咖啡馆的伙计和老板,就连买菜的,修鞋的,缝纫的脸上无不洋溢着快乐和幸福。


D12 2月4日 博卡拉返回加都

薄雾中的博卡拉显得有点神秘。也许是我们离开它了故作神秘,奥拓级的轿车200元把我们三人送到了汽车站。我们车上除了我们三个外,就一个外国老头。剩下的都是当地人。车况与我们来的时候大巴没区别,唯一的不同是没有wifi free,可价钱却便宜了一半。

车站到了七点就开始人头攒动了,国人依然是主力军,感觉没有像刚踏入尼泊尔国土时候大家的语言、眼神都是温暖和亲热的。离开博卡拉的车站感觉与在国内早些年的车站没区别,太阳慢慢照亮了近在咫尺的安娜普纳、鱼尾峰,我们千辛万苦才到了它的脚下,而在车站感觉是那样的近,这不是幻觉,感觉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到,空气太洁净了,这种视觉差都会出现。

一路风景就像行进在国内山区的国道,只是路况太差,一百多公里我们在车上呆了七个多小时,中间两度吃饭,路上一队、一群、几个一起的学生成了一道不错的风景,着装非常得体,有灰色的套装,深蓝色,还有咔叽色的。女孩子头上要不全是红头绳,要不全是白头绳,俨然好看。

下车后,出租送我们到泰米尔区,在一家全是欧美人住的青旅安顿好。接着去找中国菜馆,晚上七点就在房间里瞎侃了。









D13 2月5日 加都杜巴广场 烧尸庙

早上没在国际青旅吃面包咖啡,直接跑到湖北成都两个客栈之间的中华食府豆浆油条牛肉面,由于时间充足决定步行去杜巴广场,谁知道走错了路,跑到兵营去看了一会儿部队阅兵。早上冷空气吹得光嫌羽绒服薄,这才九点多钟就剩下一件衬衣还觉得热。由于转错了方向离杜巴广场越来越远,只好坐出租。杜巴广场在我眼里还是充满藏族特色,赭石红是主色调,在公主寺拉玛丽公主在阁楼上展示了她的芳容,其实她还是个孩子,被推上了神的位置,最多也就10岁,眼睛画着浓妆,可能有宗教的意思,大约一分钟后,阁楼门被关上。这孩子大约20岁还要返回人间。寺庙会给他一些钱物。

整个庭院小天井里烟雾缭绕,这公主天天待在这小阁楼里生活会幸福吗?日子会开心吗?这也许是我们这些非宗教信仰的人无法理解的。

接着参观了有一棵大树木料建成的大殿,据说是加都最早的建筑,有了它,加都才慢慢建成,据今天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些当然无法考证。200尼币的导游说话我们也是一半听一半猜。木雕,鸽子,凶神,这些都是我对杜巴广场的印象,在烈日下,沿着尘土飞扬的街道回到了青旅,又搬到一家中华旅馆。

这时候才下午两点多钟,实在是无聊就搭上车去了烧尸庙,1000元一张门票,一个年轻人用英语夹杂汉语给我们讲解,听着实在费劲,又觉得是免费就凑合着让他陪着,谁知道最后他向我们要一千块,实在无法接受,后来他说不要了,自己走了。

沿河而建的烧尸场本应是印度教徒最终的安身处所,却成了一处名胜来参观总感觉是对逝者的不敬。

在桥的上游是逝者最后沐浴祭奠祷告的地方,在一身白衣男子,头上裹着白头饰,在他的指导下,家人把逝者安放在头上脚下顺着河坡的石台上,男性最靠上游,依次是女性洗浴台,贵族烧尸台,然后就是桥的另一侧,沿岸的烧尸台了。浓烟在河边升腾,尸体被大火烧糊的味道在空中弥散。

河对岸沿着河岸是一排印度教神庙,里面是男女生殖器,猴子在里面窜来窜去。整个烧尸庙有三百多座这样的塔,里面都是生殖器。拾级而上,有很多当地男女在塔林玩耍,还有小贩在卖吃的,到了坡上,加都一览无余,那些猴子成群结队的等游客给他扔花生。

晚餐我先喝了一杯酒后,才开始吃东西的。


外面D14 2月6日
猴庙白塔

一层薄雾笼罩着加都的天空,我夹杂在熙熙攘攘的的人群中,

在去中华面馆的转弯处遇见了ABC途中加微信的女孩,我竟然不知道她是谁,还是后来同伴告诉我才知道是安徽的女孩,在南方医科大学。

抵达猴庙后就是登台级,在到山顶的时候买票的一眼看出我们是外国人,需要买票。

猴庙就是一个藏传佛教,转经筒说明了一切,如果不是路边乞讨的当地人我真以为在拉萨

猴子肆无忌惮的在人群中穿梭,刚刚放进佛塔的贡品,佛祖还没来得及品尝就被猴子拿去享用了。

加都还笼罩在雾中,在山顶远眺加都,嫣然是一副水墨画,可惜了,我的相机不能记录此景,也算是遗憾。

顺着山的右侧下山,在出山地方,又出现一个印度教烧尸场,里面正在唱歌祷告,木架在外面已经摆好,不愿多看匆匆离开。

一穿藏袍男孩虔诚的在转经,我和他相视一笑慢慢下山而去。

午饭后,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很沉,不是同伴吵醒,估计都天黑了。无奈只好随其所愿去登白塔,一路上尘土飞扬,感觉就像上中学的时候,大街上就是这个样子,反倒觉得可亲切,回到了少年。

加都,再见。仪式还是要搞的,白酒还是要喝的,醉了,睡了,天明了 。


D15 2月7日 回家

酒喝多了,都八点多了,头还是昏昏沉沉。晃悠着去吃了加都最后的早餐,两碗豆浆,一碗牛肉面。两百一碗的牛肉面光牛肉都能吃饱。邻桌的女孩点的牛排面,碗里的牛排和她的脸不相上下,女孩子对着那么大一块牛肉有点难为情。加都的牛羊肉都便宜,只要你不顾及吃相就放开大吃吧。

午饭是在机场吃的,蔬菜三明治是凉的,无法下咽。机场最大的厅就是这间咖啡厅了。有电视,有咖啡,有沙发。候机厅其实就是一个长廊,喇叭发出浓郁尼泊儿味道的英语,声音就像小学里大喇叭发出的那样。只有一个显示器上能看到我们的航班在五号登机口,后来又改为一号,没有广播。接着男女分开进行人工搜身,看我是好人,这个环节免了。等踏上东航飞机感觉已经到家了。

机场是不给你有选择紧急通道机会的。我给托运行李的打票员讲,能不能安排我坐紧急通道的座位,她直接摇头说NO。说可以安排我坐到左边,也算满足了我的一个要求。登上了飞机才发现我被安排到紧急通道的前一排,紧急通道六个座位竟然是空的。这下近水楼台,直接坐上,享受VIP。

在加都机场,缘起我想买一身喇嘛衣服主动给俩个喇嘛搭上腔的,他们在印度佛学院学习二十二年了,第一次回国,一个只能讲英语和藏语,另一个还能费劲地说几句中国话,他们都是甘孜藏族自治区人留学二十多年没回过家让我佩服的一塌糊涂。他们已经与佛深深结缘,不吃肉,不结婚,一心向佛。

夜宿昆明,明早飞回家乡。完美旅行结束。(qq123700427)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白马金枪
  • 雨丝儿
5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2-17 15:10 显示全部帖子
大大狼 发表于 2015-2-17 15:06 D1 1月24日 许昌到加都迷迷糊糊听到电话铃响,电话一端是厨师问我,准备好了,答的利索,好了。赶紧起床, ... ...

DSC_000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_00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2-17 16:41 显示全部帖子
大大狼 发表于 2015-2-17 15:06 D1 1月24日 许昌到加都迷迷糊糊听到电话铃响,电话一端是厨师问我,准备好了,答的利索,好了。赶紧起床, ... ...

这么长的游记,分楼发帖更方便欣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2-17 19:15 显示全部帖子
大大狼 发表于 2015-2-17 15:06 D1 1月24日 许昌到加都迷迷糊糊听到电话铃响,电话一端是厨师问我,准备好了,答的利索,好了。赶紧起床, ... ...

支持好活动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2-18 02:02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2-18 17:31 显示全部帖子
大大狼 发表于 2015-2-17 15:06 D1 1月24日 许昌到加都迷迷糊糊听到电话铃响,电话一端是厨师问我,准备好了,答的利索,好了。赶紧起床, ... ...

支持欣赏好活动
发表于 2015-2-27 10:24 显示全部帖子
DSC_00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_00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_003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5-2-27 10:24 显示全部帖子
加都——博卡拉
发表于 2015-2-28 14:32 显示全部帖子
大大狼 发表于 2015-2-17 15:06 D1 1月24日 许昌到加都迷迷糊糊听到电话铃响,电话一端是厨师问我,准备好了,答的利索,好了。赶紧起床, ... ...

看贴回贴是一种美德,偶看贴必回。
发表于 2015-2-28 14:33 显示全部帖子
大大狼 发表于 2015-2-17 15:10

看贴回贴是一种美德,偶看贴必回。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