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5789

主题

[十一】梦在西藏-----老特在西藏游走的日子(原创)

查看:82806 | 回复:487
发表于 2009-10-10 10:21 显示全部帖子
藏族司机拉巴和北京驴友
13117_4a955629a2c77.jpg
发表于 2009-10-10 10:32 显示全部帖子
一组大昭寺拍的转大昭寺磕长头的的PP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在各地通往圣地的大道上,人们不时地见到信徒们从遥远的故乡伊始,手佩护具,膝着护膝,尘土满面,沿着道路,不惧千难万苦,三步一磕,靠坚强的信念和矢志不渝的精神,一步步趋向圣城拉萨。  

  磕长头是在藏传佛教盛行的地区,信徒们虔诚的礼佛方式之一。  

  磕长头分为长途、短途和就地三种。  

  长途一般历经数月,信徒们风餐露宿,朝行夕止,匍匐于沙石冰雪之上,执着地向目的地进发。  

  短途一般是围绕寺院、神山、圣湖、圣迹磕头一周,少则几个小时,多则十天半月。  

  就地则是在自家佛龛前或附近寺庙大殿门前,以一定的数量为限,就地磕头。  

  磕长头时首先取立正姿势,一边念六字真言,一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然后行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面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迈第三步时,双手自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  

  藏传佛教认为,对佛陀、佛法的崇敬,身、语、意三种方式缺一不可。磕长头的人在其五体投地的时候,是为“身”敬;同时口中不断念咒,是为“语”敬;心中不断想念着佛,是为“意”敬。在磕长头中三者得到了很好的统一。
IMG_3112.jpg
IMG_3115.jpg
IMG_3109.jpg
发表于 2009-10-10 10:38 显示全部帖子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
13117_4aa2856bc0a65.jpg
IMG_3151.jpg
userid208623time20090909162817.jpg
发表于 2009-10-10 10:43 显示全部帖子
那一年,那一日,那一天............
userid208623time20090909162607.jpg
userid208623time20090909162645.jpg
userid208623time20090909162731.jpg
发表于 2009-10-10 11:1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老特 于 2009-10-10 11:14 编辑

“一直以为藏民是生活在精神世界里的,看到的一幕幕磕长头深深打动了我。他们三步一磕头,五体投地,匍匐前行,无限虔诚,坚定而又缓慢。他们的方向:拉萨大昭寺。以三步一磕头的方式磕长头去大昭寺,是许多藏民一生一次的神圣使命,虽耗费所有财物,步行数百乃至上千公里,也在所不辞。站立的藏民正准备磕长头前进,庄严而又神圣”
13117_4aa26b259a1c3.jpg
13117_4aa26cb9454f3.jpg
发表于 2009-10-10 11:28 显示全部帖子
配合照片,引用一段访谈,


磕长头朝圣者藏民旺吉访谈录

文 廖亦武







  



  老威:可以和您说话吗?
  旺吉:嘿嘿。
  老威:您挺高兴的。
  旺吉:很高兴。嘿嘿。
  老威:我们认识一下,我叫老威。
  旺吉:我叫旺吉。
  老威:您一开始拜佛,我就站在这儿数,您磕了81个长头。不累吗?
  旺吉:不累,我们的生命都是佛给的。我佛慈悲。不累。
  老威:这太阳,够火曝的,我站在这儿,头都哂晕了。我的一位同伴,在太阳下停了一刻钟,就中暑了。可你们藏族同胞,在明晃晃的阳光里,一大片一大片地磕长头,这么大的运动量,居然就没一个出问题……
  旺吉:喂,您的同伴在哪里?我领他找医生,我知道八角街最好的医生。
  老威:他吃了人丹,在阴凉地靠了一会儿,就缓解了。您的心肠真好,您自己的额头,还有这手,这膝盖,这胸脯,伤痕累累的,您该找一下医生,至少弄点药,要不会感染。
  旺吉:谢谢您。我们藏人不会感染,我们心中有佛,佛能治所有的病,脑子里的病,也能治。这西藏,是佛的国,好大好大,离天近得很。没有污染。
  老威:您是哪里人?住在啥地方?
  旺吉:我的家在白云那边,他们,这些拜佛的人,家都在白云那边,白云比太阳还飘的高,您骑马也赶不上。我们藏人死了都到白云那边,鹰把我们带去见佛。佛很大,很多化身,鸟,风,太阳,或者冰雪,或者山,雅鲁藏布江,都是佛,歌声也是佛。
  老威:人也是吗?
  旺吉:人也是,您想帮助别人的时候,您就是佛。
  老威:那人与活佛的区别昵?
  旺吉:人很多时候不想帮助别人,还骗人,犯罪;活佛普渡众生,他一代又一代地轮回转世,是最大的善。现在,布达拉宫没有活佛,我们只有向大昭寺朝拜。
  老威:我是第一次到西藏,感触很深,这儿是明亮的阳光之国,河流和天空都像镜子一样,人走在路上,不,哪怡坐车,也觉得是在臣大的镜子之间。我的五脏六腑被洗了一遍,肠子都透明,这脑袋有点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西藏的一部分,从风里飘来嵌在我脖子上。然后是刻着藏文的经幡。走在拉萨街头,藏族人都很友好,向陌生的汉族游客点头微笑打招呼,并教大家怎样转经,怎样祝福吉祥。旺吉,您也是好样的。
  旺吉:进了佛国的,都是兄弟。
  老威:看您风尘仆仆的样子,不是拉萨人吧?
  旺吉:我是磕头来的,好几百里地。我是牧民,我卖了一些羊,一些牛,又用卖的钱换金子,一年换一点,五年能换好多金子。这次我全带来了,献给庙里,把佛像修得大大的。再过五年,我还能换更多的金子,献给佛。五年前,我就献过金子,那次,活佛为我摩了顶,我喜欢得哭了,我妻子,骑马伤了腿,活佛摩了我的顶,她的腿就好了。神佛保佑。
  老威:您家里几口人?
  旺吉:我家里五口人。-老妻,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出了嫁。我把两个儿子都送进庙里,侍奉佛。他们不识字,进大昭寺不够格,就先在我们本地寺庙呆了两年,然后进了小昭寺。太高兴了,他们不在外面薏祸、一心向佛,还学文化,每天学藏文。
  老威:您把儿子都送去当和尚了,家里不冷清?
  旺吉:能进寺院,是他们的造化,也是全家向佛修来的佛缘。我们藏族人,总是把家里最聪明最能干的孩子送到庙里去。
  老威:人都是要老的,将来您和您妻子怎么办?
  旺吉:佛自有安排。
  老威:您家里富裕吗?
  旺吉:除了吃的、用的和住的,财产都应该奉献给神佛。财产多余了,人就要产生贫心的念头,就会作恶。您看那根柱子下的老太太,牙都没有了,还边笑边吃糌杷,她比我还穷吧,可她活得高兴;因为她除了佛之外,就没多余的东西了。你们汉人可能不理解她为什么高兴?又脏,又无依无靠,吃东西都艰难,还高兴个啥。不相信?您过去问问她,您伸手要她的糌粑,她和糌粑的那只碗,她马上就会给您。因为您是在帮她,给她机会积德行善,这样她就接近佛,成佛了。她不会要您的钱,如果您扔在地上,她看都不会看……。她在笑呢,她知道我们在说她。她在这一带很有名,和许多外国游客照过相。
  老威:老人家的眼睛非常有神,她穷得象乞丐,却笑得那样慈祥,我简单不敢看她。 刚才,我逛了一回大昭寺,我没随其他游客的大流,而去走岔路,这寺里像迷宫一样,我不知不觉就沿着回形土梯上了顶,不是正殿的顶,而是靠西北角,庙后的一边。那儿没有金碧辉煌和照相留影的众多游客,连一个喇嘛也没有。四四方方的土圊子内,只有一间小屋。我在那儿足足站了一刻钟,什么响动也没听见。风渐渐大了,我刚缩着脖子要下楼,却瞅见小屋内有双亮亮的眼睛望着我。我到底从小屋的暗处看清了那个老人,盘膝在卡垫上,面前的矮桌铺着经卷。他的白头发告诉我,他至少80多岁了。
  我猜想这老人抄了一辈子经卷。令我感动的依然是眼睛,像太阳下的水,一下子就涌到我的心里去了。他合掌对我说: “扎西德勒!”我也回了句:“扎西德勒!”他点点头,笑得跟孩子一样。不,比我们汉人的孩子还纯洁,他是天堂的孩子。那位老太太,也是天堂的孩子。我回到了自己的家园。我是不是搞错了?我是在世俗里陷得很深的汉人,却感到那抄经老人是我的父亲?真的,这一切像梦,又太熟悉了。

  旺吉:您的话我听不太懂,可您的眼睛告诉我!您有佛缘。其实,许多汉族人,还有许多外国人,都信我们的佛。不过,不少人把财产,把尘世看得太重,他们先是自己,然后才是佛,或者只有自己遇见了麻烦事,才想起佛来,这是得不了救的。
  我也做得不够,还有不少尘世的俗事。神佛保佑,我和妻子感情很好。如果有一天,她先于我进入天国,我就毁了房屋,放生牛羊,到山洞里去修行。有不少人去洞里面壁,听我儿子讲,在尼泊尔,还有西方人削发进洞的,一修就是一两年,不出洞,甚至连天日也不见。我没有经济条件去尼泊尔,可我到时候,准备选一座天葬台,在天葬石下掘个洞修行。
  老威:在天葬台下修行?太过分了吧?
  旺吉:那儿离天堂最近。在拉萨郊外,有个女尼就整日在天葬台下诵经,已经好几年了。
  老威:你们藏族同胞平时都极其和善,就是在天葬的时候很凶。昨天早晨我们去了,只想远远地感受一下气氛,藏胞们就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扔石头赶我们走。
  旺吉:你们外人不应该去,天葬是神的仪式,不是供参观的。否则,升向天国的灵魂会被打扰。
  老威:是啊,我们跑得非常远,才停下来,可我们还是看见一头鹰从铁青色的天幕后飞来,歇在山梁上,接着太阳从一个缺口露面,点燃了半边山和一片开阔地,鹰群飞来了,在空中盘旋,然后俯冲下去。我的毛发都竖起来了。
  旺吉:如果我们早认识,我可以替你们向死者家里人请求,让你们靠近,一起为亡灵祈祷。
  老威:您是个好人。我把地址留给您,欢迎您今后到成都我家做客。
  旺吉:我到过成都,到过内地的其它地方。
  老威:去佛庙里烧过香么?
  旺吉:烧过香,但我不相信汉人有佛。
  老威:您这是大藏族主义吧?都是释迦牟尼佛的信徒嘛。内地的佛教与藏传佛教只是分支、门派不一样,但源头是一样的。芙实藏传佛教也有黄教(经过宗喀巴改革)和红教(未经改革的原教)之别。归根结底,佛陀就是普渡众生,也不是只渡藏人,不渡汉人。成都的文殊院,无论普通节假口和佛教节日,都挤得水泄不通,若遇公开讲经说法,收纳居士,佛堂根本容不下。单就信教的热情,汉人并不亚于藏人,只是风俗不同而已。

  旺吉:你们汉人信佛只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健康、儿女……反正世间所有俗事,都要求佛,都要许愿还愿。
  老威:内地有佛学院,专门研究经文,培养出家人。在历史上,因看穿红尘出家当和尚的名人也不少。有些明星还常去寺庙捐款,做佛的俗家弟子,他们可不为什么。


  旺吉∶不为什么?先生,在佛国里是不能撒谎的。你们汉人信佛都是看破红尘,当不了官,发不了财,健康有问题,儿女不孝顺,还有男女不相好了,觉得活着没意思了,于是想解脱,出家躲起来,人在寺庙里,心在外面。女的翦头发,男的剃头,还流眼泪,一幅想不开的样子。
  你们把佛信得很痛苦。这是对佛大大不敬。因为西方是极乐世界,痛苦的人是永远进不去的。我们藏人信佛很快乐,从阿妈肚子里一出世,我们就是佛的人,佛国无边,哪有“红尘”?我们把金银珠宝都献给寺庙,把最聪明最有出息的孩子送去待奉佛。我们一路磕长头来拉萨朝圣,高兴啦,心里一直唱着歌啦,头磕破了会长疤,只要身体还活着,血也没流完的时候。至于饿了渴了病了,都会过去,神佛保佑。
  你们汉人看不出我们心里有多快乐。来去都一丝不挂,可你们汉人想在世上留下的东西太多,佛是帮不了忙的。你们吃的、穿的、住的都比我们好,也比我们讲卫生,可你们痛苦,因为你们的心在地狱里。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10-10 11:33 显示全部帖子
漫漫长路,我心向佛 --磕长头的藏民
13117_4aa398bd77cdf.jpg
13117_4aa3996b7057d.jpg
13117_4aa3984327eb4.jpg
发表于 2009-10-10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大昭寺门口虔诚的老者
13117_4aa39b6a88231.jpg
发表于 2009-10-10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老者在诵经
13117_4aa39bb86c236.jpg
发表于 2009-10-10 11:57 显示全部帖子
看老者的模样好像是尼泊尔或印度人
13117_4aa39b59be7ce.jpg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