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巴基斯坦

荒野星球第一季 - 喀喇昆仑深处的Gondogoro LA

查看:81770 | 回复:261
发表于 2015-8-12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午饭时间,今天的午餐地点是一个特别的地方,这里是一家国营餐厅,在一处僻静的山脚下,Indus河边,看起来特别像是国际青年旅舍的感觉,然而这里确是一家巴基斯坦国营的餐厅,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餐厅,服务和吃的东西都着实的上档次。


抵达Skardu

过了这个地方,我们也就下了KKH,开始进入路况很差的盘山路,但是好在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好看,虽然颠簸了点,不过并不影响赏景的心情,终于,随着一片河谷出现在眼前,我们终于进入了Skardu地区(斯卡都)。当我们的车驶进入驻的酒店时,Javid做为我们的外星人司机,最后帮了我们一个忙,他指着酒店一面墙上的地图,对着镜头说:Welcome to Skardu。


非常感谢这位技艺高超的Javid老兄,他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和大家挥别后,完成了他的工作,继续赶路回伊斯兰堡,只不过,这回该那位备用司机出场了,或许Javid老兄会在最后一排躺着押车,一直押到伊斯兰堡。
发表于 2015-8-12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送走了Javid,一看欢迎我们的队伍还不小,酒店服务生先是端上冰镇饮料献给每一位队员,然后,大内总管Riaz介绍了向导公司斯卡都分公司的负责人,还有我们的技术向导Wahab。

这位技术向导是,专门负责我们此行的带队和技术指导工作的,他上身穿了一件The NorthFace速干T恤衫,两块胸肌凸凹有型,咋一看就像The NorthFace签约登山运动员一样。声音浑厚,语速较慢,彬彬有礼,即运动有型,又有绅士风度,让人肃然起敬。一了解他的背景,更加让人钦佩,他虽然不是The NorthFace的正式签约运动员,但是他个人开办的登山培训学校得到了The NorthFace的赞助,之前他真的是8000米级专业登山运动员,他有15年登山经验,曾登顶Gasherbrum2(8032米),世界第十三高峰,攀登K2(8611米),世界第二高峰等等。因为最好的朋友在登山过程中遇难,加上家人的反对,最近他决定退出登山界,不再攀登8000米以上的高峰,因此开办了登山学校。



认识Wahab后,第一件事,就是确认我们的攀登装备,然后带领我去租一些攀登装备。在斯卡都可以买新装备,可以租装备使用,还有一种是买二手的装备,然后回来再低价卖给店里,其实类似于租的形式。因为,大家的装备携带不齐,所以,按照教练的建议,我们到店里采购了安全挂扣,安全带,冰爪和雪套。

今天算是有一点私人时间,况且这个地方很安全,所以,大家自由活动。有的人出去逛街,有的人休息,酒店是个正好面对斯卡都河谷的地方,景色很不错,坐在窗前,晒晒太阳,舒服的很。



因为在车上知道了今天是意大利导演Carlo的生日,所以,晚上马来西亚Siewwei和皓哥特意让酒店准备了生日蛋糕,在Carlo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群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新朋友们为他举行了一场小的生日庆贺,让他激动不已,那天他睡的很晚,因为,他上网和他的父母通话,告诉他们在这边一切都好。虽然是个跨国团队,大家都是陌生人,但是这种温暖的感觉,他已经通过网络传递回了意大利。


从北京出发,经历了12个小时飞行和转机抵达了伊斯兰堡,休息了一夜,再经过两天,25小时,822公里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Skardu。然而,这才是行程的开始,明天还要等待巴基斯坦军方的一个签字,如果顺利通过的话,我们还要换乘越野车继续进发,下一站是传说中的Askoli,一个国际登山界鼎鼎大名的小村庄。
发表于 2015-8-12 14:0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3K_3K 于 2015-8-12 14:11 编辑

第三篇 出征Askoli


“Welcome to skardu“,外星人司机Javid面对镜头羞涩的画面,一直萦绕在脑海中。从外貌来说,他是个大胡子长袍子,没有小白帽儿,他应该是个逊尼派穆斯林,或许他还是个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但是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只留给我们精湛的驾驶技术,羞涩的表情和淡定的工作风格,这和极端主义的恐怖分子没有任何联系,所以,绝不能以貌取人。送走Javid,迎来超专业的8000米级攀登技术向导Wahab,我们已经抵达巴基斯坦北方重镇Skardu斯卡都)。

2015年6月23日,上午12:00点整,三辆炫酷改装越野车,排成一队,卷着灰尘渐渐的远离了Skardu。原计划上午9点出发,因为要等待军方的一个签字确认,所以延迟了3个小时,事实上延时3个小时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了,据我们的随队空军Umar说,当天在Skardu等待军方签字,准备进山的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队伍总共有60多人,而我们队伍是唯一一个顺利得到签字的,这样我们就可以按原计划出发了,其它的队伍,全部延迟一天才拿到签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这只队伍如此的幸运,三年来第一支队伍获得Gondogoro la徒步申请,向导公司20多年经验中的第一批中国客户,60多人中第一批拿到军方签字,顺利过关,我想这不仅仅是人品的问题了,所以,有了这样好的开端,注定这将是一场终生难忘的旅行。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不算太热,预计35°左右吧。早餐的时候,旁边的桌上来了几个中国商人,还有一位巴基斯坦留学生做翻译,这位留学生是在北京语言大学毕业的,汉语说得相当好,以至于比我们的湖南医生说的都好,这让我们非常的佩服。然而,就在留学生和我们流利的交流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大内总管Riaz兄弟似乎有些不爽,透过那种表情的背后,能感觉到一种不屑,这种不屑就像是一个英语不怎么好的中国人,看到了一位海龟中国人陪着一群美国人的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哈哈,虽然大内总管Riaz兄弟会说日语,英语,乌尔都语,少量汉语,但是遇到这么一位高手,他自然会很不爽。

因为昨天我们在KKH上行驶时发现有一个大坝正准备建设,说是要蓄水发电,工程比较浩大,说是要把KKH改道,从原有位置提升到海拔200-300米以上,重新建设,而现在的KKH路段将会变成水电站的湖中物。当时,大家觉得这种工程将会极大的改变当地的河流走向,地质地貌,甚至影响天气变化,最终产生更严重的后果。正好听说这位中国商人似乎了解这个工程,所以,早饭后,我就准备和他聊聊。

他来自江苏,算是个小包工头性质,通过聊天,他并不了解这个大坝蓄水工程,不过他还是提供了不少让我咂舌的信息。比如,巴基斯坦是个极度缺水,缺电的国家,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夏季超级高温,不是每家都有空调来降温,导致这几天卡拉奇有200多人死于热浪,吉尔吉特也有几十人死于高温。到了冬天,断电成了家常便饭,在巴基斯坦北部,就在Skardu这个地方,冬天每天只供电2小时,可想而知,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多么难以想象的事情。当前,巴基斯坦的发电还是以火力发电为主,水力发电才刚刚起步,因此,这种大坝蓄水发电工程,应该属于造福百姓的工程,但是,国家发展通过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换来人民生活的进步的提升,从短期来说确实是造福百姓的好事,但是长期来看,破坏大自然,逆大自然规律行事的人类,终将付出更为惨痛的代价。也是吸取了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所以,现在中国的光伏产业在巴基斯坦很有市场,也大受欢迎,既环保又能解决实际问题,所以,新能源确实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好技术。

三辆越野车,一路狂奔,经过了昨天的休整,今天大家的状态明显恢复了很多。

发表于 2015-8-12 14:12 显示全部帖子
前一段路程,路况很好,当我们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停车,大内总管Riaz下车买香蕉和午餐,意大利导演Carlo则忙着拍摄小孩子们,因为这边很安全,所以,大家不会再要那种紧张感。



离开了小镇,一路上路况越来越糟,渐渐远离了城市,开始进入农村地区,路面全是土,要不就是泥,越野车的性能就是为了这样的路段设计,一会带起一阵烟尘看不见前后车辆,一会冲进一片水沟区域,激起无数水滴散落路边。道路两旁,泥房,泥墙,要么就是石头墙,唯有一片片绿色的农作物能体现出这里的生机勃勃,金黄的小麦田,一片片,麦穗随风整齐的摇摆着,小孩子们看到有陌生人到访,马上放下手里的一切游戏,冲到路边,男孩们整齐一致并兴奋的朝着越野车大叫着,我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从司机咧开的嘴角,能知道这是很天真的打招呼方式。小女孩们儿,有很多也不穿穆斯林服装了,也敢正面看着越野车里的人,但是不会激动的打招呼,就这样,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惊喜。但是,当你的镜头对准她们的时候,她们会马上躲开。

这里的一切,似乎能把我带回到30年前的记忆中,30年前,我就生活在类似于这样的地方,除了女孩子们不会这样对待陌生人外,其它的都是惊人的相似,所以,我能感知得到,虽然他们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他们的世界是如此的小,但是他们的幸福感是每天都外溢的,每天的幸福都满满的。

发表于 2015-8-12 14:16 显示全部帖子
午餐,大内总管Riaz选择了一片小树林,因为这里可以遮阳,拿出刚才在小镇买的香蕉和牛奶,饼干,我们就在这里简单的午餐。小树林在村子里,所以,对于这么一群陌生人的到来,自然会引起不小的轰动,一大群孩子们,全部是男孩子,围在我们身旁,不需要说话,仅仅是用清澈透明的大眼睛,静静的观察着。那种天真,除了天生的幼稚以外,还有更多的是好奇,或许还有一丝期盼。期盼的是,这群人手里的香蕉,饼干和牛奶。这里的孩子们,会说英语,但是不说乌尔都语,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语言,Riaz告诉我们,而这个语言,他也不懂,还好有个随行的向导公司负责人懂,这样,我们才得以和孩子们沟通,并记录了一段我们之间的故事。


离开了孩子们,前方的路更加的难走,飞土扬沙,重要的是,进入了彻底的盘山公路。路上的风景变得危险,枯燥,颠簸。为了不睡觉,车上的三个人就看是聊天,我,意大利导演Carlo,马来西亚Siewwei三个人,闲聊打开了Carlo的话匣子。他是个传统的意大利人,他告诉我们意大利在欧元区受排挤,人民要交重税,意大利人比较有个性,意大利是个分散的国家,不团结,因为人们都太有个性,所以,意大利是个最时尚的国家。但是,再有个性依然摆脱不了被控制的命运,别说个人,别说国家,就连全世界都在某些人的控制之下,这里他提到了Bilderberg
Club。


备注:Bilderberg Club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始创于1954年,由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的父亲伯尔尼哈德亲王在荷兰的一家名为彼尔德伯格的旅馆创立,是个“西方”绝对精英组织,也即由美国人和欧洲人组成,该俱乐部拒不接受亚洲人、中东人、拉美人或非洲人。这个集中了西方国家的政、经、商界领导人参加的俱乐部,素有“全球影子政府”之称。每年的五月份或六月份的某一个周末,他们会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汇聚到一起,会场一般都设在偏僻的高档星级宾馆商讨及制定世界规则、制造或毁灭一个总统甚或是一个国家、设计战争及交易…每年召开会议却拒绝任何媒体采访,也不透露任何开会内容。多年以来,一直有传闻说存在着一个秘密的由商界和政界权贵组成的世界精英俱乐部组织,那不是小说,这确实存在。


车辆继续驶入深山,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又到了一个休息的地方,是个小村子。在这里,我们居然遇到了一位中国朋友,这哥们儿来自福建,到这边来挖宝石,据他讲,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几个月了,从来没看过有中国人到来,可想而知这里已经是多么的偏僻。好不容易见到了会讲汉语的国人,他很是兴奋,当我们提出来要合影,他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并且要换身衣服再合影。一个人,在这么偏僻的异国他乡做事情,着实不容易,很佩服他的勇气的胆量,更重要的是,为了生活需要忍受的那种艰苦和孤独。

发表于 2015-8-12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昨天和前天,一直沿着Indus河行驶,看着奔腾的洪水般的浑浊河水,我们总希望能找到一处最汹涌澎湃的地方,类似于中国的黄河壶口瀑布或者虎跳峡,那种气势一定很震撼,但是一路上,总觉得前方还有会更凶猛的,就这样一路抵达了Skardu。好在大内总管Riaz告诉我们,今天还要沿着一条类似的河行驶,所以,Carlo一直观察,哪里有最好的地点适合拍摄。终于,我们同时看到了一处河水,冲击着巨石,大浪滔天,汹涌奔腾,可是那个路段非常不好,就在我俩犹豫的时候,车子已经上坡了。正当Carlo懊悔没有及时停下来拍摄的时候,前方的车子停下了,因为这需要让大家方便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停车可让Carlo兴奋坏了,他拿着摄像机直接跑回去拍摄了,我紧随其后,留下了这张宝贵的照片。


越往山里,路况越不好,道路变得很窄,仅能一辆车通过,如果迎面来了车辆,必须要后退到指定的稍宽的路段进行会车,有时甚至一个车停在悬崖边,另一辆车半边倾斜爬上山坡,进行错车,非常惊险。但是,好在这里的车辆都是这种改装越野车,大家的驾驶技术都很高超,所以,不会有大问题。


在伊斯兰堡时,向导公司就告诉我们,今天有个路段的桥坏了,车辆已经过不去,所以需要步行过桥换车继续前进,事实果然如此。这是一个很长的桥,一端绳索开裂,并且正在维修施工,所以,我们必须要下车,拿上行李徒步过桥。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8-12 14:20 显示全部帖子
桥对面已经有车辆在这里接应,前方的路段更加艰难,甚至还有陡坡出现。


当所有人都换上新车继续前进的时候,皓哥发现我们车后面有人挂着,在巴基斯坦看到车辆后面挂着个人,或者多个人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我们的车上为什么会有人挂着?仔细一看,原来是大内总管Riaz兄弟,这路段这么危险,并且烟尘四起,挂在后面多危险啊,所以,我们马上让司机停车,让Riaz上来,开始他还不想进来,说是感觉在后面挺刺激的。但是当他进来后,我发现,他的脸上,手上,衣服上,全部都是灰,本来就长的黑,加上这么一装扮,简直没法看了。回头看看后面两辆车,应该是都坐的比较满,他为了让我们这辆车不那么挤主动挂在车后面,这时再看看他满是灰尘,还露出白牙的笑脸,让我心生动容。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下来,前方也隐约出现了村落,但是路上并看不到人。大内总管Riaz说营地已经扎好了,我们最后的队员们,包括:背夫,厨师等都已经在这里原地待命,并且准备了晚餐,等待我们的到来。三辆车缓缓的开进了一个大院子,嗬!!!院子里好多好多人,都是围观的群众,天色黯淡,一下子被这么多人包围了,还真是吓人。不过,这些人安全的很,他们都是当地村民,和来这里务工的背夫。

这个院子是空空的,除了人还有一排房子,我们并没有看到营地,可是向上一看,穿过另一道门,这里才是营地,当我们每个人提着大包小裹穿过了那道门,眼前的场景让我们震惊了。一大片空地上,扎满了大大小小的帐篷,有厨房大帐,客厅大帐,睡觉的双人帐,空地上摆满了,各种蓝色的桶,各种箱子,大大小小数不胜数。


营地里,人头攒动,灯火通明,有点像是一下子进入了一个电影现场,让我们措不及防,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忙碌着,在技术向导Wahab和大内总管Riaz的安排下,我们把行李都放在了一起,然后带我们认领了自己的帐篷,最后,把大家带到了我们的客厅大帐。对于,我们这些国内的背包客来说,一直都是在国内背着重装大包自力更生,过着艰苦甚至自虐的户外生活,一下子来到这样的地方,像是到了《垂直极限》的大本营,和世界各国登山家来到了同样的地方,让我们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无法接受,跨越太大。

今天晚上营地一共就两支队伍,另外一支是5个人,来自德国,瑞士的欧洲团队,他们要登顶一座近8000米的高山,和我们徒步的不是一个思路。因为Carlo这位意大利人和我说过,意大利人和德国人不太对付,而我们和他们也没有太多共同语言,所以,打个招呼后,各自回到客厅大帐。

在我们休息了大概1小时左右,晚饭准备好了,这可是进山的第一顿晚餐,我们也不知道向导公司会提供什么给我们吃,结果,却让我们大吃一惊,技术向导Wahab亲自搭手帮忙上菜,先是开胃汤,然后是鸡肉,蔬菜,恰巴提(中国叫饼),炒饭,餐后还有甜点,水果。这阵势,让我们始终也没有回过神来,感觉从国内第一次出来玩这种高级的,确实差异有点大。不过,大家还是要慢慢适应,毕竟不是在国内,在巴基斯坦在这个国家,所有的Baltoro区域的徒步和登山探险活动,都要严格经过国家登山俱乐部备案,都必须有向导公司进行带领,提供后勤保障和安全保卫工作,当然所有的团队也要支付价格不菲的费用。原则上就是为了让徒步和探险团队,把精力都放在享受风景和探险本身上,而不用因为后勤和安全的问题担心。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来到这个区域,就应该和那些登山团队一样的待遇和后勤保障,无论你是登顶K2还是徒步到K2大本营,这样一想,大家也就多少能渐渐的想通了。


这里是Askoli,是进山前的最后一个文明社会,无论你是登顶K2,G1,G2,Broad Peak,Masherbrum,Gondogoro la还是徒步Concordia,这里都是你的必经之地,所以,这个极度偏僻的小村庄看上去很普通,可是几十年来这里却来往着世界各国最顶级的登山家,留下了无数人类征服和探索的足迹,有光荣,有辉煌,当然也有巨星的陨落,所以,这里的名气享誉国际登山界。因此,这个小山村,有自己的博物馆,这点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结束了遥远又漫长的行车路程,前两天的25小时,加上今天的7个半小时,总共经历了近33小时的喀喇昆仑中穿行,明天终于准备徒步进山了,要远离这现代的文明,准备进入前方更加遥远,更加神秘的Baltoro冰川,世界的尽头Concordia。直到今天,我们的全部队员也终于会合完毕,大内总管Riaz,技术向导Wahab,空军Umar,厨师长,厨师,背夫Leader,背夫们全部到齐。明天,计划了近一年的徒步终于要开始了,躺在帐篷里,回想着这一路的艰辛和颠簸,真的不容易,如果,因为旅行的艰辛和颠簸就放弃了旅行的念头,显然,将会错过很多一生中都难以见到的世界最美风景。
发表于 2015-8-12 14:32 显示全部帖子

第四篇 千人狂欢的Paju


6月24日,早上醒来时,发觉帐篷有些湿漉漉的,甚至睡袋都有些发潮,拉开帐篷拉链,雾蒙蒙的,还有些小雨在下。虽然现在才早上6点,但是营地已经非常热闹了,像是全体村民开大会的阵势,比昨晚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天约定是7点出发,预计路程是6-7小时,这是对于徒步者标准的时间,因为队员们对我们的技术向导Wahab非常崇拜,所以,我们就开玩笑的问他,如果他一个人走的话,要走几个小时,他告诉我们说2-3个小时吧。因为第一次来到巴基斯坦徒步,不了解他们的行程的标准,所以,我想我们估计会在6小时内完成今天的路线,结果却远不是这样的,我们最快的队员抵达营地时用了7个半小时,这充分说明,我们团队的速度远没有达到平均水平。

早晨的营地,热闹非凡,聚集了大量的本地,外地的背夫包围了整个营地。按照和向导公司的约定,我们的背夫会免费为每位队员背15kg的行李,因为我们有摄影器材,所以,超重了不少,我和Carlo迫不得已,另外请了一位私人背夫Nazi。


背夫数量众多,我们甚至开始都不知道谁是我们队伍的背夫,背夫是有Leader统一管理的,我们也不需要操心背夫的事情,一切都由大内总管Riaz负责管理。他告诉我,最多的时候,他曾经带领过150人的庞大探险团队。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绝对是个大项目经理。背夫Leader和Riaz在营地为每位队员的大背包称重,然后分配给对应的背夫。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整理好自己随身携带的背包,然后跟随技术向导Wahab一起轻装上阵出发。


发表于 2015-8-12 14:3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3K_3K 于 2015-8-12 14:34 编辑

小雨依然在淅沥沥的下着,按照分工,皓哥作为副领队,负责照顾马来西亚Siewwei和台湾小李,跟住技术向导Wahab走在前面,我和意大利导演Carlo在一起,湖南医生经验丰富,应该可以独立照顾自己。可是,就在我们从村里穿行不到2分钟的时候,发现湖南医生不见了。我赶紧回头去找,一直找到营地也不见人影,我还想,这哥们儿怎么消失的这么奇怪,正当我奇怪时,看到医生从营地的背夫堆儿里急匆匆的走出来,原来,他落下了什么东西。队员到齐,我们继续出发,村里的人们很热情,不再那么好奇陌生人的出现,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甚至,有的女人看到我们打招呼,还热情的答复,这在一路上是没有遇到过的。


离开文明世界

直到我们渐渐的远离了Askoli,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如此的一块世外桃源之地,庞大的喀喇昆仑山脉深处,有一片绿洲,这里虽然交通极其不方便,但是却养育着富足,幸福的当地人。


技术向导Wahab走在最前面,离开村落没有多远,大家也渐渐的拉开了距离,台湾小李和皓哥跟住了Wahab,我和Carlo还有私人背夫Nazi走在一起,医生和马来西亚Siewwei离我们不远,因为小雨不停的下,我和Carlo背的都是摄影装备,所以,赶紧套上了防雨罩,而马来西亚Siewwei看到我们缺一个防雨罩,正好她还有另外的一个,就借给了我们。

发表于 2015-8-12 14:36 显示全部帖子
就在我们轻松的走在云雾弥漫的小路上时,我们看到背夫团队正在三三两两的超越我们,他们年纪有大有小,大的我估计足以有60岁,小的也就20岁吧,以前看过不少帖子关于背夫的,基本都是尼泊尔和巴基斯坦的,这次第一次亲身实地接触他们,感觉是相当的具有冲击力。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NB的军队是中国城管的话,那么在高海拔最牛逼的特种部队就是这些巴基斯坦和尼泊尔的背夫。当我们各种徒步鞋穿着的时候,人家就是一双胶鞋,甚至就是一双拖鞋;当我们各种冲锋衣穿着的时候,人家就是一件长袍,根本就没有雨衣;当我们各种LEKI登山杖拄着的时候,人家就是一根木棍,甚至就是空着双手;当我们各种水壶带着的时候,人家干脆没有水壶,更多的就是喝河里的水;当我们各种羽绒睡袋带着的时候,人家压根就不用那玩意儿,直接垒砌石墙裹几件厚衣服就睡了。然而,他们这样的一群人,注定要成为我们记录的重点。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吧,我们看到了一处房子,这里是CKNP的登记站,所有进山的队伍都要到这个登记站进行登记。

备注:CKNP
(Central Karakoram National Park,喀喇昆仑中心国家公园),成立于1993年,以世界第二高峰K2为中心,方圆10000平方米,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国家公园,公园内包含了世界上7000米以上的山峰60多座,其中包括8000米级世界级高峰,K2(乔戈里峰),Broad Peak(布洛阿特峰),Gasherbrum(迦舒布鲁姆),Masherbrum(玛夏布洛姆峰)以及世界上最大的冰川。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