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鄂尔多斯

重装无后援徒步穿越库布其沙漠东西大长线(夜鸣沙——响沙湾)

查看:8420 | 回复:22
发表于 2015-4-16 03:12 显示全部帖子
[p=22, null, left]从腾格里沙漠穿越回来没多久,达旗的朋友赵玉斌跟我说想走一次长线,让我带着他走走库布其沙漠最美也最难的东西大长线,我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虽然我俩认识时间不长,但是他已经跟着我和我的领队们走过了库布其沙漠的东线和西线。记得第一次跟我走完西线,他才告诉我他有严重的心脏病,心脏血管里放着支架。看着他魁梧偏胖的身材,想着可能出现在沙漠里的严重情况,我真的很庆幸他没有倒在徒步沙漠的路上。以为他再也不会走沙漠了,没想到紧接着他就又重装走了三天的库布其沙漠东线,而且一走就是两次。得亏他自己是医生,很了解自己的身体需要什么样的运动量,再加上他又不怕吃苦,很有毅力。所以这一路走来,[color=rgb(0, 0, 0) !important]户外徒步的经历也逐渐丰富起来。不过即使这样,跟着我一路重装,完全没后援徒步库布齐沙漠东线大长线,对他,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迄今为止,除了[color=rgb(0, 0, 0) !important]长春的朋友咕咚和[color=rgb(0, 0, 0) !important]山东的朋友孤狐由我带着完整地穿越过库布其东西大长线(七星湖——响沙湾),赵玉斌是第三个要我带着走东西大长线的人。为了让重装穿越的难度稍微小一些,我们决定从杭锦旗的夜鸣沙出发,这样到响沙湾的实际直线距离是113公里,比我先前带咕咚和孤狐的距离少了三十八公里,大约是两天的行程,毕竟,那两次外围还有一个后援车跟着,能即时地带一些吃喝进来,而这次,除了我俩,谁也没有。

[p=22, null, left]2015年4月9日早晨八点,石俊和姗姗把我和玉斌送到了杭锦旗的夜鸣沙,风很大,天很冷,我俩告别了石俊和姗姗,背着三十公斤重的大包,出发了。这一天,距离我和一修成功穿越巴丹[color=rgb(0, 0, 0) !important]吉林沙漠已有六个月的时间,距离我和一修、夜走成功穿越腾格里沙漠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距离我们清明穿越库布其沙漠西线仅仅只有两天的时间。这一天,我又走进了库布其沙漠,不为别的,只为陪朋友赵玉斌完成一个心愿。

[p=22, null, left]每天傍晚扎营的时候,我都会给姗姗发几张相片,电话或者微信告诉她我们一天的行走过程。她就会及时发到朋友圈里,因为我和玉斌都知道,我们这次的行走,有很多人都在关注,尤其是玉斌的家人和朋友,他们都知道玉斌的身体状况,时时都揪着心。姗姗的微信内容会让大家每天都能及时了解我俩的情况,大家也能放心一些。

[p=22, null, left]长时间地重装行走在沙漠中是我多年来的生活方式,对于沙漠,我就像一株骆驼刺,我的根在这里,心在这里,脚步也在这里。玉斌是生长在库布其沙漠边缘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体里有不属于自己的小零件儿,我也绝对不会不放心。只是长时间地重装徒步,对他来说,还是需要极大勇气和毅力的。春天的库布其沙漠,气候状况极不稳定。一会儿风,一会儿雨,早晨还是零度以下,中午时候就已经突破二十度大关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库布其沙漠昼夜温差最大的时候,所以在沙漠里行走和宿营,都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儿。我俩每天的行走都是孤独而寂寞的。我走在远远的前面,他跟在远远的后面,玉斌说我俩每天只能见上五次,上午两次,下午两次,中午一次。其他时间,他就只能跟着我的脚印走。因为这样的距离,所以我总能在拿出相机拍摄沙漠美景的时候看到他的身影由小变大,我的镜头里因为有了他的身影,相片也更鲜活起来。一路上能看出他的疲惫、困倦甚至逼近绝望。但是,他一直坚持着,那是咬着牙的坚持。我知道,只要他的心脏没有向他发出危险的信号,肩膀再疼,胳膊再困,老腰再累,腿脚再怂,他也绝对不会轻易说出撤退的话。每天扎好[color=rgb(0, 0, 0) !important]帐篷之后,我就赶紧做饭,他就抽根烟,我俩轻轻松松聊一会儿,然后各自给家人报个平安,吃个晚饭,就进帐休息了。我俩都属于睡眠超好的人,所以一会儿就呼声如雷了。每天早晨我们都早早出发,为的是路上能稍微轻松一些,不过,我早起更为了在日出光影最美的时候多拍一些沙漠的相片,我还真有收获呢。

[p=22, null, left]我俩每天至少直线距离走十八公里,最多的时候,甚至走了将近二十七公里。就这样每天都多赶着走一些,原本七天的徒步行程硬生生地被我俩缩短成五天半。当我们今天中午十二点从响沙湾出来,见到来接我们的韩永江时,我看到了玉斌眼角的泪花……

[p=22, null, left]库布其沙漠走了这么多年,走了无数次,有时候是自己,有时候就是和几个朋友,有时候会带着全国各地的[color=rgb(0, 0, 0) !important]驴友,可不论什么时候,和什么人,只要走到库布其沙漠里,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快意,那是一种从心底涌起的感觉。不仅仅是满足,更有融入和默契。玉斌的心愿已了,我想,以后他会更加热爱自己的家庭,如他过去那样,甚至会做得更好。他还会更加热爱行走的感觉,如我,如我们…

[p=22, null, left]

[p=22, null, left]

[p=22, null, left]

[p=22, null, left]

[p=22, null, left]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南神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4-16 03:13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3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4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4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5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5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5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5-4-16 03:17 显示全部帖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