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他

《只为遇见——西藏骑行手记》

查看:78275 | 回复:469
发表于 2018-3-13 09:33 显示全部帖子
   我对芒康这个小县城一直没有好感,记得四年前我从美丽的云南进入芒康,也是下着雨,街道也是乱糟糟的,没一处干净的地方。住宿条件非常糟糕,全城的客栈都不提供热水,更无法洗澡。当问起客栈老板,他们解释说,这是藏区,我们这里的人从不洗澡。我现在还能记起在那个又冷又脏的小客栈是如何熬过的那一个晚上,时时还能感到阵阵寒意。

    如今四年过去,芒康的现状却是更糟。这么多年,内地的许多县市是越来越美丽,可芒康却是越变越丑陋。我原来还在为巴塘县抱怨,但芒康却令人气恼与愤恨。

    我选择一条宽敞一点车辆较少的街道向前行,这时乌云翻滚,暴雨又至,我像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窜,狼狈不堪。倾盆大雨中躲进一家门洞,穿堂而过的冷风差点没把我卷走。人在寒风中不停地颤抖,牙齿“哒哒”不停地打颤,跟机关枪似的。我望着黑暗天空下的街道,路灯在暴雨中明明灭灭,死去活来。

    好半天,我的手一直麻木得没有知觉,任你搓烂手皮也擦不出一点热气,人像掉进冰窖中。

     二十分钟后才从包里把手机找出来,手指却不听使唤,哆嗦着连键都按不准,好不容易找到狼头的号码拨打过去,手机自动关机,没电了。万分无奈之中只有从包底把充电宝找出来接上电源,一番折腾电话终于通了。

    狼头告诉我他们住在318线旁边的一家客栈,他让我退回到318线上,客栈门前有一个加油站,自然会在门口迎接我。我只有退回泥泞的大街,来到318国道。往前走,眼前却是一个大水潭,国道两边堆积着从壕沟里刚挖出来的黑黑的松软泥土,靠街边一条深深的沟壑,壕沟显是正在进行的城市改造中用来铺设下水管道。

    面对着烂泥、污秽黑浆的水潭感到阵阵绝望,几辆大型的卡车趟水而过,车轮大半陷入脏水中。我无路可走,只有硬着头皮推着车往污泥中闯。才几步污水渐渐没过我的鞋子、小腿,直至膝关节处,单车有一半陷入水泥浆里。冰冷刺骨,奇臭无比,令人作呕。

    终于从泥浆里拔出双腿,继续朝着318线往上走,来到滇藏线与川藏线的交合处,熟悉的街道还有几年前的老样子,不一样的地方只有比那时更脏更烂了。我一路寻找狼头口中的客栈,但没有一家叫“龙达客栈”。我只有求助于当地人,他们告诉我退回去不远就是。

我掉转车头,沿着他们所指的那条街道进去,但见街道两边均挖着两道深深的土沟,从沟里挖出来的黄泥巴全堆积在马路上,很难通行。再往前,泥土成山,挡住了去路,心中恨恨地骂自然怎么找这么一家客栈,这是人去的地方吗?

寸步难行,步履维艰。我踏上一块架在壕沟上的跳板,准备从两栋楼之间的空隙穿到对面的街上去继续寻找。还是觉得方向不对,只好又打电话给狼头。狼头说从我刚下山那个检查站下来一公里处的那家加油站旁边就是龙达客栈。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岂不是我早已走过头了?真是越乱越出错,寒冷、饥饿、风雨、泥泞、怨恨、无助瞬间涌现在眼前。


psb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3 09:34 显示全部帖子
    又一次退回去到318线上,再次蹚入齐膝盖深的泥淖,蹚过那潭污泥,再往前走了半公里,才看见山脚下那家毫不起眼的加油站,狼头站在客栈门前龇着牙频频向我招手……

    进入大门两三米,是一条长长的巷道,巷道两边都是客房,阴冷、潮湿,一股霉气扑鼻而来。就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地方,巷道上却铺着一层厚厚的的地毯,地毯上粘满了泥巴。养足精神的自然见我狼狈不堪、神情萎靡、满身污秽的样子,连忙带着我从推着满是黄泥巴的单车从地毯上引入巷道断头的一处洗涮间,地毯留下两道长长的黑黑的单车碾过的痕迹。

    我刚把单车推入卫生间的那一刹,突然停电了,整栋大楼立即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从自进入巴塘后,一路停电已经是司空见惯,这一家客栈却连一台自备的发电机都没有。自然把手机上的电筒打开,照着我把单车推入一间较宽敞的卫生间,然后从洗涮间的水龙头用桶子接水递给我,我一桶一桶地往单车上、驮包上、自己身上浇,整个卫生间顿时污泥遍地,惨不忍睹。

    忙完这一切,走到自然早已为我们订好的房间,找出一身干衣服,又折回到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半天身上才有了点热气,今个儿一整天几乎是在冰窖中度过的。

    回房间的时候恰好遇到早上护送自然的胖子骑友,他见到我开心地告诉我,我把你们的美女队友毫发无损地送到目的地,现在完璧归赵,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我连声向他道谢,他接着又说,今日搭车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今天这段路一般人怕是很难骑车过来,说不定在半路上遇到塌方,遇上危险,谁也说不准。我们是来旅行,不是来玩命的;更是来寻找快乐的,而不应该找罪受。

    我十分赞同胖子的人生观,生命永远大于一切,然后才是快乐。我一再衷心感谢他的热情帮助,要是没有胖子的一番言辞打动自然,今天自然定然会跟着我们骑车过来,要是那样自然肯定得遭大罪,更担心的是她在路上出点什么事,那该怎么向她家人交待,向她丈夫交行呢?即便什么事没发生,今天肯定到不了芒康,说不定半夜还会在半路上。

    我一直认为,天下的胖子都是好人,他们都有一个宽厚的胸怀,让人感到温暖感到欣慰。

    就在我准备跨入房门的时候,在雅安认识的那个小伙子今日感冒尚未痊愈又冒雨摸黑过来到了芒康这家龙达客栈,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了,我们又聚在了一起。此刻他同样是全身湿透,狼狈不堪,冷得发抖,说话都不结巴了。我让他先去洗一个热水澡,然后一起去吃晚饭。

    进入房间,狼头躺在被窝里翻看手机,自然在我耳边絮叨,说他们也是下午快六点时候才到的芒康,开着车都在路上走了整整一天。这一路上都是塌方、泥石流、堵车,还好他们那个年轻的司机有耐性,坚持把他们送到了芒康,有些司机半路遇到塌方就把人卸下,回巴塘去了。而他们这个司机刚买的新车,他不想这么做,因为会影响他未来的声誉,怕以后没人搭他的车。这个藏民小伙真是实诚,可爱又可敬。

    九点一刻,我上楼把那年轻人喊下楼,四人走出客栈大门,外面一片漆黑,雨还在不停地下,我们走在雨中,找到一家灯火通明自家发电的大饭店。有三个从浙江省自驾来的游客,见到我们这一群人,便围拢过来,一番打听后,都是沦落人,他们提出大家合伙吃饭,可以多点几道菜,我们自是乐意。出门在外,谁都不用顾忌太多,有缘便坐在一起,明日又将各自天涯远。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回到客栈,一片光明,谢天谢地,终于来电了。

    刚进入巷道,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下午那位断了辐条的骑友也赶到了这家客栈。我连忙问他是怎么过来的?他告诉我,下午,他往住在山腰上那户藏民家找到那家主人,让他开车送到芒康。藏民说,停在院子里的汽车早坏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横下心,推着单车一路走了三十多公里,还没到半山腰天就黑了,只有开着单车上的车灯慢慢走在大雨中的宗拉山,拖现在才到,累死了。

    我建议他明天抓紧把那堆没用的装备寄回家去,因为后面的路更难走,山更高,车坏在路上很麻烦。他说,明日先在芒康休整一天,把车修好再说。

    趁着有电,把今日湿透的衣服、雨鞋都洗了,用老板的洗衣机把衣服甩了下水,拿到二楼大厅晾在铁丝上。

    晚上十一点多钟坐在床上摊开日记,才写了两行字,头一歪便睡着了。快一点的时候醒来,披上衣服走到二楼把湿衣、鞋拿到房间,打开电吹风对着吹了起来,在风扇“呜呜”声中把今日未完的日记补上,直至午夜两点。

    万籁俱寂,大地沉沉。
发表于 2018-3-15 08:40 显示全部帖子

第十二回  拉乌山下美如美  觉巴山中宿登巴




    7月10日

    早上的芒康依然下着雨,龙达客栈门前依旧黄土漫天,黄浆四溢。今日准备上路的骑友不多,稀稀落落没几个人起床。虽然这个客栈昨夜住满了骑车过来的人,大厅中满是脏兮兮的自行车,但他们当中大多选择在芒康休整一天,许是昨日太累太苦。
psb.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5 08:41 显示全部帖子
   自然决定骑车过去,昨日虽未见她后悔搭车,但搭车对她来说无疑是既无奈更不甘心,大老远跑到川藏线无非就是想骑车到拉萨,如果一路搭车,就失去了此行的意义,还不如自驾过来。

    三人全副武装,把雨衣穿在身上,一见到满街的黄泥巴,狼头又在后悔不该把鞋套丢在巴塘,不能防雨至少还可以挡泥巴。把昨夜用电风扇吹了一晚上终于干了的雨鞋穿上,带着他们冲进黄浆漫漫的芒康县城中心。


psb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5 08:42 显示全部帖子
   时间已快八点,许多商店的大门都紧闭着,肮脏的大街上偶尔有几辆汽车经过。走了几条街,街道上除了一堆一堆的黄泥土,两边沟壑连连,没一家卖早点的人家都没有,吃货自然眼尖,在一个街角发现一家馒头店。老板俩口子忙着做了一大堆的馒头,却不见有一个客人上门,整条街就只有我们仨。

    三人站在泥堆里啃着干馒头,店里只卖馒头,连配套的豆浆都没有,老板太不会做生意了。狼头一边吃一边责怪我昨晚把电风扇弄出那么大动静,吵得他半夜醒来几次,一夜没睡好。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对他说,报应,谁让你昨天下午乱指挥,让我跑趟了两次烂泥潭。他嘎嘎地坏笑,活该,昨日答应分我蛋糕吃,却跑得没人影了,小气。我气得踢了他单车一脚,明明是你跑到我前面去了,还怪我?蛮不讲理。每次遇到这种场合,自然总喜欢站在一旁,脸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俩斗嘴,从不阻拦一下。

    为了避开昨天下午让我吃尽苦头的那段脏水及膝的路,领着他们二人从我昨日下午刚进城避雨的那条街绕东边穿过城中心的一座小桥,进入滇藏线上的214国道,掉头向西,突围出芒康,来到与318线的交汇处。正准备驰马扬鞭,一大群牦牛把去路堵得水泄不通,我们被困在牦牛群中动弹不得。


psb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5 08:44 显示全部帖子
   刚闯过牦牛阵,却又被长长的大小车辆堵在路中央,残破不堪的路上,我被一辆重型油灌车挤得几次差点陷入路旁的烂泥沟内。

    终于摆脱牦牛的拦阻,卡车的威逼,我们向着山里走去。前面见有一个检查站,静悄悄的,路上也无横杆拦截,我便带着自然加速闯过关卡,一下冲出十几米远。这时只听得检查站里的大喇叭里有人大声喊叫,前面那两个骑车的回来,检查身份证。刚过检查站,走在后面的狼头也对着我俩喊快停车。

    我与自然只有紧急刹车,乖乖地下车,正准备退到检查站去。这时从检查站里走一个年轻的女警,人很漂亮,她冲进雨里向我们走来,接过我们手中的证件,返回检查站的电脑里分别在验了一遍,一会又冒雨把我们的身份证送过来。

    狼头不知是为这名美丽的姑娘打动还是为她的行为所感动,大为赞叹,芒康什么都乱七八糟,唯有这位女警令人敬佩。看来狼头也不是一头毫无人性的冷血动物,看见美女也是会心动的。

    今日闯关纯属这几天听信有些年轻骑友说的话,每经过检查站,搞得我们好像不是本国公民,踏上异国土地上一样,很是繁琐。所以他们当中有人选择凡遇到检查站一冲而过,事后也没人追赶上来,放任他们远去。今日之举,看来他们所言不实,以后凡遇到检查站还是老老实实把证件交出去。今天还算幸运,如果遇上警察心情不好,把你扣留几天,或者干脆不允许你经过,性质就变了。西藏毕竟不比内地,是特殊又敏感的地区,外国人要想进藏,没有特殊的证明,谁也别想进来,在丙察察线上甚至还立着一块牌子,上书“严禁外国人进入西藏”,落款是某某县公安局。记得早几年发生在拉萨市内发生的5·28事件,那可是出了人命的,说到底警察也是为了保证我们这一路上的生命安全才不厌其烦,千万别认为他们是吃饱饭没事干,谁愿意在这种天寒地冻的日子蹲守在路旁,在这不毛之地呆着,回到城里吹吹空调多好。

    我还记起2012年,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年轻人趁七月放暑假骑车进藏,不曾想在理塘把身份证给弄丢了,当进入西藏界的芒康县境界检查站,由于没有了身份证,警察拦住他,无论他怎么解释,无论怎么恳求,还差点下跪,在一旁的几位同伴纷纷站出来证明,都没有用。警察告诉这位年轻人,即便今日把他放进去,但一路上还有数不清的检查站,谁敢保证都会放过他?

    后来这位年轻人彻底绝望,沮丧地骑着车返回去了云南。走的时候伤心地哭了,他流着泪对着同伴挥手发誓,过两年我还会来的。这事是我在进入芒康时亲眼所见。

    从检查站出来不到两公里便开始爬山,进入山中,终于摆脱了芒康这个大烂泥坑,从昨天开始下的那场雨也终于停止,把穿在身上既笨又热的雨衣脱下,人顿时轻松起来,有如鸟飞囚笼,潜龙出海。


psb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5 08:49 显示全部帖子
   这座山名叫拉乌山,狼头一直称它为拉鸟山,是进入西藏界第二座海拔超过四千米的高山。绿草覆盖,牛羊满坡。它沿袭芒康的土壤结构,没有绿草遮盖的地方,跟黄土高原一样,黄土遍地。

    蜿蜒曲折的国道绕着大山缓缓向山顶攀爬,路基下有一辆损毁的小轿车被当地公安局高高架起,警示过往车辆下山一定要减速,否则它就是榜样。不过这几年这段路还是有很大的改善,四年前,我第一经过时,它还是一条沙石路,要是遇雨,黄泥巴把车轮粘住,且越积越多,连推车都困难,只能用手把黄泥从轮胎与车架间一点一点抠出来,单车才能走,走一段,又得下车继续抠。所以那时好多骑友过此山时叫苦连天,抱怨连声。虽然它只有十三公里坡,坡度也不是很陡峭,但其艰辛自是不可小觑。


psb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5 08:50 显示全部帖子
   昨日经过一天养精蓄锐的自然,一上来并与我们展开了一场追逐,展现出资兴第一猛女的旧日风采,频频把我与狼头甩在身后。

    刚爬到半山,天空又飘起雨来,绿草茵茵的山坡披上一袭白纱,在山风中飘舞。三人把脱下不久的雨衣又穿在身上,像几头笨熊左晃右摇行走在大山里。


psb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b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5 08:51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自从成都开始,不觉已经在路上走了十天了,可这一路走来,路途中越来越安静,早几天热闹的场景不复再见。有些人走在我们的前面,有些人走在我们走过的路上;有些人匆匆一别,就成了永恒此生不见;有些人擦肩而过,便即天涯。

psb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5 08:53 显示全部帖子
   雨越下越密, 当我们爬到山顶时,已是大雨纷飞,站在“拉乌山”的牌子下,虽然样子狼狈,但仍然兴高采烈。

    山顶上孤零零有一间新建成的便民服务站,有两位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正在房子里忙碌着,一打听,服务站昨日才开业,我们是最早到的一批客人。可巧了,那位肤色白净的姑娘还是我们长沙妹子。言谈中,妹子告诉我们,她到过我们的东江湖呢。能在这个鸟飞不过、人迹罕至的山顶遇到老乡,真是缘分啊。

   原来这个便民服务站是由四川省甘孜州政府出资兴建的,它的目的是从康定一直到林芝,打造一条优质旅行路线,在各个山口,地广人稀的地带设立服务点,专为过往游客提供咨询、救援、热水、食品,以及路线还有安全设施等,并随时可以向他们请求帮助。之前,甘孜州政府向全国许多高校发出邀请函,欢迎有志或希望上高原的大学毕业生来西藏施展他们的才华,展示当代青年的风采。所以我们的长沙妹子也踏上了这地令人向往的土地。


    山顶风很大还兼着下雨,请她的同伴给我们四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对这位可爱的小老乡说了一声“东江见”,便匆匆告别而去。再向前爬了两公里,我们从浓雾中撕开一道口子,来到拉乌山垭口。


psb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