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363

主题

30

今日

尼泊尔

被雪山环抱的孤独的旅程,一个人独行8天,完成EBC三条沟的天堂之路

查看:69600 | 回复:229
发表于 2015-3-18 19:3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19:00 编辑

进店的时候,老板娘居然很热情的就上了两杯热芒果汁。在国内被坑坏了,总是遇到未经允许就擅自上菜的的精明的小老板,让人以为是赠品,谁知道是老板的小伎俩,吃干抹净收费几百,有苦说不出,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这种经历,想必大家都是经历过的。尤其是EBC这一路走来,无论大小事宜,都需要收钱,开水要钱、充电要钱、WIFI要钱的地方,忽然间不声不响的送上两杯芒果汁,的确有种忽然间的警觉。反复问老板娘“IS THIS FREE ?” 老板娘笑而不语,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边,表示小声点,生怕附近的老外们听到。或许是抱着对尼泊尔人民善意淳朴的想法,虽然老板娘未曾说是FREE的,但也姑且当做FREE了吧!反正好久没喝过带酸甜味的饮料了,哪怕被坑,也认了。当然,芒果汁还是很好喝的。



边喝着芒果汁,点了个炒饭,享受疲惫过后的闲暇,中午因为赶路未曾吃中饭,在暖暖的芒果酸甜味中,渐渐放松。屋子里飘散着一股煤油的味道,几个早到了的老外在屋子外晒着太阳,享受高海拔的微风,院子里的牦牛,静静的吃着茅草,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


吃完饭,看看时间,才3点。想着今天似乎能完成Kala Patthar(5600米),和重庆大哥商量了一下,就决定把东西放房间里,轻装上阵。老板娘问我们是不是打算上Kala Patthar,说是如果这个时候上去,山上风很大,不建议我们上山。但是,为了节省每一天宝贵的时间,我们依旧坚定的要上山,当然,羽绒服热水是一定要带上的。

说走就走,跨过一片白色的沙子的平地,爬上一个缓坡,就开始连续400米的大上坡了。到了半山腰就开始起风了,风很大,吹得人都站立困难,温度也在不断的下降,空气更是渐渐稀薄的似乎成了真空。步子渐渐沉重,呼吸渐渐急促,身体也不住的摇晃,离登顶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想要放弃,却告诉自己需要坚持。最美的风景,永远是给坚持到底的人准备的,若要见到他人见不到的世界,便需要坚持走他人坚持走不了路。我要见到他人未曾看到的世界,便不能在他人最后放弃的地方也选择放弃,这就是我喜欢徒步的原因吧。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你若在他人选择放弃的地方也选择放弃,那你终究只能和放弃的人一般,局限在那放弃的路之前的世界里。远处的黑色山体便是珠峰,为了能看到更多的你,我要继续前进,在前进。。。


发表于 2015-3-18 19:3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19:06 编辑

5点半,经过两个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登顶Kala Patthar 最高处,那飘扬着的彩旗,似乎是给胜利者准备的锦旗,是那么鲜艳充满了自豪感。远处的珠峰,也能看的更清楚一点,虽然依旧被努子峰挡住了一部分,但我也尽最大的可能看到了更多的你。世界最高峰 EVEREST ,虽然以我目前的能力无法征服你,去登顶,只能静静远观。但目前的我是能做到了我能做到的最大极限,这就足够了。


山顶风大,且渐渐起雾了,天也黑了,欣赏了不足十分钟就只能连连不舍的起身下山。在幽暗的大雾天里下山,还真怕迷路,幸好开了导航,且似乎每次都是如此,下山路总是显得更宽阔一点,奔跑下去半个小时就到了住地。
发表于 2015-3-18 19:32 显示全部帖子
[p=22, null, left]继续晚饭、烤火、扯淡的日子,完事了,继续睡觉。明天的路程依旧很远。晚上的星空很璀璨,很美。在5000米海拔看银河,多么浪漫的一件事。


[p=24, null, left]

[p=24, null, left]

[p=24, null, left]

发表于 2015-3-18 19:3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19:21 编辑

D5,2月17日,Gorak Shep(5140米)—2.5H—EBC(珠峰大本营,5364米)—2H—Gorak Shep —1H—Lobuche(4910米)—0.5H—Dzonglha(4830米)一路向下,标准)—1H— Pheriche (4280米)  —1H—Shomare(4000米)


早晨起来,因为外面的温度太低,夜间—30度的气温,早上也懒得洗漱了。直接吃早饭,点了Noodles Soup ,想不到,居然是三鲜面的味道,还真的有种回到了小时候吃三鲜面的感觉。不过因为海拔高的原因吧,面条有点硬,没煮透。当然,味道还是相当的好,基本一路走来,不管是老外还是中国朋友,早饭基本都是这个 Noodles Soup  三鲜面!!


沿着一路塌方滑坡的冰川河谷岸边走,不时张望下右侧的珠峰,和谷底的蓝色冰川,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2个半小时。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很失望,没有看到一顶帐篷,那种珠峰大本营本应该帐篷满地,各国登山家云集的场面,因为这个冬季,而没有一个人。听向导说,当夏天登山季来临的时候,整个河谷里都是帐篷,只要是块平地,就会有帐篷。我们是无缘得见了。不过,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显得更自由更随意更安静一点。静静的欣赏冰塔林,静静的欣赏珠峰雪景,静静的聆听世界最高峰的声音。




不过略带遗憾的是,未曾找到EVERSET BASED CAMPING 的标志,只好去冰塔林里面去玩玩了。


远看冰塔林(就是远处的那一条白色的条)显得很小,似乎和普通的雪地没啥两样,近了,进去了才感觉,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就好像星际穿越里那段在冰星球的片段一样,到处都是高高的冰峰,是属于冰的世界,没有生命的痕迹,只是安安静静的待在那,千万年如此。直到有了人类的闯入,来自外星球的游客。才有了点生机和色彩。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冷媚儿
  • 舒马赫nx
发表于 2015-3-18 19:3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19:39 编辑

DSC00669.JPG


玩了一个多小时,因为计划好的行程原因就打算回程了。2个小时不到就回到住店,老板娘居然又热情的送上了热芒果汁,又吓坏了。赶紧问:IS THIS FREE ?  老板娘依旧是那副神秘的姿势,让我们静声。既得之,则安之吧。享受芒果汁的温暖酸甜,休整片刻打算结账继续出发。结账的时候,真像终于大白了。原来老板娘喜欢中国人,基本上每一个去的中国人都会送上一杯热芒果汁。而且,许多中国来的登珠峰的队伍都会选择在此住宿休整,窗外贴着的布条就是最好的证明。





发表于 2015-3-18 19:3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19:50 编辑


回程的路,我们走的很快,基本上1个半小时到达loboche,半个小时到达Dzonglha ,在Dzonglha遇到一个中国团队,说是因为有个小子想赶到LOBOCHE,就抛下他们先走了。而他们这些走得慢的因为不想整个团队散掉,只好继续走了。我不想去指责那个小伙子什么,只是在想,对一个团队而言,每个人能力不同,自然会有快慢,在选择队员成立一个团队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走得快可以,但不能随意,因为你会累垮整个队伍,走得慢可以,却不可以为了所谓的保证一个团队而去做超出自身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这样很容易导致危险的发生。尤其是这样一个高海拔高危险的地区徒步,团队的决定可能就是事关生死的事情。当断不断,只会自受其乱。或许在磨合过程中就应该做出决定,是走是留,而不是在半道出这样意见不合的事情,很多意外就是因为意见不合而没有一个可以统一意见的人。户外 ,尤其如此,希望后来者可以谨慎考虑这些问题,在南池的时候就该决定好去留。对于这个团队,我只能说声好运了,还有2个小时天黑,希望以你们现在的状态可以幸运的到达loboche吧。


因为不喜欢走老路,就选择了Dzonglha 过后沿河谷底走(来的时候是沿着河谷的半山腰走的)。果然,不同的路总会有不同的风景,两边高峰林立,中间一条开阔的河谷,除了那渐渐浓重的雾气,不然,这绝对是风景最美的一段了。



一路下的都是缓坡,所以速度很快,去个小时就到了Pheriche ,重庆大哥不打算去Gokyo , 故决定在此休息了,而我,因为要赶路,只能在此彼此道别。人生本就如此,在通往同一个目的地时,总会遇到很多走相同路的人,那时候是同甘共苦的朋友,因为有着同一个目标。而当目标不同时,又要分道扬镳彼此告别,没有人可以一辈子相伴,生命中有太多的过客,到最后,能陪着你的,永远都是你自己。


走了一个小时,天色渐渐黑了,虽然体力依旧不错,却意识到天气已不再适合赶路,匆匆的在Shomare找了个地方休息。Shomare是个半山腰的小地方,仅十几户人家,因为淡季的原因,没有多少背包客住在这里。好不容易找到个有人的地方,仅仅是有两个老外。这也是一路走来,最人气暗淡的旅店了。


说起来,这两个老外也是比较有缘的,这一路走来,是唯一比我们快的了。人高马大,是美国人。不过明天他们仅仅是打算到DOLE,而我要到GOKYO,看样子,就再也见不到了,老美。


发表于 2015-3-18 19:3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19:58 编辑

D6,2月18日, Shomare (4000米)—0.5H—Pangboche(3980米)—1.5H—Phortse (3800米)—7H—Gokyo(4790米)


早起,来一碗Noodles soup 以后,七点半出发。今天是路程最长的一天了,沿途问的很多人都说需要两天才能到达gokyo。幸好在南池的时候向导给过我动力,说是以我的速度9个小时应该可以从panboche 到gokyo  。 相信向导,相信自己,沿着河谷右侧的半山坡走,一路都是上上下下的,很耗费体力,且沿途的景色比较单一,只有河谷和远处的雪山,只能一路闷头狂赶路。




中午的时候,居然第一次看到出着太阳下着雪的奇景,也是跪了。以前倒是看到过烈日高照雨水照落,却从未想过,太阳高挂大雪也能纷飞。果然是出来一个圈子,才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奇观。或许,对当地人来说,不是奇观了吧!


闷头赶路,雪越下越大,乌云遮盖了山谷,只能看到半山腰,3点到了个叫不出名字的地方。看到唯一的一家明显是HOTEL的房子,想着今晚就在此休息吧。急匆匆干了过去,到了门口,却很失望看到门锁是关着的。心瞬间落入了谷地。雪很大,不适合赶路,往前走,最少2个小时才能到gokyo,往回走也要2个小时才能到machehermo 。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踟蹰片刻,还是打算继续前进,因为不喜欢走回头路。


望着渐行渐远的关了门的旅店,雪也越来越大,所幸是背对着风向,虽然身体未曾感到失温,但是天越来越黑,温度也越来越低,而且大雪遮盖了原本就不是很明显的了路迹。走着走着,明显感觉到自己似乎失去了正确的方向,入眼处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几间牧牛场里的石头房子,出于安全考虑只好厚着脸皮去了牧场去借宿一晚。


幸运的是,夏尔巴牧民真的很好,好心的收留了我。虽然他不会说英语,我也不懂夏尔巴语,但全世界还是有通用的肢体语言的。我双手一合靠向脸的一侧,装出一副睡觉的样子,他懂了,但是他拒绝了,一瞬间我懵了。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没有多余的被子,我说我有,又再次感叹自己的明智,带了羽绒睡袋。只要有个遮风挡雨之所,就不怕无处安身。


推开小木门,房子很小,小到我的脑袋基本上都快碰到屋顶了。屋子里面暗暗的,因为下雪的原因,显得光线很差。里面有个不到一米不到仅能容纳一个睡的木板床,床上有个睡袋,床的周围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品,茶杯、餐具、食物,整齐的摆放在上面,虽然地方不大却也不显得杂乱,反而很干净有序。



DSC00706.JPG



发表于 2015-3-18 19:3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19:59 编辑

还有一个草堆,是用来喂牛的吧!看到草堆,我还是很高兴的,心想,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赶快和他说,我睡草堆。他不同意,非得要我睡床,他睡草堆。做人要有感恩之心,主人好心收留我,客人自然不能再蹬鼻子上眼,感觉铺开我的睡袋,占据好草堆,今晚的床,有着落了。



外面飘着雪,屋子里显得有点冷清,他生起了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引火的是晒干过松树叶,引燃后发出兹兹兹的声音,还散发出一阵松油的香味,火苗蹿的很高,屋子里也渐渐暖和了起来。他拿着热水瓶倒了一杯饮料,有种像巧克力牛奶的感觉,但是又不是那个味道,总之挺好喝的。那种顺滑的感觉,至今依旧留在唇齿间。



然后拿了几个土豆,放进锅里煮着,我想,这个应该就是他的晚饭了。。。我拿起炉头,开始烧水,他就自顾自的拿着牧草出去喂牛了。



静静的观察这屋里的一切,虽然很简陋,却显得很温馨。人生,有时候只需要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安睡之地,便能幸福和满足,食物,只需温饱即可安心。喝着巧克力牛奶(暂且就这么叫吧),时间过得很快,中间他赶了两头小牦牛进来,可能是怕外面温度低,冻到吧,偶尔逗逗小牦牛,也挺好玩的。土豆熟了,开始散发出那种食物的味道,天色也彻底的暗了下来。打开屋子里的太阳能小电灯,不是很亮,却足够照明。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3-18 19:34 显示全部帖子
2015,势在必行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3-18 19:3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苦兀 于 2015-6-8 20:02 编辑

DSC00709.JPG



给牦牛们吃饱喝足了,他也回来了,进了屋子,抖抖身上的雪。和我一起围在炉子边烤火,我不断的加着大便(当地的燃料)烧火,他把土豆递过来,示意我吃。早就已经忍不住了,也就不再故作矫情的推辞了。或许是因为饿了,也可能这里的土豆就是不一样的缘故,觉得非常的好吃,比我吃过任何地方的土豆都好吃,虽然是水煮的,但更有那种土豆的原汁原味的感觉。一口气,吃掉了大半,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吃,我问他为啥他不吃,他只是笑笑。我想,他是怕我吃不饱吧。想问他名字,他也只是笑笑,语言不通,所以交流很困难,姑且就叫他笑笑吧。


笑笑是个典型的夏尔巴牧民,在路上,我也经常看到当地牧民,穿着拖鞋,赶着牦牛换着一个又一个地方草更茂盛的地方,放牛,或是背个大竹篓,装满了草料。行走在山脊上,日复一日的劳作。高原的烈日,把他们的脸都熏的黝黑,却也显得健康。因为吃了笑笑的晚餐,我也就煮了个中式挂面配上苏伯蛋花汤,当做晚饭弥补笑笑了。笑笑吃的很开心,只能说中式食物真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啊哈哈。还把剩下的沙琪玛给了他,对于他来说,可能一辈子也就能吃这么一次吧!所以他吃了一块后,就把剩下的很是珍重的藏了起来。


吃完晚饭,就是喝喝茶、烤烤火的事情了,因为言语不通,所以彼此间也没多少交流,哪怕是问一些问题, 笑笑也只是笑笑,我也只能笑笑了。笑笑要送我礼物,像是貂身上的毛皮一样的东西,滑滑的皮毛摸起来很柔顺。我想着,似乎不允许携带这些动物皮毛过境,也就谢绝了。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后悔的,这唯一的一份短暂接触过后的友情的见证就这么被我拒绝了。


夜渐渐的沉了,火光也渐渐微弱,疲惫和睡意袭上身来,我知道是该去休息了!笑笑早就在打哈欠了,忙碌了一天还要陪我烤火,真心有点过意不去。说一声 “good night!” 就钻进自己的睡袋里呼呼大睡了。这一晚睡得还是比较舒服的,有小牦牛相伴,有传奇的夏尔巴朋友相陪,屋外的雪尽管下着,却不显得冷。忽然间想起,今天似乎农历大年三十,这个大年三十的夜,过的也太过独特了。

DSC00714.JPG




(回国后,还和原先约伴打算一起走EBC的朋友交流,得知他在21号那晚也是在这个附近休息,不过他没我幸运,没找到个这么好的地方,是直接裹了羽绒睡袋在雪地里猫了一晚,早晨起来还看到狼爪印,夜间好几次出现幻觉有个模糊的朋友告诉他起来和他的朋友走去一个温暖的地方。能活着,还真不容易!也亏得他的装备顶级)



D7,2月19日, Gokyo(4790米)—8H—Namche(3440米)(徒步8小时,上升1170米,下降2500米)  

早晨醒来已经8点了,雪已经停了,阳光透过小窗进来,把今天照亮的更加美好了,睡袋里充满了干草的味道,伸个懒腰就打算起床了。笑笑也被我吵醒了,自然就都起床了。打开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新的一天开始。

道别前合个影,我会永远记住这个难忘的大年三十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