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它

让多方资源落地,松果把滑雪场变成了营地

查看:811 | 回复:0
发表于 2017-8-24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段明辉

松果夏令营创始人

松果夏令营简介:

松果夏令营以太舞滑雪小镇的服务设施为依托、以列邦教育的优质资源为内容,整合出最适合国内孩子成长的主题式夏令营。与出境游学项目相反,松果夏令营把国外优秀的模式和师资引入到国内,以“孩子的成长”作为产品理念,打造出精彩非凡的暑假记忆。


松果营地是列邦(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段明辉在今年创立的第一个营地。


列邦教育从2013年开始做出境的夏令营、游学项目,这些项目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把国内的孩子送到美国的传统野外营地,另一种就是把他们送到国外的教育机构,比如私立中学。通过几年的运作,段明辉积累了丰富的国际营地经验。


由于近几年国内营地教育行业的日趋火爆,加上自己出于业务扩展的考虑,段明辉于今年3月与太舞滑雪小镇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打造松果营地。


1

市场因素催生松果营地的诞生


从3月份与太舞签约并开始策划,4月底把所有的师资团队确认,5月开始做市场招募,段明辉一直处于忙碌状态。由于是第一年,他并没有定特别高的市场目标,产品以两周寄宿营为主,第一期只招募了40多个营员。


至于为何加码国内营地,段明辉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方面是,国内市场的消费能力越来越强,市场需求提升。段明辉分析,美国的营地是在二战后发展起来的,随着美国战后经济的恢复,城市家庭的父母愿意把孩子送到野外的营地,来弥补他们在野外生活经历的不足,同时可以把父母的时间给解放出来。现在中国正处在工业社会时期,很多家庭有能力、有需求让孩子接受营地教育。而且也有很多家长对国外有很多顾虑,比如说欧美等国今年频频曝出安全事件,家长们也会觉得国内比国外安全。


另一个方面是,段明辉做的出境游学,面对的主体是年龄在11岁往上的孩子,因为国外营地也有一个接待的标准。但是这两年国内家长普遍存在焦虑情绪,导致在孩子八九岁的时候,他们就想把孩子送到国外的夏令营,但根据经验,这些孩子是不适合去出国的,他们会面临生活困难和语言不通等诸多问题,所以这类孩子比较适合留在国内去参加一些营地活动。而且从游学市场的的角度来讲,虽然从2013年到现在都处在增长阶段,但有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5年,游学市场是呈十倍的速度在增长,但是从2015年到2017年,增长速度大概在50%~60%,增速已经放缓。


从价格角度看游学市场,相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还是太贵,就算游学机构把自己的利润控制得很低,好点的美国游学产品价格也在4.5万元到6万元之间,“那这样的产品,它的受众群体已经是在收入阶层里处在金字塔塔顶的位置了,很多家庭可能会选择2万或者3万的游学产品,但是这些产品就是注水非常严重的产品,只是一个旅游项目,跟教育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就应该把国外的这种营地教育的理念往国内聚集,以符合大众需求。”段明辉认为这个时间拐点是在2016年出现的。



2

多方合作,整合课程和导师资源


段明辉的游学产品目的地,除了传统的以运动为主的美式营地,更多的是私立学校举办的营地,这种营地的特点就是主题鲜明。结合国内营地教育行业现状,段明辉认为,国内营地也应该以主题营为主。他认为国内家庭对主题的需求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主题要求比较明确,因为夏令营到最后还是家长孩子共同作出的选择,甚至大多数情况下的话,家长的决策权要比孩子的决策权会更大,因为家长可能会把一部分信息屏蔽掉,不让孩子知道;二是国内的家长希望孩子不单单是去体验一个营会,更希望在技能方面有比较明显的提升,如果没有明确、繁多的主题,家长会认为你的营地是没有价值的。


所以段明辉给今年营地课程定了三个主题:运动、脑部拓展、艺术。运动方面,段明辉并没有选择足球、篮球等大众化的运动,而是选择了棒球这个很国际化,但是在国内有很小众的团体性运动。在特别重要的导师环节,段明辉并没有选择自己去招聘培养导师,而是选择了跟北京一家很有名的棒球教育机构——棒童来合作,由棒童出课程和导师。脑部拓展方面,虽然在国外营地和动脑相关的课程比例很低,但是根据中国国情,家长是很重视孩子的智力发育的,所以比例不能低于30%,因此段明辉把机器人编程放进课程,并由北京一家专业做脑部开发教育的机构——火星派负责课程和导师的提供。在艺术方面,段明辉选择的是戏剧,并找来戏剧教育机构——稚得其乐提供导师和课程。在课程组合方面,是半天的营会活动+半天的主题课程。


除了课程导师,生活导师也是营地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生活导师的选择上,段明辉没有全部选择大学生,而是尽可能的选择了中小学的老师。“大学生在心态上普遍存在不成熟的现象,而且我也吃过大学生的亏,在项目运转的过程中他说不干就不干了,给项目造成很大麻烦,但不是所有的大学生都不能胜任工作,也是有一些在经过一个夏令营的锻炼之后成长为合格导师的。”虽然学校老师要求的报酬比大学生高,但是目前的中小学老师,尤其是毕业之后工作两三年的年轻老师,对待新事物有很高的学习热情,另一方面,因为在学校工作了几年,他们对待教育已经有了一定心得,在处理问题的能力上也相对较高。此外,再加上4名国际导师,松果营地的工作人员一共是28个,导师与营员配比达到了1:3.“虽然成本很高,但是我们需要保证质量,打响品牌。”


3

选择与景区合作的好处


作为一个与景区合作营地的成功案例,段明辉列举了与景区合作的四大优势:


一、太舞滑雪小镇坐落在崇礼,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室外比赛场地,拥有7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住宿、餐饮等硬件设施健全,这是营地的基础条件。


二、距离适中。从北京到太舞大概有3~4小时的车程,“这个距离是我去看美国的营地时比较理想的一个距离,如果营地距离市区低于两小时车程,是不适合做寄宿营地的。”


三、自然条件好。当北京市区温度飙到40度上下的时候,太舞小镇的温度白天还在24度以下,晚上能到15度左右。“我认为夏令营,就是要能体验到和市区不一样的生活,太舞的自然条件也非常好,非常接近于我对一个营地的要求。”


四、安全。作为一个度假区,在景区的红线范围之内,太舞小镇的安全工作是可以保证的,因为景区是警力配备很完善的地方。


而段明辉与太舞滑雪小镇的合作,也是一个共赢的局面,段明辉解决了营地的问题,而太舞也在夏季的经营淡季拓展了一项业务。


“我们的合作方式其实偏向于战略层面,合作双方承担各自的成本,太舞主要是提供场地、餐饮、交通、住宿等硬件的支持,而我们来提供软件的东西,包括导师、课程以及招生的工作。双方各自承担所负责部分的盈利以及亏损。”


——俱牛(ID:hwydjlr)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