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833

主题

150

今日

怎可不择手段,岂能抹杀良心 —— 户外名人 H**8/子*鱼 之面目

查看:33848 | 回复:57
发表于 2017-5-13 22:02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6-22 12:56 编辑

  前言:本文写于411日,发布在我的微信号里。之后被H某投诉到微信平台,说我涉嫌侵权,编造事实,通过这样的手段来予以删除,而他自己则在微信号上反复发文攻击我。本文内容是否真实,看过之后,各人自有判断本文的最后,补充了后续进展。


————————————————————————————————————————————


  昨晚半夜一点多,H某给我发来一段微信,离上次联系已有一个多月。这段微信,义正词严的对我表示了祝福:


          19.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早晨看到这段留言,让我深感无语。我不能理解,一个人到底有怎样的三观,才可以这样颠倒是非。在这里,我把这段最失败的交友经历公之于众,最后走到这一步,我也万万没有想到。在此给大家交代来龙去脉,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的一个警示。


  文字篇幅比较长,我尽量回忆起种种细节,分段叙述清楚。


一、认识的过程


  我和H某结识于2009年,那年9月,我去尼泊尔徒步EBC,之前曾加他的QQ号,向他咨询了一些注意事项。11月初我从尼泊尔回到拉萨,得知H某和朋友正在自驾西藏云南。之后我走滇藏线到丽江,联系H某,他先回京了,但是自驾车主正好在丽江,并把联系电话给了我。就这样我认识了车主孙哥,和他一起自驾回京。孙哥跟后来一系列的事情也有紧密关联。


  回京后,12月底,我联系H某,请他吃饭,对他表示感谢。我正准备添置一些户外装备,而他又有一些要出售,我就从他那里购买了几件。在交往的过程中得知,他已有好几年没有上班,到处旅行,购买了很多摄影器材及装备,手头已经很不宽裕了。我劝他赶紧找个工作,同时尽量从他手里购买装备,帮他变现。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3 22: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24 编辑

二、山西之行被盗


  不久后的2010年春节,孙哥和朋友去山西自驾旅行,邀请我和H某参加。那一次行程5天,绝大部分费用都是公开AA,平均每人的开销大概是700多元。

  回到家当晚,我发现我剩下的现金对不上数,大概少了500元。我很奇怪,短短几天旅程,就算有少量个人花销,也不至于差这么多。我的钱包是放在腰包里的,几乎全天随身携带,如果有人偷走了钱,也不太可能。


  想来想去,我回忆起一个细节,有天晚上住宿,我和H某一个房间。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我去楼上的公共浴室洗澡,大概二十分钟。我把腰包放在床上,H某在房间里休息。如果说真是被人偷了钱,那这个时段H某的嫌疑很大。

  想到这点,我很生气,就算你不宽裕,也不能这么干。冷静下来想想,也就算了,毕竟这只是我的猜测,没有绝对把握,假如冤枉他了呢?所以这件事情我没有对别人提起,直到后来再次被盗,都没人知道我在山西旅行中丢了钱。


三、内蒙之行连环被盗之一


  几个月之后,20107月下旬,孙哥又组织了一次呼伦贝尔草原自驾游,全程大概十天。这短短十天发生的事,可谓曲折离奇,使我几乎蒙冤,最终也使H某原形毕露。


  当时我们是有三辆车,十个人。行程的第二天,我们到了内蒙,一个叫阿达的哥们和H某同住一间。之后第二天,阿达发现他的现金少了大概八百,阿达觉得非常奇怪,刚出门短短两天,不可能这么大数额对不上。但是他万万想不到会被同行的队友偷窃,只是和女友私下讲了讲,没有对别人说,直到旅程的最后一天才爆出来。

发表于 2017-5-13 22: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25 编辑

四、内蒙之行连环被盗之二


  接下来的行程第三天,我们到了阿尔山郊区白狼镇住下,住的是农家乐,我和阿达、H某住在最里间,共睡一个大炕。晚饭前我曾私下清点了我的现金,大约有两千多元。我把钱包塞在腰包的夹层里,睡觉前把腰包放在桌子上,把脱下来的衣服压在上面。


  第二天早上,阿达最早起床出去了。我第二个起床,腰包放在桌子上没人动过。此时H某也起床穿衣,我去外面院子里洗脸刷牙,房间里就H某一个人。

  我洗嗽大概用了几分钟,然后回房间,进门时正好H某出去。他出去后,我收拾东西,马上发现我的腰包刚刚被人翻动过了。我有一个小习惯,腰包的口袋拉链,会严丝合缝拉到头。而现在拉链明显没有拉到头,说明被人打开过,又匆匆拉上了。

  我立刻想起以前山西的事情来,打开腰包检查,发现被拿走了大概一千元。这么短短几分钟,屋里只有H某一个人,我只能怀疑是他。


  我非常生气,差点就要报警,又想了想,这次旅程才刚走了三天,大家出来一趟不容易,如果真的报警了,不管是怎样的处理结果,这趟旅程都算是毁了。

  我觉得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算了,于是做了一个后来证明很有必要的措施,我悄悄把组队的孙哥叫到屋里来,告诉他发生的事情。孙哥也很生气,第一次遇到这么恶心的事,但既然没有当场抓住,也只能劝我小心一点,以后不再和H某打交道了。


  之后我对H某还抱有一丝幻想,指望他来跟我说明,找我临时借了钱没来得及跟我说,但这也仅仅只是幻想而已。旅程中他都是在车上很少下车,但这天一反常态,只要停车休息,他就来找我们搭话。我知道他在观察我,也许他觉得只要当天不被发现,他的风险就小很多。

  我强忍着没有流露出反感的情绪,心里却觉得非常悲哀,好歹他也是名校硕士,玩摄影和户外也有一些名气,怎么会堕落到这个地步。上次山西偷了我的钱,我没有声张,他就以为我是一个粗心的人,这次我总共两千多元现金,他就偷走一千,我再傻也不可能察觉不到,真是贼胆包天。

发表于 2017-5-13 22: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38 编辑

五、内蒙之行连环被盗之三


  之后的旅程,我的心情非常不爽,要不是后来H某又变本加厉,我以为这个糟心的旅程就这么结束了。

  旅程的倒数第二天,我们到了承德北边一个县城住下,我和孙哥同住一个房间。睡觉前孙哥当着我的面,清点了他手头的现金,大概是六千元,然后把现金放在了行李包里。


  第二天,也就是旅程的最后一天,我们开车回京。当天我们的那辆车限号,要晚上八点后才能进市区,于是我和同车的阿达、阿达的女友等人,先去承德玩几个小时再回京,孙哥和H某同车先走。

  在回程路上聊起这次旅程,我郁闷之下,就把被H某偷钱的事情告诉了阿达他们。阿达这才告诉我,其实他也发现少了好几百,看来是和H某同住一屋时被偷了,比我还要早一天。我这才知道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也不是这次旅程最早的受害者。


  我们还在路上,孙哥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刚到家收拾行李,发现现金少了大概一千元。我第一反应就是,孙哥也被H某偷了。但是孙哥很肯定的说,不是H某干的,因为今天他一路提防H某,没给H某任何下手的机会。既然不是H某,那么孙哥就认为只可能是头天晚上,我和他同住一屋,我下手偷的。

  孙哥口气非常严厉,我这才明白他是在怀疑我,甚至怀疑之前我是在贼喊捉贼。孙哥在电话里警告我,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考虑清楚,给他一个交待,不然要我好看,然后把电话挂了。

  我又气又急,跟阿达他们讲了发生的事情。他们也觉得不可思议,倒不是怀疑我,而是觉得H某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了孙哥的钱,也太熟练太可怕了。


  过了几分钟,孙哥又给我来了电话,说刚才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了今天行程的全部细节,发现还是疏忽了。我们的车是停在宾馆后院的,早上退房后,孙哥把装着现金的行李包放在了车里,锁上车门,和我一起去街上的超市买饮料香烟。这时H某过来找孙哥要车钥匙,打开车放行李,孙哥根本没有多想,把车钥匙给了他。等我们从超市回来,H某一个人在车上坐着。就在我们去超市短短几分钟,H某完全有下手的机会,而他也没有错过这唯一的机会。


  想明白了这一点,孙哥马上联系H某,告诉他发现钱少了。H某心虚,就给我发短信,问我是否知道孙哥钱少了的事,我说知道,而且发现我的帐也对不上。H某回复我说,他其实也发现他的帐对不上,好像少了几百元。我当时就呵呵了,说这种混淆视听的话,有意思吗?

  到了第二天,H某又给我发短信,说他仔细核对了,其实他的帐能对上。又说出去玩这么多天,差个几百元对不上很正常,怎么能随便怀疑队友呢?我很无语,他以为他做得很隐秘,殊不知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发表于 2017-5-13 22: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25 编辑

六、内蒙之行后续


  而后又发生了一件事,队友阿达在出发前买了一部新的诺基亚手机,手机电池都是新的。H某买了同系列老款的二手手机,电池是旧的。旅程中H某曾借阿达的新手机把玩过,之后阿达就发现电池变得不耐用了,当时也没多想。等到爆出H某有偷钱的重大嫌疑后,阿达才觉得不对劲,打开手机后盖,发现新电池已经被H某掉包成旧电池了。

  大家都觉得很无语,一个电池能值几个钱,都要顺手掉包,这已经不是缺钱的事情了,而是习惯成自然,太把别人当傻子。这次短短十天旅程就偷了三个人,几乎是逮谁偷谁,抓住机会就下手,不分新朋和老友。他和别人出去旅行,有没有干过这样的事,也无从知晓。


  我觉得憋屈,跟孙哥说,要不是你回想起被盗的细节,这个黑锅我就背定了,H某一定不会出来替我澄清,多半还会落井下石。我要和他当面对质,澄清真相。

  又过了一个多月,有个朋友过生日,邀请了我们,还有H某参加。我本来想在那次生日宴会上,当面和H某对质,考虑到那个朋友并不知情,还有别的不相干的人在场,这样不合适,也就算了。

发表于 2017-5-13 22: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27 编辑

七、之后的证词


  而后我们和H某断了来往,他在2010年下半年和别的摄影师同行去了印度。到了20111月份,有天晚上,我发现他在QQ上,先和他闲聊了两句,然后突然发问。他先是装傻,架不住我一连串的发问,不得不承认了。这是当时QQ对话的截图(我把QQ号码和人名抹掉了):


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0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以上是当天晚上的对话,他承认了之前的事实。到了第二天上午10点多,他又给我发来了信息:


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他说是因为吸毒才走到这一步,我吃惊之余,对他的厌恶转变成了可怜。第二天我把聊天的截图保存到文档里,打印出来给孙哥看,其实孙哥那时是想找人去揍他。我劝孙哥,H某是一个可怜人,过去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不要再追究,以后的路看他自己怎么走了。

  孙哥很不以为然,说我太心软,轻信于人。如果他没有吸毒,说这些话就是为了博得我的同情,替他保密,不要张扬出去。如果他真的是吸毒成瘾,这样的人没有正常的理智和道德可言,同样不值得信任。我说既然H某都把他自己说得这么惨了,我还是抱着姑且相信的态度,督促他去戒毒,也算是尽到朋友的最后一点责任。


  之后不久H某在某论坛发帖,说想去雨崩呆一段时间,我还觉得他是真的想改过自新,听我的建议去雨崩戒掉毒瘾。这是他发帖的网页截图:


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把他想去雨崩戒毒的事情告诉孙哥,孙哥将信将疑,说走着瞧。后来的事情,证明了我的判断可能是错的,H某并没有去雨崩,而是去巴基斯坦k2徒步,去新疆攀登了慕士塔格峰。听到这些消息,我很恼火,一个瘾君子,怎么可能去登7千多米的高峰。要么他是在欺骗我的同情,根本没有吸毒;要么就是他明知吸毒毁坏了身体,还去登山,这对自己,对活动组织者,都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在某个小QQ群里抱怨,说他这样很不应该。群里有个朋友,和H某认识,不知道其中的原由,好心去问H某是否和我有什么误会。H某当即在QQ上责问我,为什么要把他的事情告诉别人。

  我说,第一,我没有明确告诉别人是什么事情,只是说你不应该这么干;第二,你自己当初说要去戒毒,现在这样算什么事儿?到底是不是骗我同情替你保密,你自己最清楚。他向我保证说,没有欺骗我,他的确现在身体状况不好,在慕士塔格大本营就有高反症状,这是以前没有过的。最后他保证会努力戒毒,我只能说,你自己好自为之。


  而后,我发了一个微博,算是不点名的警告他,希望能真的起到一点督促作用,然而并没有任何用处......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5-13 22: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33 编辑

八、再次被坑


  之后的2012年,H某到他一个朋友开的户外俱乐部,做了一段时间领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朋友和他彻底闹翻了。他从2013年开始自己带队徒步,那时他性格也不那么偏激,北京的一些新朋友对他表示支持,还替他介绍客户。慢慢几年下来,也做得有了一些基础。我心里替他高兴,觉得自己也算是出了一点力,挽救了一个人。孙哥一直对他不以为然,劝我少和他打交道。


  到了2016年年中,H某找到我说,他现在k2徒步每年走两队,太辛苦了,想找我合作帮他带一队。我说光带一次队,我没有兴趣,也不可能为此就耽误工作,要合作就是全面合作。他考虑之后,同意全面合作,要我8月份就去k2,我当时工作忙走不开,也有点犹豫,但是觉得他不至于再坑我,而且我和他性格和能力方面有些互补,倒也具备合作的基础。


  9月份他去印度拉达克勘察一条线路,我签证都办好了,还是走不开。到了9月底,我挤出时间来,和他一起去了尼泊尔木斯塘。这次徒步,我是队员兼副领队,他按成本价收我的费用,我替他陪同客户。这是当时他向队友介绍我的截图:


07.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徒步中途,H某因急病不得不提前返回博卡拉,我陪着队员走完了余下的行程。回国后,我写了一篇长帖,发布在几个网站,做一些宣传。而后我和他见过两次,谈接下来的合作事宜。他那时在微信,还有微博上,和别人多次掐架,我劝他少掐一点,没有必要。


  到了一月份,他组织去印度赞斯卡的徒步队伍,我本来计划参加,也是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去熟悉线路。但是他把行程从一月上旬改到了春节,而我春节必须回老家,就没有去成。春节前,我推掉了以前做的工作,准备节后和H某全面展开合作。


  春节之后,到了2月中旬,H某从印度回国,我已经约好了朋友去川西自驾,出发前没有来得及和H某见面。大致就在这个时候,我得知H某的印度赞斯卡队伍是建了一个微信群的,但是没有让我知道。当时我心里就有点不爽,既然合作,为什么还要这样保留。

  2月底从四川回京之后,我和H某在微信上联系,他说现在的k2队伍没那么多客户,每年只打算组织一次;又说换我带队,他的客户不同意。听到这些话,我觉得他可能有一些别的想法,于是约他见面详谈。


  36号晚,我约H某吃饭,很直接的跟他说,你考虑清楚三个问题:

  1、还要不要全面合作?

  2、如果确定要合作,利益如何分配?

  3、合作之后,如何开展业务?  

  饭桌上我说不勉强你,你考虑清楚后给我答复。


  当天晚上,他答复我说,确定要合作,但是利益分配,他没有考虑清楚,让我先拿个方案。于是我写了一个方案,在38号晚上发给了他,大致内容包括业务规划、拓展客源等。在利益分配方面,我提出,今年合作第一年,我拿35%,他拿65%;之后再协商。

  到了半夜,他给我回复了一段话,说得比较绕,也很客气,大意就是,他咨询了比较专业的朋友,不同意我的利益分配方案,认为我提出的业务规划,能带来多少利润增长还不确定。所以他说我们还是搞松散联盟,各自分开做,等我做得有起色了,他再考虑和我合作。


  看到这段话,我明白他的想法,是担心我会分走他的利润。既然要全面合作,就是责任共担,利益共享,不然还叫什么合作?至于搞松散联盟,各自分开做,其实就是不合作了。你要早跟我说的话,我也不跟你瞎耽误功夫了。当初是你找我的,现在就这么把我闪在这里。

  我忍着气给他回复说,既然你不同意我的方案,那么你可以提出你的方案来,看大家能否接受,实在达不成一致意见也不勉强。结果自此之后,他再也没给我任何答复,对我最后的努力不予理睬。


  我这才醒悟过来,其实就像我之前担心的那样,他早已经改变主意,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不打算合作了,所谓不同意分配方案,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我想你不打算合作,你早点跟我明讲,36号我问你,还说确定要合作,到了38号就食言,这样耍我一道有意思吗?


  生气之后,有朋友劝我,这样也好,免得合作了之后再被他耍,更加恶心。我想也是,更多的是生自己的气,这六年多时间,还对他抱有幻想,真的以为他改变了本性,看错一个人的感觉,既堵心又失望。现在彻底看清了一个人,免得上更多的当,只是后悔没有听孙哥的话,早就不应该和他有任何来往。

发表于 2017-5-13 22: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29 编辑

九、对H某的回应


  而后这一个多月,我没有和他有任何来往,也彻底不想和他打交道了。我忙着找新的合作伙伴,一个人单打独斗是没有前途的,只有广开合作,才能做大做好。而且年纪也不小了,还能带队几年?努力之下,得到了回报,我找到了一家更适合的平台,签约去做户外业务。

  就在昨晚,我在一个二十多人的微信群里宣布了这件事。H某当即在群里说,我不可以去做木斯塘的线路,我懒得搭理他,给他留了面子,不想在群里怼他。然而到了半夜1点多,他给我发了微信留言,就是开头的截图:


19.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早看到这段义正词严的祝福,我深感无语,我都懒得搭理你了,你还没完没了是吧。

一、木斯塘是你叫我去的,我是副领队,去熟悉线路,帮你带客户,以及后续宣传,其他队友也都清楚,怎么现在就变成不赚我钱带我去玩儿了?好像这样你还应该赚我的钱,没赚就是给了我天大的恩惠一样。

二、提起过去欠我的人情,你居然还好意思翻旧账。难道你自己也觉得这次闪了我一道,有点说不过去,所以自我安慰说已经不欠我人情了,这样比较心安理得?

三、合作不成,不是什么“因为各自的理由”,完全是因为你单方面改变了主意,不要混淆视听,不要企图把责任往我身上推。

四、“起码不应该反目成仇”,你这样耍我,我还不可以和你断绝来往,还应该谢谢你,起码没把我坑死。

五、“拿我的东西自己做,这显然不合适,但我也不能强迫你”,你要搞清楚,木斯塘不是你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限制别人?

六、“走到现在这地步,我真没想到”,是的,我之前也万万没有想到。但是现在,除了后悔和厌恶,我没有别的感觉。


  在这里写这么一篇长文,分享我最失败的交友经历,给我自己,也给身边的朋友们一个警示。最后也给H某一个警告,不管你以前做得如何没有底线,你以后对别人,要有一点最起码的真诚。也许你并不把他们当朋友,而只是对你有一些利用价值,但是至少不要坑人。人生在世,都是先做人,再做事,人做好了,你的能力会帮到别人;人都做不好,所谓能力只会成为骗取信任忽悠坑人的工具。你去过的寺庙,看过的佛像,也不少了,心里要有一点起码的敬畏之心,不要觉得这个世上没有报应。

发表于 2017-5-13 22:0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34 编辑

后续之一:


  上面的长文,我写完后,在411日,发到那个二十多人的朋友微信群里,和H某当面怼了一场。我的目的,是当着朋友们的面,警告H某,不要再对我纠缠不休。我太了解他了,只要是和他做了同样的线路,他就会追着不放,凭他多年掐架的战斗力,挖空心思各种攻击。我当时还不想大范围扩散,给他留点余地。

  当晚,他在群里各种狡辩,转移重点,先是很勉强的承认过去犯的错,是所谓身不由己”,轻轻带过:


08.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接着又辩称这次闪我一道,没有给我造成损失:


09.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0.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到了第二天,他在群里长篇大论,转移话题,丝毫不提他的失德失信,对我的骚扰挑事,说我是合作不成打击报复,指责我狭隘、贪婪和无能。群里没人响应他,他老羞成怒:


11.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2.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他在群里闹了一天,我一句话没说,就这种人,已经没有再和他争论的必要了。

发表于 2017-5-13 22:0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湘西土人 于 2017-5-13 22:35 编辑

后续之二:


  之后他沉寂了几天,我还以为他真的老实了。而后我偶然得知,他私下散播谎言,对我反咬一口。我一怒之下,把这篇长文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和一些群里,开始广为传播。

  又过了几天,他在微信群里露面,原来是去尼泊尔木斯塘带队了。一出山,就迫不及待跑到微信群里对我各种谩骂,把当众承认的事实说成是莫须有”,进而轻蔑的指出我不过是一个“户外文盲,脑残屌丝”:


14.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5.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6.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8.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然后,他被踢出群了......


后续之三:


  他开始在自己的微信号上反复发帖,长篇大论,各种无凭无据的编造谎言。也许他觉得谎话说一百遍,就算成不了真理,也总会有人信吧。

  同时,跑到微信平台投诉,说我涉嫌侵权,使用了他的昵称和头像,描述与事实完全不符,把我的长文删掉。

  我相信,他的表演还不会结束,一个人豁出去了死缠烂打死赖到底,当真是天下无敌......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来测测你的户外知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