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7257

主题

营口

鲅鱼圈雪豹户外呼伦贝尔自由行纪游

查看:3785 | 回复:24
发表于 2017-12-31 16:56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雪豹龙业 于 2017-12-31 17:05 编辑

     呼伦贝尔,一个既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遥远的地方,在我的心中总是神奇的,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正北方的天边,那碧空白云下无尽的绿意,总是吸引着我,感染着我,召唤着我,我为此也曾有过许许多多的期望和梦幻,可是,几十年来都只能暗暗地埋在心头,不能说不是一件憾事——愈是这样,愈是渴望着有一天能如愿以偿,一游大草原。
  今年夏天,鲅鱼圈雪豹户外为我们创造了一次机会——呼伦贝尔大草原自由行,梦幻终于要变成现实了。自由行,是一项很有创意的活动,集体包车,AA就餐,在城中,住旅店民宿;在郊外,就地宿营,支锅造饭——在团队中,人人动手,共同快乐。我们带上露营的篷帐,带上锅碗瓢盆,带上捕鱼的网具,更准备好了一份轻松愉快的心情……
  7月20号早5点,我们一行29人,从青龙山公园出发,开始了历时八天,行程四千余公里的拉练。

呼伦贝尔地图_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80692996.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31 17: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雪豹龙业 于 2017-12-31 17:13 编辑

一、初程阿尔山
  一进内蒙境内,感受果然不同——旅游大巴,像是一条洄游的鱼儿,在绿色的海洋中穿行,平地处的青草,山峦上的绿树,构成了起伏的波澜。连绵不断的绿色扑面而来,霎时又被甩在身后,让人应接不暇。定下神来,放眼望去,天际处仍有无尽的绿意等候着我们。
  我们进入了科尔沁草原。科尔沁,蒙古语的意思是“造弓箭者”,地域广袤,水草丰美,是难得的天然牧场。蒙元时期,这里是成吉思汗弟弟哈萨尔的领地,黄金家族的后裔在此繁衍生息,科尔沁成了最正宗蒙古人的聚居区。满清时期,科尔沁部按照满洲旗制设立10旗,归属哲里木盟。蒙满联姻,科尔沁为清廷贡献了许多妃嫔媵嫱,著名的孝庄皇后即出自于此。我对历代的统治者素无好感,更无敬意,过此地,也不是为了抒发什么怀古的幽思,只为赏景,追逐那无尽的绿。
        草原上的绿,绝不单调呆板,绝不矫揉造作。耕牧接合部,我们还常常看到片片玉米大豆,再往深处行,便都是牧草与树木的天地了。车窗的左畔,往往是一马平川,绿草平铺,缓缓地伸向远方。其间,可见一两处白白又圆圆的蒙古包,还有稀稀落落的牛羊,悠闲地啃着牧草。突然,一辆摩托车疾驰而去,在草场上画了一个圆弧,很快就形成了一支庞大的畜群。草原的广大,更烘托出劳动者的伟大!而车窗右畔则是连绵起伏的山峦,不过,也同样上长满了牧草,从山脚下一直铺到山巅。山下小河迤逦蜿蜒,牧草格外绿,格外密,格外茁壮,牧民们在此放牧着高大健壮的蒙古马、肥滚圆硕的科尔沁牛,后者黄白或黑白相间的花瓣格外显眼。抬眼望去,半山坡上羊群在缓慢地向山顶移动,而前面山上的已是黑压压的一片了——记得有这样的歌词,“天上的白云白,不如我们公社的羊儿白”,但是野外牧场条件下的羊儿风餐露宿,绒毛也免不了雨水泥土的浸渍,断不能如云一样白,我们能享用洁白的羊毛羊绒,那要有赖于牧民和工人的加工处理。
28070598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720_1038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mmexport151470814726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zxZX
mmexport1514708186334.jpg
发表于 2018-1-1 08:3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雪豹龙业 于 2018-1-1 08:36 编辑

出行的第一天,天气和温度都是多变的。刚进科尔沁时,天上乌云密布,很快就催下一场急雨来,雨点打在久旱的土地上,激起一团团的尘烟;落在身上,让我们这些短衣短裤的人感到了丝丝的凉意,不过,我们都觉得恰到好处,因为我们刚刚摆脱酷热高温的鲅鱼圈。雨渐渐地停了,天空如洗,湛蓝高远,云彩也千姿百态、婀娜多姿,接踵而至。几天前,去丹东的青山湖,感慨于那里的云,洁白如棉絮,丝丝络络,若即若离地浮在山顶,好像害羞似的。而科尔沁上空的云,色彩多样,一层一层的,像是镶嵌在天幕上,与大草原上特有的景观相互衬托,相映成趣。雨过初晴,我们小憩于兴安盟的乌布林查拉嘎,领队老席教给了我们欣赏、撷取美景的办法。服务区空地上满是积水,我们正愁着无法选点拍照呢,老席说,你们何不利用这一汪积水呢?于是,我们也学着他,弯下腰来,让自己的视线由眼前的雨水过渡到楼舍、山巅直至云空,从而使画面浑然一体。刚才还比之唯恐不及的积水,现在成了一面镜子,蓝天、白云、青山、红瓦倒映其中,我们也由旁观者变成了画中人,也有点飘然欲仙的感觉,那场景真是妙不可言。我有所感悟,美是客观存在的,但也是需要发现的,有时,还需要再创造。
mmexport151470814198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 10:43 显示全部帖子
再多分享点内容额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 17:54 显示全部帖子
say哈喽 发表于 2018-1-2 10:43
再多分享点内容额

谢谢!我努力做。
发表于 2018-1-2 18:06 显示全部帖子
        车畔的美景固然能赏心悦目,但静穆安详的画面看多了,也会审美疲劳的,更何况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颠簸,确实使人难以吃消,车厢里有人昏昏欲睡,有人则发出来轻轻的鼾声。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惊呼“快看山上!”前面的也跟着欢腾起来。只见左畔的山上尘烟滚滚,迅速地向我们的方向推进,又快又猛,霎时间遮住了整个山梁。是沙尘暴吗?不会吧,在这个季节这样山清水秀风吹草低的地方,是不会有沙尘暴的。还由不得我们去继续猜想,烟雾渐渐撤去,我们的大巴也抵近山脚。一下子也看清楚了,哇,原来是这样!牧人挥动着套马杆,驱赶成百上千头的黑牛,山下一群游客在不停地摄影照相。噢,这是一个旅游项目啊,可真够壮观的了,可惜我们要赶路,不能驻足观赏。
  过了突泉、科尔沁右翼前旗,地势继续增高,我们一点点地进入了林区,阿尔山就在前方,那是我们行程的第一站。大巴在洮儿河谷地穿行,绿意又变幻出新的模样。这里属于大兴安岭林区,各种各样的树木由低向高铺展,河畔多是杨柳,再往上是柞木,半山腰上则是成片的白桦,山顶是落叶松。杨柳依依,轻拂水面,那绿显得格外温润;白桦树高高挺立,张扬着自己纯白的身躯,只在树冠处凸显一团深绿;落叶松则是墨绿的颜色,乌压压一片,覆盖着山顶,像是宣示——我是兴安岭的主人。
  山谷里非常寂静,路上也看不到几台过往的车辆,也难得看到几个村屯。阿尔山是个很大的县级市,当然,这是指它的面积,7千多平方公里,人口却不足5万。与洮儿河、公路平行的还有一条铁路,当我们发现它的时候,我们已一步步地接近白狼镇鹿村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到达了鹿村。鹿村,顾名思义,是养鹿的村庄,可是在我们眼里,她就是个幽静的小镇。由东向西只有一条街道,两旁排列着一行行木屋,既整齐又干净。临街的门市多是卖鹿产品的,再往里去是旅馆和民宿,但是,傍晚时分也少见行人。我也是有点惋惜,这样一个幽美的去处,怎么可以忽略呢?
  我们的食宿由林家大院老板来安排,他是一个憨厚实在的人,跟鹿村的其他人一样。我们晚餐很丰盛,绝不是一般旅行社的团餐那样,鸡鱼肉蛋做得都很认真,味道很鲜美。借晚餐的时间,大家也有了互相了解的机会。团队有十几人来自辽宁农业职业技术学院,大学教师居多,可是他们都很随和,很热心,于是,大家也很快融洽起来。老板先给我们安排好了住宿,有住宾馆的,有睡热炕头的,各遂所愿。然后在院子里点起来篝火,我们的白狼镇鹿村之夜开始了。
发表于 2018-1-2 18:4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雪豹龙业 于 2018-1-2 18:43 编辑

二、伊敏河畔温柔的夏夜
  店主服务很周到,也让我们很放心,很舒适。他说:“多少年来,我们这里都是夜不闭户的——你看,我的车晚上从来都不上锁。”这一夜睡得很踏实,很平稳。睡着,睡着,一阵凉风袭来,我意识到天亮了,我可不能错过欣赏晨光的机会。
  出门眺望南山,只见郁郁葱葱的山峦上漂浮着一团团云雾,有的紧贴谷底,有的缠绕着山腰,有的则向山顶升起。刚想拍照,它们却迅速地变了形态,成了另一番样子,有的倏忽不见了。我决意向西去,去探寻昨天没有经过的地方。这里不是暖温带的鲅鱼圈,而是高寒地区——既不炎热,也不温暖,早晨凉意侵肤,不如说一份清寒,甚至是一种清冷——可我还是执着地前行。很快,发现的快意取代了对寒凉的担忧。
       路边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五颜六色的,姿态各异。手机上载有的形色软件,这回帮了我大忙。我逐一拍摄,逐一比照,逐一确认,每一次发现都是新感觉!黄色的花儿居多,有花瓣簇簇紧绕茎干的橐吾花,它的花叶如阳光四射;有名字不雅话语却是坚定守约的败酱花,一粒一粒像天上的星星;有神秘优雅的柳穿鱼,白色花瓣簇拥着金黄的花蕊。我为什么特别瞩目于黄花呢?大概它们最能带给我暖意了。白花种类较少,却大有来头。蓍草,外形似蜈蚣有千足,古人可是用它来占卜以求心理安慰的;毒芹,如天女散花一样的容颜,可是它却臭不可闻,好在我离它远远的。粉色紫色的花儿,我倒是没大在意,不曾想到它们中的柳兰居然是阿尔山的市花,开遍了去奥伦布坎的路边和山上。
        远山绿意葱茏,雾气氤氲,一片沉寂,东方的曙光已跃上山顶,洒满河谷,温暖即将降临。我加快了脚步,追寻着前方潺潺的流水声,想探个究竟。一道急转弯后,一座大桥赫然出现在眼前,一条南北走向的小河穿桥而过。它该是洮儿河的支流,它不舍昼夜的流淌,给寂静的山谷带来了生机活力。再过一道大湾,一座石碑矗立在前方——“天赐阿尔山,祈福作为图腾,它应该只属于某一特定民族崇拜的范围,不值得大书特书,引发我们产生崇拜甚至自卑的心理——我们的图腾是龙,我们以龙的传人为荣。
        抬眼一看,“洮儿河国家湿地公园”的牌子树在不远处。是啊,这里有狭长的谷地,的草木,富水的河沼,于是,就成了天上鸟、林中兽和水中鱼们的乐园,也为人类提供了亲近自然、陶冶情操的机会和条件。我贪婪地呼吸着鲜润潮湿的空气,两眼又不停地环顾四处。北面紧邻的山,虽然不高,但坡度较大,一色的落叶松占领了山坡和山顶,云雾似轻纱笼罩在上面,更显得宁静而神秘。南面,则是景色多变,蔚为大观:连绵的山峦在前方戛然而止,留下一个缺口,然后陡然升起,山势高峻,远处可见登山的栈道通向云端。而那道缺口大概是特意为洮儿河留下的,为后者东流淌进嫩江,再入松花江,汇入黑龙江,最后流入鄂霍次克海提供一条通道。谷地低处升腾雾气告诉,那里该是洮儿河了。而更近处是一片沼泽地,桦树、柳树稀稀落落的,环抱着一片片小水泡子。水泡边斜躺着几根腐烂的树木,让人联想起亘远而阒静的时代,那时候,这里没有路,也没有桥,因为没有人类的足迹,而现在……“扑棱”一声,一只大鸟在我不远处飞起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没等细看,它已擦着树梢飞向更远。不过,它那庞大的身躯、细长的脖颈和蓝灰的羽毛告诉我,它应该属于鹤类。显然是我打扰了它的宁静,让它惊慌失措地离去,我倒是心生了一丝丝歉意……
发表于 2018-1-4 19:3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雪豹龙业 于 2018-1-6 08:34 编辑

       我喜欢朱自清的那句话“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独自一人寻幽探胜,乐趣自在其中。不过,既然是户外自由行,我更喜欢团队出征,共同跋涉,戮力前行。这不,我们要一起去白狼镇南面20公里的奥伦布坎。说起奥伦布坎,那可是大有来头的,且不说它是《奔跑吧,兄弟》节目的拍摄地,单就它的区位优势和景物丰富性看,就让你有一种非去不可的念头——它是国内科尔沁草原、锡林郭勒草原、呼伦贝尔草鱼与蒙古草原的交汇处,集合了森林、草原、火山、冰雪、温泉湿和地等各种景观,集中展现了富有民族风情的通古斯部落文化、狩猎文化、冰雪文化,卖点太多了!我们大家也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跟随领队穿越原始森林,抄小路,争取早一点到达景区。
  谁知,欲速则不达,行至几公里处发现,林间公路坑洼过多,路面过窄,大巴车根本不能通过,只好折返回鹿村,重上203省道,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搭进去了。可是,队友们没有一个失望扫兴的,反倒是在回味刚才的见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了偏得,有了意外发现的惊喜!
  我们所走的是一条用于森林维护的简易公路,路两旁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巨树遮天蔽日,车顶有时也被枝桠盖住,林木间夏草茂盛,夏花灿烂,鸟雀穿飞其中,蜂蝶翩翩起舞。车速很慢,但大家仍有目不暇接的感觉,这不,左前方突然蹿出一只栗红色带有白斑点的小动物,它先是回头望了望大巴车,然后不慌不忙地向灌木丛走去,仿佛要显示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过了一会儿,大巴离它又近了一些,它也好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猛地一蹬腿,倏忽间就隐没在丛林里……每个人都很陶醉,都很兴奋:“我们看到梅花鹿啦!真正的!野生的!”
  通往奥伦布坎的乌兰浩特至阿尔山一级公路,是一条宽敞的景观大道,路旁风景次第送来,令人神清气爽。这个地带应该是农林结合的,农田里庄稼不多,倒是有许许多多向日葵和油菜花在阳光下更加灿烂耀目;远处是一团团的白桦林和松林,那轮廓像是修剪过的。最诱人的还是路边的绿化带,长满了盛开的柳兰花,一条条,一畦畦的,煞是好看。柳兰茎干挺拔,枝叶疏落,花瓣秀美,淡紫的花色使她更显得高雅不凡。眼前景色迥异于我们此前所见,领队老席也善解人意,打算归程在此小憩,可惜因时间紧未能如愿,留下点小小遗憾。
        跋涉在奥伦布坎,确实有一种全新的感觉。跨过汤汤北流的莫日根河,我们就走入了花的世界,小径旁开遍了各种野花,柳兰不再鹤立鸡群,与她争奇斗艳的对手很多:石竹花似展翅的蝴蝶,沙参花像串串响铃,野罂粟美得妖艳,小蓬草雅得素淡……但是,重头戏不在这里。 28158390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4 19:5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雪豹龙业 于 2018-1-4 19:59 编辑

       景观的构成,缺不了一定的人文因素,否则未免单调,不过此次所遇并非我所预期那样。商业化布局的渔猎部落,里面有通古斯人居住的桦树皮屋,有部落人崇拜山神的灵魂树和白恰纳,前者在汉地也依稀可见,后者北美印第安人也常用。这些都不可能给他人以心灵震撼,就像匍匐在青藏路上的朝圣者一样,苦的仅仅是自己。我们不是圣母小清新,总不能罔顾历史进步的规律,总不能在信息时代还去讴歌乃至崇拜那些工业时代甚至农耕时代早已落伍的文明现象吧?
发表于 2018-1-5 18:0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雪豹龙业 于 2018-1-5 18:07 编辑

        眼前陡然而现一道山坡,看起来有一定的攀登难度,地导事先也多次提醒。不过,走到近处,我们都大大地放下心来。上坡路的设计,不仅是匠心独运,而且是贴心暖心:从山脚下开始,各种形状的火山岩被规则地铺在山路上,石面满是网眼一样的气泡,格外粗糙,便于行人牢牢踩住。坡陡处,石面上还特意凿出足以容纳鞋尖的坑槽,让你蹬得踏实,踩得放心。拾级而上,轻松自在,一路欢笑,人们也开始各自寻找自己钟爱之物。
  想体验猎民生活的,匆匆钻进小桦皮屋,披挂上弓箭,到靶场上比划一番,免不了一头大汗;喜欢照相的,忙不迭地换上花俏的衣服,扭动腰肢,欲与山花比美——树丛中野花得益于黑土的滋养,枝叶挺拔,分外妖娆;许多人紧跟着导游,他们倒不是怕掉队,只是想多听一些传奇故事,好带回去分享,于是乎问个不停……
      我想多看看,看看原始森林的样子,看看奥伦布坎的与鹿村的有何不同,于是,我选择了独行,走在了前面。即使来了这么多的游人,奥伦布坎也改不了自己恬静的天性,让我对古人“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有了更直觉也更深入的体验。高树参天,只为阳光细细的通道,可这也足以让林间的花草葳蕤繁茂,成片的橐吾花特意绽开灿烂笑容,像是为林间多一份暄妍,你却更觉得惬意清爽!彩蝶翻飞,自然是围绕着各色的野花,那是一份眷恋,一份衷情!跫音沙沙,算是林中最大的声响了——放轻脚步,就是向自然致敬!
  与鹿村不同,这里树木基本就是落叶松和白桦两种,更密集,也更高大,经常可见几抱粗的枯松,上面缠满了各种颜色的布条——树生树枯,花开花落,大自然的沧桑几度,都屡屡展现在这一片神秘幽静的土地上。在这自由的天地里,赏绿叶,嗅花香,看飞蝶,就是在享受,都是在发现:每一片绿叶,都润泽人心;每一缕花香,都令人陶醉;每一对飞蝶,都会引发美妙的遐想。        路边时不常可见类似“小心熊出没”的警示牌,那可不是故弄玄虚,因为这里就是黑熊的故乡,偶尔可见的脚印就是佐证。恰在此时,小路也伸展到了林边,穿越一座树洞状的的小隧道,我走到了崖边,一道沟壑横亘眼前。这断壁深沟是道火山地缝,裸露的岩石都是都是火山熔岩,是那一次爆发的遗留物——我们脚下的火山岩大概就来自于此——怪石嶙峋,横陈谷地,矮草稀疏,鲜见树木,铁黑色的一片,似乎把时空都凝缩了一样,一片阒静,仿佛回到了遥远的白垩纪……是造化的鬼斧神工,在苍茫林海中打开了这一扇天窗。
  我们走在曲曲折折的栈道上,欣赏湿地里的花海;走在观光小火车上,回望片片柳兰;再次穿过部落吊桥,与奥伦布坎再见!告别阿尔山火车站,傍行一段中蒙界河哈拉哈河后,大巴车沿着202省道向伊敏河挺进!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