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087

主题

76

今日

珍爱生命远离鳌太――亲历5.1鳌太穿越

查看:6367 | 回复:11
发表于 2017-5-17 23:14 显示全部帖子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过的人提到最多的,不是穿越者面前坎坷的道路,也不是自己的体能,而是鳌太最难以把握,变幻莫测的天气。我们的队伍,正是在经历了和风轻扬后,面对雨雪狂风接踵而至的过程中,无比艰难地完成了全线穿越之旅。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活着回来了。逝去的3位驴友,我们不知道他(她)们的名字,但知道他(她)们的名字和灵魂,都已永远地融进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里。

     4月 29日,鳌太第1天,风轻云淡,正好赶路。完成宝鸡—塘口村(1750m)—火烧坡—2900营地的行程。
    早上9:10,火车正点到达宝鸡站,队员们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拍下了出征前的靓影。 从左至右分别是队员简单、青海青、微弱、过客、四姑娘、杏雨、水上浮萍、老英、也许。随后包车,颠簸近3个小时,于中午1:10来到塘口村,正式踏上鳌太之旅的征程。
    这天的行程是一路上坡,很多坡道几近70度。沿路植被茂密,脚下不是树根就是乱石。我身背五十多斤的重装很感吃力。在树林间的小道上一路跋涉,海拨不断升高。队员们相互鼓励,不时地坐下来喘口气,喝口水。终于在晚上8点前赶到了2900营地。扎营并晚饭后,哥几个戴着头灯,围坐在一起,吃着四姑娘带的酱牛肉,猜着拳喝着酒,仰望头顶夜空形如镰刀的弯月,呼吸着泥土清香,虽觉很累,但心里的那个美是无以言表的。

    4月30日,鳌太第2天,冰川遗迹,风雪相迎。完成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150m)---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m)---药王洞(3361m)---荞麦岭前垭口(3500m)行程。
早上6点多起床,不对,应该是起帐,然后烧水、吃饭,补满水袋。将近9点的时候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海拔3150米的盆景园,这儿的树不高,弯弯曲曲的好像尝尽了人间冷暖,苍凉而倔强的喘息着。
在快到达白起庙附近时遇到了两位空手从对面过来的驴友,其中一个面色苍白,问过知道是湖北来的由于胃疼准备下撤。危难之时伸把手,将自己带的奥美拉挫、黄连素分些给他们,告诉用法和用量,继续前行来到传说中的白起庙,那是一个在高地用石头垒的一个小圈(音juan),停下脚步追忆古人,默默向英雄致敬。从此地抬眼看,不远处就是导航架。在一堆乱石中跳跃攀爬,开始领略了第四季冰川带来的震撼。说心里话,知道鳌太穿越不好走,但真没想过会是几乎是没有路的,没完没了的攀爬,再攀爬,虽不是太高,但十分费力。
过了导航架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依在天然石堆里堆砌了一个佛龛的药王庙。药王庙前,杏雨的右脚崴了一下,经过杏雨的不停活动和药王庙前的祷告,脚没肿,而且慢慢好起来了,难道真的有灵验这一说?过了药王庙往前走,再往前走,远远地看到有人在前方垭口高处扎营,红红绿绿的帐篷非常显眼,就像路标一样。到近前才看到,他们营地的旁边是铺满白雪的缓坡。不仅疑问,记得各种攻略里没有说能在这扎营的啊?此地也没有水源,怎么可以能扎营呢?再仔细一看,原来已是荞麦岭下。他们由于人困马乏,在天黑之前赶不到水窝子营地,只好在此地扎营。
此时已近傍晚,我们有的队员主张抓紧赶路,但天气已变,刮起了风,上风处的黑云已经压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走了。队员的目光都投向了领队杏雨,我说出了自己就地扎营的想法,领队考虑团队的安全,同意了。经过杏雨和也许的努力,找到了一处水窝子作为营地,虽然地下全是水,但避风,我们的帐篷、防潮垫都是防水防潮的,眼前的这点水没多大问题。扎好营后杏雨找到了一处水源,是活水,泛着草黄色。吃过饭,烧好一壶茶,哥几个就着牛肉干喝起了老酒。雨雪渐渐地飘了起来,也许和简单回了帐篷。我和杏雨披着雨衣继续喝着酒聊着天。我问杏雨,人家在山顶扎营地势平坦,我们为什么在这水窝子里扎营时,杏雨说,第一山顶风大,第二如果有雷雨,在光秃秃的山顶就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哦,原来如此,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又学到了新的东西。风雪中,不知不觉我和杏雨喝的有点高了,面对鳌太,禁不住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现在想,那应该是狼嚎才对,哈哈!

     5月1日,鳌太第3天,乱石纵横,始尝险路。完成荞麦岭—水窝子营地(3100m)—飞机梁(3481m)---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行程。
    昨晚睡的很舒服,早上5:30天刚蒙蒙亮就起帐了。杏雨说收拾东西不吃早饭了,趁着天好体力充沛抓紧过了荞麦岭,到水窝子营地补水和吃饭。接下来一直就是向上,再向上。一路向上,路况大变,乱石纵横,处处隐藏着危险。在荞麦岭稍事休息后,开始下穿乱石坡,明显是无路可循,只能在巨石堆中蹦来跳去,我的膝盖隐隐作痛,强忍着继续前进。到达水窝子营地吃饭补水,我建议在此休整一天,但大家都不同意。杏雨说明天再休整,明天有雨。就在我们讨论前进还是休整的时候,看到有人要从水窝子营地下撤,我跑上前去问有气罐吗?你们要下撤,气罐也没用了,把剩下的卖给我,驴友爽快的同意了。一大两小100块,说实话真有点贵了,但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绝对超值,鳌太线上的物资,其价值不能用平地的价格去衡量。虽然我们带的**挥玫模晃颐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过的人提到最多的,不是穿越者面前坎坷的道路,也不是自己的体能,而是鳌太最难以把握,变幻莫测的天气。我们的队伍,正是在经历了和风轻扬后,面对雨雪狂风接踵而至的过程中,无比艰难地完成了全线穿越之旅。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活着回来了。逝去的3位驴友,我们不知道他(她)们的名字,但知道他(她)们的名字和灵魂,都已永远地融进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里。

     4月 29日,鳌太第1天,风轻云淡,正好赶路。完成宝鸡—塘口村(1750m)—火烧坡—2900营地的行程。
    早上9:10,火车正点到达宝鸡站,队员们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拍下了出征前的靓影。 从左至右分别是队员简单、青海青、微弱、过客、四姑娘、杏雨、水上浮萍、老英、也许。随后包车,颠簸近3个小时,于中午1:10来到塘口村,正式踏上鳌太之旅的征程。
    这天的行程是一路上坡,很多坡道几近70度。沿路植被茂密,脚下不是树根就是乱石。我身背五十多斤的重装很感吃力。在树林间的小道上一路跋涉,海拨不断升高。队员们相互鼓励,不时地坐下来喘口气,喝口水。终于在晚上8点前赶到了2900营地。扎营并晚饭后,哥几个戴着头灯,围坐在一起,吃着四姑娘带的酱牛肉,猜着拳喝着酒,仰望头顶夜空形如镰刀的弯月,呼吸着泥土清香,虽觉很累,但心里的那个美是无以言表的。

    4月30日,鳌太第2天,冰川遗迹,风雪相迎。完成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150m)---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m)---药王洞(3361m)---荞麦岭前垭口(3500m)行程。
早上6点多起床,不对,应该是起帐,然后烧水、吃饭,补满水袋。将近9点的时候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海拔3150米的盆景园,这儿的树不高,弯弯曲曲的好像尝尽了人间冷暖,苍凉而倔强的喘息着。
在快到达白起庙附近时遇到了两位空手从对面过来的驴友,其中一个面色苍白,问过知道是湖北来的由于胃疼准备下撤。危难之时伸把手,将自己带的奥美拉挫、黄连素分些给他们,告诉用法和用量,继续前行来到传说中的白起庙,那是一个在高地用石头垒的一个小圈(音juan),停下脚步追忆古人,默默向英雄致敬。从此地抬眼看,不远处就是导航架。在一堆乱石中跳跃攀爬,开始领略了第四季冰川带来的震撼。说心里话,知道鳌太穿越不好走,但真没想过会是几乎是没有路的,没完没了的攀爬,再攀爬,虽不是太高,但十分费力。
过了导航架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依在天然石堆里堆砌了一个佛龛的药王庙。药王庙前,杏雨的右脚崴了一下,经过杏雨的不停活动和药王庙前的祷告,脚没肿,而且慢慢好起来了,难道真的有灵验这一说?过了药王庙往前走,再往前走,远远地看到有人在前方垭口高处扎营,红红绿绿的帐篷非常显眼,就像路标一样。到近前才看到,他们营地的旁边是铺满白雪的缓坡。不仅疑问,记得各种攻略里没有说能在这扎营的啊?此地也没有水源,怎么可以能扎营呢?再仔细一看,原来已是荞麦岭下。他们由于人困马乏,在天黑之前赶不到水窝子营地,只好在此地扎营。
此时已近傍晚,我们有的队员主张抓紧赶路,但天气已变,刮起了风,上风处的黑云已经压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走了。队员的目光都投向了领队杏雨,我说出了自己就地扎营的想法,领队考虑团队的安全,同意了。经过杏雨和也许的努力,找到了一处水窝子作为营地,虽然地下全是水,但避风,我们的帐篷、防潮垫都是防水防潮的,眼前的这点水没多大问题。扎好营后杏雨找到了一处水源,是活水,泛着草黄色。吃过饭,烧好一壶茶,哥几个就着牛肉干喝起了老酒。雨雪渐渐地飘了起来,也许和简单回了帐篷。我和杏雨披着雨衣继续喝着酒聊着天。我问杏雨,人家在山顶扎营地势平坦,我们为什么在这水窝子里扎营时,杏雨说,第一山顶风大,第二如果有雷雨,在光秃秃的山顶就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哦,原来如此,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又学到了新的东西。风雪中,不知不觉我和杏雨喝的有点高了,面对鳌太,禁不住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现在想,那应该是狼嚎才对,哈哈!

     5月1日,鳌太第3天,乱石纵横,始尝险路。完成荞麦岭—水窝子营地(3100m)—飞机梁(3481m)---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行程。
    昨晚睡的很舒服,早上5:30天刚蒙蒙亮就起帐了。杏雨说收拾东西不吃早饭了,趁着天好体力充沛抓紧过了荞麦岭,到水窝子营地补水和吃饭。接下来一直就是向上,再向上。一路向上,路况大变,乱石纵横,处处隐藏着危险。在荞麦岭稍事休息后,开始下穿乱石坡,明显是无路可循,只能在巨石堆中蹦来跳去,我的膝盖隐隐作痛,强忍着继续前进。到达水窝子营地吃饭补水,我建议在此休整一天,但大家都不同意。杏雨说明天再休整,明天有雨。就在我们讨论前进还是休整的时候,看到有人要从水窝子营地下撤,我跑上前去问有气罐吗?你们要下撤,气罐也没用了,把剩下的卖给我,驴友爽快的同意了。一大两小100块,说实话真有点贵了,但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绝对超值,鳌太线上的物资,其价值不能用平地的价格去衡量。虽然我们带的**挥玫模晃颐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过的人提到最多的,不是穿越者面前坎坷的道路,也不是自己的体能,而是鳌太最难以把握,变幻莫测的天气。我们的队伍,正是在经历了和风轻扬后,面对雨雪狂风接踵而至的过程中,无比艰难地完成了全线穿越之旅。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活着回来了。逝去的3位驴友,我们不知道他(她)们的名字,但知道他(她)们的名字和灵魂,都已永远地融进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里。

     4月 29日,鳌太第1天,风轻云淡,正好赶路。完成宝鸡—塘口村(1750m)—火烧坡—2900营地的行程。
    早上9:10,火车正点到达宝鸡站,队员们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拍下了出征前的靓影。 从左至右分别是队员简单、青海青、微弱、过客、四姑娘、杏雨、水上浮萍、老英、也许。随后包车,颠簸近3个小时,于中午1:10来到塘口村,正式踏上鳌太之旅的征程。
    这天的行程是一路上坡,很多坡道几近70度。沿路植被茂密,脚下不是树根就是乱石。我身背五十多斤的重装很感吃力。在树林间的小道上一路跋涉,海拨不断升高。队员们相互鼓励,不时地坐下来喘口气,喝口水。终于在晚上8点前赶到了2900营地。扎营并晚饭后,哥几个戴着头灯,围坐在一起,吃着四姑娘带的酱牛肉,猜着拳喝着酒,仰望头顶夜空形如镰刀的弯月,呼吸着泥土清香,虽觉很累,但心里的那个美是无以言表的。

    4月30日,鳌太第2天,冰川遗迹,风雪相迎。完成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150m)---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m)---药王洞(3361m)---荞麦岭前垭口(3500m)行程。
早上6点多起床,不对,应该是起帐,然后烧水、吃饭,补满水袋。将近9点的时候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海拔3150米的盆景园,这儿的树不高,弯弯曲曲的好像尝尽了人间冷暖,苍凉而倔强的喘息着。
在快到达白起庙附近时遇到了两位空手从对面过来的驴友,其中一个面色苍白,问过知道是湖北来的由于胃疼准备下撤。危难之时伸把手,将自己带的奥美拉挫、黄连素分些给他们,告诉用法和用量,继续前行来到传说中的白起庙,那是一个在高地用石头垒的一个小圈(音juan),停下脚步追忆古人,默默向英雄致敬。从此地抬眼看,不远处就是导航架。在一堆乱石中跳跃攀爬,开始领略了第四季冰川带来的震撼。说心里话,知道鳌太穿越不好走,但真没想过会是几乎是没有路的,没完没了的攀爬,再攀爬,虽不是太高,但十分费力。
过了导航架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依在天然石堆里堆砌了一个佛龛的药王庙。药王庙前,杏雨的右脚崴了一下,经过杏雨的不停活动和药王庙前的祷告,脚没肿,而且慢慢好起来了,难道真的有灵验这一说?过了药王庙往前走,再往前走,远远地看到有人在前方垭口高处扎营,红红绿绿的帐篷非常显眼,就像路标一样。到近前才看到,他们营地的旁边是铺满白雪的缓坡。不仅疑问,记得各种攻略里没有说能在这扎营的啊?此地也没有水源,怎么可以能扎营呢?再仔细一看,原来已是荞麦岭下。他们由于人困马乏,在天黑之前赶不到水窝子营地,只好在此地扎营。
此时已近傍晚,我们有的队员主张抓紧赶路,但天气已变,刮起了风,上风处的黑云已经压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走了。队员的目光都投向了领队杏雨,我说出了自己就地扎营的想法,领队考虑团队的安全,同意了。经过杏雨和也许的努力,找到了一处水窝子作为营地,虽然地下全是水,但避风,我们的帐篷、防潮垫都是防水防潮的,眼前的这点水没多大问题。扎好营后杏雨找到了一处水源,是活水,泛着草黄色。吃过饭,烧好一壶茶,哥几个就着牛肉干喝起了老酒。雨雪渐渐地飘了起来,也许和简单回了帐篷。我和杏雨披着雨衣继续喝着酒聊着天。我问杏雨,人家在山顶扎营地势平坦,我们为什么在这水窝子里扎营时,杏雨说,第一山顶风大,第二如果有雷雨,在光秃秃的山顶就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哦,原来如此,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又学到了新的东西。风雪中,不知不觉我和杏雨喝的有点高了,面对鳌太,禁不住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现在想,那应该是狼嚎才对,哈哈!

     5月1日,鳌太第3天,乱石纵横,始尝险路。完成荞麦岭—水窝子营地(3100m)—飞机梁(3481m)---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行程。
    昨晚睡的很舒服,早上5:30天刚蒙蒙亮就起帐了。杏雨说收拾东西不吃早饭了,趁着天好体力充沛抓紧过了荞麦岭,到水窝子营地补水和吃饭。接下来一直就是向上,再向上。一路向上,路况大变,乱石纵横,处处隐藏着危险。在荞麦岭稍事休息后,开始下穿乱石坡,明显是无路可循,只能在巨石堆中蹦来跳去,我的膝盖隐隐作痛,强忍着继续前进。到达水窝子营地吃饭补水,我建议在此休整一天,但大家都不同意。杏雨说明天再休整,明天有雨。就在我们讨论前进还是休整的时候,看到有人要从水窝子营地下撤,我跑上前去问有气罐吗?你们要下撤,气罐也没用了,把剩下的卖给我,驴友爽快的同意了。一大两小100块,说实话真有点贵了,但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绝对超值,鳌太线上的物资,其价值不能用平地的价格去衡量。虽然我们带的**挥玫模晃颐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过的人提到最多的,不是穿越者面前坎坷的道路,也不是自己的体能,而是鳌太最难以把握,变幻莫测的天气。我们的队伍,正是在经历了和风轻扬后,面对雨雪狂风接踵而至的过程中,无比艰难地完成了全线穿越之旅。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活着回来了。逝去的3位驴友,我们不知道他(她)们的名字,但知道他(她)们的名字和灵魂,都已永远地融进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里。

     4月 29日,鳌太第1天,风轻云淡,正好赶路。完成宝鸡—塘口村(1750m)—火烧坡—2900营地的行程。
    早上9:10,火车正点到达宝鸡站,队员们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拍下了出征前的靓影。 从左至右分别是队员简单、青海青、微弱、过客、四姑娘、杏雨、水上浮萍、老英、也许。随后包车,颠簸近3个小时,于中午1:10来到塘口村,正式踏上鳌太之旅的征程。
    这天的行程是一路上坡,很多坡道几近70度。沿路植被茂密,脚下不是树根就是乱石。我身背五十多斤的重装很感吃力。在树林间的小道上一路跋涉,海拨不断升高。队员们相互鼓励,不时地坐下来喘口气,喝口水。终于在晚上8点前赶到了2900营地。扎营并晚饭后,哥几个戴着头灯,围坐在一起,吃着四姑娘带的酱牛肉,猜着拳喝着酒,仰望头顶夜空形如镰刀的弯月,呼吸着泥土清香,虽觉很累,但心里的那个美是无以言表的。

    4月30日,鳌太第2天,冰川遗迹,风雪相迎。完成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150m)---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m)---药王洞(3361m)---荞麦岭前垭口(3500m)行程。
早上6点多起床,不对,应该是起帐,然后烧水、吃饭,补满水袋。将近9点的时候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海拔3150米的盆景园,这儿的树不高,弯弯曲曲的好像尝尽了人间冷暖,苍凉而倔强的喘息着。
在快到达白起庙附近时遇到了两位空手从对面过来的驴友,其中一个面色苍白,问过知道是湖北来的由于胃疼准备下撤。危难之时伸把手,将自己带的奥美拉挫、黄连素分些给他们,告诉用法和用量,继续前行来到传说中的白起庙,那是一个在高地用石头垒的一个小圈(音juan),停下脚步追忆古人,默默向英雄致敬。从此地抬眼看,不远处就是导航架。在一堆乱石中跳跃攀爬,开始领略了第四季冰川带来的震撼。说心里话,知道鳌太穿越不好走,但真没想过会是几乎是没有路的,没完没了的攀爬,再攀爬,虽不是太高,但十分费力。
过了导航架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依在天然石堆里堆砌了一个佛龛的药王庙。药王庙前,杏雨的右脚崴了一下,经过杏雨的不停活动和药王庙前的祷告,脚没肿,而且慢慢好起来了,难道真的有灵验这一说?过了药王庙往前走,再往前走,远远地看到有人在前方垭口高处扎营,红红绿绿的帐篷非常显眼,就像路标一样。到近前才看到,他们营地的旁边是铺满白雪的缓坡。不仅疑问,记得各种攻略里没有说能在这扎营的啊?此地也没有水源,怎么可以能扎营呢?再仔细一看,原来已是荞麦岭下。他们由于人困马乏,在天黑之前赶不到水窝子营地,只好在此地扎营。
此时已近傍晚,我们有的队员主张抓紧赶路,但天气已变,刮起了风,上风处的黑云已经压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走了。队员的目光都投向了领队杏雨,我说出了自己就地扎营的想法,领队考虑团队的安全,同意了。经过杏雨和也许的努力,找到了一处水窝子作为营地,虽然地下全是水,但避风,我们的帐篷、防潮垫都是防水防潮的,眼前的这点水没多大问题。扎好营后杏雨找到了一处水源,是活水,泛着草黄色。吃过饭,烧好一壶茶,哥几个就着牛肉干喝起了老酒。雨雪渐渐地飘了起来,也许和简单回了帐篷。我和杏雨披着雨衣继续喝着酒聊着天。我问杏雨,人家在山顶扎营地势平坦,我们为什么在这水窝子里扎营时,杏雨说,第一山顶风大,第二如果有雷雨,在光秃秃的山顶就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哦,原来如此,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又学到了新的东西。风雪中,不知不觉我和杏雨喝的有点高了,面对鳌太,禁不住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现在想,那应该是狼嚎才对,哈哈!

     5月1日,鳌太第3天,乱石纵横,始尝险路。完成荞麦岭—水窝子营地(3100m)—飞机梁(3481m)---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行程。
    昨晚睡的很舒服,早上5:30天刚蒙蒙亮就起帐了。杏雨说收拾东西不吃早饭了,趁着天好体力充沛抓紧过了荞麦岭,到水窝子营地补水和吃饭。接下来一直就是向上,再向上。一路向上,路况大变,乱石纵横,处处隐藏着危险。在荞麦岭稍事休息后,开始下穿乱石坡,明显是无路可循,只能在巨石堆中蹦来跳去,我的膝盖隐隐作痛,强忍着继续前进。到达水窝子营地吃饭补水,我建议在此休整一天,但大家都不同意。杏雨说明天再休整,明天有雨。就在我们讨论前进还是休整的时候,看到有人要从水窝子营地下撤,我跑上前去问有气罐吗?你们要下撤,气罐也没用了,把剩下的卖给我,驴友爽快的同意了。一大两小100块,说实话真有点贵了,但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绝对超值,鳌太线上的物资,其价值不能用平地的价格去衡量。虽然我们带的**挥玫模晃颐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冰雨
5人点评 收起
  • 键盘侠 珍惜生命,远离强驴。。。。。弱驴能被强驴拖瘸拖残拖死。 远离体弱的驴和魁梧高大的驴。。。。。。体弱的驴能拖累死你,魁梧的驴你束手无策帮不上他。 2017-5-21 16:10
  • 青海过客 算了,发个链接吧,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https://buluo.qq.com/mobile/detail.html?_bid=128&_wv=1027&bid=10651&pid=3480152-1495025320&from=share_copylink 2017-5-21 14:18
  • 青海过客 还是发不了? 2017-5-21 14:13
  • 青海过客 什么也发不了,什么意思 2017-5-17 23:25
  • 青海过客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 ... 2017-5-17 23:15
发表于 2017-5-17 23:15 显示全部帖子
青海过客 发表于 2017-5-17 23:14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过的人提到最多的,不是穿越者面前坎坷的道路,也不是自己的体能,而是鳌太最难以把握,变幻莫测的天气。我们的队伍,正是在经历了和风轻扬后,面对雨雪狂风接踵而至的过程中,无比艰难地完成了全线穿越之旅。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活着回来了。逝去的3位驴友,我们不知道他(她)们的名字,但知道他(她)们的名字和灵魂,都已永远地融进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里。

     4月 29日,鳌太第1天,风轻云淡,正好赶路。完成宝鸡—塘口村(1750m)—火烧坡—2900营地的行程。
    早上9:10,火车正点到达宝鸡站,队员们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拍下了出征前的靓影。 从左至右分别是队员简单、青海青、微弱、过客、四姑娘、杏雨、水上浮萍、老英、也许。随后包车,颠簸近3个小时,于中午1:10来到塘口村,正式踏上鳌太之旅的征程。
    这天的行程是一路上坡,很多坡道几近70度。沿路植被茂密,脚下不是树根就是乱石。我身背五十多斤的重装很感吃力。在树林间的小道上一路跋涉,海拨不断升高。队员们相互鼓励,不时地坐下来喘口气,喝口水。终于在晚上8点前赶到了2900营地。扎营并晚饭后,哥几个戴着头灯,围坐在一起,吃着四姑娘带的酱牛肉,猜着拳喝着酒,仰望头顶夜空形如镰刀的弯月,呼吸着泥土清香,虽觉很累,但心里的那个美是无以言表的。

    4月30日,鳌太第2天,冰川遗迹,风雪相迎。完成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150m)---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m)---药王洞(3361m)---荞麦岭前垭口(3500m)行程。
早上6点多起床,不对,应该是起帐,然后烧水、吃饭,补满水袋。将近9点的时候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海拔3150米的盆景园,这儿的树不高,弯弯曲曲的好像尝尽了人间冷暖,苍凉而倔强的喘息着。
在快到达白起庙附近时遇到了两位空手从对面过来的驴友,其中一个面色苍白,问过知道是湖北来的由于胃疼准备下撤。危难之时伸把手,将自己带的奥美拉挫、黄连素分些给他们,告诉用法和用量,继续前行来到传说中的白起庙,那是一个在高地用石头垒的一个小圈(音juan),停下脚步追忆古人,默默向英雄致敬。从此地抬眼看,不远处就是导航架。在一堆乱石中跳跃攀爬,开始领略了第四季冰川带来的震撼。说心里话,知道鳌太穿越不好走,但真没想过会是几乎是没有路的,没完没了的攀爬,再攀爬,虽不是太高,但十分费力。
过了导航架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依在天然石堆里堆砌了一个佛龛的药王庙。药王庙前,杏雨的右脚崴了一下,经过杏雨的不停活动和药王庙前的祷告,脚没肿,而且慢慢好起来了,难道真的有灵验这一说?过了药王庙往前走,再往前走,远远地看到有人在前方垭口高处扎营,红红绿绿的帐篷非常显眼,就像路标一样。到近前才看到,他们营地的旁边是铺满白雪的缓坡。不仅疑问,记得各种攻略里没有说能在这扎营的啊?此地也没有水源,怎么可以能扎营呢?再仔细一看,原来已是荞麦岭下。他们由于人困马乏,在天黑之前赶不到水窝子营地,只好在此地扎营。
此时已近傍晚,我们有的队员主张抓紧赶路,但天气已变,刮起了风,上风处的黑云已经压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走了。队员的目光都投向了领队杏雨,我说出了自己就地扎营的想法,领队考虑团队的安全,同意了。经过杏雨和也许的努力,找到了一处水窝子作为营地,虽然地下全是水,但避风,我们的帐篷、防潮垫都是防水防潮的,眼前的这点水没多大问题。扎好营后杏雨找到了一处水源,是活水,泛着草黄色。吃过饭,烧好一壶茶,哥几个就着牛肉干喝起了老酒。雨雪渐渐地飘了起来,也许和简单回了帐篷。我和杏雨披着雨衣继续喝着酒聊着天。我问杏雨,人家在山顶扎营地势平坦,我们为什么在这水窝子里扎营时,杏雨说,第一山顶风大,第二如果有雷雨,在光秃秃的山顶就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哦,原来如此,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又学到了新的东西。风雪中,不知不觉我和杏雨喝的有点高了,面对鳌太,禁不住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现在想,那应该是狼嚎才对,哈哈!

     5月1日,鳌太第3天,乱石纵横,始尝险路。完成荞麦岭—水窝子营地(3100m)—飞机梁(3481m)---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行程。
    昨晚睡的很舒服,早上5:30天刚蒙蒙亮就起帐了。杏雨说收拾东西不吃早饭了,趁着天好体力充沛抓紧过了荞麦岭,到水窝子营地补水和吃饭。接下来一直就是向上,再向上。一路向上,路况大变,乱石纵横,处处隐藏着危险。在荞麦岭稍事休息后,开始下穿乱石坡,明显是无路可循,只能在巨石堆中蹦来跳去,我的膝盖隐隐作痛,强忍着继续前进。到达水窝子营地吃饭补水,我建议在此休整一天,但大家都不同意。杏雨说明天再休整,明天有雨。就在我们讨论前进还是休整的时候,看到有人要从水窝子营地下撤,我跑上前去问有气罐吗?你们要下撤,气罐也没用了,把剩下的卖给我,驴友爽快的同意了。一大两小100块,说实话真有点贵了,但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绝对超值,鳌太线上的物资,其价值不能用平地的价格去衡量。虽然我们带的**挥玫模晃颐
发表于 2017-5-17 23:25 显示全部帖子
青海过客 发表于 2017-5-17 23:14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什么也发不了,什么意思
发表于 2017-5-19 07:19 显示全部帖子
怎么发半截,是不是有字数限制,下面楼层接着发啊
发表于 2017-5-19 07:51 显示全部帖子
  用  回复 来发
发表于 2017-5-21 08:51 显示全部帖子
没有文字了
发表于 2017-5-21 14:10 显示全部帖子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过的人提到最多的,不是穿越者面前坎坷的道路,也不是自己的体能,而是鳌太最难以把握,变幻莫测的天气。我们的队伍,正是在经历了和风轻扬后,面对雨雪狂风接踵而至的过程中,无比艰难地完成了全线穿越之旅。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活着回来了。逝去的3位驴友,我们不知道他(她)们的名字,但知道他(她)们的名字和灵魂,都已永远地融进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里。

     4月 29日,鳌太第1天,风轻云淡,正好赶路。完成宝鸡—塘口村(1750m)—火烧坡—2900营地的行程。
    早上9:10,火车正点到达宝鸡站,队员们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拍下了出征前的靓影。 从左至右分别是队员简单、青海青、微弱、过客、四姑娘、杏雨、水上浮萍、老英、也许。随后包车,颠簸近3个小时,于中午1:10来到塘口村,正式踏上鳌太之旅的征程。
    这天的行程是一路上坡,很多坡道几近70度。沿路植被茂密,脚下不是树根就是乱石。我身背五十多斤的重装很感吃力。在树林间的小道上一路跋涉,海拨不断升高。队员们相互鼓励,不时地坐下来喘口气,喝口水。终于在晚上8点前赶到了2900营地。扎营并晚饭后,哥几个戴着头灯,围坐在一起,吃着四姑娘带的酱牛肉,猜着拳喝着酒,仰望头顶夜空形如镰刀的弯月,呼吸着泥土清香,虽觉很累,但心里的那个美是无以言表的。

    4月30日,鳌太第2天,冰川遗迹,风雪相迎。完成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150m)---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m)---药王洞(3361m)---荞麦岭前垭口(3500m)行程。
早上6点多起床,不对,应该是起帐,然后烧水、吃饭,补满水袋。将近9点的时候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海拔3150米的盆景园,这儿的树不高,弯弯曲曲的好像尝尽了人间冷暖,苍凉而倔强的喘息着。
在快到达白起庙附近时遇到了两位空手从对面过来的驴友,其中一个面色苍白,问过知道是湖北来的由于胃疼准备下撤。危难之时伸把手,将自己带的奥美拉挫、黄连素分些给他们,告诉用法和用量,继续前行来到传说中的白起庙,那是一个在高地用石头垒的一个小圈(音juan),停下脚步追忆古人,默默向英雄致敬。从此地抬眼看,不远处就是导航架。在一堆乱石中跳跃攀爬,开始领略了第四季冰川带来的震撼。说心里话,知道鳌太穿越不好走,但真没想过会是几乎是没有路的,没完没了的攀爬,再攀爬,虽不是太高,但十分费力。
过了导航架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依在天然石堆里堆砌了一个佛龛的药王庙。药王庙前,杏雨的右脚崴了一下,经过杏雨的不停活动和药王庙前的祷告,脚没肿,而且慢慢好起来了,难道真的有灵验这一说?过了药王庙往前走,再往前走,远远地看到有人在前方垭口高处扎营,红红绿绿的帐篷非常显眼,就像路标一样。到近前才看到,他们营地的旁边是铺满白雪的缓坡。不仅疑问,记得各种攻略里没有说能在这扎营的啊?此地也没有水源,怎么可以能扎营呢?再仔细一看,原来已是荞麦岭下。他们由于人困马乏,在天黑之前赶不到水窝子营地,只好在此地扎营。
此时已近傍晚,我们有的队员主张抓紧赶路,但天气已变,刮起了风,上风处的黑云已经压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走了。队员的目光都投向了领队杏雨,我说出了自己就地扎营的想法,领队考虑团队的安全,同意了。经过杏雨和也许的努力,找到了一处水窝子作为营地,虽然地下全是水,但避风,我们的帐篷、防潮垫都是防水防潮的,眼前的这点水没多大问题。扎好营后杏雨找到了一处水源,是活水,泛着草黄色。吃过饭,烧好一壶茶,哥几个就着牛肉干喝起了老酒。雨雪渐渐地飘了起来,也许和简单回了帐篷。我和杏雨披着雨衣继续喝着酒聊着天。我问杏雨,人家在山顶扎营地势平坦,我们为什么在这水窝子里扎营时,杏雨说,第一山顶风大,第二如果有雷雨,在光秃秃的山顶就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哦,原来如此,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又学到了新的东西。风雪中,不知不觉我和杏雨喝的有点高了,面对鳌太,禁不住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现在想,那应该是狼嚎才对,哈哈!

     5月1日,鳌太第3天,乱石纵横,始尝险路。完成荞麦岭—水窝子营地(3100m)—飞机梁(3481m)---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行程。
    昨晚睡的很舒服,早上5:30天刚蒙蒙亮就起帐了。杏雨说收拾东西不吃早饭了,趁着天好体力充沛抓紧过了荞麦岭,到水窝子营地补水和吃饭。接下来一直就是向上,再向上。一路向上,路况大变,乱石纵横,处处隐藏着危险。在荞麦岭稍事休息后,开始下穿乱石坡,明显是无路可循,只能在巨石堆中蹦来跳去,我的膝盖隐隐作痛,强忍着继续前进。到达水窝子营地吃饭补水,我建议在此休整一天,但大家都不同意。杏雨说明天再休整,明天有雨。就在我们讨论前进还是休整的时候,看到有人要从水窝子营地下撤,我跑上前去问有气罐吗?你们要下撤,气罐也没用了,把剩下的卖给我,驴友爽快的同意了。一大两小100块,说实话真有点贵了,但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绝对超值,鳌太线上的物资,其价值不能用平地的价格去衡量。虽然我们带的**挥玫模晃颐
1人点评 收起
  • 青海过客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 ... 2017-5-21 14:12
发表于 2017-5-21 14:12 显示全部帖子
青海过客 发表于 2017-5-21 14:10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历经近一年的体能、心理等等方面的准备,我们一行9人终于在2017年4月28日晚23时从西宁乘火车出发,开启了向往已久的鳌太穿越之旅。
看了许多鳌太穿越攻略,去过的人提到最多的,不是穿越者面前坎坷的道路,也不是自己的体能,而是鳌太最难以把握,变幻莫测的天气。我们的队伍,正是在经历了和风轻扬后,面对雨雪狂风接踵而至的过程中,无比艰难地完成了全线穿越之旅。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活着回来了。逝去的3位驴友,我们不知道他(她)们的名字,但知道他(她)们的名字和灵魂,都已永远地融进了“鳌太遇难山友纪念碑”里。

     4月 29日,鳌太第1天,风轻云淡,正好赶路。完成宝鸡—塘口村(1750m)—火烧坡—2900营地的行程。
    早上9:10,火车正点到达宝鸡站,队员们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拍下了出征前的靓影。 从左至右分别是队员简单、青海青、微弱、过客、四姑娘、杏雨、水上浮萍、老英、也许。随后包车,颠簸近3个小时,于中午1:10来到塘口村,正式踏上鳌太之旅的征程。
    这天的行程是一路上坡,很多坡道几近70度。沿路植被茂密,脚下不是树根就是乱石。我身背五十多斤的重装很感吃力。在树林间的小道上一路跋涉,海拨不断升高。队员们相互鼓励,不时地坐下来喘口气,喝口水。终于在晚上8点前赶到了2900营地。扎营并晚饭后,哥几个戴着头灯,围坐在一起,吃着四姑娘带的酱牛肉,猜着拳喝着酒,仰望头顶夜空形如镰刀的弯月,呼吸着泥土清香,虽觉很累,但心里的那个美是无以言表的。

    4月30日,鳌太第2天,冰川遗迹,风雪相迎。完成2900营地—盆景园营地(3150m)---鳌山大梁---导航架(3475m)---药王洞(3361m)---荞麦岭前垭口(3500m)行程。
早上6点多起床,不对,应该是起帐,然后烧水、吃饭,补满水袋。将近9点的时候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海拔3150米的盆景园,这儿的树不高,弯弯曲曲的好像尝尽了人间冷暖,苍凉而倔强的喘息着。
在快到达白起庙附近时遇到了两位空手从对面过来的驴友,其中一个面色苍白,问过知道是湖北来的由于胃疼准备下撤。危难之时伸把手,将自己带的奥美拉挫、黄连素分些给他们,告诉用法和用量,继续前行来到传说中的白起庙,那是一个在高地用石头垒的一个小圈(音juan),停下脚步追忆古人,默默向英雄致敬。从此地抬眼看,不远处就是导航架。在一堆乱石中跳跃攀爬,开始领略了第四季冰川带来的震撼。说心里话,知道鳌太穿越不好走,但真没想过会是几乎是没有路的,没完没了的攀爬,再攀爬,虽不是太高,但十分费力。
过了导航架继续前行,到了一处依在天然石堆里堆砌了一个佛龛的药王庙。药王庙前,杏雨的右脚崴了一下,经过杏雨的不停活动和药王庙前的祷告,脚没肿,而且慢慢好起来了,难道真的有灵验这一说?过了药王庙往前走,再往前走,远远地看到有人在前方垭口高处扎营,红红绿绿的帐篷非常显眼,就像路标一样。到近前才看到,他们营地的旁边是铺满白雪的缓坡。不仅疑问,记得各种攻略里没有说能在这扎营的啊?此地也没有水源,怎么可以能扎营呢?再仔细一看,原来已是荞麦岭下。他们由于人困马乏,在天黑之前赶不到水窝子营地,只好在此地扎营。
此时已近傍晚,我们有的队员主张抓紧赶路,但天气已变,刮起了风,上风处的黑云已经压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走了。队员的目光都投向了领队杏雨,我说出了自己就地扎营的想法,领队考虑团队的安全,同意了。经过杏雨和也许的努力,找到了一处水窝子作为营地,虽然地下全是水,但避风,我们的帐篷、防潮垫都是防水防潮的,眼前的这点水没多大问题。扎好营后杏雨找到了一处水源,是活水,泛着草黄色。吃过饭,烧好一壶茶,哥几个就着牛肉干喝起了老酒。雨雪渐渐地飘了起来,也许和简单回了帐篷。我和杏雨披着雨衣继续喝着酒聊着天。我问杏雨,人家在山顶扎营地势平坦,我们为什么在这水窝子里扎营时,杏雨说,第一山顶风大,第二如果有雷雨,在光秃秃的山顶就会有被雷劈的危险。哦,原来如此,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又学到了新的东西。风雪中,不知不觉我和杏雨喝的有点高了,面对鳌太,禁不住放开喉咙高歌起来。现在想,那应该是狼嚎才对,哈哈!

     5月1日,鳌太第3天,乱石纵横,始尝险路。完成荞麦岭—水窝子营地(3100m)—飞机梁(3481m)---梁1峰---梁2峰---梁3峰---2800(小石河)营地行程。
    昨晚睡的很舒服,早上5:30天刚蒙蒙亮就起帐了。杏雨说收拾东西不吃早饭了,趁着天好体力充沛抓紧过了荞麦岭,到水窝子营地补水和吃饭。接下来一直就是向上,再向上。一路向上,路况大变,乱石纵横,处处隐藏着危险。在荞麦岭稍事休息后,开始下穿乱石坡,明显是无路可循,只能在巨石堆中蹦来跳去,我的膝盖隐隐作痛,强忍着继续前进。到达水窝子营地吃饭补水,我建议在此休整一天,但大家都不同意。杏雨说明天再休整,明天有雨。就在我们讨论前进还是休整的时候,看到有人要从水窝子营地下撤,我跑上前去问有气罐吗?你们要下撤,气罐也没用了,把剩下的卖给我,驴友爽快的同意了。一大两小100块,说实话真有点贵了,但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下绝对超值,鳌太线上的物资,其价值不能用平地的价格去衡量。虽然我们带的**挥玫模晃颐
发表于 2017-5-21 14:13 显示全部帖子
青海过客 发表于 2017-5-17 23:14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还是发不了?
发表于 2017-5-21 14:18 显示全部帖子
青海过客 发表于 2017-5-17 23:14
珍爱生命,不要轻易去挑战鳌太
——亲历5.1鳌太生命穿越

算了,发个链接吧,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https://buluo.qq.com/mobile/detail.html?_bid=128&_wv=1027&bid=10651&pid=3480152-1495025320&from=share_copylink
1人点评 收起
  • 键盘侠 作为一个过来人,最想给驴友们说的是,鳌太重装穿越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团队为了这次的出行准备了将近一年。从路线的规划、熟悉,装备的选择、熟悉,体能的训练、意志的磨练,丰富户外经验缺一不可,即便这样, ... 2017-5-22 08:29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8264超级会员卡 享受全年户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