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79

主题

1

今日

人生醍醐 在徽马的赛道

查看:931 | 回复:0
发表于 2017-4-5 09:1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心灵自由 于 2017-4-5 09:19 编辑

人生醍醐 在徽马的赛道


   “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得到第一名,但,我还是要往前冲”。黄山徽州马拉松,一位不停奔跑的70岁跑者对我说。一如许多朋友很好奇的问我:“你去,跑了第几名?”

    曾经,我也感觉,自己抗争于被辜负的付出,总要心高气傲的耍耍态度。在徽马的赛道,我才知道,带着欲望、贪婪、野心上路,必将陷入郁闷无望的陷阱。很像人生,很高兴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曾经,我也以为,泥土掩埋的大半人生,无需神采张扬活力四射。在徽马的赛道,我才明白,人生的每一次,都能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付出的价值。这一切,与健康与心肺好坏无关。

    326日,站在黄山徽州全程马拉松赛道的起点,有点兴奋,有点胆怯,有点勇气,有点没底,有点期待。这一天,我看清了自己的忧虑和患得患失的内心。

    粉墙黛瓦,错落梯田,文峰古塔,灵动山水,那生命中早已烙下的徽州印记,那熟透的风景,留住的是曾经的过往与美好。越拉越远的坡度,越跑越长的一公里,一步一步缩短的终点,肆虐的汗水,急促的呼吸,澎湃着徽州人无畏坚韧的血性。

   赛道上飘逸的马尾,那么强烈地唤起青春年少的憧憬,打鸡血般冲动的一路猛追,只为了一睹似曾相识的容颜,在我们年轻的时候。

   在徽马的赛道,自己与自己的灵魂是如此亲密。父母的慈爱,妻子的容忍,女儿的牵挂,没有功利的友情,不留痕迹的谎言,工作、生活中的磕磕碰碰,一幕幕,就这么自然真实的浮现,不快的心绪突然就自然的放下。

   奔跑中胃部翻腾作呕的酒气,让我不停思考人的自我控制力,喝酒伤身的浅显道理,在肝胆相照的兄弟面前,怎么就这么脆弱的不堪一击,原来人生注定还要有情和义;隐隐作痛的心肌,陡生了对死亡的恐惧,在嫩芽俏枝的田野,让我一遍遍咀嚼活着真好的深意;那缓缓驰过的收容车,多少次诱惑我停下艰难的步履,在灵与肉的撕裂中,坚持下去的信念战胜了畏惧;在死了的心都有的每一刻,志愿者轻声的问候,路人甲伸出的赞许,超越者短暂慢跑的相随与鼓励,一路带动着僵硬的双腿,让人心生感动而奋力前行;还有汤哥,以腿部不适的谎言陪跑在身边,42.195公里的不倦不弃,那没有套路的真诚,让我的人生有了幸福的记忆;更有仔仔、老表,阿容,开心蔷薇,钧哥、五木等一从跑友和我的妻子,焦急而耐心的等待在赛道终点,真切的关心与友谊,温暖着我的人生马拉松旅程。

   子峰嘱我提笔,总是不经意地想起黄山跑吧跑友“小徒弟”,一个厨师,一个最有实力夺冠的跑者。崇敬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竟身穿厨师战袍奔跑于徽马赛道且一路遥遥领先。由于服装的束缚至腿部抽筋惜退。很多跑友为他惋惜。“小徒弟”为自己理想人生梦想而奔跑,他是懂得跑步的。一个厨者,为道而动,不为名利谋。生活中的你我,又有几人能明白。

   跑过,草就绿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