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1316

主题

42

今日

女驴秀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复制链接] 查看:96094 | 回复:330
发表于 2017-4-17 12:09 1 只看该作者 | 倒序浏览 | 只看本帖大图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大家好,我是卡其,现居武汉湖南妹子,户外伴我走过4个年头,喜欢挑战各种极限运动。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1、蹦极、滑翔伞及3000米跳伞经历,目前正在学习滑翔伞,曾接受过湖北《楚天都市报》滑翔伞活动的宣传采访
2、重装穿越过神农架无人区

3、参加哈巴雪山攀登并登顶
4、数次攀岩及岩降经历
5、
登顶珠峰
6、
其他各类轻量级爬山等户外活动


3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48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5 16:09 2 只看该作者

户外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

虽然坎坷重重却又让人义无反顾

因为那里不仅有闪耀的星空和醉美的山河

还有那迷人的姑娘

她们的一颦一笑,

一静一动,

足以给你拿起相机抓拍的理由。

一幕幕美轮美奂的美景

一场场精彩纷呈的瞬间

一段段娓娓动听的故事

一张张绚烂迷人的面庞

让我们走进铿锵玫瑰的精彩世界

    去感受她们的故事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一位爱户外、爱旅行的妹纸,不要吝啬呦,记得推荐她来铿锵玫瑰吧!
参与方式:可直接与say哈喽联系,或是直接将您的美片发至
❤我秀我户外❤,哈喽一定会看到你呦
联系人:say哈喽
联系方式:1919501975(QQ)
栏目时间:每月一期,每期周三
栏目专题:http://www.8264.com/pp/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5 16:16 3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要说难忘的经历,其实真的挺多的,很多经历过去很久了,但依旧很难忘,不能忘记登顶第一座雪山时抑制不住激动而落泪,不能忘记第一次体验滑翔伞时那种大好河山尽收眼底的感动,不能忘记第一次跳伞时那种极速自由落体的放空,不能忘记第一次到达户外爱好者的天堂霞慕尼和登顶南针峰时的热烈,难以忘记第一次到达巴黎和看到梦中无数次见到的埃菲尔铁塔,还有第一次独自飞滑翔伞时的紧张和激动,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无法忘却。

以下是本人于2016年10月7日早上登顶玉珠峰后,通过照片和零碎的朋友圈记录整理的登顶前后的细节和心情感受,发布于个人美篇主页,全部原创,未有抄袭,个别语句有借鉴于著名登山家。

  翻山浴雪,情系玉珠峰—6178,你所未曾经历的生命召唤



你为什么要登山? ——因为山就在那里
雪山,洁白庄严,让人畏惧却又充满挑战,还有极致的诱惑。

户外,让你意识到,人生可以这样鲜活精彩;
雪山,才让人领悟,生命只有一次,可以平淡如水,可以波澜不惊,却不能毫无涟漪。

玉珠峰,海拔6178米,如少女般亭亭玉立于昆仑山脉,在完成哈巴雪山登顶之后,她一直在向我招手,在告诉我她在等我。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也许以后就不会做了,所以,在登顶的疲惫还未消散前我决定要为此继续努力。

玉珠峰队友都是熟悉友善的,为赴这场雪山之约,我们或多或少都牺牲了一些东西,但我们清楚这些是值得的,取舍之间,自己早已把握和平衡。

独自一人大包小包走出兰州机场那刻,突然就泪流满面了,不知道是第一次到西北这片土地的激动,还是对未知陌生的感触,还是为了那些牺牲。

随着大巴上下起伏在沉闷的黄土之上,扬起漫天的黄沙,空气里满是大漠独有的荒凉与孤单,偶尔一只飞鸟越过,只留下延至苍穹的嘶鸣。

这样的地方,人迹罕至,但是穿过荒凉的土地,却见到了美到极致的青海湖,深蓝深蓝的湖水,让人无法自拔地沉醉在她无边的涟漪里。那天早上忍受着严寒,守候了她如重生般的日出,大美壮烈,整个世界都怕打扰她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枷锁,怕因此扰乱了一池的蓝,安静地等待她苏醒。阳光和温暖随着晨曦窜出海平面慢慢覆盖至全身,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如果你觉得生命平淡无奇,去看一场日出吧。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一直都觉得Sissy是一个非常贴心的姑娘,她的每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让这趟雪山之旅变得温暖阳光,就像每个人的小棉袄。失眠的夜,总能听到她对我,抑或对英姐的关切。给我准备了暖足贴,进帐篷时的冰冷刺骨瞬间就烟消云散,眼泪脆弱得无声无息,这样好的姑娘,最后却在自然环境前遗憾地止步C1 ,中途因呼吸困难身上开始浮肿,只能靠吸氧缓解,最后不得不下撤至大本营。看着那张夕阳下你的背影照片,感觉很难过,对不起,我没能在你脆弱的时候给你更多帮助,大自然让我们敬畏,也让我们选择尊重生命,攀登无止尽,生命却只有一次。就像soso说的,选择放弃比坚持更难。让我们温暖的Sissy,希望你能适应,依然期待下次有你的温暖同行。

我以为我会有的所有不适,不安,沉默,通通都在见到雪山之前彻底消失殆尽了,我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开心地跑跳在大本营的温暖阳光之下,冷得和大家蜷缩在大本营的美丽星空银河下,我张开双臂,拥抱近在咫尺的星河月亮,眼睛里有一些温热,我以为是星星掉进了目光里,每个人的眼神都是温暖发亮的,这样的一群人,在一个如此接近天堂的地方,彼此依偎,由内而外的温暖驱散了黑夜的恐惧和刺骨的寒冷。

眼睛有2亿像素,却无法分享所见到的美。胤子用他专业的设备和精神为我们记录了一个又一个美丽难忘的瞬间。胤子是一个合格的摄影师,背着各种沉重的摄影装备,用快乐的笑容感染了每一个人,负重最多的是他,步伐最轻快的也是他,90后的男孩,没有放纵,没有任性,有的只是对雪山的满腔热情和朝圣之心,胤子就是那种:生活简单就好。下撤那天,胤子多次往返大本营和下撤路上,帮忙背回了因部分队友体力透支无法背动的装备,不会忘了没有高反的我们俩一路娱乐至上,你始终用你特立独行的语言和一颗明亮的心给大家更多向上的动力和鼓励。

大自然是美丽的,气候却有恶劣的时候,太阳从没有躲藏,阳光就在每个人脸上,在雪地每个小心翼翼重复走过的鞋印里,在一路延伸至山顶的安全路绳上,心里温暖,哪里都有阳光。雪山攀登,就是在用谨慎的行动去探索自然,捍卫生命。每一声沉重的呼吸里,都是对生的渴望和对雪山的敬畏。

我们从来就不应该以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任何事物,尤其是在大自然面前,一切都显得渺小甚至虚无。
感叹自然的鬼斧神工时,其实更敬佩生命的无尽潜能。全叔今年61岁了,身体却健康硬朗,体力很好完全不输年轻人,甚至更好。全叔站在那里,就像雪地里的松柏一样,即使有风雪侵蚀,也屹立常青。全叔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生命在于运动。但自然的生长规律,却也只能让人遵循,无法违悖。在大本营寒冷的夜里,当Sissy把厚厚的羽绒服盖在瑟瑟发抖的全叔身上,并不停摩擦让他回温时,这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全叔也只是一位上了60岁的普通老人而已。这副画面印在每个人脑海里,感动于Sissy像个贴心的小女儿一样照顾全叔,感叹于在恶劣自然环境下生命之轻。

那天,当车从西大滩驶往BC,经过可可西里保护区时,看到藏羚羊的雕塑,忽然觉得像是活的一样,在千沟万壑的青藏高原,到处隐藏着它们的身影,一直在以一种悲壮的姿态活着,或者死亡。

海拔不断爬升,含氧量随之降低,心跳随着汽车颠簸的频率剧烈起伏,高反开始渐渐侵袭无法适应的队友,首先情况较严重的是曾几次上山都出现高反的领队soso,在上吐下泻头疼的折磨下,这个个子高大的领队,也让人觉得看着特别无助,疼痛是无法替代的,挑战自然总是让人无法抗拒付出一些代价,或轻或重,或多或少,也许在恰好能承受之重,也许只能戛然止步。soso是一个让高反折磨依然高度负责任的领队,何为负责任,首先应该要对自己负责任,才有能力对其他人负责任。适当的退步只是为前进储备更多的力量。soso带领另两名受高反影响的队友返回西大滩休整,那天关于失踪和寻找的故事插曲,只有他们知道。

小卢和seki也是在到达大本营后明显出现高反不适,seki整天都没法好好吃一顿饭,一个人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不声不响,总担心他会因此睡着感冒引发其它症状,没有办法体会他在高反时身心有多难受,偶尔叫醒闭着眼睛不知是睡着还是难受的他,提醒他多喝热水,除此之外无力做任何事。队伍集合他到的时间很晚,与大家的熟悉度相对少一些,话也比较少,适应高原的时间少很多,也因此而疲惫不堪吧。最后的最后,seki因为连续的不适应不得不做了艰难的选择——放弃。从大本营到C1,是一段艰难的路,毅力与决心成就了他这段虽然没有顶峰,但依然可称之为巅峰的路,没有人能将生命凌驾于责任之上,放弃意味着下一次的继续。其实seki也是爱笑的大男生,在最后的庆功宴上,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这个大男生一如他来的时候那样,一个人安静地离开匆匆去了机场。愿小旦增的哈达能够给你带去吉祥如意。

说到小卢,也是能闹能笑的小伙伴,还未谋面便经常在群里和他一起拿胤子娱乐开涮,一直以为他去过雪山,整天都是笑脸盈盈的状态,眼睛都笑得在镜片之后眯成一条线。在与大家集合见面的途中给大家带去了地道的肉夹馍,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但这次也多多少少受到高反的影响,从到达大本营开始,便不再那么活跃,夜里的大本营帐篷很冷,就看着小卢的脸色和唇色变的发白,即使不停地喝热水也没有任何改善,他坐在那里,想参与我们却有心无力,镜片后的眼睛不再是笑弯的弧度,而是一种无声的沉默。后来他吐了好几次,吐完坐会,坐会之后又吐的一塌糊涂,也许吐过之后会舒服一点。在后来大本营到C1的那段路,我和小卢一直在保持着同样的节奏前进着,也许是因为前方的队友我们无法再追赶上,只想有一个同样的节奏陪伴着自己,给自己更多希望和动力,就像自己一个人走,在那样风雪肆虐的四周,会害怕永远走不到头,会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动力再迈开脚步,会害怕倒下便没有再站起来的勇气。那个时候的每个人,应该都会希望有一个身影能陪同自己前行吧。

相继不同程度的高反,感冒生病以及部分撤退及放弃,让人觉得大本营冷清了很多,我的体征一直很正常,与平时没什么区别,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了自己充足的勇气和信心,我有过担心,我害怕迈不开脚步,害怕到不了顶峰,我知道我是能到的,我也想到达,顶峰不是赌注结果,只是一颗朝圣之心,努力想去到达的人生另一个阶段。我努力适应大本营的环境。每天都会拉着胤子和我去拉练,过河上山,去大本营对面的山坡上找网络信号,那次翻过了两个坡,感觉离玉珠峰特别特别近,一回头,夕阳洒满了整个世界,我被晚霞刺得眯上了眼睛,震惊于这样安静的美。世间有太多太多未能到达的色彩,有时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便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那天一如往常在山坡上搜索山外的世界,胤子说,英姐好像也过来了,这样的坡虽然难度不算大,但是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每走一步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人喘不过气来,所以看到丛大本营那边一个像蚂蚁一样的蓝色影子慢慢过来时,真的很佩服英姐。队伍里除了全叔,就属英姐比较年长了,说着非常地道的吴侬软语,像个最温暖最细心的家长一样时刻关心着大家,特别是Sissy在C1那天出现呼吸困难的时候,soso说英姐一直在抱着Sissy抹眼泪,就像看到自己的女儿出现状况了一样难受。我喜欢听英姐用带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跟我们聊天讲故事,很细腻,很有情怀,从到达大本营,前两天英姐的状况也不是特别好,吃饭总是没有力气,一小碗饭都很难下咽,总担心她吃着吃着就睡着了,用她的话说,在大本营吃饭真的是一个体力活,后来吃的最快的胤子会经常给她盛些热汤,希望能改善她的胃口,大本营最后一天,英姐好像满血复活了一样,吃饭有胃口,整个人也都有精神了,看着也挺替她开心的,出发那天还是我们这队第一批上到C1营地,并且最终登顶成功。这是英姐第一次上雪山,便挑战了玉珠峰的高度,所以,其实有时候人不是达不到自己预设的目标,除了无法逾越的客观因素,更多地是败给了目标实现过程中容易气馁的自己。

这几天的适应阶段,除了我和胤子,就是陈真的状态比较好了,睡眠饮食都很正常,不愧为上次哈巴第一名登顶的勇士。讲着一口浓郁的广东普通话,总觉得他穿的不多,看着瘦却充满力量的一个人,总是惦记着格尔木那家牛肉面。因为状态好以及曾经的哈巴战绩,所以没有太过于留意他,觉得他状态一切都好,但是最后冲顶那天,出了些小状况,他身体出现些不适,这也是后来看soso的纪录才知道的,这对冲顶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按他后来的话说,开始还跟着我们四五十步一歇的节奏,后来跟不上了,然后就按自己的节奏三十步,二十步,渐渐停歇的频率越来越多,好在最终还是战胜了一切内外困难,成功登顶。我明白那种掉落队伍的无奈,还有偶尔会冒出来的绝望,但登山的意义就在于此,你可以短暂休息,停歇,但永远记得在最深的绝望之后,需要自己给自己顶峰的希望。

到C1那天下午,我一直在帐篷内昏睡,高海拔地区,含氧量更少,但似乎离阳光更近,我就躺在防潮垫上,睡袋也没有来得及套上,盖了两件衣服,就在阳光透过帐篷传递进的那片温暖闭上了眼睛,可是一直都不安稳,时不时被冻醒。由于掉队之后一直赶路,疲惫不堪以至于内帐门也没拉,冷得蜷缩起来也没有钻进睡袋,听到帐篷外Sissy难过地哭,大家都在安慰她,我却无力起身去给予任何帮助。不知过了多久,外帐门被拉开,高山协作拍了拍我的腿,说吃饭了,我吃力地坐起来,然后就看到协作,我不知道是不是叫桑珠,跪在外帐和内帐之间的雪地里,将一碗冒着热气的泡面递给我,我接过来连说了几个谢谢,头都没敢抬起来,因为怕被他看到我瞬间就红了的眼睛。他说山上太干燥,就没有放油和辣子,叫我吃完了把碗放在地上就好,我除了一再说谢谢,不知道还有什么合适的语言能比这一刻更温暖强大。他起身离开给其他队友送晚餐,我拿着筷子,一低头,眼泪全掉进了面汤里,夕阳落下,却依然温暖,我是对方便面绝缘的,那顿简单的晚餐,却是迄今为止我觉得最好吃的一碗水煮泡面。

冲顶那天凌晨,胤子帮我穿的雪套,协作帮我绑的冰冷坚硬的冰爪,在那样温度零下的冰雪天里,没有戴手套的手一直就那样帮我操作着,而我端着一碗协作给我的热牛奶大口地喝着,就感觉眼睛和喉咙一直酸胀得厉害,我知道我没有任何高反,在这样的环境下,感动无处不在,相比之下,我一直都不会照顾人,也从来不记得给家人朋友报平安,也不记得让他们去哪里都报平安,就好像我觉得我不会有事,他们也不会有事一样。

出发时,我一直跟在第一个高山协作后面,这次我想紧紧跟着队伍的节奏,不想再掉落,这次的体征和耐力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比哈巴雪山那次好很多,也许归功于前几天的适应和过度,没有任何高反,能量补充都很到位。每一次停歇之前我都数着步伐,最长的一次走了160步左右,实在走不动了我会喊一声协作,休息一下,有时声音太小,而风雪的声音大,协作没有停,我用力呼吸一大口后再叫住他。我会在很多个停歇的时刻回头看看后面,这一梯队一直保持着我们四个队友:我,胤子,soso,小卢在一起,时远时近,后来就基本在一个节奏,间隔不到半米,有两次遇到很小很小的雪阶,感觉自己脚步迈不动了,很想站到一边给他们让路,但是我害怕在这样冰冷黑暗的雪地里,没办法独自拾起勇气继续前行。我努力平衡自己的呼吸,与协作的前进节奏保持一致,后来没有力气去说话,走一段我就拉一下协作背包上的带子,告诉他需要休息一下,我知道后面的队伍也是需要休息的,只是我尽最大可能不去耽误太多大家的时间。我努力让自己的步伐和节奏保持得像个男孩子,尽管后来被胤子开玩笑,要不是我他早登顶了,但是我知道我很努力在保持最好的状态,我很努力地在跟着他们的脚步,这对于我亦是生命和高度的挑战。

爱上登山,是因为爱上登山的过程,并不仅仅是爱上顶峰,但顶峰的诱惑,是任何一个登山者都无法抗拒的。我尽量在停歇间隙不去看离顶峰还有多高,顶峰总是绝望和希望共存。在一个又一个或深或浅的脚印里,右边的视野渐渐明朗起来——日出来了,当第一缕朝霞温暖过来的时候,我不再惧怕仰望这座山的高度,她就在那里,我知道我会站在那里,大笑还是激动,我也不知道。

登顶那一刻,协作让我看看自己的登顶时间,8:40,用时4个小时10分钟,比预期的早,比很多其他领先我们出发的队伍快。但是这一刻没有太多情绪波动,开心地合完影,协作说风大,该下撤了。我收好背包,拿着登山杖起身,走到那块刻着海拔6178米的红牛标志木架时,忽然就停下来了,就像一股神奇的力量让我着魔了一样盯着那个数据呆了几秒,然后突然弯下腰,手撑着登山杖,把头靠在手背上开始无声地哭,没有预兆的,眼泪一直啪嗒啪嗒地往雪地上掉,就像那次在哈巴顶峰时那样,哭得自己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感慨自己没有辜负这一路的艰辛和好几次差点说出来的想放弃,协作还以为我高反了难受,走过来问我,我说,没事,太美了太感动了,心情激动忍不住。

下撤时,我们速度更快,基本上一路小跑,到达C1之后收拾装备继续下撤,我和胤子率先到达大本营,远远就看见Sissy一个人静静地歪着头倚坐在大本营帐篷门口,就像等待所有家人平安归来一样。她看起来依然不好,但比昨天恢复了很多,我无力地坐在帐篷里,看着门口她落寞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坚强温暖的姑娘,一定还会继续下一次的雪山之约的。

我们都曾有过一些遥远的梦想,也曾经为之努力付出过,实现与未实现,有时并不那么重要,有时我们更在乎和更易记住的,是那样努力的过程,是看到一个曾经那样努力的自己,取舍不易,这种收获无疑是快乐的。每一个户外爱好者都有很多很多目标,所以我们总在无尽的目标中收获更多的快乐。

户外没有目的地,每一次的终点,都只是下一次的起点。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5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7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09:10 4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09:10 5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09:10 6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09:10 7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09:10 8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8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09:10 9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6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09:10 10 只看该作者
8264铿锵玫瑰 第二百一十三期 我是卡其

4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