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49491

主题

125

今日

西藏

5年的准备终于完成了我的心愿,川藏南线骑行西藏全纪录(深度好文)

查看:6148 | 回复:68
发表于 2018-2-10 09:39 显示全部帖子
从卡子拉下来,过159道班后就开始最后一段爬坡。这里有一个大大的招牌“川藏第一面”,十分好认。来到坡道起点,已远远看到第一梯队江哥、四哥、亮哥在前面盘旋而上。心中一阵暗喜:“我也不是拉很远嘛”,蹭蹭蹭就往上骑。我印象很深,这时是下午4点。我当时还想,还剩4公里上坡,5点就能到红龙。然而,磨难还远没结束,我忘记了攻略里时常提起的卡子拉逆风!!! 8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0 09:41 显示全部帖子
作为广东人,平常对逆风还真没太重视。在广东骑车,就算逆风,你还是能骑的,也就慢几码。我好几千公里的骑行经历中,唯一遇到一次真正的逆风是在骑往桂林阳朔的途中,在一个山间小平原刮起了一阵妖风,平路也只能骑10码,但这已是不常见。之前我还在北京生活了5年,北京的冬天和春天的风也见识过,也远没到达恐怖的程度。在研究攻略时,我都对逆风提醒不以为然:“午后就起逆风,这么艰苦的路段,怎可能赶在中午前翻过卡子拉?逆风就逆风吧,反正也没多大事”。

8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0 09:42 显示全部帖子
但就在我刚爬了一小段后,逆风开始了!逆风起来后,我也骑不动了,索性推吧,没几公里,推推就到。哪想到逆风越刮越大,刮到连推车都推不动的地步。我果然是没见过世面呐!吹到我连推车都推不动,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时我开始要考虑的早已不是我能几点到红龙的问题,而是这座山头我能不能翻过去的问题!但前面这么苦都扛过来了,没理由就这么放弃,赶紧想办法解决吧。这时我发现这风也不是完全不间断地吹,吹两分钟左右后能缓个几十秒。我就利用每次这几十秒的间隙赶紧往前推,每当风变大推不动就停下来。但风依旧越吹越大,中间的间隙越来越短,我的前行越来越艰难。随着风越发变大,我的脸即使套着魔术头巾也仍被刮得发麻,在停顿时我不得不背风站立,等风小点再转身推车。由于刚从卡子拉下来,身上本来已经穿得够多了,外面那件还是冲锋衣,理应有不错的防风效果。但卡子拉的妖风呐,还是把我吹得嗖嗖发抖,双手即便套着冬季骑行手套,也依然被吹得僵硬。这炼狱般的4公里,足足推了我两个多小时,挂在我脸上的只有满嘴的鼻涕和呆滞的神情。个中的苦,我已没办法用我贫乏的词汇来形容。待终于下到了红龙乡,虽然这里是我认为整个川藏南线住宿条件最最艰苦的地方,但在今天已经受够了苦难的我在看到红龙的那一刻,也觉得是安乐乡。

8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0 09:43 显示全部帖子
红龙乡,近几年才开展旅游服务的地方。之前虽然它也是个居民聚居地,但这里缺水,居民用水都得用水车从山下拉上来,所以来往过客大多不在这住。但这里对骑行者不一样,如果这里不住下的话,要么晚上在荒山野岭喂狼,要么就继续让大风肆虐着。这里的骑行客栈虽多,但一眼望去,条件都很艰苦,有洁癖的同志请做好心理准备。因为缺水,床具自然不会经常洗,所以看起来没别的地方整洁。澡是固然没法洗的,洗手间的卫生也不咋的,对开大有一定卫生要求的我,硬是忍到了第二天到理塘再解决。至于吃嘛,除了面条和饺子,你没有其他选择。

8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2 09:50 显示全部帖子
Day 8 休闲的一天(红龙乡——理塘,33公里)

       今天将在休整半天,到理塘也不远,只有32公里。中途虽然要翻两个山头,但总共加起来才四五公里上坡。一早起来大伙儿心情不错,搭车的同志也下来跟我们一起骑。到现在全队这么多人,有时搭时骑的,也有退赛的。总共只剩下7个种子选手:亮哥、江哥、四哥、林哥、东哥、老王,还有我。不过东哥和老王的状态每况日下,很让人担忧。 9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2 09:52 显示全部帖子
途中也没甚特别,出红龙爬两公里坡翻过一个山头后,来到了理塘辖区大河边村。我这时想,红龙离理塘辣么近,竟然还是归雅江管?但人家就这么分。这里有个路口,向北是去新龙与甘孜的省道。过了大河边路口后不远继续爬脱洛卡拉山,也叫理塘山。不过现在半山腰已通隧道,爬两三公里就到。过理塘隧道后,我们看到山下就是理塘城!大家很是兴奋,一溜烟地下了去。能由于行程休闲,在途中王队还用无人机帮我们航拍,本来还想传上来,不过视频在网上取不下来。

9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2 09:53 显示全部帖子
中午吃过午饭,赶紧把衣服洗了。前两天不是下雨衣服难干,就是住地不能洗衣服,因此两台洗衣机前排起了长队,连等带洗花了我2小时。洗完衣服,必然得去长青春科尔寺转转。亮哥、四哥、林哥、江哥和我就这么一起出发。高原的逛街和平原真心不一样,亮哥上得高原多,很适应,远远走在前头。我们想走也走不快,只能在后面悠悠地晃着。来到城边我们才发现,长青春科尔寺在城边的一个山坡上的,后来通过观察,我发现藏传佛教寺庙都建在山上。林哥一看这阵势,马上掉头回旅馆,以他现在的状态实在爬不动。后来我们沿着寺庙的围墙走了一遭后才发现咱们被百度地图坑了。百度地图导咱们一开始就爬到了寺庙最高点,然后绕一圈下来才到正门。其实人家正门和主要建筑就在在比较低的地方,且与城区相连,沿着城区的马路一下子就能到。

9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2 09:55 显示全部帖子
乍看长青春科尔寺,的确金光灿烂。以前我对藏传佛教寺庙无感,完全不晓得一个讲究低调的宗教非要把屋顶刷得如此奢华。来到长青春科尔寺后我就懂了,在高原的蓝天下,山上金光闪耀的屋顶格外炫目,显得神圣和权威,会让你对它产生崇拜与敬畏。没错,这就是崇拜权力的感觉,与你站在故宫太和殿前的感觉一模一样!在51年西藏解放前,藏传佛教可是政教合一,各地的寺庙是当地最高的行政机构。它需要你产生这种感觉就不足为奇了。不过理塘还是太偏,比起政治中心拉萨的寺庙,长青春科尔寺不但不大,也不算漂亮。

9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2-12 09:56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来的时候正好,僧人们正在大殿念经。藏文我们听不懂,只看到他们很休闲地前后摇晃念念有词。其中看到一个应该地位相对较高的僧人,坐在他们中间的一个台子上,静静地看着他们。待经文念到一定程度时,这个僧人把面前的铃铛摇响,其他僧人马上停了下来,停顿几秒后又开始念另一段经文。比起北京雍和宫和承德外八庙的藏传佛教僧人,这里的僧人做功课时神情认真得多,毕竟曾经的政治地位不同。约莫看了十来分钟,我实在受不了大殿里浓郁的酥油味,就带着他们跑了出来。

9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从寺里一出来,就遇上了方姐、刘姐和梅姐。她们想去七世达赖桑格加措的故居,我们也跟着去了。果然,这个7世达赖的故居格局很土豪!
       说起藏传佛教的转世制度不是开始就有。当初,松赞干布统一全藏。但当时藏区的文化十分原始,需要更先进的意识形态来整合藏民。于是,松赞干布就近在尼泊尔引入了佛教,并逐渐发展为藏传佛教。由于藏区自然条件恶劣,人民生活极其艰苦,生来就必然对现实产生很多不满,但又无力改变。佛教这种逆来顺受,导人平和的主旨思想很快就得到统治者和藏民的认同。即便在吐蕃王朝分崩离析后,藏传佛教非但没有消亡,还逐步获得藏区的统治地位,实现政教合一。有权力就有纠纷,这时候的藏传佛教分成好多派,其实就是管辖不同地区的地方政教势力。而对统治一个地区的寺庙而言,他们对权力的继承与封建王朝实际并没有什么区别,不是传给儿子就是传给亲传弟子,只不过他们披着一件宗教的外衣而已。但这样实行了几百年后,地方贵族不干了。一个贵族,有地有人有实力,凭什么任由你寺院的人独大?因此,在一些地区,开始出现转世灵童和活佛制度,并逐渐普及开来。这个制度实质上,就是权力不能由宗派的后人或弟子垄断下来,让地方贵族有更多的话语权。
       而这个转世制度中,上一代活佛,也就是最高权力所有者在临终前指定一个方位。在活佛圆寂后,大家就在指定地中找一个活佛圆寂后不久出生的孩子,而这个孩子就是转世灵童,也就是新一世的活佛。下去找的人可不会这么傻,访遍整个地区大海捞针地找“转世灵童”,换你也不会。最符合自身利益的做法必定是,到了指定地区就马上找当地的豪门大族谈:
      “愿意达成政治联盟吗?”
      “愿意”
      “你家有符合条件的小孩吗?”
      “有”
      成交!这样想来,7世达赖金碧辉煌的故居是如此的金碧辉煌就好不为奇了。
      但这可是权力,出来找小孩的人必不止一拨,大家背后都有着不同政治势力。想在同一地区找一个符合条件的小孩,花花力气肯定能捞出好几个。这时,你举荐一个“转世灵童”,我举荐一个“转世灵童”,怎么办?抽签!这样比较有利于达到政治平衡。

      但这个转世灵童,表面上风光,实际就是被政治势力在背后操纵的傀儡。如果你没有耍政治手腕的天赋,权力虽名义上在你手中,实则未必。就像七世达赖的上一辈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一位著名的藏族诗人,他就没有政治手腕,也只能天天写诗来缓解郁闷。最后他还是躲不过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被负罪压往北京。在押解途中,他病死在青海湖边,甚至在死后连在布达拉宫里造一座金碧辉煌的灵塔都没有资格,甚是悲凉。仓央嘉措都落得如此下场,死的时候自然不会负责地指定转世灵童方位。但表面文章总要做,人们在翻阅他临终前写的诗篇中,发现有一篇与转世灵童毫不相关的诗里提到了一个地名——理塘。那就理塘吧!于是,在这里就有了这一个藏传佛教圣迹。

      在七世达赖故居出来,我要去买充电线,原来的在瓦斯沟时落旅馆了,一直没功夫买。这时我们走在理塘县政府门前的大街上——估计也是理塘城里最繁华的街道,这时突然有一个小孩儿伸手出来管我要东西,我就顺手把手上的一包薯片给了他。没想到这家伙可不是管我要吃的,而是要钱,还把我赖上了。我烦不过,掏了5块钱给他。结果这下完蛋了,附近N个潜伏已久的小孩儿瞬间如潮水涌了过来,把我吓得直跑。这时我刚好看到有电子产品店,赶紧进去躲避,顺便把充电线买了。没想到那帮小孩儿,就在店门口等着堵我!惨了,我在寻思,在这些地方,人生地不熟,是不是破财消灾?这时候,陪着我来的亮哥可狠狠地把我说了一通:“在藏区,千万别乱给小孩东西!”,制止我进一步犯错。果然,看到我迟迟没动静,有些小孩就散了,但还有两个还在苦苦等待。这时趁着人少,我们赶紧冲了出去,逃之夭夭。这下子可把我的心情全吓没了,回到旅馆再也不敢跑出来。

      休闲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