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364

主题

1

今日

幺妹峰

2016幺妹攀登手记

查看:51192 | 回复:48
发表于 2017-9-13 22: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小芳75 于 2017-9-20 22:20 编辑

2016.10.25



夜里并不觉得脚冷,相反还觉得很温暖,依旧是老程序,烧水、吃饭、收拾装备,拔营,看着那个被我们坐了一晚上的冰台阶,平平坦坦的,居然有些舍不得走,因为不知道今晚会是什么样的营地,或许会不如这里呢。



2016-10-25 0820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477324585_IMG_05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预言总是那么准确,果然晚上露营时应验了我的猜想,且是后话,一会儿再说。

收拾完毕,开始今天的攀登,头顶的岩壁陡直光滑,甚不好爬,晖总决定从左侧横切寻找向上的路线,我跟攀保护,他在左侧向上的一个拐弯后不见了,之间绳子一点点向上拉,待绳子不动的时候料必是在建站了。因为已经看不到人影,只凭平时搭档时了解的程序和习惯,待他绳子一抖,有个很小的声音传来“可以爬了”,我便收拾装备,拆除保护站,背好背包跟着横移过去,已经5400多米的海拔,每走出一步都呼哧呼哧喘成狗。


DSC011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梦幻之路”的那个冰槽,我们已经爬到相当于冰槽下段1/4的高度。整个冰槽的下1/4均为稀稀拉拉的冰覆盖,能看见片状的岩石和冰面混合的部位,看起来难度相当大。与晖总再次商议后,决定放弃冰槽路线,仍旧沿西北壁向上攀登。


DSC011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横移到保护站,按规矩取下冰锥,累的不轻,已经不记得爬了多少个绳距了,只想着能早点找到营地,早点扎营。因为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


DSC061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晖总在看不见的上方已经好久,只感觉绳子在一抖一抖的动,也不见上升,更听不见声音,我喊了几声不见回音,无奈只能耐心的等待。

太阳已转到山背后,身体逐渐变冷,因冰坡的倾斜,使得脚踝吃力较大,时间久了极其不舒服,堆在大腿上的绳子压的腿和腰各种酸痛,像千斤坠儿勒在腰上。


DSC061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手台里传来晖总可以跟攀的指令,待我爬到一大块岩石的左侧发现是一个很陡的冰雪岩沟槽,晖总的保护站建在沟的顶端,然而天已经开始变黑,可是我并没有发现可以扎营的地方。晖总在冰坡上打算扎营,“又要开始刨冰建营地么?”我哭丧着脸问。

“不然怎么办?”晖总依旧很淡然。

根本没有可以扎营的地方,虽我早已经克服恐高的毛病,但几天持续越来越高的在六七十度的冰坡上攀登,那种落于平地的安全感越来越远离我。面对此时,我好想有个可以平躺下来的地方,能有一点的安全感来慰藉我忐忑的小心脏。

“要不就下方的岩石哪里吧!冰雪少一点,你过去找个缝儿塞个岩塞。

我胆战心惊的踩在岩石尖上,靠近岩壁后将一个岩塞塞到岩缝里,感觉牢靠后将菊绳连接岩塞,做了一个备份。

晖总在上方加固保护站后,下来开始整理营地,所谓营地不过一个屁股宽的地方,而且还有个岩石尖,砍平冰雪后将A塔挂在岩塞上,又要坐一夜了。在这寒冷的高海拔,坐着过夜已感觉不到不适,都是六十度左右的冰坡,营地没有刨出来放脚的平台,直接套上睡袋坐在铺了防潮垫的“营地”上,狭小的地方再加上脚没有支点,一个劲的往下滑,虽有保护站的两个保护连接安全带,但这种状态怎么也睡不安稳。甚至坐都坐不稳当,时不时的要用脚隔着睡袋踩在附近一个岩石尖,往上挪一下使屁股能全部坐在“营地”的垫子上。

最后,晖总想了个办法,把背包挂在脚下绳索上踩着,算是有个勉强凑合的支点能稳住我们俩的脚,但不敢使劲踩,唯恐踩掉了。


DSC011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老天还算给力,夜里风不大,也或许是因为我们在这个沟里,所以感觉没什么风。很奇怪这么不舒适的姿势也能睡着,如果在平日里料想怎样也是不能入睡的。

人的适应能力真是强的可怕。

发表于 2017-9-13 22: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小芳75 于 2017-9-19 22:09 编辑

2016.10.26


总算熬到天蒙蒙亮,看表已经七点多,晖总睡意正酣,待他醒来,烧水做饭吃东西又是老一套,他不知道哪儿又掏出一个牛肉干,还能吃的津津有味,再一次惊奇他的胃先生,山下时吃什么都胃口不佳,到山上又是牛肉干又是士力架……啥都吃的很有味道。我正相反,虽能吃得进面,但牛肉干说啥也咽不下,只能喝点奶粉来补充蛋白质了。



DSC011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看来,食物似乎不太宽裕,因为明显感到上升速度慢了,照这个速度,登顶的食物有点悬。

太阳升起来,虽没照过来,但也能感到略暖,收拾好准备出发的时候已经艳阳高照。翻出营地上方的沟槽,费我好大气力,一段垂直的冰雪岩混合的小直壁,呼哧乱喘爬上之后,猫腰撅耻的摘掉冰锥,一步一步向上爬,早忘了麻木的脚尖,纯粹的机械运动了。



DSC0112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抬头看高处的冰川似乎并不遥远,但真正爬起来感觉永远爬不到头,望山累死人!真不是说着玩的。

天色又开始见暗,晖总似乎找到了过夜的地方,到营地貌似是我最期盼的事,听说要扎营,虽心里很清楚可能又要坐一夜,但可以休息总是令人欣喜的。


DSC061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鼓作气跟攀到保护站,有个大冰洞呀!洞内空间很大,晖总说要在洞里扎营,我总是觉得不踏实,万一夜里冰洞塌了怎么办?我一再劝说下还是扎在了洞口,洞口有两米长一米宽的平台,居然可以躺下,早已经忘记了几晚坐着过夜了,一直叨咕这几天受了这辈子最苦的苦,然而晖总却总是一脸淡然。



DSC061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3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苦,要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蜕变成为真正的攀登者吧,而我充其量只是个体验者,不过,这个体验确实有点酷!

晖总在冰洞内探索了一番,我用绳子保护着他,天黑下来,我连忙收紧绳子,好说歹说给晖总拉了上来,若不然他还要在里面饶有兴趣的探索呢。



DSC0613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3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能躺下过夜的营地就是平安夜!

发表于 2017-9-13 22: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小芳75 于 2017-9-19 22:30 编辑

2016.10.27


我的海拔表显示的是5535,晖总的比我的差几十米,因为懒得调,就一直这样差着,所以在登至5800的时候,晖总的表才有5700+,以至于最后晖总把最后我们攀登高度定在了5700米。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冰洞的各种

每天总是我第一醒来,天色刚亮,当然睡梦期间无数次的朦胧醒来,扒开帐篷看看外面漆黑的天,望不到远处的山峰,阵阵冷风从缝隙灌入,在摸摸安全绳,在不在可靠的保护着我。一切踏实后在在朦胧中睡去。

我的这种警觉不知道会不会时刻保护着我的安全,总之,我是不是安全总在脑子里绷起紧紧的弦。

冰洞边缘虽狭窄难受,但好过坐着过夜千万倍。晖总许是睡的太舒服,太阳高照时仍不愿起来,每天我询问“起来不?”“做饭不?”得到应允后其又补一句:“你来挖雪烧水!”

极其不情愿,无比烦气的白他一眼,拧下水壶盖,刮匙刮匙身边的硬雪,冰山上的雪很不厚道,看似松散,却生了根一样硬实难挖,费劲巴力的吭哧半天才弄了一小锅雪,烧开了仅有半锅水,水壶里的剩水再热下,冲了炒面和油茶,不怎么想吃方便面,咖啡也为数不多了,估计坚持不到冲顶就得喝光。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依旧大好的天气,阳光异常充足,对比北壁的冰槽,我们已经到了1/2的高度,那个高度的冰槽开始有连续的冰瀑,想想西北壁多是六七十度的冰坡已经使我身心俱疲,难以想象冰槽里八九十度的直壁会怎样的难熬。心里小庆幸晖总放弃冰槽而选择了西北壁。




疲惫了就啥都懒得弄了,比如看表和拍照,出发的时候不记得几点,只记得阳光很好,感觉不冷了就走,晖总十足的腐败分子,总要暖和点才肯出发。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商登都是凌晨三四点出发,所以养成了慢鸟先飞的习惯。

这次慢鸟咋也不能先飞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他树根不动,我这树梢白摇晃。

晖总出发了,我保护他横切到一个比较缓的地方建一个保护站,他说从那里向上爬,我跟攀过去,又开始保护他爬下一段。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不能领攀,所以无数次设想,如果晖总意外冲坠受伤,我该怎样处理,我能判断伤情,能做简单外固定,能下降,还能……其他的没有实际操作经验,想到这里总是默念阿弥陀佛,我福大命大造化大!



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晖总对帐篷和营地总是情有独钟,或许是建营地倾注的体力太多吧,每次拔营前都恋恋不忘的对其拍拍拍,而我恨不得秒离开。



2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绳距我还是记不住几个,晖总说快到垭口了,看上去也就是一天的爬程,视觉上坡度不大,可爬起来感觉又被视觉误差给骗了,到跟前才发现坡度依然很大,脚尖踢冰早已经麻木没有感觉,随着天气逐渐黑下来,头灯照着上方的冰坡,已经看不见晖总的身影,只有微弱的灯光在很远处一晃一晃。

没有四周的参照,爬起来更加枯燥,加之夜色中,海拔越来越高,氧气越来越稀薄,节奏从歇一次爬二十步减到十步、五步,最后每向上一步都 要呼哧喘一会儿。

我期待着晖总在上方能拽住我拉上点力度,我便能省些气力,哪知这点懒是偷不得的,距离长,绳子沉,根本拉不动。我只能随着绳子的方向一步一步的挪,一个冰锥一个冰锥的摘。

时间久了,冰锥会冻住,死命的用手掌磕才能摇动冰锥,最后几十步,真是一边哭一边爬上去的,终于看到晖总的脚在我头上了,立刻嚎啕:“说好的要拉我的!”

晖总无可奈何的瞥我:“拉了呀!拉不动。”

我像瘪了的气球一样挂在保护站,垂头休息,大口呼吸着稀薄的空气。

好天气并不能持续好多天,随之高山风呼啸而来,透支体力加上每天吃的很少,能量供应不太足,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立刻冷了下来。

保护晖总,他正在一个冰岩下刨营地,硬生生的将一个陡坡又砍成一个能容纳两人屁股的平台,耗费了好长时间,也是为难晖总了,这么高的海拔干着牛一样的体力活儿。



4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随着风速加快,寒冷的感觉像噩梦般袭来,难以用语言来形容那种冷,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我不住的说:“太冷了,我一直在抖!”

晖总说:“你来刨营地”

而我抖的已经握不住冰镐,脑子里很清晰的意识到我开始失温了。瞬间我立刻集中所有精神,一手在保护器下的绳子打个结,告诉晖总,我要下包,晖总已经刨冰结束,我卸下背包,在顶包里摸出一个暖宝宝,撕开后塞到手套里,开始发热后一股暖意使我不再抖的那么厉害。

晖总紧锣密鼓的将帐篷挂在保护站上,铺好垫子,让我坐在帐篷里面,单薄的帐皮能挡住一点风,虽略暖,但还是发抖,意识里只有冷。晖总也意识到了我的失温,忙掏出我的睡袋打开,从脚上开始将我套到睡袋里,水壶里还有水,温热,喝了几口后略好转,但只是抖的轻点,一直没有停止。

晖总忙活完也坐到帐皮里开始清点我们的食物,还能坚持三天,距离垭口怎么也还要一天,垭口到顶峰最少两天,下撤两天,那么这点食物怎么也坚持不到最后了。

帐皮外呜呜的高山风,势头越来越猛,夹杂着密密麻麻的雪粒也来了,顷刻在脚部的睡袋上就积了厚厚一层雪。

天气开始转坏了!高海拔的好天气是有周期的。

我粗略评估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加上食物不够,有点心虚的跟晖总说:“我觉得登顶有点悬!我失温了,会不会冻死在幺妹?”

那一刻觉得跟死亡离的好近,比被大石头砸的那次更近。

晖总一句:“别瞎想了,不会的。”

“哦,不会的,那我就不抖了。”给自己一个心里暗示,手里的暖宝宝似发挥了无限的威力,更像我的一根救命稻草,狠狠的攥着,听着风在嘶吼,和雪粒敲打帐皮的刷刷声,半梦半醒中又坐着度过了一夜,晖总的表是5760米,我的表曾经看了一次记得是5800,之后再看的时候就是黑屏,不知道是没电还是坏了,随身的相机早被我扔在了头包里,电池在低温里也耗光了电量。

发表于 2017-9-13 22: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小芳75 于 2017-9-19 22:38 编辑

2016.10.28


夜里几乎没睡,高山风夹杂了雪粒刷刷的击打着帐篷,能听到远处山谷里呼啸作响的风声更加肆虐。帐篷呼啦呼啦的不停的拍打着我的脸,尽管我把睡袋头部的抽绳拉到最紧,把脸埋的最深,也仍然不能躲避帐篷的拍打,无奈我用手拽住帐篷的一角,用力扯到身边,才能略微安稳的迷糊下来,稍一睡着,手就松了,立刻又被疯狂的哗啦拍打声惊醒,如此往复……不知过了多久,极度盼望着天亮,风能停下来。

还是觉得很冷,渴望着天亮后能有暖和的阳光,不由得哆嗦着问晖总:“我们能回去么?我们会不会冻死在幺妹上?”曾经那么自信的任务一定能安全回家的我此时也恍惚了,我知道自己的状态还没到崩溃的时刻,但是不知道这样的天气还要持续多久。如若一直暴风雪,那么即便天亮就下撤也是极其困难的。



DSC0114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眼巴巴的盼着风停雪止,盼着天亮出太阳……那种渴望如同对生的眷恋与不舍,眼前浮现出一幕幕山难的图片,也在想会不会我们也会成为不久之后众人议论的图片。或许只是我自己的胡思乱想,因为旁边晖总呼呼睡的甚是香甜!睡不着就一直意淫:火鸡、烧鹅、螃蟹、大虾……下山一定要去吃金钱豹,据说成都有一家,要把山上亏欠给胃先生的都找补回来!不过后来到成都按地址找到金钱豹的时候才发现,丫早就停业了!

早上雪停了,风还很大,一睁眼看见屁股周围的垫子上积了厚厚的雪,掀开帐皮看见外面的背包和装备被雪埋了,摸了摸睡袋,感觉不怎么暖和,可能潮湿了吧,但却丝毫感觉不出来,只觉得不暖。晖总又开始清点食物,算来算去也是不够了,最后说:“再看一天,如果天气还不好转的话就撤!”看那神情,好大的失落与不情愿。

我心里嘀咕,天气好的话吃的也不够了呀!看他还是心不甘,不管他,看风景吧!熬到天亮,我似乎又来了精气神,也不再冷的发抖。



2016-10-28 1639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午时分,雪渐渐停了,但是多云天气,晖总望来望去,不甘心呀不甘心,最后让我保护他往上爬了爬,看看到底离垭口还有多远,看了之后退下来,生无可恋的说:看这天气,还是撤吧!站在下面看着离垭口不太远,在上面看至少还要爬一天。垭口到顶峰的山脊,没有人攀登过,虽说当时福叔和搭档是从这里下撤的,但书中描述并不具体,尚无资料可查,也不确定需要几天,只剩3天的食物,估计是不够了。原地再歇一晚,明天下撤!

一直没明白,为啥要原地歇一晚再下撤,要知道所谓的“原地”只有一个屁股那么大的地方,要老老实实呆半天一夜……想想就觉得枯燥。

不过听到能下撤,心里暗自欢喜了一下,各种梦的泡泡冒出来,海鲜、串串、兔头……唉!可怜见儿的挨饿的人。

发表于 2017-9-13 22:5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小芳75 于 2017-9-19 22:47 编辑

2016.10.29


高海拔的天气说变准变,刚刚还好好的,转瞬又下雪,夜里又坐了一夜,屁股周围昨天清出去的雪又回来了,再赶它们出去,睡足之后收拾装备开始下撤,心情莫名的轻松,感觉距离回家的路马上不远了,安全回家的诺言即将实现。


2016-10-29 10575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16-10-29 12254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5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5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6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6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本以为下撤是件轻松事,却忘了高海拔负重下撤也是极其悲催的,虽不及攀升累,但也辛苦的腰酸胳膊疼,气喘不亚于往上爬,而且脖子得一直歪着向下看路线,感觉都要转筋了。



DSC0117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8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8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9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9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19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2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6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6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6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7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7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直下撤到天黑,没找到原来的营地,到处都是冰雪坡,根本找不到能落脚建营的地方。

我和晖总最后结组下攀,天黑的已经看不到远的地方,干脆随便找个地方刨刨建营算了,我有点耐不住性子。

晖总却是考虑周全,担心坡上会有落石砸到我们,最后还是下降到一处岩石台阶下露营。唉!说是露营,无非还是坐着,而且天黑仓促,营地没的选择,坐的很不舒适,一个斜的岩石台阶,坐着坐着就出溜下去,为了稳定住身体,隔着睡袋踩在一个岩石棱上,才控制住不再出溜。虽说有保护,即便出溜也不会有啥事,但一想到保护绳持续受力就觉得不踏实,还是踩着点岩石心里有安全感。

晖总艺高人胆大,保护绳拽着,踏踏实实钻进睡袋里睡的还挺香。

风还是没停,虽然白天天气还好,阴晴交替,可是夜里风总是很大,又在风声呼啸中度过难熬的一夜。

发表于 2017-9-13 22:5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小芳75 于 2017-9-19 22:59 编辑

2016.10.30


天色刚亮,晖总也醒来,一改往日太阳升起才开工的作风&大阴天,没有太阳了。阴风呼啸,寒意袭人,忽然发现我们昨晚露营的地方不能直接下降,下面是个悬崖,环顾四周才发现,原来距离上来时的老营地并不远。

还得顺着绳子爬上三米,再下降,晖总在上面留了两颗冰锥做保护,只需拽着绳子上升就可,三米的岩石上去也费了不少力气,显然体力下降了很多。


DSC012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2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2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7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7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7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618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随着下降,坡度变缓,开始结组倒攀,晖总已经能侧身往下走了,我却不敢,还是倒攀,绳子有时会在脚下,一个不小心就勾到冰爪,脚踝一歪开始下滑,本能的冰镐向雪里插,镐是插住了,一只手却脱镐,幸亏晖总及时拽住我,滑了几米,还算幸运,但也吓得不轻,下降极费脚踝,一直处于酸痛状态。

终于C2了,留在那里的食品和登山杖都被雪埋了,好不容易扒出来,吃了些东西,继续下撤。


DSC012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黑前,我们下撤离开了落石频繁的区域,到达冰川根部时,回望第一天上攀被落石砸到的地方,心里无数次“阿弥陀佛……”

乱石的下撤虽说没什么危险,但体力下降,对身体的掌控也下降,碎石一滑就一个屁墩,无数个屁墩过后,我的冲锋裤算是寿终正寝报废了,最后有点连滚带爬的意味。

DSC012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0122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晖总看着我,感觉到了他的哭笑不得。快到大本营还有需要绳子下降,离开冰川后我俩每人背一根绳子,晖总在前面,用绳子的时候真恨不得赶紧把自己背上的绳子扔给他,真叫沉!他用绳子套在大岩石上,等我完全降下来后抽掉绳子继续下坡。

坡上的碎石像被下了魔咒,我一踩,准哗啦啦滑下一片,随之我屁墩出溜一段,如此往复,直到坡度极缓之后才停止这种状态。

下来的沟并不是大本营的那个小沟,还要翻过一道梁,最后来个爬升才能到营地。

又崩溃了,天已经全黑,爬升那个大土坡也欺负我,明明晖总爬过去没事,可我就踩着他的脚印上去,那土坡上的石头就哗啦一下塌下来,吓得我哎呀叫了一声,急忙用手搬住一块石头不敢乱动,万一滑下去也有好几米,挺高的呢,九九八十一难这最后还给我来一下子。

晖总在前面放下背包,用一根登山杖把我拽了上去,到山梁上了,顿时轻松至极,从梁上走下去就是大本营,突然觉得脚步轻盈许多,直到大本营的帐篷前,顿时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不管怎样,总归有惊无险,算是平安归来吧!

大本营这一觉睡的真踏实,几乎都忘了躺着睡觉是什么滋味了。

发表于 2017-9-13 22:55 显示全部帖子
占楼……………………
发表于 2017-9-13 22:55 显示全部帖子
占楼…………………………
发表于 2017-9-13 22:56 显示全部帖子
占楼……………………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9-14 10:14 显示全部帖子
小芳75 发表于 2017-9-13 22:53
占楼…………………………

加油 补楼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