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关于焦作南太行驴线的几篇旧文(慢慢添加 资料备存)

查看:17646 | 回复:116
发表于 2018-3-26 08:35 显示全部帖子
惊魂金壶峰

  十一国庆,祖国的生日,叠加中秋放假八天,执手兄邀约登封少室宝珠峰。用执手的话说,假期高速免费,不去一趟嵩山,对不起国家的惠驴政策。

  早六点半阳光大厦公交站牌准时出发,路上天时阴时晴,我们的心情也有点不太踏实,过了黄河桥,进入巩义界,天完全阴了下来。我们商量后,决定该走安全的太室山五号线。八点车到了嵩阳书院前面的公路停车点,下车背包出发。

  嵩山分少室太室两部分。古人云:少室如站,太室如卧。意思是说,相对少室山的险峻,太室山好像一个卧着的老人,起伏不大,上山道路要安全的多。阴雨天气,选择太室线路当然是很明智的选择。过仙游桥,右拐土石路,就进入驴道了。开始的路,很好走,和太行驴道差距不大,植被也很好,昨晚的雨珠落在树叶上,晶莹透亮,沁人心脾。个别路段甚至还有竹子。我们边走边聊,心情超好。执手评价到,嵩山还是很不错的,管理很大气,从来不难为驴友,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好我好,大家相安无事。真是说嘴打嘴,这不,刚拐过弯,就被步道上景区的工作人员叫住了:站住,那边不能走,昨天晚上下雨了,很危险!上步道,不收你们的门票!当时啊,我们五人很是感慨,景区为了安全,真是费了功夫。问题是我们是来走驴道的,就是补助我们,也不愿走台阶啊!执手交涉到:我们到前面农家看看,马上就回来。真不中,把我押到这,让他们看看。我们四人顺利前行,一路悠悠散漫,等执手脱身。一会电话来了,你们走吧,我顺台阶上了,三皇口见面。你们走安全的五号线,不要走金壶峰,听说前两天刚下去一个人。金壶峰据说是太室山少有的比较危险的线路,快乐清明刚走过,路况熟悉,五号线和金壶峰线路在山脚下分开。这个时候呢,快乐就变成了领队。直拔直拔,路很安全,但很陡,走起了还是很过瘾的。途中有块石头,那就是金壶峰和五号线的分手点,有箭头。我们四个看了一眼,目光对视,不约而同走向了箭头指示的五号线方向。毕竟昨天晚上刚下过雨,大家多多少少心里有点阴影。路还是很陡,爬升的效率很高。走着走着,快乐说:不对啊,这树我咋看着内熟呢,咋又走到金壶峰了?天意天意啊,天意不可违,总不能现在 重下去吧?队伍里的唯一女汉子山里人说。既然如此,那就上吧。大家小心翼翼,绕过有水的地方,安全上了铁梯,铁梯上面有小观音庙,有水源。路就到这里,上面应该是驴友开辟的经典驴道。第一个难点,竖着简陋的木梯,红布栓在上面的树上,三米来高,右手是悬崖。前面两个人稍费力气,还算顺利。轮到我了,第一次,踩着木梯上去看看,感觉脚没合适的落点,下来。第二次上去,右脚踩着一点很小的凸石,但左脚上不去,又下来了。快乐说:没事,我在下面推你一下。第三次我提提神,又上去了,拽住绳,接着把住树,全身用力,上身爬到树干上,很勉强的上去了,快乐也没推我。上去后,心通通地跳,半天缓不过神。其实我的个头高,胳膊腿都长,应该比他们上去容易才是,但上肢无力,是我的短板,真是没有办法,看来不锻炼是不行了。天阴沉沉的,随时可能下雨,我也不敢久停,稍歇一会,继续攀爬。好在后面几个点相对容易,时间不长,来到一个观景台,谷里的雾升上了来,犹如仙境。他们在哪里尽情的拍照嘚瑟,我呢,匆匆瞭了两眼,坐在地下休息。随后山里人在前,继续攀升,却在很安全的地方掉在了地上,声音很响,我的心又是一阵狂跳。接着又是一个陡峭的攀点,得借助山缝的树上行,山里人上去了。后面的快乐说,右面好上,快乐很顺利上去了,我和落叶上去一看,我的乖乖,还得沿过去,虽只有几步,但脚下只有五指宽,上面手也没有安适的扣点,后面就是悬崖。这时啊,虽说也不是特别害怕,但手脚力气不足,腿肚不自觉的抖了起来。我定了定神,在快乐的协助下,蹑手蹑脚,总算过去了。11点,接近顶峰,来到了最后一个攀爬点,有三角带可拉,应该很好办,但现在体力消耗殆尽,好想多歇一会,等体力恢复一些再上,偏偏雨这时来了,还不小,不容我喘气,只能鼓起余勇,继续攀爬,好在上面就是顶峰,上去就到了三皇口步道。老天还算照顾,运气还算不错,既然是天意,老天也真的没太难为我们。
  走过几次嵩山线路,比这险的地方也走过,但这次真的感觉有点害怕。可能是晚上没休息好;也可能是昨天下了,路有点湿;也可能景区人员说前几天刚出事,心里有阴影;也可能天气阴沉,害怕下雨,走的有点快了,难险点过后,没有歇足歇透,节奏有点乱了。难忘金壶峰,真的有点惊魂!!!

  最后再说说执手兄,执手把自己抵押在哪里,磨破嘴皮,没能回来,只能郁闷的上台阶,刚走没几步,景区人员又叫住了:你们五个人咋着不买两张票。真是弄了半天,还是为了堵人收费啊,还真高看他们了,什么安全,什么免票,全是幌子!执手说:我又不是游客,身上没装钱。你猜景区人员咋说:微信支付也可。真是互联网时代,马云说的无现金时代真的到了!执手应道:我年纪大了,不会那玩意。景区好无奈,好生气,好在现在是十一,为了景区声誉,他们也不敢太过分,只好把执手老兄赶下了山。执手呢,也真心不愿上台阶,顺坡下驴,在下面寺庙时间溜达了几个小时。天气不好,我们也没上极顶,三皇口直接台阶下到嵩阳书院和执手回合。各位看客,你们说说,如果没有这个小插曲,执手是领队策划,手机上也有轨迹,我们是不是就从五号线上山了?如果哪个箭头没有指错方向,我们也就从五号线上山了。所以说啊,惊魂金壶峰,真的是天意啊!这是老天对我的又一次考验。

  时间 2017年10月1日 国庆
  线路  车行线 焦作【6.25】---焦温高速---黄河桥---巩义界转巩登高速---登封东下高速---嵩阳书院前面公路停车【8.30】
           徒步线 嵩阳书院前【8.30】---山前步道---仙游桥---过桥右拐进驴道--- 金壶峰驴道连续攀爬【铁梯 红布绳 树根 短绳  木搭钩 皮带绳】---三皇口【11.15】----步道下山---游廊午餐【约半小时】---老母洞---仙游桥---嵩阳书院 环线
发表于 2018-3-31 09:14 显示全部帖子
年代,郑州人,姓名年龄不详,当地人称之为碗面,也不知道有什么来历典故。爱山之人,身处省会,自然熟悉嵩山,擅长攀岩。太行嵩山相比,若论驴道之险峻,自然嵩山占优;若论驴道之丰富,太行远超嵩山。以嵩山练就的攀爬本领,用在太行身上,自然游刃有余。当然,太行的危险有其独特性,潜在的风险较大,譬如活石风化石,譬如枯枝小碎石。大约五年前,年代迷上了南太行,尤其是南太行第一进山线,宝泉至双底一线,更是年代的后花园。那附近的攀爬险道,用绳的不用绳的,大多由年代首次探通(当地土著除外)。如栓马胡同-锅板圪道-三棵树险道等等等等。

  说我们身边,是它在大名鼎鼎的西沟附近,天坑下面。说是密道,是说这么多年了,老乡一直在走,而驴友却不知道,可以说是灯下黑的盲区。2015年的1月,新乡的著名户外团队小猫游园在帖子里第一次提到了它,看线路,看图片,貌似没有走通,但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痴迷太行的年代,通过卫星地图,感觉哪里应该有路。上一礼拜,从上往下探,因人多没有走通,原路返回到连头窑。这一礼拜二,年代趁着轮休,又一次来到了西沟,从下往上再探。苍天不负有心人,这次很顺利走通了!!!

刚才我们说了,大神年代是郑州人,礼拜六日,可以趁车到南太行,非周末那就麻烦多了。以这次为例,大清早,坐城际列车从郑州到焦作火车站,然后5路公交到体育馆焦东超市和刚发找的车汇合前往西沟,到七亩地已是10.40了。小分队,上山下山,紧赶慢赶,回到车跟,月亮已高悬在天空,接近19点了。回到焦作,21点多,简单来碗面,还得赶回郑州,昨天好像还没约着拼车。对了,碗面是不是这么来的???至于昨天年代是怎么回的,到家几点,还真的不知道。这就是我们的年代碗面。如果户外也评比劳模,我们的代代,那应该是全国劳模级别的。

  最后说说线路攻略。昨天天不太好,山里小雨,或大些,或小些,几乎没停,不影响上山,但也没记轨迹。好在路不复杂,也不危险,非常适合驴友走走,也算年劳模的最新奉献吧。西沟过竹林口,到蛇谷下口,这段路大家一说都知道。蛇谷(当地老乡叫南胡同磢)下口前行不远,是北胡同磢,上行,焦作驴友说的去天坑那条山沟 ,上行约海拔750米左右右手方向有条岔沟,很容易错过,多观察操心。那条岔沟上不多,右手拐弯,就是米梯!!!经常上山,不恐高的驴友都能走,有点类似北拔绝梯下面那段攀爬,安全而小有刺激。上到山脊,左上到那片高点,海拔1150米,开始稍下,然后一直走到奔马车路上,路好走,典型山道,不钻不挂,当地村民采药常走。到大车路后,左可到连头窑,右可到大则凹,小则凹。我们走右面,到小则凹后继续上到一个拐弯的高处不下(下去就是松根铺),右手山脊路下到塔锁无人村,再上到三岔口,顺珍珠链古道下行到西沟废弃水电站附近,原路返回到七亩地,结束全天几近完美的探路行。

说两句题外话,现在科技发达了,驴友的探路精神好像不如以前了,包括我在内,希望大家不忘初心,振作精神,大家起努力,探索出更多更精彩的驴线,供大家撒欢。
发表于 2018-4-3 17:4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太行问道 于 2018-4-3 17:49 编辑

武侠文化与登山精神
作者:蜀山野驴   来源:8264社区    2078人关注 04-03 17:18
为什么要登山?
当你对登山者问起这个已经长出胡子的问题时,回答基本是一致的。马洛里的回答几乎成为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但不要忘记,马洛里爵士身上带着太多诗人气质。这位在海拔8000以上的生命禁区中,仍高声吟咏莎士比亚诗句的理想主义者,他把对山热爱的原因,推给了大山本身。翻译成现代汉语便是:“别怪我用情太深,实在是你太迷人。”
如果要从自己身上找出原因,我觉得有必要从武侠小说为何风靡?电脑游戏为何能控制人的精神世界?诸如此类的问题中推出结论。
武侠小说中,最让人过瘾的莫过于:武功低微,饱受欺凌的少侠们,走投无路之际,化悲痛为力量。或是在山洞里偶得秘籍,一练惊风雨;或是被高人点播,速成无敌功。手上有了独孤九剑,体能存着九阳神功,剩下的事儿就好办了。无非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收拾仇人以及破坏江湖团结的坏蛋了。一剑霜寒险恶江湖,固然快意恩仇,但少侠们成长的过程,也充满乐趣。比移情于小说更甚一筹的是用鼠标参与情节。从这个角度上讲,电脑及网络游戏更给了你一个虚构自己的平台。最早的RPG游戏练功升级也就是几天的时间,而时下流行的《魔兽争霸》、《传奇》等网游,两三年才能练成至高神功。玩过这类游戏的人都知道,这漫长的成长之路,尤其是打怪物练级的过程,极为枯燥。之所以能够忍受,是因为不断享受着自己在虚拟江湖中的成长。当你在弱肉强食的网络世界中,由一个装备经常被抢,武功随时被废的小卒,逐渐变成横行江湖、为所欲为的武林高手,这样的成就感有如吸食大烟。
而登山,则将虚拟世界中的成长现实化,功力的提升具象化。表现形式的差异,无非将独步武林,变成了登顶珠峰。
首先,登山也是需要不断练级的。登山者往往是从家门口的那座小山开始起步,不断训练,不停攀登,从海拔1000米到最后的8844米。即使是登山皇帝梅斯纳尔,也是从6岁便开始登山。除了那个神僧王天汉,难以想象一个普通市民,在青藏高原跟团旅游时,顺便登上了珠峰。不过,网游上的武功可以请人代练,而真实山路上的攀登却必须自己倾力亲为。同为爱山的CEO,王石和王秋扬早已登顶珠峰,而狂热的张朝阳,尽管装备精良、决心远大,登山教练们前后簇拥,至今仍在海拔6600米以下活动。
其次,登山也是在享受自己的成长与超越。体能的增长,经验的累积,促使你不断提升着海拔高度。凌风于刺破青天的高山,沐浴着金属般厚重的阳光。物理世界的高度,为你描绘着精神渴望到达的地方。那几乎便是传说中武功精进、大法修成的境界。区别仅仅在于你学习的是《登山圣经》,而不是《辟邪剑谱》。在小说中网游里,你通过放倒对手,横行社区来确立自己的威名,而登山时,你只能跟自己较量,通过战胜自己获得成功。大山不会为你停住风雪,如果你不能训练有素,它会把你收为己有。当你登上第一座雪山之后,你便会忍不住地列出一个攀登的名单:启孜峰、玉珠峰、慕士塔格峰、卓奥友峰,最后是那座屹立天边的大金字塔——珠峰。一旦走上了这条攀登的线路,揣着这个昂贵而艰辛的梦想,那真是欲罢不能了。奔赴大烟馆滋润在福寿膏中的烟客,在电脑前执鼠标苦战的网游人,踏上漫漫征途的登山者,三者之间,我看不出他们执着于目标时精神上的差异。都是痴人。
区别在于,登山是真实世界里的勇敢者游戏。登山途中,你甚至不敢想象一次滑坠的后果。按照庸俗经济学的成本论观点,这种以生命为本钱的漫漫征途,正因为成本之高,对生命的体验才会更加深刻和透彻。也只有在这样一种高度上,生命的本意才会被还原和释放。
如果说武侠世界一个是充满着模拟和象征的世界,武侠文化是一种对个体生命力的张扬,那么与登山作为一种浓缩的生命历程,两者在精神体验上是如出一辙的。它们犹如蒙太奇的两个分镜头,共同指向自我实现之旅,共同汇集于明心见性之湖。在这个意义上,登山的意义就是在映证生命的本质。
对登山者而言,你已经卷进了一个瑰丽的江湖。那里面有控制你灵魂的东西,也有着电影《勇敢者的游戏



  别人的东东 ,写的不错,录在这里。














发表于 2018-4-12 17:39 显示全部帖子
2018,开年第一驴。虽说略显腐败,但感觉良好。4号,一场大雪,满眼皆白。公园赏雪,太小儿科了,兴趣不大。老帅提议出驴,找一个简单的线路上山,最终商定29路。5号早上,消停的吃过早餐,车上一看,皆熟人也,有哥鱼 潇洒,当然也少不了美女海棠 夏沫 翅膀。路上,问售票员回程末班车下午几点。售票员一脸的不可思议,一脸的不耐烦。大意是说,下雪天上山干啥儿,昨天下雪三点都收车了,今天虽没下,但上冻了,路更不好走。你们要赶车,一定要三点前到宋营站。那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好像因为我们耽误他们早下班了,我们相对一笑,没接话茬。我们是吃饱了撑的,鸡对鸭说,难以沟通啊。估计在一般人眼里,我们都是一群疯子。

  熟悉的队友,熟悉的线路,变化的是气候。因雪,冬季的荒山变的圣洁。山上的空气纯净的没有一点污染,树树皆梨花,层层梯田,绿油油的麦苗也藏在了白被下面,来年的丰收当指日可待。十点来钟,太阳挤出了笑脸,也许是前期的气温过高吧,地温还没下来,向阳坡上的雪竟然融化了一些,个别石头裸漏出来湿漉漉的,踩在上面竟然很不踏实。本是溜腿,少油缺醋的线路,因雪而趣味横生。摆酷留影,雪球雪仗。我们也像海棠的儿子一样,瞬间回到了童年,笑声洒满了山间。当然也因雪,增加了上山的难度。踏雪,吱吱作响,其乐无穷;踏雪,前路不明,步步小心。上到最高点,喜尖顶祖师庙,已是12.37.借用神仙的地盘,我们开火吃饭,简单的饭菜,因山而心情大好,因驴而胃口大开。

  雪满太行,山路崎岖,我们上山到底干啥呢?下山路上想起了售票员的话。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陶渊明说。然是中有深趣矣!---王维说。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张岱舟子说。你说,天寒地冻,大雪封山,勇登太白者,他们想的是啥,为的又是啥?

  2018年元月5日 ,一行九人,溜腿29路。线路 宋营【9.30】---朝阳宫---喜尖顶祖师庙【12.37午餐约50分钟】---葡萄峪---朝阳宫---宋营【15.00】

发表于 2018-4-13 09:17 显示全部帖子
太行问道 发表于 2017-11-22 19:20
这条路,十多年前我们的版主猎鹰下过,记的阴云密布,记的细雨蒙蒙,特殊的时空条件下,惊得魂飞魄散, ...

太行山是一大景观向往很多…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4-17 09:36 显示全部帖子
绵砂仁 发表于 2018-4-13 09:17

谢谢支持-------------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写这篇短文,知道要得罪一些人,然这些话如鲠在喉,不吐实在难受。也就顾不得许多了,毕竟安全大于天。

   焦作别名山阳,靠山面水,得天厚爱,户外运动也就开展的如火如荼。大大小小的登山团队不知多少家耶,每逢周末,太行山的热点线路上人头攒动,以前的三路车就是明证。

  以前呢,登山是个别人的爱好,走的也大多是相对安全的线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成熟,登山成为了平民化的运动,正如马拉松,参与者越来越多。智能手机功能的强大,登山软件的不段出现,登山似乎变得越来越容易,下载循迹,召集上山,人人皆可为领队的时代似乎来到了。

  科技改变生活。手机定位,六只脚等户外软件让探路变得简单。驴友越来约多,线路越来越丰富,常规线路已难以满足户外的需求,一些险梯绝梯,用绳的不用绳的攀爬线路在刺激者户外人的神经。安全事故就这样埋下了伏笔。

  随着时间的积累,户外运动向纵深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山越爬约高,路越走越险,也算登山运动发展过程必经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如何避免出现完全能够避免发生的安全事故,是摆在我们户外人面前的老课题新课题。在这里呢,我抛砖引玉,说一说自己的几点看法:1 敬畏自然,敬畏生命。大山是自然的恩赐,是驴友的怀抱,是给我们带来欢乐的源泉,不是我们征服的对象,量力而行,是对自然的尊重,也是对生命的尊重,更是对家人朋友的负责。2 摆正心态,回归正途。安全事故为什么频繁发生?人多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为什么要组织那么多人出去,除了经济上的考虑外,讲面子,讲排场,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人人都有虚荣心,我也不例外,但组织户外活动,不管是商业性质的,还是AA性质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没有安全,其他免谈,什么利益,什么美女,什么面子都是浮云。3 评估线路,控制人数。驴线大多是野线,风险系数远高于一般旅游线路,驴友的能力参差不齐,人多实在不好照顾,所以说控制人数很重要。登山是有风险的,虽不能因风险而废食,但活动召集人或领队临行前,一定要多多了解路况,了解天气,把功课作足作透。绝不是下载个轨迹就可贸然上山的。私下认为,一般线路,21人足矣,险梯14人足矣,绝梯或需要用绳的攀爬线路5---7人足矣。险梯或绝梯,应和熟悉的人出行,不适合的驴友应及时劝退,在安全问题上绝对不要顾及面子。4 循序渐进,逐步提高。线路出行上一定要先易后难,时间长了,能力胆量自然会随着有所长进。以前你认为很难的,让人心慌的线路,再走起来,心态就会平静许多。

  28潭驴友骨折,救援;猴沟,驴友坠崖,救援;水梯驴友枯枝摔倒,救援;嵩山驴友深夜被困悬崖,救援。这些还是好的,没出人命。另外一些就没那么幸运了,假驴尾巴,回龙猴梯,三枪险道,箭眼山尾水河,驴友相续坠亡,魂丧天外。我举出这些例子,不是要丢谁的人,卖谁的赖,而是让驴友彻底清醒,切实重视起安全来,从中汲取血的教训,让我们的驴途越走越远。

  驴途是有风险的,伤亡的事难免发生。正如交通事故,不能因为有车祸就不开车,但避免不必要的事故那是完全可以的。行前作足功课,召集控制人数,评估线路风险,要有备用线路,如危险程度超出意料,及时下撤。这些都可以让事故降低到合理的范围之内。明知有风险,还向山里行,没办法,谁让我们喜欢呢,但既然喜欢,就多超一点心吧,为自己,也为家人。阿弥陀佛,愿山神佑我驴友!!!

  不要再藏着掖着了,大家敞开心扉,说说自己的看法吧,不怕有争论,就怕都不公开说话,私下嘀咕,不必要的事故一再发生!!!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