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0166

主题

广东

一错再错

查看:81317 | 回复:134
发表于 2018-1-22 13:06 显示全部帖子
终于想起来更新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2 13:10 显示全部帖子
成都顺其自然 发表于 2018-1-22 13:06
终于想起来更新了。。

旧贴上更新的,8264一直没有给我加精
发表于 2018-1-22 13: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18-1-22 13:38 编辑

一错再错D3(沥青搅拌站——雄巴)

     201663 骑行50公里,累计225公里

     早上起床就没看到四川大哥,走的时候想和他打个招呼表达我的感谢,未果,我永远欠他一包烟。这份旷野里的善意,我以后会传递给别人。

     我在天涯,他在异乡,都是沦落人。

     我到拉萨时也和四川大哥一样蓬头垢面。藏北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经自然的残酷洗礼,都是人不象人,鬼不象鬼。


     沥青厂周边是油路,13公里的缓上坡到了垭口(海拨5000)。相比昨天要经松很多了。十几公里的坡冲下去油路结束,前方路水泥稳定层已经压实,施工队用薄膜覆盖进行养护。我们在上面骑行时路边的工人对我们喊着什么。我知道他是阻止我们在路上骑行,担心我们压坏薄膜。但我们都没有理会。

     如果守规矩地骑下路基,我们要花费几倍的力气。自私的本性暴露出来了。我从不标榜自己是一个守秩序的人。高尚是我们追求的品性,但这种品性越是恶劣的条件下越难维持。

     再向前薄膜消失了,是非常平整的水稳层,感觉和沥青路面差不多吧,速度放的飞快。突然出现一条沟,减速通过,没摔车但震动太大,我的水壶掉了下来。那个水壶是网上买的,1200毫升的一个大壶。总是不断地从货架上掉下来。后面还发生过很多次,最后在遗落在了仁青休布措。

     我在绑水壶时,铁哥南山走远了。还是和昨天一样,我懒得追他们的,今天行程只有50公里,一点也不用担心,坐下来抽根烟再说。


     我一直不能确定大家为什么要结伴;是怕孤单,还是怕危险。我钦佩那些独行的人。许哥一个人在美加骑了三个月,圈哥一个人在中国走了半年。我很愿意结识这些年长之人,因我很想知道我后半生的的样子。我好象没有别的选择,最终会象他们一样走完一生。人本性都是孤独的,但又喜欢在寂静的荒野去幻想温暖。所以我们才这样流连于尘烟之外。这寂寞的羌塘草原,我说过不会再来,但是,再也找不到一处这样的地方,宁静辽阔,风景如同亿万年前,我在一个时间点感知,时光仿佛是静止。


     我还是怕孤单的,我想赶上他们。但知道是徒劳,下坡一根烟的时间,他们已经是几公里之外了。追了一下也就放弃。随着自己的心意走,看看风景,拍拍照片。手机的信号时有时无。我看到有未接电话来。铁哥给我打了电话。

     继续向前,铁哥又来电,这次接通了,但声音很不清楚。说他在前面不远处等我,他已经看到我了。我放下电话望向路的尽头,并没有看到人影。路边有两个黑点看起来象是石头。不能确定是不是他们。

     又过了一会儿,那黑点开始移动。我知道是他们就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在一个上坡那里我追到了铁哥。铁哥上坡比较慢,我一般都是在上坡时追上他。

     停下来喝水时,铁哥指向远处,说有一群野驴。我眼神很差,这羌塘的一路几乎没有自己发现过野生动物,都是铁哥提醒我,我才看到。


     上了那个坡,又起伏了七八公里到了雄巴。到的很早,才下午一点钟。今天可以算休整。

     雄巴街道没有硬化,大卡车很多,圈起阵阵灰尘。破落的街道没有一点生气,藏女的都把脸遮的严实。男人都黑的象碳似的。藏民的面孔其实长的都很好看,只是太黑了,没人会注意到他们的五官。


     入住雄巴唯一的招待所,一排房子,一个很长的阳光棚。里面很暖和。睡了一下午,到晚上铁哥擦洗车子的时候,发现幅条断了一根。铁哥是什么工具都带了,包括上幅条的工具。但是他没有换过幅条,只有南山有经验。因为没有尘嘴钳子,这事变得非常艰难。从九点二十开始,一直折腾到天黑。

     铁哥体重比我重70斤,加上他比我多带的东西。自行车整体负重要比我大了近一百斤。这路越到前面越烂,我很担心他的幅条会每天断一根。

今天的路程很短,只有50不到。雄巴是大北线和阿里中线的分叉点。






早上整理行李,准备出发。





沥青厂前面的油路

缓上坡





缓上坡,这一段油路有十公里。

铁哥经过






到垭口了











盖着薄膜的路基,我停下来想拍一张他们的背影,一转眼他们都远去了,速度太快。这是下坡





很光滑的水稳层,压的这么平整之后,一下道工序就是铺沥青了





上图同位置拍铁哥的背影





我再绑水壶时,他们走远了,坐下来抽根烟。

遇到了铁哥,他指给我看前面的野驴群





用单反拉近了拍,但长焦只有105,拍的很不清楚








小起伏,快到雄巴了。





雄巴到了

发表于 2018-1-22 13:3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18-1-22 13:50 编辑


好多泥头车,大北线正在修路。

阳光非常强烈,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













拍了几个标语,鬼才看这些东西。能看出来当时写这几个字的人,好艰难。



派出所,我在派出所旁边的医院里买了点药。




一个玩耍的小孩子。很可爱。





正午的街上,很少行人。










晚饭时间到了。



出来吃晚饭,这里天黑的很晚。虽然已经是七点了。





几个藏民在玩台球。也看不出年纪,应该都是二十出头。




这个标语很可爱“依法行使民主权利”。







秦川饭店,菜做的不错。强烈推荐。看起来好破的饭店,但在阿里中线上已经算条件相当好了。






饭店门口两个藏民在寒暄




看到有个姑娘对着屋顶上喊,抬头望去,才知道她在赶几只乌鸦,藏北的乌鸦个头非常大,很暴力,连狗都怕它们。





铁哥和南山在换幅条,从9:27分到10:06分。

就在这半个小时,白天黑夜悄悄转换

第三天的游记整理完毕,明天开始正式进入阿里中线。

发表于 2018-1-22 14:3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18-1-22 14:55 编辑

一错再错D4(雄巴——加悟村)

201664 骑行25公里,累计250公里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期,往年我都会喷一下,骑行太累了,喷不动了。


     从雄巴到亚热有三条路线,

     一是从色卡执的北面绕过去,经达本村再沿错那错的东岸到达亚热。这是我和铁哥在出发之前做的计划。

     第二条是经地列村到达达本村,再沿错那错东岸到亚热。

     第三条就是最常规的路线了,经加悟村到达亚热,这条线要翻越阿里中线海拨最高的山(达多拉山、垭口海拨5300)。

     出发前铁哥建议我们走色卡执的北面绕过去,这条路非常偏僻,可以多看两个湖,还可以避开达多拉山,我支持他的想法并做了轨迹。但到了雄巴铁哥和南山还是决定走最常规的路线,到加悟村翻达多拉山。

     于是我们今天的计划就是到加悟村,只有25公里,当休整了。


     雄巴乡是阿里中线和大北线的分叉处,向东走就是大北线,向南就是阿里中线(一措再措)。确切地说,一措再措的行程是从雄巴开始,到尼玛结束,因为到尼玛又和大北线汇合了。

     雄巴的藏狗特别多,吃完早饭我先上车拐向了东面叉道,几只藏狗嚎叫着扑过来。雄巴所有的藏狗闻声群起,场面很是壮观,我不敢回头看,用最大的速度往前骑,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慌,万一摔车了,就算不被它们吃了,身上多少会留下几个牙印。

     就这样被它们追了一公里,直到前面看到有几个筑路工人,骑到他们身边藏狗才散开,我才敢停下来。雄巴的早晨,颇惊悚。

     为什么藏狗看到筑路工人就安静下来了呢?我想在它们眼里有工作的才算人类。没球事到处乱窜的都是野生动物。


     一个开压路机的师傅对着我按喇叭打招呼。停下来和他聊了几句,家乡何处总是免不了要问一下。他说他是山西的。一路上遇到在这里工作的人总是忍不住要问他,你为什么要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一句傻话能把人给问呛住了。为什么,为什么,生如浮萍,各自天涯,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还好人家没的反呛一句回来;你为什么要来这里骑车?我是在工作,你呢?你脑子有病啊。


     很轻松地到达加悟村,才下午一点钟,这里天黑九点半,还有8个小时的白天,我和南山都觉得可以继续向前骑,但铁哥坚决不同意。还是他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翻达多拉山比我想象的要艰难。继续向前,天黑之前是到不了亚热。


     加悟村的范围非常大,牧民零星分散在十几公里范围内。我们所说的加悟村其实是村委,算是个行政中心,需要开会时这里才有人,平时屋子是空的。空屋子交给了一个藏民看管。屋子里挂着中共历代领导人的照片还有投票箱。看起来特正经的一个地方。


     在村委里有一个小房间,一个青年在画画。这么荒凉的地方,竟然会遇到一个画家,很好奇地和他攀谈。他是我老乡,姓杨,安徽砀山人。原在北京工作,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流浪到藏北,是个有故事的人,我不好细打听。

     小杨告诉我可以住到村委里,晚上有沙发可以当床。免费,但要经过管理员扎西的同意。我们找到了扎西他很爽快地同意了,帮我们打开村委的门,在会议室住下来。

     安顿好后,我又到小杨的画室,只有他的小屋里有插座,可以给手机充电。边充电边同他聊天。他正在画一个藏北孩子的面孔。脸被阳光灼伤而黑红,但两只眼睛清彻透明。不管是画孩子还是给孩子拍照,眼神是最重要的,你只要抓住了眼神,就算完成了一大半。

     小杨以画谋生,画好的画送到拉萨去卖。他说等他将来条件好的时候才可以画自己想画的风格,目前还是要满足客户的需求。


     因为女儿喜欢画画,我对绘画比较关注,在新浪认识了两个画画的朋友。鲁美的晏阳,还有成都的番薯。

     晏阳是鲁美的国画硕士生导师,国画水平在中国算是顶级的高度。但后来一直在画革命题材的壁画。那些题材我不喜欢。我觉得所有的政治宣传画都和艺术扯不上关系,对他来说是在浪费生命。前几日上了博客去看看他。嘴欠给他留言:“我不喜欢你画的东西,我只是来看看你”。

     可能是这句话刺激到他了。他给我回复了好多条。

     1、我很理解你对此类题材的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本是国画专业,个人艺术研究方向是水墨人物,带研究生也是这个方向的课题,而且在诸多美术高校教师里算是很不错滴

     2、误打误撞画了二十年全景画,捧一堆金银铜牌,于是外面人似乎忘记了我的《两个画家》《凝》之类获过全国展览奖的国画,都来找我画大型历史画,尤其是北京,这些年就没断过

     3、第一我能画。国内很多级画家里,能把大型历史题材画好的也并不多。第二给钱,还常常不少国内写实的油画家,有卖相的甜俗商品画之外,真正可以施展艺术才能的天地并不广阔"

     4、我是常人,远远纯粹不到艺术之上那么高尚。常人日子只能是常人的过法,穷到只剩下艺术对不起老婆孩子!

     老哥是个性情中人,非常宽厚,我是把他说急了,给我回复这么多。我觉很过意不去。

所以,我也模糊地理解了小杨,他为什么要来藏北,躲在这天涯一角。

     ——生存和理想都不是容易的事。


     村委的院子里有几条灰土土的小奶狗。摇摇晃晃地来去,很可爱。狗妈妈脏兮兮的,毛色没有一点光泽。和小杨提起这几只小狗。小杨和我说起一个悲伤的故事;

     某天夜里,小杨听到一只狗在他门外不停地叫。出来查看发现是一条即将临产的母狗,屁股后面一滩血。小杨给狗搭了个小窝,狗在那小窝里生了五只小狗。小杨每天都喂那只母狗,否则母狗和小狗肯定活不了,因为母狗很老眼也瞎了,无法觅食。

     狗妈妈有天走出了院门,被一群藏狗追咬,发出凄厉的叫声,小杨听到后拿了根棍子追了过去,追了一公里,把瞎狗护在身后,用棍子和一群野狗对峙,僵持了半个小时野狗才散去。小杨说当时的场景一生都忘不了,那母狗闻出他的味道,伏在他脚边,当他是守护神。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神圣的,他决定了一个生命的生死。

     我能理解小杨的慈悲,在羌塘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对生命的怜惜会油然而生。在荒野之中,都是挣扎的生灵,我和你。


     小狗满月了,狗妈妈也快要死了。

     我常常在纠结生命的意义,我来过,看过这美丽世界,是否可以心满意足的离去?我的灵魂何处安放?今生放不下的事情,会不会成为来世模糊的伤痛?

     那么那些不会说话的生灵,他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母爱让我相信动物也有情感。那本能的情感最让人心痛……


今天的轨迹,只有25公里。北面的湖就是色卡执。它本应是我们经过的第一个湖。




被狗追了一公里后,狗群看到筑路工人后终于不追了。我停了下来,铁哥和南山在远处




前面有一个很小的湖,这算是湖盆




遇见一个牧羊姑娘。





南山在和姑娘交谈,我也停下来拍羊群。这是单反拍的。








上图同位置,手机拍的,感觉差不多。





单反换一个角度。





姑娘不会说汉语,脸围的很严实,但眼睛很好看,我能看出她在笑。
姑娘再见。





铁哥和南山在问路





南山在拍照





前方有个快要干涸的小湖,有越野车沿湖走,很随意。





过一个正在施工的箱涵,铁哥和南山在运车







过了箱涵继续向前,铁哥的背影





南山的背影






铁哥在向藏民问路,啥也没问到,人家听不懂


发表于 2018-1-22 15:07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在找通向达本村的路,发现手机地图上的那条路并不存在,可能藏民开车太随意了。轮迹每年都是变化的。





快到加悟村了,停下来休息





藏民在处理羊皮,两个人在拉扯,抖动





旁边有一个羊圈





又向前行了几百米,前面就是加悟村了





我们在村委住了下来。开始做晚饭。这个锅是我买的,韩国进口的锅,但没办法用。因为它只能通过调节火苗来控制温度。而我们的炉子不能调火苗大小。结果煮饭的时候,水气向四个方向喷出来。
这是铁人最帅的一张照片,当然他自己可能并不这么看。




可怜的小奶狗。





和它们的瞎子妈妈。母狗已经快到生命的终点了。





在画画的小杨。我后来请他画了一张油画送给了铁哥。是我们翻隆格尔山的场景,我给那画命名《时光旅人》。那张油画画的我不满意,我要求的是一张小画。他给我画大了一倍。大画没地方挂。本是一份心意结果变成了麻烦。我还是硬着头皮寄给了铁哥。
第四天的游记整理完毕,明天翻越阿里中线最高的山,达多拉山。
1人点评 收起
  • 九指神丐7 砀山,我的祖籍也是砀山。难得啊,虽然没去藏北,但是看到骑行游记,如同亲临一样。 2018-1-26 22:07
发表于 2018-1-22 16:52 显示全部帖子
哈哈哈,大猪,又见面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2 16:5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深圳大猪 于 2018-1-22 17:50 编辑

一错再错D5(加悟村——亚热)

201665 骑行65公里,累计315公里

     天空之城的曲子一直在耳边回响,出行之前我带了耳机,但路上只听过一次,只听了一曲就泪流满面。后来就再没听过音乐,只是麻木地向前。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心最脆弱。

     在那地平线远方,

     明亮地闪着光,

     那是因为有你在

     遥远的地平线后方

     点点灯火闪着光,

     令人忍不住幻想

     其中有一盏特别地亮

     那是有你在身旁

     来吧让我们出发

     把一切准备好

     面包片、手提灯和小军dao

     放进小背包

     还有父亲留下的热切的思念

     和妈妈眼中的深情怀念

     地球不停地转动

     伴随着你和我

     伴随着我们直到那

     与你相逢的时候

     歌词有很多的译文,这一个版本算是直译的,这是久石让的曲子中我最喜欢的一首。动画片《天空之城》的主题曲。

     童年时对世界的向往,父母对孩子的期盼和鼓励。那些的情感都在这首歌里表达。我已经是个小老头,才开始去实现童年时的梦想,决心去探索这个世界时候,而父母都不在了。

     地球不停地转动,伴随着我们,直到与你相逢的时候。当别人感叹流年似水时,我却是盼着早点老去。不是活的不耐烦,而是想早点到达那相逢的时候。他们带我来到这个世界,成年的世界有多少欢乐,就有多少纠结。我怀念那与外界隔离的童年,世界很简单,只有父母和姐姐。

所以必须有天堂来承载我的思念。当我翻越达多拉山时,那神秘无尽的蓝天,让我感觉天堂只是一步之遥。一阵风吹来,我就能随风而去。

     南山曾经说过;有时候看到一处风景,莫名其妙地感动,但无法表达。我能理解他的感动。那是他唯一的一次坦露自己的内心与我共鸣。再往后走,彼此的封起坚硬的壳,只是结伴向前,情感的交流中断。

     我对这个人一无所知,他让我感动的就是这一句话。


     今天翻越一措再措最高的山——达多拉山,海拨5300。虽然不是很高,但也是我今生翻过最高的山。

     天气晴的很彻底,一片云都没有,天空就象个蓝色的洞,这种感觉越向上爬升越是明显。只在这样的藏北,你才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一个星球上。身外就是太空。那种虚无让人心慌。

在爬升过途中,铁哥很小声地对我说:怎么这么安静啊。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一点声音没有,一丝风也没有。我们在一片虚空中慢慢移动。达多拉山的路有14个拐。当我数到14的时候,发现上面还有很高的一个坡。垭口在修路,泥头车灰尘太大,我只好走近道从斜坡上推。土松软,坡度大。一点一点地向上挪。因为缺氧剧烈地喘气,心脏狂跳,我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快接近第一个垭口的时候,我的左胸一阵绞痛。我停了下来,感觉心脏已经无法负荷。等了一会儿阵痛结束,再慢慢地向上移动,那一刻很害怕。

     这是最高的山,只要翻过去了,后面再困难都不用怕。

     上到第一个垭口,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5300的垭口。


     以为是一直下坡到错那错。但发现是起伏路,仍然要蹬踏。看到第一个措我好象没什么感觉。山上没风,但湖边风很大。错那错是个盐湖,湖边还有白色的盐沉积,看起来象是冰雪未化尽。


     沿湖走到错那错的尽头,以为翻眼前的坡就到亚热了,其实亚热还很远。我边走边看。一次一次地失望,那个小镇不知道在那里。

     最后看到远方有一片经幡,想那个地方应该接近人烟了。骑上经幡所在的高坡。亚热突然出现在眼前。


     亚热乡的孩子非常热情,不停地叫我叔叔,问我要去哪里?

     好奇怪他们都不问我们从哪里来,只想知道我到哪里去。


今天的轨迹。只有65公里。经过一措再措第一个措。






早上没看到小杨,没和他打招呼就出发了





前面就是达多拉山,铁哥和南山





快到山脚了





给铁哥拍张正面





过了第二个拐,加悟村还能看见





上图同位置





就是蓝的让人心慌的天空





第四个拐,土好厚,几乎骑不动





在这里铁哥说;好安静啊





我推上了这个土坡,料想铁哥负重大是推不上来的。停下来准备帮他推车

仔细想一想,这是我唯一一次帮助他。因为我没有机会给他什么帮助







快到垭口了,前面这个土坡让我差点断气




一道龙卷风,在坡顶移动。




三张连拍的。






到了第一个垭口向远处看,仍然能看到加悟村






上图同位置




再上行五十米。








从第一个垭口继续向上,这张照片是南山拍的,推车的是我。远方还有一个小黑点是铁哥。他爬坡是最慢的。他比我大十岁。









休息一下,快到垭口了。





到达垭口

发表于 2018-1-22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1345218565 发表于 2018-1-22 16:52
哈哈哈,大猪,又见面了。

请问你哪位?
发表于 2018-1-22 18:00 显示全部帖子
手机的显示5300






垭口纪念





铁哥骑了过来







上图同位置






南山下垭口






第一个坡下来,这个压路机司机脾气好古怪,一声不吭地把压路机向我们开过来。你不走开,把你压成相片。南山和他打招呼,他也不理。







继续向下









前面是铁哥










南山骑了过来







南山的背影








下坡越来越缓了,开始起伏路








一台挖机









这个地方印象很深,左边的山象一个躲在土里的怪兽





铁哥在远处





铁哥在远处,南山已经跑远了







又到了一个下坡。









快到湖盆了






到达错那错,铁哥和南山落在了后面。他们车子出了小问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