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巴基斯坦

荒野星球第一季 - 喀喇昆仑深处的Gondogoro LA

查看:81472 | 回复:261
发表于 2015-8-11 13: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3K_3K 于 2018-8-22 12:28 编辑

Poste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游记太长,还是预告片来得直观

http://static.video.qq.com/TPout.swf?vid=t0170awm0k7&auto=0


由荒野星球.com独家出品的荒野星球第一季 - 喀喇昆仑深处的Gondogoro LA》,于2016103021:00分,在腾讯视频全网独家首播,这是第一部由中国背包客出品,讲述为什么那么多人去徒步的短纪录电影。


目前,已获得以下奖项:

1.加拿大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Winter Cinema入围,2018;

2.CCTV一带一路金丝带电视节入围总决赛,2017;

3.印度罗纳瓦拉国际电影电视节入围,2017;

4.加拿大国际冬季电影节入围,2017;

5.班夫中国户外影像计划,最佳探险奖入围,2016;

6.德国法兰克福金树国际纪录片节,最佳网络纪录片入围,2016;

7.巴基斯坦Calling电影节入围,2016;

8.尼泊尔博卡拉国际山地电影节入围,2016;

9.英国兰贝里斯山地电影节入围,2016;

10.美国Wasatch山地电影节入围,2016;


这不是一部娱乐影片,适合夜晚心情平静时,使用电脑大屏,戴耳机观看。谨以此片献给所有还在追逐梦想路上的人们,献给所有热爱户外运动的朋友们。

http://static.video.qq.com/TPout.swf?vid=q0341ppx1yp&auto=0[media=x,500,375][/media]


这是一个故事帖,非技术贴,很长很长,当今快餐文化盛行的互联网时代,能耐得住寂寞读这种文字的人越来越少了,如果您有兴趣读下去,希望能对得起您的时间,欢迎多提宝贵建议。


开篇

7月9日,北京时间早上9点,北京的大街上上演着日复一日的早高峰场景,北四环路上,主路辅路都被一条条车队长龙占得满满的,时不时会有焦急的骑自行车或电动车的人,冲上非机动车人行道,希望尽快逃离这片拥堵的区域。车辆缓慢的移动着,常年的拥堵路况,让司机们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一切井然有序,不骄不躁。正常情况下,这个时间点,我应该会和那个焦急的骑自行车的人,在非机动车人行道上擦肩而过,续一次前缘,可是,今天我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此时此刻,我刚刚睁开迷离的双眼,眼前一片白色的天花板,我躺在一个白色的床上,电风扇的转动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向左歪头一看,是洁白的墙壁;向右歪头一看,是一个空着的床,窗帘挡着,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浑身疲惫不堪,但是头脑极其清醒,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我这个时间醒来,但是,即便如此,我让大脑像电风扇一样高速转动,却无法摆脱那种瞬间失忆的感觉,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了一下手机Home键,时间显示的是北京时间早上9点,我现在到底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叮铃铃....”,电话铃响了,我伸手接听电话,“Good morning, sir, it's 6 O'clock, it's our wake up service.”,放下电话,我的大脑开始出现碎片的回忆画面:在这个房间,6个小时以前,还摆满了摄影器材,意大利导演Carlo在办公桌上开着苹果笔记本,大内总管Riaz坐在窗前的沙发上,Carlo蹲在地上的茶几旁,调节摄像机角度,我坐在我的床上,看着这场最后的采访。因为镜头对着Riaz是仰角,Riaz脸比较大,头发又短,典型的巴基斯坦人,皮肤黝黑,加上背景窗帘的米黄色,特别有喜剧效果,Carlo边调角度边大笑,我时而趴下看着摄像机屏幕,时而坐在床上和Carlo笑个不停,Riaz显得有些不自在,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

我一看这效果根本不行,干脆,我们决定换个地方,Riaz非常积极,带着我俩上了二楼,找了一间会议室,进去后第一件事先打开空调和电风扇,这里的效果好很多,至少让Riaz把精心准备的内容说了一遍,但是Carlo觉得,电风扇和空调的声音太吵,影响效果。于是,关掉重录一遍,这回可好,整个房间就像是一个桑拿浴房,我是个不爱出汗的人,都感觉到汗水在焦急的向外挤出来,再看这两位,不到5秒,额头的汗水已经流到了下巴。大内总管Riaz兄弟是个认真的人,他和我一样是个打工仔,做事情认真负责,本来已经录过一期效果很好的,但是他觉得准备不充分,非要再仔细准备一次,重新录制,Carlo是个专业的意大利导演,答应要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完,做好,尽管还有10分钟他就要收拾包去机场了。在我和Carlo的建议下,Riaz兄弟又录制了一次,效果其实也没太好,但是看着他们两位头上那米粒大的汗珠不停滚落,我不忍心再录下去,就这样,我们结束了最后的一次录制。

紧接着,我想起了马来西亚华裔Siewwei,湖南医生,皓哥,台湾小李,还有
向导公司老板的儿子Faizan,巴基斯坦空军Umar,技术向导Wahab。。。

这里是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第八区,Prestiage酒店,今天是我们队伍在巴基斯坦的第20天,也是我们即将离开的一天,现在是伊斯兰堡当地时间早上6点。

6个小时以前,结束了最后的一场录制,意大利导演Carlo带着4个大包和马来西亚Siewwei一起去了机场,结束了这场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的徒步旅行。我们都知道风里来雨里去,而这两位国际友人则是黑夜里来,黑夜里去。20天以前,他们最早抵达伊斯兰堡,共同见证了6月20日伊斯兰堡的第一缕阳光,20天以后,他们两个再次踏入黑夜征途。在经过2天25小时822公里的奔波后,片刻不得闲的又奔向了,十几个小时的国际航程,因此,当我拥抱Siewwei和Carlo的时候,心中万分感激和心疼。

酒店门前的街道虽然被酒店的灯光照着,但是还是显得有些昏暗,不过,酒店门前的持枪安保队员会给我们一丝慰藉。当所有队员都和他们俩依依惜别后,他们坐上了中巴车,由大内总管Riaz兄弟和向导公司老板的儿子Faizan兄弟负责护送到机场。就在车门还没有拉上的一刻,我最后一次通过车内灯光看清了他们的脸,丝毫没有疲惫,Carlo还在用中国痞子的语调,重复着学来的中国脏话,我没有看其他队员,但是当车子拉上门的一刻,当Carlo还在装作坚强不以为是的时候,Siewwei这个唯一的女队员,已经用含着泪水的目光和所有队友挥手告别,Carlo依然痞子样儿的,挥手,或许他早已沦陷,只不过,他认为意大利男人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告别而已。车子消失在昏暗的街道中,只留下我们四个华人和酒店的三层小楼一样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我们四个各自回到房间,麻木的睡了过去。

早上6点醒来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再想想6个小时前,还是如此的热闹,有生机,心中不免有些惆怅。但是,按计划6点半早餐,7点我们四个人也要奔赴机场。送站司机和大内总管Riaz陪我们一起吃早餐,他们昨晚仅睡了一个小时,就又赶到酒店,来欢送我们。他们和我们一样,从Skardu一路颠簸25小时822公里,陪我们逛街,陪我们吃饭,一直到送走前两位队员,我被他们的专业和敬业深深的打动,同时,对于我当初在6家向导公司中选中他们家而感到庆幸和欣慰。这时,Faizan兄弟也过来了,因为他是向导公司老板的儿子,我正和他说这两位昨晚只睡了一个小时,够辛苦的,他告诉我,他一夜都没睡。原来,Carlo到机场后遇到点问题,他的行李太多,不允许带上飞机太多,所以,无人机等设备不得不办理托运,结果需要支付170美金的超重费,而Carlo和我们其他队员一样,已经把钱花精光,所以,他赶紧联系我,因为我已经睡熟,没听到他的What'sApp消息,最后他联系到了Faizan兄弟,帮他交了托运费,才顺利登机。

早餐后,同一辆中巴车把我们四个送达伊斯兰堡机场,当我们准备进候机楼的时候,被拦住,要我们提供一个机票证明的东西,因为我们四个都是南方航空公司的机票,但是伊斯兰堡机场并没有南航柜台,机票由巴基斯坦国际航空(PIA)代办,最后,百般周折在
巴基斯坦国际航空柜台办理了机票证明,才顺利进入候机楼。至此,彻底告别了大内总管Riaz和Faizan兄弟,也告别了伊斯兰堡,这个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飞机上,基本没有什么记忆,我只记得,我的座位是我们四个中最靠前的,但是我们是从机尾登机的,看到后面有大片空位置,我就干脆在最后面找了一个三人空座坐下来,然后一路睡回国。

当我们抵达乌鲁木齐机场的时候,因为飞机晚点,我们在入境时,被南航空姐贴上了加急旅客标志,因为我们四个都要转机,所以,加急希望尽快通关办理转机。尽管如此,空姐还是告诉我们转机北京的赶不上了,只能改签,最早的是晚上8点的航班,而皓哥和湖南医生的航班也正好延误到了晚上八点,所以,我们4个还可以在一起呆几个小时。

湖南医生,这个土豪,请大家吃了一碗面,随便聊了一会天也就到了该去安检了,因为皓哥要飞广州,所以他第一个离开我们,登机口又不是一个方向,4个平均年龄40多岁的男人,当然不会磨磨唧唧的伤感,但是看着皓哥远去的背景,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期待下次我们还一起出行。然后,湖南医生也要去他的登机口了,我拥抱了一下这个浑身始祖鸟的鸟人,通过一路上的观察,尤其是他给背夫看病的认真态度,再想想他一路上的搞笑,初步感觉好像他是个矛盾的人,但是当我最后和他拥抱告别的时候,我能深深的感觉到,他是个靠谱的,有想法的人,当然我也不会再把这个评价放在心里,我告诉他:“你是个靠谱的人”。20天的风雨同舟,一路同行,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只有人与人放松状态下的真诚沟通,所以,这种情感是一种现代人类似乎已经快要忘却的一种情感,台湾小李说:“我好多年好多年,没有和人的这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了。”

剩下,我和台湾小李,一路同行回到北京。这是他第一次来北京,打算逛逛老北京城。因为他已经走过很多个国家,所以,他个人偏爱国际青年旅社,我就让我老婆为他安排住宿,在旧鼓楼大街有家鼓韵国际青年旅社,在这个旅游高峰期,幸运的是,还真有一个房间,像是特意为他准备的。我老婆帮忙订了房间,同时也在国际青年旅社迎接我们归来,因为我到了这里,身上只剩下14元人民币和200卢比(相当于13元人民币),连自己回家打车的钱都不够,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旅行,能把所有人的钱都花光。

北京的街道,依然笔直宽阔,北京的霓虹灯,依然绚丽多姿,北京,我回来了,直到这时我还是不能及时的将已经漂流的心带回这里,好在,同坐在出租车后座的是我老婆,看着她,我才知道,我该回来了,因为这里有等着我的人,爱我的人。一场八千米雪山群的召唤之旅已经结束,就像梦境一样,那么不真实,但是,梦总是要醒来,醒来了,这一切并不会烟消云散,因为我的灵魂曾在那里游荡过,并且,这次留下了影像的真实记录。。。
Gondogoro LA Poster.jpg
GLA Poster#4T.jpg
14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0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8-11 13:33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篇 相约伊斯兰堡


巴基斯坦,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熟悉的是,常常听到这个国家,陌生的是,始终分不清巴基斯坦和巴勒斯坦哪个是哪个。直到2008年在新疆帕米尔高原的一次旅行,世界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高原明珠卡拉库里湖,以及那条孤独的“中巴友谊公路”,才让我勉强记住了巴基斯坦这个名字,这个国家,一个中国的好邻居。


5月份,我亲自把签证材料递交到巴基斯坦驻北京大使馆,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外国大使馆递交材料,第一次总是印象深刻,一个简单的穆斯林式建筑小楼,有武警把守,办事大厅朴素无华,非常低调,甚至都不敢想象这是一个国家的驻外使馆。但是,恰恰这种简单低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整个办事大厅,最显眼的就是墙上的中巴友好图案,这个图案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同时也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于是,我开始到神奇的百度去探寻答案。

备注:巴基斯坦(Pakistan),位于南亚次大陆西北部,南濒阿拉伯海,东、北、西三面分别与印度、中国、阿富汗和伊朗为邻,全国领土为79.6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97亿,是世界第六人口大国。巴基斯坦宪法规定乌尔都语为国语,通用英语。巴基斯坦的国教为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徒占全国人口总数的97%。其中,逊尼派自称正统派,人数占全国穆斯林的90%。此外,还有印度教、基督教等,但仅占全国人口的3%

巴基斯坦实行多党制,现有政党200个左右,政治体制,半总统共和制,法律体系是英美法系。巴基斯坦武装部队是世界第七大现役武装部队,包括三个主要分支:巴基斯坦陆军、巴基斯坦海军(包括巴基斯坦海军陆战队)和巴基斯坦空军。原首都为Karachi(卡拉奇)1959年,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在Islamabad伊斯兰堡)建设新首都。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8-11 13:36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一下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8-11 13:4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3K_3K 于 2015-8-11 13:42 编辑


备注:伊斯兰堡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市区内没有文物古迹,但它自然景色清新优美,建筑富有浓郁的伊斯兰风格。它位于东北部海拔600多米的波特瓦尔高原上,背依马尔加拉山,东临清澈的拉瓦尔湖,南面是一片葱绿的山丘,气候宜人,景色秀丽,距海1300千米。1970建成,有人口150万。


通过制定巴基斯坦攻略,对这个国家算是有了一点粗浅的了解,但是,随着知识的深入,发现未知的事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常常在新闻中听到中东什叶派和逊尼派又打起来了,到底什么是什叶派?什么是逊尼派?为什么都是穆斯林总起冲突?巴基斯坦原来和中国的政府关系这么好,网友都称其为“巴铁”,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什么事情能让两个国家的友谊如此深厚?巴基斯坦,知道了它是和阿富汗挨着的那个国家,那么自然会想到塔利班,本拉登,恐怖分子,为什么这个国家会给人这样的印象?印巴战争?克什米尔争端又是因为什么?一个个的问题不断的出现,我也就一个个的问题攻破,带着极大的求知欲。


说到这里,以前有朋友认为,旅行时要享受旅行当下置身自然或者景点的那一刻,那是最美妙的瞬间,难忘的回忆。而我认为,那只是旅行的一个环节,有人喜欢无攻略的随心旅行,有人喜欢有计划的去旅行。因为工作和时间的关系,我更喜欢有计划的去旅行。因为这种旅行是一种长期的过程,包括前期攻略的制定,这期间对目的地一无所知,具有极大的好奇心,通过资料搜集,不断学习和整理,本身就是一场精神旅行,通过文字和自己的想象去勾画一场梦想和幻想的旅行;接下来就是实地旅行,实地旅行不一定非要按照计划去一步步的执行,毕竟不是做项目,而是把攻略作为参考,做一次有信息参考的随心旅行,这个过程中会通过眼睛的发现和真实的感受,去不断和梦想中的旅行内容冲突,在经过确认和验证,得到一个更客观真实的结论;旅行回来后,通过游记的总结和提炼,对旅行中的所见所闻,以及之前掌握的信息和知识进行确认和修正,最终更为客观的扩展自己的世界观。


从去年8月份开始规划这条线路,经过了近一年的准备,我终于启程开始又一个梦想之旅,这一次是俱乐部的第二期活动。K2 Gondogoro la徒步是一条世界顶级的徒步线路,徒步超过15天,行程近120公里,要到达4座8000米以上雪山的大本营,要在海拔5000米以上露营,沿途没有任何补给,全靠背夫搬运,其中最危险的是横穿Baltoro冰川和翻越海拔5620米的GondogoroLa垭口。



发表于 2015-8-11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一.出发

6月19日19:30分,我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抵达乌鲁木齐已是凌晨02:00点,晚点了半个多小时。按计划,其他三名队员应该已经到了,可是当我在群里发出消息后,没有人回复,只有来自湖南的医生回复了,电话沟通一下,他也刚刚到,此时正在航站楼外面找住宿酒店,原来那两位还没有抵达,比我晚点时间还长。既然已经有人在找酒店,我就安心先取行李吧,等我到了行李传送带旁,发现旁边有个南航中转柜台,牌子上写着南航转机,免费提供住宿。咦?还有这好事儿?以前没听说过这个服务,但是在航站楼内,应该不能是骗子啊,于是我先观察了一会儿,闲着也是闲着,然后又亲自和服务人员聊聊,看着络绎不绝的乘客办理免费住宿,我赶紧给湖南医生打电话,告诉他不要找酒店了,我们南航的转机可以享受免费住宿,拿机票即可。这项贴心服务在广州,乌鲁木齐,大连等机场早已出台。


住宿的问题搞定了,一看广州来的航班也进港了,另外两名队员也抵达了。

皓哥,来自广东茂名,我的狼塔队友,老大哥,细心负责,为人和善,自打狼塔活动后一直保持联系,也是我们俱乐部成立的功臣之一。

小李,来自台湾高雄,第一次参加我们俱乐部的活动,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人比较安静,曾经在世界多国旅行,但是徒步经验并不算多。一见面,他就递上来从台湾带来的非常好吃的“糖村”牛轧糖,因为上次去澳洲徒步时,一名队员带了这个糖果,吃了几块口齿留香,久久难忘,于是这次让小李特意带些过来。

湖南医生,个子不算高,黑黑的,比我还黑,让我吃了一惊,身后背着一个大背包,胸前背着另一个小背包,操着一口地道的湖南话,或许是湖南普通话,语速极快,总之,我们三个都有点听不太懂。事后,台湾小李回忆第一次见面,小李当时心想“哪里来这么个乡巴佬?”,哈哈。但是,什么时候都要记住,人不可貌相。

就在我们四个等待送站巴士的时候,从大厅里又出来一位,这位是巴基斯坦朋友,在广州读书,看到我们很热情的和我们攀谈,为了通知另外两名队员我们已经成功会合,我们请这位巴基斯坦朋友为我们拍了合影(左起湖南医生,台湾小李,我,皓哥),并发送到群中。


从机场到酒店,休息3小时,再被送回机场,已经是7点半,每个人都看上去有些疲惫。到了值机柜台一看,队伍好长好长,为了节省时间,我查看了一下其他值机柜台,终于发现了另一个南航柜台,人少很多,于是赶紧呼叫大家过来,结果我们发现这个柜台是去杜尚别的,当时还想,杜尚别是什么地方?后来才知道杜尚别是塔吉克斯坦首都。明显出国经验太少,居然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等我们再回去原值机柜台时,人依然那么多,这回只好老老实实的排队吧。闲着无事就观察一下这绕了5,6圈的长队伍,有超过一大半的都是巴基斯坦人,有的穿得比较休闲,和我们类似,大多数还是大胡子长大褂。因为有了当年新疆喀什的经历,所以,对这些装束的人,我不会和他们对视,尽管百度告诉我,巴基斯坦人民对中国人很友好,具体好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

6月20日上午,乌鲁木齐当地时间9:30分,飞机晚点起飞了,虽然我们四个人都是第一次飞往伊斯兰堡,但是,一夜的旅途劳顿,还是让大家都睡了过去,当我们醒来时,是听到机组广播说,现在正在飞越喀喇昆仑山脉,于是,强忍着睁开双眼,拍了几张。按照皓哥的指示,我们更希望能拍到空中的K2,但是观察了好久也没有发现。



飞越了昆仑山不久,我们临近了伊斯兰堡,从空中俯瞰,这哪里是一个国家的首都,或许是我在国内呆的太久太久,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太少,以至于,我认为这个世界的各国首都都是大同小异的大都市。然而,空中的伊斯兰堡让我大开眼界,这里看着更像是在国内抵达一处偏远县城的机场附近,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富丽堂皇,只有一片片的2,3层小楼,好像还不是钢筋水泥建筑,更像是泥土建筑,这让我想起了百度知识,说伊斯兰堡有个景点叫阿富汗贫民窟,是不是这里就是阿富汗贫民窟?可是,我仔细看了一下,我能看到那个传说中的亚洲最大的清真寺,我能看到宽阔的街道和山水相依的城市公园,但是其它映入眼帘的真的就只有这些朴素的低层建筑,或许这就是伊斯兰堡,一个不一样的国家,不一样的印象。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8-11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二.抵达伊斯兰堡

当我们平安着陆后,在机场通关时,能感受到这里浓郁的穆斯林风格,第一次进入穆斯林国家是马尔代夫,或许因为是个旅游国家,所以,丝毫没有那种穆斯林的肃穆,而这里却不一样,有着一种纯正的穆斯林风格,连边检的美女边检官都那么那么的纯正。看到这些,心中有些恐惧,神秘,但更紧张,刺激,心中告诫自己,要尊重当地的民风民俗,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不要触犯人家。

按照计划,我们走出机场时应该会有两名队员在等我们,但是,当我们四个一起走出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向导公司的接待人员,他个个高高的,举着一个牌子,写着我的名字,并且面带微笑看着我,我们四个人的形象太显眼,所以,很容易认出来。我们往出口处走,我再望向接站人群,发现一个光头老外,拿着摄像机正对着我,T恤,短裤,留着络腮胡子。没错,这是Carlo,来自意大利,是我们本次行程的摄影师和导演。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通过俱乐部网站联系,一直到现在差不多4个月了,第一次见到对方,Carlo带着一副眼镜,很文明,彬彬有礼,比我想象的要文明很多,紧紧的握了一下手,能感受到他的兴奋和激动。

向导公司的欢迎队伍还不小,除了举牌子的Qasim,还有Faizan和Riaz,还有一名司机。我和Qasim电话过一次,但是基本上他说的80%我都听不懂,所以,我一下子紧张起来,不过再紧张也没有用,事已至此就硬着头皮来吧。Qasim是向导公司的Operation Director,一直以来我们都在保持联系,他是个彬彬有礼的巴基斯坦人,身高183cm左右,非常有礼貌,我原本以为他是个个子不高,很粗犷的巴基斯坦人,结果反差极大。就在大家兴奋全部队员团圆的时候,一个中国女孩子上前和我们聊天,我热情的和她握手。我还以为她是我们的最后一位队员,来自马来西亚的Siewwei,和照片上的差异好大,正当我好奇时,真正的Siewwei出现了。她来自马来西亚吉隆坡,但是现在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工作,也是通过俱乐部网站报名参加的活动。
发表于 2015-8-11 13:4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3K_3K 于 2015-8-11 13:52 编辑

三.欢迎仪式

奇怪,全部队员到齐了,那这位中国女孩是谁?原来,她也是来徒步的,但是是在另一家向导公司报名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下了飞机好久,一直没有见到向导公司的人,没有人接站,她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们,看我们这里居然有一支中国人为主的队伍,她当即动心想加入我们。但是,这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我们队伍刚好有个女队员,临时爽约,所以,我们无法接受这种空降。向导公司
Operation Director Qasim看我们人齐了,告诉我,希望我们队员能站成一排,因为向导公司有个欢迎仪式。我晕,居然还有欢迎仪式,好像国际友人来访问似得,显然这个举动,让全部队员都有些不适应,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大家还是排成了一队,接下来,Qasim为每名队员献上了一个精心准备的鲜花花环,然后又为每名队员献上一瓶冰镇矿泉水。大家只顾着激动了,都忘记了当时的温度是42度,所以,这一瓶冰镇矿泉水,简直太及时了。


当我们团队离开航站楼的时候,我们和那个中国女孩子道别,希望她能够等到她的向导公司。或许这个时候,她会羡慕我们的向导公司的接机和欢迎仪式,但是我想这恰恰是不同的向导公司之间的服务差距。当我们走出航站楼时,一股天火倾斜而下,从未来到42度的地方,感觉有点烤的慌,还好手里有一瓶冰镇矿泉水。向导公司的Faizan是个帅小伙,之前在facebook上加过他,见到本人比照片还帅,一直以为他是我们的向导,原来他是向导公司老板的儿子,属于少庄主。中巴车很干净,更重要的是,一进车厢内,空调开得凉凉的,他们的细心服务不得不让我佩服。

后来得知的信息,让我更加佩服。我们飞机晚点到达,抵达伊斯兰堡已经上午10点钟,而意大利导演Carlo是第一个抵达,他是早上4:30分抵达,马来西亚Siewwei是上午7:30分抵达,而向导公司第一个接到了Carlo,把Carlo带到了机场的咖啡厅,让他睡觉,休息,然后,又一直等到Siewwei抵达,最后等到10点接到我们全部队员,所以,他们至少在机场等待了6个小时,也就是说他们可能凌晨3点多就抵达了机场。再想想当时谈向导公司的时候,我选择了6家,只有他家坚持不降价,我说为什么,他们告诉我,我们靠的是服务赢得客户,我们是巴基斯坦国内最优秀的几家正规的向导公司之一,有20多年的专业经验。通过每一次邮件的回复,通过官方网站的介绍,通过欧美朋友的引荐,最终他们PK掉了5家向导公司,以最高的价格,赢得了我们这个客户,因此他们也成为我们俱乐部的第一个合作伙伴,第一次见面,他们用事实证明了他们的与众不同,我们心满意足。

从空中俯瞰的伊斯兰堡是一种略显凄凉的感觉,和百度告诉我的花园城市相距甚远,当我们的巴士穿梭在平整干净的街道上时,身边穿梭着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摩托车,三轮车,小汽车也不少,但是比国内的城市少太多了,并且少见大排量汽车,基本都是奇瑞QQ,夏利类的超小型家用小汽车,最明显的就是日本汽车特别盛行。路上虽然交通工具参差不齐,但是整体还比较守规矩,一点都不乱。多数人还是穿着穆斯林传统的长袍,因为是夏季,以白色和浅灰色等淡色系为主,大胡子的人少了很多,女子有的蒙面纱,有的没有,所以,尽管到现在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但是似乎比当年到喀什要安全一些。也不知道都穿过了哪些地方,绕来绕去,进入一片明显的富人区,这里
是第八区,路两旁建筑都是2层,3层别墅,一看就是质量超好的那种,所以,明显能感觉到这里的不同。我们的酒店就在这里,叫Prestige Residence Boutique Hotel,车辆刚停在门前,保安持枪过来盘查,这可比当年在喀什下面的石油基地宾馆严多了,顿时感觉安全了好多。



这个时候,正好是穆斯林斋月,但是,我们属于游客,白天可以在酒店点餐吃,上街是根本没有吃的了,关键是,刚到这里,没人敢上街去闲逛。向导公司Qasim告诉我,先休息休息,中午可以在酒店点餐吃饭,下午两点钟,向导公司会过来和我们一起开会。

大家各自回到房间,因为有些事情要和大家当面解释一下,所以,把全部队员结合到我房间开了一个小短会。因为Siewwei虽然来自马来西亚,但是她是华裔,能讲简单的华语,因此,只有来自意大利的Carlo完全无法听懂华语,所以,我就干脆中文开会,再私下里和Carlo单独解释会议内容。大致是和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另外的女队员临时退出,她退出后的影响等,虽然这个事件,让大家都不太高兴,但是到了陌生的伊斯兰堡的兴奋早已冲淡了其它的不快,因此,此事翻过一页。
发表于 2015-8-11 13:55 显示全部帖子
四.Alpine会议

下午两点,向导公司Qasim准时抵达酒店,接下来,来了一位仙风道骨,头发,大胡子全都白了的老先生,气场十足,精神矍铄,见到我们后握手力度很大,这位老先生的气场,让我们这些年轻人甘拜下风。没太搞懂他是干什么的,但是,通过会议,明白他大概是负责登山探险事宜的长官,因为他给我们开会,确认我们的探险行程,确认随行军方人员,确认向导公司的职责,并最终签字确认。出席会议的人包括:老先生(精神领袖一样的人),向导公司Qasim,向导公司Riaz先生(也是我们队伍的大内总管),巴基斯坦空军协调员(Liaison officer)Umar先生,我们全队队员。会议开始不久,向导公司老板Amir先生抵达,原来他是个胖纸,但是人非常和蔼。会议人员全部到齐,由老先生主持会议,最后我才弄明白,这位老先生是Alpine Club of Pakistan的副主席。

备注:Alpine Club of Pakistan应该是个类似于中国登山协会这样的组织,负责管理和协调巴基斯坦境内全部的高山探险和高难度徒步,包括活动备案,审核,军方协调,救援协调,以及活动组织,培训等内容,这位老先生叫Mr.Saad Tariq Siddiqi,
曾是巴基斯坦专业登山运动员,曾经陪同中国登山队登顶K2,1997年曾经带领中国探险队第一次登顶南迦巴尔特峰(Nanga     Parbat,8125 m,世界第九高峰,巴基斯坦第二高峰),怪不得他如此有气场。

会议上老先生介绍,这条路线的难度,但是风景同样诱人,他说我们队伍是三年来第一支获得Gondogoro la徒步许可证的队伍,老人家很爱开玩笑,他问我们带没带Harddisk,开始大家都疑惑了,因为老人家年事已高,牙齿掉的差不多了,所以发音就更加难懂,我们正猜想硬盘干嘛呢,他直接幽默的说:因为有太多的美景需要你们记录,但是不带硬盘没关系,只要你带了脑袋来就够啦。这下大伙才明白,哈哈大笑起来。老人家很认真负责,更是幽默风趣,给我们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介绍完路线,就开始问我们的军方协调员Umar。Umar的口音比较贴近印度,听起来更加晦涩难懂,索性他只是自己在说,不需要互动。又听了向导公司的解释和说明后,老人家在众多的备案文件中签字画押,并预祝我们成功穿越。出于尊重的目的,我们会议期间没敢拍照,但是当老人家要走的时候,大家赶紧起身来个全体合影。


送走了老人家,我们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和向导公司确认,但是,开始之前,我们把从中国带来的小礼物,送给向导公司老板Amir先生。我们带去了北京的小吃,台湾糖果,上海糖果。另外,考虑到大家全部都是第一次来到巴基斯坦,尽管做了不少攻略,但是担心还是有些事情不懂,怕冒犯了人家,因此皓哥特意和Amir先生表达了我们的担心,希望如果有做的不妥当的地方,让大家多多包涵。Amir先生一听到这里,连忙站起身来,非常真诚的感谢,感谢我们对他们民族和国家风俗的尊重。接下来,我们讨论了明天的出发时间,行程中大家关注的问题,比如水源,食物,帐篷,路程,强度等等。向导公司针对我们的问题,一一澄清,并和我们沟通了向导,背夫,车辆,后勤等一系列问题。最后,解释了这条路线的特殊性和风险程度,以及受天气影响的程度,救援协调等事项。

按照向导公司规定,我们队员要全部在自己国家购买户外保险,并提供户外保险的合同号给向导公司备案,一旦发生危险,向导公司会积极协调保险公司和军方,以及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援。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向导公司这样的合作方式,当然巴基斯坦的全部探险活动都有政府,旅游局和Alpine club of Pakistan备案管理,因此,不会存在像国内这样随便几个人拿个GPS就去探险或者徒步的现象,从这个角度来说,巴基斯坦在户外登山和探险,徒步的管理力度要比国内先进。并且这些向导公司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在巴基斯坦国内,大大小小的向导公司100多家,从20多年经验的顶级向导公司,一个人靠facebook招揽生意的黑向导公司,形形色色,林林总总。一路走下来,遇到过无数欲哭无泪的向导公司骗人或者恶性事件,从这个角度来说,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充斥着这种现象,如果想要让一些不明真相的游客去一家家的识别,除了要有良好的判断意识外,还要有足够的经验去考验这些向导公司,毕竟,我们来到了这样的一个似乎不太安全的国家,从事着一种似乎存在较大风险的活动,我们不是为了玩命,更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为了在一家靠谱,专业的向导公司的陪同和后勤保障下,完成我们想要的一种挑战和旅行。

会议结束了,我终于有时间和意大利导演Carlo多说两句话,虽然同样是跨国转机,远道而来,相聚在伊斯兰堡,但是Carlo作为本次活动的摄影师和摄像师,他背负着除了徒步装备外,众多的摄影器材和装备,我很难想象这个小个子,一路上吃了多少苦,我们起码还有个地方给安排免费住宿转机,抵达伊斯兰堡时已经是上午,时间很好,而他从罗马晚上出发,经过科威特转机,抵达伊斯兰堡是凌晨4点半,携带这么多的装备,真心佩服他。尽管在机场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但是,到了酒店后,尤其是睡了一觉起来后,明显感觉他整个人已经快撑不住了,所有队员其实都是这种状态,要倒时差,要休息,要适应气候,要适应新环境。然而,就算是这样,Carlo还是把我拉到他的房间,和我挨个介绍,我们的摄影装备,看着他把这么多的装备,井井有条的摆放在适当的箱子里和袋子里,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其实,我明白他想让我明白,让我知道,他是用心在做这次活动,所以,我不等他介绍完,就告诉他:“Carlo,我相信你,你太棒了,你现在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好好休息,准备明天迎接我们期待已久的行程。”


后记
2015年6月20日晚上,我们队员6个人,我们的军方协调员Umar,大内总管Riaz,在伊斯兰堡第八区的
Prestige Residence Boutique Hotel,伴随着电风扇的声音,早早的睡了过去,感受不到夜晚的30多度高温,感受不到任何恐怖的气氛,或许是太累了,或许是太疲劳了,总之,经过了4个月的准备,我们如约的来到了这里,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在此,我想引用皓哥的话:想了多年,酝酿了一年,准备了半年,锻炼了2个月,我们终于出发了,这一切都源于,我们是一群有梦想的人,我们是一群敢于追求自己梦想的人,梦想不是停留在想象,而是要行动。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5-8-11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qingyucr 发表于 2015-8-11 13:36 支持一下

我刚发,您这回复速度够快,多谢支持
发表于 2015-8-11 15:59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文字很详细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