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278

主题

5

今日

尼泊尔

尼泊尔EBC之行------慢

查看:41764 | 回复:43
发表于 2017-5-16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单纯黑 于 2017-5-16 17:34 编辑

                                               一架飞机,二座城市,
                                             起点是亲人,终点是他乡。
                                       穿过城市的小巷,陌生的语言。坑洼的马路尘土飞扬
                               吉普在山路中颠簸跳跃,绕过弯,淌过水,抵达salleri,梦开始的地方!

                                        穿过花丛,我抬头仰望,或跪膝轻抚,满嗅清香

                                       面朝雪山,我盘腿而坐,架炉煮茶,心事一点点洒落
                              我在石头间跳跃,我在山坡上蹒跚,我逆风而行,沙土平地卷起,无处可躲,
                              我往高处攀爬,气如哮喘,目标那么近,那么远,暗生恨意,心有厌倦!
                             我登上顶端,举目四望,雪山巍然屹立,冰河洁白如浆,瞬间,我泪如雨下。
                    我在突兀的冰川和岩石的混合物中穿梭,只为寻找传说中的湖泊,从一到六,历尽艰辛,                                         却所阅平常,返程的路格外漫长。                                        有一条线路,如同一个悄然渗入血液的情人,走着让你爱恨交织,离开让你牵肠挂肚。这就是EBC。
   
      那天和几个户外的朋友在小彬民谣清吧喝茶,小彬抛出一个话题:“什么样的生活才算幸福”,我的回答是“幸福就是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我想要的样子就是用最有限的资源让自己行走在路上,无论有多辛苦和孤独”。


      春节在中国人心里就似乎应该是红火的,繁忙的,热情的,可这种红火繁忙又似乎总与我格格不入,我拒绝随流,一个人在家守着一份清静,开始密谋远行。
     当我在8264看到一个关于EBC约伴召集帖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走出国门,奔向这片神往的雪地。帖子上面摆明约女伴一名,无向导无背夫不坐小飞机,这三个条件对于我无疑都是致命的挑逗。没出半月便决定加入。开始着手准备机票,签证,边防证,每天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结果拉练方式不对,二月,伤了,整个右腿僵硬无法抬起。受伤对于我来讲,已经家常便饭,通常针灸几次也就好了,结果到了三月初日渐严重,这才引起我的重视。进入医院各种检查,于是乎,腰椎间盘突出,滑膜炎,髋关节积液,一浪高过一浪,直接将我推到病床上,一躺就是半个月。计划是4月3号的飞机,我3月22日出院后,依旧是全躺的生活,直到出发前,我甚至都可以确认我的髋关节还是痛的,我的屁股也还没好。可我不敢和任何人说,我一旦说了,以我老公的个性,我断然是走不了的。
      4月3日,我怀着史无前例的忐忑,照原计划出发了。心里做好了几种撤退的准备。4日,到达加德满都,由于不懂英语,凡涉及语言方面,一切都有同伴代劳。出了机场,苏哥介绍给我的朋友小李哥早已等候多时,上了车直奔我们预定的酒店,5日清晨,领队和他的搭档也来到酒店,六人全部到齐,饭后去旅游局办理TIMS卡,兑换尼币,大家有说有笑,一切似乎都很完美。6日,谈好的包车略晚来到我们的酒店,上包出发,车特别小,第三排也仅能让我这样的小个子勉强坐下,四名男士中挑了一个相对最瘦的也坐在第三排。他脚无法伸直,坐着特别难受,后来只好脱鞋侧身平放,经过一路颠簸,11个小时后,到达我们的进山口-----Salleri.

  徒步EBC通常的做法都是从加都坐小飞机坐到LUKLA ,既是起点也是终点,Salleri离LUKLA大约48公里的样子。出发前,领队对出发点的地名一直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告诉我,所以我手机里少了这段的轨迹。基于对自己身体的担忧,也曾在微信群非常诚恳的提出,在进入LUKLA之前配合我的速度。余下的路程,如果我能跟上就跟,跟不上我坐小飞机撤退或者我独自行走。

    徒步第一天,用一张映山红作为开始,
4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5-16 16:12 显示全部帖子
EBC 0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鲜花喻意着美好。

4月7日7:15分,我们出发。Salleri的清晨半透半明,
EBC 0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如果EBC之旅是场梦,Salleri就是我梦的开始,带着初入异国的不安,拖着大病未愈的身体,一群陌生的同伴,我背上包,走在最后一个,我暗暗对自己说,别怕,至少我还有一种力量叫勇气。


发表于 2017-5-16 16:32 显示全部帖子
初见尼泊尔让我很意外,加都国际机场规模之小,设施之简陋让我无法相信这居然是一个国家的首都机场。别说我大中国北京,估计就是任何一个省级以下的城市机场都比它气派。 psb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机场出口立着一个半跪的铜像,用几种文字写着欢迎。以示尼泊尔人的热忱。驱车到达泰米尔区后,城市的道路建设更是让我无法相信,二车道的主道,窄窄的小巷,坑坑洼洼的路面,风一吹,尘土飞扬。晚上走到号称世界文化遗产的杜巴广场闲逛,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地震后的烂砖碎瓦都没有清理。几个小贩就在台阶上做起了小菜生意。这国家心真大啊!简直就是拿肉不当粮食。尼泊尔主要信奉印度教,寺庙似乎也不那么讲究,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广场中间,街边,小到几个平方,奇形怪状的样子。本地人似乎都很悠闲,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马路边三五一围喝茶,屋檐下一个人随意一坐,太阳一晒一下午,摆出一付任你世人忙碌与我何干的姿态!








发表于 2017-5-16 16:42 显示全部帖子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从Salleri出发,途经LUKLA,Namche,到达Kyangjuma是一条长长的胳膊,从这里开始分叉,往右逆时针方向,途经Pangboche.Dingboche.lobuche.Gokyo.Machecmo.回到Kyangjuma形成一个手掌形状。手掌的三条主线就是我们所说的三条沟,Dingboche到Chukhung就是第一条沟的延伸,lobuche到EBC第二条沟的延伸,Gokyo到六湖第三条沟的延伸。这三条沟的延伸线形成三个张开的手指。手指到手掌常规上都是往返线,当然也有其他直切的选择,代价是翻过一个5600米的垭口,所以做出这种选择的人极少。

       4月7日,吃过早餐,六个人相继出发,好象没人手上有相关的轨迹。从出旅馆门起,一直就是逢人就问“excuse me,LUKLA?”.一路都能得到肯定的回答,要么指路,要么就是“YES”。在一个分路口,我带着二个已走到正确的路上,远远看到领队已走到相反的方向,我大声的叫他回来,他也很清楚的回了我“知道了”可就是不见他返回,我们三个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于是接着走,走到Phaplu机场后,苦等他们三个人不来,便打了其中一个人的电话,告知位置,半个小时后才看到他们三个人一点点靠近,六个人再次碰头后,领队张嘴就怪我们没有在关键的叉道口等,我心里只觉得好笑,明明是他自以为是,以为找到了一条捷径不肯返回,事后却怪我们不等,哥们,你属猪八戒的吧?
从机场开始的前几公里,在当地人眼里,应该算马路吧,在我看来就是机耕路,还挺宽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偶有汽车开过扬起尘土一片。行走在这样的路上,会让我找不到摆脱城市的感觉。路迹清晰,人流不断,虽然没有轨迹在手,却很安心。直到我们跨过一座铁桥后,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才真正有进入山里的感觉。天空蔚蓝,树林葱郁,满山的映山红开得正红,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它的繁茂,它的高大,让我这个见惯此花的江南人都惊叹不已。除了映山红,还有一种小花遍地都是,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民居的小院,路边的土坡,溪边的石丛都是它绽放的样子。鲜花总能给人一种力量,让观者愉悦。加上一直缓坡,有上有下,一路走得很轻松,六个人前后照应,拉开不到10米。走到接近10公里处,进入进山后第二个村庄---Salung。村庄总共就七八户人家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条长长的往上的石板路二边筑着半高的石墙,石板上粒状的矿物质在阳光暴晒下闪闪发光。看不到的尽头让人产生无限遐想,转个弯就是宝藏。一个弯,二个弯,三个弯,呵呵,我没找到宝藏,石板路似乎也没有尽头。一直往上升。最开始的平路和下坡我还觉得一切正常,可爬了几个坡以后,右腿虽然没有痛感,可明显吃不上劲,速度急剧下降,和另外一个同伴涛落在了最后。其他四伴的身影一点点在我们面前消失了。每次户外,我很少有落在队尾的时候,心里有些着急,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就安心和涛在后面慢慢走,我慢了,他等我,他慢了,我等他。再次见到他们四个,差不多已是二小时以后。这也是我在户外生活中,从来不曾出现过的,我以往的队伍中,无论多少队友,人员间隔都会保持在安全的可视范围,这样的二个小时看不到人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碰到,心里便有些预感,我和这个队伍走不长久。


真的是躺得太久的缘故,肌肉完全无力,关节之间都需要磨合。第一天走到14公里的时候,我已感觉有些疲惫,可我却不能停下,那四个同伴再次把我们远远的甩到了身后,我和涛只能不停的走。这时每隔二公里便有一个村庄,我多希望前面的同伴能停下来随意找个旅馆住下。走到18公里,我已明显感觉脚都肿了。真的好累!这个时候村庄也看不到,同伴也没看到,只有涛一直和我一前一后的陪着。走到下午三点,差不多20公里处,终于看到了村庄。好不容易移到旅馆前面,听到同伴就在第二家旅馆前面问我“小黑,还走吗?”听到问话,我都想哭了。放下包,闻到身上汗味好重,想去洗个澡,可脚实在太累,一动不想动,跑到房间换了衣服就着旅馆外面的水龙头把换下来的衣服糊弄了一下就晒起来了。弄完差不多就吃饭了。晚餐尼泊尔套餐(一两饭,一点不知道啥玩意做的糊糊,一点青菜,一碗豆子汤),如果吃不饱随便加。350尼币。以我的能力能吃完已算成功,加就算了。吃完饭,六个人就在餐厅煮茶喝,闲聊各自的户外生活,在这几个大神中,我算资历最浅的,自然是只有听的份。也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户外约伴,领队突然就做了一个总结性的发言,户外约伴都是不靠谱的,尽管我心里有100个案例想证明户外约伴也是可以靠谱的,可我终是没有说出来。生生的咽了回去。

     茶喝到八点多,各人也困了,回到房间躺下。没想到进山后的第一个旅馆居然是不提供被子的,虽然攻略上也有提过,毕竟是低海拔地区就开始不提供被子有点意外。拿出睡袋,用包吊了一个小时的腿,感觉轻松多了。于是躺在床上和同房的姐姐聊天。或许大家都有预感,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分散的话题,我再次非常明确的告诉她,等到了卢卡拉,如果我依旧状态不好,我会选择一个人走或者坐飞机返回加都,绝不牵累队伍。她告诉我,她会选择和一个能力强的人走。 这话让我很受打击。也许是因为喝了茶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姐姐的话受到了伤害,这是我户外四年来,第一次因为能力问题被人如此嫌弃,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我一夜没睡,熬到五点,我起床洗脸刷牙,六点不到,六个人相继下楼到餐厅吃早餐。
      4月8日,徒步第二天,早上6:15分,队伍再次出发,我最后一个上包,拿出手机,打开GPS,打开户外助手,打开运动轨迹,系了一下鞋带, 再抬头同伴已在我20米开外。出了旅馆是个下坡路,二个马队对面经过,我站一边让路,等马队走完,再抬头,同伴影子都看不到了。我一个人追了一个小时才在一个桥前追到,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自认为我下坡速度很快,每公里也就13分钟左右。等看到他们,我问那个姐姐到桥多久了,她说也就差不多五分钟。我真的无语,这哪是徒步,分明是在跑步,何苦!趁他们还在照像,我和涛走在最前面,依旧是一个二公里的下坡,在下坡走完之前,他们也没有能追上我们,在路上,我问涛,如果队伍分开,他是跟我走还是跟领队走。涛说,跟我走。听到他肯定的回答,我心安定了,以我的能力和装备,以涛走过多国的阅历,我们搭档走完全程绝非难事。
     走完二公里的下坡后,我们再次要面对一个500米拉升的上坡。毫无意外,没出一会,我和涛再次被四人甩得远远的,完全没有半点想等一下的意思。几个小时以后,我们翻完第一个垭口,本以为会看到他们,结果他们没在那里等,并且前面还有一个最高的垭口在等着我们。这时,我和涛心里都明白,我们二个已经被抛弃了。连再见都没有说。虽然早有分开的思想准备,可被抛弃提前到如此突然,心里像扎了一根刺,碰到就会痛。痛归痛,冷静后细想,这样也好,他们丢掉了包袱,我们获得了自由,我们再也不用疲于奔命。我坐在那个垭口突然再想起领队那句总结性发言“网上约伴都不靠
谱”。哥们,你是对的。
发表于 2017-5-16 16:5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单纯黑 于 2017-5-17 17:47 编辑

2017年四月,多事之夏,我走完EBC回来,坐在电脑前安逸的码字。户外传来一个又一个的噩耗,先是洛克线的荆茜茜,再是台湾情侣女友命断喜马拉雅,瑞士机器ueli  steck在努子峰的坠落。和众多驴友依旧在鳌太生死线上挣扎,在等待搜救。据官方报导,已有三人将生命永远留在了那里。逝者已去,愿灵魂安息!纵观爱户外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城市人。 久居城市的人,习惯行色匆匆,习惯面无表情,高冷,耍酷。我们把心裹了一层又一层,我们害怕受伤,却总是无意中用冷漠伤到他人,我们害怕受骗,又总是被自己骗到。多少次午夜梦回,我们突然发现,这生活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渴望绽放笑容,我们体内还有热情,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出口,放下伪装,展示真实的内心。城市,我们一边赖以生存一边想要逃离。户外就是一个出口,户外也是一种逃离。城市越大,病得越重。不惧艰难,不惧风雨,用身体的苦楚换成灵魂暂时的释放,生得幸福,死得其所!
      走进尼泊尔,走进山林,随着一天天的深入,你会一点点对这个地方产生好感。自然景观自不必多说,能吸引到众多国家徒步者蜂拥而来,肯定有它的美妙之处。

一.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二.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保护一片空白,吃灰是家常便饭。EBC的住宿费用,以双人间个人摊销为标准。最低100卢比,最高250卢比(合人民币7元到16元不等),取决于旅馆的设施好坏,也取决于海拔高低。吃饭,3000米以下,每餐350到400卢比不等(兑换率1:15.8)3000到4000米,每餐500到700卢比不等。4000米以上,700到900卢比不等。1升瓶装奶茶(milk tea)从下往上,350卢比到600卢比不等。1升瓶装热水(hot water)100卢比到360卢比,1升装矿泉水加都15卢比,3000米的Namthe100卢比,Lobuche以上全部300卢比。可是他们有一件软设施,我管这种设施叫人性。随处可见便于放包休息的石凳, 三.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四.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4小时流淌的山泉水,
五.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六.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村庄家家门前随意可坐的桌椅。
七.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八.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还有随时听到的问好“namaste”。

4月8日,我和涛开始了二个人的旅程。涛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在出发前,他几乎不在群里说话,虽然加了微信也留了电话号码,在昆明机场会合之前基本无交流。 在同时被队友抛弃后,我发现我们二个性格上有种神奇的契合,不计较,随性,行进速度也差不多,一碰上坡都慢。这下好了,谁也不嫌弃谁。装备上也互补,他没有炉头套锅,我有,我带的数码机,他带的单反机。我下了详细的轨迹,他下了全观的地图。我英语很烂,他下了翻译软件。一切,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安排。
    从昨晚入住的nunthale开始,每隔三四公里便会有一个村庄,前面时间段为了追队友,我们几乎没有停留过,当我们意识到我们已追不上队伍后便不再追,再路过村庄时,我们总会放下包,拿出炉具烧壶开水或者煮锅咖啡,喝完再出发。这种把徒步当成散步的感觉还真的挺好。路上的风景一成不变,依旧是盛开的鲜花,高大的树木和爬不完的坡。这样的吊索桥我们走过一座又一座,
九.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人在上升时如果你远远的能看到这样的白塔,
十.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说明你离最高处已经很近了。在喜马拉雅山区的人民大多信奉的是藏佛,所以能看到白塔和风中扬着的经幡。当然,看到白塔并不能代表接下来会有下坡,可能前面还有无数的上坡,事实也确实如此。8日是我们翻过最多坡的一天,海拔累计拉升1493米。涛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的状态。
十一.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呵呵!!直到下午三点多,我们终于是翻完了所有的坡,站在最高处能看到对面蓝色的村庄。
那是一段让人幸福的平地。高处自有高处的好,手机有信号,我们二个坐在那里各给家人打了一个电话以示平安。从我们打电话的地方走到对面的puiya村庄需要绕很大一个弯,看着近,结果硬是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到。直接就在第一家旅馆住下。虽然同样的走了11小时,同样的走了19公里,可完全没有第一天那样的疲惫。这可能就是那句老话,心态决定一切!




发表于 2017-5-16 17:11 显示全部帖子
进入尼泊尔,无论是加都还是三大徒步线上,进入旅馆都是零押金,在退房之前都是零支付,每个房间都单独有一页纸记帐,吃了什么喝了什么一一记上,什么时候退房了,交上钥匙,多少钱报个总数,如果是团队,由一人收了钱,一起交给柜台。然后离去。这在我国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是一个充满信任的国度。

    从puiya到Lukla已不到8公里的距离,Lukla对于我们来讲并不是一个必去的地方,走完五公里会到达Surke村庄,村庄前面一公里处有叉道,往右到卢卡拉,往左20公里直达Namche。所以到了这里再问路就不能再说卢卡拉了,要问南池Namche。其实也无需问路,有地图在手,打开GPS定位后,各种路线都一目了然,问路只是给自己多添一份安全感而已,并且一路上关键路口都会有路牌或者石头上做标记提示。大红点表示通过,大叉叉表示禁行。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家超级起床困难户的我,到了山里,习惯了五点多醒来, 然后起床洗脸刷牙,六点不到吃早餐,基本上每天六点半就已经出发了。山里的清晨,空气新鲜,天空通透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雪山也时不时的在某个山的夹缝中露个小脸。和我们一起早起的还有勤劳的人民和牛群。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不是一个常规线,徒步的人并不多,偶尔才会看到一二个背夫背着沉重的包裹。
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起初看到这二个,我还很诧异他们的背负能力,后来见得多了,才感觉这还真不算什么。我真的猜不到他们能负重的极限是多少。我们经常在一些户外贴子中谈到人最高能背负的重量应该是自己体重的多少多少分之一,看到他们,我初步预测,这应该已超过了他们的体重。在路上,我无论是碰到背夫还是赶着牛群的人,我都会迅速的闪在路边避让。他们超负荷的付出理应得到尊重!

   今天徒步第三天,依旧找不到爬山的感觉,好象就是在走街串巷,我们从这个村走到那个村,房顶从蓝色变成绿色,条件好的村石板铺得严实密封,条件差的村泥巴路上的石头稀稀拉拉。走不了几步,鞋上裤管上积起一层的灰。还有一些村庄远离徒步线,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背对高山,面向悬崖,看着就吓人。 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一条明显的可以进进出出的路。我和涛都想知道,他们多久才会出山一次?
     和昨天相比,今天累计海拔拉升不多,也就800多米,二个人的团队具有最大限度的自由。累了就坐,渴了也坐,每到中午,只要遇上水龙头便放下包,拿出炉子煮点水或者牛奶喝。一坐一小时。谁也不急,想拍照了,拿出相机拍个够。拍完了慢慢收进包里,一切都成了慢节奏。这在我的户外生涯里也是破天荒第一次。经过一个村庄,看到一老太太坐石头上梳头,
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觉得很喜欢,上前得到同意后,给她拍了一张照,老太太瘪嘴笑得挺开心(结果被我拍成哭脸),二个小孩子在院门里咯咯咯的笑,我拿出糖一人发了一粒,打开门想让他们出来拍照,结果小男孩拿了糖跑得飞快躲了起来。女孩子也随后跟着哥哥躲了起来。他妈妈站在围墙上笑翻了。我和涛也被感染,笑了一路。
     第一次看到吊索桥是在电影《绝命海拔》
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还以为只是代表性的有几座,等走进山里才知道,这种桥隔几公里便会有一座,铁质的,长长的,走在上面有点晃。人桥产生的共振很消耗体能,每次一口气走完一座桥还挺累。这个桥下村庄我喜欢,真正的依山傍水,风水宝地。
      下午四点多,我们在benkar住下,行程19公里,全无累的感觉。在进Namche之前,好象无论我们住哪家店,我们都是店内唯一的客人。并且店内都没有男主人,我和涛猜想,是不是都是女人守店,男人在外做背夫或者向导谋生去了。好象又是三天没洗澡了,太阳暴晒下,汗出了一身又一身,本想掏钱洗个澡,
benkar的老板娘超好,我做了一个洗澡动作,然后问"how  much".她回答我“NO money”当下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老板娘好归好,做饭的手艺真不敢恭维,晚上的蛋炒饭差点没把我咸死。我和涛实在咽不下去,煮了一锅苏伯汤都未能洗淡点。在尼泊尔有一种愧疚叫剩饭,我花了钱,得到一盘超咸的饭没吃完,还得一个劲的跟老板娘说sorry,用翻译软件解释了半天吃不下的原因。这要在国内“老板娘,过来,这饭太咸,重炒“呵呵,在外不比在家,该低调就得低调。一想到粮食还不知道是从哪里背进来了,今天被我浪费了,也确实有罪。
      老板娘家是太阳能热水器,涛先洗,洗完告诉我,水好热,超舒服。让我满心期待,结果我进去后,就热了五分钟,刚把头发冲干净,把身上涂满淋浴露时,水一下就变成冷水了。我在门里大声呼叫,涛却告诉我,老板娘出去了,得,咬紧牙关洗了一个冷水澡。得亏我身体好,洗了一个冷水澡,喷嚏都没打一个。不然如果感冒了,再进入高海拔就是找屎。
     洗完衣服,回到客厅和老板娘沟通第二天的早餐,菜单上一色的英文也不知道吃什么,尼泊尔套餐我是不想吃了,徒步才开始,天天吃这个会吐的,我给了她一个面的单词,聪明的老板娘给了我一个手擀的动作,yes沟通成功。
     4月10日,徒步第四天,今天目标到达namche,离这不到八公里,
namche海拔3200米,是进入高海拔的一个坎。所以一般走EBC的人都会在这里休整一天适应海拔。8公里对于这样的山路,海拔累计上升也就是800米,这应该是很休闲的一天,一切都不急,这天我们七天才起床,慢慢收拾完衣服,吃过老板娘的手擀面,这次味道真心不错,我们吃了个碗朝天,老板娘看了也开心,这天出发时已是7:40。
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旅馆前面的梨花桃花开得正好,我们踏着梨花香上路,又是差不多的桥,
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桥下差不多的溪水半绿半白。 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路依然是那样的路,下脚稍重,都能扑自己一脸的灰。再往前走3.5公里就是著名的khumblapeak双桥。
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倒是EBC路上的唯一。传说是为了纪念一个人,至于纪念谁,我问了度娘,度娘也说不知道。我是带着我们株洲羽毛球女子群的姐妹们满满的牵挂出的门,所以此次我随身带着我们的旗子,感觉姐妹们就站在我身边一样,不好意思,旗子太小,还一不小心拍照时拿倒了。放在胸口代表我心在,倒没倒不重要了。
    今天行程也确实很休闲,中午12点就到了namche, 到了
namche后,风景明显有了变化。那雪山近到触手可及,四面都是。namche是EBC的一个最大的户外市场,各种户外装备应有尽有,包括假货。刚进入市场,我便听到有人叫涛,我抬起头,便看到那四个原队友坐在一个餐馆前面闲坐等待中饭。在见到他们之前,我也曾想像过,也许我们在路上还会有见面的一天,原想还可能会有一些久别重逢的喜悦,可真正再见已成陌路,连聊天的欲望都没有。领队顺口邀请我们共进午餐,涛也就随口应了一下,我看他那样勉强,急急说了一句,先别说吃饭的事,找到旅馆住下再来。嘴贱又随口问了一句,你们住哪?领队说,告诉你,你也不知道,那脸上二个大写的“嫌弃”,哥们,南方人说话你也别全信,我只是问问而已,不会真来。等走了老远,我问涛,久别重逢什么感觉?涛说,“尴尬”,这二字,用绝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6 17:29 显示全部帖子
以往重装穿越,只要是在40斤以下,我都不会太在意一二斤的区别,该带的带齐之后还会考虑一些意外情况用上的东西。可这次特殊情况,出国前在装备上想了又想,到了加都又经过反复斟酌,又拣了那件大羽绒服和一条软壳裤出来,把吃的东西除了营养棒和葡萄干外,其他牛奶,苏伯汤,脱水蔬菜,咖啡全部减半留在了加都。从吃到穿到用,已到了精减得不能再减的地步。全部衣服就是二套速干,一套单冲锋,一件套头抓绒衣,一件双11用45元买的超薄羽绒服,二双610,一双660羊毛袜。胆子够大的,现在回想,我没在EBC零下10度的地方冻死真是奇迹。等走到namche时,咖啡和牛奶都不多了,找到旅馆后,我和涛二个开始逛市场,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把市场翻了一个遍才找到六条咖啡和一包奶粉,又买了一罐气,下午四五点,我们爬到市场较高的地方,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拍到日照金山什么的,结果在那又碰到一队登珠峰的中国登山队,有个小姑娘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居然是已经登过顶的,并且是这次的领队,肃然起敬!小姑娘邀请我们去他们的旅馆噌晚饭,我一时嘴快说吃过了,匆忙拜拜!等了好一阵儿,也没看到金山的痕迹。请一个外国友人给我和涛拍了张合照后就回旅馆吃晚饭。在我们身后稍高的是lobuche峰,矮的是kongde峰。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尼泊尔几大徒步线中,传说还有一个成文的规定,在某个旅馆往下就必须在那个旅馆吃饭,否则房费提高几倍,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所以一路无论我饿不饿,我都会在所住的旅馆吃晚饭和早饭。来到餐厅,和老板单词加比画弄了半天才点完餐,老板一进去,引起几个女生一阵大笑,这笑声是否与我点餐有关我不确定,但是让我很反感。(后话:返程到namche的时候,涛问我是否住原来的旅馆,我立马否决了).
      4月11日,徒步第五天,从namche开始往上走,全部旅馆房间已不提供免费充电,轻风送我的太阳能充电器开始派上用场,出门时用根绳子挂在包后,边走边充。即将进入高海拔,尽量保持睡眠充足,早上推迟到六点起来,弄好包,6:20下到餐厅,因为早餐内容和时间都是昨天晚上就预定过的,所以不用等太长时间就可以吃到,6:40正式出发。哎,出门就翻一个笔陡的坡。还好,坡不太长,然后就切到一条土路上。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土路就像系在山上的一根腰带,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半在明一半在暗,绕了一圈又一圈。看上去是平路,其实是缓坡。海拔升于无形。走起来气喘如牛。走完腰带,突然杀进一个林子,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感觉舒服,植被一多,呼吸瞬间顺畅。出了namche,欧美友人就多得数不胜数了,更有一些文艺人士背着吉他,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随时路上一靠,弹唱几曲,这心态,我喜欢!
      我们就走到了一个只有石头的路上,加上暴晒真是又乏又困,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路中间安了一个水龙头,真是惊喜,立马把包一丢,对着风口,架起锅子就煮起咖啡来。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结果咖啡煮好,我没喝上几口全分给过路的外国友人了。呵呵,然后又煮了一锅放了葡萄糖粉的牛奶这才作罢。在高原上,没有任何东西比一杯热奶更让人舒服,喝完,立马满血复活,重新上路。
     中午一点多,我们到达Debuche村庄。入口最高处有一排石塔。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石塔下面有几幢房子挺气派,象宗庙的样子。每个房子前都有一个高高的白塔,飘荡着经幡。站在石塔前,四周雪山已是一览无余,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能够近距离同时看到这么多的雪山还是生平第一次。心情自是无比激动。在春节期间,苏哥也曾走过EBC,从卢卡拉出发第三天就因感冒高反遗憾返回了,按路线估计,他应该也是走到了这里,今天我踏上他未走完的路,第一个电话便打给了他,可惜信号一直不好,接通就断了。这里海拔已是3778米,时间还早,我们并没有在此住下,继续往前走,本以为到了这个海拔将再也看不到树木,没想到出了这个村庄后没多久,依然能看到一片高大的树林,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不过也是最后一片树林了。林子的尽头是一条溪水。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相对来讲,算最湍急的,如果遇上好的摄影师,都能拍出瀑布的大骗。涛太实诚。拍出来的只是溪水。跨过溪水后,我们沿着山坡的山腰继续行进。EBC路面虽然有坑有灰,可一直很安全。刚上山腰却来了一段有点意思的断层,
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也就是二三步路,倒也不难。从山腰下去进入山谷,面对无穷无尽的石头。直到抵达pangboshe村庄,行程14公里,累计爬升1124米,从3500米拉升到4006米,4000米对于平原人,那就是真正的高原了。我总是喜欢住村庄的第一家,从衣着来看,老板娘是藏族的人,我双手合十,问候了一句扎西德勒,拿了钥匙倒头就睡。晚饭点了一份MOMO(饺子)。直到吃完,我也没吃出来里面包的是什么。吃完接着睡,

      4月12日,徒步第六天。走第一条沟上lsland peak bc(岛峰大本营)和
chukhung  ri都会选择在chukhung住下,特别象我们重装出行的人就可以第二天轻装上这二个地方。这二个观景台都是往返线。考虑到海拔越高,攀升越费时间,我和涛七点出发,路上是真无聊啊,上午10多到达Dingboche,村口有个岗亭,一个哥们出来一通的呱呱呱,我和涛听起是一头雾水,我还以为是查门票,赶紧拿出来给他们看,结果人家给我一个单词,咨询。呵呵,懂了,我打开手机地图,指着chukhung 对他说,to here,他告诉我,four hour.这次我听懂了,进了一个旅馆花300卢布买了一瓶矿泉水继续出发。从Dingboche到chukhun只有短短的四公里,本以为今天绝对是个非常轻松的行程, 可就是这四公里,温水煮青蛙式的差点没把我累死在那山谷里,整个山谷都是乱石头。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直在3900到4600之间挣扎,二上一下跟那心电图似的。加上河谷里的风,吹得脑袋象上了紧箍咒,一阵阵的痛。下午二点,终于移到了第一家旅馆,涛也累得够呛,还在后面慢慢挪。我进到餐厅找到服务生做一个睡觉的动作,他示意OK,我问多少钱,然后就在一个人还是二个人的问题上那男孩有点蒙,迟迟不拿钥匙给我,从来没在外国发过火的我立马提高了分贝。这时涛正好进来了,我朝男孩指了一下涛,那男孩才明白,然后带我们上楼,我是脱了鞋,连身上的灰都没拍一下就睡下了。半小时后,感觉好多了,重新回到餐厅和泰国妹妹聊了一会天,她们三个已完成第一条沟,今天在这里吃点东西后下撤到Dingboche住下。明天去EBC。

     C
hukhung旅馆风景真心不错,都不用出门,窗帘拉开,外面cho oyu(卓奥友峰)完整清晰,那叫一个漂亮。我充电宝里面电量已不足,到旅馆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太阳通充电器放外面晒,一边盯它,一边看雪山的动静,我一直想拥有一张完美的日照金山图,可似乎总是无法实现,下午四点多,天空已是雾茫茫一片,太阳泡都看不到了。为了安心睡会儿,我把太阳能充电器拿进房间,一看数学吓一跳,没想到从早上出发充到四点,20000毫安的充电宝居然充满了,果然给力,这下我用电无忧了!
     今天晚饭,尼泊尔套餐,味道是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吃到最后几口我差点没吐。晚饭后,我和涛商议,明天赌一把日出,四点起床上
Chukhung RI(观景台)。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头开始轻微的痛,还伴有咳嗽。晚上10点,我依旧不能入睡,被逼无奈,我起来用水袋里面的水煮了半锅牛奶喝了,这才慢慢睡去!
     高原,我们进来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 otto1979 在Chukhung你看到的是ama dablam主峰及两翼。。。。。。。。卓奥友你要在去gokyo路上才能看到。。。。。。。。 2017-5-18 10:31
发表于 2017-5-17 16:23 显示全部帖子
能分享下你们的路线轨迹吗?谢谢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7 17:26 显示全部帖子
没准在不在 发表于 2017-5-17 16:23
能分享下你们的路线轨迹吗?谢谢

加我的微信,15386208119
发表于 2017-5-17 17:44 显示全部帖子
进入高原,难免就会有高原反应。高反就像一个隐形杀手,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跳出来,也不知道会带给你什么样的伤害。一觉醒来,一切都在改变。嘴角长了一个结子,连位置都和去年贡嘎一样,这一路上吃的各种维生素算是白吃了。依旧溃疡;几个手指都有了肿块。昨天在河谷让风一吹,生冻疮了。最关键是从起床起,就开始干咳,身上进了冷风,咳。说话说急了,咳,喝水一口气没出顺,更咳,平常在家感冒到发烧的程度,我都拒绝吃药。到了高原,便开始怕死,明知道不是感冒,明知道这就是因为缺氧引起的喉咙干燥,还是毫不犹豫的拿出感冒药,消炎药,高原药一顿乱吃。涛也开始头疼,我也让他吃了止痛片和高原安。
        4月13日,徒步第7天,凌晨四点,我们背了一升热咖啡和一些干粮走出房间,院子上了锁,翻过围墙爬了出去。朝chukhung Ri出发。天上明月当空,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星星廖廖,寂静无风。我们一前一后,低声交流,打了头灯还是看不太清楚路。结果走偏了,绕了一个圈才切到正路,
       有一种高反是人都会有,那就是呼吸困难。哪怕就是蹲下身系个鞋带,都喘成什么样。爬坡就更难了。涛和我本就属于爬坡特慢的人,到了这个海拔就更慢了,走一步吐一口气。白菜送我的那个土匪帽,几年没用过,这次派上大用场了。戴在头上,脑袋脖子都暖和,不然嘴巴里呼出来的冷空气再吸进肺里,会引起更严重的咳嗽 。并且体温最容易流失的地方就是脑袋和脖子。整个山坡就我们二个人。头灯的光射出老远,将黑夜撕开二个长长的口。差不多六点,天慢慢放亮,几次回头,发现我们还没走远。抬起头,看到雪山冷峻的脸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边慢慢的有了一丝丝的红。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们所站位置太低,看不到太阳升起的过程,能看到的只是太阳映到雪山上的光。这也是我想要的。从雪山上现一点点红开始,我和涛便停了下来,洁白的雪山被太阳唤醒,朝霞先红了山尖一点点往下,象妈妈的手,给心爱的孩子披上红红的斗蓬。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那蓬尾拖得老长,飘在云里,落在山里。唯一欠缺的是斗蓬颜色太淡,并不是传说中的血红。到底是我运气不够还是大师们放在网上的大骗P得太狠?等到斗蓬完全褪去,雪山重现冷峻,我们才收起相机,继续往山顶奋斗。沉重的呼吸是我们破不开的瓶颈,除了慢,我们别无他法。我几次回头,涛都是一样的姿势。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相隔几米,我们都能听到彼此气喘吁吁的声音。无论你喘还是不喘,卓奥友峰都在身后,不扶不帮,无论你慢还是快,卓奥友峰冷眼旁观,不催不喜。五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爬到山脊,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满满一排的玛尼堆。在攻略上来看,这个观景台是看洛子峰最好的位置,我站在坡顶四周一望,雪山多得辣眼睛,至今没搞清究竟哪个是洛子峰。有一面的雪山下是灰色的泥土,远远的有一个冰封的小湖。像一杯不知谁遗落的牛奶。另外一面雪山下端是黑色的碎石,像经历过无数次火烧后的焦黑。有一种美叫苍凉!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挥舞手臂,我仰天大叫,表达我胜利后的喜悦。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妄图将手指置于雪山之上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宣布我的主权。正当我们二个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来了二个帅哥,几乎没做任何停留,往右边的坡上直奔而去,我们才知道观景台的最高处不在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玩也玩够了,拍也拍够了,继续上,先是一段不到100米的宽宽的山脊。然后接下来的路就非常有意思了。这也是我从进山以来第一次找到了爬山的感觉。堆积如山的片石,或薄或厚,黝黑黝黑。路消失了,突然变成只有方向。走这样的路让我很兴奋, 我把登山杖挽在手上,直接手脚并用,一段段往上爬,注意力高度集中以后,高反反而减轻很多。也不用一步一喘了。差不多又花了快一个小时后,我已能看到飘扬的经幡,海拔已到5600米。这时我前面二个石头高度差有点大,我一个猛噔,人是上去了,用力过猛,一口气没转得过,我脑袋一晕,差点吐了。吓得我在那里足足站了二分钟,等呼吸完全平复了才继续走。那二个先上来的外国人已从顶端往下撤。等我走完最后一米,坐在这个挂着经幡的玛尼堆前的时候,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真的想骂人。谁这么变态,把观景台设在这里,屁大个地方,也就仅能容四个人站着,最关键是风景和玛尼堆那并无二样。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非把人累得够呛。当然,我更变态,非要死要活的爬上来。等到涛也上来后,我发现一个惊喜,手机有信号。赶紧的发了一个朋友圈得瑟一下。结果一激动,把出发点的海拔4600米写成3600米了,六个小时从3600米爬到5636米,那我是神,就不是渣渣了。可怜的涛, 我朋友圈发完,他那烂水果也没能找到一丝丝信号。奢侈品关键时候也不靠谱。

       虽然说观景台离我想像的样子相差十万八千里,可辛苦背上来的咖啡还是不能浪费。喝完咖啡,涛让我给他在经幡前照相,我从地上爬起来,身体直往二边晃,那晕的,跟喝醉酒似的。没过一会儿,又上来了二个人,地方太小,前客让后客,我们开始下撤。上山前风平浪静,下山时起风了,吹得地上的沙子乌亚乌亚的,我看着下面如赶集一般正在往上走的人群,你们辛苦了!出发前,涛扬言弄完观景台回来吃早餐,结果回到旅馆,已是中餐时间,一个来回6公里的行程花费了我们七个小时,让我们对自己高海拔的行进速度有了一个了解,也让我们对后来的行程变得谨慎。
       吃了中饭,觉得身子沉重,回房间躺了一会儿。二点多,起来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挂在外面晒。然后和涛去探了一下明天去岛峰大本营的路,顺便到周边走了一下。眼见天又起雾,身上觉得有点冷,便返回旅馆。收回衣服进了房间。衣服的下摆挂了一串冰,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没舍得敲下来,就让它挂那儿慢慢化成水一滴滴的往下滴。
       4月14日,徒步第八天。今天行程安排,轻装上岛峰大本营,轨迹上看离旅馆也就5公里。从4600米拉到5034米。虽然线路是长点,但是比昨天的
chukhung Ri轻松多了,没有急剧拉升,路面也较宽。走完三公里后,问题来了。这时山坡上出现一个分叉,一个往上,一个往下,轨迹上的路是往下,可往下的路是通向一个小小的湖,湖边有一个小小的房子,怎么看也不像大本营。远远看,到了那个房子后路就断了。我和涛把地图和路网再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岛峰大本营是往上,翻过一个坡以后再往左再沿着一个山峰的脚边绕到大本营。从比例尺来看,大概还有五公里。可见这条轨迹的旧主并没有到过大本营。等我听到运动轨迹报出7公里时,果然就看到了一片黄色的帐篷区。前几个帐篷好象都没人,帐篷前面摆了一张长桌几个折叠椅。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趁着没人,赶紧坐上去翘起二郎腿拍张照装逼。走到中段,几个夏尔巴人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我是单词加肢体和他们闲聊起来。帐篷后面有个坡,涛说上去看看。我看到坡就晕,没跟,便一个人去了。我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吃东西,倒了一杯热奶,晒着太阳,这种慵懒的感觉还挺好。等涛回来,他告诉我,坡下面是个冰湖。于是我也一个人上了那个坡,换涛在帐篷外和夏尔巴人聊天。其实坡不长,最多20米。可在5000米以上,一个20米的急坡都能让我喘半天。所以一开始我是拒绝的。等到爬完看到眼前的景色,我莫名哭了。
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二座我不知名的雪峰并肩而立,一座如高昂的头,一座如挺拔的脊梁。雪峰下是万年雪崩后雪和岩石混合形成的冰川。冰川下一条狭长的湖泊被冰封存,洁白如浆。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任凭眼泪往下淌。眼泪中有感动,有不舍。
    从坡上下来,涛和夏尔巴人聊得火热。一个不懂英语,一个不懂中文,也不知道他们聊些什么?进山越久越发现,懂不懂英语好象并不重要。我们有人类丰富的肢体语言,只要你富于想像,一切都没问题。从夏尔巴人手势中,我们了解了一下登岛峰的基本路线,然后就想去看看,既然来了就多走走绝不错过。我们沿着湖边继续行进。

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转过一道弯后,看到的又是另外一座雪峰,
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以为那左边最高处就是岛峰,还自以为是的揣测上顶的线路。山峰下浮现的是冰川。涛说一直有个愿望,想用手触摸一下冰川。我一看下坡的路有点陡不敢去,涛一个人去了,看着那个绿点彻底消失于我的视线后,我后悔了。户外最忌讳一个人走,这里风声鹤戾。一旦有什么事情,呼救我都不可能听到。我坐立不安,一个人走来走去,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冰川位置依旧看不到那个小绿点出现。我几次试图下去找他,那个下坡确实陡,加上下去后路挺宽,我又担心二个人错过了。只好作罢,安心呆上面等候涛的出现。心里想,如果二个小时再不出来,我就回到大本营求救。结果一个半小时后,那个绿点终于出现了。我才把心放回去。我问涛摸到冰川了吗,他说没有,冰裂缝太大,过不去。
     在返回大本营的路上,看到一列人马往左边的山坡上行进。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一看路网,这里果然有一条路是通向岛峰的。这队人马应该是去二号大本营休整,准备当晚开始登顶的人。我们相隔几十米,依旧能听到他们沉重的呼吸声音,原来大神也和我们无异,高原爬坡也是气喘如牛。哈哈,得意。这时我们才知道在岛峰一号大本营是看不到岛峰的。必须翻过上二号营地的那个山坡才能看到。看不到就看不到吧,能力所限,也没遗憾。
     原计划是今天走完岛峰大本营后下撤。这个旅馆的饭菜实在太难吃了。我每天都为吃发愁,为剩粮食内疚。这里每天一到下午三点就起雾。气温下降,我们 回到旅馆已是下午四点,涛头痛得厉害,回到旅馆晚饭都不想吃直接躺下了。看来只能再忍受一晚,等到五点半,我一个人到餐厅去应付晚饭。猛的听到有人说中文,非常惊喜,原来是四个中国摄友结伴走三大垭口,四个人请了三个背夫一个向导。大多是摄影器材。关键那几个人都还懂英语,难得,我正好今天太阳能充电器没带出去,充电宝电量已不多,请他和老板沟通一下多少钱能把我充电宝充满电,结果他沟通回来报的价格差点把我吓出高反,1500卢布,我的乖乖,合人民币94块。算了吧!


     从第一条沟到第二条沟,路线有二个选择,一,返回到Dingboche经过Lobuche到达Gorak shep全程17公里。最高海拔5164米,有下降有上升,比较平缓。二,直接从chukhung出发,翻过一个5600米的pokalde垭口到达Lobuche,然后到达Gorak shep,全程12公里。海拔拉升多,风景和风险同存。我想挑战一下5600米的pokalde垭口,涛想走相对安全的第一条线,于是约定看明天天气决定。
     4月14日,徒步第九天。 昨天chukhung雪下了一夜。六点醒来掀开窗帘,地上雪有寸厚,雾气沉沉。出于安全考虑,我主动放弃挑战pokalde垭口的想法。七点,我们吃过早餐走出大门,碰上正在门口拍雪景的中国摄友,就随意聊了几句,就在这一聊之间,外面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随着太阳的光照,雾迅速的在散去,雪山一点点显露出来。


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雾隔在雪山和雪地之间,恍若二个世界,
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雪山若隐若现,似幻似真,如悬浮在空中。雪地清晰洁白,二白相互衬托,世界一片空灵。门口的人不下10个,有人在拍照,有人在惊叹,有人在呼叫同伴。人群的流动,人声的嘈杂,
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相对于这个寂静的世界而言,都是微乎其微,一切一切都成了静物被定格在那里。
      谢谢你!
chukhung,谢谢你用这种方式为我们送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相信只要我看到听到哪里下了一夜的雪,我定会想起曾经有一个叫chukhung的村庄,它的雪景如此美丽!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来测测你的户外知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