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4903

主题

郴州

《只为遇见——西藏骑行手记》

查看:1174 | 回复:3
发表于 2017-10-31 10:05 显示全部帖子

【只为遇见——西藏骑行手记】楔子

楚山狐(八路)




题记:所有的不期而遇,只为遇见你



楔 子



八月的太阳依旧炽热,树上的知了依旧在这个夏日鼓燥,午后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


我躺在靠窗的地板上,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凝固,外面没有一丝风吹进来,墙上的风扇使劲地摇着头,口中却拼命地吐出热气。地板在发烫,我努力地挪了挪身子,地板上留下一个汗渍渍的人形。


这次从高原回来后,人仿佛被抽空一般,整整十天,独自躺在空荡荡的客厅地板上,一动不动,几乎与世隔绝,不跟任何人联系,打进来的电话也几乎不理。甚至好几天干脆把手机关了,不被外界打扰。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我似乎一直走不出西藏这块神奇的土地。

也许西藏是一个谁都无法解开的千古之迷,竟让我不顾生命危险一次次踏上这块土地。又是什么魔力吸引着无数的人踏上这块神秘的土地?


有人说,西藏纯净的天空能洗涤每个人心中的一切烦忧;西藏能让世间的浮躁瞬间变得平静、圣洁;还有人说,西藏是一副最好的疗伤灵药,专治心灵受伤的人,挽救丢失的灵魂,包括那些为爱痛苦绝望的失恋者。


这让我想起了发生在川藏路上一个真实的故事,对我讲述的是故事中女主角的亲姐姐,也是我在骑行圈中认识的一个女孩。


三年前的一个五月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的初夏,在离西子湖畔不远的天堂杭州一个幽静的小镇上,夏夜里常常传来一个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声。与女孩相爱三年的恋人在四月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里,突然有一天,不告而别,一夜之间从她的世界里彻底消失,杳无音信。女孩找遍了所有与男孩有关的地方,但男孩仿佛从人间蒸发,无论她用尽任何方法去寻找,始终无半点音信。女孩终日以泪洗面,曾有几次要自杀,甚至割腕。所幸她姐姐寸步不离地陪在妹妹身边,才暂时没让悲剧发生。


有一天,女孩突然对自己的姐姐说,她要骑车去西藏。姐姐一听惊愕不已,又不敢多问,生怕刺激这个既敏感又脆弱的妹妹,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去西藏?妹妹面无表情地说,我就要去西藏。


做姐姐的当然不放心让妹妹独自一个人骑车去西藏,虽然看似柔弱实则很有个性的妹妹一旦做出决定是谁也不可能改变的。于是她这个当姐姐也横下一条心,决定陪着妹妹一路骑车去拉萨,至少可以每天看护着这个早已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妹妹。可是,这姐妹俩一个纤细,一个柔弱,先别说骑车去西藏,就是坐火车、飞机去,也不一定能承受高原的独特的气候,特别是高原反应。西藏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地方,它不仅考验一个人的身体素质,更得有坚强的意志。要命的是这姊妹俩从小就生长在良好的家庭环境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父母宝贝着呢。


但妹妹如此绝决,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姐姐心想,既然妹妹坚决要去,谁敢阻拦,她每天要死要活的,总不能每日把她绑在床上吧。她如果坚持自杀,谁拦得住呢?又想,也许出去走走,对妹妹会好好处,至少不会每天生活在失恋的痛苦中。但愿圣洁之地的拉萨能化解一个人心中万千的愁怨,从无望的感情中把妹妹解救出来。


于是,姐姐从杭州一家有名的效益相当不错的国企辞职出来,陪同妹妹在五月的一个中午乘火车到了四季如春,花香遍地的昆明。然后在昆明市一家自行车的专卖店买了两辆山地车。她们对山地自行车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姐妹俩只在上学期间骑过那种普通的自行车,上大学后,再也没有碰过这类交通工具。车店老板现场给她们简单演示后,姐姐俩在昆明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始上路了。


就这样,两个纤细的背影扭扭斜斜穿过昆明的长街向西而去。


这段路我于2012年第一次赴西藏骑车走过,那时,出城后不久就遇到修路,破烂不堪,尘土飞扬的路让我这个驰骋骑坛多年的老手苦不堪言,痛苦不已。我无法想象这两个无半点骑车走山道的柔弱女子是怎样度过第一天的骑行。只是希望在她们经过时路已经修好,否则她们俩的第一天就得彻底崩溃,前面的路还不知该如何走下去?


当天,她们走了几十公里,到达一个叫一平浪的小镇住了下来,妹妹似乎没有了在杭州家中那么悲伤,但很少说话。姐姐心中稍感安慰,心想也许这一路走过去,说不定真能把妹妹心中的那份痛苦给磨平了。


第二天早上姐妹俩早早地从一平浪小镇出发了,并一头扎进了莽莽的大山之中。云贵高原可不仅是地理教科书上的一个名词,这里崇山峻岭,山路崎岖,急弯窄道,险峻无比。


记得当年与我一起走在这段路上的一个二十三四岁,正在上军校的尉级军官,他仗着年轻,还天天在军校强化训练,与我一路拼杀第一天从昆明就到了大理,足足两百公里。两天后(在大理等待其他的队友),从白云覆盖的苍山脚下,沿着平静如海的洱海,向丽江走去。一个大坡上来,那名军官的右腿膝盖关节发生巨烈疼痛,待坐下来喷了半瓶云南白药,疼痛却丝毫没有减轻,只得半道上拦住一辆车,到了元南省的鹤庆县。


当晚我们赶到鹤庆,他跑过来跟我们住在一家每晚只需九元钱的旅店,并同时把下午在鹤庆县最大的一家医院的检查结果告诉我们,关节膝盖骨严重磨损,医生郑重地警告他,要想保住这条腿,此生不能再骑车,否则以后连走路都会很困难,说不定要坐在轮椅上。


无奈之下第二天他只好搭车去了丽江,然后再从丽江搭火车回部队,去接受更好的治疗。与我们分别的那天晚上,他眼含泪水对我们行了一个军礼,沉重地说,兄妹们,大家一路保重,我没走完的路你们替我走完吧。


我们这十多个队友也一个个黯然神伤,队伍中唯一的一个来自山西太原的女孩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如今,这一对柔弱的姊妹怎么能翻过这连绵的大山呢?


第二天早上姐妹俩趁着山里凉爽的空气往大山里走去,快到中午的时候,姊妹俩已累得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终于到了山顶,姐妹俩一阵兴奋,总算征服了一座大山。紧接着便开始下坡,道路陡峭,山道崎岖,在一处急转弯的下坡路段,妹妹来不及刹车减速,连人带车摔下了山谷。


跟在后面的姐姐见此情景吓得差点昏倒过去,一边哭一边大声喊着妹妹的名字,然后连爬带滚在山谷里找到躺在地上的妹妹。看着妹妹一身血肉模糊,手脚尚能动弹,姐姐一下瘫软在妹妹身边。。


姐姐一边安慰受伤的妹妹,一边打120报警。两个小时后,从昆明开来的救护车才赶到事故发生地点,几个强壮的医生护士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把妹妹抬上车,救护车一路呜呜声到了昆明的一家大医院。


上天垂怜,妹妹受的只是皮外伤,并未伤及筋骨,背上却被尖利的石头划开一道几寸长的口子,逢了四五针。


妹妹在医院一躺就是大半个月,姐姐寸步不离精心照顾。到底是年轻,伤口好得很快,半个月内就可以拆线了。


拆完线后,又在医院休养了两天,终于可以出院了。做姐姐的心想,妹妹受了一次惊吓,应该回心转意跟她回杭州去了吧?


出院的当天,妹妹转过脸对姐姐说,她还是要骑车去西藏。姐姐一听,两滴泪珠滚了下来,对妹妹说,你要是还坚持骑车去,会死在路上的。

妹妹面无表情,斩钉截铁地对姐姐说,回去也是死,既然横竖都是死,死我也要死到西藏去。并坚决不要姐姐跟着一起走,还威胁姐姐说,如果她非得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会找一个山崖跳下去。

我不明白是怎样的一个男人把这个女孩伤害得连一丝求生的希望也不给自己?


我不知道做姐姐的当时是怎样把妹妹再一次送出昆明的,她叙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姐姐怀着巨大的痛苦与不安回到了杭州,每天六神无主地等待着行走在西部这块连绵不尽的大山里的妹妹的消息,瘦小的妹妹却果决地把手机都给关了,不与任何人联系,也许是想断了与杭州一切有关的任何消息。


两个月后的一天,每天苦苦等待的姐姐在绝望中突然收到一条信息,是失去联系已久的妹妹发来的,告诉姐姐,她已经到了拉萨,一切都好,勿念。


姐姐悬了两个月的心才算有了着落。


隔了半个月,又收到妹妹的信息,说人已在佛国尼泊尔


半年后,妹妹辗转到了蒙古国。一年后,妹妹跟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在一起,两人一道去大西洋彼岸的加拿大,并在哪里定居下来。


我真心祝愿这个受尽情爱痛苦的妹妹在异国他乡永远幸福。


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在西藏到底遇见了什么,让她的人生又一次充满了生机,是那山那水那佛塔那经轮?还是大召寺内喇嘛声声颂念的梵音化解了女孩心中的不尽的戾气与爱的魔障?


西藏,你永远读不懂参不透。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1-1 10:22 显示全部帖子
图文并茂  浏览效果更佳美观喔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11-1 10:50 显示全部帖子
题记:所有的不期而遇,只为遇见你

第一回  赴成都一波三折  滞郴州通宵晚点
随着夏天的到来,吵吵嚷嚷大半年的川藏线骑行也日渐临近。

六月下旬,开始提前在网上订购去成都的火车票,今年的中小学校暑期放假的时间预计在七月一日左右,所以我跟狼头商量购买七月三日至四日的火车票。当狼头打开12306网站,网页上显示,由于暑期列车运行调整,七月从郴州去成都的火车票网络上不预售。但狼头告诉我,六月底有去成都的火车。

今年各学校的期末考试提前到了六月的二十五日,考试三天,到二十七日结束,学生考试完我基本上没我什么事,后段的工作全都是班主任的活了。于是我让狼头买六月二十八日的火车票,决定提前几天走,反正学校放假就剩一个期末总结大会,然后作鸟曾散,各奔西东。

狼头所在的学校由于性质不同,早已考试完毕。但他所在的学校不能提前放假,没事也得到学校蹲着混工分,还得天天考勤,这点我们单位就松懈多了,一到考试基本上是各司其责,有事的到岗执勤,没事的放羊,无人管。狼头要是提前走,只有请假了。

至于自然,根本不用考虑时间的问题,随时可以走。她最富有的除了钱,还有时间,所谓有钱才能有闲,指的就是自然这种人。

本来这次川藏长途骑行,一开始有五、六人决定同行,我呢,原计划穿秦岭,出西安,登华山,但经不住他们再三的迫切的邀请,只好改变计划陪同他们再次去一次西藏。但真正决定时,看聊却第一个退出,由于他的老母亲长期卧病,看聊又是一个大孝子,好多年来,从未离开过母亲身边一步。可这一趟去拉萨,至少得一个月左右,这么长时间儿子不在母亲身边,看聊还真不敢去想,所以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放弃这次活动,尽管他万分不舍,他知道,有些事现在不去做,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去做了。但古人说得好,父母在,不远游。

第二个退出的是骑士。骑士与狼头同在一个学校,他有时间有实力,更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他也是最初决定去西藏的倡导者与响应者。六月中旬的时候,突然对我们说,他决定不去了。原因是担心他那颗脆弱的小心脏怕承受不住高反以及缺氧,要是在半路上心脏停止工作,挂了,就摊上了大事。按理说他平时运动时的强度非常大,记得去年我们一起骑行江西南昌,全程1200多公里,七天时间,一般人是吃不这份苦的。可他说得如此严重,也就不好强迫他,真的万一在路上出点什么事,非同小可。

当我们打电话通知远在兴宁的龙儿准备购票时,龙儿关键时刻改变主意,宣布退出活动,这不缔给我们一记闷棍。龙儿为了与我们一起骑车去西藏,已经训练了大半年,几乎天天练车,她独自住在兴宁古城。在兴宁几乎看不见有骑行者,为了这次西藏之旅,龙儿可是每天拼了命的在训练,每天不是独自一人去爬十龙潭那道连续十多公里的大坡,就是骑车从白廊环湖路绕长盈头八公里大坡出来,环一圈,特别是进入六月份,时间越来越接近出发的日子,龙儿是一周几次从兴宁下山来跟着我们去程江口练车,这一来二去每天往返一百多公里,这份决心这份执着,作为一个女子,真是令人敬佩与感动。龙儿在前几天刚把去西藏的装备都买齐了,你说她突然改变主意,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现在去西藏的队伍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而我本来就是陪太子读书,有一天我找到自然说,如果她也中途退场,我肯定是不会去了,因为我几年前曾单车去过一次西藏。至少目前这几年,西藏对于我已经失去了神秘感与吸引力,而电话中的自然却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去。

就这样,狼头买好了我们三人六月二十八日到成都的火车票。

在我们三人即将踏上西行之旅前三天,龙儿突然出现在我单位的大门前,手里提着一个重重的包。看见我后,从包里掏出三瓶两斤重的蜂蜜,非得送给我们这几个远行之人。众所周知,蜂蜜是最能补充能量的,如果在半道上累了,只要轻轻地喝上一小口,立即神清气爽,精神抖擞。龙儿面对着我满脸失落,满是沮丧地说,她非常想跟我们一起去,不是因为缺乏勇气更不是因为缺钱,事出有因,家里出了点壮况,早两天在外面做工程的丈夫风尘仆仆回到家中,对她说有个工程有些不顺,想在家中好好休息几天,调整一下。作为做妻子的这个时候应该好好陪着丈夫,守护在他身边。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要承受许多的不如意,但我们不能选择逃避,只有共同去面对,这才是真正的夫妻。我理解龙儿此刻的心情,并安慰她好好在家多多陪陪丈夫。

顺便说说自然吧,自然在资兴骑车的历史并不长,但她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在去年全郴州在安仁县举办的运动会上自行车比赛取得女子前三名的好成绩令人刮目。加之这一年来的刻苦锻炼,成功把一个弱女子升级成为一个女汉子。她更大的优势是装备精良,腰缠万贯。她更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为了这次去西藏能多拍几张大片,她还特意报名参加了一个摄影培训班,真可谓是有备而去。

六月二十八日,阳光灿烂,夏天的脚步早已悄悄来临,满大街的短衣短裤,还有女孩们飘飞的裙子。

我们三个人的自行车三天前已从郴州的火车站发往成都,先一天狼头接到成都打来的电话,告之我们的单车已经到达成都站,催我们前往取车,否则三天后将收取一定的滞纳金。

当天下午四点半,我早早地在家吃过晚饭,随着铁门“咣”的一声,便开始踏上西去之旅。狼头早已在我们单位大门前等候,不一会,自然的老公开着车“滋溜”一声停在我们面前。随即我们来到了种子公司捷安特专卖店,店老板小段提前在他店门前高悬一块大红幅,上书“预祝八路、狼头、自然西藏骑行圆满成功”。

有许多的车友赶来给我们来送行,特别从三都过来的骑友,本来还有很多的骑友要过来,但因为不是周末,这个时间都正在上班,无法赶过来。

本来这次西藏之行我不想闹太大动静,所以我一直没有告诉大家具体行程时间,我只想静静地走,悄悄地回,但还是来了这么多骑友,有上班溜号的鸡汤、悠然、南楚闲人,有请假专程从三都过来的看聊、古月、小王等,更令人感动的是骑车不辞辛劳从几十公里外赶来的龙儿,还有几个我一下子想不起他们名字的骑友。


psb.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b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三都那几位骑友还给我们准备了一大包零食,有苹果、牛肉干,还有一个七八斤重的哈蜜瓜,这一包东西足足有十多斤重。我一看,犯愁了,他们肯定把我们三人当成自驾游,却不管我们的自行车驮包已然是满当当、沉甸甸。我努力往外推,他们合力往我们身上递。盛情难却,自然的老公把那包东西塞入后备箱,说了一句先到郴州再说。

捷安特老板娘拿出相机,给我们记录下这一动人的场景,随后小段又开了一个大西瓜。
psb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晚七点四十五分的火车,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便告别前来送行的骑友,在一片一路顺风声中坐上车匆匆离开,车过鲤鱼江大桥,便往郴州大道驶去。

半小时后,进入郴州市内的苏仙路,眼前的苏仙岭依旧那么翠绿,这里曾留下过八百前宋代文豪苏轼的足迹,以及苏门学士秦观的词《踏莎行·题郴州旅舍》,其中有两句千古绝唱,“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同时期的书法大师米芾专程来到郴州书写了这首词,后来苏轼被贬海南经过郴州时专门为此词题写了一个跋,于是有人把这三人所书刻在了苏仙岭的石壁上,史称“三绝碑”。上千年过去,遗迹犹存。

六点的郴州火车站热气腾腾,没有一丝风,只有送往迎来的客人。曾经与自然一道骑车井冈山的两位郴州骑友早早在此等候,他们特意来为自然送行。这是两位已经上了年纪,每人至少在六十五岁以上,但从他们的气质、精神面貌上看,不输少年,神彩奕奕。

不一会,郴州的另一名骑友田园牧歌也匆匆赶来给我们送行,别看他身材高大,面色黝黑,却是郴州一所重点高中毕业班的一名把关老师以及毕业班的班主任。今年他刚送走一届毕业生,趁着这个空档也计划骑车去拉萨。他原打算跟我们一起出发,但他一个好友(也计划骑西藏)在一所学校当校长,实在是抽不开身,所以他们晚几天才动身。

六点半,我们三人手提着大驮包,告别来火车站送行的骑车,准备进站。通过一段铁护栏,一手提驮包,一手举着火车票与身份证,来到检票口。检查员把我们手中的火车票接过去一看,不让我们进站,大声对我们,我们所购买车票的这趟开往成都的火车停开,让我们赶紧去售票厅退票。

我一下急了起来。于是三人又退回到车站前的广场上,把驮包往地上一放,留下自然看包,自然的老公也随同我与狼头心急火燎地赶到售票厅。我们几人商量,既然这趟车停运,就只有改签,只要今日能走就成。狼头紧紧跟在改签售票口的队伍里,几个售票窗口前排着几列长长的队伍,好半天狼头才挤到窗前,掏出三张车票让售票员改签到成都,售票员摆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孔淡淡地说,没有一辆火车开往成都,只能退票,最后还幽幽地说了一句,还不知道哪一天才通车。

我一听,懵了。一急,汗如雨下。我与狼头又扑向问询处,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紧张得话都说不清楚,便又把狼头推过去。

在售票厅的最右边的问询台,车站服务员耐心给我们解释,昨日湘西怀化突降暴雨,把开往重庆、成都方向的铁路给冲垮了,正在抢修,但由于灾情严重,不知何时才能通车,早则三五日迟则十天半月也说不定。

乍一闻,我蔫了,汗如流水般涌出,全身都湿透了,这回该怎么办呢?好不容易出来,跟骑车们也告别了,我还是偷偷地从单位溜出来的,还有我们的自行车早两天已经到了成都,更关键的是,通往成都的火车还不知道得等多少天才通车?

好在自然的老公常常外出,见多识广,这种事对于他是司空见惯,他建议我们改签到衡阳上火车,他开车把我们送过去。但衡阳开往成都的火车同样要经过怀化,也就是说此路依然不通。狼头跟自然的老公准备去高铁站,我却踌躇起来,高铁除了贵,但怀化方向的路况也未必畅通。

自然的老公忽然灵机一动对我与狼头说,既然没有火车去成都,那就先到重庆吧,到了重庆何愁到不了成都?于是狼头抓紧查去重庆方向的火车,天可怜见,还真有一趟,广州开往重庆北站的K202列车。

三人急忙又开始排队,狼头拿着三张火车票先去退票,自然的老公拿着钱排在售票的队伍中,我负责传递身份证。好一会,他们两人几乎同时到达窗口,我急着把身份证传过去,售票员瞪了我一眼说,急什么?我这里退不了票,那边也买了票。这时我又被急出了一身汗。

好一会功夫,终于拿到了三张开往重庆的火车票,我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人也顿时轻松了许多,但扔挥雨如雨。走出售票厅,天色已渐渐暗淡了下来,但车站广场上的人群丝毫没有减退。晚上八点十六分的火车,已经快八点了,我们抓紧时间进站。再一次告别送行的车友,自然的老公在自然的耳畔一再叮嘱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每天记得打电话给他。看着他们依依不舍的样子,仿佛是一对刚结婚的情侣乍别,难舍难分。

行李通过安验机后,我们三人来到了二楼的候车室。在炎热夏天38度高温的南国郴州,年久失修,陈设简陋的没有空调的候车室里如蒸笼一般,冒着一串串热气,加上旅客身上的汗臭,还有各种零食的气味,整个候车室发出一股股怪味,令人作呕。狼头一进去就抱怨,要是坐高铁多好,高铁站的候车室既干净又有空调。我不好作声,自然却开口道,我倒觉得很好,狼头便无话可说了。

不觉到了晚上的八点十分,离开车的时间只有六分钟了,但车站内丝毫没有动静,广播也哑巴了,更不见手里提着扩音喇叭大声招呼着我们上车的列车员。也许是火车晚点了,我们只能耐心等待。

几十分钟过去,候车室的电脑屏幕上显示,广州至重庆的火车晚点39分钟。我们一阵欢迎,虽然是晚点,但火车终究还是来了。

快乐往往是最短暂的,眼前的电脑屏幕即刻变脸,比翻书还快,字幕换成了“广州至重庆晚点,请不要离开候车室”,然后这两行字长久地留在屏幕上,始终如一。

燥热的空间,沉闷的空气使我坐立不安,接着是一趟又一趟的上厕所,从下午进入郴州后我身上的汗水几乎没停止过,一直在往外冒。自然看着我连续不断地上厕所,每次都忍不住地笑起来。

晚上十点过去了,还有不见半点动静,十一点过去了,还是没半分改变,显示屏上那两行字一如刻在石碑上,任岁月流逝,恒久不变。图片

午夜十二点钟,几个小时前拥挤不堪的候车室显得空空荡荡,许多乘K202这趟列车的旅客早已改签其它的车次,还有几个带着小孩、老人的旅客纷纷到一楼的贵宾室吹空调去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免费的空调,每人十元的空调费让我望尔却步。

半夜一点左右,候车室进来几位女乘务员大声向我们宣布,大家所要乘坐的K202列车从重庆过来刚经过郴州,四小时后才能到达广州。火车到达广州后,再用四小时开往郴州。如果运气好的话,明天早上八点左右能上车,但昨天的同一车次是中午十二点多钟才到郴州,晚点二十多个小时。

我倒吸一口凉气,但仍然是挥汗不止。唯一安慰的车已经在路上,只要坚持等待,就会有希望。

狼头与自然各自早早地霸占一张长椅,背包当枕头,呼呼地睡了起来。只有我不安地来回走动,候车室的人越来越少了,午夜的候车室静得连自然的呼吸声与狼头的鼾声格外清晰。

屏幕上的电子钟在缓慢地跳动,仿佛时间在凝固。

凌晨四点二十分,死一般沉寂的电子屏幕突然跳出一行字:从广州至重庆的K202次列车已经到站,请抓紧上车。我大声把睡梦中的自然、狼头吵醒,三人整理好驮包。乘务员也现身到了候车室,打开通道。我回过头去,刚才空旷的候车室已经人满为患。
发表于 2017-11-1 11:11 显示全部帖子
say哈喽 发表于 2017-11-1 10:22
图文并茂  浏览效果更佳美观喔

谢谢,下一章节就会有图片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