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6097

主题

成都

骆驼峰——一个女子的雪山征途

查看:3360 | 回复:41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协作扎西 于 2017-12-6 14:07 编辑

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從鞍部上頂峰路上更加陡峭一些,阿老師上方確保讓我慢慢踢上去,「小腿好酸啊!」已經酸到痲痹,酸到超過喘,所以可以邊踢邊喊,「果然兩位神人是攀冰教練,踢的臉不紅氣不喘。」邊踢邊內心讚歎。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2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协作扎西 于 2017-12-6 14:05 编辑

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兩位隊長技術熟練且高效率的輪流上方確保我幾段繩距後,看著上方的石頭堆,「那就是頂嗎?」我問,「你自己上去看看啊。」勒吾隊長說,迅速爬了上去,看到五彩經幡,站上頂了,不可思議的站上頂了。


藍天白雲環繞四周雲海和群山,望對面的真頂,像是最遙遠的距離。
拍了張照,隊長們手機網路通順的拍小視頻報平安。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协作扎西 于 2017-12-6 14:08 编辑

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去這一段沿路都有bolt,至少這段可以讓我垂降吧?我很擅長垂降,可以垂很快的。」想說服隊長們完成我的偷懶心願,隊長們通情達理的答應了。
離開頂後,勒吾隊長開始單繩垂降,我接著下去,阿老師手扶主繩走下來。
快速的幾段垂降回到了鞍部,簡單補給繼續繩隊上路。



走上冰川,勒吾隊長用冰镐頂住我們腳讓我一步步下,「放心啦,我可以自己走啦。」走了幾步我泰然回覆,專注在每個步伐,九點半已回到冰川底部。
卸下技術裝背,走完碎冰和碎石坡,跳回大石頭上。「我們安全了。」阿老師回頭看著冰川,「太多天沒有下雪了,只要一出太陽就很容易冰裂或融冰掉下落石。」阿老師看我一臉懞逼補了一句,「看來你還是對駱駝峰不夠了解。」


對於面對地理課本中冰河相關知識無法想像只能死背的熱帶島嶼人民,每次親近冰雪地形和4000+海拔領域,都是不同的體驗和學習。

看著遠方指甲般大小的黃色帳篷,平衡感不太好的我專注在行走在大石塊上,一不小心就會跌個狗吃離營地10分鐘處,坐在大石塊上,翹著腳,曬著太陽,雲海環繞,舒服的讓人完全不想動。
十一點到達營地,簡短休息後收拾打包上馬,「唉,穿高山靴下坡很好耶。」勒吾隊長看我在打包靴子進背包說,「我腳趾痛死了,你們自己都換好鞋了還說我……」兩位隊長早已換好鞋的隊長們不忘貼心建議。
十二點再度上路下山。
精神緊繃大大解除,腎上腺素消退,疲憊感接踵而至,在最容易跌倒的小碎石下坡完全走不快,只能望著遠方的馬屁股慢慢走著,偶爾誤入荊棘獸道,再找回正道。
「你不會覺得在山裡很無聊嗎?」勒吾隊長問我,「不會啊,有讓人舒心的風景,沒有4G就沒有煩人的事。」我回答。
一路兩眼放空的提不起勁,直到追上走在最後跟我一樣想偷懶的馬兒。
「走啊。」看他分心吃草就喊上兩句,「你看到不走就找個小石頭丟他。」勒吾隊長吩咐給我任務後,瞬間精神都來了。
緊跟在它後方騷擾他,它被跟了一段路,覺得被緊跟實在很煩,直衝下切到溝裡到隊伍前頭。再度剩下我一人意興闌珊走在隊伍的最後。
回到平坦的溝裡,看著特立獨行繼續脫隊的馬好友屁股睡意更加濃。
這時候阿隊長不知道從哪兒趕來幾隻牦牛現身在我後方,「你走慢一點。」阿隊長指示要我走在牦牛後面。
不太受控的牦牛偶爾跑進河裡,偶爾跑上山坡想逃走,「他要跑走了,快拿石頭丟他。」接到阿隊長指令後,立馬丟下登山杖抓起地上石頭往山坡上逃跑的米色牦牛猛丟,丟了三顆都沒丟中,準備要丟第四顆石頭時,阿隊長已經從河中跑上山坡上圍堵逃跑牦牛。
才跑幾步和砸幾顆石頭,已氣喘吁吁,瞬間明白當地人的心肺為什麼那麼強了,趕牦牛=高海爬高強度間歇有氧。
停在路上等我的勒吾隊長看我手握石頭問我幹啥了,「我剛剛要丟逃跑的牦牛,但都沒丟中,下次我要選小顆一點,不然太遠丟不到。」一臉哀怨的自我檢討。
「你今天要走到之前住的過度營地還是木騾子?」阿隊長問我,「過度營地,我走不動了。」我說。就在接近大本營路上遇到一大群穿越長坪溝的登山客,「他們把過度營地住滿了,今天還是要到木騾子睡呀。」勒吾隊長說,「你就慢慢走,五點前可以走到。」阿隊長說。
牦牛們繼續被兩位隊長同心協力趕著,原本跟我一樣想偷懶的馬好友竟然混入牦牛群後,隨著牦牛奔馳,我一路在後面認真追他,暫忘疲憊,切盼能跟上他的腳步,但每次好不容易追上,他又被牦牛帶跑了,幾次循環後,三點半左右到達木騾子。
「他不會跑走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正從馬背卸包的隊長問我,馬好友被我摸頭幾下後,撇過頭拒絕我的騷擾。帳篷搭起,倒頭先睡。
正逢週六,木騾子露營客很多,草皮上搭起十多頂帳篷,興奮著人們大聲喧嘩著,音響播放著歡樂歌曲直到深夜。
「唉,如果晚上下雨你怎麼辦?」木屋裡烤火中的隊長們問堅持不搭會結霜帳篷外帳的我,「沒關係啊。」我回答,兩人看著我無奈的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回复[url=]评分[/url]编辑







发表于 2017-12-6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3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