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9533

主题

289

今日

有问必答

随着登山运动的普及,山难是否会越来越少?

查看:145 | 回复:2
发表于 2018-1-11 14:43 显示全部帖子
随着登山运动的普及,山难是否会越来越少?
发表于 2018-1-11 16:16 显示全部帖子
盘点一下十年前的山难

上世纪80年代

上世纪80年代对国内户外玩家来说是一个黄金年代,接受了登山和漂流等户外运动启蒙的国人频繁走向惊险的世界之巅、两江源头,创造了一个个奇迹。当然,因为户外技术的不成熟、户外装备的局限和户外安全保障意识的薄弱,事故时有发生。

1985年5月28日中日联合登山队抢救病员(1)

1985年5月28日,中日纳木那尼峰联合登山队第二突击组开始向顶峰突击。8点10分,日本队员角谷弘司准备从7420米突击营地出发时突然感到浑身发冷、胸闷、喘不过气来,随后嘴唇发紫昏迷了过去。角谷弘司患了高山肺水肿,必须立即采取措施救援,最好的办法是马上将昏迷的他护送下撤,而突击营地仅剩的两名日本队员显然无法完成这一任务。中方总队长史占春立即向第三突击队下达了命令,尚子平、李致新和刘存生三人即刻加速前进,用最快的速度赶到C4抢救角谷。5月26日、28日,中日联合登山队的13名队员首次沿纳木那尼峰的西北坡扎龙玛龙巴冰川登顶成功。

1986年6月至11月中美三支队伍的长漂壮举(2)

1986年6月到11月,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中国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中美联合长江上游漂流探险队开始漂流长江。在各种物资、装备及经验严重缺乏的情况下,这些队员第一次出现在长江之上,这也是人类首次全程漂完6300余公里的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河。但不幸的是,三支队伍共有10名队员遇难,他们用震惊世界的壮举,为中国的漂流探险史写上了悲壮的一页。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这10名勇士的遇难也将人们的视线第一次集中在了户外运动的安全性问题上来。

1987年4月至9月三支队伍的黄河漂流探险(3)

1987年4月到9月,北京青年黄河探险科学考察队、河南黄河漂流探险队、马鞍山爱我中华黄河漂流考察队联合漂流黄河。和长漂类似,这次三支队伍共有7名队员遇难。不断的牺牲开始引发社会和国人对江河漂流探险的反思和总结,此后,除岷江、大渡河、黑龙江、塔里木河、和田河、独龙江的短程漂流活动外,中国大江河的大规模漂流探险活动沉寂了整整12年。

1987年10月19日七支登山队被困珠穆朗玛峰(4)

1987年10月19日西藏南部突降大雪,连续一天一夜,造成西藏南部雪灾,珠穆朗玛峰北侧大本营积雪达1.5米。在珠峰北侧有7支登山队在登山,突降的大雪把山上山下的道路全部覆盖,各登山队被围困在大本营中,食品和燃料短缺。与此同时,在希夏邦马峰和卓奥友峰的各国登山队均被大雪阻断在山中,无法下撤。10月30日国家体委得到山里的紧急信息,派中国登山协会多位教练赶赴西藏与西藏登山队共同组成救援队进山救援。11月6日,弹尽粮绝的各国登山队员被迫从大本营紧急下撤,他们在积雪中摸索,花了足足三天才到达正常情况下只需半天多行程的第一个村庄曲宗,与上山救援人员会合。

上世纪90年代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人们对户外运动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和认识,为确保安全而诞生的专业装备也逐渐被业余玩家接受。但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人们追求极限、挑战自我的愿望变得愈发强烈,户外事故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事故已经从有组织的国家、集体行为更多地转为自发的个人行为。

1992年六名探险者登顶太白山后遇难(5)

1992年,洛阳轴承厂的6名探险者在成功登上太白山极顶之后下撤,却意外地在山中走失,其间多人因滑坠跌至重伤。在高寒雪原,无依无助的6个人为生命做最后的挣扎,最终在荒走了几日之后,以4人死亡的代价震惊世人,后调查发现,这4人多是由于体力衰竭而亡。美丽的太白山显露出她那神秘莫测的危险,更提醒户外驴友户外安全的重要性。

1994年7月至8月业余登山队在阿尼玛卿山遭遇暴风雪(6)

1994年的7月,由北京山友汪晓征率领的一支业余登山队攀登青海省的阿尼玛卿山,8月间,队伍突然遭遇罕见的暴风雪,多名队员滑坠受伤,汪晓征和另外一名队员身体严重受伤丧失了行动能力,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救助,两人因长时间体温过低先后遇难。

1996年5月10日八位登山者命断“天塌”(7)

这是美国“探索”频道报道过的一起事故。1996年,8名登山者在中国珠穆朗玛峰遇难,当时并没有查明他们的确切死因。但最近研究分析得出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新理论——科学家认为,他们死亡的原因是“天塌下来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物理学家莫瑞指出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大气的同温层突然沉降到了珠峰顶上。5月10日,两股非常快速的气流掠过峰顶,在短时间内将登山者能呼吸到的氧气剥夺了14%,直接造成事故发生。无论“天塌”是否有其根据,但天气因素确实已经成为户外运动中举足轻重的组成部分。

1996年6月10日壮士余纯顺命陨罗布泊(8)

上海探险家余纯顺于1988年夏开始孤身徒步走访全中国的旅程,八年间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克服千难万险叩访了33个少数民族聚居地,行程八万余里,并创下了人类史上第一个孤身徒步考察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的纪录。1996年6月10日,在征服死亡之海罗布泊时不幸遇难,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这次意外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悼念英魂的同时,就户外探险的危险性及必要性一时激论不休。

1998年1月21日三名中学生在轿子雪山失踪(9)

1998年1月21日,昆明市三名中学生在轿子雪山神秘失踪,社会各界动员一千人次前去寻找未果。3月7日,当地农民上山寻牛,在一线天附近发现一具女尸和附近的红外衣。经验证,这就是失踪三名学生中的一位。后在附近又找到另外两具尸体,每具尸体相距约50米,而三具尸体距大本营总计不足800米。这起事故后被冠以“轿子雪山案”的名称,并在社会上引发了户外运动低龄化的争论。

1998年8月15日博格达峰搜救香港特区登山者(10)

1998年8月15日,香港特区岳峰攀石会10名队员攀登新疆天山主峰博格达峰。同日,3名队员进行突击顶峰前的探路,并于当晚8时与大本营联络,但此后便失去联系。16日登山队进行过搜寻但未能发现踪迹。18日赶到乌鲁木齐向新疆登协求援。新疆登协当晚即派出5名队员于19日凌晨1时出发,当天救援队就登达4700米处搜到了3名队员建立的前进营地,但没找到失踪者。8月20日至23日,博峰天气转坏,降雪达60厘米,22日空军出动直升飞机搜索到5100米高度,未发现失踪者踪迹,23日不得已暂停了搜救。25日,登山队7人再赴博峰搜救,搜救工作进行到31日,因风雪过大,且3人失踪时间已达16天,再无生还可能,香港特区登山协会遂作出终止救援搜寻活动的决定。

1999年8月1日北大女队员在雪宝顶遭遇山难(11)

1999年8月1日,天气很好,北大登山女队四名队员在技术指导李靖的带领下,向雪宝顶顶峰发起冲击。行进了大约半小时后,队员周慧霞在停下休息时突然失去平衡滑下雪坡,在她身边的李靖立即作出反应,试图抓住她,但是由于事发突然且下滑较快,未能成功。李随即沿周下滑的路线奋力追赶,但因为早晨雪面较硬,阻力小,周下滑速度不断加快而无法追上。滑至雪坡末端时,周慧霞由于惯性被抛下悬崖,不幸遇难,年仅21岁。

2000年

可能是逢着千禧年,人们都乐于窝在家里陪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外出探险的少,事故自然也少,对中国户外圈子而言,这一年的灾难不多,可谓风调雨顺,不过相继在一个月中发生的两件大事故,却为中国登山界蒙上了巨大的阴霾。

2000年5月11日5名登山者命丧玉珠峰(12)

2000年5月,北京绿野仙踪登山队、北大天美登山队、北京K2登山队和广东绿野户外探险队,4支业余登山队挑战青海省玉珠峰。5月11日,3名广州绿野队员和2名北京K2队员遇难身亡。青海有关部门在5月13日组织了公安、武警和驻军部队前往营救,由于气候、人员素质和登山经验不足等原因,救援人员被迫于15日撤离。因为正处于登山旺季,抽不出专业人员上山教援,中国登山协会决定在章子峰登山队中抽调优秀人员组成玉珠峰营救搜索队,总指挥为中国国家登山队队长王勇峰,无奈也未能挽回遇难者的生命。

2000年5月21日阎庚华珠峰遇难(13)

2000年5月21日,中国杰出的登山家阎庚华在恶劣的天气下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成为国内单人登上珠峰的第一人。不幸的是,他在下撤途中遇难,因为是单独登顶,没有人亲历事故现场。5月27日,俄罗斯莫斯科登山队登顶成功,他们在海拔8750米左右的第三台阶上部发现了阎庚华的遗体。遗体所在位置偏离下撤路线大约10米左右,根据这一情况可以断定,因突然遭遇暴风雪,阎庚华在下撤途中被冻死。

2001年

2001年是世界户外事故频发的一年,仅北美地区就有多起震惊全球的山难发生。由此可见,追求刺激和惊险日益成为国外玩家更重要的需求标准,他们已经将户外运动发展成为一项充满生命冒险精神的极限运动。好在相对温和的中国玩家并没有玩过火,不知道这股冒险风潮会不会成为未来几年的主流。

2001年4月20日记者在云南昆明西山遭遇意外(14)

2001年4月,中国首届西部攀岩大赛在昆明西山龙门崖壁举行。这本该是一场零危险的比赛,但意外就这么发生了。4月20日上午11时左右,一名记者从攀岩现场往回走的途中,被山上坠落的一块砖头击中头部,经现场的医务人员抢救无效身亡。据赛后了解,坠落的砖头是为防止山上一棵树干下倾的古树折断,几年前专门铺垫上的。惨痛的事故告诉人们,在户外危险无处不在,进入有危险隐患的岩场就必须要戴上头盔,这是血的规则,即使没有砖头,矿泉水瓶也很可能从天而降。

2001年7月28日大学生坠落太白山崖(15)

2001年7月28日,天津南开大学学生张晓新与六名同学结伴攀登太白山,以探险为目的的他们选择了相对危险的南线进山,下午17时30分左右,七人迷路。晚19时,张晓新下山探路,他和同学约好,每隔5分钟彼此高喊一声以示安全。15分钟后,张晓新没了回应。7月29日晚,闻讯的当地公安、卫生、旅游等部门动员山民连夜上山搜寻。数小时后,人们发现了张晓新的尸体,他被架在距谷底一百多米高的一棵树上,显然是失足从悬崖坠落身亡。

2001年10月3日绿野户外成员在三峡遇难(16)

2001年10月3日上午9时许,绿野户外的成员农人在徒步三峡巫峡段时,失足掉下山崖,不幸遇难。因为事发突然,详细细节无法表述。如今4年已过,经过农人的遇难处时,可以看到许多石块压着写有凭吊文字的纸条。这些感人的祭文来自于绿野的同伴、磨房的好友,还有全国各地的驴友们,时刻提醒着人们户外安全的重要性。

2002年

这一年影响最广的户外事故就是北大山鹰登山社山难了,这起事件在社会上引起的广泛争论和反思甚至延续至今。也是中国有史以来因登山事故而引发的最大一次社会讨论。

2002年5月19日2人命丧龙岗区七娘山(17)

2002年5月19日凌晨4点左右,深圳市两支由市民自行组织的登山队共计52人,在龙岗区七娘山因突遇雷雨被困山中。这一场雷雨带来的灾难是毁灭性的。虽然龙岗警方立即出动了多达500余名警员及消防人员进行救助,但还是有2人遇难。虽然此起事件属于意外事故,但它提醒我们,硬件措施的加强刻不容缓。

2002年8月2日德清大化山自助登山山难(18)

2003年8月2日,福建登山者黄挺前往德清大化山自助登山失踪,福建省以及各市登山队和各登山俱乐部自发组织多支救援队伍前往搜救。8月8日,在深山中找到黄挺的尸体。

2002年8月3日“穿越海岸线”遭遇不测(19)

2002年8月3日,深圳14名网友自发组织“穿越海岸线”活动,徒步跋涉穿过南澳岛鹅公岭村至大鹿湾海边的悬崖绝壁。穿越过程中遭遇台风,网友“小白”在南澳岛海边不幸坠崖,几名同行者发现“小白”后,怕其有重伤,没敢移动他,仅在海边寻求救援。但因地势偏僻,又赶上涨潮,手机也没有信号,过了许久才有一艘渔船靠岸,把“小白”载往医院,后证实“小白”已经死亡。

2002年8月7日北大山鹰雪山折翅(20)

2002年8月7日,在西藏攀登世界第十四高峰希夏邦马西峰的北京大学山鹰登山队的5名学生,在冲击顶峰途中遭遇雪崩,2人遇难,3人失踪。此事件一度引起社会对于大学生进行登山运动的大范围争论和反思。学生参与这样高强度高危险性的登山活动是利是弊,该不该支持或是限制,又由谁来保障他们的安全,这些问题至今没有定论。

2003年

2003年是户外运动在中国方兴未艾的一年,各种大型活动如火如荼。可能是商业性的活动居多,分散了户外圈更多的精力,这一年的事故倒是并不多发。

2003年4月27日攀岩教练失足香港石澳大头洲(21)

2003年4月27日,石澳大头洲攀岩热门地点发生惨剧,一名攀岩教练在高20公尺悬崖教导学员时,失足坠崖,直坠崖底再反弹跌入海中,双脚被夹于海边岩石间,顷刻间被汹涌大浪淹没。消防员进行海空拯救行动,一小时后失足教练被消防蛙人救起,送抵院时已证实不治。

2003年4月1日北京山友遇难松潘雪宝顶(22)

2003年4月30日下午1时许,松潘县雪宝顶海拔4600米左右的子峰脚下发现一具山友遗体。经当地派出所调查,死者来自北京,名叫魏洪海,他在单独一人攀登雪宝顶时,大约于1日下午从海拔5200米的骆驼背摔下身亡。

2003年8月3日黑沟山难大规模救援行动(23)

2003年8月3日中午13点15分,由关雁带领的三人跨越小组在博格达峰南壁的4150米处遭遇山难,关雁当场身受重伤。剩余的两名队员华子和傅阳下降到3800米处坠落地点进行抢救,并当即决定设法请求外援。当日晚间20点20分,队员华子终于走出通讯盲区,向在天池的巅马活动营和乌鲁木齐北山羊户外店发出求援信息,救援行动立即启动。在这次救援中,直接参与人数包括疆内、外省区以及外籍友人共33人,外围服务者大约20人。即使是这样一次感人的救援行动,也没有能够挽救山友关雁的宝贵生命。

2004年

2004年是中国登山界和户外圈教训最为惨痛的一年,我们遇到了太多磨难太多辛酸,多少斯人已去再也无法归来,但他们亡魂尤在,提醒着我们对户外安全问题的重视和加强。

2004年1月10日杭州驴友命丧清凉峰(24)

2004年1月10日,三男一女共4名杭州驴友进入清凉峰冬营。当时恰逢山上下雨,起了大雾,能见度极低,四人在前往野猪潭的路上迷路。队员钟二留守,其余三人前去探路,但当他们回到原地时,发现钟二已不知去向。清凉峰管理局和当地警方组织60多人上山搜救,终于在1月12日下午,在十八龙潭边的一个毛竹林里找到了失踪者的遗体,系跌落山谷遇难,年仅29岁。这似乎是个不祥的预兆,2004年1月,多家知名户外网站报道了此条遇难消息,由此便进入了多灾多难的2004户外殇痛年。

2004年7月3日清华学子六枝县遇山难(25)

2004年7月3日,三名来自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学生在贵州省六枝县登山时发生事故。清华大学大三学生黄德坠崖身亡,其余两位受困者王荣涛和张伟华于2日后获救,事故发生时走在最后的黄德因手中所抓的石块受力脱落,遂坠落百米山崖,当即丧生。伤者王荣涛和张伟华当时都已毕业,毕业前均为“北大山鹰社”成员,具备一定登山专业能力,但因为三名队员在登山前并未进行过专门的勘探准备,终于酿成大祸,令人扼腕叹息。

2004年8月14日深圳驴友户外探险途中遇难(26)

23岁的深圳女驴友小慧参加了一次名为“中崆峡谷避暑游”的户外探险活动。8月14日一行16人的探险队进入中崆峡谷,晚上21点15时,凶猛的山洪从几百米高的瀑布口重重地砸下潭底,小慧失踪。第二天下午,波罗镇派出所民警在水潭底下发现了她的尸体,最终确定这是一起户外探险中的意外事故。

2004年9月20日新疆特大漂流事故(27)

2004年9月20日下午,昭苏县喀夏加尔乡阿合牙孜河上游发生漂流者触礁事故。这是一场商业性质的漂流活动,16名漂流者乘坐橡皮筏入水,由于河水湍急并有暗礁,皮筏被暗礁划破,导致筏上人员全部落水。当场致使7人死亡,5人失踪,仅4人生还。

2004年10月2日中国陵川户外运动邀请赛重大事故(28)

事故发生在有英、法、德的四支国外队和30多支中国国内专业队参加比赛的“2004年中国陵川户外运动邀请赛”上。10月2日中午,河南焦作旅朋户外队的一名女队员爬绳穿越峡谷时,拴在岩石上的绳索突然脱落,队员坠崖摔死;河南南阳油田户外队一名女队员则坠落潭水,溺水而亡。两名死者都是20岁左右的女性。在这次挑战赛中,共计2人遇难,5人重伤,教训惨痛。本来这样大型的专业户外比赛,应该拥有完备的安全保障措施,但全部80多名参加者均不同程度地受伤,不禁让人质疑组织者的前期准备工作。

2004年10月16日极限越野登山大赛选手死亡(29)

2004年10月16日,东莞谢岗首届“银瓶嘴杯”极限越野登山大赛发生意外,一名来自江西南昌的选手不幸身亡。东莞第一峰银瓶嘴高898米,难度并不大。攀爬至海拔630米处,该选手脸色苍白倒在地上,他的一个同伴和警察、保安员围着他束手无策,仅给他掀开衣服散热。一个半小时后,电击仪才从山下运来,但已于事无补。户外爱好者自身的身体状况不佳诚然是事故直接原因,但同伴的急救意识、急救技术低下及安全保障措施和应急缓慢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2004年12月26日深圳驴友徒步穿越遇难(30)

2004年12月底,一群自发组织的山友攀爬三水线,该线路长达30多公里,难度颇大,对参与者要求也较高。12月26日,在金龟村界碑前第二个山头处,山友白云石体力不支昏倒,后于2004年12月28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2004年12月29日四姑娘山骆驼峰山难(31)

这起山难在登山界影响巨大,因为一场灭顶之灾和一个生命奇迹。2004年12月29日,一支三人登山队在攀登四川邛崃山脉骆驼峰时,上升至海拔5484米处遇上雪崩,来自北京的王茁和著名的当地向导卢三哥不幸身亡,王茁的新婚妻子、搜狐户外频道的编辑鲜文敏,凌晨2时30分左右被成功营救出沟,在3天3夜没有进食的情况下奇迹生还。这起山难被称为四川50年最大的民间登山山难。当时,走在前面的王茁与“卢三哥”所处的冰层突然垮塌,鲜文敏亲眼看到冰层将他们瞬间掩埋在底下。当时她恰好处在冰层断裂后的一半冰壁上,但冰壁陡峭,无法下撤和进行营救工作。直至大风吹动浮雪将断裂带填平后,她才有机会和救援队伍相遇并获救。

2005年

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中,一样发生了许多“黑色瞬间”。中国著名的券商庄东辰倒在了启孜峰旁;英雄的藏队队员仁那永远长眠在未完成的14座8000米高峰的梦想之下。在户外,还有什么是比安全更重要的?我们衷心祝愿2006年的户外天空,少一份阴霾。

2005年3月5日江苏“第一飞人”断翅蓝天(32)

2005年3月5日,江苏省滑翔伞教练员戴新建不幸在南京江宁的一次教习过程中命折蓝天。戴新建是南京最早的一批“飞人”之一。事发当天上午10点30分左右,戴教练率领几名新老学员,抵达南京江宁赤山山顶准备练习。但中午时分,不知道哪里钻出的一股强气流,他和学员一起都被伞翼拖至半空。戴新建不幸落崖身亡。

2005年3月19日清凉峰再次见证意外(33)

2005年3月18日,30岁的业余驴友周睿与另外12名队员从杭州出发,前往攀登临安清凉峰。次日11时左右到达野猪塘宿营,领队要求队员们把背包等辎重暂留营地,然后轻装登顶。但周睿为拍摄日出而决定当晚留在山顶。于是登上清凉峰后,队员们与他约定,第二天上午9点30分在野猪塘会合。从此以后,大家就没有再看到过他。经多方搜救,在鸡头凹岩石下面的密竹灌木丛林中发现了他的尸体。

2005年4月2日二塘沟雪崩事故(34)

6名户外爱好者自助旅行,打算徒步穿越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回族自治县二塘沟一带。2005年4月2日上午,他们从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察汗河国家森林公园出发,登上山峰并停留游玩一个多小时,最后从山顶依次坐雪下滑时突然发生雪崩。可以说,这起意外是因缺乏户外常识引起的,由于在山顶上已经活动了很长时间,原本就不结实的雪层更加松动,而此时他们又选择坐雪滑行,周围的浮雪和松动的雪层正是借助这种外力,形成巨大的雪浪,将在前面滑行的3人卷入了山谷。事故导致1人遇难,2人失踪。

2005年5月4日庄东辰止步启孜峰(35)

2005年5月14日,位于上海西南角的龙华殡仪馆大厅内,聚集了500多人,他们都是庄东辰生前的亲朋好友,为这位中国著名的券商送行。10天前,在参加中国登山协会主办的攀登西藏启孜峰活动中,庄东辰出现高山反应,提前下撤至海拔4900米处时突然倒地不起,把自己的生命连同征服启孜峰的决心,永远留在了那片雪域高地。

2005年5月27日藏队仁那遇难巴基斯坦(36)

2005年5月27日,旨在完成全部14座海拔超过8000米的高峰的中国西藏登山队,却在那天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惨重的劫难,队员仁那被飞石击中头部,献出了宝贵生命。有人说大山发怒的时候,最可能狠心伤害的,正是他最亲近的人,于是仁那走了。在喀喇昆仑山谷里,忽然间幻灭升腾。藏队和他们的14座海拔8000米高峰之路在一个惊叹号中暂停,空有一腔壮志、一身本领的他们,最需要的其实只是更好一些的资金和条件。

2005年7月10日台湾龙洞攀岩场(37)

2005年7月10日晚间7时45分,台湾省B级裁判、B级教练,50岁的朱敏中发生意外坠落事件,攀登绳大约与朱敏中同时落下,坠落后他呈俯卧姿,面部朝下,手部明显骨折,仍有呼吸及脉搏,但无意识。现场人员请求救援,朱敏中被送往医院,途中过世。专业人士在危险性并不高的事件中遇难,不能不说是麻痹思想作祟。这提醒我们,心态问题也是确保户外安全的关键因素。

2005年8月5日北大学子凤凰岭坠亡(38)

2005年8月5日,北大一名学生在凤凰岭爬山时遇险,滑落约30米深山涧,夹在石缝中。同伴将其抱出后报警求救,海淀警方、999急救中心和景区管理处数十人冒雨展开3个小时的营救,最后该生因伤势过重身亡。

2005年8月19日8名武汉探险者被困深山峡谷(39)

2005年8月19日,12名武汉探险爱好者相约到宜昌市三斗坪镇的峡谷中探险。次日分两组先后出发,其中一组4人顺利穿越峡谷,另一组8人被困山中4天之久。队员谭斌博在领队用绳保护下通过约4米高瀑布时意外溺水身亡,搜救队救出其余7人,并于8月25日下午打捞出死者遗体。

2005年11月4日康定田海子山难(40)

2005年11月9日,三名德阳山友攀登康定田海子山失踪的第五日,众人不忍看见不愿听见的噩耗终于传来:由四川省登山协会、甘孜州政府、德阳和成都众多藏汉志愿者联合组成的搜救队经过几天的努力,终于在5200米C1营地附近发现了两具失踪山友的遗体。综合各方面因素,三名山友“人民”“小牛角”“均哥”已全部遇难。这是我国距今最近的一起特大户外事故。
发表于 2018-1-11 16:33 显示全部帖子
登山活动越来越专业化和商业化,个人登山活动的减少,加上线路和装备技术的完善,山难将会越来越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