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293

主题

0

今日

其它山峰

北印度2015,Stok Kangri,踏上6千米

查看:37034 | 回复:194
发表于 2017-8-17 18:27 显示全部帖子
  (关于近视眼,我高考结束后做的“飞秒”激光手术,十多年过去了,除了最初一两年的十分清晰,之后视力便处于逐步下降中。但是,想想当年近千度的高度近视外加散光,不得不感谢那场手术帮我在日常生活中摆脱了“啤酒瓶”,我的同学中有人因为在少年时期,常年佩戴高度近视眼镜(可能眼压过高)而变成了“金鱼眼”,不幸中的万幸,成年后,我的眼球没有明显的变形。

  关于“飞秒”的利弊,网络上的讨论也不少,我个人觉得对于高度近视患者,各类手术,是值得一试的,毕竟人生是一条回不去的单行道,我们的全身系统不断老化,需要珍惜健康灵敏的时光。话说回来,作为一具平均使用寿命80年左右的肉身,这老化速度,其实没啥可抱怨的了。至于晶体植入手术,我仍在密切关注中,也许将来需要进一步的治疗。

  小陶总是怀疑,通常对于冲顶日走过的危险路段,我都表现得异常平静,应该归功于我“看不清、吓不到”,这不,好处还是有一点的。)
发表于 2017-8-17 18:28 显示全部帖子
  第四,关于“Stok Kangri”不允许中国人攀登的说法。

  首先,我们为什么要去印度爬山?

  2015年4月尼泊尔大地震之后,我们的90后向导Ngang Dorji Sherpa担心秋季没活儿干,便向我们打听有没有可能来中国打临时工,我们觉得这不可行。

  小陶突发奇想,问道,喜马拉雅山区有没有你没爬过的5、6千米的山,但是有熟人住在那儿,可以跟着熟人、带着我们爬爬看?顺便你们都赚点钱?Dorji说,哎呀,真有,不过在印度那边,靠近克SME,怕你们签证难办。小陶说,我有商务签,我让她去办办看,办得下来,马上联系你。
发表于 2017-8-17 18:30 显示全部帖子
  (2014年我曾经给“心急火燎”、提出想来上海一游的中年Sherpa向导发去邀请函,以便其顺利拿到中国签证,同时打扫好了客房待其入住。讽刺的是,人家拿到中国签证后,飞去了比利时,说是有土豪客人机票食宿全包,陪同爬山另给小费。有朋友评论道,这不是包不包机票的问题,这是目的地“声东击西”,人家想去的应该是XZ,你最好祈祷他不会做些非法走S之类的事情连累到你。

  和小陶讨论了下,他很是不屑:“我不相信这些多次登顶珠峰、和大公司合作多年的专业向导去次XZ会有那么难!不要因为自己国家只有骗子才是百分百真实的,就对别的不发达国家的人妄下定论!尼泊尔一年到头就春秋两个登山季,他们冒死协助客户登顶珠峰的额外小费也不过1千美金,加德满都往返上海又不便宜,要我,有的选,我也选能全包还带进账的,毕竟要养一家子人。你啊,不过举手之劳、成人之美,何必如此狐疑多虑?!”听毕,我竟无言以对。)
发表于 2017-8-17 18:32 显示全部帖子
  几周后,我顺利地拿到了印度单次个人旅游签,小陶致电Dorji协商了徒步行程,顺便把从加德满都经新德里到Leh的机票给他买好了。我笑笑说,你真大方。小陶回:“没几个钱,像Dorji这样的人才,真是可惜生错了地儿。”

  这倒是,Sherpa人自立自强,很多向导都会1、2门外语口语。Dorji的英语不错,有一次遇见法国人问路,嫌人家英文发音不清不楚,突然蹦出一口法语,把我们吓到。我赶紧责怪:“太深藏不露了您,法语居然说得这么溜?!”

  Dorji多聪慧的小伙儿啊,回:“我正打算学中文,争取今后也能直接用普通话交流。”
发表于 2017-8-17 18:35 显示全部帖子
  接待我们的当地户外公司,准确地说,是Dorji的Sherpa亲戚担任山区向导的印度公司,老板是个大腹便便的印度中年人,长得有点儿“浓油赤酱”。

  我们的队伍成员包括Dorji和他的助理向导小Pasang(简称小P)、厨师老Pasang(简称老P,小P和老P只是重名,貌似并无血缘关系)、马夫以及他的徒弟。

  小 P和Dorji年龄差不了几岁,但是辈分差一辈,我估计叔侄关系,Dorji问我明不明白,我说明白的,我的名字中间字是辈分,同年龄段亲戚也不少。小陶么,一向抓重点,那些无关轻重的小事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自动过滤掉。
发表于 2017-8-17 18:36 显示全部帖子
  我第一眼看到小P的时候,居然觉得他面相、身形特别像上海男生,比较儒雅,没有一丝村夫的俗气。Dorji介绍说,他还是在读大学生,暑期出来赚零钱的,果然“腹有诗书气自华”啊。

  小陶问,“那么这座山,队伍里有谁爬过?”Dorji说,“老P啊,他爬了几十次都不止了,年轻时就开始当向导,现在年纪大了,退居二线做厨师了,还更受欢迎了呢。”
发表于 2017-8-17 18:38 显示全部帖子
  印度老板发问,“你们有什么忌口的食材吗?我好让厨师避避开。”我回,“我们什么都吃,就是不能吃辣。”印度老板吃了一惊,“你确定来印度不吃辣?”

  我满脸堆笑,“不好意思啊,不是不想吃,是不能吃,何况要爬山,不想先挑战肠胃习惯。”老板摆摆手,“算了算了,明白的,你知不知道Stok Kangri是不允许中国人攀登的?”

  这下轮到我们大吃一惊,这唱的哪出?!老板狐媚一笑,“其实很多印度人都不办登山许可的,直接来来去去。你嘛,要嫁的不是中国人,所以文件层面,我帮你搞定了。”小陶赶紧恭维,“老板您真是我们的救星、真是全心全意为客户着想、我们真心真意感激您!”

  老板再次摆摆手,“小事小事,我该做的都做了,爬不爬得上去得靠你们自己了。话说,前几天,一个13岁的印度小女孩都登顶了。”老板,算你狠!
发表于 2017-8-17 18:39 显示全部帖子
  回到酒店房间,小陶说,“你也别嫌印度人心胸狭隘,我在中国某地不也一样的境遇么?到了营地,突然说有什么人要来视察,让我呆在屋子里别出来。至于那一路,毫无契约精神、各种借口额外加价要钱、各种尝试降低合同标准,越野车试图换成面包车,你也不是感慨万千,觉得像在和土匪打交道么?”
发表于 2017-8-17 18:39 显示全部帖子
  我有点小激动,“那是,我再三跟他们强调,在家玩手机最省钱,出门是为了好风景、好体验,双方都面对面了,还不停找理由涨价,脸皮厚得真是没法形容。他们要是一开始报价高一些,安排得好一些,我们反而会感激,觉得物有所值。见面了再赖皮,一副‘你不加钱,那你飞回去好了’的小人嘴脸,真是令人作呕。更不要提加了7百块租用的帐篷漏水,于是再加几百块租住营地的屋子。中途的某个扎营点,重口味饭菜吃不惯,室内又浓烟呛人,放下碗筷出去透个气,女主人直接骂我们‘刁’。冲顶回来,行李啥的都没了,衣服都没法换,就留个人传话,让自个儿去中途歇脚点找他们,就为了骡子驮个人下山再多赚几百块,因为我们早早声明‘从哪儿走上来、再走回哪儿去’。我的胸口口袋里早早装好了2个5百块的红包,有些人真是不值得被尊重,所以后来我去上厕所,换成一个3百、一个1百,要不是你坚持,我真不想给小费。”
发表于 2017-8-17 18:41 显示全部帖子
  小陶笑笑,“你现在知道某山那么有名,但没几个西方人敢来爬的原因了吧。跟你说个故事,有支外国专业登山队,去那儿登高难度技术型山峰、打算开辟一条新路线,也是谈妥了的价钱,半路上漫天加价,外国人一急,就说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金额方面结清然后散伙儿。这支队伍寥寥几个人,花了一周才把所有物资背到营地,最终登顶成功。媒体采访的时候,这群绅士半开玩笑地说,多亏当地村民的违约行为,只好自己上上下下搬运东西,完美适应了海拔,间接促进了他们的成功。这些乡野村夫躲在局域网背后,平时拼了命打广告,却不知道自己的家乡早已声名远播。”

  我愤愤不平,“我就奇了怪了,这批人和尼泊尔那批人,都是Z民出生,怎么民风完全不同、简直云泥之别?!”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8264超级会员卡 享受全年户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