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38

主题

乌兰察布

古丽的天山郎的塔————新疆狼塔行摄

查看:278933 | 回复:78
发表于 2016-3-1 10: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27 编辑


六、晨曲

       第二天很早就在钻井打桩机的咚咚声中醒来,探头一看天气晴好,周围帐篷也在窸窸窣窣的起床~~~~~爬起来绕过钻井爬上对面的山坡,塔松林里清新无比,阳光从某个角度穿过枝桠刚刚好斜射下来,一切都美好着,适合早起的鸟儿解决燃眉之急~~~~~~隐隐约约的听到工人们在商量着技术活儿,望着一根根钢管码堆在地上,不由想到了生活的不易。这世界上多少人的生活不被别人了解,只是默默的辛苦在偏远艰难的角落,如果不是偶然的机缘错过,谁知道我们的命运会不会也是换一种姿态出现在这天山,与工人师傅们一样相聚却殊途~~~~~

      吃过早饭,一番商量,钻井队的130小卡要等到午后才能出发,领队决定不再等,直接切上西面的盘山路,翻过垭口,插到去往白杨沟的山谷~~~~~~昨天进山一天没有背包迈步,心里骚骚的难受,面对数百米不大的爬升,正好泄劲儿,于是毫无犹豫的跟了上去~~~~~~40多分钟之后,坐在垭口上等待队友,可以看到山下的钻井队帐篷,风和远山的层叠起伏迎面而来,身后是两条各奔西南的岔路,几个早起的年轻牧人骑着摩托车吹着口哨呼啸着往来,引得道边两位牧羊的哈萨克姑娘迷了眼睛~~~~~~蓝天下,羊群漫过山脊,近在眼前,传递着天山牧场的别样气息,一切都开始有了想象中的模样
















发表于 2016-3-1 10:2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28 编辑


七、正途

         翻上垭口,大家集合起来照了一张合影,算是正式起步,然后奔向GPS所指的白杨沟方向~~~~~~正午晴朗的白太阳一晒,昨天泥泞的山路不多时便干硬了,走起来精神不由大爽。路边不时有煤层出露,黑黑的碎煤渣洒落在路面上,让人联想到新疆丰硕的能源矿产和天山的未来~~~~从山脊上沿着山路逐渐下降,森林取代了草地。天山的雪松高大林立,大概是适应冬天的大雪覆盖,松枝都进化的简短,远看每棵树都像一座座深绿色的佛塔一样笔直矗立~~~~~树林里空气清新而安静,松针厚积,脚步一路踩过去,整个心情都是满满的松香味舒爽~~~~~

     沿着一座山脊斜切下山谷后,一条小河哗哗绕过山石,朝着西面的河谷尽头稀里哗啦而去,大家估摸这应该是白杨河的支流,昨天错过的白杨沟中段应该不远了~~~~~~~~~



















发表于 2016-3-1 10:2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30 编辑


八、溯河

      下午5点时候从林木尽头的沟口出来,眼前天地瞬间明朗。深沟开阔,浊流奔涌,极目处有雪峰隐隐,大家一番小激动,终于插回到白杨沟了~~~~~~~白杨河比昨天下游看到的声势小了很多,水量流速看起来也在可控范围内。懒得换鞋下水,我试了试,急跨了几大步冲过了第一座独木桥。卸下包接过对岸扔过来的绳子,看到妖帝已经抱着木头下了水,在中间做了保护。队伍第一次过河,领队身先士卒的表现让人不由肃然起敬,这也为一路团队合作开了好头~~~~~没有不付出代价的渡河,虽然人员都顺利过去了,但一位山东队友的登山杖失手掉落一根,顺流而下不见了。可以感觉到他的烦闷,毕竟谁都知道,登山杖对于狼塔这样长线的重要性。这位兄弟实在够汉子,后边又崴了脚,但一直坚持了下去~~~~~~我们预料不及,其实这才是过河损耗的开始,后几天的路上,队友的鞋子、袜子、登山杖等等,陆续贡献了一些给河神,幸而保的队伍渡河有惊无险、平安无事,那些东东也算去有其所了,只是苦了几位脚踏两种鞋、两种颜色袜子、挨冷受冻的队友~~~~

      过河后沿着白杨沟西岸一路切过去,都是草坡,天气也晴朗,不时看到胖乎乎、褐色皮毛的旱獭从暖阳处跑出来,立起前爪审视过客,然后咔咔叫着钻回到洞里,还看到了松鸡、红貂之类的动物出没,典型的天山河谷草地生态系统~~~~~~~隔三五公里,便会不时有一户哈萨克牧民的简易帐篷出现在视野里,这里是他们的夏季牧场。每年6月底从天山外吆喝着羊群,沿着各处沟谷进山,逐水草、避狼群而栖,直到9月底随着雪线的逼近,再吆喝着牛羊退出天山,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牧民们对于野生动物,都有着朴素的爱护,一路上那么多旱獭与人厮混,也看不到捕猎的迹象,包括与对牧群影响巨大的狼发生纠葛,也都是牧民退让转场(后来了解到,由于枪支管理严格和动物保护,狼的数量越来越多,由于地处偏远、取证困难,很多遇到狼群、雪豹袭击的损失难以获得国家补偿)~~~~~~人与自然,总是言说不清楚的纠结




















发表于 2016-3-1 10:3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32 编辑


九、游牧

      哈萨克牧点,大多是地窝子上面搭建朔料棚子,最典型的要数那种三角形支起来的毡包,让人联想起千年前从高加索回归的土尔扈特人,喊着哨溜子越过高山草原刺啦啦飞驰而过~~~~~~白杨沟的这个季节,进进出出的户外爱好者不少,牧民们也见怪不怪了,友好的跟我们打着招呼“泥号~泥号~”。我们也不由得随了天山的风土人情,出口也是同样的“泥号~泥号~”,这种陈佩斯卖羊肉串儿的口音,在不知不觉中产生,行程中不断自顾自浓重,直到若干天后回乌鲁木齐上了返乡的火车后,才又不知不觉退化消失,回味久永~~~~~~一群羊从半山腰绵延而回,擦身而过,这种褐红色棉羊肥硕摇摆的大尾巴,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和兴趣,这尾巴都是劈中开叉,一分为二,个中情由时隐时现,为什么这大尾巴会进化成此等独特的分叉样式呢?~~~~百思羞于其解

      下午的天气一路晴好,路况也好,队伍行进中便有了些安逸的气质~~~~~坐在山坡上前后左右的眺望,蓝天、白云、河流、牧场、毡房、羊群~~~~~~眼前的景致完全适合了队友单反的欲望,咔咔嚓嚓一通拍。我掏出卡片拍了他的背影,在蓝天与大地之间,可以感受到他的专注和喜悦~~~城市人群中待的久了,物欲横流、光怪陆离,人们眼中已经不容易再有陌生新鲜的事物,除了手机屏幕里的虚幻,什么事都打不起精神。也就只有到了偏远宁静、人文迥然的他乡僻壤,还能找到属于我们眼睛的原始礼物,以及怦然心动的吸引~~~~~~但愿这样的新鲜趣味会一直陪伴我们走到户外终点,不因审美疲劳、兴趣磨灭而隐退















发表于 2016-3-1 10:3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34 编辑


十、2900

      下午7点之后,随着视野中最后一个牧民点出现,河谷尽头的雪山达坂作为背景展现开来,一阵冷风沿沟而出,天气也阴沉下来,白杨沟的温和一面终于结束~~~~~~连续多半天的行走,队伍开始进入了静默期,男女都不再说笑,除了偶尔摆个PS留个影,只是闷头走路。离天黑还有两小时,看着远处渐渐厚重的云层和沿着山谷泛起的雾气,大家都明白,必须在雨雪到来前赶到今晚营地~~~~~~匆匆赶路间,雨还是来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如果今晚下雨,那明天将要翻越的3870米白杨沟达坂,一定是冰雪的世界,前路必将更加艰辛

      8点半,前队抵达2900营地,原本打算尽量赶到达坂下的3200营地,为第二天的翻越赶出时间,但雨越下越大,队友间的距离也拉的太远,只能选择在2900宿营了~~~~~~~~营地东边是雨中轰隆隆的白杨河谷,西边是一面山前的冲积扇,由雨水汇流而成的两道地表径流已经形成,环绕这一小片草地流向白杨河。老实说,这样的营地真不算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地方,可是草地当中一根木桩和零星人迹证明着属性,那就是这儿吧,但愿夜半别下大雨~~~~~~快速搭好帐篷,躲进去烧开紫菜汤煮了面条,肚里一热,暖意开始洋溢~~~~~~夜雨淋漓中,听到后队陆续抵达,又冷又湿,顾不上多言,各自抓紧搭好帐篷,统统钻进睡袋,一夜无话~~~~



















发表于 2016-3-1 10:3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37 编辑


十一、雨雾

      也许是第一天累了,或者更多的是被帐篷外整夜滴滴答答的寒雨困扰,清晨大家状态都不好,8点多了,居然还窝在帐篷里不整装~~~~~~早早吃过早饭,收拾起装备,喊了几嗓子看看没动静,干着急没办法,只好坐在石头上等,雨披上的雨水顺着裤子流下来,多少有点烦躁~~~~~~看着有雨小的趋势,驴们终于开始有了动静,呼朋唤友,吃喝拉撒,9点时分,队伍收拾妥当,终于开拔~~~~~户外长线的路途中,团队成员和节奏的磨合,是一个必须的过程,开始一两天正是磨合的时点,对线路、对队友、对自己的了解与进退,基本决定了一次行程的顺利与快乐程度,还好,这支队伍的12人,之后的路上越来越妥帖稳当、情投意合~~~

      从2900营地出发后,雨一直时停时续,队伍沿着似有似无的驴道向着山谷高处攀升~~~~昨夜一场雨,远山上早已被雪覆盖,云雾环绕在山腰,像是神女的纱裙,上下都能看得到,可是,谁的眼睛里也没有欲望,有的只是对山水的敬慕,以及对前路隐隐的担忧~~~~~~路过3100营地和小冰湖,几次看到整大袋的馕、肉肠、辣酱放在石头上,传说中的减负区域到了~~~~~雨雾中逐渐看不到参照物,手台通话也是听得到看不到,彼此方位说不明白。寻找3200营地和侧面碎石坡上通向白杨沟达坂的驴道入口,费了一番周折,我们前队的三头驴不知觉中多翻了一个碎石山包,在大雾和河水奔涌声中呼喊许久,总算听到了东侧河谷里队友的回应~~~~~过了河,沿着冰川左侧的石海边缘攀援而上近600米海拔,便是白杨沟达坂了



















发表于 2016-3-1 10: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38 编辑


十二、达坂

       全球变暖在高山上随时可以找到证据,白杨沟达坂上沿沟谷铺陈而下的冰川,边缘已经退缩融化。走在冰川融化后形成的碎石海上,远望黑白杂陈的冰川,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不过,雪花飞舞,此刻心里关于自然生态的担忧一闪而过,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快爬上这似乎高无尽头的山顶~~~~~雪雾时浓时淡,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翻过几座碎石山,来到达坂下的缓坡地带。队友间前后不见,距离也不知道拉开了多远,只是手台里偶尔响起一点嚓嚓声音,听不清说什么~~~~~很多时候,户外重装走到一定时候,人便走成了机器,除了双腿和双眼,其他感官都会在某个时点进入混沌模式,泛不起任何思维,即便有个念头生起,也是一瞬消逝~~~~他她们在哪里~~~~~~前路会如何~~~~

       山顶上不再有模棱两可的雨雪含混,彻彻底底转化为寒风透体、大雪飞扬~~~~~~雪花完全覆盖了山顶上的路径,幸好走在前边的我们三个人中,浙江落叶带着导航,即便如此,还是在白杨沟达坂上儿费了一番周折~~~~~雪雾遮盖了白杨沟垭口的玛尼石堆标志物,直接导致我们就在目标路径百米范围内周旋,几次上下左右探寻未果,拿着导航仪,真是百感交集~~~~~关键时候,还是得相信眼睛和大脑,先后看到三个貌似可以翻越的垭口,我沿着最上面那个垭口尝试着踏雪向前走了一段,转过一个岩角,隐隐约约看到了雪地里貌似蜿蜒的路迹~~~~~兴奋的赶紧反身回到垭顶,向上爬过一小段,终于看到了雪雾中黑黝黝矗立的几个玛尼堆~~~~~~下午5点,白杨沟达坂,我们找到了你的谜底,谢谢(此刻我们没能预料到,今晚对于后队的几位队友,将是怎样的第一个噩梦)~~~~~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6-3-1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40 编辑


十三:速降

       新疆的山脉虽然绝对海拔比不得青藏高原上那些动辄7、8千米的山峰,但由于周边都是只有数百米海拔甚至低于海平面的盆地、沙漠、小平原,与青藏高原本就4千多米的“基础平台”相比较,这里一些山峰相对海拔远远超过了藏区,这也使得天山、阿尔泰等新疆山脉看起来更显得巍峨高耸,不同海拔气候温度变化更加反差强烈,对于登山者而言,爬升的艰辛和感受满溢身心~~~~~~~

      终于爬上狼塔第一座达坂,找到下山路径,摆脱了在3870米的山顶风雪里停滞宿营的命运,脚步不由得轻快。翻过达坂,对面的山峰像是黢黑冷峻的刀剑,交错耸立,狼塔影像在脑海里与内心深处的标牌初步对上了号~~~~~达坂里面山谷里的风雪小了很多,气温也变得暖和,风雪中一直悬着的心和寒冷的身体逐渐缓和下来~~~~边走边等,后面的队友逐渐循着脚印跟了过来,看到雾气中一个个亮色的雨披,大家都放心了一些~~~~~时间和天色催促着行路人,加上沟谷里越往下气温越回升,雪复又化为雨雪,终而成雨,路迹开始明显~~~~~~~接下来的下坡路,几个人越走越兴奋,速度越走越快~~~~~~~目标,今天的宿营地——马鞍营地

                                                               


  















发表于 2016-3-1 10:4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43 编辑


十四、仙境

      奔向马鞍营地的3小时是数天来最犒劳眼睛的时段~~~~~雨雪盈润了高耸的狼塔峰峦,在阴霾的天幕下,层层叠叠,黑幽幽更显神秘。白色云雾在大山周围漫天舒卷,黑白相映,像是笔法古朴凝重的秦汉水墨画,风姿刚健、简约大气又充满厚重的柔曼。浓雾从山谷深处磅礴澎湃而来,转眼间倏忽而退,后再涌动复来,无止无休~~~~~~~远处队友们的小小背影沿着山脊移动,给这水墨画点下了一丝丝生命的卑微但庄严,无言的意境随着云雾山川大背景弥漫,在大自然的大慈大悲之中,行在路上的每个人,都不再需要那么匆忙的找到自我~~~~~~~此刻,你在哪里,便是哪里,这里属于你,你,也属于这里~~~

      即便再紧迫的时间路程,也抵不过这眼前的美景让人驻足留步,每转过一个山崖,我们都会停下来,静静的看着~~~~~~~拍了一小段今天看来依旧心情不能平静的视频,画面里的每一处光影,每一点声音,每一个笑容,都是狼塔里泛出的灵光,醍醐灌顶,照亮前路,为此无怨无悔~~~~~~~


















发表于 2016-3-1 10:4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46 编辑


十五:劫难

      天色逐渐暗淡,雨越下越大,风景早已无暇顾及,转过不知道多少个弯道,在连续几脚踩到羊粪烂稀泥里之后,黑暗里几声羊群咩咩响起,终于,晚上将近9点时候在雨中抵达了马鞍营地~~~~~~~营地其实是哈萨克牧民巴合提汗和沙木尔兄弟的夏季牧点,坐落在一处河谷凸峰的平缓山脊尖上,形似马鞍而被驴友称为“马鞍营地”。地窝子上的两座小小帐篷和五六百只羊、两匹马、一条狗便是牧点的全部了~~~~~雨夜里啥都看不见,也没心思说话。俩兄弟在户外各大论坛上都是“名人”,对于驴友的经过轻车熟路,隔着帐篷塑料布打过招呼,我们3个人按照指引直接爬进左边那座稍大些的帐篷,卸下装备堆在屋角,烧水做饭烘烤衣服,焦急中等待后面的队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断断续续听到山上下来人,相互呼唤,两小时后,除了广东的两男一女3位队友,9个人陆续在马鞍营地会面~~~人声中,旁边帐篷里出来一位哈族小伙子,身材精干,腿脚麻利,有着青春早熟的面孔,招呼我们赶紧到他帐篷里烤火喝奶茶。报名正是弟弟沙木尔,得知哥哥巴合提汗昨天下午骑马下到谷地,绕过台河支流去参与营救前天被连续大雨困在台河与支流间的几个驴友,前天赶过去的新疆蓝天救援队3个人也正一起被困~~~~~~围坐在火塘旁的我们,在狼塔的夜色里不再多言,喝着热茶不由还是寒意阵阵~~~~~~~

       此刻,我自己正躺在地铺上,旁边人声听在耳里,却没有坐起来参与的动能,一声声咳嗽之后,感觉食道一阵阵抽紧,心肺疼痛~~~~~~其实,早在从白杨沟达坂上冲下来的路上,这症状就开始隐现,联想到去年跟无痕一起“一日小五”出山时候的病症,一路忧心忡忡。小五那次,吐了一晚,食道肿胀,水米不进......回来后输液休养了多半个月,痛苦不堪回首~~~~~~此刻,同样的症状阴魂不散而来,没心思分析到底是高反、感冒,还是疾奔赶路不吃不喝这坏习惯害了自己。想想才开始三天的狼塔之路,再想想前面将临的艰险,心底焦急万分。躺了会儿,爬起来翻找出药盒,捡了消炎、退热之类的药塞进嘴里,递过队友关切递过来的奶茶,刚努力咽下,却一口没憋住喷吐了出来。食道肿胀堵住,心底一黑,去年的老毛病果然又来了~~~~~~~勉强硬生生喝下药,青着脸钻进睡袋里,顾不上病痛,只一心祈祷一觉醒来,明天的症状会有所好转,所有的所有能保佑狼塔前行之路无忧~~~~~~

      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后半夜时分,夜半无眠,雨中焦急联络、等待的队友们最终被迫确认,广东的菠菜、阿土仔和他们带来的一位女外挂,共3个人,滞留白杨沟达坂上未归,在海拔3800多米的雨雪寒冷中,失联~~~~~~~~~~~~


(马鞍营地这一夜,搜遍队友像册,不约而同,没拍下一张照片,原因大概很简单,拍照需要闲情逸致,这一夜,没人具备.....前后时段照片附几张,算是文字陪衬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