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拿大

我的WCT - 9月6日-12日7天背包徒步之旅

查看:82530 | 回复:149
发表于 2016-10-8 03:33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饭后溜弯的驴 于 2016-10-26 22:55 编辑

扫盲准备篇


图片整理出来。


个人觉得WCT预订入场名额简直就是个噩梦,首先入场券得靠人品来抢,我们是20162月初预订的,前一天还8月份的名额,转眼第二天就没了最后只订到9月初的。因为今年雨水较多,路上遇到一些背包客,他们却是一拍脑袋两周前订到入场券的。订好入场券之后,就是一系列各种预订,渡轮(WCT坐落在温哥华岛上),前一两晚和离岛后的住宿,回程的摆渡车(南起北终,再坐摆渡车到南边取车)……各种预订事情都是呈碎片状的,都要一个个的去收集,消化整理……例如WCT住哪里比较近,不至于错过当日的讲解培训,只有听了这个培训才发许可证让背包客进WCT。期间还要联系各种事情,安排车辆,购买食物衣物燃料,烘干蔬菜,收集阅读整理攻略,咨询解答装备问题……细节非常纷繁复杂的的前期准备工作。


转一篇给各位扫盲一下,再回想当初自己2月份报名注册时,真有点无知者无畏的感觉,太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走一趟下来才知道虐死,但胜在风景优美,得有所偿。还会不会再去了?不会了[偷笑],真的。


West Coast Trail 简称WCT)位于加拿大大不列颠(BC)省温哥华岛(VancouverIsland),隶属多芬诺(Pacific Rim National Park)公园,是加拿大最著名的远足(hiking线路之一,也是世界最美十大徒步路径之一,每年都吸引近9000名徒步爱好者前往。要不是管理者有每天南北两端进入50人的限制,这个数字可能要翻倍。


WCT长约75公里,基本延海岸线行进,实际绕行会走至110公里甚至更多。有Port RenfrewBamfield两个起始点(trailhead),可以按不同的方向进入。更正一下其Bamfield是个小镇,进入WCT的北端入口PachenaBamfield还有点距离,这就是我当时做攻略时搞得糊里糊涂的原因,傻傻地分不清到底入口在哪里,网上一会说Bamfield一会Pachena。而且WCT的攻略特别不好做,网上的资料都挺乱的,筛选消化理解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途中有无数的木板路、梯子和木桥,是其的一大特色。雨多路滑,石头、木板、斜坡和树根的摩擦力极小,防摔倒而伤腿脚是行走中最重要的环节。


这个徒步线路被形容为加拿大最具挑战性的远足线路(most chAllenging TREK)之一。一般远足者(hiker)背负的重量在30~60磅之间,大都会用69天完成。它究竟是不是最具挑战性的线路,可能因人而异。



关于WCT的故事:

从十九世纪开始,大量欧洲船只汇集西海岸以获取其丰富自然资源。但因沉船事件频频发生,这条海岸线被称为太平洋的坟墓


但直至1906年,轮船VALENCIA”的沉没和166个生命的失去才真正镇惊全国,促使了Pachena灯塔和WESTCOAST TRAIL为抢救生命的通道得以开始正式兴建,受难者和抢救者得以能够穿过几乎无法穿越的森林。


随着航海技术的改进,这条小径渐被弃用并年久失修而破落,1973年,加拿大太平洋海滨国家公园保护区开始了新的历史篇章,开放这条步行小径,今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步行者可在WCT上体验美丽景色、历史遗迹、以及印第安文化。


1973年,这条小径成为PACIFIC RIM NATIONAL PARKRESERVE OF CANADA的一部分,自此渐渐转变成世界闻名的西海岸小径。



WCT 的概况:

The West Coast Trail 75公里。南端的入口GordonRiver,北段的入口是PachenaBay间还有Nittiat Lake的渡口可以Hiker 中途选择离开。在沿线其它任何地方是无法离开离开Trail的。Hiker 们可以选择从南端Port Renfrew发向北端Bamfield进,也可以从北端往南挺进。


沿途要穿越原始森林中布满泥潭的小路,海水退潮时的巨大礁石群、沙滩,从森林汇入海中的溪水河流,悬崖边的小道,130桥梁,780架木梯子,5座人力缆车。


WEST COAST TRAIL每年从五月一日开放到九月三十日。因每天进入trail有人数的限制(每天南北两端各有50个名额),所以需要提前两个月预定。


费用:每人预定费+ Overnight Use Permit + 两次ferry费用 = $184.00/人(2016的价格)要提前预定出发前晚的旅馆更重要的是预定到Trailhead的巴士。


门票的预定电话如下:

604-435-5622 GREATER VANCOUVER

1-800-435-5622 CANADA AND USA

250-387-1642 INTERNATIONAL


馆和巴士预定电话可在网上查到。


Parks Canada预订入场名额的网站:

https://urldefense.proofpoint.com/v2/url?u=https-3A__reservation.pc.gc.ca_Mobile_Home.aspx&d=CwIGbw&c=jdm1Hby_BzoqwoYzPsUCHSCnNps9LuidNkyKDuvdq3M&r=phdbtWnifTQdH0XKqsEw6SEd4xvrKrO5dG7ev86tU1Q&m=uPkZghRkCESe4HIZfQiuhOzi4AFE_qBmEaEe_zi4z24&s=OOHiHA8Rii9ME0CrEspWa9UXi5oV9FnqFRKNFoIuoNI&e=



为加拿大最具挑战性的hiking线路之一(most challenging trek),要背包负重走75公里,WCT的网站里有这样的句子:The West Coat Trail is recommended for experienced backpackers only.” 请注意可没说experienced Campers or hikers”,而是backpackers”,背包负重,在这75公里中,需要负重至少35磅的行李,攀爬木梯,有些的高达7150米,甚至近似90度的直角;走在泥泞的泥路中,无数次要半弓身爬过已被大风吹倒横跨在路上的大树下,还有那些枞横盘错的树跟,深一脚、浅一脚,经常会被缠住、绊倒;走在沙滩上,迈一步、陷半步,每天到达营地时都觉得腿酸脚痛。。。


许多走过WCT的朋友们获得的可能更多的是心路的历程。就像路上的我要从北走到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WEST COAST TRAIL的日日夜夜说的:有那么一群人,一起去做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曾经有那么一群人手紧紧的牵着,一起跨过那生命的海沟。


最近《British Columbia Magazine为创刊50年,发表了题为50 things to do in B.C. before you die” (在BC省一生最值得做的50件事),第一件就是:HIKE the West Coast Trail


还有一位这样的母亲,带着高中毕业的儿子、女儿走WCT,她说,她有5个孩子,每个孩子高中毕业她就带着他们走一趟WCT这样的经历会让他们长大。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6-10-8 03:35 显示全部帖子
图片尚未整理出来,稍候再上。


第一天9月6号:6公里(75公里-69公里),5.75小时,Port Renfew到Thrasher Cove。

难度:有点难。

这次我们一行7人,3个60后,3个70后,1个80后,听取了前辈们建议的方案,采取从南到北(从难到易)的走法。南端起点的公里数为75即整条WCT的总长度,北端起点为0公里数,因此我们这次越走公里里程牌数会越来越小。

早上10:00开始在南端的入口处参加orientation,上完orientation,快近11点,休整一下,每个人称了称背包的重量,我的在36磅左右,其余的人最多也控制在45以下。送我们到对岸的渡船是11:30,当渡船扔下我们绝尘而去的时候,WCT没有给我们一点预热,一上来就狠狠地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一个几乎垂直90度的木梯子等着我们,往上望,帽子都要从头顶上掉下来了,目测大概有35个木阶。每次木梯子只能上下一个人,我们一起坐渡船的大概有20人左右,所以因为上这个梯子,我们等了不少时间,今天一路上有20个左右的木梯子。爬第一梯子还有点觉得怕怕,事实证明到最后木梯子已经是不算什么了。一上梯子,遇到3位50多岁的白人大姐,谈天风生,这是她们的最后一天了,真喜欢她们的这种结伴去自虐的精神面貌,希望等我老了,也能有一帮姐妹弟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由于今年雨水较多,一路上都很湿滑,地上突起的石头也很多,盘根错节的老树根也滑溜溜的,一不小心就会崴到脚,加上是第一天,大家都走得小心翼翼的。在我们一行7人前行了约3小时,大概在72-71公里处,就看到和我们一起出发的两个德国人坐在路边,一个站起来问我们有没有手机信号,一个坐在那里脸色颇痛苦,原来坐在那里的那个扭伤了脚没有办法继续前进了。大家一查自己的手机,都没有信号,那个站着的德国人说那你们一边往前一边请帮忙看看有没有信号,有信号的话帮我们打个急救电话,他们还有两个伙伴已经在前面了,应该也会试着联系加拿大国家公园的救援人员。后来我们一路走一路查看都没有手机信号,直到还有一小时快到营地的时候,遇到另外两个德国人,他们正在往回走去帮那个受伤的同伴,我们问了他们,他们说已经联系上救援人员了,我们也觉得松了口气。

第一天6公里,我们花了5.75小时,在下午5点半左右的时候到达Thrasher Cove的营地。在最后的一段连下了大概几乎垂直的3-4个木梯子,我们知道要靠近海边了,也应该离营地不远了。

营地是在海边,只有窄窄的一片沙滩可以扎营,跟其他后来的几个营地比起来有点小。海浪声音很大,我是全程戴着耳塞眼罩,保证好良好的睡眠。先经过food locker(食物存放箱),根据前辈的经验食物存放箱很快就会满,所以我们直接就先把包里不用吃的食物拿出来,放进食物存放箱里,然后再走到沙滩去扎营。食物存放箱里还有一个蠕动着没有壳的蜗牛,看着恶心死了。营地离海水非常近,不要找太临海的地方扎寨,避免帐篷被打湿。帐篷尽量往里面安扎,往里面一点还有更好的营地。帐篷前还要拿一块大木头挡着,防止漂来的浮木。营地水源是一条两尺宽的小溪,有点差,但也还好,要翻过乱木头去那里取水。WCT的淡水都有些泛黄,不知道是下雨的缘故还是啥。

安扎好帐篷,吃完东西,看到救援人员开着船过来了。由于德国人摔伤的地方靠近悬崖,又在起点和营地中间,救援人员很难到达,结果是摔伤的德国人和陪伴他的同伴在丛林里呆了一晚,折腾了一宿,第二天才被救援人员救出来送到最近的一个城市的医院去,真是遭罪了,从德国飞过来,想必前期也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没想到旅程就在开始3小时处夭折了。徒出发前我们在称包的时候,我就和其中一个德国人说了几句话,提了提他的包,咋说也得要有50磅,估计他们是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吧。徒步WCT的经验教训之一就是不要走太快,特别是在湿滑的路面,也不要背太重的包,能不要带的东西尽量减负,我们一行7人,这次负量都没有超过45磅的,我的也才38磅,这在WCT的背包客中算轻量级的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6-10-8 04:18 显示全部帖子
图片尚未整理出来,稍候再上。


第二天9月7号:7公里(69公里-62公里),7.5小时,Thrasher Cove到Camper Bay。
难度:非常难。

资料上说,今天的景色最美,我们决定今天弃走山路而选择走海边,这也是大多数徒步客的选择,如果潮汐时间上允许,能走海边就都会选择走海边。

昨晚吃饭的时候大家讨论了一个今天潮汐的问题,我们要通过一段海底trail(通道)- Owen Point,只能在潮汐低于8英尺2.4米的情况下才能安全通过,潮汐低于8英尺2.4米的时间段大约有4-6小时,也就是说,我们走到Owen Point的时候最好是潮汐最低的时候。

虽然第二天最低潮汐是在10:45左右,但觉得还是第二天早点走比较保险。事实证明,早走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虽然今天这段路程不长,但是很多海藻附着在退潮之后的石头上,石头上还有苔藓,湿滑难行,随便就消耗了更多的时间和体力。走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安全,很多人就是在海边的这段路上摔伤,不得已被营救出去的。

最后今天等我们吃完早餐收拾打包完行李出发时,已经8:15了。我们运气不太好,今天下起了毛毛雨,因为下雨,海边的岩石路况就变得更糟糕了。前面能见度也不高,一片雾蒙蒙的乎隐乎现。脚下是海边湿滑的乱石乱木,一不留神就摔个趔趄,一定要倚靠登山杖保持身体的平衡。刚走了一个多小时,我正好摔了一跤起不来,后面追上一个老外,顺便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了,还告诉我们前方矗立着一座小孤岛,上面生长着几株笔直的树木就Owen Point,过了那个小孤岛后面就一路坦途了。小孤岛是陆地上的岛屿,突然遗世孤傲地在岸边垂直拔起,既不属于山崖,也不属于大海,茕茕独立孤独百年,不需要任何的陪衬装点。我目测那个小孤岛离我摔跤的地方也不过8-900米的样子,那如此看来时间绰绰有余,心里放轻松不少,不料是我过于乐观判断错误,应验了一句我常提在嘴边的老话:看山走死马。

这里的每块石头都富有它自己的特色和个性,或是色彩迥异,或是光滑圆润,或是长满小牡蛎,或是布满各种颜色的海草海苔海藓。。。我们在湿滑的岩石上一路摸爬滚打,无论我们每个人怎么样小心,每个人都走得跌跌撞撞的,也难免摔跌挂彩了。我们都小心翼翼地挑选着石头来走,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眼前的石头上,谁也都顾不上拍照了。时间过得特别的慢,路觉得特别的长。最后难以令人置信,这看似短短的几百米耗去我们2个多小时的时间,好不容易来到Owen Point。

过了小孤岛就以为前面一片光明了,哪知道还要遭遇这几天最难走的一段巨石堆,一边是巨石堆接着山,一边连着海水。我是从巨石堆上爬过去,要往上攀爬几米,巨石之间有超过两三步的距离,必须手脚并用地爬过去,背包几次都被树枝挂着。走下面靠海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海浪拍岸,岩石溜滑,还要与岩石之间无处下脚的石缝作斗争。迎面而来的一群老外也是格外小心,也同时给我们一些建议通过这个地方的。

继续往前走,前面有两个巨大的岩洞,形状好象美国的The Wave国家公园里的红岩石,可以想象出海浪在这里一次次冲击岩石,经过千万年的雕琢才形成了现在的形状。

上午11:30过完这两个岩洞算是正式通过了Owen Point,已经过了最低的潮汐时间(上午10:48,最低潮汐是1.5米)了,我们要抓紧往前赶了。最高的潮汐时间在下午5:03,最高潮汐将达到3.1米,刚才我们走过的很多地方将逐渐淹没在海水中,一天中的第二次低潮时间在半夜11:43,我们也不可能在晚上夜行。往前确实是比较平坦,但是时间也越来越紧了,也不知道前面还要走多久才能避开潮汐。心里虽然紧张,但不得不承认这一段路途是几天来风景最美的一段,一边是巨大平整的岩石滩叫(seebed海床),一边是礁石矮墙惊涛拍岸。路上很多海(Surge channel/Sea Surf),海星,海胆,海葵,岩石。。。石头有石中石,石中洞,有大有小,各样形状不同大小颜色各各异,地貌有点象台湾野柳,不过是放大版的野柳。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功,上帝是最伟大最出色的艺术家。

海沟通常是巨大的岩石之间的缝隙所形成的海道。海浪涌进来,拍打着岩石,发出低沉的轰鸣呜咽声。海沟有窄(有不到一米宽的,也有两三米的),有宽(有十几米宽),有短(有几米长),有长(长的有几十米),还有又长又宽的。。。在通过几条小海沟的时候,我们需要男生们先卸了背包小心地攀爬过去站好,然后再接力把我们的包和人一个个拉过去。路上还有两条巨大的海沟需要通过,很宽,只能沿沟走到峭壁之下,紧抓住岩壁上的绳子,沿着岩壁狭窄湿滑仅能容下一只脚的小径缓慢通过,脚下便是轰隆作响的海浪。

我们通过这一段后都在感叹一路上遇到的几个独行侠,特别是女生,路上分别遇到过三个独自完成WCT的女生,真不知道他们拥有的什么样的勇气毅力和能力才能支持他们独自通过这一段艰苦的路程,孤独的行者无论在体力上还是内心上都是无可置疑的强人。

在走过这一段布满海沟的平坦路途,但我们并没有觉得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简单,就在这个时候雨开始下大了,我们继续赶路。突然看到山上有几个木梯子,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出口?我们一度非常想上去,一来大家也疲倦了,二来刚才经过岩洞时有两个背包客提到说他们就是下梯子下来的。这些出口只挂着数个WCT独有桶状的彩色漂标,也没有标明是A出口还是B出口。我比较了一下地图和几个GPS的APP,断定这就是B出口。根据前辈的经验,B出口出去后,路标不太明显,山路也难度大,走的路程也长,所以我们决定继续前行。但问题是我不能100%肯定这就是B出口,要是我们继续走,前面没有A出口,潮汐上来的话我们还能赶得回来B出口吗?我的内心开始一阵地紧张挣扎起来,同时我也不敢把自己的担心跟队友们分享,以免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忧虑。这个时候我们一路跌跌撞撞走来,到此已经快下午3点了。我眺望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海湾,树耸立在山上,山下是垂直几十米的峭壁,好象一堵巨大的石墙石壁,根本无法攀爬上去,再往前,情况并不明朗。如果这个时候涨潮,潮汐上来,我们岂不是要被困住了?没有办法了,只有相信直觉了,我突然一下子发力,快速地追上走在前面最快的队员肥马,两人急急地往前奔去,想着如果前面不行的话,队友们还可以少走点路及时回头,在巨大而平坦的seebed(海床)上奔走了20分钟,心里正在上下打鼓,突然远远地看到有两个人在一个挂着桶状的彩色漂标出口处,顾不上又是海水又是各种湿滑的海藻,从海床上狂奔过去询问两人,确认这就是传说中的A出口,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精神一下子放松很多。

我们一行人陆续到达出口,不禁纷纷累得都倒在地上休息。休息了大概15分钟,我们又不得不继续行程,刚从海边爬上山,就看到一个A出口的标志,原来是下山有标志,上山没有标志。雨越下越大,雨水把森林中的路变得泥泞不堪,湿滑的泥地,石头,树根等,而且路很多上下起伏,给我们的前行的每一步都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直到下午4点左右,我们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人力缆车(cable car),大家都觉得很新鲜有趣,算是打消了一些精神上的疲倦。每组两人,互相配合。先解下背包,一个人紧紧的绷住上端的绳子,另一个上吊篮。先上去之后的那个人就死死抱住吊篮旁边的柱子稳定住人力缆车。没上去的先把两个人的背包递上去,然后才最后上人力缆车。等都坐好了,抱住柱子的人这才撒手,人力缆车于是以极快的速度向河中间冲去。这时要特别注意自己的手和包不能碰到人力缆车上的绳子,否则会有事故。人力缆车在过了河中心之后由于没有下降的动力就自动慢下来了,这时要靠坐在上面的人自己的臂力拉住绳子,一下一下的把自己给拽过去。到了以后,一个人要继续坐在人力缆车中,伸手抱住柱子稳定吊篮,另一个人下车,提包,然后才是帮助后面的人下车。这样,整套人力缆车通过方略就完成了。我们队的肥马选择自己溯溪,其余6人每两人一组坐了缆车过河,过了河这总算到达了营地。由于我们到得比较晚,好一点位置的营地都已经被人占去了。

当晚的营地Camper Bay,清澈的河水在拐弯的地方积成一个小水塘,正好是天然的游泳池,本来可以在溪水边洗澡的,但由于天冷下雨,我们都没有机会实现洗澡的愿望。晚上我们的这一组(4人)吃了香喷喷腊味饭,冒着雨搭好帐篷。有一群老外在大树下点了一堆旺旺的簧火,我烤了一会衣服,但可恶的雨还是穿过树枝树叶把我打湿。等我快9点钻进帐篷的时候,发现雨不但没有停的迹象还越下越大。这一晚是最艰苦的一晚,大雨一直在下,直到快午夜两点才停。我半夜醒来过几次,听着帐篷外晰晰沥沥的雨声真是揪心,想着Orientation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今天的降雨天量是10-15毫米,这10-15厘米都不止了,真是一点也不准。因为下雨,我当晚连放弃WCT的心都有了,想想还有漫长的5天,真正体会到啥是进退两难,no zuo no die了。

当晚我们的睡袋和羽绒服夹袄几乎被打湿,这天的经验教训是一定要带抓绒的衣服作夹袄,羽绒的衣物受潮后就起不到原来的保暖效果了,如果有篝火的话,建议尽量尽快烘干,虽然闻起来有烧烤的烟味但总比湿衣服好。
发表于 2016-10-8 04:19 显示全部帖子
图片尚未整理出来,稍候再上。


第三天9月8号:9公里(62公里-53公里),9.5小时,Camper Bay到Walbram。
难度:雨天超难。

今天是最累的一天,地图上虽然标的是9公里,但我的记录的是16公里,我们走了近9个半小时。

全程全部是在原始森林中,到处是沼泽和烂泥潭,都很安全,除了在58公里处,有一个观景点,需走的一段地图上没有标出的沙滩(Camper Bay to Cullite Cove)要过两个海沟,此外我们也急着赶路,天公也不作美,天一直阴阴湿湿的,所以也没有打算去Cullite Cove。

沿途一路全是老树根烂泥地,高高低低,一步一陷,还要走不少个大树做成颤颤危危的独木桥。对于腿伤开始复发的我,真的一步步从起点挪到终点的,每一个迎面走过来的背包客,我都要问他们离前面的营地还有多远。开始走了没多久,问的第一个人是本地的土著人,长得和中国人很象,正在帮国家公园修走的栈道(boardwalk),他告诉我们是5个小时,结果我们走了9个小时,可见本地人还是体能好很多,而且他们不需要负重。

过了58公里处的在Cullite Creek,要直下90米,再往上爬60米。我一开始以为这里就是Logan Creek(罗根溪)了,还挺高兴的,后来看了地图问了对面过来的人,罗根溪在56公里处,还早着呢。在Cullite溪上下木梯子的时候,我们迎面遇到几个白人大叔,其中有一位老爷爷,目测75岁左右了,爱玛,居然也来走WCT,真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比任何一个电影明星都帅。我们还问他们往北需要走多久才到营地,其中一位大叔说需要5个小时,我失望地啊了一声,他赶紧说不过是慢慢地,我还挺奇怪看着他,他冲我挤挤眼,我再往后一看,看到了老爷爷,立刻明白他们要照顾老人家,走得慢所以需要5小时,对我们可能不需要,我再看看大叔,彼此会心一笑而过。

下午4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在罗根溪,这是今天最具标志性的一个景点,这里有高达200英尺的梯子,以及一个极长极窄的吊桥。我们要先下一百多阶木梯来到桥边,过桥后马上要上一百多阶木梯到达对面的山坡上,上下的木梯子被分成5个,最长的一个有近60阶,最短的一个有28阶。

过完罗根溪,我们都累得不行了,可是前面还有不少路要走呢,有几次我们7个人不得不停下来,坐在栈道上休息,这天真是累的太虚脱了。趔趔趄趄继续又在森林里的烂泥里摔摸滚爬了1.5小时,下午6:40终于到达Walbram营地。我们的80后美女洋洋话越来越少了,看来她开始也有点疲乏了。

这天沿途我们爬上爬下一共大概爬了30多个木梯子,WCT的木梯子都是非常简陋的梯子,象中国的消防云梯,上下的时候手必须牢牢抓住木阶,手上还必须戴手套,脚也要踩稳才能移到下一个木阶,否则非常容易打滑。

网上有人说今晚的营地是六个中最好的,但我倒并没有这样的感觉。营地很大很宽,景色好面朝小溪,背向大海,溪水清澈且宽阔(水色依旧泛黄)。在帐篷和大海之间是高高的沙滩,完全不用担心夜里海水会冲进帐篷了,帐篷可以沿小溪一字排开。如果扎营在海滩的放,唯一不太方便的是,厕所和食物存放箱有点远,在密林深处,还有点不太好找。由于我们到营地比较晚,等吃好洗好,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所以去厕所和放食物都摸索了一小会。

WCT中好玩的内容如坐缆车,爬梯子,赤脚过溪,都能在这个营地里做到。这天可以在营地旁的溪流下洗个冷水澡,溪水虽有些凉,但是往前走再也没有遇到那样好的游泳条件了。营地外面的海浪非常的汹涌,雪白的排浪前仆后继,无止无休。营地在海湾的里面,深深的陷进去。在这样一个阴沉湿冷的天,这里象是一个避风港,让人感到特别的安全。

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天也放晴了,难得的一天好天气,营地的景色静美极了,真不想离开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营地,见到森林中有位目测60多岁的老人家,头发胡子都白了,已经收拾好了帐篷行装。我见他穿的是国家公园工作人员的衣服,就问他是不是工作人员,他说是,他一个人背包巡逻走一趟,真心佩服他老人家把兴趣当工作,把工作当兴趣,真是个精神上自由的人。

今天的教训就是,一定要小心脚下的烂泥路,摔跤打滑肯定难免的了。徒步鞋一定要穿中帮以上的真皮防水徒步鞋,我们队友老吴的徒步鞋是布面的,虽然也写着Gore-Tex防水,但根本不管用,而且只有他一个人的鞋湿了,其他人的鞋基本没有问题。还有gaiter(防水绑腿),实在是太重要了,等于是给自己穿了双雨鞋,绑腿一定要高,矮的那种绑腿不适合泥地。今天路程在晴天的难度为中等,但如果是雨天的话今天路程的难度则直接升级为难或超难。



发表于 2016-10-8 04:21 显示全部帖子
图片尚未整理出来,稍候再上。


第四天9月9号:11.5公里(41.5公里-53公里),7小时,Walbram到Cribs Creek。

难度:易。

今天一半路途在沙滩,一半走树林,沿路也有20个左右的木梯子。传说中的汉堡就要出现了,心里有点小小的激动和盼望。刚离开营地就有一条水流很急的小溪要赤脚或换上凉鞋趟过去,给打泡的脚缠上了一层Mole skin,这样走路时就疼得没那么厉害了。

基本没有潮汐的问题存在,不太需要赶时间,我们差不多8:30才出发。走沙滩则相对比较吃力,走一步,陷下去一下,走不了多久,腿就酸得很,秘笈是踩着别人的脚印走。只要潮水不高,在海床走起来倒是很舒服,如履平地。海床的问题是,要挑路走,有时会有海藻长在石头上,比较滑,一定要使用登山杖,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要比沙滩好走得多。我们7个人就有两人走的海床,我则大部分时间走沙滩,一小部分时间走海床。走在沙滩上,有好多贝壳,海带,海白菜,紫菜啥的,走在海床上就可以看到很多青口等贝类。走在沙滩上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有个小岛,上面趴着不少海狮在那里不停地蠕动,还嗷嗷地叫,声音传得挺远的。

约51公里处是Vancouver Point,在49.5公里处又有一处小溪,可以脱鞋赤脚溯溪而过,在上游50米处有一个人力缆车,这次我们选择了坐人力缆车,这个人力缆车比前几个都累人。约48公里处是Bonilla point, 在涨潮的时候这里的海床多是海水,唯有这几个矗立的礁石和不倒的树。土著居民称这个景为“族长追赶他的情人”(Cheaf who follows behind his sweetheart – Quoted from Hiking On the Edge by Ian Gill and Photographs by David Dunuk.)

再走大约3-4公里,过了43公里处一点就是就是著名的汉堡店Chez Monique’s。快到汉堡店之前的一段海滩,沙子非常细腻,沙滩很宽很干净,一眼可以望出去很远,没有任何的海藻贝壳等漂浮物,沙非常细腻。是游泳、晒太阳的好地方,我们还根据前辈的经验在沙滩上写了不少感言,拍照留念。

我们于下午1:30到达汉堡店,汉堡店是由远远地看起来就是一个蓝色顶的棚子,走近一看顶就是用蓝色防雨布搭的,店里摆了几张桌子,桌子上摆的居然是真的鲜花,真是意外惊喜,店里店外地上都是沙子。今天天气特别好,太阳特别大,我们就把背包往太阳底下一扔,鞋一脱,赤脚踩在沙子上,舒服极了。

汉堡涨价了,去年还才$25/份,今年就变成了$30/份,啤酒$7/份,大一点的啤酒或果酒9/瓶,苹果$2/个(苹果的个头巨大),建议买两份汉堡,留一份在当天晚上吃,可以少做一顿饭。汉堡虽然有点小贵,但也算贷真价实,特别是中间的肉块,估计怎么样也有1磅重,夹在汉堡里面的菜也很新鲜,特别是烤蘑菇,烤得特别香。而那天的苹果是世界上最大最多汁最好吃的苹果。后来我们晚上都饱得吃不下东西,汉堡第二天早上当早餐分了。

在吃汉堡的地方逗留了约两个小时,下午3:25我们又开始了我们的征程,因为酒精的作用,最后的1.5小时在大太阳下走得晕乎乎的,还迷糊犯困。下午3:40,我们就到了44公里处建于1891年的Carmanah灯塔。在灯塔处,我们今天没有看到传说中成群的海狮。灯塔旁边有一具巨大的鲸鱼化石,还有几家人住在那里附近,周围被各种各样的花草蔬菜点缀的十分养眼。

我们大约在下午5点左右到达营地,居然是第一拔到达营地的人,看来是汉堡赐予了我们无穷的力量。占领面海的营地,支起帐篷来,顶顶都是无敌海景帐啊。因为太阳正好,大家一声欢呼,换了衣服就去溪水边洗澡去了,旁边老外看了也都纷纷更衣沐浴。4天了,总算第一次洗上澡了,洗完澡觉得好舒服。洋洋一到营地,扎好帐篷就钻进去休息了,直到快吃晚饭时才出来。

网上有人说Cribs营地的水质特别不好,杂质特别多,居然脏到要清洗过滤器。我们倒没有觉得,其实每个营地水质都差不太多,总体来说,应该是第一天营地的水质相对差一点。路上有队友捡了几个青口和一些海白菜,晚上水煮了每人吃了点,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海边的天气真是风云莫测,下午还水光潋滟晴方好,晚上睡觉前就变成了山色空蒙雨亦奇了。晚上9点左右准备睡觉,海上突然起雾了,天空开始下起毛毛的细雨,我赶紧烘了烘下午才洗的衣服睡觉,结果这毛毛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还没有停,我们在斜风细雨中收拾帐篷,吃早餐,颇为狼狈,就想赶快离开这里,希望天气赶快放晴。
发表于 2016-10-8 04:22 显示全部帖子
图片尚未整理出来,稍候再上。

第五天9月10号:16.5公里(41.5公里-25公里),9小时,从Cribs Creek到Tsusiat Falls。
难度:有点难。

今天的公里数最长,中间没有营地,所以必须在一天内走完。我觉得可以选择性地走一小段海边,一是走海边消耗时间和体力,二是因为今天的路途特别长,有16.5公里,三是吃螃蟹还需要时间。事实证明我们这种走法的选择还是相当的明智的,其实并不是我们自己决定,是天气帮我们作了选择,我们就go with the flow好了。

整段行程主要由沙滩和林中trail(步道)组成,沙滩路非常耗费体力。我们一离开营地不久就开始走了一段山路,走了一会又下到海滩,但仍然是毛毛雨一片雾蒙蒙的,能见度不高,而且雨天令走海边礁石的危险系数和难度徒增不少,走了一小段海边后,我们看到一个出口就又走回山路了。虽然只走了一小段海边,但还是挺新鲜刺激的,我们看到了巨大无比的海葵,还有很多很多青口和紫色的海胆,我还捡了一个活海胆,可惜没多久它就光荣牺牲了,但我还是把它带回了卡城,搞得车上臭臭的。

由于今天我们没有走沙滩,所以在40-38公里这一段,我们没有遇到ABC出口的问题。看地图上,A出口和B出口之间(39公里-38公里之间)只有山路可通行,所以记得要及时地回到树林里。

如果走沙滩的话,还有一个地方要特别注意,就是一定要在36处公里Cheewhat River附近,进入林子,千万不要错过了这个入口,因为前面再走沙滩就回不到树林里去了。Cheewhat River那里有一大片沙滩,奇特的是沙子从山坡上一直铺到海滩,入口处还有Cheewhat River的标志,所以这个入口还是相对比较好认,关键是一定要勤看地图。

从Cheewhat River进入林子后,很快开始上升,路边的告示牌则提醒我们,这里是印第安人保留地,属私人领地,只能在步道上行走,不得乱跑。今天有不少栈道,明显比前几天的修得好,但雨天也令到栈道的状况变差,变得湿湿滑滑,我们踩上去,经常会脚下一滑,惹来几声大呼小叫。

从地图上看,吃螃蟹的地方大概在33公里处Nitinat Narrows,可是自打看到34公里的里程牌,走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有33公里里程牌的影子,我们走的新木栈道则是围着那片水塘,这大概就是这一公里显得特别长的原因。继续往前走,下午2:20分,我们终于看到了33公里的里程牌,看到了outhouse,看到了渡口的标志,也看到了水边画着大螃蟹的房子。

螃蟹是从旁边的咸水湖附近新鲜打捞上来的,一天最多的时候捞80多只不成问题。我们等着蒸螃蟹就等了大概1个小时,一定要让卖螃蟹的小伙子给你做整只螃蟹(whole crab),否则他会把蟹壳蟹黄全扔掉(clean),对中国人来说这真是太暴殄天物了。在卖螃蟹的地方,疲倦不堪的我们狼吞虎咽地吃了很多东西,有香蕉糕,樱桃派,土豆,比目鱼,三文鱼,螃蟹。。。还拿了几个免费的苹果和玉米走。建议螃蟹和土豆,同样买两份,一份留作当日的晚餐。

下午4点,验过徒步许可证,渡过海口Nitinat Narrows,船老大送我们过到对岸。还有8km的路程才能到达当晚的营地,这中间没有营地可住下,所以必须走完。所幸坐船到了对岸,天气开始好转,太阳也渐渐出来了,多亏了这晚来的太阳,让我们不至于走夜路。

刚上到对岸,还期望路能好走点,立马就有一个几米高的大下坡,泥泞不堪,只能抓着旁边的绳子和树根走下去。接着还有不少这样的烂泥路,一路狂奔,每小时却平均也只能走2公里,真是虐心,加上天色很快要晚下来,要是走夜路的话,要是有什么事情后果不堪想象,最后这8公里我们是真是一公里一公里数着走下来的,连风景也无心欣赏了,一心想着要在天黑前走到营地。

在大约27Km处的Tsusiat Point,要在潮位不超过7英尺(2.1m)时通过,需要查看当时的查潮汐时间。我们到Tsusiat Point时,已经过了最低潮汐点了,所以只能选择继续走树林了,现在看来不走海边也是件好事,因为走树林的速度可以快点,而且只有树林里的路才有标公里数,走海边无法知道公里数。因为吃螃蟹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们不得不加快前进的步伐。

终于在差不多近晚上7:45的时候,天黑前赶到近25公里处,只听到前面的小伙伴一阵欢呼,我们终于到达营地了。我跟小伙伴们开开玩笑说会不会不是这里呢?让我再查看一下地图哈,小伙伴们纷纷表示不是这里也不再继续走了,今天虐惨了,嘿嘿。要下到海边的营地,我们要直下3个几乎垂直的木梯子,还要翻过一大堆巨大的乱木头,一脚深一脚浅地到达海边营地扎营。

Tsusiat 营地有两块,进入营地往右边走,靠近瀑布的一块,面积很小,比较拥挤。进入营地往左边走离瀑布比较远的一块,则要宽敞得多,离厕所还近。这天可以在瀑布下洗个冷水澡,水挺温暖的。水源在瀑布上,要走一点路,但就在瀑布边溪水旁取水都没事。我们正在搭帐篷,我们旁边的山洞口有一对男女烤火烤得差不多,问我们需要不需要他们的篝火,我们当然欣然接受,而且是在山洞口,风吹不到雨淋不着。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意外,我觉得这个瀑布边的营地是整个WCT最好的营地。

今晚因为摆放食物,要经过前面提到的巨大的乱木堆,木堆都是又大又圆又光滑,一不小心真的很容易摔到。我当时翻过大木头进去营地的时候就隐约有种担心,想不到担心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我们的一位队友老吴,他去为大家放食物,穿着洞洞鞋,放好东西后回来,木头上很多沙子引起打滑,加上天色已晚看不太清,就在乱木堆上重重地摔到了,磕到了眼睛。旁边正好有几个温哥华过来的小伙子,有一位华裔小伙还会说一点国语,他们第一时间冲过去抢救老吴,还非常热心地忙前忙后,在营地里寻找从事医务工作的徒步客,教我们急救措施(用保鲜袋装上冷水给老吴冷敷),睡觉前还不忘过来探望老吴,一再嘱咐他晚上一有不适就大声呼叫,营地里的医务人员就会赶过来帮助他的。因为食物存放箱满了,还帮助我们把食物挂起来,甚至还将他们点着火的大木头送过来给我们取暖。晚上还有一位医生也过来我们住的地方跟进老吴的伤势,第二天早上温哥华来的小伙子们和营地里的很多人都纷纷过来探望老吴,他们不求任何回报的行动真是让我们感动不已,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见证。好在第二天老吴觉得好多了,否则他可能要中途退出。

早上远处海边的树林被朝霞染红,海鸟低低地掠过,晨风低吟浅唱,溪水潺潺。。。美得让人不忍离去,匆匆地看了一眼瀑布的侧面,我们就出发了。要看瀑布全景还得淌过小溪,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真的是没有时间享受这么美的营地,只顾着在赶路了,其实今晚的营地是最美的。
发表于 2016-10-8 04:23 显示全部帖子
图片尚未整理出来,稍候再上。

第六天9月11号:13.5公里(24.5公里-13公里), 7小时,Tsusiat Falls到Michigan Creek。
难度:易。

今天9:40分离开营地,是走沙滩海床最多一天,几乎一直沿着海边走。走得两腿酸痛脚底发麻。是日天公作美,一路艳阳高照,海天一色,面对浩瀚地太平洋,突然在这第6天萌生了不想离去的念头,回想几天前,我们还在忿忿地说这是什么个鬼地方啊,再也不来了,现在又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了,看来天气果然能决定心情!

下午1:30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两张大红椅子,这可是加拿大国家公园的经典,只要有这两张红椅子,就意味着这里拥有着无敌景观,于是我们免不了俗地留下了合影。

一路上的海床全是个头不小的青口,一开始队友林达和昆仑捡了不少,后来实在太重了,又得知今天一天基本都在海边走,于是就都放弃了,等到后来快接近营地时,他们又再开始行动了。

我们没有看到传说中的鲸鱼,有点小小地遗憾。

在23公里处的Klanawa河要过坐最后的人力缆车了,Klanawa河又宽又深,必须坐缆车过去,也是最长的一个,很是有些费劲。23公里到20公里多一点处只有沙滩可走,20公里到17公里处只有树林可走,到17公里就可以选择走树林还是海边了。在17公里处我们就选择在Tsocowic Creek处出树林走回沙滩,毕竟今天天气好,海边风景还是要漂亮些。如果不从这里离开树林的话,就得等到14公里处的Darling Creek才能下到海边了。还好这个营地有写名字,要稍留心才能发现,我等到队友们后就一起通过挂着彩色浮漂的出口,走向了沙滩。今天从17公里开始到12公里处的Michgian Creek营地,一共5公里,我们一直走在海边。

再往北前走会经过2个营地,其中第2个是14公里处的Darlingriver营地,看起来特别好,景色也特别美。当晚也可以住在Darling river营地露营,因为那里的景观好,鲸鱼出没率比较高,看到鲸鱼的可能性比较大。但第二天那天要赶下午1:45的shuttlebus,时间本来就比较紧张,如果再加2公里(这2公里只有走海边一种选择,无树林可走)走海边的话,时间上会更紧张,因此还是住在Michigan Creek保险一些。

第3个营地才是我们今晚的目的地12公里处的Michigan营地。由于海边没有公里数的标记,所以必须依赖GPS来计算,但有时候GPS又会多算些路程,所以全凭经验和个人判断了。还有就是要勤问对面走过来的人,确定下一个营地大概在哪里,还有多少个营地,还要走多久。

下午5点到达营地,扎好帐篷后,我们也没有等到传说中的蜂鸟,又是个遗憾。晚上烧篝火的时候,我们把捡的青口放在上面烤,结果小伙伴们都怕中毒,不敢吃,只有我一个人吃了一个烤得透透的青口,啥事儿也没有,我的铁胃又经受住了一次考验。

有遗憾也有收获,差不多6点的时候,有一个徒步客走过来告诉我们,南面前方离我们现在的营地400米远,有一只黑熊在那里不肯走了。我听了吓一跳,动物是最喜欢在林子里到处窜的,本来我的帐篷是搭在沙滩上的,由于风大就挪到了树林里,好嘛现在怎么办?环顾左右没有人扎营在林子里,还是乖乖地搬回人多点的沙滩上去吧,于是又轰轰隆隆地搬回沙滩,搞其他人看我特别忙似的。等我在沙滩上扎好帐篷后,有几个从北面的路过来,我提醒他们前方有黑熊,人家可能觉得黑熊不会久留决定继续多走2公里去到Darling river营地,结果没一会见他们退了回来,原来黑熊不肯离开,他们也不敢硬闯,所以就退回来了。我们队里的队员昆仑是最幸运的一个,他接受了洗碗的艰巨任务,结果有幸在溪水边看到了不远处那个黑家伙,再次证明劳动光荣。

当晚的营地特别喧闹,原本才我们4顶帐篷,突然多了10来顶帐篷。我的帐篷旁边多扎了好几个帐篷,我一下子觉得安全多了。晚上的夜空海面和月亮都特别的美,晚上我起来上厕所,听到海浪不再羁骜不驯,相反温柔地拍打着岸边。月光皎洁,清辉满泻,洒在沙滩上,有种静宓凝结的美,头顶上除了月亮,还有满天闪烁的星斗,真是美啊,原来是快近中秋了。
发表于 2016-10-8 09:22 显示全部帖子
饭后溜弯的驴 发表于 2016-10-8 03:33 图片尚未整理出来,稍候再上。手续:个人觉得WCT预订入场名额简直就是个噩梦,首先入场券得靠人品来抢,我 ... ...
期待照片
发表于 2016-10-8 17:15 显示全部帖子

希望分享些照片
发表于 2016-10-26 06:49 显示全部帖子
IMG_397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