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4508

主题

138

今日

常德

云雾仙山进香记(石门县壶瓶山镇境内,后附泥市(即壶瓶山)道士传说连载)

查看:7666 | 回复:66
发表于 2017-9-30 23:1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武德将军 于 2017-9-30 23:13 编辑

这个论坛里一位长沙的女性朋友,在我的微信上听说了这个事后,昨天专程从长沙赶到石门,随喜功德,可能也还是有点什么心事要解吧,我陪她去了后没有细问。 善信随喜功德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0-12 20: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武德将军 于 2017-10-12 20:25 编辑

关于赶尸的几句前言
经多方了解,对于赶尸,店家个人认为,出身道士世家的原国军抗战老兵叶文清老人所说应该更为靠谱,都说德先生会赶尸、田道之会赶尸、杨吉武会赶尸,他说这几人他都非常熟悉,但从来没见他们赶过,他认为,这几人都没有这本事,他只听说过很久以前长岭有个号称通道士的王明通会赶尸,据说这个通道士从石门赶尸上来,收尸的人发现,尸体的脚趾头都全部踢掉了。
  店家思量,难道还真是道士背着,尸体在后面拖着,把脚趾头磨掉了?
因此他认为,在以往可能确实有人有赶尸的能耐,但是后来随着科技的发达,用船拉棺木更为方便,这门法术就慢慢失去用处,就和现在冰棺非常方便,也就不用下什么雪山水了是一个原理。

但是叶老介绍说,他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赶尸的传说,相传赶尸的人都是夜间赶路,然后把尸体叫畜生的(现在还有很多老人把运尸的车经过时,都是说拉畜生的,店家一开始还以为是对亡人的不敬,没想到是这么个来历),然后赶尸人都随时打锣,这种锣打几下歇几下,别人一听就知道是赶尸的来了,然后都会关门闭户,以至很难寻到目击者。

但是店家听说了一个与这种传说中赶尸模式不同的赶尸故事。

在泥市道士的传说第一篇中,曾介绍原来泥市有个道士号称禄先生的唐福禄,年轻时自云雾山学道,后出山定居泥市,传说其箓位极高,行持方面道行深厚,但其人稍嫌阴险,曾撒地蜂子撒到他女儿身上,结果被女儿痛骂,女儿而且还将他的所有道教法书全部烧干净,据说现在烧书的地方还连草都不长。
批注:这箓位估计是相当于道士的品级,店家没想明白的是,这个箓位由谁来授予呢!

发表于 2017-10-12 20: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武德将军 于 2017-10-12 20:26 编辑

  在9月16日,店家拜会叶文清老人时,叶老介绍他十四五岁时在泥市区公所当征兵时,见过禄先生,他说其时禄先生已八十多岁,老态龙钟,在今天泥市关庙潭附近开纸马铺为生,叶老说,禄先生养了一对红色的子母马儿,这一对子母马儿经常在关庙潭泅水,也是奇事一桩,民国32年他去渔洋关参军时,禄先生还在世,等民国34年(1945年)抗战胜利他回乡后,就听说禄先生已去世,如此算来,禄先生应生于咸丰年间(1861年前),卒于民国三十四年之前,终年八十多岁。     前几天,店家在关庙附近散步,和当地居民赖家受老人(74岁,也是长期管公文的)聊天,聊到禄先生,他给店家介绍说,他的一个叔曾祖父,曾经长年跟随禄先生管公文,他这位叔曾祖父给跟他说过一个亲眼所见的故事:

发表于 2017-10-12 20:29 显示全部帖子
  大约在卢次伦已经到泥市做茶叶生意,但是还没有建起泰和合大楼的时候,其租住在关庙潭上方吴家,经常与禄先生一起打跑符(初步估计应该是在1890年前后)。 关庙潭.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有一天,鹤峰一个道士,他受人所雇,赶尸去津市,与传说中的赶尸有所不同的是,他却是把尸体从棺木中移出来,让尸体自己走,后面还有16个抬棺木的丧伕,还有两个孝子,这道士不知道使了什么障眼法,把尸体变成了一头母猪,把16个抬棺木的丧伕变成了16个小猪崽,整整齐齐的排着队伍走,他和两个孝子在前面带着这些猪儿往津市赶,只是不知道棺木又是如何生起的。
猪仔.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他们走到泥市上街时,被禄先生外甥识破了,他不知道使了一个什么法,结果这些猪儿到处乱跑,这个道士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明白了,也就暗地里观察,发现了原因,于是使所谓的阴腿,(据说这种所谓的阴腿类似于武侠小说中的隔山打牛,你根本看不到他的腿动,但是他确确实实已经给了目标一腿,和所谓的搭阴剑类似),结果一阴腿,把禄先生的这外甥踢到麻拐沟口上,(即现在泥市老街上新华书店外面那个亭子那儿),摔得这个小娃娃大口吐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眼看就要送了性命。

实际上,两个人连正面的照面都没有打到。


麻果沟口.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0-14 12:52 显示全部帖子

上回说禄先生的外甥眼看就要送了性命。

  当时泥市街上有人看到这小娃娃无缘无故摔到在那,就跑到关庙潭吴家告诉禄先生,当时禄先生正在此和老板还有卢次伦等人打跑符。

  禄先生一听,心头一转,早已明白个中缘由,表面上装作没事人一般,回道:

不管他,小孩子摔几下很正常。

后面又有人看到这事了,以为禄先生不知道,又跑来告诉禄先生,禄先生还是纹丝不动的说:不管他,死不了人,你急什么。

第三回又有人报信来了,这回就是赖家受的这位叔曾祖父来报信的,禄先生还是装做没事人一般,赖家这位急了,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情,他再调皮也是个孩子,你又是舅舅,又是师傅,他再有错你也该看一下嘛。

卢次伦这时总算反应过来了,于是对禄先生说:是怎么回事,你去看看!

禄先生其实是在等在机会,他手指一掐,这时赶尸的道士已经到了成志桥,于是不慌不忙的起身,拿过一个白杯子,手中几个字号一画,然后走到门外把杯子直接往屋檐上一扔,这杯子稳稳当当的定在屋檐上不动了,然后命赖家这位把外甥抱到屋里放到床上休息,他然后又进去又继续和卢次伦等打跑符。

再说这赶尸的道士正好走在成志桥上,突然发现,自己带的人也好,猪也好,全部被人使了定身法一样,突然定在成志桥上进不得退不得。他想了半天,最后想到只怕是先前自己使了一阴腿踢了那个小娃娃的原因,现在被人算计,于是又沿路回来打听,就有人告诉他,说刚才听说禄先生的外甥无缘无故被人踢个半死,这赶尸的道士就心虚的问这禄先生是什么人,那人就告诉他了,很可能还添油加醋把禄先生说得如活神仙一般,这赶尸的道士就把前因后果告诉这人,要他教个补救的办法,那人也是热心肠,就叫他去关庙潭吴家直接求禄先生,说禄先生还在那儿打跑符。

发表于 2017-10-14 12:53 显示全部帖子
这赶尸的道士三步并做两步走,两步并做一步行,赶到吴家,进门就双膝下跪,问:哪位是禄先生,晚辈一时不慎失手了,愿意赔罪。
禄先生不紧不慢的说:你这个人也是,人家一个小娃娃玩心重,就是使坏冲撞了你,也没有把你的人伤得怎么样,你又何必下那样的毒手,把人家踢成那样!哪有你这样跑江湖的!
赶尸的道士不敢顶嘴,说:禄先生你大人大量,请放晚辈一马,小兄弟的医疗费用我出了,不知道大概要多少钱?
禄先生头也不抬的说:我外甥的命估计100吊钱还保不住,他自己也有错,是我这个师傅教育无方,我也有责任,这样吧,你出100吊钱,其余的我负责了。
这赶尸的道士大惊:我从鹤峰赶尸下津市,来回工钱也才40吊,这100吊钱我去哪里向经啊?
卢次伦这时已清楚前因后果了,见赶尸的道士大惊失色,估计他没说假话,就有心结个善缘,于是对禄先生说:这样吧,他也知道错了,你放他一马,还有60吊钱我替他出了。
然后转过头来就对这个赶尸的道士说:人家小娃娃调皮,冒犯了你,你骂他几句也就是了,何必把人踢成这样,你也是跑江湖走四外的人,你应该也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以后记着,在外跑江湖,千万不能下毒手,千万不要鄙人天下第一目中无人,要低调行事,广结善缘,和气生财。
发表于 2017-10-14 12:53 显示全部帖子
禄先生见卢次伦出面了,就顺水推舟的说:看在卢老板的份上,不为难你了,给40吊钱,你走吧,不然赶不上孝子了。
这赶尸的道士赶紧把钱留下,谢过卢次伦和禄先生之后赶紧往回赶,等赶到孝子时,他们已经走到了楠山坡了(即现在黄虎港大桥过的第一个加油站那儿),孝子问到底怎么回事,这赶尸的道士的叹了一口气,也不愿意说太明白,就只好说,刚才被人算计强要了40吊买路钱,我这次算是跟你义务帮忙(这道士输人不输阵)。
后面这一句估计是这边上的人听到了后来传到禄先生等人口中才传下来的。赖家受的叔曾祖父也没有交待禄先生是怎么解法的,然后卢次伦又到底有没有出这60吊钱。
也不知道清末一吊钱放到今天,究竟值多少人民币!如果有知道的可以留言告诉店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