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395

主题

30

今日

慕士塔格峰

慕士塔格梦

查看:30540 | 回复:7
发表于 2017-8-14 16:2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客家仔 于 2017-8-14 16:26 编辑

        登山多年,一直钟爱高原穿越,走过不少藏区穿越线路,其实心里一直深藏一个7千米雪山梦。年初几位老友一拍即合,终于启动这一大动作。7月10日晚上,不知道做了多少努力,排除了多少困难,终于出现在香港机场。我和鹏兄经过大约18个小时的飞行和转机,比飞欧洲辛苦太多了,终于抵达喀什。11日深夜,蓝眼睛和老船长飞抵,慕峰四友凑齐了。

慕峰四友



鹏兄,球场风清扬,雪山令狐冲,大本营诗人。


左边西洋大哥,有实力有故事稳重靠谱的登山者


  在塔县吃完晚饭,我和鹏兄为了适应帕米尔高原,一起在海拔3200米的塔县完成10K跑步,自我感觉良好。接着宵夜的羊蹄、牦牛肉、蔬菜西红柿和啤酒都非常赞。












  7月14日,在大本营早上9点早餐后,就一直忙着在把鞋垫缝到羽绒脚套上,话说侍老师帮我租借的45码高山靴码数太小,国内要找47码的高山靴非常困难,还好高山领队張瑜给我提供了一对羽绒脚套,扣掉高山靴的内胆,穿上羽绒脚套直接套在高山靴里,不知最后行走的情况如何,反正这是唯一的选择了。





  下午3点,全队去冰川徒步适应,大概两个小时的来回,壮观的冰川塔林,叹为观止。






  晚饭后领队张炎给队员讲解明天C1营地适应的具体安排,队里有几位去年天气不好未能登顶的队员也跟大家一起交流互动一下,给我们这些高海拔菜鸟上了一课。晚上没啥事做,大伙一起聊天侃大山,才发现队友里有人是登山、滑雪、滑翔伞、高尔夫的能人发烧友,现场就忽悠我们9月份去登马拉斯鲁。





  7月15日,早上10点开始C1营地适应性攀爬,原定团队计划5小时到达ABC,多加一个小时到达低C1,再加一小时到达高C1。出发后领队张瑜压着队伍走得实在太慢了,这种节奏实话说我真的很辛苦,急性子没办法,后来我干脆按自己的节奏走走试试,5千级别的海拔应该没有问题,6千以上俺就不敢由着自己了,毕竟没有6千海拔以上级别的经验。1小时45分到达ABC,3小时10分到达高C1营地,休整吃点路餐后折返回到大本营,共用时4小时50分钟,完美的完成今天拉练适应性攀爬。回到大本营正好赶上侍老师和夏尔巴人的饭点尾声,一顿排骨杂菜汤吃得美美滴,入慕峰大本营以来第一餐正经有大肉,重点是有肉呀!






  7月17日,早餐的时候总指挥侍老师宣布了分组,鹏兄、蓝眼睛、三条鱼和我分到B组突击队,今天直接上C1营地住一晚,明早直接下来大本营吃早餐,然后到塔县调整一晚,后天回来大本营再次直接上C1,然后C2,寻找直接登顶的机会。        
      下午3:45,我们四人开始登C1了,ABC更换高山靴后简直不会走路呀,加上没有内胆的高山靴无法固定住脚,这海拔三百米左右的爬升走得好痛苦,几乎崩溃,7点15左右到达C1,C1拍照非常美,特别是夕阳,超级漂亮。晚上C1太冷了,1500克的羽绒睡袋都扛不住(后来发现是防潮垫太薄,垫双重防潮垫就好了),加上稍许的高反影响,几乎一晚没睡。              
      7月18日,一早鹏兄就叫醒,真的不想起来,太冷了加上一晚没睡,最关键的昨天晚饭没吃,今天早餐又没吃,几乎饿晕,好不容易爬起来收拾好东西,睡袋和防潮垫直接放在C1营地,背上背包直接下山去。中午包车到塔县休整一天,入住了酒店竟然全无睡意,悲催。晚上去吃了一顿椒麻鸡,好吃的同时发挥了重要作用,还没赶回到酒店就已经肚子疼得厉害,第一时间冲进房间排了个彻底,爽!        
       7月19日,9:30吃完早餐后包车返回大本营,中饭时间B组先开会布置这几天的安排,会议中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有位明星队员对总指挥的安排有质疑,发生了冲突,他那种鄙人是明星,没有团队精神的思维,我们当时都不爽,还好最后还是协调好了,没有影响冲击队行程。下午2:50分出发了,很快就到了ABC,更换高山靴后开始蜗牛走,没有内胆的高山靴真是难熬,全程负重,晚上7点到达C1营地,身体被掏空的感觉,赶紧铺好双层防潮垫直接转进睡袋,养精蓄锐,夏尔巴人拉克巴和七零煮好开水和面条,吃完舒服多了,明天向C2营地开拔,现在抓紧时间睡觉。        那位明星队友,刚登完珠峰的大人物,由于来到大本营才两天就直接上C1,今天的状态不好,看来适应准备时间不够的话,能登珠峰的人也不一定能登慕峰。      
       7月20日,昨晚睡得还行,早上起来身体状态还可以。同帐的明星队友昨天呕吐厉害,今天还有点低烧。另外有个不好的消息,这两天天气很不稳定,我们可能无法攻顶,看最后天气而定。            六个队员加上三个夏尔巴,三三结组从C1向C2开拔,慕峰被冠名冰川之父果然名不虚传,行走在冰裂缝之上,敬畏大自然之伟大。四个小时到达了C2营地,海拔6200米,俺目前人生最高度。今天还出现了一个插曲,明星队友还是一路呕吐,在还没有到达C2营地时就自行决定下撤了,还带走一个夏尔巴帮他把装备背下去。失去一个夏尔巴,剩下的两个夏尔巴,总指挥侍老师认为已经无法为俺们B组5人做冲顶保障,加上后天冲顶天气不好,决定取消B组尝试冲顶的计划。非常郁闷的一晚,B组5人状态都很好,还有两天就攻顶了,下撤意味着从头再来,重新分组,等待天气还不知道哪一天呢。这一晚大伙都几乎无眠。        
       7月21日,早上起来高反明显,海拔6200米的睡眠就是一种煎熬,这一晚鹏兄做了不少被强迫下撤的梦。早餐都没吃,10:30左右全体下撤,又是穿脚踏板结组,很不习惯呀,下到ABC一看右脚踝已经完全磨破。到了大本营侍老师拿出天气预报信息向我们解释取消攻顶的原因,大伙也表示理解了。从天气预报来看,26、27这两天是攻顶的最佳时间,我们已经做好23日出发的准备,希望慕峰眷顾我们。        
       出来超过10天了,以前登过玉珠峰(天气问题未登顶)、哈巴雪山和四姑娘三峰均是三两天就能完成攀登计划的,但慕峰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不管是公司老板、形象代理人还是草根,都必须服从团队,大伙都爱山,目的都很纯粹。在山上所有身体上的小毛病都会被无限放大,小感冒发烧都足以致命。没有外界的影响,2-3周的相处,队员们的个性和魅力无所不在,这里没有酒肉礼俗,队员们用命结组,无兄弟不登山。我登慕峰的原因非常简单,兄弟想去就一起去,人生要有梦,没试过就试一下嘛,下一次如果有更高的梦想,一起去圆梦也无妨。



  7月22日,大本营休整一天。吃完早饭,大伙商量着今天要送有肺气肿先兆的葱哥(赵明)离开,朝宗、蓝眼睛和我决定下到冰河边上找沙葱,搞沙葱宴送别葱哥。一行三人下了一大段路没找到沙葱,转而开始捉起了旱獭,又肥又胖看似笨拙的旱獭还是挺灵活的,关键四通八达的洞穴很强悍,又是空手而归。中午貌似吃饺子,也算是一种幸福了。













美女队友珊瑚,26日完成14.5小时速攀慕峰的壮举,神一般的存在。


美女队友母其丹,组织和跑高原100和168的美女高手,还在组建划艇队,有机会一定要跟美女高手一起越野跑比赛。




台湾小美女三条鱼,这可是一位登山攀岩运动达人,能把爱好做成职业,跑遍世界玩遍世界,令人羡慕不已,关键还是女儿的师姐。


队友右右,重庆美女,耐力和意志力超强,我登顶后手机出状况,所有登顶照片几乎来自右右的相机,感谢呀。




  7月23日下午2:50出发,一路掌握节奏缓缓爬升,大约3个半小时到达C1营地,接着在帐篷里煮三鲜汤和咖啡等,吃饱喝足聊爽,11点准时睡觉。        7月24日,一张防潮垫很冷,只能用冲锋衣垫到下面,地不平,腰部被顶起来,超级难受。一晚都没怎么睡,各种翻来覆去,好不容易总算熬到了天亮。从昨晚开始不停下雪,一直到下午2:40出发还在下个不停。我们一路迎着风雪向C2营地开拔,雪太厚了以至于把之前的脚印都完全覆盖了,走起来真的非常辛苦,特别是最后一个大坡,雪板不停打滑,几乎走到奔溃,最后3个半小时到达海拔6200米的C2营地,赶紧钻进帐篷休息一下,过一会雪竟然停了。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不然真的太苦了。        C2帐篷中间不平,今晚不能三人一起挤在一起了,不然的话又是一晚无眠。我到旁边爱尚峰的帐篷找了一个有防潮垫的空帐,带上自己的睡袋偷偷转进去过了一晚,虽然在这么高的海拔很难睡好,但总比三人挤在一个帐篷好多了。        
      7月25日,从C2负重到C3,海拔6200到6900,真的非常辛苦,说白了就是省钱,单趟350元一公斤,穷人只能靠肩膀。700米的爬升竟然走了7小时,途中遭遇大雪纷飞,又一次被掏空的感觉,明早2:30要冲顶,只有四个小时睡觉,抓紧休息了。



















蓝眼睛、鹏兄和我,深圳三骚客


  7月26日,天气不太好,凌晨2:30出发的推迟到3:40出发,反正看不见,就是蒙头在雪地里走路就是了,两步一歇息,关键是调整呼吸,不知道走了多久,天刚亮感觉似乎走在绝命大雪坡上,没完没了的上坡。有雾,最近一直有风雪导致雪地里没有留下前面登顶人的脚印,我前面的夏尔巴每走一段就停下来辨认方向和线路。起大风了,当时我心里很慌乱,看了一下海拔表7400米,慕峰有不少接近顶峰无法登顶的故事,我们队里就有不少二进宫的队员,我当时心里头闪过是不是要下撤了。风越来越大,把雾吹开有了视线,我们看到了方向,继续保持队伍向上冲,冲顶的体力不同,我拉开了其他人的距离,冲上了貌似一个超巨型足球场那么大的顶峰平台,但不知道标志性的拍照点在哪里?没有标志性的拍照官方不会承认登顶,我当时泄气的坐在雪地上,一会夏尔巴队长拉克巴过来拉起我,指着前面远处一块不起眼的石头,我看看手表记录下,2017年7月26日早上9:56成功登顶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人生第一高度,一个神经病的身上又多了重重的一笔。2017年跑一个百公里越野,跑一个世界大满贯赛事,马拉松跑进330,登一座7千米雪山,小目标全部顺利完成。一个如此普通的我,生活原来可以这样。别人看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慕峰山顶的风太可怕了,我拿个手机想照个相,手机一拿出来10秒左右因寒冷自动锁机了,为了拍照右手手指暴露在大风中估计也就是30秒左右,两个手指已经发黑,夏尔巴向导七零又是搓又是拍打,总算保住了。









  登顶路上有件事情一直让我难以释怀,走在我前面一美女天亮阳光出来后发现自己的雪镜留在C3,没带身上,这可是致命的错误。她回头借雪镜时我拒绝了她,并让她跟后面有可能多带雪镜或者墨镜的人借。事情过去了我内心一直有一丝难受,她应该是借到并平安了,但我当时这么坚决拒绝她对吗……





全副武装的老船长,兄弟,你辛苦了!


  根据自己这次慕峰的经历,谈谈几个感受,先说说慕峰登顶难度。登雪山除了自身体力和抗高反能力外,最关键的是意志力,有队友来了四次都没有成功。登慕峰的人都有一个珠峰梦,我们问夏尔巴登慕峰和珠峰哪个更困难时,夏尔巴就说登慕峰更难,因为珠峰有绳索有路能吸氧,慕峰分分钟没路呀。             想说高山幻觉。登慕峰的人不少出现过幻觉这类怪事,无奇不有。路突然没了…山顶发现营地…旁边都是人竟然视而不见…各种各样的高山幻觉都是体力透支大脑缺氧造成的,这就可以解释登山者为什么会在海拔8400放弃生命。        
      老司机谈体力分配。领队老司机告诉我登雪山最好要把体力分成三部分,三分一用于上山,三分一用于下山,三分一用于应付突发。我在正式登山的过程中基本上都很留意自己的体力分配,只有在C2到C3这一段因为全负重确实走得最辛苦,路上遭遇大雪还有电击。还有一个就是电击问题,雪山天气变化莫测,随时大风大雪,穿戴有金属材料的帽子和衣物随时可能被雷击或者电击,后果也许会很严重。      
      必须点评提供高山睡袋的雪菊羽绒睡袋。一开始在C1由于单层防潮垫的原因,感觉睡袋睡起来背部不够暖,后来都直接用双层防潮垫,在C2和C3都没问题,雪菊羽绒睡袋完全值得信赖,以后有机会上8千还选择雪菊羽绒睡袋。

  13日正式入山26日登顶下山,经过整整两周时间的平静,无奈重回人间重归市井烦嚣。无兄弟不登山,特殊情况下跟兄弟一起圆梦难能可贵,慕峰四友杠杠滴,感谢几位老友,感谢总指挥侍老师的安排,感谢几位夏尔巴向导,感谢珊瑚的鼓励,感谢家人的支持!下一次不知在哪年,你们在俺就在!



6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8-17 09:03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客家人?我是江西客家人。恭喜你实现梦想!为你点赞!
发表于 2017-8-17 17:29 显示全部帖子
无兄弟不登山,下一座8K继续
发表于 2017-8-20 11:30 显示全部帖子
为你加油
发表于 2017-8-24 15:50 显示全部帖子
连体羽绒服是不是必须穿?我看有人穿冲锋裤就山去了
发表于 2017-8-24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好友精彩活动
发表于 2017-8-25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客家仔 发表于 2017-8-14 16:22
登山多年,一直钟爱高原穿越,走过不少藏区穿越线路,其实心里一直深藏一个7千米雪山梦。年初几位老 ...

登雪山需要体力,更需要毅力。唯一不足就是拍的照片太少。呵呵。
发表于 2017-9-26 23:21 显示全部帖子
客家仔 发表于 2017-8-14 16:22
登山多年,一直钟爱高原穿越,走过不少藏区穿越线路,其实心里一直深藏一个7千米雪山梦。年初几位老 ...

支持精彩活动!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