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335

主题

2

今日

其他

夏青的1998:独骑12000公里 武汉-西藏 历时7个月

查看:52303 | 回复:44
发表于 2018-1-9 12:18 显示全部帖子
看了您的照片与文字,感触特别深刻,20年前的西藏就是这样的,特别佩服您。。
因为父母是援藏干部的关系,我深刻的领略过20年前的川藏路,路烂的不行,塌方泥石流是很常见的。。
记得特别清楚的是,02年的时候,父母开车带我回内地上学,在然乌塌方,所有人都过不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通路,看见两个骑行的人,扛着自行车往山上爬,说要绕过去,最后听说有个骑友不幸去世。。
14年骑行川藏线时,大部分的路都修成了柏油路,让人非常感概,这条线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
发表于 2018-1-9 13:13 显示全部帖子
二十年前的故事啊。那些曾经的影像,如此真实的记录那个年代的风貌。
发表于 2018-1-9 14:54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好友精彩户外活动
发表于 2018-1-9 16:53 显示全部帖子
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20年前不像现在这样数码发达,所以沿途记实的照片不多,当时用的是胶片照相机,带了一些反卷片和负片,但几乎舍不得按快门,一心想着拍出作品,所以沿途的一般的照片都很少拍,后来很多举办影展和出画册的照片大多都是在阿里拍的。但文字很详细,几乎把每天的行程都作了详细的记录。这里所发的日记都是当时写在日记本上的文字。
谢谢大家的支持!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周游.
发表于 2018-1-9 17:0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夏青1998 于 2018-1-9 18:31 编辑

1998713

年楚河畔  海拔4200

江孜——露宿点(年楚河畔) 54公里

AVS6.8 KM/H

MAX21.6 KM/H

ETM8 H

昨晚差不多一晚没睡觉,世界杯决赛安排在凌晨140,没有电视看,但收音机可以收到中央电视转播。于是,一个晚上我就躺在睡袋里收听世界杯的闭幕式,法国和巴西争夺本届世界杯的冠军,结果东道主法国队以30战胜巴西队获得了冠军……

早上七点多起来,直到八点多才上路。海拔超过3500米时便会刮大风,今天从3900米一直上到4200米,呼吸极困难,风很大,且迎面而来,阻力十分大,越走到高处风越大,空气越稀薄,每走一百米都大气直喘,特别是爬一段坡时,更是上气不接下气。

傍晚七点多钟天还大亮,我们在公路边一处山凹里支起了帐篷,年楚河就在旁边,河水清纯,山凹处正好可以避风,清纯的河水可以饮用,这是野外露宿最佳的地点。


_IGP897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998714

32道班   海拔4200

行程:7.7公里  时间:1.1小时

早上六点半起来,收拾帐篷物品,一直到八点多才上路。支收帐篷都很麻烦,有小孙帮忙还强一点,否则一个人所花费的时间更多。

这里海拔四千多米,风很大,又是逆行,而且沿路还是往上骑行,呼吸很困难,必须张大口,坡稍大一点都骑不动,下来慢慢推行才不至于气喘吁吁。骑行不到5公里(公里表上显示4.8公里)便被嘎拉边检站拦了下来。我拿出边境通行证递给守卡的武警,他说不能通过,因为边境证上只有樟木口岸,而没有亚东,他让我们返回日喀则走中尼公路。我同他解释半天也不管用,最后只有找他们的站长。站长是个西藏人,可能刚从被子里钻出来,眼角还有干巴的眼屎,他更没商量的余地,而且态度极为凶蛮,说不让通过就是不让通过。其实我们又不去亚东,拐进岗巴进定结,再入定日,这样无非是为了少翻两座山,同时也去了江孜,但这站长不理解,他说按章办事,旁边有一个也是过卡的人,帮我说了两句,站长不但吼了他,而且指示武警不让他通过。我耐着性子同他磨了半天,终于让他心软了,他说他给康马县公安局打个电话看能否让我们通过,于是我在外等他的回信。遗憾的是他说局长不同意我们过,如果有问题要我去县公安局。这里离康马10公里,去了还不知道有没结果,但不去这个关卡肯定过不了。抱着一线希望,我必须去一趟县公安局,否则我们又要花5天的时间返回日喀则。

我叫小孙把他自行车上的东西弄下来,我骑空车去康马。虽然一路少不了上下坡,但空自行车要轻快多了。

我找到了县公安局,直接进了局长室,他们说局长不在,我说明来意后,其中一人指领我到一个办公室专门负责办边境证的公安人员跟前,他看了我的证件后,要我到日喀则去补办一个去亚东的通行证,否则过不了嘎拉边检站。去日喀则不可能,一个因路太远,再一个又是骑自行车,带了那么多东西,他说他没办法,因为县公安局没有权利为外境人员办理边防证。我跟他说了很多,也说了骑自行车来这里多么不容易,无论如何要请他为我想办法过这个关卡,他这样才拿着我的证件去找他的领导,但回来后照样说没办法,我们只能返回日喀则,按开好的路线走。我问他刚才是找的哪个领导,他说局长不在,他找的是政法书记,我让他把书记指给我,我去找他说。书记是找到了,但这个西藏汉子一样很古板,根本没有通容的余地,一口回绝了我。但只有他是我通过关卡的唯一希望,我必须牢牢抓住他,否则可真要返回日喀则了。

我只能缠着书记死磨硬泡,过了几个小时,直到中午,他终于同意可以通过了,站长这时也来到了公安局,书记跟他打了个招呼,也不用开什么通行证,嘎拉边防检查站便能通过了,这样就不用返回日喀则而可以按预定的路线行进。我非常感激地与书记握手致谢,而后去邮局盖了邮章,看到有一家四川餐馆,进去炒了份青椒肉丝,店主是乐山人,他很钦佩我的行动,还主动为我送了个鸡蛋汤。肉丝,青椒,鸡蛋,我差不多有二十多天没碰过了,今天吃起来觉得特别香。吃完后我要结帐,但店主死活不收钱,我说起码要收个本钱吧,于是塞给老板娘12块钱,但善良的乐山青年还是把钱还给了我,他说路上少不了用钱,这点钱就带上吧。

我很感动,一路上我碰到过不少类似他这样的好人,如有机会,我一会报答他们的。

住道班都是免费的,但条件较差,今天住的32道班稍好一点,屋里有两张木板钉的床,虽然很差但比睡在地上要好,还有一张藏式小木桌,上面可以堆放杂物。屋中央有一架铁炉, 烟筒直接穿过木板顶伸向房屋瓦顶。但这是一间长期没人住的杂物间,里面堆放着不少用来烧火取暧的干羊粪,有散堆的,还有用大编织袋装的,一袋至少二百斤。我住进来后,首先想清扫一下屋子,但我找不到扫把,最后在院子里找来一把干草根用它把屋子里扫了一遍,我怕踩那些牛粪羊粪的,哪怕它们是干的我也觉得恶心。

我去河边取水,小孙在屋子里烧水煮稀饭,木头引不着,他便倒些柴油,结果烧得满屋子都是黑烟。我在拉萨买的那只铝锅也烧成了黑锅,其实院子里都堆放着牛粪和干草根,但由于不会使用,搞得满屋子是黑烟不说,水半天也烧不开。

道班女工真琼揣来一盆干牛粪,又抱来一大堆干草根,她先将干草根放于炉堂中,然后再把干牛粪掰成小块放入燃烧的干草根中,火很旺地燃烧了起来,而且屋里再也看不见烟雾了。

真琼出生在亚东,在江孜上学长大,念过初中,毕业后来到道班工作,已干了三年,一天的工资只有7元,星期天没工资。另外,两个月有50斤面粉,197311月出生的她,今年只有25岁,但看上去至少有35岁,她说她至今还未结婚。

甜渣是一种藏式饮品,将红茶或砖茶放在水里烧煮,待烧开后,加白糖、奶粉搅拌成甜渣,喝起来很爽口。

在班长屋里,他请我喝青稞酒,我用藏语跟他说:“曲江朗阁……朗施”,他高兴极了,不停地拿着酒壶为我倒酒,我喝一口,他倒一下,我不喝,将酒杯拿在手里,他也将酒壶拿在手里,于是,我只好喝一大口,把酒杯放在桌上,待他倒满后就不动酒杯,这样他才将酒壶放下,临走时,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还要倒酒,我谢绝了,他这才不再勉强。

晚上跟他学藏语,直到十一点半才回杂物间准备睡觉。

今天收获真不小,基本搞懂了藏文的基本拼读法,以后再多加练习,定会在有长进。


_IGP897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真琼
发表于 2018-1-9 18:17 显示全部帖子
夏青1998 发表于 2018-1-1 14:37
20年前,我独自一人从武汉出发骑自行车走西藏,行程一万二千多公里,历时七个月,完成了一次挑战自己的 ...

赞叹你20年前走过的足迹,期待你重走20年前走过的路。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1-10 09:11 显示全部帖子
一别20年,再次走踏进圣地,会有不一样的心灵感触,我是去年骑行去的,也希望自己20年后,再去一次,
发表于 2018-1-10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那时的路更难走,不过景色应该比现在好,人也淳朴点
发表于 2018-1-10 15:29 显示全部帖子

1998715

仓木觉家   海拔4320

AVS6.8 KM/H

MAX27.1 KM/H

ETM5.23 H

距离:37公里

藏民说嘎拉的风是有名的狂,今天可真领教了。狂猛的大风顶着人刮,每前行一米都要付出巨大努力。越是快到嘎拉乡,风刮得越是凶猛,那呼啸的狂风在耳边发出尖厉的声音,令人胆寒。

快出嘎拉乡时,我见藏族妇女抱一小孩站在她家的新房下,便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寒暄了几句后我问她能否留我们住宿一晚,她说要去问一下,于是我在外面等她回音。不一会儿,她出来了,说可以让我们住,要我们把自行车推到屋里去。

从外看去,这是一幢新楼房,两层,门窗都是鲜亮的藏式色彩,但屋里的气味实在令人扑鼻,二楼要好一点,她让我们住南屋,屋里正北还有一个小屋,里面挂满了班禅、达赖以及不知名的喇嘛的画像,还挂着几幅唐卡,台子上供有酥油灯,其中有一盏正点燃着。这是一间专门用来从事宗教活动的小屋,宗教在西藏早已全民化,家家户户都有类似这样的形式,只不过因条件不同,隆重的程度不一样罢了。

我们住的这间屋摆有四张床,床上都铺有藏式花毯,正北还有一排藏式柜子,上面画有鲜艳的莲花图案,屋子中央有一架铁炉,烟窗通过屋顶伸向天空。

这位藏族妇女叫仓木觉,她在山东呆过几年,能讲汉话,她的哥哥旦平就不行了,完全讲不了汉话。仓木觉的爱人在日喀则当武警,她本人在江孜工作。仓木觉兄妹五人,一个哥哥在那曲公安局工作,一个姐姐在岗巴公路段道班工作,旦平和弟弟在家种地放牧,家里有11亩地,种的是青稞;123头羊(1头羊可卖200多元),1匝马,4头牛,家境比较富裕。去年盖的这幢楼房,花费3万多元,约200平方米。仓木觉说,他们这里有很多人穷得连饭都没吃的,完全靠国家救济,象她家这种条件的人家不多,因为他们家有几个都在工作。

仓木觉家背靠在一座山脚下,正面对着嘎拉措,风景十分优美,站在屋顶的平台上,西面可观看嘎拉措全景,东北角则可腑瞰嘎拉乡全貌。

我给他们拍了3张拍立得快照,他们全家都很高兴,旦平不会汉话,加上言语不多,所以很少说话,但他却以实干来表达对我的欢迎,帮我们生着炉子,又不停地给我倒水,还要往里放白糖,晚上还为我们这间屋子点汽油灯,他们自己点的是蜡烛。

天黑以前,旦平和他的妻子以及弟弟仆穷把羊拴在一起挤奶,晚上又将烧热的羊奶倒在牛奶分离器中分离成酥油和奶渣,这些都是在浑暗的蜡烛光下进行的,而我们这间屋里却点着雪亮的汽油灯,我真为他们这种朴实的感情所感动,这个地方比较闭塞,但人都较朴实善良,而且对外来的人都十分新鲜好奇,即使走在路上,也经常会有一些纯朴的藏民主动与我打招呼,虽然我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决无恶意,且十分友好。旦平就属于这种人,他不懂汉话,但他知道如何对人关心。

这个地方的人都行天葬,人死以后,尸体被送上天葬台,将尸体的肉切割下来等老鹰来啄食,骨头则烧成灰撒向山下。天葬的时候,一般不许外人加入,因外人加入后,老鹰便不再啄食尸体的肉。所以每逢天葬的时候,只能本族本地区的人参加,外人一律拒之以外。这附近就有个天葬台,但仓木觉不愿我知道,她弟弟仆穷说他去过,仓木觉马上制止了他,看来在去天葬台根本不可能。


_IGP893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仓木觉的弟弟仆穷

_IGP895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仓木觉的弟弟

_IGP89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旦平的女儿



1998716

正岗线二分队  海拔4500米  气温13度  大风

AVS7.2 KM/H

MAX25.4 KM/H

ETM6.00 H

   距离:43.6公里

   在拉萨买了两袋板兰根,每天冲一包当茶喝,在江孜买了瓶蜂蜜,每天早上都冲泡一杯。另外,每天早上还要吃两片B2,一片维生素C,因为这里海拔高,空气十分稀薄干燥,加上又吃不上青菜,所以每天不摄取一点维生素、蜂蜜之类的东西,人更容易上火,而且皮肤干裂,大便干硬带血。现在每天的主食基本上就是压缩饼干和方便面,有时煮点稀饭,虽然消化不是太好,但基本还能适应,什么事都是习惯后也就适应了。

   今天又是住的道班,睡地上,晚上吃的两个馒头是道班工送的。海拔逐天增高,气温逐日下降,下午已感觉非常寒冷了,西北角的山上下了雪,穿件风衣都抵挡不住逼人的寒气,虽然气温只有13度,但手已冻得冰凉,就如同初冬一样,当地人都穿了毛衣和棉背心。


_IGP89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6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_IGP893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11 11:35 显示全部帖子
太震撼了,我要买一本这个书来好好读读,98年我才初中吧,那时候内地发达地区已经开始经济跳跃了,强烈期待重游老路线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