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8339

主题

文字闲聊

你好,岁月 (一段送给自己的长途旅行)(不断更新中)

查看:2981 | 回复:19
发表于 2015-4-16 12:04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我最摇摆i 于 2017-7-16 10:49 编辑

今夜'我在德令哈(一)

我最摇摆

--
0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深冬,当我背着75升的背包出现在德令哈的火车站时,已经是入夜十点.

天黑的仿佛被被子罩蒙住整个城市.曾幻想过深蓝色的天空,点点星迹'或者是远方地平线上落日染成的美丽,都没有看见。除了黑夜还是黑夜,孤单的德令哈车站在清冽的黑夜里,仿佛要给它面对的黑夜诉说什么,红色的三个发光字在一片黑暗里面和车站广场前面的路灯组成了一张朦胧的画面。

我在经过了广渺辽阔的青藏高原,在经过了灰色的青海湖,在路过了日光依然那么灿烂的西宁,经过了兰州那座一片灰积如阴霾的城市,从西安开始经过十六个小时的颠簸,从天黑看到天亮,又从天亮看见日光,从日光看见蓝天,终于来到了这座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城市。

记得在出发时候,就和好几个人朋友说起过,如果要去西藏,我那么肯定要去一趟德令哈,然后在很多人脑袋里对德令哈这座概念模糊的城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也许不过是因为在它之前的城市我已经走过,也许因为是它在我去西藏之前未曾到过的青藏高原上第一座没有到过的城市,也许是因为茶卡盐湖上那一片如镜子一般的雪白湖面,也许是因为海子,诸多的理由也并没有真的说服过自己是什么,但这好像已经不再重要了。

“哎,你去城里吗?”一看就知道是出租车司机来招徕乘客然后可以好早点回家。

我在心里估摸着大概能接受的价格,就随口问了下:“多少钱能去呢?”

“是不是一个人?给你二十五好了。”出租司机估摸着我大包小包,一看就是个能多赚几元钱的游客,当作随口说说的价格告诉我,但是他却不知道我听到了边上已经有人在说十五元的声音。

“太贵了。”我嘟哝的说了下,然后就继续往前走,拿出相机来,虽然那大哥还在后面跟着说:那你可以给多少?”

“现在我还不走,我要去拍几张照片”我指了指我要拍的方向,“你去找找其他人先吧。”

然后我就端起相机来,装作要拍的样子,我也并没有要拍的心情,我现在只想去洗个澡,只个饱饭,然后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就是此刻是最希望要做的的事情。

那个司机也并没有想和我纠缠下去的想法,转身而去,招呼其他还没有走的乘客。而我也就在这个时候,随手纪念的一照。就收起相机,走向前面另面一个司机:“去城里走不走,多少钱?”

“15元一个人,你几个人?”带着藏族口音的普通话,小哥说的就是亲切。

“10元。”我举起食指,并以很肯定的语气和他说。

想不到他就过来,帮我一起卸包,随后打开后车厢的门,一看这架势,我就知道这事肯定是成了。

“车上已经有个人,不等了,现在就走,那人是包车,所以才带你。”司机小哥边帮我装包,边和我讲着。我对他微微的笑了笑,反正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之类,能到目的地就可以,我和他讲了我预定的酒店地方,就坐上了车。

车子在几乎没有其他车辆的路上行驶,高原上的夜,比内地的夜显得寂静多,没有行人,没有拥挤的车,也没有繁芜的红绿灯,有的是自由的奔跑,和看不见山的远方,远处的车子在深蓝黑的夜空里,划破了一道闪亮,一闪而过之后,就又是无边际的黑夜,没有高楼,也没有闪烁的霓虹。还有此刻我微微晕菜的脑袋,当然这是在西安小感后的症状,现在这里已经是3千米,加重点头疼也是应该的,但也是在完全能够接受的范围之类,就知道这次并不会如第一次去玉树那时候,到床三天起不来的特大症状了,那么我就继续把感冒冲剂当饮料泡起来喝,也是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习惯到后来去爬ABC的时候不想喝咖啡的时候,就会泡上一杯浓浓的冲剂,相近的颜色 ,微苦的味道,会让人恍惚了,这是喝的也许就是咖啡。

这样子,我就应该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德令哈游走了。

耳机里传来beyond的海阔天空,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
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那么阴霾,而我曾经困顿在的那些生活里,如果是浮云,那么我不过是在浮云里面游走了一遭,而此刻我回到了土地上,站在坚实的土地上,才会如此的踏实。

前座的那个大叔不出一会儿就到了他的目的地后,司机才有时间和他聊起天来,还是带着那藏语的口音“你一个人出来旅游,怎么也跑到这个地方来,没有什么风景。”他到是挺为我担心的。

“这不是没来过嘛,就想来看看,你们在这里待久了,就觉得没有什么,我第一次来,就会觉得有不错的地方。处处是新鲜,处处都有吸引力呢!”我特地把呢带了个长音,和他说到:“对了,我想问下去茶卡怎么去。有班车吗?”

“去茶卡。司机小哥停顿下继续说,只有去青海的班车经过,每天一班,挺早的,也不是直接到,要转车的,很不方便的咧!”

“那一天能赶得回来吗?因为我明天晚上九点的火车去拉萨。”我盘算着时间,看能不能把只是觉得来到这里能去就去的茶卡去一趟,而对于外星人遗址,我知道肯定是远的更多点。

“那肯定是赶不回来的咧,包车要200-300。还有那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咧!”

“那你可以说说德令哈城里有什么好玩的不。”我在脑子里盘旋着去和不去之间的打算,然后实在不行就在城里转悠一圈也是不错的选择。

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我已经在路上了,完全是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就没有必要操劳着太多心,而在德令哈不过是我要经过的一个驿站,我还是想在除夕夜赶到拉萨,去和骆桑,烟花他们汇合的,我不想让自己一个人在大年三十在路上游荡,虽然曾经有过想法,到达德令哈之后,便用一个礼拜的时间赶到拉萨。但是出发的延迟,也只有让这个想法而取消了。

“德令哈,除了巴音河,还有西海公园。小哥停顿了下,想了想:还有个百岁山(音)

你倒是可以去一去。他指了指车窗前面那亮着灯条的山:就在那里,你可以爬上去,后面有草原,还可以看见雪山和海西城咧!

我拿起手中的水,喝了口,心头一阵暗喜,难道就是手中拿的百岁山吗?对着夜色中几乎看不见山形的地方比了下。好像是有点那么回事,还是有些接近,我这样安慰着自己,把瓶子举起来,歪着头看了看。那时候,估计是完全没有去想百岁山根本不在这里。也或许是高原上的微迟钝症状。

到了酒店门口,要了司机小哥的电话,我这是怕明天回去车站的车不好叫到,也或者是明天脑子发热就包车去茶卡走一遭。

小哥倒是很安慰我说:街上车是比较多的咧,你回去随手都能拦到的,当然你要是打电话给我,也是可以的咧。”

付了了车钱,和小哥道谢之后,就拖着包去总台登记。登记的小姑娘到是挺热情的和我招呼下然后估计看我挂着相机,说道:

“你可别拍对面,对面是二炮驻地,你拍了,会没收你的相机得。”说完,便抬头看了下大门外面后继续为我登记。
“我没拍没拍,只是把相机挂着懒得收而已,你放心。”我笑了笑的回答后,就靠在吧台前看着那小姑娘在打印单子。
“你两个人吧,还有个小孩呢?”
“小孩?”这让我诧异了一下,“就我一个人,没有小孩呀。”然后我回头看了下靠在柱子上的背包。

估计她也看到了我的背包,指了指那背包:“可能是我把那个当小孩了!然后便自己笑了下。,又底下头整理我的单子:“我以为你带着小孩怎么不见了,咯咯咯。这是你的单子,顺便和你说下,先生,我们因为这里人都回去了,所以厨房没有早餐,只能给面包和牛奶。”她也随手递过来牛奶和面包:所以不好意思,您只能吃这个。”

“没事,没事。我也不太吃早餐。我接过单子在装身份证看着单子边说道:不过面包和牛奶先放着,我得把包拿上去先,太重了,不好拿,一会回来拿。”
“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你的是在二楼。电梯上去就可以了。”她指了指电梯,笑容可拘。

我转身拿起包,沉重的包,压的我是一阵头晕,肚子已经饿到底。但是啃爹的是我竟然找不到房间,找到房间号,感应卡没有反应,我想我是没有喝醉,没有高反,怎么可能会打不开门呢,抬头看了看房号,怏怏的把包放在电梯旁,坐回到楼下。

美女,我怎么打不开门,怎么回事?是不是卡没充进去。”
“你是什么颜色的门,这边是咖啡色的,这边是白色的,你要去右边白色的门。”她解释到。

这我倒没有注意,我想了想:好像是咖啡色的。”

“那就是你走错了,咯咯咯。她又爽爽的笑声边笑边说:你要去右边找白色的门哦。”

折返回楼上,通过长长的走廊,感应灯随着我走过的脚步,一盏一盏在我面前亮着,走过的身后它灭回去,拖着重重的包趔趄的走到房门口时,已经气喘吁吁了,不过听到卡嗒一声后的心安,才放下大口喘气的心情。心头一阵轻松的走进房间。

洗了个非常舒坦的热水澡后,背着脚架和相机走回到楼下,问小姑娘哪里有吃的。她指了指身后的方向说道:往这边走就会有的,不过也可能现在过年会关门了。”她看了看我手上的相机,肯定的再说了下:你一定不要怕对面的!他们会知道的,会查我们的。”

看着她那颜色又忍俊的样子,我笑说:放心了,你这样说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再拍呢。”

望我如此肯定的回答,好像如释重负似的说:你往边上那条路一直走就可以了。”

走过一条黑黝黝的街,关了门的街道上,也有来不及打扫的垃圾,也或者根本就不会打扫。

理发店开门的到是有几家,我没有看见可以吃饭的店门,想去找找出阻小哥说这里的羊肉很好吃,虽然我几乎不吃羊肉,但是羊肉串,还是可以啃上几口的。

街上已经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走着,和偶尔开过的车子,远处亮晃晃的路灯,把这座深夜的高原城市变成了一副宁静的画卷。深夜的德令哈,还是有点清凉的,身着一条牛仔裤虽然没有刺骨,不过脸上能感受到风吹来的冷意。

顺着不知名的街顺势走下去,站在十字街头拍路灯和开过的车轨迹

,路过的人都要停下来看看我,倒底是做着什么花样,不过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就又各自走远,独独剩我一个人还站在那里,仿佛我也不过就是这街上伫立的一棵树。

我寻思着该找个地儿好好搓一顿了,晚饭还没有落实,只是在街头瞎转悠.转过丰收球的雕塑,转过结着冰的河上那座桥,转到貌似于体育场的广场,终于看见西南角落上还有一家亮着灯的火锅店,玻璃上是写着硕大的39元一位的深深的刺激着我的胃.还能有什么选择拒绝这样的诱惑,我怯生生的走进只有两桌的餐桌用餐的大堂,一桌是店家自己安静的吃着小火锅,没有任何对语,一桌是中学生摸样的孩子.
“这些酒都免费吗?”指了那排放满酒的酒柜,上面竟然有我几年前喝过的果啤,心里窃喜.

“都免费,只要你可以喝.”看似老板娘摸样的中年妇女回答到,没等我回答,她继续说,这边的菜都是随便的点,但是可不要浪费的.你一个人?”她看了看我身后已经关上了门,在确定我只有一个人后,她就继续吃她面前的菜.

我找了桌最靠里的桌子,坐下来已经是摆上了三瓶刚才过来时候带过来的果啤,没有等老板去厨房里帮我整理好小火锅,我就开了一瓶喝起来,果啤是我第一次在兰州时候喝上就喜欢上的一种啤酒,那时候在兰州,是几乎不喝其他酒.现在再次喝上,当然爱不释口.
喝过的啤酒不少,但是能让我记得味道的,果啤是其一.,还有一种就是无名结婚在他老婆家喝上的青山绿水, 那里其实就是海子的故乡,想起了在海子墓前喝的那杯酒。我打开IPAD里的音乐,却是sarah mclachlan的angel,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喝酒显得极其不自然,而甚好有这样曼妙的音乐,在思绪中找寻着片字回忆,想起喝过的酒,遇见的人,和走过的路,而想起过往深处,总会有挥之不去的伤感。而我明白,这在我的脑海里,它曾停留过,是因为我始终找不到借口放下来而已,而我又知道,有些过往,总究会淡然,在我记忆的长河里面,在某天会变的如流星滑过一样。

不会记取,也不会忘记,就让它化散在岁月之中,和风一样飞扬,飞扬在不知道的远方。

我举起杯,一仰而尽。

为海子,也为了我曾逝去殆尽的爱情。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9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4-16 12:13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支持!
发表于 2015-4-16 13:09 显示全部帖子
我最摇摆i 发表于 2015-4-16 12:04 今夜'我在德令哈(一)我最摇摆

有照片吗?请继续哦~您可以用图片分楼那个按钮发照片,一次可以发50张呢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4-16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观摩学习、多多指教
发表于 2015-4-17 22:46 显示全部帖子
我最摇摆i 发表于 2015-4-16 12:04 今夜'我在德令哈(一)我最摇摆

图片太少………………
发表于 2015-4-17 23:39 显示全部帖子
先抢个沙发 支持一下好友
发表于 2015-4-20 00:28 显示全部帖子
婷婷幽幽 发表于 2015-4-16 13:09 有照片吗?请继续哦~您可以用图片分楼那个按钮发照片,一次可以发50张呢 ...

图片有,但是图片都很大....转片子,很麻烦.
1人点评 收起
  • 婷婷幽幽 图片只要不超过8兆就可以上传到论坛的~欢迎您来发啊~ 用图片分楼发就是方便一些 2015-4-20 09:15
发表于 2015-4-20 00:3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我最摇摆i 于 2015-4-20 00:41 编辑

今夜,我在德令哈(二)

-
原本想着早起可以去百岁山拍日出,但是昨夜却几乎一夜未眠,在想着是因为兴奋或者是在车上睡太多才会导致想好好休息一觉,却变成了一直都没睡着。

我思忖着到底是什么原因,应该是不认床的人呀,能睡在哪就可以一动不动的睡到自然醒。这样想着就摸出IPAD,打开罗盘,看了看方位,还真是南北走向的床位,一翻身赤着脚,穿着短裤,撅起屁股把睡的床推倒另外一张床的边上,然后铺好床铺,倒了一杯伏特加,望了望窗外。

凌晨四点的窗外还是清冽如冰,风幽幽吹来,都能感觉到那划过脸庞的刺痛,站在面对着街口的那条巷子望出去,头上已经是那种清澈的深蓝色和黑色调起来的天空,再面对的远处是蛋黄色和青蓝的过渡,相必那里就是家乡的东方了。太阳已经在那里冉冉升起,而这里才是深冬的凌晨,路灯还在那里孤独的站着,街上已经没有人,只有出租车闪过的红灯在那巷口一闪而过。

忽然就想起了海子。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他在这生活过的城市,是否也曾在这个时间站在城市的哪个窗前,这样望着窗外,然后他是否会一样端一杯酒。
也许是酒精的释然,也许是思绪在这样的清晨是到了睡眠的时间,忽然想睡了,不想说这是因为伤感或者是因为心情忽然的低落,不知道这次出来,会有多少这样的思绪,也许是没有,也许会很多,也许会是一笑淡然。

然而又怎么控制得了情绪呢。那就让它一切顺其自然,让思绪在行走之中而渐渐换得一份平静的空间,那样就可以了。

缘起缘散,缘聚缘灭,时空里,一切都是注定的因果。

想想还是睡吧。已经是能再继续睡一觉的状态。一仰而尽完杯里的酒,关上窗,掩上窗帘,躺下来,窗外的清静和喧闹此刻都于我无关。

醒来后已经是十点,窗外日光热烈刺眼,天蓝的只有蓝,没有停留下一丝云彩。起来后整理好背包,又是满满一袋。巡视了下看有没有遗落的东西,掩上房门去楼下办理退房手续,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姑娘:你还真辛苦。还不下班?
“要到12点呢。你不是要到晚上才走,怎么那么早就退房叻。”
我想了想昨晚和她说起过今晚的火车:不是不是,退了房去随便转转,对了,我包放在这里可以的吧?。
“啰,你就放在这里就可以。她指了指身后总台里的空地:放这里就可以,你要把那个扣要扣上的。她又指着我打开的背包扣。
“谢谢你哎,小姑娘。”我笑了笑,背着相机包和三脚架,拐进昨天晚上走过的那条巷。

街上一洗昨天晚上的清静,关着的门都已经开业,放着高音量的喇叭震耳欲聋。 卖家电的更是在吆喝,想在年底能赚进最后几笔金钵,好可以过一个安稳年。
许多置办年货的人更是络绎不绝的把原本空荡荡的街头填了个满,买好东西的已经陆续在往车上装东西,大大小小的满满一大车。脸上洋溢着满满幸福的微笑。仿佛他们载回去的是一车有关于梦想的收获,也是一车幸福的生活。
顺着昨夜走过的街,现在才知道这是叫柴达木里,沿着两旁只剩下树干的街道慢慢踱步而走,街上藏族的汉族回族的人他们各自忙碌,也有坐在门口晒着阳光一无所事的看着路过的人走过他的门前。

已经没有再想去茶卡的念头,即便已经游逛到车站的门口,走过广场和街道,走过巷子和小区,其实发现这里小的很,就这样踱步,却已经差不多把海西逛了个遍,甚至都走出城南外已经没有街道,只有延伸到远处的道路而折回来,我甚至在偌大的广场上发呆了好长时间,晒着太阳,陪着年庆的雕塑,它们在广场的那一头,我在广场这一头,甚至我想逛到体育场里去,绿地和有颜色的椅子在蓝天之下那么艳丽,我想在这里开唱唱会的谁会否能感受到这份豪气,天在上,雪山就在不远处。

肚子在逼着我又挪动着脚步去找吃,几尽关门的店家或不开火或已回家,如果要走回到那边还开门的面馆,需要转个一大圈,我想等走到了,那就也已经躺到在街头等待人来救援。甚好,左手路边看见了偌大的牛肉面三个字还有陆续进出的人们。那么就不怕饥肠咕噜的饿晕。

吃罢味道一般的牛肉面之后,忽然想起在这里应该有海子什么有关的东西吧,打开手机地图,搜索下,果真是在不远的地方就有个海子诗歌纪念馆。
QQ图片201504200034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沿着河边走过去不远就是,公园里种满低矮的小树,还有不同形状的石头,就竖在树中间,上面刻满海子的诗,有多少块石头就有多少首诗,陈列馆大门紧闭,周边也没有多一个人溜达到这里,我看见门口的石条上已经积满了一层灰埃,想必,平时应该很少有人来,或者根本就不曾有人来过,除了门框上面那条诗歌创作研讨会的条幅已退掉四分之一的红色见证了曾经这里有人热闹过,此刻只有我一个人在热烈的日光之下读着石头上的文字,微风渐起,苍穹也渐蓝,而日光也逾是热烈起来,就仿佛此刻忽然有一面明晃晃的镜子在你面前,让你的眼睛几乎睁不开,而你依然能感受得到眼睑之上的那份炫目。

找了块看起来还算干净背阴的石板,坐在地上,靠着柱子,把相机包放一旁,然后撸起头巾遮挡了大半部脸,把身体和脚裸露在日光里,这样就可以晒着阳光却不刺眼,甚至都能睡过去。没有看时间,出来之后已经渐渐不看时间和手机的习惯,让旅行在一种安静的时光里渡过,抛却掉高科技技术所有的依赖症状,也是需要份毅力,而我无非是不想被手机绑架而已,除了找不到地需要翻看地图和写圈言之外,回得微信减少,而电话也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动响了,这个时间,工作都已尾声,那谁还会记得我呢?本来就没有电话聊天的习惯,那么此刻就不奢望能说上多少话,自言自语,有时候是种非常好的方式。


也不知道迷糊了多久,只是觉得惬意,是一阵忽然掠过的风吹醒了我,小树林里来了三个蹲在那里抄诗的小学生,一个在那边大声的诵读着,诗歌也许只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会觉得是一种美好,到了一定的时光,或许许多人觉得矫情,或许会觉得无病呻吟,在这个浮躁的年代里,读图看画的人或许多,有时候看一节长长的文字都觉得是一种煎熬,而诗仿佛就成了一种另类。

但是,我始终相信整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爱好诗的游人,不娇作,也不功利,只是喜欢,一种纯粹的喜欢。喜欢一件东西,如果只是纯粹,那就美好起来。比如一首诗,一阙曲,一份事物或一个人,抑或是一个路过陌生的笑容,却那么真切。
QQ图片201504200031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日光依然高照,也不想再这样坐下去,屁股都已经被自己坐的生痛,抬头看看身后的山,翻看着地图里资料,此刻知道被叫做百岁山的那座山其实是叫柏树山,看着手中的矿泉水瓶,哑然失笑,这人家生产地址都是在河北那遥远的土地上,怎么可以硬扯软拉的套在对面这座山上呢。


整理整理行包之后,站起来看着城市北面深处的山峦,目测起来的路途遥远,也不清楚有多少公里,但根据经验,没个四小时也需要三小时才可以走到,忽然我想着就要去爬上去,不管到或不到,都要往那边走去,我不能把一味的懒惰和遥远当作借口。不走过去,又怎么知道哪里会藏着什么样的风景呢,不走过去,又怎么知道这里到那里到底会是多少距离。

当这样想是,已经起来爬下台阶下到公园已经枯萎的草地上向前走去。
不一会儿就穿过公园,来到另一座桥下,穿过桥洞,沿着河边以平时自己走路的节奏走着,河上分段处是一个几米高的落差,几十米宽的河水白花花的往下倒,声音虽不如千军万马之势,但是还是可以感受到那份架势随随便便的可以把一个人卷在里面,让人出不来。我想河水应该是冰冷的,因为远处河面上那青绿色的冰面在阳光下泛着光芒。一道道如大地上道路远远延伸出去的冰裂,让冰面阡陌纵横,又仿佛皮肤之下的血管经脉,那么冰裂是不是河面的生命呢。或者他们就是相儒以沫的陪伴,从秋天走到冬天,又从冬天走向春天,而夏天却是他们的坟墓,让他们走向了消亡,等着下一个轮回的再抱拥,好像是永远都舍不得离开彼此一样,一直分合的相守下去,做着彼此最忠诚的伴侣。
QQ图片201504200038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5-4-20 00:51 显示全部帖子
挺好的,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5-4-20 09:15 显示全部帖子
我最摇摆i 发表于 2015-4-20 00:28 图片有,但是图片都很大....转片子,很麻烦.

图片只要不超过8兆就可以上传到论坛的~欢迎您来发啊~
用图片分楼发就是方便一些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