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338

主题

63

今日

其他

夏青的1998:独骑12000公里 武汉-西藏 历时7个月

查看:53412 | 回复:46
发表于 2018-1-1 14:37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20年前,我独自一人从武汉出发骑自行车西藏,行程一万二千多公里,历时七个月,完成了一次挑战自己的人生壮举。

    回来后参加了各种活动,在北京在武汉也都举力了个人影展。2000年,人民中国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分别出版发行了我的摄影画册《冲向世界屋脊》和游记小说《天堂鸟》。记得当年为出版《天堂鸟》,我拿着稿和西藏的照片在中国文联那栋大楼里上下跑,一个一个地去敲门,跟不认识的编辑推介自己的书稿,但都是以非常客气的方式拒绝了,直到中国文联出版社的王东升编辑,才接受了我的书稿。他是位画家,也是位摄影家,他非常欣赏我拍的西藏照片,同时也对西藏感兴趣,只是他自己还不曾去过。于是,我的游记记小说通过王东升编辑的努力于2000年在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了。

    《天堂鸟》出版后,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来信,其中有一位台湾的摄影家杨立德先生,他是在机场看到的《天堂鸟》,读后给我写了一封信,希望我的书和摄影作品能在台湾重新包装出版。但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上,那个时候的网络不像现在这样发达,联系方式只有电话或邮寄信件。2011年我去台湾拍台湾老兵的纪录片时又忘了带上杨先生的联系方式,所以至今也没和杨先生有过见面。

    2000年,我到武汉电视台成为了一名专职摄像师,从此开始了十多年的纪录片拍摄工作,西藏之行也就成为了自己的过去,不再提起。

今年是我行走西藏的20周年,这20年的期间里,我有无数次可以去西藏的机会,但我都放弃了,我不愿跟一行人再去西藏,是因为我一直想把那份感动留给自己,也只有自己再能独往时候,那样的感动才会更有意义

已经计划今年再次去西藏,重走20年前走过的路,寻访当年遇到过的人,为自己拍一部纪录片。

20年前我都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当德国人雷卡特要跟我用E-mail保持联系时,我都没有能给他的邮箱。好在回来后狂补电脑知识,并适应了互联网模式,至今跟雷卡特还保持着常常地互动。

20年,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相信西藏也一样。但对于一个热爱纯粹的大自然的人来说,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喜还是忧。


P103057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103057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历程.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题词-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5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1 15:1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夏青1998 于 2018-1-11 05:37 编辑

1998428

武汉——仙桃    111 KM

武汉朋友开车送达。

1998428武汉长盈俱乐部为我举行了隆重的登程仪式。数家省市电视台、报纸、广播电台的新闻记者作了采访报道。我像英雄似地被人们簇拥着,包围着,各式各样的提问如同雪片般地朝我飞来。我一下子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李苇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我上路后,她开着一辆轿车跟着我,车里坐有我的弟弟和同学宋万先等人。

我的装扮如同一个美国大兵,头戴白色的头盔,脸被黑色的防紫外线的有机玻璃面罩遮挡。 黑色的紧身T恤,使我那本身就发达的肌肉更加显得鼓鼓囊囊。腰间的皮带上挂有军用匕首 、电警棍、手机,就只差一把手枪了。脚下是雷奇牌防水越野靴,手上戴着半指的黑皮手套 ,那腕上扣着一只全天候瑞士军官表。

自行车的后架上焊了一个铁筐架,摄影箱和一个大包正好卡在筐里,即使车翻倒在地上,它们也因宽皮筋的牢牢捆扎而不至于甩出来。框架下还挂有两只车篓,主要用来存放修车工具 、风雨衣等常用的物品。自行车的前叉上焊了两个半圆支架,三角架和帐篷就刚好搁在支架里。车把上的自行车包内装有急救药物、手电、海拔表、指南针、瑞士军刀、小塑料盆以及喝水的杯子。水壶吊在自行车的大梁上。自行车的前后搭配得相当均衡,骑起来一点儿也不觉得重心不稳。

一面小黄旗插在后架上,上面印有“骑车进藏万里行 风餐雨露笑人生”。

骑在车上,从后视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面印有红字的小黄旗在迎风招展,它仿佛在向欢送我的人们挥手致意,仿佛在向我逐渐远离了的城市挥手道别。

然而,为了这一天,我却准备了两年。两年前,我就开始制定骑车探险西藏的计划了。首先 ,我预定了一个方案,写出一份漂亮的计划,然后找几家单位要求赞助,把计划给他们,提出赞助的理由。他们一定会急不可待地掏钱赞助的,因为这对于宣传他们的企业是一个大好良机呀。

我打着如意的算盘,开始了方案的实施工作。写出一份漂亮的计划,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件难事。从构思到完稿,仅仅只用了两个小时——一场高考的时间。“挑战生命 重塑自我” !看看,这标题多么有冲击力哟!后来一些报纸报道我时,都是引用的这个标题。标题不错, 内容也不乏精彩,让我抄录一段吧:

“西藏,这块神秘的土地对于世界上许多探险家来说,都具有极大的魅力。而阿里地区,则被称作是西藏的‘西藏’!有人说,只有走过西藏,穿过阿里,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探险家。

“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阿里地区,大气压只有540.20hPa左右,是正常大气压的一半,而且与平原地区的温差竟达30℃之多……然而象雄古国在这里却有上千年的历史,古格王朝也辉煌过700余载。生活在这片圣洁的土地上的人们,以他们特有的文化、宗教以及信念,终身伴着大雪山一代代地将生命繁衍至今,为人类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正是因为这样奇特的人文景观和亘古壮美的自然风光,才使得许多的探险家、艺术家、旅行家等,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挺而走之。于是,从九六年起,我便开始着手准备完成这一计划 ——独自一人骑自行车东西横穿西藏,深入阿里地区,从事摄影创作,将探险与摄影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既要完成探险家的壮举,又要完成摄影家的使命。”

接着,我把我要行进的路线和一些具体的准备工作作了介绍,最后,我这样写道:

“作为一个现代人,我决定在世纪之交的有限时间里,去完成这次人生的精神之旅,探索生命的真谛,寻求中华民族之精髓,其意义非常之深远 。通过这一壮举,更能达到‘挑战生命,重塑自我’的目的。同时,以我的行动去激励人们思考自己的人生价值。”

我带着这份计划,兴致勃勃地首先来到一家自行车公司。一个即将骑着该公司生产的自行车探险西藏的人,应该引起该公司的高度重视,这正是我所期望的。可见了负责人后,他说他们这里几乎天天有人来要求赞助骑自行车探险,他们没办法满足这些人的要求,当然也包括我了。让我感到最有把握出资的公司首先就给了我当头一棒,这让我简直没有信心再跑第二家、第三家了。事实上我后来所跑的七八家也都是一样的结果,谁也不肯出一分钱,他们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打着探险的旗号到处骗钱的骗子。

《计划书》内还包括一张行进路线略图和一张必须物品的清单,物品的清单分为五大部分, 且都说明了参考价格:


一、交通工具

1自行车 2000

2计程器 300

3修车工具 50

二、摄影、摄像器材

1照相器材 12000

2胶卷 3000

3摄像机 8000

4录像带 1000

三、生活用品

1帐篷 500

2睡袋 500

3服装 2000(羽绒服,风雨衣,防水登山靴等)

4水壶 200

5小塑料盆 10

6洗漱用具 10

7登山包 500

8微型电脑 3980(便于每天做笔记或与外国人沟通)

9药品 200

四、野外用品

1海拔表 1000

2指南针 100

3望远镜 500

4强光手电 280

5瑞士军刀 500

6收音机 100

740米长绳 20

五、防身器材

1军用匕首 80

2电警棍 480

3催泪瓦斯 100

4头盔  100


配齐以上所有装备,大约需要三万五千元。我所列的这些物品,都是野外探险必须装备的 ,缺一不可,不然就会像余纯顺(余纯顺——上海人,他自198871日起开 始“孤身徒步走访全中国”,至19966月在罗布泊遇难。) 那样常常感到遗憾。我为此行已经准备了两年,我不能让自己带着遗憾上路。

我该去寻找一块神圣的土地来净化洗涤自己的心灵了,我的心灵本来是清纯晶莹的,后来却变得浑浊混沌了。

再见了,朋友们!再见了美丽的江城!当我带着一身的尘土和疲惫重返这座城市时,我相信那 时的我一定会有一种新生的感觉。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此刻我并不知道,但骑在自行车上的感觉令我兴奋,令我的心狂 跳不已……




199856

八字岭——潭家村(海拔1300M)    36.7 KM

进入恩施地区,坡陡路滑,20多公里因修路只能单行,其中有5-6公里的石头路,上坡段20多公里。在柳树坪(海拔1160M)摔了一跤,胳膊、腿等共擦伤六处。

AVS8.7 KM

MAX38.4 KM/H

ETM8 H

我忍着多处伤口的疼痛,终于冒雨把自行车骑上了谭家村,这里的海拔已达到了1300米,是我从武汉出来遇到的最大最陡最高的一座山,房子建在盘山公路的两侧,吃住都有,还算方便。

昨天是我开始远征的第七天,还未出湖北境内我便摔了一跤,真让人心有余悸。那是在翻过柳树坪那个大坡时,由于路滑车速较快,我被惨惨地摔在了地上。车子后架上60公斤的重物压在我的腿上,使我半天动弹不得,还是一路过的青年帮我抽了一下,我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胳膊、腿等多处皮开肉绽,血流不止,膝盖那个地方都已能看见白骨,大腿的根部被手机的电池顶了一个很深的洞,那血流得都让我眼睛发黑……

山路上除了那个青年傻傻地望着我发呆外,再没有一个人或一辆车从身边经过。

我怕血流多了会休克,于是赶紧用自带的药棉和纱布把伤口缠紧,然后在那青年的帮助下扶起自行车,搬正车把,又继续骑上车往前走。我不能停在这儿,这儿前不着村后不搭店,一个人在大山里,只会凶多吉少,况且我还必须赶着找医院看伤。虽然没有伤到骨头(我活动过了,没事),但皮肤上的外伤如不及时治疗,后果一样不堪设想。

我出发之前,很多人都反对我从这一条路进成都入川藏,他们说蜀道难行,我知道巴山更难行,但我还是坚持了我的选择。巴山是难行,正如我所遇到的那样,山峦起伏,沟壑纵横, 或跨越于急流深涧,或蜿蜒于崇山峻岭,或回旋于陡坡狭地,或腰穿于峭壁悬崖……尽管如此,我也必须前往,假如我被巴山挡了回来,那川藏公路、中尼公路、阿里地区以及青藏公路等等连想都不要想啦!所以,只要大巴山没能折断我的胳膊或腿,我就必须征服它。为的是进入川藏公路先打一个扎实的基础。

七天的时间,我已骑行了527公里,沿途有不少好奇的人询问和围观。他们钦佩我的精神和毅力,同时也为我的行程抱有几分担忧,因为西藏对于很多人来说,既遥远又神秘,我独自一人骑自行车能否抵达西藏,又能否安全地走出西藏,这几乎成了每个见过我的人(当然还包括我的家人和朋友)心中挂起的一大问号,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去摘除他们心中的问号但我相信我能坚持下来,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能呼吸,还有一分力气蹬自行车,我都会走完我的全程。


1998514

石桥——渠县(海拔380M)   77 KM

上坡段12+18KM,爬两座山,走夜路。大腿红肿,屁股火燎般疼痛,晚九点二十到渠县,手握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AVS9.70 KM/H

MAX39.6 KM/H

ETM12.30 H

今天骑行异常艰苦,到晚上离渠县还有15公里,先以为爬过一座小山就走平路了,结果是一座大山横在了渠县的前面,爬这座山真费力,高差虽然只有500多米,但上坡段却有30多公里,骑车非常吃力。

大腿肿得犹如水桶般粗,而且都无法弯曲,虽然我连续几天都涂抹了扶他林,但仍不见消肿 ,屁股上也火燎般疼痛,好像磨破了皮,骑坐的时候,我只能侧着身子,用半边屁股坐在车座上,而且要避开磨破的地方,长时间握车把的手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晚上九点二十分到渠县,找了个宾馆住下,痛快地在浴盆里泡了个热水澡,然后把那一身汗臭的衣服扔在浴盆里……

昨天,我在路上遇到一个青年,他叫王永红,他把我当成了他的偶像,非要送我两罐可口可乐,还买了一块佛牌保佑我一路平安,他骑着摩托车陪我走了10公里,但分手后不久他又追了上来,而且还带来了一个人。王永红说若不和我照张合影像他会终生遗憾。因此,他特地请来了照相馆的摄影师。

我们以山作背景,俩人肩并着肩,靠在我的自行车旁,一连拍了好几张,最后,王永红才非常满足地离去。临别前,他要求我到了西藏后照一张有布达拉宫的照片寄给他,我当然答应了。


1998522

武汉——成都   1631.5公里  共19天  平均每天85.87公里

518日,女友李苇乘飞机来成都。我在银河宾馆等她,我们打算在成都呆两三天,主要是我需作些休息调整,并把可用可不用的东西让她带回去。

中午她才到。她给我带来了羽绒服和快译通上的IC空白卡。当她见到我那摔伤的腿和晒爆了皮并且肿成黑紫色的肌肤时,都心疼得哭了。

我感觉还好,因为我知道更苦的磨难还在后头,这才是个开始,往后一天会比一天更艰难, 但我坚信自己能克服。

520日,《成都晚报》摄影部的王瑞林为我作了摄影采访。第二天,《成都晚报》第一版报道了我骑自行车横穿西藏的消息,同时还有一幅我骑车的彩色照片。当天下午,一成都读者打来电话,说一定要见我,他叫但凌,到宾馆找到了我们,并请我们吃了成都的特色鱼头火锅。

由于有李苇的按摩,腿部已基本消肿,肌肉的疼痛也明显减轻了许多,但大腿和手臂的表皮全部爆花了。

这天,武汉《长江日报》的记者熊凌洁打来电话询问了些情况,她准备继续报道,她说我走的报道发出后,就有很多人给她打电话,她想让这些关注我的人多知道一些我的情况。

522日,我和李苇吃了最后一餐成都的冒菜后,就准备出发了。回到宾馆,李苇抱着我大哭起来,仿佛我们这一别就永远没有了再见的机会似的。刹那间,她曾送给我的一个风铃上的一句话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你最可爱,

如果真有来世

我一定还会

在下一个轮回里

截住你

……




1998526

二郎山木叶棚道班(海拔2580M

走到这里已是晚上七点,距山顶还有5公里。

雨越下越大,今天上山已是不可能的了,路边的道班师傅见我已走不动了,雨又下得很大,在背后叫我返回。我回到他们的工棚,将车停在窄小的工棚里,然后到他们吃饭的那间五六个平方的工棚去围着火炉坐下。工棚里有李明贵夫妇和李明军、苟如成4个人,他们都是筑路工,每天早上八点干到晚上六点,一个月挣200元,有时还不能拿到工钱。他们生活得很苦,没电,几个铺盖,一张破旧的小木桌,再就是一点生活用具。

他们留宿了我,并让我和他们一块吃饭,我付20元钱,他们不要,我要他们拿着明天买点菜吃。

新沟到这里28公里,我走得十分辛苦,两个多小时走完了15公里的水泥路后,剩下的全是尖石和浠泥巴路面,车完全没法骑,几乎都是推着走,山上雾气很大,下着小雨,推车的时速只有1-2公里,气温很低,从山下14度降到8度,手都冻木了,手指发乌,中午又没有吃饭,带的两袋饼干随便充了下饥,下午3点多才吃了一碗方便面。



1998526

新沟——木叶棚工棚(海拔2580M)  29 KM

下雨,起雾

AVS4.0 KM/H

MAX13 KM/H

ETM11.2 H



1998527

木叶棚——沪定(海拔1330M)  48.2 KM

木叶棚至山顶5公里,山顶有经幡,山顶公路海拔2800M,风很大,没有雨。



1998528

沪定——康定(海拔2400)  51 KM

住康定宾馆,50/天  后两小时下雨。

AVS7.9 KM/H

MAX43.3 KM/H

ETM5.31 H



1998529

去《甘孜洲报》报社联系,徐主任接待,并表示愿意宣传报道我的行为。

包车去木格措拍照片,木格措,七色海。

木格措距离康定县城31公里,是川西北最大的高山湖泊之一,海拔3700米,立体气候显著,水域近几4万平方公里,水深约70米,主要由木格措、红海、白海、黑海等30多个无名海和森林、草原组成,雪山草原森林湖泊,交相辉映,康定杜鹃,名贵药材,享誉中外,湖光山色充满诗情画意。

七色海是一处冷泉与温泉交事融的共生海,幻如人间仙境。温泉露头水温高达67度,沐浴疗疾有奇效。湖区有森林草坪镶嵌,丛林中有百鸟飞呜,湖水泛起五光十色,有“雾绕莲花”“驼峰倒景”等……



1998531

康定——新都桥(海拔3300M)  80 KM

翻折多山,山顶4040米,山上没有树,石头山,有少量积雪,山顶有经幡。翻过折多山下到新都桥镇,这里已是藏区特色了。

从折多山顶一开始下山就看到了牦牛,沿途的房舍是藏式建筑,四四方方,象一个城堡,门窗嵌有白色,门框上则是黑白相间的棱形,窗子的形状是上小下大,并往外翻,整个房子的特色是稳重、结实、古老、神秘。

新都桥海拔3300米,有轻微的高山反应,心跳93/分钟,头不痛,嗓子发干,讲话很吃力,疲软无力。

今天上山很吃力,胃胀痛,感冒也未全好,身体无力,走到16公里处,想找个车送我上山,谈了一辆农用车,他开价70元,我没同意,因为我知道上到山顶不过20公里,我出50元,他不干,我只好慢慢上山。又骑了2公里,实在不能走了,刚好来了一辆去塔公的小客车,我拦了下来,他们帮我把自行车放在车顶上,我上了车,20元一直坐到新都桥,60多公里,如果今天我骑车根本到不了,天黑之前能上到山顶就不错了。从康定出来就开始上坡,一公里上了一千米,坡度很陡,没有什么平绥的坡度,基本上都是大陡坡,三十多公里,海拔到了4040米,高差1600米,可见坡度有多大。

今天房里第一次有外人同住,四川人,在这里可能做生意,我讲话很费劲,所以很少与他说什么,今天想早点休息。


199861

新都桥——雅江(海拔2500M)   75 KM

上坡20公里,翻高尔寺山,海拔4000米,55公里下坡,毛坯路。

上到4100米高度时,没有高山反应,只是上坡太累,大口呼吸,供氧不足,上到山顶时,感觉天空很低,云层就在头顶上,天空云层很厚,有下雨的迹象,果然到了下午3点下山时,突然一声闷雷在头顶炸响,接着开始刮大风,黄沙飞舞,不一会,下起了雪籽,打在头盔上乒乓响,天空发黑,雨雪齐下,狂风刮得人在车上往一边倒,手指冻木。

下山下了几百米后雨没有了,风也没有了,太阳仍旧,蓝蓝的天,看不出刚才有下雨刮风的迹象。

今天骑车非常辛苦,12个半小时,才到雅江,到雅江招待所正好是晚上8点半钟。

这里的藏人很多,基本上是以藏人为主,整个风俗都带有很浓的藏味。

AVS8.80 KM/H

MAX40.8 KM/H

ETM12.30 H


383500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61800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998.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3 20:05 显示全部帖子



199862日       

雅江

可(塔公藏人)

喇嘛丹珍      196469日出生

四川康定县塔公区龙古乡日沙3

中午,当我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雅江时,我忽然发现有个康巴汉子正直勾勾地望着我。于是我朝他走去,他先跟我搭起腔来:

“你是哪里人?

“武汉人。”我答道。

“乌海……?”他有点儿不懂。

“武汉,听说过吗?

他摇头。

“武汉离这里很远。”我告诉他。

“很远……乌海……”他自言自语起来。

这么热的天,他依然一身藏式着装:头戴一顶白灰色毡帽,身上套一黑色羊皮长袍,外边围一件红披风,胸前挂着金属护身神盒,腰上插着一尺来长的白银藏刀。他有一张紫红色的毛孔粗大皱纹很深的脸,鼻子高大,眼睛浑浊,左耳吊一只大耳环,上面镶有两颗红宝石

他的左手缩在皮袖笼里,右手则握着皮制的嘛呢轮不停地转动。他告诉我,他是塔公人, 跟他一起的喇嘛正用帽子盖着脸躺在石阶上睡觉。

他们的旁边,还有一个雅江人,雅江人讲话带些四川口音。他能与我交谈,但那康巴汉子除了能说一点儿简单的汉话外,再深入的对话就要靠雅江人当翻译了。

雅江人和康巴汉子不停地讲着藏话,我一句也听不懂,那康巴汉子怪怪地看着我,还不时地对着我做鬼脸,一会儿闭着左眼用右眼瞅我,一会儿闭着右眼用左眼瞅我,他不相信我是中国人,他硬说我是外国人,这是雅江人告诉我的,他们刚才就是在争论我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不过他们都不知道中国还有武汉这个地方,他们以为“乌海”就是外国。

康巴汉子问我脚上穿的沙滩鞋是哪买的,并不停地用手去摸它,当我转过身去和雅江人说话时,他就用他的脚轻轻地踢我脚上的鞋。我则装着没在意,让他去搞点儿小动作。

我给他们巧克力吃,他们都很高兴。然后我跟雅江人讲我想给康巴汉子照几张像,让他问一下看行否。古怪的康巴汉子嘴里咕噜了几句,我问雅江人是什么意思,他说他不同意。但过了一会儿,雅江人告诉我,他问能不能马上取照片,我说能,这样他才同意让我拍照。

康巴汉子叫起喇嘛,俩人站到有云彩的地方等我拍照。我先用宝丽来为他们拍了一张,看到照片立刻从相机里钻出来并慢慢显影成像时,他们简直高兴极了。于是他们站好让我随便拍照。直到我说好为止。

康巴汉子告诉我,他叫土可,喇嘛叫丹珍,他们把照片捧在手心里,视如珍宝。

我也感到十分满足,因为骠悍的康巴人终于留在了我的镜头里。


_IGP89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4 16:31 显示全部帖子

199865

芒康,海拔3800米。

从巴塘西出30多公里,便是金沙江大桥,长江漂流纪念碑坐落在桥东的四川境内,过了桥即是朱巴龙检查站,也就是西藏境内了,然后沿峡谷缓缓而上几十公里,翻过4100米的宗拉山 ,再过芒康山,就直下芒康了。

芒康县地处西藏最东部,昌都地区东南部,面积11654平方公里,总人口66万。

芒康藏语意为“善妙地域”,该县地处三江流域峡谷区,横断山脉以南北走向纵贯县境,境内群山起伏,多峡谷,因地质松散,常常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公路塌方。在宗拉山一带 ,我已见四辆大货车翻在山崖下,车子有的是四轮朝天,有的则完全砸变了形,其状令人毛骨悚然。

招待所的人告诉我,前几天有位也骑自行车但在二郎山上就吐了血的四川青年,在芒康终因高山反应而卧床不起,后来卖掉自行车打道回府了。

我倒是不存在高山反应,只是感觉太干燥了些,大便带血,手指干裂,鼻腔发干,呼吸不畅 ,容易心慌。但还没到那位四川青年那样彻底被击垮。我觉得我的身体素质真的不错,这多亏了我常年不懈的健美锻炼。有些人把西藏的高山反应说得不知有多么恐怖,事实上并非如此。只要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都不会有太大的高山反应。在高原上骑车,消耗的体能虽然很大,但我从未感觉到四千多米、五千多米的高度会令我窒息。我后来多次夜宿在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山上,正是被人认为的“生命的禁区”的高度,我依然完好无损,稀薄的空气并未让我因此而归西。

准备骑自行车走一万多公里的人,如果没有一个强壮健康的身体,那等于是拿自己的生命做儿戏。因为骑自行车不同于徒步,它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更高。徒步旅行实际上是一种最简单最原始的方式。古时候的人没有车马代步,不都是靠的两条腿吗。那是时间和毅力累积的结果,而且安全系数远远大于以交通工具代步的各种方式。余纯顺走了八年都不曾摔过几次跤,而我骑自行车才一个多月便早已摔得到处伤痕累累。相形之下,我以为骑自行车更艰难,因为上山时,要有足够的力气将自行车骑或推到山顶;下山时,稍不小心就会人车翻地皮开肉绽,遇到沟河,还要扛着自行车涉水而过……

为了防止摔伤,我不得不用护膝护肘保护着自己,而且还戴有头盔。在国内数以亿计的骑自行车的人当中,我的安全意识绝对能排上第一,当然,那些人是很难体会到骑自行车的艰难和危险的。

芒康的藏民也用红绳缠头,但比甘孜的藏民用的绳更粗大些。他们都属于康巴人。康巴的男女都留长辫,并将辫子盘在头上,有些女人则戴着老式的上面有红五角星的军帽。她们对之非常爱好,戴上一顶军帽,简直就是一种时尚,或者是一种骄傲。总之,戴军帽的女人更显得神气。

在芒康,我还见到一种时髦,这种时髦几乎遍及整个西藏。因为在拉萨、定日、阿里以及藏北,我都有发现。其实,也不过是嚼嚼口香糖而已,但在西藏,嚼口香糖可能更有一层意义 。我所见到嚼口香糖的人,全是女人。她们都在国营单位上班,如医院、邮局、银行等,她们一边工作,一边嚼着口香糖,还不时地在嘴里打出响声,那声音仿佛在告诉你,她们有别于穿藏袍的普通藏民,她们在国营单位工作,她们有统一的制服……

过去,藏族的权贵以戴天眼珠来显示身份。现在,那口香糖是不是也有一种显示身份的含义呢,我感觉是。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穿藏袍的女人口里也不停地嚼着口香糖,可能偶尔也赶一下时髦,但对于她们来说,毕竟太奢侈了。




199868

竹卡——荣许(海拔3860M)  52 KM

荣许——左贡                73 KM

脚巴山(海拔3700M

左贡兵站(海拔3620M

过拉乌山,海拔4300米,然后一直下坡下到竹卡,竹卡海拔只有2620米。

路面全是碎石沙土,有些路段特别松软,不适合骑车,下坡的速度一直控制在每小时10公里左右,但还是连摔了四跤,腿部轻度皮外伤,自行车后架全部折断。

今天住竹卡兵站,教导员高小举是湖北襄樊人,他十分钦佩我的毅力,为此,他叫战士不收我的住宿费。

高教导员向我介绍了许多附近的路况,如山高坡陡的脚巴山,海拔5008米的东达拉山,八宿至仲巴的泥石流,山上随时可能滚落下来的飞石等等。他还说,去年有个韩国人,他曾是世界自行车马拉松赛的第三名,他要骑自行车去拉萨,但被脚巴山挡住了,于是他回头找兵站搭车,但部队军车不允许搭外国人,最后他还是找了辆地方的车。这里的路难行的确世界闻名。

竹卡兵站在公路的东侧,西侧是著名的澜沧江。碧绿的江水奔腾于峭壁悬崖之中,由北向南 ,气势磅礴。兵站附近住有藏民,他们的生活极端贫苦。兵站是他们最好的去处,一到了开饭的时间,一群满身破烂的脏孩子便围在饭堂门口讨饭吃,当地的青年为兵站干点儿杂活,也不过吃餐饭而已,他们既没有地可耕种,也没有药材可挖,更没有牛羊放牧 ,生活全靠国家救济。

这里的地理条件非常恶劣,山上不生长任何东西,夏季雨水多,易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 冬季大雪封山,进出相当不易,生活更加艰难,他们靠兵站供电,但同兵站一样有时间性。 如晚上八点至十点,早上六点至七点,其他时间都无电。因部队供给兵站的柴油有限,故发电机不能长时间运转。兵站自身也无奈,放在冰箱里的肉因无电制冷,没几天就坏了。兵站的生活也很艰苦,能吃上新鲜蔬菜就很不错了,平时买菜要去芒康,来回一百公里,兵站没有配备汽车,买些生活必需品只能找便车,川藏公路上的车本来就很少,所以找便车也相当困难。

兵站的门口有一家四川人开的餐馆。兵站的官兵常到这小餐馆来改善生活。因整个竹卡仅此一家,故菜价也高得惊人。

四川人真的能吃苦。在西藏,很多地方都有四川人开的餐馆,只要那个地方有人居住,有车能到达,他们便会开上“正宗川菜”餐馆。四川人为促进西藏的繁荣确实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没有这些川军把内地的饮食习惯带到空气稀薄的高原上,那不知有多少旅人会被饮食所困扰。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喝酥油茶,都能吃糌粑,至少我一下子还很难适应藏族的饮食习惯,在吃不到川菜馆的时候,我则以方便面或压缩饼干来充饥,很多外国人也常吃方便面。在西藏,方便面绝对占有市场的主导地位,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卖东西的小店,都能买到方便面。

高教导员帮我跟邓连长说好了,明天搭他的们的军车走一段。自行车后架折断了得找个大点的地方如县城什么的烧电焊,像这样的小地方是没有这样的修理铺的。




199868

竹卡——左贡   125 KM

早晨怕误车,426就起床了。起来又没事做,因昨晚把自行车等都准备好了,所以起来后没什么事干,只得又躺下。530,我去车队找邓连长的车,刚好邓连长起来了,他让我把车和物品放到汽车上,在几个战士的帮助下,自行车和行理都搬上了车,而且放置得很好。

邓连长的车是领队车,整个车队共60辆,阵容磅大。

600准时出发,我跟邓连长坐在第一辆车上,司机小王是个刚出车的新兵,显得很兴奋。

我们的车绥绥爬坡,车速在1015公里/小时,即使车速这样绥慢,后面跟上来的车只有4辆,其它的车因抛锚而被堵住了。车况都很差,路上不断有车抛锚,我们的车不得不时时停下来等。

脚巴山山高路险,山上的石头都很松软,随时都有往下落的可能,这种路况属于松软的沙石结构,非常松散,路面经常垮塌,山上也常常因雨水而发生泥石流。

邓连长说,他们团过去有一个边车队10辆车共二十多人就被泥石流淹埋了,前后几分钟,尸体都找不到。我问他,为什么几十年了国家不修建这条路,他说没办法修,你今天修好了,明天一下雨又被冲垮了,根本没有办法,土质结构太差,山上又不长东西,雨季易发泥石流,冬季易发雪崩,今年四月,然乌沟就发生了一次雪崩。他又说,不过现在国家已投巨资重点改建川藏线,可能再过几年就会根本改变。

邓连长至今未婚,谈了几个女朋友,但都因他常年跑川藏线而告吹。他说她们都比较现实,而且也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每天提心吊胆,心里不踏实。

东达拉海拔5008米,是川藏线上最高的一座山,邓连长说,他每次上东达拉山都遇到下雨,今天可能也会下,山上一片乌云,不是雪便是雨,但当我们的车快到山顶时,云开雾散,蓝天丽日,在山顶的石碑旁(实高4900M)我为小王等几名战士拍了几张宝丽莱快片,也为邓连长拍了几张,他们十分喜欢。正当我们兴高彩烈地观看蓝天白云时,突然风起云涌,转眼间下起了大颗雪籽,邓连长说,没有一次他东达拉山不下雪的,果然如此,今天又下雪了,气温下降,我们赶紧回到了车里。

下午到了左贡县兵站,今天在里休息,明天去邦达兵站,后天到白马(八宿),我打算到八宿再下车,这样还要与他们同行两天。

到了左贡兵站,我走到左贡县城给李苇打电话,来回4公里,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拨通了她又不在家,接着再打传呼机,怎么也打不通。这里都是卫星通信,但信号很弱,很难打进打出,往兵站走时赶上了一场大雨,这里海拔3620米,晴雨相间,变化无穷,一天要变几个季,增减衣服成了第天不可少的大事。天一变,别人问我的都是带了衣服没有,如果没有带衣服那就够呛了。



199869

左贡——邦达兵站(海拔4390M)  120 KM

兵站大门两条纵幅标语:忠诚擎红旗 青春铸丰碑,两侧横幅:情注邦达草原 扎根邦达 献身国防 心系过往战友

据说这是一个红旗兵站,海拔最高,主要负责迎送过往部队。今天车队是下午两点多到的邦达,三点开午饭,干部战士都有是八个一桌,三个菜,两个汤,菜是用碗口大小的铁盘打的土豆片、粉丝、罐头、白菜,豆腐汤和青菜汤,菜的份量很少,按正常情况还不够两人吃,但要高原,大家都很相互顾及,饭可多吃,但菜尽量少吃。

我跟邓连长一块吃饭,尽管盘中的菜很少,但吃到最后总是有剩的,大家都不随便吃菜,难怪邓连长在车上跟我说,他每次从高原近回成都后,都要大吃几天,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毫不犹豫,因为在跑高原的这段时间里,吃得非常艰苦。他说上个月他回去三天的时间,便吃了一千多元,在吃的方面,他很舍得,一个月八九百元的工资,要抽五六条红塔山,其它的都吃了。所以他说,当了几年的连长,手上一点存款都没有,走高原,不但条件艰苦,而且每天都有生命危险,所以,他要把钱吃光用光。是的,最不好吃的人,一旦在西藏高原呆上一段时间,就会变得嘴馋,而且胃口大开,饭量大增,吃什么都会觉得是享受。

早上抽空到左贡县城给李苇打电话,终于打通了,她十分担心,每天都给我打手机,明知打不通,但总是抱着希望,我告诉她了我的近况,并告诉她这里通信相当不便,只要有可能,我会尽量与她联系。

左贡到邦达120公里,虽然没有山翻,但道路崎岖,行走同样困难。很多路段都属于搓板路面,汽车在上行驶如同跳舞一般,有一节路被河水淹没,幸亏邓连长有经验,事先绕道行走,不然汽车直接开进河里。

在一处深沟的地方,因沟太深,钢板压断,然后很多战士下来搬石头填沟,后面的车辆才安全通过。川藏线难走,进了藏以后才深有感触,路面不是碎石沙土,就是滑腻的泥巴,整个川藏线,除了四川境内几百公里泊油路面外,全是这种原始的土坯路,现在有武警养路,路面还稍平整了些,坍塌的路段能即时得到修整,被河水冲垮的路段则被改道,但对于初次入藏的人来说,这种路况就太悲惨了,很多地方都令人毛骨悚然,尤其是在山上,路窄弯急,没有经验的司机恐怕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吓傻,因为转弯的地方,往往车头有冲出公路的感觉,而一车宽的公路外侧就是深涧。

邦达兵站的实际海拔是3940米,这里相当寒冷,下午大太阳晒在身上都不觉得热,风很大,刮在身上冷叟叟的,穿件羊毛衫还感觉很冷,只好躲在驾驶室里。晚上开始下雨,风更大,气温更低(6度),坐在车里根本不敢出去,小王在修车,冷得不行了,赶快找了件绒衣穿上。下午到了邦达兵站后,就开始修车,直到晚上945还未个修好,小王说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

开饭的时间早过了,我们都没有吃饭,他们修车,我则坐在驾驶室里看着车,因为这里的藏人爱偷东西,而且相当快,稍不注意他们就会偷走驾驶室里的东西,何况我的相机也放在驾驶室内,所以一点都不敢大意,他们就在车旁转来转去,几只眼睛贼溜溜地盯着车里看,似乎随时都会下手。邓连长要我提防着他们,因为以前发生过这种事,人在下面修车,他们则把驾驶室里的东西往外偷,非常迅速。

雨下得很大,车还未修好,钢板断了,换钢板很麻烦,下午忙了大半天检查发动机、化油器等,拆得乱七八糟,最后也没查出什么毛病,但邓连长肯定车有毛病,不然今天怎么会开起来很吃力,可都查过了,问题没有找出来,只好又装上。


_IGP89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周游.
发表于 2018-1-5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周游. 于 2018-1-9 19:56 编辑
夏青1998 发表于 2018-1-1 14:37
20年前,我独自一人从武汉出发骑自行车走西藏,行程一万二千多公里,历时七个月,完成了一次挑战自己的 ...

  致个敬再说!


      为50岁以下的骚年脑补下:

    马文瑞,汉族,1912年11月生,陕西子洲人。曾用名马发海。

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转为中国  共  产  党  党员,1926年参加革命工作,初中。

1977年12月至1978年12月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

1978年12月至1984年8月任中共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兼陕西省军区第一政治委员(1979年3月起),1979年12月至1983年5月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1984年5月增选为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1988年4月当选为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同月起任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党组成员,同年6月起兼任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法制委员会主任。政协第二届、三届、四届、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任职至1985年9月中共全国代表会议)。

1人点评 收起
  • 夏青1998 呵呵,那个年代还真没有“驴友”这个词,当年想买一些户外装备都不知有多难。 2018-1-6 21:03
发表于 2018-1-6 20:10 显示全部帖子

1998617

森林

从波密出来,进入丘陵地带,两边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沿着帕隆藏布江顺流而下,走到36公里处,见到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您已驶入乱石滩,请您谨慎驾驶。 ”

果然如此,乱石滩一片乱石,没有路,多处都是被山洪冲成的大水沟,自行车只能推着涉水而过,一尺多深的水,冰凉刺骨。

一天走了14个小时80公里,既没有遇到一家餐馆,也没有见到一个兵站,道班倒是有几个, 但全成了遗址,住在道班就等于是露宿野外。

又摸黑骑了一个小时,实在不能往前走了,便在森林边搭起了帐篷,林地非常潮湿,奔腾的帕隆藏布江滔声不绝。

在途中遇到的同行人孙宏亮在附近发现有人烧过火,石头里的树枝还有火星,于是他就地架上树枝点着了火。

我去找水,公路前方几米处的山边,我发现了一个山泉,泉水清清,能够饮用。打完水后我坐在摄影箱上等水烧开后泡方便面吃,这时我感到脚背像有个小石子在摩擦,于是把脚甩了甩没在意。过了一会儿,我感到那个地方有点儿像针在扎,就用手电去照,脚背上有个黄豆大的黑点儿,我以为是石子,便想用手把它弄掉。当我的手指接触到那个黑点儿时,它竟然缩动了一下,这可把我吓得蹦了起来。我慌张地大叫孙宏亮,他跑过来一看说是蚂蟥,就用手去拉它,但它却使劲地往肉里钻,根本拉不出来。孙宏亮说要用火烫才能出来,于是我们跑到火堆边,他抄起一根燃烧着的树棍往我的脚上烙,我大叫,他让我忍着,用手压住我的脚,反复几次才把那可恶的小东西弄出来,接着脚背流了很多血,他说再用火烫一下既可消毒又可止血。得了,火烙的滋味并不比被蚂蟥咬的滋味好受。我多涂点儿碘酒,一样可以消毒。

第二天早晨起来,帐篷外爬着两条红蛇,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果昨晚它们爬进帐篷里来,那后果不堪设想。中午在通麦大桥,守桥的干警王成昌告诉我,我睡的那个地方长期阴暗潮湿,有不少的毒虫毒蛇,不说被蛇咬就是碰上被一只小虫叮咬一下,都有可能送命。我把被蚂蟥咬的脚背给他看,那上面只有一个红点儿,没有肿,他说没事,但还是要我小心发炎。

去通麦的路上尽是蝴蝶,成片成片的直立在公路上,人一经过便漫天飞舞。蝴蝶多得成灾,黑乎乎的一大片都遮挡了视线,有的蝴蝶没有怕人的意识,你在它们身边经过,哪怕一只脚踩了下去,它们动都不动,也许它们认为这是它们的世界,在他们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人的存在,所以它们才处之泰然。

在波密,一位藏族朋友告诉我,八一至工布江达,流传着一种古老的投毒至人于死的传统迷信。将毒藏在指甲缝里,随时弹入酥油茶和青稞酒中,让珍贵的客人食下,两三年后便烂肝而亡,医生都无法查出死因,投毒的人从此便会将死人身前的好运转到自己的身上来。这种毒是远古的时代由一条大蟒蛇传下来的,它的配方也只有这一带的山里藏民知道,投毒的时候还要口念咒语。如果被毒的人没有吃下他们投了毒的食物,那就要拿它给牦牛吃。牦牛没有吃时,就给家里的人吃,家里的人也没有吃时,那就由他自己吃了。他们认为,下的毒如果没有生物死去,那他的罪孽就更深,受到的惩罚也就更重。于是,经过这里时,我不得不加倍小心。我不能无谓地去送命,况且这是多么不值。所以我备上了足够的干粮和饮用水 ,为的是躲过这一劫。事实上我并没有遇到投毒的藏民,虽然我所见到的山里藏民个个都是那么肮脏——我真的相信他们当中有投毒的人——但我觉得他们那一张张质朴憨善的脸上并没有恶意。

“扎西德勒!”扎西德勒——吉祥如意的意思。我对他们说。

“扎西德勒!”他们也对我说,但他们更喜欢说:“哈罗!



_IGP89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6 20:24 显示全部帖子
米拉山 海拔4900米    温泉(日多)海拔4360米
工布江达——60 KM  搭车 70KM


  1998年6月25日
  日多 海拔4260米。
  翻过海拔4950米的米拉山后,便到了日多。日多是一个藏族乡,公路两边有几家藏式茶馆, 过往的藏人都到这些茶馆喝茶闲聊。路边还有一家小旅店,是藏民开的,旅店只有一间土屋 ,屋内搁有十张床,床上铺有草垫和厚厚的大棉被。住店的旅客不分男女,都睡在一个屋内 。在西藏很多藏式旅店里,都是男女同住一屋。
  日多有一处温泉,可以洗温泉浴。为此,我决定在日多停留一天。我住进了那家藏式旅店, 一个晚上20元。屋内的气味十分难闻,我找了一张靠窗户边的床,打开睡袋铺在了床上。
  晚上来了六七个藏民,其中有一位是女的。他们又是唱又是笑地疯了半天才各自钻进了大棉被里睡下。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的鼾声开始此起彼伏,响个不停。我蜷缩在睡袋里,简直无法入睡,不说那扰人的鼾声,单凭屋子里的气味就令人窒息。于是我不得不推开窗子, 让寒冷的夜风带一点儿新鲜的空气进来。第二天一早,我便急不可待地爬起来直奔温泉。
  穿过一条河,远远地就能看到热气蒸腾的温泉。我无比兴奋地奔跑着过去,恨不得立刻脱光衣服跃入热气腾腾的温泉之中。
  那升腾着的白雾气的地方,被当地人用石头围了起来,里面是一个小小的浴池,一股烫手的热水和一股冰凉的冷水正源源不断地涌入池中。我伸手试了试水温,感觉较凉,于是就把冷水源用石头堵住改道,只让热水流入池中。池中的水温渐渐升了起来,不冷不烫,正适合泡浴,不过水中的硫磺味很浓,但这也许能治疗我身上的创伤。
  太阳很大,天空一片瓦蓝,几朵白云悬浮在蓝天上,真是一种美的点缀。这时的气温较低。 海拔超过4000米的地方,是没有夏日的。所以,当六月的武汉已热得穿短裤时,六月的西藏却随时都要穿羽绒服。尤其是在海拔超过4000米以上的地方,那早晚的寒冷,就像冬天的感觉。当我脱掉衣服之后,皮肤上的鸡皮疙瘩望着一个个竖了起来,我迅速下到水池中,那立刻感到的温暖和爽心不觉令我大喊一声:“真舒服呀!”
  就在我仰望着蓝天白云,裸着身子泡在温泉里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天赐时,突然听到有人走来,于是我一跃而起,想赶紧穿衣,但为时已晚,三个藏民,即两男一女已站到了水池跟前 。我爬上水池,一手用毛巾遮住下身,一手去拿衣服往身上穿,样子十分狼狈。但他们并不介意,那女的还冲我笑笑,其中一个男的跟我讲话(藏语,完全听不懂),另一个伸手去试水温。不一会儿,他们三人都脱得精光下到了水池里。那女人的脸,看上去又黑又老,但身上的皮肤却非常白嫩,尤其是那对乳房,虽已下垂,但并不松弛,这足以说明她在三十岁左右。两个男人都很瘦,但长得酷似,很有可能是一对兄弟。在西藏,为了家丁兴旺,他们至今还保留着兄弟几个共娶一个老婆的习惯。眼前的三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一家人。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前有三个活生生的男人女人当着我的面混浴。那女人一点儿也不忌讳我看着她,她有时面对着我,一只胳膊高高扬起,另一只手去搓洗腋下;有时又转过身去,轮换着帮两个男人搓擦。两个男人则像婴儿似的躺靠在水池旁,任由女人在身体的各个部 位上擦搓清洗。他们也不时地跟我讲话,讲的都是我无法听得懂的藏语。但有一句我听明白了,他们问我:“卡拉卓?”(去哪里),我说拉萨。他们齐声:“喔!”我知道他们听懂了我说的拉萨。
  藏族真是一个纯朴得不能再纯朴的民族,他们乐观通达,生活没有一点儿负担,那种城市现代人所有的欲望,在他们的身上全被淡化了。当我面对着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裸着身子在一个温水池中混浴时,我不但心无杂念,反而觉得眼前的景象如诗歌般优美,如音乐般动人。 这是一幅多么恬静、多么祥和、多么安乐的油画啊!人世间有这般美景,岂不是成了仙吗!其实,在西藏的那些日子里,我几乎完全没有了性的意识,即便是面对一个裸体的女人,都不会有性的冲动。自行车的骑行让我每天都疲惫不堪,就算是休闲了下来,也是不停地写作和拍摄。常言道饱暧思淫欲,现阶段在是又饿又冷又累,难怪什么都不想来了。
发表于 2018-1-6 20:46 显示全部帖子

1998628

拉萨,海拔3700米。

当我远远地看到蓝天下那座雄伟壮丽的红楼时,那首《回到拉萨》的旋律便在我的耳畔响起

那就是布达拉宫!

一眼望去,不用任何人告诉你,你就能强烈地感受到,那就是布达拉宫!

此时此刻,我便像那千里磕长头的朝拜者一样,虽然历尽了千辛万苦,但来到布达拉宫的墙根下时,却倍感快乐,倍感幸福。什么磨难,什么艰辛,也都随风而去,令人感慨万千的唯有这座气势雄伟的白墙红楼。

布达拉宫,我心中的神殿!当我面对她时,我早已被带到了一个更久远的年代:

雅隆吐蕃人原来主要活动于雅鲁藏布江南岸的泽当一带,其中心的雍布拉岗即为历代赞普及其家属生活居住的宫堡,松赞干布就生在这里。629年,当松赞干布13岁时,吐蕃王朝内部发生叛乱,被征服的达布、苏毗、羊同等纷纷发动武装反抗,南日伦赞(松赞干布的父亲)被臣下所杀,连母后也参预叛乱活动。松赞干布就在这种危难时机开始了他艰难而辉煌的人生 。

松赞干布,即弃宗弄赞、弃苏农赞、弄赞、弃苏农。他利用当时的部落矛盾,笼络势力,扩大队伍,逐渐平息了贵族的叛乱。参与叛乱的父族和母族势力也随之退出历史舞台。633年 前后,松赞干布迁都逻些(今拉萨),拉萨河谷水草丰美,良田肥沃,景色秀丽,河谷两岸有布达拉山与药王山遥相对峙,形势险要,堪为兴隆王业的佳土宝地。


松赞干布率王室贵族将王都迁至拉萨后,即请泥婆罗等地工匠在布达山修建雄伟壮丽的宫殿 ,同时铺设道路,筑起宫墙,使吐蕃王朝的政治与文化中心获得崭新的面貌。只可惜,这一时期的布达拉宫先毁于墀松德赞时的雷击火灾,后毁于王朝末年的兵燹。

今天我所面对的布达拉宫已非昔日红宫的原貌,而是五世达赖喇嘛时的建筑。然而,她依然是那么雄奇,依然是那么令人敬畏。

进到宫内,我参观了法王洞,据说这是最早的布达拉宫遗留下来的,松赞干布当年在此修行 。里面有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尼尊公主、蒙萨、藏文创制者吞弥桑布札等人的塑像。


五世达赖喇嘛灵塔高12.6米,通体包金,用黄金3721公斤,上镶嵌珍宝上万颗,其乃价值连城。

世袭殿中央并列供奉金质释迦牟尼佛像和银质五世达赖喇嘛像,东侧是一世至四世达赖喇嘛像,西端为十一世达赖喇嘛灵塔,经架上置有《丹珠尔》。

随后,我参观了次巴拉康殿、时轮殿、帕巴拉康殿、殊胜三界殿,坛城殿等等。我亲眼见到了用20万颗珍珠做成的曼茶罗,用响铜做成的米拉热巴像,我还亲眼所见印度金刚座,叠莲十三层珠胜塔(9世纪由印度传入西藏)以及藏汉满蒙四文书写的康熙皇帝的牌位,牌位的上 方为乾隆皇帝着袈裟画像。

我看得眼花缭乱,同时也深深为这座浓缩了藏族文化和历史的巨大宫殿所折服。于是,我忽然一下子明白了那些不远千里磕长头朝拜布达拉宫的信徒,在他们的心里,布达拉宫永远是一座圣殿。其实,谁真正地面对布达拉宫时,都会视她为自己心中的圣殿,包括我这个俗人也不例外。

有一个辽宁来的年轻女子,她来到布达拉宫时,真的激动得哭了。她说她从小就向往着布达拉宫,她这一生的心愿就是要亲眼目睹布达拉宫。于是,她将多年的积蓄全部拿来作了这趟拉萨之旅。医生说她患有心脏病,空气稀薄会威胁她的生命,但她义无返顾。于是,她终于亲眼目睹了布达拉宫,她终于站在了布达拉宫的石阶上。可她的身体太弱了,那肩上的背包,也显得过于沉重。她爬上几级石阶后,就要坐在石阶上大喘粗气。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她那么受累,主动帮她背起了背包,她再一次地感动得哭了。


其实,在这样的圣地,谁都会给别人一份爱心。就算不是信徒,也会变得虔诚,因为这是布拉达宫。“布达拉”——梵语的意思不正是观世音圣地吗?!


_IGP889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89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93600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6 21:03 显示全部帖子
周游. 发表于 2018-1-5 10:26

呵呵,那个年代还真没有“驴友”这个词,当年想买一些户外装备都不知有多难。
发表于 2018-1-7 20:10 显示全部帖子

199876

拉萨

在拉萨呆了九天,九天都有下雨,日光城很少有日光,几乎天天都云层密布,见不到蓝天。前天下午有近四个小时的太阳,刚在布达拉宫周围拍了几张照片,接着乌云滚滚,晴朗的天空一下子被云层遮得严严实实,那种压迫感简直令人窒息。

明天早上离开这里前往曲水,戎教授先答应借给小孙500元的,但今天只给了他250元,这样给我的负担就太重了。目前我也只有1200元,2500公里的路,得走50天,两个人,一天还不能超过30元。

今天买了些方便面、压缩饼干、榨菜等食品,准备路上用,去阿里的路上,主要以露宿、干粮为主,这样才能不至于超支。

今天寄回家的铜塑像遇到很大的麻烦,邮局不让寄,要去文物馆开鉴定证明,非文物才能邮寄。我先去罗布林卡,那里说文物馆在布达拉宫,又折回布达拉宫,找到文物馆,开了张非文物证明,这样才寄成了,邮费390元。


       xz-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xz-2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xz-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xz-3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99876

雅鲁藏布江渡口
海拔3700

早晨六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泡吃了两袋方便面后就上路了。这是一个大峡口,风很大,穿上风雨衣都觉得冷,过妥峡大桥,便进入雅鲁藏布江峡谷,谷里风大阴冷,寒气逼人。两岸山壁陡峭,江水汹涌奔腾,公路蜿蜒塑江而上,很多地段已被山洪泥石冲毁,其中最坏的
一处因路段几十米的塌方,导致上百辆汽车被堵。

骑行到二十六公里时,感觉快出峡谷,两岸的山峦逐渐向后退去,江面逐渐变宽,江水的流速也平缓了下来。再往前走几十公里,山峰退尽,江面宽达几公里,江水纹丝不动,远处依稀地能看到几座小小的山影,但完全感觉不到大山压顶的紧迫了。

下午三点多钟开始下大雨,在雨中骑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路边发现了一处藏式平房。四间藏房只住有一个藏人,他叫贡坚,是摆度人,江边停靠的一只铁船便是他用来摆渡送人的

贡坚非常乐意我们在他这里住宿,有一间空房正适合我们过夜。房子不高,四周都是黄泥, 地面是泥土,但比较平整,窗子没有玻璃,门窗上都有藏式木雕,并涂着鲜亮的红黄蓝三原 色。门可是又小又矮,我进出时两次被撞了头,幸亏我戴着头盔。

晚上,我们吃稀饭和压缩饼干,贡坚用刀生吃风干肉。我一直不敢吃风干肉,孙宏亮吃了一块,说好吃,可我叫他再吃一块时他却不吃了。贡坚告诉我们,风干肉如同糌粑和酥油茶一样,都是他们藏民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可以一生不粘一粒米,但一天都不能没有糌粑,风干肉也是如此。每个藏民的家里都挂有风干肉,客人来了,拿它来款待客人,以表热忱。其实 ,风干肉就是羊肉,把羊杀了,剥下皮,然后把它挂起来,自然风干,吃的时候用刀割一块下来,于是就可以一块一块地割着吃了。这种生吃的饮食习惯,我一时无法接受,我曾尝试过一小块,感觉吃在嘴里还有血腥味。于是,我背着好客的主人吐了出来,而以后的几天我都无法吃东西,我一看见有人在吃风干肉,我就要吐,那种强烈的反应真是难以克制,就如同我喝酥油茶一样,有的人喜欢得不得了,喝一碗不够还要再来一碗,但我却无命享受。进藏的第一天,我就到一家茶馆里要了一壶酥油茶,8元钱。因为酥油茶太出名了,小时候我就知道,可直到几十年后才真正开始品尝,那激动的心情真是可想而知了。于是,当我端起一杯滚烫的酥油茶倒入嘴里时,满口的茶水立刻就全喷了出来,那种味道简直令我难以下咽 。所以,后来无论别人怎么让我喝,我都不再粘它一口,我宁可嘴唇干裂,也不愿让酥油茶来滋润,我知道在高原上生活的人必须喝酥油茶,因为它可以防治嘴唇干裂,可我实在是忍受不了那股强烈的异味。

孙宏亮要我入乡随俗,不然会被饿死,我说就算被饿死,也无法让我接受那样的饮食。

贡坚笑了,他说风干肉好吃,我叫他给孙宏亮吃,我是不敢吃它的,我不想去翻动我的五脏六腑。

贡坚真的割下一块肉递给孙宏亮,孙宏亮连连摆手,说吃不下了。

我偷偷地乐了。


_IGP889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左边是途中遇到的孙宏亮

_IGP889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左边是摆渡人贡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