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有问必答

突然有个想法,请问古代人玩户外吗?

查看:779 | 回复:7
发表于 2018-1-11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突然有个想法,请问古代人玩户外吗?
发表于 2018-1-1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中国的先民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古人说得好:“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翻开公元前600年的《诗经》,中华民族的文学源头,即使在最封建最保守的年代也是被顶礼膜拜的文化经典,里面其实充满了桑间濮上青年男女的真诚情爱。

诗经中的桑濮之爱

我们的祖先在户外激情相约偏爱河边、坝上、桑林和城墙角。你看,水中有荷花浮萍,岸上有杨柳依依,坝上是星星点点的牛羊,耳边是牧童欢畅调皮的短笛,面对如此的良辰美景,一对对情投意合的青年男女十指相扣,呢呢喃喃……这样的情爱发乎自然,率性而为。今天,当我们吟诵起这2600年前的诗句,仍然会会心一笑,为我们祖先人性的奔放、自由的美丽而感动。

《诗经》第一篇《关雎》隽美悠长:“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鸳鸯们关关唱和,在河心小洲上翩翩起舞,姑娘身姿美妙,帅哥想和她成双配对。它写出了一种野外男女相逢心中荡漾含蓄内敛的情爱。

《溱洧》甚至描绘出一幅河边男欢女爱的全景图。在河水涨满、鲜花盛开的春天里,青年男女一起去采摘香兰花。姑娘们说:咱们去游玩吧。小伙们回答:我们已去游玩过。姑娘们娇嗔邀约:咱们再去玩乐一回吧!于是,沙洲上小伙与姑娘成群结队嬉戏游乐,谁也不避讳谁,事后小伙们向心爱的姑娘送上一把芍药,这是多么真实自然健康活泼的情爱赞歌!

《召南·草虫》对户外情感也有直截了当的描述。女子在野外等候情人来临的时候,芳心狂跳,望眼欲穿;情人来了,心满意足,浑身轻松,而且回味无穷。

这些诗句,没有丝毫下流羞耻之感,有的只是对男女之情的率真,视为吉祥如意的事情而加以夸耀。耐人寻味的是,儒家宗师孔老夫子在整理删节《诗经》时,竟然照收不误,还口口声声表示:“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人文大师的坦荡胸襟,中外一脉,岂是后世腐儒所能望其项背的。德国文学家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中也曾经庄严地吟出:“哪一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一个妙龄女子不善怀春?这是我们人性中的至圣至神!”

“五四”时期的野外情怀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侧面,是呼唤人性的解放。冲破封建大宅门的束缚,年轻人自由恋爱蔚然成风。这是“五四”反封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的作家记载了中国人身和心两方面的觉醒和反抗。郁达夫在小说《沉沦》中借一名留日学生之口露骨地喊出:“苍天呀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些无用的金钱,你若能赐我一个伊甸园内的'伊夫',使她的肉体与心灵,全归我有,我就心满意足了。”只念过高小、行伍出身的沈从文,带着湘西野外如蓝天一般纯净澄澈的激情来到北京。

沈从文在北京沙龙里向朋友出示了一首苗族山歌:天上起云:——云重云,地上埋坟:——坟重坟,姣妹洗碗:——碗重碗,姣妹床上:——人重人。

苗族散居于山间,平时没有生产组织,除了重大节日的集市,缺少交流平台,男男女女只能在野外扯着嗓子对歌求爱。苗族青年在野外的男女追求是公开率直的,唱出这般野性十足的求爱歌是很平常的事情,不像熟透了的汉民族情爱文化那样温婉含蓄,会觉得这样的山歌肉麻,甚至粗鄙。沈从文全然不顾这些,坚持用湘西人对身体和情爱的迷醉,来批评城市情感的孱弱和虚饰。他断言:“一个人在爱情上无力勇敢自白,那在一切事业上也全无希望可言。”有文学评论者从沈从文的苗乡野外情怀说到“五四”:“来自苗乡的情歌与情欲,能健康地把我们视为羞赧的性表达得开朗、欢乐,给汉文人在性文化的阴郁中投射一束无邪的阳光。'五四'并非创造了什么,而是因为允许、需要,而放出了许多已有的人性中的东西。这种精神,也许叫'五四'.”很多年后,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文化专制和社会压抑,我们在王小波小说的描写中,再次感受到当年沈从文所带来的湘西野外“无邪的阳光”。在王小波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绝非表演给什么人看的,这就是存在本身。”

健康舒展地走向户外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奔向户外,从自驾车到徒步远足。户外有探险的激情,一种朝气蓬勃的“新大陆”精神;户外自然也有两情相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第一部轰动的恋爱影片,就是由张瑜和郭凯敏温柔演绎的《庐山恋》。今天,当夫妻或恋人野外度假消遣,鸳梦重温,当户外俱乐部的“美女”和“野兽”成员相约踏青登山,分享青春的活力和友情,肯定也有人欲火焚身地尝试户外“一夜情”。我们不必大惊小怪,也不宜放任自流,还是要提醒年轻一代,即使是在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地方,也要珍惜自己感情和身体的付出。

我们有理由对户外的情感波澜抱以乐观的期待。户外运动、户外旅游中的情感遭遇,毕竟更舒展一些,很多时候只是情愫萌动却彼此尽在不言中,现代社会可以给予多一些包容。

在著名的磨坊俱乐部网络社区上,忽然看到一个“驴友”的留言,眼前一亮,心中再次升腾起2600年前《诗经》年代那束“无邪的阳光”:心中的磨房是一群真正叫做驴子的家伙们聚集的地方,在这里有比较固定的一群人,大家走到一起来,只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在这里每一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活生生的影像。大家在一起拉磨的过程中结为可以信赖值得托付的朋友,在交流行路的感受、登山的体验中,渐渐形成对山对海对自然对生活对人的种种理念。老驴、头驴作为先行者、领路人受到尊重,不止是因为他是行动上的指导者,更因为他是精神上的引导者,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文字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新人,使新人们都能成长成一只真正的驴子,融入到那种自助与互助、平和与向上、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

户外得友如此,人生夫复何求?我们不妨把所有那些冲动的、暧昧的、野性的、雅致的感情,都交付这种“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吧,此时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发表于 2018-1-11 16:10 显示全部帖子
中国的先民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古人说得好:“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翻开公元前600年的《诗经》,中华民族的文学源头,即使在最封建最保守的年代也是被顶礼膜拜的文化经典,里面其实充满了桑间濮上青年男女的真诚爱。

诗经中的桑濮之爱

我们的祖先在户外激情相约偏爱河边、坝上、桑林和城墙角。你看,水中有荷花浮萍,岸上有杨柳依依,坝上是星星点点的牛羊,耳边是牧童欢畅调皮的短笛,面对如此的良辰美景,一对对情投意合的青年男女十指相扣,呢呢喃喃……这样的情爱发乎自然,率性而为。今天,当我们吟诵起这2600年前的诗句,仍然会会心一笑,为我们祖先人性的奔放、自由的美丽而感动。

《诗经》第一篇《关雎》隽美悠长:“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鸳鸯们关关唱和,在河心小洲上翩翩起舞,姑娘身姿美妙,帅哥想和她成双配对。它写出了一种野外男女相逢心中荡漾含蓄内敛的情爱。

《溱洧》甚至描绘出一幅河边男女的全景图。在河水涨满、鲜花盛开的春天里,青年男女一起去采摘香兰花。姑娘们说:咱们去游玩吧。小伙们回答:我们已去游玩过。姑娘们娇嗔邀约:咱们再去玩乐一回吧!于是,沙洲上小伙与姑娘成群结队嬉戏游乐,谁也不避讳谁,事后小伙们向心爱的姑娘送上一把芍药,这是多么真实自然健康活泼的情爱赞歌!

《召南·草虫》对户外情感也有直截了当的描述。女子在野外等候情人来临的时候,芳心狂跳,望眼欲穿;情人来了,心满意足,浑身轻松,而且回味无穷。

这些诗句,没有丝毫下流羞耻之感,有的只是对男女之情的率真,视为吉祥如意的事情而加以夸耀。耐人寻味的是,儒家宗师孔老夫子在整理删节《诗经》时,竟然照收不误,还口口声声表示:“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人文大师的坦荡胸襟,中外一脉,岂是后世腐儒所能望其项背的。德国文学家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中也曾经庄严地吟出:“哪一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一个妙龄女子不善怀春?这是我们人性中的至圣至神!”

“五四”时期的野外情怀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侧面,是呼唤人性的解放。冲破封建大宅门的束缚,年轻人自由恋爱蔚然成风。这是“五四”反封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的作家记载了中国人身和心两方面的觉醒和反抗。郁达夫在小说《沉沦》中借一名留日学生之口露骨地喊出:“苍天呀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些无用的金钱,你若能赐我一个伊甸园内的'伊夫',使她的肉体与心灵,全归我有,我就心满意足了。”只念过高小、行伍出身的沈从文,带着湘西野外如蓝天一般纯净澄澈的激情来到北京。

沈从文在北京沙龙里向朋友出示了一首苗族山歌:天上起云:——云重云,地上埋坟:——坟重坟,姣妹洗碗:——碗重碗,姣妹床上:——人重人。

苗族散居于山间,平时没有生产组织,除了重大节日的集市,缺少交流平台,男男女女只能在野外扯着嗓子对歌求爱。苗族青年在野外的男女追求是公开率直的,唱出这般野性十足的求爱歌是很平常的事情,不像熟透了的汉民族情爱文化那样温婉含蓄,会觉得这样的山歌肉麻,甚至粗鄙。沈从文全然不顾这些,坚持用湘西人对身体和情爱的迷醉,来批评城市情感的孱弱和虚饰。他断言:“一个人在爱情上无力勇敢自白,那在一切事业上也全无希望可言。”有文学评论者从沈从文的苗乡野外情怀说到“五四”:“来自苗乡的情歌与情欲,能健康地把我们视为羞赧的性表达得开朗、欢乐,给汉文人在性文化的阴郁中投射一束无邪的阳光。'五四'并非创造了什么,而是因为允许、需要,而放出了许多已有的人性中的东西。这种精神,也许叫'五四'.”很多年后,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文化专制和社会压抑,我们在王小波小说的描写中,再次感受到当年沈从文所带来的湘西野外“无邪的阳光”。在王小波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绝非表演给什么人看的,这就是存在本身。”

健康舒展地走向户外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奔向户外,从自驾车到徒步远足。户外有探险的激情,一种朝气蓬勃的“新大陆”精神;户外自然也有两情相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第一部轰动的恋爱影片,就是由张瑜和郭凯敏温柔演绎的《庐山恋》。今天,当夫妻或恋人野外度假消遣,鸳梦重温,当户外俱乐部的“美女”和“野兽”成员相约踏青登山,分享青春的活力和友情,肯定也有人欲火焚身地尝试户外“一夜情”。我们不必大惊小怪,也不宜放任自流,还是要提醒年轻一代,即使是在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地方,也要珍惜自己感情和身体的付出。

我们有理由对户外的情感波澜抱以乐观的期待。户外运动、户外旅游中的情感遭遇,毕竟更舒展一些,很多时候只是情愫萌动却彼此尽在不言中,现代社会可以给予多一些包容。

在著名的磨坊俱乐部网络社区上,忽然看到一个“驴友”的留言,眼前一亮,心中再次升腾起2600年前《诗经》年代那束“无邪的阳光”:心中的磨房是一群真正叫做驴子的家伙们聚集的地方,在这里有比较固定的一群人,大家走到一起来,只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在这里每一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活生生的影像。大家在一起拉磨的过程中结为可以信赖值得托付的朋友,在交流行路的感受、登山的体验中,渐渐形成对山对海对自然对生活对人的种种理念。老驴、头驴作为先行者、领路人受到尊重,不止是因为他是行动上的指导者,更因为他是精神上的引导者,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文字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新人,使新人们都能成长成一只真正的驴子,融入到那种自助与互助、平和与向上、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

户外得友如此,人生夫复何求?我们不妨把所有那些冲动的、暧昧的、野性的、雅致的感情,都交付这种“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吧,此时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发表于 2018-1-11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中国的先民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古人说得好:“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翻开公元前600年的《诗经》,中华民族的文学源头,即使在最封建最保守的年代也是被顶礼膜拜的文化经典,里面其实充满了桑间濮上青年男女的真诚爱。

诗经中的桑濮之爱

我们的祖先在户外激情相约偏爱河边、坝上、桑林和城墙角。你看,水中有荷花浮萍,岸上有杨柳依依,坝上是星星点点的牛羊,耳边是牧童欢畅调皮的短笛,面对如此的良辰美景,一对对情投意合的青年男女十指相扣,呢呢喃喃……这样的情爱发乎自然,率性而为。今天,当我们吟诵起这2600年前的诗句,仍然会会心一笑,为我们祖先人性的奔放、自由的美丽而感动。

《诗经》第一篇《关雎》隽美悠长:“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鸳鸯们关关唱和,在河心小洲上翩翩起舞,姑娘身姿美妙,帅哥想和她成双配对。它写出了一种野外男女相逢心中荡漾含蓄内敛的情爱。

《溱洧》甚至描绘出一幅河边男女的全景图。在河水涨满、鲜花盛开的春天里,青年男女一起去采摘香兰花。姑娘们说:咱们去游玩吧。小伙们回答:我们已去游玩过。姑娘们娇嗔邀约:咱们再去玩乐一回吧!于是,沙洲上小伙与姑娘成群结队嬉戏游乐,谁也不避讳谁,事后小伙们向心爱的姑娘送上一把芍药,这是多么真实自然健康活泼的情爱赞歌!

《召南·草虫》对户外情感也有直截了当的描述。女子在野外等候情人来临的时候,芳心狂跳,望眼欲穿;情人来了,心满意足,浑身轻松,而且回味无穷。

“五四”时期的野外情怀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侧面,是呼唤人性的解放。冲破封建大宅门的束缚,年轻人自由恋爱蔚然成风。这是“五四”反封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的作家记载了中国人身和心两方面的觉醒和反抗。郁达夫在小说《沉沦》中借一名留日学生之口露骨地喊出:“苍天呀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些无用的金钱,你若能赐我一个伊甸园内的'伊夫',使她的肉体与心灵,全归我有,我就心满意足了。”只念过高小、行伍出身的沈从文,带着湘西野外如蓝天一般纯净澄澈的激情来到北京。

健康舒展地走向户外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奔向户外,从自驾车到徒步远足。户外有探险的激情,一种朝气蓬勃的“新大陆”精神;户外自然也有两情相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第一部轰动的恋爱影片,就是由张瑜和郭凯敏温柔演绎的《庐山恋》。今天,当夫妻或恋人野外度假消遣,鸳梦重温,当户外俱乐部的“美女”和“野兽”成员相约踏青登山,分享青春的活力和友情,肯定也有人欲火焚身地尝试户外“一夜情”。我们不必大惊小怪,也不宜放任自流,还是要提醒年轻一代,即使是在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地方,也要珍惜自己感情和身体的付出。

我们有理由对户外的情感波澜抱以乐观的期待。户外运动、户外旅游中的情感遭遇,毕竟更舒展一些,很多时候只是情愫萌动却彼此尽在不言中,现代社会可以给予多一些包容。

在著名的磨坊俱乐部网络社区上,忽然看到一个“驴友”的留言,眼前一亮,心中再次升腾起2600年前《诗经》年代那束“无邪的阳光”:心中的磨房是一群真正叫做驴子的家伙们聚集的地方,在这里有比较固定的一群人,大家走到一起来,只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在这里每一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活生生的影像。大家在一起拉磨的过程中结为可以信赖值得托付的朋友,在交流行路的感受、登山的体验中,渐渐形成对山对海对自然对生活对人的种种理念。老驴、头驴作为先行者、领路人受到尊重,不止是因为他是行动上的指导者,更因为他是精神上的引导者,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文字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新人,使新人们都能成长成一只真正的驴子,融入到那种自助与互助、平和与向上、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

户外得友如此,人生夫复何求?我们不妨把所有那些冲动的、暧昧的、野性的、雅致的感情,都交付这种“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吧,此时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发表于 2018-1-11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中国的先民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古人说得好:“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翻开公元前600年的《诗经》,中华民族的文学源头,即使在最封建最保守的年代也是被顶礼膜拜的文化经典,里面其实充满了桑间濮上青年男女的真诚爱。

诗经中的桑濮之爱

我们的祖先在户外激情相约偏爱河边、坝上、桑林和城墙角。你看,水中有荷花浮萍,岸上有杨柳依依,坝上是星星点点的牛羊,耳边是牧童欢畅调皮的短笛,面对如此的良辰美景,一对对情投意合的青年男女十指相扣,呢呢喃喃……这样的情爱发乎自然,率性而为。今天,当我们吟诵起这2600年前的诗句,仍然会会心一笑,为我们祖先人性的奔放、自由的美丽而感动。

《诗经》第一篇《关雎》隽美悠长:“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鸳鸯们关关唱和,在河心小洲上翩翩起舞,姑娘身姿美妙,帅哥想和她成双配对。它写出了一种野外男女相逢心中荡漾含蓄内敛的情爱。

《溱洧》甚至描绘出一幅河边男女的全景图。在河水涨满、

《召南·草虫》对户外情感也有直截了当的描述。

“五四”时期的野外情怀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侧面,是呼唤人性的解放。冲破封建大宅门的束缚,年轻人自由恋爱蔚然成风。这是“五四”反封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的作家记载了中国人身和心两方面的觉醒和反抗。郁达夫在小说《沉沦》中借一名留日学生之口露骨地喊出:“苍天呀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些无用的金钱,你若能赐我一个伊甸园内的'伊夫',使她的肉体与心灵,全归我有,我就心满意足了。”只念过高小、行伍出身的沈从文,带着湘西野外如蓝天一般纯净澄澈的激情来到北京。

健康舒展地走向户外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奔向户外,从自驾车到徒步远足。户外有探险的激情,一种朝气蓬勃的“新大陆”精神;户外自然也有两情相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第一部轰动的恋爱影片,就是由张瑜和郭凯敏温柔演绎的《庐山恋》。今天,当夫妻或恋人野外度假消遣,鸳梦重温,当户外俱乐部的“美女”和“野兽”成员相约踏青登山,分享青春的活力和友情,肯定也有人欲火焚身地尝试户外“一夜情”。我们不必大惊小怪,也不宜放任自流,还是要提醒年轻一代,即使是在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地方,也要珍惜自己感情和身体的付出。

我们有理由对户外的情感波澜抱以乐观的期待。户外运动、户外旅游中的情感遭遇,毕竟更舒展一些,很多时候只是情愫萌动却彼此尽在不言中,现代社会可以给予多一些包容。

在著名的磨坊俱乐部网络社区上,忽然看到一个“驴友”的留言,眼前一亮,心中再次升腾起2600年前《诗经》年代那束“无邪的阳光”:心中的磨房是一群真正叫做驴子的家伙们聚集的地方,在这里有比较固定的一群人,大家走到一起来,只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在这里每一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活生生的影像。大家在一起拉磨的过程中结为可以信赖值得托付的朋友,在交流行路的感受、登山的体验中,渐渐形成对山对海对自然对生活对人的种种理念。老驴、头驴作为先行者、领路人受到尊重,不止是因为他是行动上的指导者,更因为他是精神上的引导者,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文字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新人,使新人们都能成长成一只真正的驴子,融入到那种自助与互助、平和与向上、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

户外得友如此,人生夫复何求?我们不妨把所有那些冲动的、暧昧的、野性的、雅致的感情,都交付这种“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吧,此时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发表于 2018-1-11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中国的先民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古人说得好:“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翻开公元前600年的《诗经》,中华民族的文学源头,即使在最封建最保守的年代也是被顶礼膜拜的文化经典,里面其实充满了桑间濮上青年男女的真诚爱。

诗经中的桑濮之爱

《诗经》第一篇《关雎》隽美悠长:“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鸳鸯们关关唱和,在河心小洲上翩翩起舞,姑娘身姿美妙,帅哥想和她成双配对。它写出了一种野外男女相逢心中荡漾含蓄内敛的情爱。

《溱洧》甚至描绘出一幅河边男女的全景图。在河水涨满、

《召南·草虫》对户外情感也有直截了当的描述。

“五四”时期的野外情怀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侧面,是呼唤人性的解放。冲破封建大宅门的束缚,年轻人自由恋爱蔚然成风。这是“五四”反封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的作家记载了中国人身和心两方面的觉醒和反抗。郁达夫在小说《沉沦》中借一名留日学生之口露骨地喊出:“苍天呀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些无用的金钱,你若能赐我一个伊甸园内的'伊夫',使她的肉体与心灵,全归我有,我就心满意足了。”只念过高小、行伍出身的沈从文,带着湘西野外如蓝天一般纯净澄澈的激情来到北京。

健康舒展地走向户外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奔向户外,从自驾车到徒步远足。户外有探险的激情,一种朝气蓬勃的“新大陆”精神;户外自然也有两情相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第一部轰动的恋爱影片,就是由张瑜和郭凯敏温柔演绎的《庐山恋》。今天,当夫妻或恋人野外度假消遣,鸳梦重温,当户外俱乐部的“美女”和“野兽”成员相约踏青登山,分享青春的活力和友情,肯定也有人欲火焚身地尝试户外“一夜情”。我们不必大惊小怪,也不宜放任自流,还是要提醒年轻一代,即使是在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地方,也要珍惜自己感情和身体的付出。

我们有理由对户外的情感波澜抱以乐观的期待。户外运动、户外旅游中的情感遭遇,毕竟更舒展一些,很多时候只是情愫萌动却彼此尽在不言中,现代社会可以给予多一些包容。

在著名的磨坊俱乐部网络社区上,忽然看到一个“驴友”的留言,眼前一亮,心中再次升腾起2600年前《诗经》年代那束“无邪的阳光”:心中的磨房是一群真正叫做驴子的家伙们聚集的地方,在这里有比较固定的一群人,大家走到一起来,只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在这里每一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活生生的影像。大家在一起拉磨的过程中结为可以信赖值得托付的朋友,在交流行路的感受、登山的体验中,渐渐形成对山对海对自然对生活对人的种种理念。老驴、头驴作为先行者、领路人受到尊重,不止是因为他是行动上的指导者,更因为他是精神上的引导者,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文字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新人,使新人们都能成长成一只真正的驴子,融入到那种自助与互助、平和与向上、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

户外得友如此,人生夫复何求?我们不妨把所有那些冲动的、暧昧的、野性的、雅致的感情,都交付这种“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吧,此时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发表于 2018-1-11 16:13 显示全部帖子
中国的先民都是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古人说得好:“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翻开公元前600年的《诗经》,中华民族的文学源头,即使在最封建最保守的年代也是被顶礼膜拜的文化经典,里面其实充满了桑间濮上的真诚爱。

诗经中的桑濮之爱

《诗经》第一篇《关雎》隽美悠长:“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鸳鸯们关关唱和,在河心小洲上翩翩起舞,姑娘身姿美妙,帅哥想和她成双配对。它写出了一种野外男女相逢心中荡漾含蓄内敛的情爱。

《溱洧》甚至描绘出一幅河边男女的全景图。在河水涨满、

《召南·草虫》对户外情感也有直截了当的描述。

“五四”时期的野外情怀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侧面,是呼唤人性的解放。冲破封建大宅门的束缚,年轻人自由恋爱蔚然成风。

健康舒展地走向户外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奔向户外,从自驾车到徒步远足。户外有探险的激情,一种朝气蓬勃的“新大陆”精神;户外自然也有两情相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第一部轰动的恋爱影片,就是由张瑜和郭凯敏温柔演绎的《庐山恋》。今天,当夫妻或恋人野外度假消遣,鸳梦重温,当户外俱乐部的“美女”和“野兽”成员相约踏青登山,分享青春的活力和友情,肯定也有人欲火焚身地尝试户外。我们不必大惊小怪,也不宜放任自流,还是要提醒年轻一代,即使是在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地方,也要珍惜自己感情和身体的付出。

我们有理由对户外的情感波澜抱以乐观的期待。户外运动、户外旅游中的情感遭遇,毕竟更舒展一些,很多时候只是情愫萌动却彼此尽在不言中,现代社会可以给予多一些包容。

在著名的磨坊俱乐部网络社区上,忽然看到一个“驴友”的留言,眼前一亮,心中再次升腾起2600年前《诗经》年代那束“无邪的阳光”:心中的磨房是一群真正叫做驴子的家伙们聚集的地方,在这里有比较固定的一群人,大家走到一起来,只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在这里每一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活生生的影像。大家在一起拉磨的过程中结为可以信赖值得托付的朋友,在交流行路的感受、登山的体验中,渐渐形成对山对海对自然对生活对人的种种理念。老驴、头驴作为先行者、领路人受到尊重,不止是因为他是行动上的指导者,更因为他是精神上的引导者,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文字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新人,使新人们都能成长成一只真正的驴子,融入到那种自助与互助、平和与向上、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

户外得友如此,人生夫复何求?我们不妨把所有那些冲动的、暧昧的、野性的、雅致的感情,都交付这种“淡泊与热爱交织着的气氛中”去吧,此时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发表于 2018-1-11 16:35 显示全部帖子
古代人当然玩户外了,想兰亭聚会,醉翁亭记,徐霞客等都是古代和户外相关的人和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