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707

主题

20

今日

鳌太徒步日记 ----也来看看我的心路历程

查看:6715 | 回复:16
发表于 2017-5-15 16:3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太行问道 于 2017-5-15 20:20 编辑

鳌太连穿,是热线,好多强驴都走过。我呢,对鳌太一直不太感冒,怎么说呢,总感觉这个线,除了虐,没有什么景,是个说嘴炫耀的线路。10年走过了太白大南北,一直有人提议走鳌太,始终没有怎么动心。去过了墨脱,走过了年保,今年去哪呢,一直确定不下来。经常有人夸我是强驴,但我清楚,自己就是执着一点,体力其实一般般,全靠锻炼撑着呢,素质底子很薄。高原就是一块试金石,我的高反就比同行驴友厉害的多,虽靠毅力勉强走了下来,那种要死要活的难受劲,非亲历者难以言说。西藏如此,年保同样如此。
   四姑娘山没去过,贡嘎没去过,狼塔也没去过,远方的大山对我们总有无穷的诱惑。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很无奈,高反像一座大山横亘在面前,让人心里直打嘀咕。五一,执手兄组织小鳌太,邀我参加,没动心,后来也没成行。执手兄不甘心,端午前继续煽惑,我脱口而出,要去就去大鳌太.执手说,那这样吧,我走小鳌太,你走大鳌太,我们在水洼子营地分手。事情就这样确定下来了。

  上面不是说了吗,我对鳌太不敢兴趣,怎么又要去那?我是这么考虑的,鳌太虽风光不如太白,但时间长,驴途艰难,有一定的考验价值,如果能走下来,可以考虑贡嘎狼塔;如果不行,那种高海拔的线路就不想她了。年保走了,最高垭口海拔4700米左右,虽很难受,还在意志范围承受之内。鳌太虽艰苦,但最高海拔3767.2米,反应应比年保轻许多,鳌太如果能拿下了,对贡嘎动动心思应该不算非份之想。所以说呢,鳌太就是一份考卷,鳌太就是一块试金石,鳌太就是我继续进行高海拔驴行的动力源泉。

  既然是考试线,难度一定不小。穿越成功,一靠天气,二靠决心,三靠装备。选择六月,就是考虑天气方面的原因。决心信心来自执手老横,来自新乡张队,来自深圳穿山甲。他们的年龄都比我大,他们就是我的榜样。装备呢,第一次用了双杖,用了1000克的羽绒睡袋,第一次学会用上了轨迹。人品还不错,天气很给力,除了第二天大雾有小许麻烦,没有给我们制造太多的考验。

  长线召集,一般提前三个月左右甚至更长,好给人充分的精神物质体力准备。时间仓促,执手又有临时工作安排,只有我和小狼成行。当然,多有多的热闹,少有少的好处。小狼年轻几岁,70后,我们一起走过太白,无数次的太行徒步。小狼还有多次跑马经历,体力那是没得说的,六天鳌太,从25日中午太白县塘口村进山,30日中午周至县厚畛子村出山,沿途多亏他的照顾,让我圆满通过了这次大考。
2人点评 收起
  • 太行问道 鳌太到底是谁宣传出来的,不是陈铮那是谁啊,当地山民不算,驴友是谁最先走的?知道的说一声。 2017-5-17 09:02
  • 太行问道 去年走的 若对你的行程多少有点启示 也不枉我码这么多字 2017-5-16 02:24
发表于 2017-5-15 16:39 显示全部帖子
行程   2016年 6月24日 下午六点左右坐5路公交车到火车站。既然是驴友,就按驴友的作风行动,节俭为上,有公交坚决不打的。到了火车站,安检候车,屏幕上显示火车晚点90分钟,晚点很正常,正点才奇怪啊。我们两个到下面吃了点饭,上来,晚点继续到两小时之后。19.34分的火车,你猜猜最后几点发车,三个小时之后,接近23点才发车,也真可以。好在第二天早上到西安还不算迟,六点半。快速 1629次 焦作----西安 硬卧中铺 138.5元
发表于 2017-5-15 16:39 显示全部帖子
6月25日早 出车站 ,穿过城墙来到公交站牌 坐前往西客站的103次公交车,大约20多分钟到西客站。购买西安---眉县的大巴,走高速,票价36.5元 到眉县汽车站,一个半小时左右,早餐后,转眉县---太白县的县际长途到塘口村下车 票价15.5元 大约需两个小时。下车后到塘口村秀才家,购买两大罐气,共80元,坐秀才家的小车10元到村外徒步上山口。时间 中午12.35分。
发表于 2017-5-15 16:40 显示全部帖子
徒步登山线 第一天 6月25日中午12.40塘口村徒步开始【海拔1730】 ----登山点---告示牌---火烧坡---2900营地---松林营地---盆景园营地---盆景园上面树林里扎帐【18.40】六个小时 海拔3100米左右 零星小雨 不影响行走 反而感觉凉爽
  没有相机,自然就没有片片。好在现在网络发达,海量照片网上存着,大家可以随便搜看。我这个人也有点意思,走过的地方也不少了,就是没照过相,刚开始吧,可能是金钱的原因,后来有了数码,有了手机,还是没照相的习惯,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也许我--就是个简单的人,就是喜欢徒步,喜欢那种在山间狂奔的感觉,所谓的风景随便看看也就得了,身体尽兴了也就满足了。户外人常说,除了照片,什么也不要留下,那是说环保的。我呢,除了脚印,照片也没留下。没有什么可惜的,就是喜欢出来玩,有没有照片真的无所谓了。

  没有照片,咱有经历。没图没证据,咱有心路历程,照样可以和大家分享。话说下车来到塘口村,路边第一家,那辆拉风的拖拉机就是名片,不错,见到了大名鼎鼎的程秀才,也看到了深圳穿山甲的真迹---驴友之家,有心和秀才多聊几句,也许是太激动了,不知从何拉起;也许是我太腼腆,不善和人沟通;也许是自觉时间紧迫,任务压头;总之,简单寒暄两句,接上头后,要了两大罐高山气后,就让秀才送我们来到了村外的徒步路口。  

  车上问秀才,今天有从你家进山的吗 秀才说,昨天有,今天就你们两个。我说为啥。秀才说,昨天晚上下了,可能是天不太好吧。路很近,说话间,路口到了,挥手和秀才再见。 怕啥啥到,这不,刚下车,雨就来了,势头似乎还很猛烈,我和小狼赶快找出雨衣穿上 。穿过鳌太的人都知道,穿越能否成功,天气可以说是第一因素,因天气而撤退的人,无论春夏秋冬,为数都不少。刚下车,还没走动一步,老天就来了个下马威,但我们千里而来,绝对不会轻言放弃。开步进山,权当甘霖降温。俗话说的好,困难像弹簧,你弱他就强。当你强大起来,他也就退缩了,不到二十分钟,雨停了。也许是老天考验我们的意志,强者运强,当你义无反顾坚定不移走下去时,老天似乎也愿成全你。一下午天就是这样,半阴不晴,不时来点雾雨,不晒,不热,正适合爬山。

  两年没有重装了,刚开始,也没感觉包太重,一个小时后,速度越来越慢。15.30到了告示牌,高度大概也到了2000米以上,见到了8个下来的当地驴友,他们是从23公里上来的,轻装一天强穿 。热情招呼寒暄,他们问我们那里扎营,我说2900.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松林营地。 其中一个说,啊哦,那还得快些,最少得两个小时。我想按三个小时算,六点半到就行,七点也能接受。只要完成今天的计划就行了,坚决不拼速度。随着海拔的上升,我的脚步也越来越慢,气喘得也越来越粗,站的次数也越来越勤  ,三四十步一停成了新常态 。但我们坚持不长时间休息,这不,水晶梁我们上来了,火烧坡我们也赶过去了,一片很好的草地可以扎营,哪里呢,不知道,也没人问;又一片很好的草地,似乎比刚才经过的还大,还很整洁,更适合扎营。怎么还见不到药棚架 ,时间上算应该到了啊,可能是我们的脚步太慢了吧,我们也没在意,继续蜗牛式的攀升。奥,这一步草甸也不错,也适合扎营,是2900吗,还有许多畸形怪状的松树杉树,什么地方啊,高反了,迷糊了,这不是盆景园吗,对就是,我们来到了盆景园,也叫怪树林的地方,2900过了,松林过了,我们赶到了盆景园,超过了我们今天的计划。药棚架那几根烂木头估计不存在了。是的,第一片草甸是2900,第二片草甸是松林营地。六个小时了,时间来到了18.40 ,扎帐扎帐,今天超额完成了任务。扎帐时又有点小雨,没关系了。人迷糊,天照顾,帐篷边就有几瓶驴友减负扔掉的几瓶水,也不用去取水了。一夜安眠,无事。夜里方便时还看到了月亮,第二天应该不会下雨,踏踏实实睡吧。
发表于 2017-5-15 16:41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天 6月26日 大雾大风  早7.40----晚18.00 十个小时左右  盆景园---楼上楼---西跑马梁---鳌山导航架---药王庙---荞麦梁
   天还不错,真的没下,但雾不小。过了棺材石,就是楼上楼,开始直拔,上到跑马梁,雾更大了,三五米看不见人影,沿途呢也没见到白起庙。这路走的有点意思啊,昨天没看到药棚架,今天也没见到白起庙,茫茫的穿越路上也没赶上先行者,也没等到后来者反穿着。关键时刻,小狼的手机掉了链子,轨迹失灵,雾中脱离了正道。我赶快调出轨迹,继续大雾中摸索探路,等到回到正路上,已是20分钟以后,这是我们第一次迷路。到了鳌山导航架,已是中午12点,我们欣喜异常,几根木架,说明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令我们想不到的是,导航架附近的石头上,竟有几牙西瓜,很新鲜的,感觉刚刚放上去,我吃了一牙,异常凉爽甘甜,好像从冰箱中取出来似的。狼照了几张照片,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啃了几口干粮,算是午餐,然后继续赶路,不成想,一会,又看到了导航架,坏了,我们又迷路了。调出轨迹,确定方位,回到正道,这一折腾又是四五十分钟,这是我们大雾天中的第二次迷路。轨迹啊轨迹,真的很重要,大雾大风,根本辨不清方向,如果没有轨迹,只有我们两个,真的不敢保证能回到正路上,后果不堪设想。

  稍歇一会,喝两口水,暂压一压惊魂,继续赶路。还不错,到药王庙,15.30,和执手老横的时间相当。现在呢,雾风还有,太阳欲出没出,视线比上午好多了,荞麦梁清晰可见。高反呢,对小狼几乎没有影响,我呢,感觉有但影响不大,两人商量后,决定继续。上到梁上后,风又变大了,雾从眼前急速穿过,打在脸上,竟有些生疼,冷啊,鼻涕都出来了。我带有冲锋衣,大约是高反的缘故吧,反应迟钝,也想不起来穿上。到了驴脊背,山脊挡住了风,人好受多了。但新的问题又来了,特别难行,路窄石头多,得打起十二分精神,而这时已是下午五点,我们的体力也到了强弩之末。屋漏偏遇连阴雨,祸不单行,这时我们又走错了一点路,错过了正确的上山口,从乱石滩硬生生爬到了上面的正路,这对我的体力是个极大考验,也对我的自信力来了个小小打击。那个著名的地标物兴奋剂--胸罩,我们也见到了,上面的话好像专门为我而写,姐们加油--哥们挺住---石家庄老道真的累了。是啊,那个乱石一爬,人竟然有点虚脱的感觉。上到梁上,我和小狼说,就地扎帐,尽管山风阵阵,没有水源,不是合适营地,我们还是就地歇了,没办法,真的不想前行一步。可怜的小狼,遇着我了,也是没法,一直都是他在忙碌,背夫伙夫一担挑。

  今天这路走的啊,有点小小郁闷,一日三迷,也够可以了啊。大雾大风吗,高反吗,可以理解,自己宽慰自己道。如果没点阿8精神还真不行。没有完成原定计划,距离水窝子营地还有一个小时的下山路。把第一天赶出的路全部搭进去了啊,没什么,好好休息,明天继续。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5 16:41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三天 6月27日 晴 早7点---- 傍晚18点全天驴行时间约九个半小时  荞麦梁---水窝子营地【早餐补水】---飞机梁--梁一  ---梁二----粱三----松林----2800营地 扎营

   经过一夜的休息,恢复的不错。老天也很配合,及时放晴。我们的心情也想天气一样,郁闷一扫而光,阳光灿烂。收账下山,一个小时左右下到了水窝子营地。这里很幸运地遇到了西安一医院的户外独驴,25岁,很精神,和不放心专门陪他而来的向导,据说也是朋友,这个向导是当地人,多次给冰岩户外带队,有上百次的进山经历,路况烂熟于心。今年清明节鳌山导航架救援六名因雪下撤的六名大学生,就是他带路的。他们从23公里处上山,当天就赶到了水窝子,打算四天鳌太,汤峪或羊皮沟出山。向导也说,导航架那个地方就是特别容易迷路。年轻附和道,若不是朋友陪着,昨天也可能迷路。他们先走,约好2800营地见面。我们洗漱,早餐,补水。9.20随后也开始上山。

  今天我的状态不错,偶尔还能走到小狼前面。飞机梁,梁一 梁二 粱三 无数次的乱石攀爬跳跃,松林穿越,上上下下,有难度,但不大。主要是包大包沉,掌握平衡需要小心。这个方面我好像比小狼有点优势,可能得益于南太行的绝壁攀爬,心理素质好些。到2800营地好像还不能到六点,感觉还不错。这不,又见到了年轻人和他的向导,一问人家三点多就到了营地,真心佩服。晚霞,草地,三色小花,变换的云彩,三天来,就今天精神抖擞,草地上漫步,多少有了点神仙的感觉。扎营休息,一夜无语。
发表于 2017-5-15 16:42 显示全部帖子
第四天 6月28日 晴 早 7.30---- 傍晚 20.00 十二个半小时 强度最大的一天  2800小石河营地---南天门草甸---塔一峰---塔二峰---西塬---九层石海【九重天 塔三峰】---东导航架---凤凰腰--东塬营地
  昨天向导说,今天的强度很大,要早起。五点多点,我们就起来了,煮的是挂面。这次走鳌太,虽高反还有,但基本上不影响吃饭。狼的火旺,早早就端上了碗,我在旁边看的眼馋,草草煮了一会,也香喷喷的吃上了。饭后收账,准备出发,迎接艰苦的挑战。刚想起包,肚子似乎有点不舒服,赶快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又清了清肠。我们走时,他们两人还没起包,考虑到人家是强人,很难走到一块,打了个招呼,就上路了。又是松林穿越,缓坡上行,晨光明媚,透过枝丫的缝隙洒在草地上,心情大好。刚刚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年轻人和向导就赶了上来,看看人家的步伐,快大轻松,如履平地,没有一点高反的感觉,让人很是羡慕,我们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远去。没办法,这是人家的主场。

  穿过松林,越过草甸,开始乱石攀升,坡度大了起来。这时又感觉肚子不舒服,高度怀疑是早上煮的面不熟,吃了两片氟哌酸继续。坏了,新常态又来了,上不动,走个三五十步就的站一站,喘口气。第四天了,可能疲劳期到了,高反,坏肚,几种不好的情况叠加,真的有点走不动了。今天的行程最为艰苦,刚刚开始就出现了现在的状况,给我们的行程蒙上了一层阴影。然开弓没有回头箭,除了咬牙坚持,没有别的选择。本来十点半都应该上到金字塔垭口,我们十一点半才到,整整慢了一个小时,好在以后肚子没在作怪。

  塔一上去下来,塔二上去下来,难度有但还不是很大,九层石海,看到了,荒凉高峻,似乎就在眼前,这时已是下午两点半,胜利似乎也在像我们招手。我和小狼说,别看很近,一个小时能过去就不错了。狼说太悲观了,用不了。我说,山里通透,看着近,其实还很远。果其不然,绕过一个又一个弯,一山放过一山挡,看着到了,就是走不到山根,16.30,两个小时啊,我们才到石海山下。说句实话,这个地方西塬有水,还有草甸,很有诱惑力,真的想卸下包来,就地躺倒。狼说,早着呢,上吧。我呢,也不愿示弱,应道让我垫垫,只要肚里不空,没问题。

  塔三,就是九层石海,也叫九重天。就是我们眼前石头山,巍峨高耸,举手好像能抹着云彩,要上去,需要全程巨石攀爬,净高在五百米以上。要是在南太行,那算个丁丁,然现在是高海拔地区,又是重装,又是下午体力接近透支的时候,难度可想而知。到了现在,还说什么呢,硬着头皮上吧。好在我们这个年龄,体力虽不是最强,意志那是没得说的,爬爬歇歇,蚂蚁啃骨头,两个小时也上到了天上。我说的是真的啊,真有上天的感觉,一层又一层,真有九重天的味道。这里我们对宗教又有了新的感悟,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对天的崇拜大大的有道理。

  九重天的上面,就是东导航架,也就是太白导航架,海拔3500多米,是除了拔仙台外最高点。从理论上说,我们现在已到了太白山的范围。鳌太穿越,已完成了一多半。这个石海呢,若是早上体力充沛的时候,一个半小时就搞定了,我们呢,接近两个小时,也算正常。下面的路,还要穿越松林,除凤凰腰略上一点,大部分是下,要好多了,但由于体力接近极限,还是很累人的,一个半小时的下山路,感觉真的很漫长,似乎没有尽头。有一段时间,我咳嗽的厉害,竟有点绝望的感觉,后悔自己为什么逞强,不在九层石海下面扎帐。好在坚持就是胜利,曙光就在前方,20点,我们经过漫长的超十二小时的跋涉,谢天谢天,东源营地总算到了。我呢,累劈了,狼没办法,又得独自起火煮饭。简单填坑,到头便睡,浑身酸疼,又是一夜。随便说一句,那两个人或许在前面露营,我们没有见面,以后 也没遇上。
发表于 2017-5-15 16:42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五天 6月29日  晴 8.30-----18.00  东塬营地---万仙阵----- 雷公庙---东跑马梁---拔仙台上下----二爷海---三爷海---玉皇池---药王殿---南天门
   老天还真照顾我们,又是一个大晴天。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今天的任务虽不大,但人已到了极度疲劳期,就好像跑马拉松,来到了35公里处,最是煎熬的时候。没走几步,又开始上山,浑身的酸痛劲也没有完全歇过来,大腿发胀,那没什么办法,只能往前走啊,只能采取新常态走法,三五十步一停,喘两口气再上,狼一直在前面带着我,看那步伐,也很艰难。还好天气不错,也没受到穿山甲说的迷魂阵的影响,甚至我都分不清哪个地方是迷魂阵。10.30上到了山顶万仙阵,所谓的万仙阵,就是驴友用石块垒的玛尼堆,虽不高,但比其他地方的都多,规模冲击,第一次见到的话还是有点震撼。这个地方呢,既可以看到昨天的第二高峰太白导航架九层石海那个山顶,也可远眺太白极顶---拔仙台。看山跑死马,如果要上到极顶,还得费一番力气,还有三四个慢坡等着你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是高原,想快也快不了,急不得,那咱就慢慢上呗。到了大爷海和二爷海的三岔口,已是中午一点多,我们决定放弃大爷海,从二爷海直接下山。到了二爷海和拔仙台的三岔口,我在犹豫上不上拔仙台。不上吧,有点遗憾;上去吧,真有点累。最后在狼的鼓动下,还是决定卸下包,空手上去。是啊,来到太白主峰脚下,总不能大爷海拔仙台一个都不拜访吧。仙台之上,道士仙去,建筑略有些荒凉。拔仙台已是第二次上去了,几年不见,还是有点激动,有点忐忑。一步一个台阶,缓缓上升,逐步接近极顶,有点拜访天神的感觉,还是很神圣的,尽管我没有皈依那个宗教。这时我在想,我是那个等待提拔的候补神仙吗。

  我们毕竟是凡人,神仙之地不可久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又来到包前。心愿已了,安心下山吧。二爷海,三爷海,玉皇池,水质清澈,时有溪流相伴,一路下行,尽管路也不是太好,毕竟是下,还是轻松了许多。在玉皇池附近,我们遇到了两个上行的驴友,问了问前面的路程,他们说,五点左右可以到药王殿,那个地方可以扎营,药王殿到南天门还得四五十分钟。不错,穿过一段很长,也很壮观美丽,但对我们也已麻木的太白红杉林,五点我们来到了药王殿。海拔3150米,下降不少。这个地方,补了点水,决定赶到南天门扎营。

  有箭头指示,下山。我们鼓起余勇,开始今天最后的的行程。这一段路呢,时好时坏,时上时下。好像是下呢又不太明显,到了最后感觉一直在上。我和狼说,不对,不像下山路啊,是不是我们在药王庙那个地方走错了,小狼说,应该不错有箭头指示。我说,那你感觉我们现在是在上呢还是在下。狼说,是上。我说,我们现在也走的时间不短了,如果是正路,也应该快到了,你往前走最多十分钟,看看路。一会小狼回来了,说不错,见着南天门的老板了。到了南天门还是有点疑惑,一看标志牌,海拔也是3150米。我的乖乖,走了接近一个小时,竟然没有下降一米。南天门可以住宿,100元,饭菜也很贵,能理解,毕竟是从山下背上了的。扎帐收费30元,和黄山一样。水源还不如药王殿,雨水。又是九个多小时的跋涉,虽比昨天强度小些,还是很累。简单吃了点东西,进帐歇息。大概大清早四五点钟吧,下了一阵雨,不一会就停了,让狼直发感慨,连连说,我们的运气真好真好。写的也不少了,打住,明天继续。
发表于 2017-5-15 16:43 显示全部帖子
第六天 6月30日 阵雨 7点----12.15 南天门---老君庙----三合宫瀑布----铁甲树----黑河林场午餐 坐林场的高价车赶下午两点的班车 厚畛子----周至县城 周至---西安 晚入住 城角快捷酒店
  今天是最后一天,第六天了,也该回去了。路简单,下行复下行,从3150米一直下降到1800左右,随着海拔的快速降低,高反也渐趋于无,我们的精神也像雨后的树木,活泛抖擞。3000米以下的植被也逐渐丰富,太白红衫,松林,红桦林,箭竹渐次映入我们的眼帘。三合宫瀑布还是不错的,顺坡而下,曲曲折折,蛮有味道的,和我们南太行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决绝相比,婉约了许多,和伏牛山的瀑布有点类似。景区开发适度,好些路段保持着原始的状态,潭水清澈,透可鉴人。合抱的大树随处可见,枝干上布满青苔,有一种来自远古的气息。清泉石上流,哗哗作响;人在桥上行,简直可入画。铁甲树,以前看过图片,今天一见,果然粗壮,树荫接近半亩。树种不稀罕,南太行也多见,就是栎树,也称槲树,橡皮树。槲叶满山路中的槲叶,就是这种树的叶子。

  铁甲树到厚畛子正在修路,景区处于半封闭状态。出大门,正直中午饭点时候。黑河林场职工餐厅对外营业,我们要了一荤一素,几瓶啤酒,好好慰劳了自己一下。酒足饭饱,为赶厚畛子到周至县城的班车,我们也奢侈了一回。正如小狼所言,我们的点真正啊,车刚开,雨就下来了,还不小,接近中雨,一个半小时就没停。

  六天的鳌太结束了,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风景虽一般般,但石海茫茫,大气磅博,还是停震撼的,值得一走。所谓经历就是财富,十大徒步线路也不是浪得虚名。谢谢老天的关照,谢谢执手兄,谢谢关心我们两人的各位朋友。远方的风景多多,远方的诱惑多多,路是走不完的,让我们收拾一下心情,开始新的驴途。

  最后交代一句,小狼也就是133--走走看看,照顾我一路的兄弟。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周游.
发表于 2017-5-15 16:44 显示全部帖子



7月1日 西安调整  今天呢,小狼摇身一变,成了游客,兵马俑华清池一日游 。我呢,摇身一变成了睡客,宾馆迷迷糊糊一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