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0160

主题

广东

一错再错

查看:81195 | 回复:134
lvshaner
发帖:989 帖 在线:87 小时 注册:2016-5-11
发表于 2016-8-3 07:10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6-9-26 07:20 显示全部帖子
照片美,诗更美。
发表于 2016-10-17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诗情画意,美不胜收,一生的回忆。
发表于 2016-11-21 15:20 显示全部帖子
深圳大猪 发表于 2016-7-31 11:12
写给藏北的诗05——时光旅人

每一次风

景色很美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0 16:3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18-1-20 17:24 编辑

一错再错D1(狮泉河——革吉)

     201661日(狮泉河——革吉)骑行125公里,累计125公里

     时间过的真快,仿佛还是昨天的事,转眼已经两年了。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内心的情感,那些激荡的情绪最终沉淀下来会是什么样子。为此,我等了两年。

     我在往事中搜索,心中越来越怀念。是怀念人还是怀念风景我已经分不清。在我的一生中,还不曾经历这样绝世美景,这样艰苦的路程。


     在从拉萨去阿里的途中,夜晚下车方便时没想到车内外温差非常大,我没有穿上羽绒服就下车,就几分钟的冷风就吹出毛病来了。鼻塞头痛,我感冒了。在海拨那么高的地方,感冒就意味着高反。我知道情况不妙。到阿里后买了很多药,休整了一天才开始正式出发。出发那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这样我的日期很好记,第几天就是几号。


     六月初的羌塘雨季还没有来,这里风景最美的时候恰是春天没来的时候,羌塘的苍茫最震撼。最适合骑行的季节是四月和五月,雪山的雪没有化,雨季没来。有太阳的白天不冷,有十度以上。只是晚间会降到零下。


     我们三个人都是第一次见面,铁哥和南山都是骑界的传奇人物,名震一方。只有我比较差。我算不上是一个骑友,我只是一个喜欢骑自行车旅行的人。虽然骑过几次长途,但平时不骑车。我对骑行知识方面几乎是一无所知,因为运气一直很好。我连爆胎这样的事都没有经历过。我也创造了一个传奇;骑行一万多公里,两次西藏,一次环台湾岛都没有出过任何问题。(这个传奇终于在2017年甘南线最后一天结束了,当时离终点西宁只有50公里)

     刚出发南山就显示出他超强的体力,我和铁哥落在很远的后面。

     我对藏狗的恐惧好象没什么知觉,但是南山专门买了一个打狗的棍子,我也对藏狗有了一些戒备。进入左左乡看到许多藏狗,很小心地从它们身边骑过去,没有什么动静。

     左左乡有很多茶馆,茶馆里吃了一碗泡面,叫了一壶酥油茶。身边有两桌藏民还有两个汉族军人。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我对藏民始终有戒备之心,很少和他们打招呼。我感觉95%的藏民非常纯朴,非常羞涩,从不主动和汉人打招呼。5%藏民很操蛋,他们也相当活跃。所以面对藏民的热情,我反应都会比较冷淡。


     吃过午饭后出发,风渐渐起来了。铁哥骑的越来越慢,我后来才知道他高反。接近革吉大桥那个大拐弯时非常强劲的逆风,几乎骑不动。我和铁哥很艰难地向前移动。过了革吉大桥转了个180度的大弯逆风随即变成顺风,很轻松地到了革吉。但铁哥落在后面,我在革吉县城的路口等了他很久。见他缓缓地靠近,停下来喝了口水,面色憔悴,说话声音非常低。他说他出状态了。

     铁哥的负重是最大的,他装了前货架,而我没有,没办法帮他分担负重。这一路上我觉得挺遗憾,看到他有困难也无能为力。


     对革吉县城没什么感觉,一个普通的县城。但在阿里它已经算是大城市了,这是我后来才知道。

     第一天对我们俩都是考验。到达革吉后我发现自己不对劲了,脸上微微地发热,完全没有食欲。几乎没吃饭就上床休息了。躺了一会儿确定是发烧了,身上越来越烫。向铁哥要了两片退烧的药吃了下去,躺在床上听天由命。

     脑子里在飞转,我该怎么办。越往前走越远离城市,就医条件几乎没有,那是荒凉的藏北。而且海拨越来越高。阿里中线全程都在4300~5300之间,阿里是最低的地方。对病人来说,越往前走就越危险了。

     南山说不行就休整一天,我没吭声,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了团队。我想过要放弃,不管什么行动,都不应该拿生命去冒险。越烧越历害,我开始出汗,汗湿了床单。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发表于 2018-1-20 17:17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天的轨迹,那个拐角就是革吉大桥,一个转折逆风变成了顺风。





路牌上1761公里到拉萨,指的是大北线的里程。我们走的阿里中线比这个要长。照片上我还叨着一根烟。烟鬼真是可怜,就算喘不过气来,仍然想要抽烟。好在我现在已经戒掉了。






第一天阳光明媚,其实只要不是雨季,羌塘每天都是这样子,羌塘比较干燥。





停下来给铁哥拍照。





上图同位置铁哥的背影,那白色的壶里装了汽油,汽油非常不好搞,要派出所批条子。铁人和南山前一天跑了几次才弄到汽油。因为不知道要做多少次饭,汽油带多了。




南山一直在前面,我听铁人说他从雅安到夹金山顶一天可以往返。这个速度对我来说不可思议,我从芦山骑到硗碛都花了一天时间,第二天上山顶花了十个小时。





我后来整理照片发现;一拍到南山,他就在撒尿,不是我故意拍的,是他尿多。





上图同位置拍我的单车




这里好象是个垃圾焚烧场,好多烟。





到了一座桥边,风景不错,停下来拍两张。



有一片红柳林,走过阿里中线的人都知道这里。因为再往前一千多公里,一棵树都没有了。
上图同位置向前拍。






继续向前







我的照片都是先拍队友的脸,接着是一个背影。因为停下来不容易。
给队友拍照需要好体力






过了一个检查站,警察对骑友不关注。有时候都不查不问就放我们过去了。





背影





这是一条河,雨季时才现出原形。因为这里比较湿润,草最先醒来。





结伴有很多条件,体力相当是必须的。南山比较寂寞。很少有人能跟得上他的速度。






上图同位置,铁哥。





再追到前面给队友拍照。先是正面。





然后是背影。
发表于 2018-1-22 08:41 显示全部帖子
色彩真好。。。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2 09:04 显示全部帖子
烟台的二哥 发表于 2018-1-22 08:41
色彩真好。。。

世间空空唯有颜色
发表于 2018-1-22 09:43 显示全部帖子

上图同位置拍我的单车




再次骑到前面拍队友



上图同位置




都是这样,先骑到他们前面去,拍一张正面,再拍背影,最后拍我的单车,然后立马上车追他们。这一整天我单反都没有拿出来,全是手机照片,我体力也不行,也怕被他们甩远了追不上。




我们在这里休息了一下吃点东西。但是在我抽烟的时候,他们就跑掉了。我比他们慢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抽烟。一根烟的工夫,他们已经甩我一里路了。为了抽烟,我就是这样不停地追赶他们。





又来到一个草甸。我觉得风景一般,但铁哥停了下来,我也停下来拍照。








铁哥为了更好的取景,拍到草甸旁边的山头上。




我觉得风景一般,不想爬到小山上,就在山下等他。



上图同位置





又向前骑了几百米,我停下来拍这个房子。




铁哥拍完草甸,向我骑了过来






上图同位置




出左左乡一公里有个路牌,所有骑行大北线和中线的人都会拍下来做纪念。1314
铁哥骑到这里说忘记给瓶子里装热水了,又返回了左左乡,我在路边等他。他每天要喝很多的水,而我基本上不喝水。






那山上的黄色是枯草的颜色。我说羌塘最美的时候是草没有绿的时候,因为草的绿色斑斑点点,和羌塘的苍茫有点不搭调。






到达今天的垭口,很不起眼的一个垭口,但表示上坡结束了。



垭口附近



前面有一群羚羊。手机拍不到。





下垭口,停下来拍铁哥








上图同位置的背影





到达革吉县。今天骑了125公里。大家身体都经历了一次艰难的适应过程。铁哥的高反最先出现。我到革吉时感觉精神状态很好。只是脸上发烧,没有食欲。结果夜里发高烧。南山的高反是完全不同的状态。他体力仍然很好,但脸后面渐渐地肿了起来。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2 10: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18-1-22 11:40 编辑

一错再错D2(革吉——沥青搅拌站)

          今天骑行50公里,累计175公里。

     清晨醒来,衣服汗湿,但烧退了下来。我对铁哥说去吃早饭,如果我早饭能吃下去,今天就可以继续走。

     早饭吃了点稀饭和包子。感觉身上有了力气。决定继续前进。但原计划一天赶到雄巴已经没可能。到雄巴90公里的烂路,体力正常时都很吃力。

     只能走多远算多远了,因为我的缘故,团队计划滞后了一天。


     告别了革吉,下一个大城市就是十天之后的措勤。对于自己的状况还是很担心。继续向前怕高反恶化,就算自己放弃行程退回阿里,也会给队友添麻烦。


     革吉开始就是烂路了,烂路一直持续到1200公里之外的色林措。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骑向羌塘的荒芜腹地。革吉在一片平原之中时隐时现,骑了十多公里回头仍然能看到县城白色的房子。

     中午在一个修路的项目部铁哥向他们讨了点剩饭,我吃不下去。一是因为身体不好,二是初进羌塘嘴还有点刁。再往后什么都吃,没有选择的余地。


     经过一个类似采石场的地方,开始爬山。路边有一户人家,两条狗嚎叫着向我冲来,我停下来考虑怎么办。藏民听到叫声走出来喝了几声,狗转身走开。后面这样的情形很常见了,狗扑过来时,如果屋里没人,就捡石头砸它们把它们吓跑。


     半山有一个草甸,有马和牦牛,远处还有几群野驴。那是今天最美的风景了,我们都停下来拍照。照片前景有很多垃圾,我用CSP掉了。中国所有的乡村都是这样,垃圾遍地,只要有人烟的地方就有垃圾。这真是个让人难过的事情。我只能做到自己不扔垃圾,我不会去捡别人扔的垃圾。所有的地方都越来越脏。这就是中国。


     拍完照后铁哥和南山开始骑行,我还想抽根烟。一路上为了抽烟不停地追赶他们,很辛苦。一根烟算三分钟吧,一包烟就是一个小时的差距。在这么美的环境下坐着抽根烟是多么惬意的事情。但是他们不抽烟。他们会等我吃东西喝水拍照,但不会等我抽烟。所以说找一个臭味相投的伴很重要。

     已经走了三十多公里了,今天的目的地只有十多公里,太阳还很高。我放下心来抽我的烟。看着他们越走越远。这一天我们就从这里分开了。

     抽烟的时候,一台自驾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司机摇下窗户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措勤。再问我要不要水,我说不要。他对我竖了一下大拇指。这以后还遇到过很多自驾车。司机都很热情。不是问我们要不要水,而是直接塞给我们一瓶红牛。到后来给惯坏了;觉得不给我们红牛的司机都不是好司机。


     翻过那个坡,上到一个非常广阔的平台。路基正在修,几乎不能走。我远远地看到路是一个大弯道,就走直线进了沙地,那地面有时候硬,有时候极松软。骑行非常困难。沙地里很多越野车的轮迹,我想顺着那轮迹走应该是个正确的决定。其实不然,前面的路基上基层已经铺好了,我应该上路基才对。

     在那沙地上困了很久,骑不动只能推。越推越慢。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一个人也没有,空旷的原上不时刮起龙卷风,一圈圈地卷起尘烟飘向天空。突然一阵龙卷风在我四周形成,卷起的灰尘呛的我喘不过气来。寂静的荒野、从没有经历过的自然力,一种让人窒息的恐慌漫上心头。多少艰难我都愿意面对,但我不愿面对危险。我并不勇敢。

     挣扎了一会儿从旋风里走了出来,依旧是艳阳高照。这时候铁哥打电话过来问我到哪里了,我是移动的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电信的手机信号要好的多。


     在沙地推行五六公里之后靠近了路基,我走上路基查看,才知道路基的基层已经铺好,只差一层沥青面层了。很坚实。很傻地在沙地里折腾了那么久。

     虽然路基才两米高,但我花了近十分钟时间才把车子拖上去。因为缺氧脑子也傻了,不知道先把驮包卸下来分两次搬运。路基的边坡是砂土,我每往上移动几公分,就会往下滑几公分。真是一公分一公分地向上挪。车子突然倒向一边,我眼睁睁地看着牙盘的利齿把我的登山鞋划了个口子,竟然无力躲闪。

     终于上了路基,脑子一片空白,休息了一会儿上车向前赶。期间接到铁哥的电话,他们已经到达了沥青搅拌站。决定在那里借宿。到了沥青搅拌站已经筋疲力尽,还要翻越路边的石堆才能走过去。远远地看到铁哥向我走来,我把驮包卸下来。铁哥帮我把车子搬过去,推向宿地。那通向沥青搅拌站的最后500米沙地也很折磨人。如果不是铁哥帮我推车。估计得多花十多分钟吧。


     搅拌站的围墙外面有几个帐篷,一个四川藉的工友对我们非常热情,他好象是在那里负责的,其它的工友都是藏民,交流困难。四川大哥一看就是已经在藏北呆了很久了。他象藏民一样蓬头垢面,如果在城市看到他,肯定当他是个精神病人。

     我问大哥有没有小店,我买包烟。他说没有小店,硬塞给我两包云烟。我给他钱他也不要。我在城市呆的久了变得很冷漠。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后来和飞云聊起这件事情,飞云说:“越到大城市,人就越冷漠,这也是我迷恋藏北的原因”(飞云是藏北的传奇人物,网上只能搜到一篇骑行阿里中线的游记就是飞云写的,对阿里中线来说,飞云是前辈,她走过三次藏北)


     大哥说如果不嫌他床脏,就和他一起睡。我当然不会嫌弃,床上比睡地上要舒服的多。睡前有担心他脚臭会熏到我。但藏北是个神奇的地方,因为缺氧和低温细菌几乎是没有。多少天不洗澡身上也没有异味。

     一夜睡的很香,四川大哥的被子很暖和。

     铁哥和南山在地上睡的,铁哥的脸正好对着帐篷的门缝,吹了一夜的冷风。他感觉高反的症状加重了。其实我们三个人都高反了,我的反应最强烈,但也是最先适应的。度过最艰难的前几天,后面就没啥感觉了。




这是今天的轨迹,这张卫星地图没有及时的更新,沥青厂看不到。





开始1200公里的土石路,到雄巴之前,都算是大北线。大北线正在修路。好多灰尘





铁哥在前面,南山已经消失在远方




赶到他们前面给他们拍一张




我和他们两个走叉开了。五公里后再次汇合。

这是我和铁哥,我几乎不用别人的照片。我整理游记是按我的照片梳理记忆。别人的照片是别人的记忆。除非照片上有我同时我也记得拍摄时的场景我才会用。




这就是那个我们讨饭吃的项目部,原先是个村庄。





项目部很简陋,但能遮风挡雨









前面就是那个“碎石场”。从那里开始爬坡




开始爬坡





到了那个草甸,




休息时拍身后运水泥的车子




上图同位置用单反拍的,前景有很多垃圾,我P掉了。







上图同位置




上图同位置用单反拍的





上图同位置用手机拍,其实我大部分照片都是手机拍的,光线很好的时候,手机拍的和单反效果差不多。




上图同位置用单反拍的,如果在电脑上看,单反的画质和手机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






铁哥和南山消失在远方




停下来抽根烟




看到两个快乐的藏民,音乐放的很大声




拉近了拍一张





这里就是我困顿的高台,再往前,开始刮龙卷风









沥青厂吃过晚饭,随手自拍了一张。此时是晚上9:15分。太阳还老高。

第二天的游记整理完毕,明天到达雄巴。那是阿里中线真正的起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