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它

万亿冰雪市场“外热内温”,“中国冰雪产业第一股”卡宾滑雪如何破局?

查看:3440 | 回复:0
发表于 2018-2-5 11:37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一进伍斌的办公室,整洁和简练会第一时间闪现在脑海中。这与一周前的ISPO现场截然相反。

在2018ISPOBEIJING的展位上,卡宾滑雪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宾滑雪)除了将产品陈列外,还开设了大片的沟通区域,一位ISPO的现场工作人员将这个现象称为“卡宾现象”。

作为一家专业从事滑雪领域的公司,这个“卡宾现象”挺让伍斌满意的。作为《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的主撰稿人,在亚太雪地产业论坛与同行分享行业经验是他最近3年必做的事情。

其实早在2010年,卡宾滑雪就将品牌定位于滑雪产业的“一站式服务”平台,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2016年,这个被称为“中国冰雪第一股”的滑雪公司全年规划设计公司跟踪考察50个滑雪场项目,正式签订规划设计合同22项。2016年营业收入为1.49亿元。

▼卡宾滑雪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伍斌
1.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目前卡宾滑雪服务的雪场有200家,2017年的收入将突破2亿元。”据伍斌介绍,公司旗下涵盖滑雪场规划设计、滑雪道施工设计、滑雪场设备器材销售租赁、滑雪场经营管理、冰雪旅游项目投资、冰雪旅游产品研发生产及进出口贸易等业务。

市场规模的扩大还体现在伍斌出差的次数上,笔者采访的第二天,伍斌就要出发参加2017-2018雪季河北省冰雪活动数据采集研讨会。“全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参加会议和考察项目,尤其到了下半年的雪季,很忙。”

万亿冰雪产业前景下,国内滑雪市场“外热内温”?

冰雪产业在中国的“热”是显而易见的。

腾讯和Analysys易观合作发布的《2018中国冰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16-2017年雪季,中国参与冰雪的用户达到了1.7亿人次,2017年中国冰雪产业规模达3976亿元,而到了2020年,这一规模将到达6000亿元,最终在2025年实现1万亿元,届时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次将达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

众所周知,冰雪产业的“热”首先来自政策的推动。自“46号文”发布以来,《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等一系列文件陆续推出,引领着中国冰雪产业从小众运动消费逐步向大众化群众消费迈进。

另一层面,在刚刚发布的《2017年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显示,我国滑雪人次从2011年的700万人次增加到2017年的1750万人次,每年增速都超过了10%。与此同时,滑雪场数量也由300个快速增加到703个。滑雪运动正在成为更多大众选择的休闲娱乐形式。

▼《2018中国冰雪产业白皮书》显示,中国冰雪产业规模在2025年将实现1万亿元,届时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次将达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
2.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雪场数量和滑雪人次的增速有了明显放缓。滑雪人次方面,2017年同比增速为15.89%,2016年同比增速为21%。滑雪场数量2017年同比增速为8.82%,2016年同比增速为14%。

一位北京城郊的小型滑雪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政策红利和资本青睐让滑雪产业曝光率陡升,行业也变得热闹起来。但国内滑雪产业的发展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这么光鲜,尤其是2017年,日子过得很不好。”

卡宾滑雪同样也面对这样的问题,在其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卡宾滑雪的总资产、资产负债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利润都比上年同期出现下滑。“虽然公司被称为冰雪产业第一股,但由于市场发展制约,公司规模还比较小。”伍斌说道。

“滑雪产业不是短期产生暴利的行业,现阶段发展滑雪产业,一定要以长期投资的角度去考虑。”有着近20年滑雪产业从业经历的伍斌认为,中国滑雪产业依然处于快速发展的初级阶段,在这个期间有浮动、波动都很正常。“况且,目前滑雪市场几乎所有的生意都在下半年,除个别雪场会很早下订单外,绝大多数采购也都在下半年。”

“初级阶段”还体现在703家滑雪场中只有145家配备架空索道,超过300米垂直落差的滑雪场仅22家。另外,尽管2017年人均滑雪次数由2016年的1.33次上升为1.45次,但同样多是浅尝辄止。

▼滑雪场垂直落差的大小是衡量滑雪场所在山地资源规模的的重要指标
3.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伍斌强调,不要因为数据的增长而忽略了中国滑雪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的事实。“初级市场具有不稳定的特征。2017年,因为雪季来的稍晚以及2018年节假日日期的延后使滑雪市场产生了波动。另外,不同项目的规模、造雪面积、配套建设、地理位置存在各自的不同情况。在没有达到成熟市场之前,产生波动是初级市场正常的发展规律。”

“一站式服务”的背后链条
滑雪人次的增长自然也会带动滑雪产业的增长。

“卡宾滑雪能走到现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市场推动的,和近年滑雪市场增长的态势直接相关,新老滑雪场从上游到下游提出了不同的需求。”

这也是卡宾滑雪创建“一站式服务”的原因。

据伍斌介绍,卡宾滑雪的一站式服务包括:勘测测绘、规划设计、施工指导、雪场规划、滑雪设备、个人设备、人才培训、运营管理、投资管理等领域。其中又以滑雪场规划设计、设备器材及个人装备销售和雪场运营管理为主核心业务。

▼卡宾滑雪定位于全产业链服务商
5.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崇礼的富龙滑雪场就是卡宾服务的经典案例。

据悉,富龙滑雪场是崇礼第一家开放夜场和实现住宅与滑雪道无缝对接、真正滑进滑出的滑雪度假区。也是目前为止中国第一家城市中以家庭、儿童为主要特色的大型休闲滑雪度假区。“从勘察测绘,规划设计,到施工指导,雪场规划,再到造雪装备配备,运营管理的一站式服务,卡宾滑雪全程参与了富龙四季小镇的建设。”

除了雪场的规划设计外,产品销售是卡宾滑雪2016年的主要收入来源,达到了1.42亿元。在2017年上半年,卡宾滑雪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468.3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4.42%,主要来源就来于产品销售收入的增长,产品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636.56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5.27%。

伍斌表示,卡宾在滑雪设备版块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代理国际品牌进行分销,主要代理的设备包括造雪机、压雪车以及滑雪板。这种商业模式也是目前国内滑雪运动产品市场的主流。

“由于我国滑雪产业起步较晚,滑雪设备制造商的制造技术与产品质量较国外知名品牌还存在较大差距,为了保证雪场运营的安全性及滑雪者的体验感,国内雪场使用的大型造雪设备及器材主要依赖国外进口。”

▼2017年,国内全部造雪机数量合计约6600台。其中,国产造雪机占比约为15%
6.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另一部分则是国产品牌。

众所周知,滑雪场设备主要有缆车、造雪车、压雪车、魔毯、门禁系统等等,这些设备单价从几万元到上亿元不等。

在记者走访的过程中发现,雪场规模的不同对于滑雪设备的选取也有所差异。投资额巨大的大型雪场因为“不差钱”往往会选择国外的进口设备,而随着生产技术的日益成熟和价格方面的巨大优势,国产设备开始受到众多中小型滑雪场的青睐。当然,目前国产设备和进口设备的“硬实力差距”也成为所有滑雪场购买时考虑的重要因素。

据了解,同样一台造雪机,卡宾滑雪代理的意大利品牌迪马克价格在20万元以上,而国产设备则为10万元左右。“进口和国产设备的价格差异很大,一般情况下,至少会便宜三分之一。”伍斌说道。

伍斌表示,国产设备中缆车、魔毯、门禁系统与国外产品的差距很小。崇礼的万龙滑雪场就全部使用的国产缆车设备。而富龙滑雪场则采用了进口和国产兼容的的模式。“造雪机、压雪车确实差距很大,毕竟国外雪场设备已经发展几十年了。”

国产设备的落后有很多原因,最主要则是我国各类设备的研发能力不足。

为此,2017年,卡宾滑雪筹划发行了股票补充资金。公告显示此次发行的6200多万元主要用于自主研发生产国产压雪车、造雪机、滑雪板等设备,以及补充流动资金。而早在2016年9月卡宾滑雪就收购了广西玉林悍牛工程机器有限公司51%的股权,实现了国产压雪车自有品牌发展。“国产设备也并不是没有优势,进口设备受限于国内库存量少、人员少等因素,售后服务并没有国产品牌及时。”

“在整体战略上,我们也更青睐于将国产设备做大。”

据《2017-2021年中国滑雪产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预计,2016—2022年滑雪场设备投资规模预计达到14亿元。而我国滑雪场运营仍以中小型为主,其中小于5公顷的滑雪场近600家。中小型雪场由于考虑成本因素,不同于大型滑雪场选用高端进口品牌,反而会选择价格相对较低的国产造雪机、压雪车以及国产或国内代工雪板用于租赁和教学。这也是卡宾选择提高研发能力的原因。“造雪车我们已经在研发,产品很快就会出来。”

谈到未来滑雪设备市场的趋势,伍斌将滑雪设备与汽车行业普遍的合资公司做了类比,“合资建厂,这是一条出路。”

中国滑雪发展的四个阶段

伍斌将中国滑雪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以前,第二个阶段是2000年-2010年,第三个阶段则是2010年-2015年。第四个阶段则是2015年至今。

中国最早的雪场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但商业化的滑雪场在2000年才出现。2000年以前的滑雪市场处于萌芽阶段,那时滑雪场多分布在黑龙江吉林,基本是天然雪场。据相关统计,2000年,我国雪场数量为50家,滑雪人次30万。

在1999-2000的雪季,由私人投资并进行商业化运营的北京石京龙滑雪场第一次引进人工造雪成功打破了中国滑雪场只能是天然雪场的格局。而在石京龙的示范作用下,从2001年开始,北京周边的雪场项目开始逐步上马,受益于北京快速的经济增长优势,2001-2002年期间,北京就陆续有6家滑雪场开始营业。同时,北京市场的发展带动了崇礼地区雪场的建立,万龙、长城领、多乐美地等雪场随后陆续落地。

2000-2010年的滑雪市场被伍斌称作是“北京崇礼的十年”。“这个阶段是大众滑雪蓬勃发展的十年,全国雪场从业者的目光都瞄向北京和崇礼,很多外地想要建雪场的人也都来北京进行学习。”

尽管这个阶段滑雪场的增速喜人,但伍斌坦言滑雪市场整体的发展速度并不能谈做很快。“因为没有大的资本进来。”在伍斌看来,滑雪市场的高速增长期从2011年开始。“在这期间,万达集团、马来西亚云顶集团开始布局滑雪市场,亚布力滑雪度假区、北大壶滑雪度假区也开始升级扩建。”除此之外,“滑雪度假区的概念也从那时开始提出的。”

2015年,北京、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中国冰雪市场来到了冬奥节点。冰雪产业的爆发,一方面是用户的休闲娱乐强烈需求,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伴随中国在2016年人均GDP突破8000美元以及冬奥会带来的政策红利,2015-2022阶段的滑雪市场迎来了市场风口和政策风口的叠加增幅,也致使近几年的发展速度高于市场的预期。”

中国滑雪产业准备如何在冬奥会其后能继续前行?

在伍斌看来,2015-2022年期间,是滑雪场建设的高速发展期。但在冬奥会之后,滑雪场的投资将趋于理性。“2022年以前,在政策红利的推动下,一些带有投资冲动的资方进入滑雪市场,致使这个市场有些鱼龙混杂。政策红利是引导同时也是一个干扰。而在2022年以后,伴随政策红利以及一些资方的撤离,市场自身的力量将会重新主导滑雪行业,产业增速可能会稍微回落,但很快就会进入下一个增速区间。”

对此,卡宾滑雪也将2022作为未来几年的发展节点,“2022年之前,公司核心的部分还是会重点放在B2B的层面,因为这段时间是滑雪场馆集中建设的区间,公司的主营业务仍将放在为滑雪场提供服务。但在冬奥会之后,我认为针对滑雪者的C端服务可能更重要。所以在这个区间内卡宾滑雪也将为未来C端的服务做出一定的布局。”而对于刚刚开始的18年,伍斌表示,卡宾滑雪将在室内滑雪场加强布局,除此之外继续加大规划设计和运营服务板块的力度。

“2022对于滑雪市场来说不是终点,是起点,更是行业重新洗牌的机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