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335

主题

58

今日

巴基斯坦

寂寞的沧桑,2017巴基斯坦K2BC徒步之旅(更新徒步第10天)

查看:54332 | 回复:417
发表于 2017-8-18 17:33 显示全部帖子
百色仙人掌 发表于 2017-8-18 16:03
[quote]G.M 发表于 2017-8-17 21:33
伊斯兰堡印象

那我必须每天来报道咯,不然辜负仙儿的期望
发表于 2017-8-18 17:33 显示全部帖子
CirnyChan 发表于 2017-8-18 16:35
期待后续

必须要有,重在坚持
发表于 2017-8-18 21: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17-9-3 23:54 编辑

费萨尔清真寺

我至今不能顺口的叫出这座清真寺的名字,看外立面也像是一个非主流的清真寺,没有半圆形的穹顶,也没有绿色的元素,一切显得和伊斯兰古老的文明格格不入。查阅了相关资料才知道,费萨尔是一位沙特阿拉伯国王的名字,这座寺庙也是由他出资新建,同时和伊斯兰堡一样也是一个年轻的清真寺,始建于1976年,建成于1986年,由土耳其著名设计师达罗凯设计,坐落于伊斯兰堡市区西北,马尔格拉山的南麓,占地19万平方米,是南亚最大,世界第六大清真寺。

站在伊斯兰堡市区高处,远远的便能看到他四根标志性的宣礼塔,塔高88米,四根尖塔,中间围绕的是宏伟的礼拜大殿,通体以白色为主,形状类似一顶四边形的帐篷。

刚刚到达清真寺门口的广场,我们便能感受到巴基斯坦人的热情,或许是新奇,邀请和你合影的人络绎不绝,起初我们还幸然应邀,热情回应,待到我们走出寺庙,已经陷入一种麻木的状态,疲惫不堪,避之不及。

同时我们也知道,巴基斯坦的男人特别钟情于拍照,一个个都好似天生的模特,镜头感很强,表情也很丰富自然,从笑容里能感受到他们那种发自心底的快乐情绪。相比于男人,女儿则传统的多,几乎都是头巾遮面,有时候看见其他男人,甚至会提前转过身去,面对墙壁或者角落,如果你用相机对着她,她会立刻伸出手臂,摇摆双手,嘴里说着“NONONO”。

从此以后,我的相机就很少出现巴基斯坦女人的身影。

每一座清真寺都需要脱鞋赤脚,费萨尔清真寺也不例外,白色大理石铺装的地面,在太阳的炙烤下,热的发烫,在阳光直射的地方,简直无法站立,生鸡蛋放上去,煎鸡蛋拎起来。整个寺院呈长方形,南边进口正中间设一不大的方形喷水池,两边各有一副楼梯直达二层,穿过换鞋区和喷水池中间的走道,我便迅速钻进位于一层回廊,抢的那一份阴凉。

回廊中间是一个天井,天井左右各有一副旋转楼梯通往二楼礼拜广场和广场西边的礼拜大殿。回廊的东北和西北另有两部楼梯直通二层,这样从南往北,有外至里,前中后各两幅楼梯直通二层,布局合理,建构简约。回廊外侧是封闭的围墙,除了楼梯、出入口之外,安装了4排水龙头,用于信徒洗手和洗脚,净身之用。

刚一走进回廊,临近进口的地面上三五成群的坐着不少信男善女和疲惫的孩童,在这酷热的夏季,趁着这些许的阴凉。他们背后,几名教徒正在坐着祷告,虔诚而安静,瞬间让我这颗躁动的心安静下来。于是在开始在这座白色的清真寺里闲逛起来,同时我也希望能在这里出点片,那种能够表现宁静与信仰的照片。

接着我从西北处的楼梯上了二楼,上来就看到了礼拜大殿,大殿门口有一群人在坐着祷告,正当我准备跨入殿内一探究竟的时候,我被工作人员礼貌的拦了下来,他们告诉我,殿内只有信奉伊斯兰教的教徒才能进入。于是我只能在二层的礼拜广场闲逛。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一张有水面倒影的照片,可是我始终没有找寻到,和同行的人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我只能依依不舍的回到了换鞋的地方。

发表于 2017-8-18 23: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17-8-19 11:54 编辑

在路上看到的费萨尔清真寺

DSC09551.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费萨尔清真寺

DSC0955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争相合影留恋的人们

DSC09554.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寄存鞋子的地方

DSC0955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寄存鞋子的地方

DSC095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清真寺内净身的一排龙头

DSC095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虔诚祈祷的信徒

DSC09559.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正在净身的信徒

DSC0956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回廊

DSC0956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回廊西北通往二层的楼梯通道

DSC0957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回廊西北通往二层的楼梯通道

DSC0957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回廊西北通往二层的楼梯通道

DSC0957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二层礼拜大殿前的孩童

DSC0958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礼拜大殿外做祷告的信徒

DSC0958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礼拜大殿外正在休息的信徒

DSC0958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礼拜大殿外正在休息的信徒

DSC0958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和兔子姐合影的巴基斯坦人

DSC09588.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二层礼拜大厅外的广场

DSC0959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礼拜大厅一角

DSC0959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广场上爱拍照的人

DSC0959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喷泉两侧上二层的楼梯

DSC0959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邀请合影的巴基斯坦人

DSC0960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们自己人的合影,左二是前文介绍的铁哥

DSC096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路上透过车窗拍的少数几张巴基斯坦女人

DSC09614.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费萨尔清真寺前广场和巴基斯坦人的合影

DSC096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汽车上偶遇合影的几个年轻小伙,短短几分钟竟然已经将照片冲洗了出来,十分令人惊讶。

DSC096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8-18 23:4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17-9-3 23:55 编辑

大阿里

阿里,谢里夫,就和中国的赵钱孙李一样,是巴基斯坦的大姓(名?),我曾经开玩笑的说起,遇到巴基斯坦人,你可以先问他“Are you Ali?”如果他回答“NO.”便再问他“Are you Sheriff ”你有一半的概率猜对他们的名字。比如这次接机和安排我们伊斯兰堡行程的就是大阿里,后来的厨子Ali,大boss,Ali uncle,副向导谢里夫(后文都会介绍)等等等等。

我们在网上找的这家公司叫“白色旅行”,意为徒步K2BC是上看白色雪山,下踩白色冰川之旅,仿佛进入了白色的世界,公司的老板塞弗,我们又喊他老谢(谢里夫),原先是一名背夫,后来看到这个产业有利可图,所以才自己组建了这个公司。经过6,7年的经营,现在整个流程非常工业化,流水线作业,前来接机的大阿里是公司的正式员工,斯卡杜人,常年居住在伊斯兰堡,主要负责伊斯兰堡当地的接待工作,因接待产生的一切费用都用公司支付,比如住宿,餐食,车辆等。


一般我们会在伊斯兰堡住一个晚上,所以我们趁着下午的时间去参观了费萨尔清真寺,然后第二天一早,4,5点钟,天还没亮的时候,便开始有临时雇用的司机和车辆把我们送到斯卡杜,这个徒步K2BC的必经之城。
发表于 2017-8-18 23:57 显示全部帖子
大阿里在机场拿着兔子的照片接机

DSC09452.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到预定的别墅后,大阿里给我们答疑解惑

DSC0948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中午餐,大阿里在点菜

DSC09500.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8-19 17:3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17-9-3 23:56 编辑

克什米尔高原

在没有去巴基斯坦之前,我对克什米尔高原的印象仅仅停留在文字和图片上,这次实地走了一遭之后,回过头来再结合地图,顿时豁然开朗。你可以把克什米尔想象成青藏高原先西延伸的部分,是印度板块向亚洲板块挤压,抬升,自东南向西北形成了世界两大重要的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并形成数十座超过8000米的高山。

这是一个因为二次世界大战而遗留的有争议的地区,主要牵涉到三个国家,中国、巴基斯坦和印度。对于巴基斯坦来说,实际控制了区分成2个地区,一个是自由克什米尔地区,一个是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我们主要打交道的就是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


d50735fae6cd7b891b0a5a3c052442a7d9330e2e.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吉尔吉特

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有两个重要的县,一个是吉尔吉特县,首府吉尔吉特。地处该地区的咽喉要地,克什米尔高原西北部城市是克什米尔北部经济、交通中心。东北沿罕萨河谷经中、巴边境的明铁盖山口可进入中国新疆。西南沿印度河谷,经齐拉斯可至塔科特。他是古丝绸之路上的要道,传递的不仅仅是古代东西方的物质文明,更传递着古代东西方的哲学和宗教,精神世界从这里开启了一扇大门,佛教和伊斯兰教在这里坚柔并济传向中亚和中国。

图可能小的点,这个这张图非常清楚的表明了吉特吉特和斯卡杜的地理位置。


timg.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里和战乱不断的阿富汗接壤,又处山区,攻难守易,给武装势力提供了天然的庇护所,其中就包括塔利班,在一部分危险的路段会有警车开道,或者由警员同车护送,享受了一番特殊待遇的同时,也不免让人精神紧张。但是相对来说路况较好,避免了精神和肉体双重的折磨。

从伊斯兰堡出发,有两条主要公路通往吉尔吉特,一条是我们去的时候走的喀喇昆仑公路,需要翻越一个海拔4200米的垭口。另外一条公路是我们回来时候走的北部山区的道路,实际行驶距离略长,行驶时间约比喀喇昆仑公路多3个小时。

蓝色的是去的路,黄色的回来的路


871BC37E7109EEFDB8C662885E1454DB.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斯卡杜

这里的斯卡杜是指斯卡杜县的首府,巴印停火线近在咫尺,是巴基斯坦军事重镇,所以通往斯卡杜的道路安检会非常频繁,需要数次出示护照登记。如果说伊斯兰堡到吉尔吉特是一条康庄大道,那么从吉尔吉特到斯卡杜绝对称得上是羊肠小道,由于下雨造成的地面塌陷,我们的车陷在烂泥里,经过数次拖拽才脱离险境,详见下文视频,道路条件也非常艰险,有些地方及其容易塌方,需要快速通过,每年都有车辆从狭窄的道路翻入下方的悬崖,下方就是滚滚的印度河,河水混黄,涛声震天,仿佛数百头雄狮,虎视眈眈,滚入其中的落石瞬间淹没在洪流之中,不见踪影。

斯卡杜人口将近40万,城镇中心有一条主干道穿城而过,一个纪念碑在矗立在市中心,全市没有工业,大多人从事手工业和农业生产,不宽的马路上车水马龙,依旧是汽车、马车、摩托车、行人混行,好不拥挤,车辆驶过的时候卷起的沙尘不由让人掩面而过,早出晚归的鞋面必然是一层灰土。7月底炎热的天气,每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引得满身大汗,温度虽高,但没有江南的潮湿,让人心里稍显安慰。

停电就像家常便饭,无线网络稀缺,4G信号更是妄想,只有在每天用餐的地方,和一些经营场所才有有限的带宽,而且一旦人员聚集,那就要拼人品,拼设备了。路上跑的依旧是日本车,但是丰田陆地巡洋舰开始多了起来,都是70-80年代的老车型,仪表盘非常具有复古感,好在一切都能运转正常,档位和控件操控感十足,动力一般。

有点我国90年代初的味道,只是街头跑着更多的机动车,斯卡杜也是我们住的较多的地方,前两天后两天一共四天,是个能满足我们想回到过去生活的愿望的一个小镇,不知道面对没有热水洗澡和饮用,经常断电没网,没有中餐,天气酷热难挡,灰尘漫天的这种生活,会在几天能把人逼疯。

在斯卡杜我们要办理很多事情,需要和旅游公司的人,徒步的领队碰面,需要亲自去当地旅游局办理登山徒步手续,需要在这里准备物资,留存不必要的物品等等,是真正徒步的开始之地。

发表于 2017-8-19 21:3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17-9-3 23:56 编辑

旅行日志:乌鲁木齐汇合

DAY00:2017/07/16

没人知道这段旅行充满了什么,恐怖,战争,友谊,信仰,风景,会带给我什么,这段文字也不应该始于现在,而是三个月前的约伴。

最近印巴战事趋紧,在去伊斯兰堡的飞机上前方依然发来战报,在克什米尔高原冲突中印度又有一名士兵阵亡,从情感上我是完全站在巴基斯坦这边,我知道他们在汶川所做的一切,以及长期以来在国际社会上和我们的里应外合,但是在人道上,我们不该希望有人员伤亡,那不仅牵涉到一个人,更是一个家庭的破碎,一条鲜活的生命逝去,同时,会有无数人沉浸在悲痛之中。

我乘坐的是从杭州出发的南航飞机,今天会在乌鲁木齐停留一夜,明早,我们在网络上聚集的来自全国各地,素未蒙面的8个人会在乌鲁木齐机场汇合。这样的安排对大家都好,是一个缓冲,身体上的,心理上的,可以让我们深深的沉一口气,面对未知,诸多的未知,比如语言,行程,签证,费用等等,悬在心头的疑问,可以重新缕缕,不至于慌张。也许每个人心中最忐忑的应该是人生的安全,我们对巴基斯坦知之甚少,有限的消息也仅仅限于道听途说,将安全建立在泥沙之上,总有垮塌的危险。好在,不用再煎熬了,明天时光倒流,一切真相大白。是否会枪林弹雨,是否会炸弹袭击,是否有警察保护,终于可以亲眼目睹,亲身证实。

明天落地的那一刻,是真真正正踏入异国他乡,对于日本,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我大抵认为那只是我们的一个省而已,文化,脉络里依旧流淌的中华民族的血液。而这里则不同,完全不同的语言、食物、服饰和信仰,满脸的络腮胡子告诉我们,一切都得小心翼翼,如屡薄冰,我们外来民族,捋不清这盘根错节的宗教,那种视死如归,不是在追求幸福的源泉就是迈向地狱的深渊。
发表于 2017-8-19 21: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17-9-3 23:56 编辑

旅行日志:抵达伊斯兰堡

DAY1:2017/07/17


一早被酒店叫醒,到机场候机,在国际出发的柜台,能看到很多高鼻梁,大眼睛,深眼眶,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我并不能分辨是中亚人,俄罗斯人还是新疆人,红色,蓝色,绿色的护照给出了答案,提示我们这里是东亚,中亚融合的地区,从今往后,我们应该开始学着尊重当地的习俗、短暂的融入当地的生活。按照流程,我们8个驴友也顺利的在出发厅会师,不用任何语言和通讯,驴友的特征,让我们一眼便能认出彼此。

飞机在喀喇昆仑山脉上空飞行了3个半小时,从机窗往下望去,他给我留下了第一眼的印象:神秘。始终隐藏在那浓厚的云层之下,偶尔几个山尖冒出云层,没有参照,我无法判断他们的高度,但我相信他们如出土的鲜笋,破壳的鸡蛋,一定是这云层下诸多雪山的王者。

飞机终于平安落地,我似乎没有看到乔格里峰,略有遗憾,我只能默默期望在山里的日子不会浓云密布,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座内心用的神秘雪山。下了飞机,在机场里,在马路上,经常能看到荷枪实弹的人,也许是警察,也许是平民,毕竟他们的世界不太平,手握长枪,心理可能会踏实点。机场不大,几步便出了到达厅,由于飞机晚点,我们对前来接机的老阿里深感歉意,在这炎热的季节,体谅着他翘首期盼陌生人的那份忐忑。

伊斯兰堡街头的车和日本很像,都是小型化,很精致,唯独大卡车与众不同,车身画满了复杂而精美的纹饰,车头和车身四周仿佛过节般张灯结彩,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装饰物,像是装满了一车信仰的清真寺,在路上行驶。我们的车把速度与激情在马路上演。马路不算拥堵,空气还不错,在这里应该算高速了,途中拐出高速,驶进城市小道,进入一片别墅住宅区,一会车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我们住宿的地方到了,一栋带地下室的三层小楼。

此时已经中午时分,我们把行李放好,收拾了一下,便在房间或客厅稍微休息。两点多,老阿里驱车带我们去了当地巴餐馆,其实和新疆真的很像,用鸡作为食材的菜不少,口味嘛,我反正适应的过来,米和饼都很有特色,我吃了不少,不过必须蘸着佐料,否则太寡淡,估计吃不来,和日本一样,饮用的都是冰水,
而且连个电水壶也没有,我想也许只有中国一家是热水吧,诸多不便。

吃过饭换了点当地巴币,接着就去巴基斯坦最大的清真寺,费萨尔清真寺,巴基斯坦对中国人真是热情,我们仿佛就像个明星,只要被遇到总是被邀请合影,作为老大哥,自然不能推辞,他们也用了美颜的功能,我看过了,这个功能除了适合我们也适合欧洲人的皮肤,进寺拖鞋,石材的地面,又硬,太阳光照的滚烫,脚板底走的生疼,好在不一会儿就进了室内,三面有洗手洗脚的龙头,猜想应该是洗尽了人体的污秽,才能更进一步,到上一层的内殿做礼拜,我们没有信仰,自然被谢绝入内,略有失望,绕场一圈后,回到门口换鞋走人,到此一游结束行程,回到了住处。

晚上依旧是巴餐伺候,九点多的街头,依旧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这是一家带露天院子的餐厅,绿化很好,食材精致,现在正值用餐高峰,我们找了一个大餐桌坐下,菜依旧和中午类似,也许巴餐不像中餐那样品种丰富吧,
不同的是每家烹饪的手艺和食材的选择,餐毕,回府,明早一早便要出发,所以大伙早早的休息,结束在巴基斯坦第一天的日子。
发表于 2017-8-19 22:2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G.M 于 2017-9-3 23:57 编辑

旅行日志:前往斯卡杜

DAY2:2017/07/18


在一个天蒙蒙亮的清晨,伴随着电闪雷鸣出发了,大包全部打包在车顶,小包随身携带,今天路程比较艰苦,昨天晚上也仅仅睡了六个小时不到,据说今天要行驶22个小时,想必是因为山路,虽然行驶时间长,但也向着目标前进不了多少公里。

乘风破浪,前档上雾气蒸腾,在城市道路上,司机以70码的速度飞驰,偶尔接个电话,时不时有横穿马路的行人,进到咫尺车子才不情愿的停下来,我坐在副驾驶,自觉心惊肉跳。过了收费站,出了伊斯兰堡,车子在国道上行驶,可能是早晨的原因,路上都是具有穆斯林装饰风格的大车,我们左突右冲,依旧飞驰。

加了一次油,换了个司机,不知道新司机会不会风驰电掣。

天气逐渐转晴,太阳炙烤着大地,也焦灼着每个人的心情,新司机在巴基斯坦的川藏线上飞驰,有时道路下山,油门紧踩,甚至能到80码,我比刚刚冒的汗更多了,他会中文,据说已经学了三年了,能简单的交流,他说接下来的路程将由他独立完成,约莫要开到明天凌晨三点,这是怎样的一段暗黑行驶,我们的命运都掌握在他手上,他此刻便是上帝,我们的真主。

一觉醒来,车子依旧在山路飞驰,下午两点到了一片宿营地,既可以餐饮,又可以小憩,广场上一面巴国国旗,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彰显中巴两国的友谊,同时预示着离中巴边境又近了些许。这里的肉类基本是以鸡肉为主,路上我们也遇到不少运送活鸡的卡车,中午的主菜不外如此,依旧是一鸡三烧、炒饭、蔬菜沙拉和烤饼,我已经习惯这样的饮食,甚至有一点腻味,酒足饭饱之后,往后一倒便是钢丝床,跟着身体的体重凹陷在床里,一个圆滚滚的大包一头一尾的摆放着,头一枕,脚一靠,旅途的疲劳顿时无影无踪,望着广场上活动的人们,洋溢着欢乐的气氛,仿佛战争远离这个国家,迎风飘扬的那一抹红,温暖着内心。

一路上每每遇到冰川融化形成的流水,总会吸引驱车而来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戏水打闹。现在的海拔已经3500,一阵寒意袭来,添置一件衣服便继续上路了。

海拔继续上升,已经到了3800,太阳悄悄的躲了起来,云层触手可及,天空中又飘起了零星的雨,每每遇到大坡,我们车就像个老牛一样,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喘着粗气,每走一步都在用尽最后一点气力,又仿佛一匹老马,拖着本该不属于它的辎重,卖力的前行。

终于到了垭口,海拔4200,车水马龙,人山人海,我下了车,和当地人合影留恋,载歌载舞,感受着他们的生活,体会着他们的情绪,雨越下越大,气温也越来越冷,不敢在车外停留太久,匆匆上车,下一段路程开始危险起来,好在海拔逐渐开始下降,一名警察随车前行,保障着我们的安全,道路由于下雨开始变得湿滑,司机小心翼翼的行驶着,车内的气氛有一点紧张,大伙开始沉默,好在海拔迅速下降,大家又开始慢慢的活络起来。

海拔2975米,车不合时宜的坏了,刹车冒烟,估计刚刚下坡刹车太急,车停在路边,用水降温,大伙下车休息,雨也停了,经介绍刚刚上车的原来是警察们的老大,现在换了一个小弟,荷枪实弹,继续坐在我的副驾位置,我们继续前行。

接着又换了一名警察,车况也好了很多,就像得了哮喘,大病初愈,又开始如前般飞驰,不知道时间久了会不会旧病复发,沿途的人们,不管年轻人还是孩童大多无所事事,坐在马路边嬉戏玩耍,聊天,发呆。

到了一个检查站,位于通往吉尔吉特和斯卡杜的岔路口,因为商务签证的事情被拦了下来,大体意思是需要一个通关文件,司机把我们带到附近的一家酒店,连上wifi顺利要到那份带有政府印章的文件照片,再次回到那个检查站,当地警察仔细核对了下文件和护照,敲诈不成,耽误了约莫一个小时后顺利前行,此时天黑了下来,一边是坚硬的岩石,一边是咆哮的河谷,伴随着地面偶尔的坑洼,接二连三迎面扑来的大灯,还有七个小时的路程,你永远不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却又无能为力,不免担心起来。

十二点钟,司机困了,我们就此住下,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8264超级会员卡 享受全年户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