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巴基斯坦

荒野星球第一季 - 喀喇昆仑深处的Gondogoro LA

查看:81721 | 回复:261
发表于 2015-8-13 12:43 显示全部帖子
紫藤秋水 发表于 2015-8-13 10:41 强帖必顶! 坐等更新!

哈哈,大家支持,必须及时更新
发表于 2015-8-13 13:49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五篇 风雨雪的考验Urdukas


2015年6月26日,天气晴朗,拉开帐篷,对面的雪山一览无余,雨后洁净的空气,加上绿洲营地鲜花芳香,呼吸一口这清新透彻的空气,心情大好。来到客厅大帐,和厨师们,大内总管Riaz等人一一问好,因为今天是休息日,所以,营地的一切看起来都懒洋洋的,没有每日清晨忙碌的迹象。


今天早上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个15岁的巴基斯坦女孩子高反熬过去了,但是她已经决定今天原路下撤,而另外两个女孩今天继续赶路,不休息。大家都为她们捏一把汗,除了为她们默默祈祷,我们还能做什么?从第一次见到这三个女孩子的时候,我和意大利导演Carlo就决定要采访她们一下,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正好今天早上可以采访一下巴基斯坦小女孩。


从和她的聊天中发现她对向导公司的强烈不满,当初她在网上联系向导公司时,人家告诉她一共就走3,4天就可以了,每天也就走3,4个小时,比较轻松。对于她这个没有任何徒步经验的,年仅15岁的小女生,向导公司没有任何的考核和审查,居然还用诱导的方式,让人家来这么危险的徒步路线,真是可恨。当我问到她父母为什么会同意她一个人来这么远参加这种活动时,她说:“我父母是老师,他们受过很高的教育,对于教育我的方面也比较包容,如果我想做的事情,她们一般会鼓励我亲自去做,他们认为年轻就要自己去体验,不管是好是坏都是经验,这种经验是属于自己的,是一种人生的宝贵财富”。谈到这里,我突然对她父母心生敬佩,这样的教育方式对于一个15岁的孩子来说,确实能够让她早日领悟什么是社会,什么是人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你想象的那样美好,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你想象的那样糟糕,一切的一切需要亲身的体验,经历再感悟,总结化为自己的人生阅历。

对她来说,这显然是一次非常糟糕的旅行,但是,她说通过这次她学到了好多好多,以后,等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她还会再来,这么勇敢的女孩子,祝福她。

发表于 2015-8-13 13:51 显示全部帖子
户外生活也轻松

今天的早饭也没有那么早,9点开饭,厨师长告诉我们今天如果有人想洗澡,洗头,洗衣服,他们会烧好开水。但是大家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整理自己的东西,这两天都被小雨纠缠着,很多衣物都是潮乎乎的,所以,借着这么大的太阳,大家开始晒装备,洗衣服,洗头,洗澡,让这群野蛮人恢复成文明人。


说到物资储备,今天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我们要杀一只羊,因为鸡肉已经差不多吃完了,而鸡又无法在高海拔生存,所以,队伍牵了一只羊上山。就在大家还在懒洋洋的晒太阳享受这宁静的时光的时候,我们看到上山方向已经有队伍陆续开始进驻Paju营地了。


首先上来的是来自波兰的一男一女,他们居然认识大内总管Riaz,显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到这里,这次他们是为了登顶GasherbrumII的。因为见到了老朋友,所以他们便开始和Riaz攀谈起来,回来Riaz告诉我们,这两位遇到了不太好的背夫,他们走到半路决定罢工,强要小费,否则就不走啦。居然还有这样的,队员们听完这些,都在暗自庆幸,我们选择了一个高端的向导公司,绝对物超所值,不会让客人感到半点不舒服。让我更庆幸的是,波兰人选择的这家向导公司,我当初也联系过,但是综合评比被我刷掉了。

当我提着热水去洗头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哥们儿也在这里洗头,便搭讪聊了几句,一聊才知道,这位是一个人来准备登顶K2的,好像来自斯洛文尼亚之类的国家,没听懂。当我回到营地,到营地上方闲逛的时候,发现了两个亚洲面孔,过去一了解,他们来自韩国,这次是攀登Broad Peak(8051米,世界第12高峰)的,当他们递给我名片时,我发现其中一位的手指已经全部没有了,很显然他们都是韩国登山界的人物,结果名片一看,他们已经完成了七大洲最高峰登顶,和9座8000米的登顶。

看着大部队络绎不绝的抵达,真的感受到疯狂的人太多了,想当初刚抵达Askoli的时候,发现营地的场景和电影里一样,看到旁边的一对德国登山队伍,感觉像见到神一样,充满无限敬佩,而此时觉得,那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听说,今天最大的一个队伍有45个人,有登山的,也有徒步的。后来,还有南美的,台湾的登山队抵达。再加上从山上下撤的德国团队,那天的Paju营地时真正意义的千人狂欢会。

发表于 2015-8-13 13:53 显示全部帖子
背夫的辛酸和梦想

今天有时间,我们可以充分的准备拍摄一些内容,尤其是背夫的生活。在空军Umar的带领下,我们深入一个又一个简陋的背夫住所,体验他们的生活,聊聊他们的辛酸和梦想。


背夫这群人,更像中国农村多年以前那种出来打工的状态,一般由一个小包工头之类的负责,把村里的人带出来,然后,每年到了登山季他们就会到Skardu或者Askoli集中,等待一只又一只的世界各国登山和徒步队伍的到来,小包工头通常都认识向导公司的人,谈好价钱,签好合同后,就开始找对应人数的背夫。最后,向导公司和小包工头结账,小包工头再按照每个背夫的负重,工作量最后进行结算。

巴基斯坦登山季一般是6月中旬到9月中旬这三个月,一般一个登山季下来后,背夫们可以跟2-3个队伍上山,事后拿到一笔不菲的报酬,再集体回老家过冬。年复一年,巴基斯坦这几十年的旅游发展,成就了不少背夫的家庭。当然,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看他们的生活状态非常的糟糕,吃不像吃,住不像住,穿不像穿,但是他们却乐在其中。


按照巴基斯坦旅游局管辖的背夫管理委员会的政策和要求,向导公司需要为每位背夫支付他们装备,食物,保险等费用,但是对于背夫个人来说,一路上,我们基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穿着和我们一样的登山户外装备,为什么呢?因为,背夫们不希望每次出来活动都由向导公司发一套装备,他们更喜欢折算成真金白银,让他们自由支配,所以,他们自己负责自己的吃的,很简陋,自己负责自己的住的,一张塑料布就是帐篷,用石块垒砌的石墙,就是他们的临时住所,甚至有的背夫连保险都不需要,如果真的出现了意外,家人得不到任何的保障。这就是背夫的现状。

我们几个和空军Umar曾经讨论过,为什么背夫们连一套户外装备都不带,还穿着拖鞋上山,这点谁能解释呢?没人能解释,这似乎让我想起来30年前,我在农村的时候,我想现在的背夫就和当年中国最偏远山区的农民的思想是一样的,一切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他们只想多挣点钱,为了让家里的房子不再漏雨,家里的孩子能够吃饱,家里的父母能够有钱去医院看病,仅此而已。

发表于 2015-8-13 13:55 显示全部帖子
当我们采访一个只有22岁的年轻背夫的时候,他是被推举出来的,或许他们认为这个小伙子更会说话。我们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他说:“我想成为一名工程师”。听完他的话我们很动容,在巴基斯坦,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里,他们国民认为工程师是最受尊重的职业,因为工程师可以帮助国家,人民改善生活,更能改善自己家的生活,所以,无论你是桥梁工程师,IT工程师还是机械工程师,都是令人尊敬和羡慕的职业,不仅仅是因为那是一份收入不菲而又光鲜的职业。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们的泱泱大国,工程师却得不到这样的尊重。


采访了一系列背夫,站在营地上面放眼望去,一大片背夫的营地,一层薄薄的白色塑料布就是他们的屋顶,索性的是,我们的向导公司为我们的背夫提供了另外的一层帆布塑料布,更厚,更结实,至少在整个背夫营地中显得别具一格。

发表于 2015-8-13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热闹的Paju营地

回到我们的客厅大帐,发现来了两位客人,原来是我们在伊斯兰堡机场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她还带来了一位香港大姐,这位大姐57岁了,却坚持徒步走世界,已经走过了很多地方,到了这里她很激动,因为她觉得终于找到了更多和她有同样爱好的人,平时,常常活在别人的白眼当中,被别人认为是异类。所以,这回大家在我们的客厅大帐里聊的非常开心。


刚送走了她们,空军Umar又带来了一位巴基斯坦陆军长官,这位长官身高有185cm,很威武,他应该是个营长级的长官,负责整个BALTORO区域的军营和营地的管理和维护工作,听说我们这里有一队中国队伍,就特意过来打个招呼,顺便做一下调查,希望我们提提意见。他是个很热心的人,因为在下面不远处就有他们的边防军营,所以,临走时他邀请我们过去喝茶,我们都被他的热情感染,所以,大家争相合影留念。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营地的千人狂欢已经开始,上午还只有我们一支队伍在这片区域,而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面孔出现,男的,女的,各个国家的,三三两两的在这边闲逛。后来,听说西班牙的一支登山队里有一位保持世界记录的登山家,应该是保持攀登最多8000米山峰的记录,我想应该是不止一次登顶全球14座8000米级高峰。当时,我就想过去采访一下这位神人,但是Carlo不同意,理由是这个人和我们的影片没有太多的关联。

其实,他的拒绝给我上了一课,我一听说有这么一位神人在这里,就不由自主的想去崇拜一下,甚至和他见上一面,都会成为自己和别人的炫耀谈资。然而Carlo这位意大利人,他的思想完全不同,他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去崇拜这个人,他确实在登山领域取得了非常高的成绩,我们应该尊敬他,但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神一样的人,大家都是一样的,你在登山领域比较有成绩,那么我在影视领域比较有成绩,没有谁比谁高一等。听完这些话,我很受教。
发表于 2015-8-13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这时候台湾登山队的几位朋友又过来了,因为下午他们过来时,我们的台湾队员小李正在睡觉,可能是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比较强烈,傍晚时分,他们几个又过来了,这回他们的领队黄一元先生也一起过来,这个黄一元先生很有气场,皓哥打听了一下他的年龄,他告诉我们他68岁,听完大家都不敢相信,怎么可能,要是50岁,我们还相信。

这位黄一元老先生是台湾健行登山会副理事长,这次带领几名队员,在Atunas(欧都纳,台湾高海拔极地帐篷及睡袋品牌)赞助下,攀登GasherbrumI(8068米,世界第11高峰)。他们的登山队,2014年登顶Broad peak(8051米),2013年登顶GasherbrumII(8035米),2006-2009年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听完了各国登山队们的故事,我们真的只有佩服,但是黄一元先生告诉我,登山和徒步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是两个圈子。享受风景,享受生活最重要,登山圈子的人都是疯子,确实,这是一群谱写着不一样人生的人,祝你们都能顺利成功的完成自己的登顶目标。今天得到的最新消息,因为天气原因,他们未能顺利登顶G1,我想适时的放弃应该是为了将来更好,更有把握的登顶做准备。


那天最热闹的一天,最悠闲的一天。

发表于 2015-8-13 14:00 显示全部帖子
走进冰川地带

经过了一天的休整和调整,我们的队伍再次启程,沿着一条弯弯曲曲,起伏不平的小路,走向喀喇昆仑山脉那神秘的最深处。


出发前,技术向导Wahab特意嘱咐队员,因为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正式进入冰川地带,很多地方路迹并不清晰,所以,队员们要保持队形,不要离得太远。


然而,当我们刚刚抵达冰川脚下的时候,皓哥就在跳石的时候摔了一跤,还是个慢镜头,尽管是慢镜头,也没有时间留下他难得的摔跤身影。进入冰川后的路段完全和之前的不同,其实,说实话,我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是冰川,只能看得到这里是一片黑乎乎的,崎岖不平的区域。

发表于 2015-8-13 14:01 显示全部帖子
时不时,还能碰见军队运送物资的马队经过。


按照技术向导Wahab的指示,我们的队形保持的比较紧密,没有拉开距离,如果有人走得快了,就坐下来等等后面的人,总之所有队员都在可视范围内,大内总管Riaz,空军Umar一直和队员走在一起,而背夫和厨师队伍则早已不见了踪影。刚上冰川不久,伊斯兰堡机场遇到的那个女孩陆晗和她的一个队友,就已经赶了上来,他们的速度很快,把另外两名队员甩的好远好远。今天的天气是个好天气,上升了一定的海拔高度,看到的景色,也大不一样,蓝天,白云,云雾缠绕的雪山,让人陶醉。

发表于 2015-8-13 14:04 显示全部帖子
哈哈,赶上更新了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